“Duang!宿主獲得21級任務,調查九重煉獄之謎。”

臥槽!居然是21級任務,封印檮杌獸還要高一級。

肖遙頓時來了精神,連忙對楊神醫說道:“楊神醫,把這門打開吧。”

“不能打開!”

狼將軍立刻制止道。

肖遙瞪它一眼,說:“你說了不算,老子得下去看看。”

“你……你要進入九重煉獄!?”

狼將軍瞪大了眼睛。

浣熊連忙拉了拉肖遙的褲腿,勸道:“恩公,我勸你最好別下去。”

隨身帶個狩獵空間 “爲何?”

“九重煉獄中封印着最爲可怕的魔神,能夠吞噬一切,只要進入九重煉獄,將有去無回。”

“到底是什麼魔神?”

“聽說,它長有九顆腦袋,擁有極其強大的力量。”

一聽九顆腦袋,肖遙心裏砰然一跳,

臥了個槽!

該不會是九首魔龍吧!?

等等!九首魔龍不是被封印在九鼎空間麼?又怎麼會被封印在這九重煉獄當中呢?

難道說,所謂的九重煉獄,其實是通往九鼎空間的一處入口?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提醒一下宿主,並不是只有九首魔龍才擁有九顆腦袋,其實有很多異獸都擁有九顆腦袋。”

“所以這裏面封印着的並不是九首魔龍咯?”

“這需要宿主你自行調查清楚。”

瑪了個蛋!

所以老子必須得下去一趟才行呢。

肖遙轉頭對楊神醫說:“楊神醫,把門打開吧,我已經決定了,一定要下去看看。出了什麼事,我自己負責。”

楊神醫點了點頭,說:“我只是把你帶到這裏,但無法打開這道門。”

肖遙微微一怔,

“你不能打開這道門?”

“這道門設置了無上神結,我又沒有鑰匙,怎麼可能打開。”

聽楊神醫這麼一說,肖遙傻眼了,

瑪了個蛋!

這尼瑪逗老子玩兒呢! 狼將軍與浣熊一聽楊神醫並不能將門打開,倒是鬆了口氣,

狼將軍在楊神醫肩膀上一拍,說道:“嚇本將軍一跳,楊神醫你沒鑰匙開不了門早點說嘛!”

楊神醫捋了捋鬍鬚,說:“我雖然無法將這道門打開,但他或許可以。”

他說着,轉頭望向了肖遙,狼將軍與浣熊也都轉頭看向了他,

肖遙頓時愣住了,他怔怔地問道:“楊神醫,你是在說我麼?”

楊神醫點了點頭,

“正是。”

“臥槽,你開什麼玩笑,你都沒鑰匙,我哪來的鑰匙。”

楊神醫微微一笑,捋着鬍鬚說:“你先別急,我並沒說你有鑰匙。”

“那你是什麼意思?”

“你先仔細看看這把鎖。”

聽楊神醫這麼一說,肖遙走上前去,盯着門上的銅鎖仔細查看起來。

他發現,銅鎖上刻着伏羲古文,而奇怪的是,這把巨大的銅鎖雖呈鎖形,但卻並沒有鎖孔。

“咦?這銅鎖上並沒有鎖孔啊!又怎麼打得開呢?”

肖遙話音剛落,楊神醫說道:“你說得沒錯,所以與此鎖對應的鑰匙,根本便不存在,玲瓏鎮,無人能打開此鎖。”

“那這鎖,究竟要如何才能打開?”肖遙問道。

“此鎖乃是一件無上神器,要開此鎖,除非是與之氣脈相融之人。否則,任憑你是大羅金仙,有再厲害的神通,也休想將此鎖打開。”

“你這說的也太誇張了吧。我就不信,拿件神器無法將此鎖砸開。”

“你若不信,儘管一試。”

肖遙決定試試看,他暗暗催動辟邪,伴隨着金光一閃,一道金光劍氣擊中了銅鎖。誰知劍氣隨即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像是被銅鎖吸收了一般,而銅鎖卻是毫髮無損。

