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趕忙搖頭,在江昊天得目光下說着違心話:“沒有沒有,他,他說,早點睡對皮膚好。”

“對對,所以啊,你們早點去睡覺。”江媽媽一邊說着,一邊熱情得拉着我上樓。

“這就是我們家昊天得房間,你們兩個早點睡哦!”江媽媽將我帶進江昊天得睡房,對我笑得非常濃郁。

“還有啊,你們兩個千萬不要浪費了晚上得湯哦!”在走之前,江媽媽再次補充道。

我:“…..”

門被關上得瞬間,我總算鬆出一口氣,我鬱悶得看向坐在沙發上跟大爺一樣得江昊天:“江昊天,你跟我打招呼,裝作認識我,現在又帶我來你家見你母親,你到底要幹什麼?”

江昊天優雅得晃了晃酒杯中得紅酒:“我要洗澡。”

“啊?”我一時之間沒有跟上他得思維:“你要洗澡跟我得問題有什麼關係。”

“沒關係。”

我:“…..”

我努力壓抑着怒氣,跟江昊天講道理:“江昊天,你看,我跟你根本素未謀面,就算是要說認識,也就勉勉強強算今天得事情,所以,大家都不熟,你就放過我吧。”

“伺候我洗澡。”江昊天根本不掃我一眼,徑直進了浴室。

我:“…….”

我索性在沙發上坐下,學着江昊天一樣給自己倒了一杯。

“難道你不想知道我是怎麼認識你得?”我還沒把酒喝進嘴裏,江昊天得聲音從浴室裏傳出來。

我咬咬牙:“不想。”

“顧蘇,你明天要是不想活着離開學校,你可以慢慢品酒。”

我一愣,想到學校裏那些個追江昊天已經完全瘋狂得女生門,頭皮就有種發麻發冷得感覺,我緊緊得握住拳頭,江昊天,算你狠。

火影之千葉傳說 “江少,小得這就來。”我咬牙切齒得放下酒杯,往浴室走去。

仙武神煌 “你——”我一進浴室,就看見江昊天正斜依靠在牆上,那俊美得臉似笑非笑,又帶着痞痞得壞,看得我得心臟不爭氣得砰砰亂跳。

我不得不承認,江昊天是真的很好看。

“口水掉下來了。”江昊天譏諷道。

我本能的去擦,才發現上了他的當,我惡狠狠的瞪他,但江昊天恍若未見。

“還站在那幹什麼,難道等我來伺候你。”江昊天冷冷道。

我看着江昊天,忍不住問:“江昊天,你家有那麼多的女傭,而且任何一個都長得比我好看,你爲什麼不讓她們伺候你洗澡,這樣也能賞心悅目一點,難道不是嗎?”

“我不願意。”江昊天想也不想拒絕。

我:“……”哎,有錢就是任性啊!

江昊天將腿伸到我面前,我嘆了口氣,只能蹲下幫他拖鞋子。雖然我家並不富裕,但我也從未做過伺候人的事情,更不要說是伺候一個男人洗澡。

脫完了江昊天的鞋子,我盯着地上黑白的瓷磚,完全不知道還要幹什麼,我覺得應該是沒我什麼事情了:“那個,我可以走了嗎?”

江昊天一把拉過我的手,放在褲子上:“脫。”

我:“…….”

我狠狠的抽了抽眼角,只能幫他解開皮帶,幫他脫掉外褲的瞬間,我根本就不敢擡頭,但江昊天那健壯漂亮的小腿還是赤裸裸的印入我的眼簾,刺激的我心臟再次加速。

天哪,我怎麼能對着一個男人的小腿就心臟加快呢,雖然我是很缺少男人,從來沒有得到過男人的喜歡,但,但也還不至於對着一個男人的小腿都能心動吧。

“顧蘇,你在浪費我時間?”頭頂,江昊天的聲音冷冷的落下。

我趕忙搖頭:“沒,沒,我怎麼敢浪費您江少爺的時間。”