肖遙很是驚訝,他催動的辟邪劍氣威力可不小,就算這玩意兒再硬,總也得留下點印痕吧,怎麼可能一絲印痕都沒留下呢。

他不甘心,又掄起右拳,使出龍魂之力,對準銅鎖一拳打了過去。

拳頭打在銅鎖上,一股極強的氣場便如衝擊波一般向四周擴散開來,與此同時,肖遙感覺手臂猛地一震,頓時站立不穩,身體打了個趔趄,連退了好幾步。差點跌倒。

肖遙穩住身體,心頭暗驚。

沒想到這銅鎖如此結實,運用龍魂之力也無法將其破壞。

他正感到吃驚,楊神醫說道:“你別白費力氣了,倘若你當真能一拳打碎這銅鎖,被封印在九重煉獄鐘的魔怪恐怕早已破門而出。”

“那這門到底如何才能打開呢?”

“這個,你不該問我,而應該問自己的內心。只有你的心,才能給你答案。”

聽了楊神醫所說,肖遙陷入了沉思。

在沉吟片刻之後,他將一隻手輕輕放在了銅鎖之上,閉上眼睛,嘗試着感應這把看似普通的神奇銅鎖。

片刻過後,肖遙耳畔傳來系統的聲音:

“Duang!請宿主確認,是否開啓裂天神鎖?”

肖遙心頭一怔,原來這玩意兒有名稱,叫裂天神鎖,

他沒有立刻決定,定了定神,衝系統問道:“開啓這玩意兒,需要耗費多少陽氣值?”

“需耗費陽氣值65000點。”

“老子就知道,開啓這玩意兒肯定要花費不少陽氣值。不過,65000點陽氣值未免也太誇張了吧,能不能少點?”

“抱歉,無法打折。”

瑪了個蛋!

這麼貴,居然還不能打折,肖遙不免有些猶豫,不過,不打開這把鎖,便沒辦法進入九重煉獄,不進入九重煉獄,兩項任務都無法完成。

他又查看了一番自身狀態:

職業:捉鬼大師6級,

經驗值:53810000/54000000,

陽氣值:301379,

法力值:47580,

掌握技能:火眼金睛;麒麟臂12級;遁匿11級;六耳10級;龍魂之力11級;意念移物8級;乘風御氣10級;金鐘罩6級;御劍術9級;御火術4級;幻化,3級,控水術,2級;縮身術,1級;神射,0級;鳳凰涅槃(一次性神技)。

居然有30多萬點的陽氣值,消耗65000點陽氣值倒也沒啥。

想到這,肖遙將心一橫,對系統說道:“行!那就開啓裂天神鎖。”

他話音剛落,耳畔立刻傳來系統提示:“Duang!宿主消耗65000點陽氣值,成功開啓裂天神鎖。”

他睜開眼睛一看,只見那把銅鎖已化作一縷紫霧,不過轉眼間的工夫,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見此情形,一旁的狼將軍與浣熊都看呆了,而楊神醫似乎早就料到這樣的結果,一手捋着鬍鬚,微微點了點頭。

片刻過後,伴隨着“轟隆”一聲巨響,厚重的銅門緩緩開啓了來。

肖遙探頭往門內一瞧,一條深不見底,彷彿通往地獄深處的階梯,出現在眼前。

站在門前,明顯可以感覺到一股陰寒之氣。

狼將軍與浣熊戰戰兢兢地走上前來,往門內瞧了一眼,浣熊衝肖遙怔怔地問道:

“恩公,你真要下去麼?”

肖遙深吸一口氣,說道:“既然已經打開了裂天神鎖,當然得下去看看,我得弄清楚,這九重煉獄裏,究竟封印着什麼魔怪。”

他話音剛落,忽然從門內傳出一聲極其尖銳的鳴叫。

這鳴叫聲彷彿是從地獄深處傳出,能夠懾人心魂,狼將軍與浣熊聽得心驚膽戰,急忙往後退卻。

而肖遙確是心頭一怔,

瑪了個蛋!

這聲音聽起來怎麼有點耳熟呢,好像在哪裏聽過。

他思索了片刻,忽然想起來,蕭飄然現出鳳鳥真身時,發出的鳴叫聲與剛纔的聲音頗爲相似!