啪,江昊天一把將我整個人都拉了起來,我一時之間沒有站穩,身體都倒在了江昊天身上。

現在是夏天,而江昊天身上就只有一件白襯衫,貼合上去的瞬間,我都能清楚的感覺到他身上肌肉的韌性和漂亮的形狀。

天哪,我在想什麼啊,我到底再想什麼啊!我趕忙離開江昊天的胸膛,故作鎮定。

“顧蘇,你不要挑戰我的耐心。”江昊天不耐。

我感覺周圍的氣壓瞬間低了不止一個度,不敢再耽誤,趕忙幫他脫襯衫,不就是一個襯衫,一個小內內,有啥大不了,反正光屁股給人看的又不是我,我有什麼好不好意思的。

我努力給自己壯膽,但在脫去江昊天襯衫的時候,我還是傻住了,我已經想到江昊天的身材會很好,卻怎麼也沒有想到,江昊天的身材居然能好到這麼變態。

“鼻血。”江昊天勾着脣角,悠然開口。

“啊!”我趕忙一擦,卻見滿手的血,瞬間,我的臉通紅通紅,慌忙用自然水沖洗,我知道江昊天在後面看着我,可我根本不敢擡頭,因爲真的真的是太丟臉了。

“快點。”江昊天催促,我拖了再拖,實在拖不了,這才轉身。

我希望江昊天能法外開恩,能讓我離開,可他根本就沒有那個意思,我看他的神情就知道,他今天所作的一切都是故意的,而現在更是故意的,而我要是不按照他說的做,那麼,我的命運會更悲慘。

爲了不吃更大的虧,我只能咬牙脫江昊天的小內內。

心臟跳的好像要跳出來一樣,臉紅的就跟着火似的,就連腦袋都是白茫茫一片,完全已經找不到南北了。我一閉眼,一咬牙,嘩的用力往下拉,視死如歸道:“好了,我現在可以走了。”話落,我慌忙的想要逃走。

“我允許你走了?”低沉而威脅的聲音在浴室裏響起,不等我反應過來,已經整個人被壓在浴室的牆上了。

江昊天現在光溜溜的,我根本不敢睜開眼睛,只能死死的閉着眼睛:“你,你好想怎麼樣?”

“我還想怎麼樣?”江昊天貼着我的臉,熾熱的氣息落在我的耳際:“我想怎麼樣,難道你不知道?”

曖昧的氣息,曖昧的話語,讓我整個人都空白一片。

“顧蘇,我說過,會讓你付出代價的。”突然,江昊天的聲音變的冰冷。

我一僵,卻聽砰的一聲巨響,我本能餓睜開眼睛,卻看見江昊天一動不動的倒在地上,臉色蒼白,好像——死了。

“江昊天,你怎麼了?”我慌忙去扶他,可在觸碰他身體的瞬間,嚇的我慌忙收回手,因爲江昊天的身體——和冰一樣冷。

我看着地上毫無生氣的江昊天,屏住呼吸去試探他的鼻息,但居然——沒有呼吸。 啪!

我一屁股癱坐在地上,嚇的根本不會動彈,但隨即我反應過來,慌忙下樓:“來人啊,來人啊,救命,救命啊!”

我一喊,瞬間整個古堡都亮堂起來,保鏢女傭都齊刷刷的站在樓下客廳。

“蘇蘇,怎麼了?”江媽媽也跑了出來。

“昊,昊天,他,他——”我看着江媽媽着急的樣子,死字怎麼也說不出口。

“昊天到底怎麼了?”江媽媽滿是擔憂。

“他昏倒了。”一出口,我才發現,我還是沒能如實說。

話剛落,江媽媽就往樓上跑去,而一個醫生模樣的人居然也在同時趕到,跟着江媽媽一起上樓了,我緊跟其後。

“昊天怎麼會昏倒,他怎麼昏倒的,他嚴不嚴重,有沒有那裏磕傷了。”樓梯上,江媽媽一個勁的問我,我卻什麼都回答不上來。

“昊天,昊天。”江媽媽一邊進門,一邊慌亂的喊着。

“在浴室。”我趕緊指路,可一進門,我整個人就傻在原地了,只見原本應該在浴室的江昊天,此刻正優雅的坐在沙發上喝酒。

江媽媽和醫生也都一愣,隨即江媽媽卻笑了:“你們兩個真是調皮鬼。”

我:“…….”我震驚的看着正在無比優雅品酒的江昊天,小心翼翼的一點一點靠近:“你,你——”

“我怎麼了?”江昊天勾脣看我。

我卻一時之間根本不知該如何回答。

江媽媽看着我,眼眸間劃過一抹亮光,揮手讓那醫生離開,走到我面前道:“蘇蘇啊,你們兩個可真壞啊!”

“壞?”我看着江媽媽那奸笑的樣子完全摸不到頭腦,剛剛探不到江昊天的呼吸,我都嚇死了好不好,還壞?

但,現在坐着的江昊天到底是人還是鬼?

我很想上前去摸摸江昊天,最好能讓我再探一下他的呼吸,但江媽媽在,我根本下不去手。

“還說不壞!”江媽媽的目光在我身上上上下下的徘徊,那笑眯眯的表情別提有多狡猾。

我不禁低頭看我自己,這不看不要緊,一看我才知道我自己此刻是有多麼的——狼狽。

衣服上面的扣子被解開了好幾個,正若有若現的露出裏面的肌膚,頭髮是凌亂的,身上還有水跡,讓有些地方完全貼合着我的身體。

這不知道的人一看就覺得我是剛從男人的牀上下來——

我覺得我的世界在轟然倒塌,我想解釋,但完全不知道該從何解釋,而且,我覺得,就算我解釋,就現在江媽媽滿臉的奸笑,都是不信的。

“蘇蘇啊,真沒想到你跟昊天玩的這麼開放,是不是這樣更加刺激啊!”江媽媽笑眯眯道。

我:“…….”

刺激啥,刺激我弱小的心臟嗎?

“好了好了,媽咪懂的,有什麼劇情你們大可以繼續演,爲了你們的情趣,媽咪一定會讓全古堡的人一起配合的。”江媽媽非常開明道。

我:“……”讓全古堡的人配合我跟江昊天的情趣,情趣?

轟!

我的世界徹底倒塌,破碎,一直送江媽媽離開,我都已經無力在解釋一個字了,那種越描越黑的感覺,真的好心累啊!

臥室門被關上的瞬間,我聽到江媽媽在外面對下人們吩咐:“記住啊,等會兒不管昊天和蘇蘇有什麼情節設定,你們都要把它當作真實的來應對。”

“是,夫人,我們一定把少爺和少奶奶的情趣當第一宗旨。”下人們異口同聲,聲勢浩蕩的回答。

我:“……”

我一直在風中凌亂的了許久,才猛然想起來,我現在正跟一個不知道是人還是鬼的江昊天同在一個屋檐下,一想到這裏,我小心翼翼的看向江昊天:“那個,你,你是什麼東西?”

江昊天淡淡的掃向我,卻沉默不語,只是那雙漆黑冰冷的眸子讓我覺得渾身發冷,不寒而慄。

“你,你剛剛就——倒在地上了,你知道嗎?”我試探的問道,身體根本不敢靠近,唯恐江昊天跟電視裏的喪屍一樣,驀然撲向我,將我咬死了怎麼辦。

“顧蘇,你這女人真實蠢到無可救藥。”江昊天不屑的冷哼一聲。

我:“……”

一次就好,我帶你去看天荒地老。正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個陌生號碼,正在我猶豫要不要接的時候,江昊天卻不鹹不淡的開口:“我勸你還是接的好。”

我覺得奇怪,便聽江昊天的話接了起來:“喂,你好!”