這什麼情況?難道這九重煉獄裏封印着的,是蕭飄然她家親戚?

肖遙沉吟片刻,從系統物品欄中取出了千里追風靴換上,然後深吸一口氣,緩步踏入門內。

他之所以換上千裏追風靴,是尋思着到了地底下,御氣飛行技能估計不管用,萬一碰上太厲害的魔怪,打不過總得跑得過吧。不然怎麼逃出來呢。

眼看着他沿着石階往下走去,狼將軍與浣熊面面相覷,沒敢跟着進來。

楊神醫也只是捋着鬍鬚站在一旁,沒敢相隨。

九重煉獄乃是玲瓏鎮居民的禁入之地,他們仨身爲玲瓏鎮居民,自然不敢擅闖。 肖遙沿着石階一路下行,也不知走了多久,感覺似乎已經下到了百米深處,但卻依然沒有抵達盡頭。

他不禁在心裏犯起了嘀咕,

這鬼地方到底有多深呢?該不會是一個無底洞吧?

他正琢磨着,忽然看到前方有兩團紅光。

咦?難道快要到底了?

肖遙心頭一喜,正欲將那兩團紅光看仔細一點,兩團紅光卻又消失了。

他運用火眼金睛技能仔細探查了一番,卻並未有任何發現。

瑪了個蛋!

剛纔到底是什麼鬼?難道是老子產生幻覺了麼?

他不敢有絲毫大意,運用六耳技能與火眼金睛技能仔細探查周圍的同時,暗暗催動辟邪劍氣。

鬼知道這鬼地方有什麼東西,萬一碰到什麼魔怪,老子總得有所防備才行。

他放緩步伐,繼續前行。

有往地下走了二三十米,終於來到了一座大殿之中。

這座大殿的面積不小,十分空曠,感覺就像進入了一座巨大的劇院。

肖遙運用火眼金睛探查,發現大殿內瀰漫着濃濃的霧氣,霧氣之中,暗藏殺機。

由於受到濃霧的影響,肖遙的探查能力大打折扣,即使運用火眼金睛,也並不能探查到太遠的距離。

運用六耳技能倒是聽到了一些異常的聲響,但他無法判斷這些聲響究竟是怎麼回事?

瑪了個蛋!

這鬼地方真夠邪乎的,霧這麼濃,霧氣之中到底隱藏着什麼呢?

這個古代一團糟 肖遙不敢有絲毫大意,他暗暗使用了金鐘罩技能,以防有什麼東西忽然從濃霧之中衝出來,在思索了片刻之後,他又從系統物品欄中取出了太一伏魔鏡。

他將太一伏魔鏡高高舉起,嘴裏唸叨了幾句咒語,太一伏魔鏡立刻照射出耀眼的金光,受到金光的照射,濃霧迅速被驅散,視野漸漸變得清晰。

他正運用火眼金睛技能仔細探查着四周,忽然發現,前方的十幾米開外,有一堵約摸二三米高的牆壁,而且,這堵牆壁居然貌似正在緩緩移動。

這尼瑪什麼情況?

難道是老子眼花了麼?一堵牆怎麼會移動?而且,這麼大一堵牆移動起來,難道不應該整出很大動靜纔是麼?

肖遙心覺納悶,揉了揉眼睛,緩步朝着那堵牆走了過去。

漸漸走近,他看得愈加清楚,“牆壁”似乎是用某種黑色的礦石砌成,而且牆面呈鱗片狀,也不知是不是因爲這個緣故,所以造成了錯覺。

肖遙正想再走近一點,忽然聽到一陣十分輕柔的呼喚,那聲音彷彿是從遙遠的天堂傳來,聽起來十分悅耳,竟讓人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他神情竟有些恍惚,而且恍然之中,他看到了張咪與冷若冰,兩人就站在前方,身上穿着近乎透明的睡衣,正面帶微笑地看着自己。

肖遙頓時被吸引住了,邁開步伐,朝二人走了過去。

走了沒幾步,他忽然腦子裏一激靈,一下子清醒過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