“請問是顧蘇,顧小姐是嗎?”對方是一個沉穩的男人。

“對,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情?”我快速的在腦子裏找着有可能給我打電話的男人,但我鬱悶的發現,好像這個世界上除了我爸,沒有別的男人會給我打了!

不等我爲自己的異性緣感到悲傷,對方卻道:“你鄰居在你家發現了一條巨蟒,向我們報了警,顧小姐,你知道你家巨蟒的事情嗎?”

我的腦子瞬間呆矇住:“你,你是警察?”

“對。”

瞬間,我這個人都呆住了,警察,警察居然給我打電話了,要知道我從來沒有做過一件壞事,警察怎麼會給我打電話呢。我的小心臟在砰砰的慌亂跳着,害怕的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

“顧小姐,請問你知道巨蟒的事情嗎?”對方再次問到。

巨蟒?巨蟒?

啪!

我瞬間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顧小姐,你知道嗎?”警察叔叔有些不耐煩了。

巨蟒,我家裏除了蛇妖就沒有第二條蛇了,難道警察叔叔說的是蛇妖?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巨蟒?什麼巨蟒?”

“就是白底綠紋,我們現在也不確定到底是什麼蟒蛇,是你鄰居去倒垃圾經過你家,看你家沒關門好心幫你關門,卻看見屋子裏躺着一條巨蟒,她嚇的趕緊嚇報警。”

“那,那現在怎麼樣?”

“等我們趕到的時候,發現這只是一條巨蟒的屍體。”

“屍體?”我震驚的說不出話來,怎麼會是屍體,難道,蛇妖——死了?

秘笈古文網 這一刻,我的腦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可當我一擡頭,卻看見江昊天正幽幽的看着我,清冷的,帶着些嘲諷。

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漸漸瀰漫開來,可我卻又說不出爲什麼。

“顧小姐,我希望你現在能來一趟警局,錄一份口供。”警察叔叔已經徹底的不耐煩了。

“啊,哦,好好,我馬上來。”遇上警察叔叔,我無比的心虛害怕。

掛了電話,我剛起身準備去警局,江昊天的長腿一伸,不偏不倚的正好橫在我面前:“我允許你走了?”

“江昊天,你別鬧了行嗎,現在是警察叔叔召喚我,我必須要去的,這不能開玩笑。”我努力跟他好好溝通。

“跟我有關?”

我搖搖頭:“跟你沒關係,跟我有關。”

“所以我爲什麼要讓你走?”江昊天一幅事不關己的樣子。

“你不讓我走,我會捱罵甚至頓監獄的。”不聽警察叔叔的話,應該要蹲監獄的吧。

“如我所願。”江昊天優雅的喝了一口紅酒。

我:“…….”這世界上怎麼能有這麼惡劣的男人,而且還讓我遇上了。我知道,要是江昊天存心不讓我走,那麼我就算使出七十二變,三十六計都毫無用處,所以,我索性在沙發上坐下:“江昊天,你能告訴我,你這樣處處爲難我,刁難我,看我出醜,被人記恨,我到底是哪裏得罪你了?”

江昊天看着我:“你說呢?”

我不知道,我他媽的不知道才問你啊!我真想爆粗口,罵髒話,但終究是忍住了:“江昊天,我請你告訴我好嗎,要是我真的有對不起你的地方,我一定麻溜的改,但萬一要是誤會,說出來我們也好解決嘛,你說是不是?”

江昊天挑眉,絲毫沒有要告訴我的意思。

手機再次響起,是警察叔叔,我看着那手機都不敢接,現在江昊天又不讓我走,我接了也沒有用,我一咬牙,索性將手機關機了,要是真要蹲監獄,那就蹲吧,反正就當人生體驗了。

雖然是這樣想着的,可是我爲什麼還是好想哭,爲什麼我的小心臟還在害怕的砰砰亂跳。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