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心裏開始輕聲的呼喚道。

“放心,沒問題!”

Www•т tκa n•co

蘇小魅的言簡意賅。

哭喪棒失去了鬼氣的支持,鬼哭狼嚎自然的就消失了,我也撤掉了日月保身咒。

我淡定的看着周無常朝着陣法上面衝過去,然後就像是撞到一堵牆一般,又被彈了回來。

“這…這是怎麼回事?”

周無常看着我,就像是見鬼了一般。

“你以爲,我會沒考慮到你逃跑的問題麼?”

周無常狠狠的朝着陣法上轟擊了一下,可是絲毫的用處都沒有。

“這是鬼將級別的陣法,以你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攻破,你放棄吧!”

“這是你逼我的!”

周無常轉過身來看着我,他的那個眼神裏面,已經開始出現了怨毒。

我知道,他這是要放大招的節奏了。

“看着我的眼睛!”



一直緊緊的盯着周無常的,生怕他給我出幺蛾子,卻是沒有想到,他突然說了這麼一句話。

本能的我就想躲開,可是不知道爲什麼,我還是看到了他的眼睛,看到的那一瞬間,我就感覺我的腦袋一陣的暈。

整個人開始雲裏霧裏的,那種感覺,就好像是腦子停止了思考一般。

我看着周無常朝着我一步一步的走過來,但是我看着他的眼睛,又好像什麼都忘記了,根本就不知道我應該幹什麼。

直到黑無常撿起他的哭喪棒,對着我就要砸下來的時候,我才本能的感應到一絲不對,可我依然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林星!”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腦子裏面突然傳來了蘇小魅的聲音,隨後我的腦子就像被冰包裹住,瞬間就是一涼!

那一刻,我整個人瞬間反應了過來,而這時候,哭喪棒已經到了我的頭頂了,我絲毫不懷疑這一棒子下來,我的頭會像一個西瓜一樣,被砸的粉碎。

三張保身符,瞬間就被我給帖了出去,下一刻我朝着左邊一閃,躲掉了這致命的一下。

擦,這真的好危險,我居然忘記了,黑無常還有這麼一招。

白無常可以獲得一個地府賞賜的專屬鬼術攝魄,而黑無常則可以獲得一個專屬鬼術勾魂!

這也是黑白無常收鬼的不二法寶,本來如果是正常的黑白無常打起來的話,攝魄雖然幹不過勾魂,也應該不會差太多,但我卻是沒有學過攝魄的,這才中了他的招。

“不可能,你明明沒學過攝魄!”

周無常看着我,臉上那個驚訝。

他的驚訝當然是有道理的,要不是蘇小魅提醒的話,我估計我此刻早已經身首異處了。

“敢陰我!”

反應過來以後,我整個人都開始發怒了。

“本來,我是決定,只把你的魂魄打散就可以了,但是現在,你完蛋了!”

想想剛纔的經歷,我還是心有餘悸,看着周無常,我的心裏開始發狠了。

我並不是沒有招數可以對付他,只是覺得,那樣太過於狠毒了而已。

“怕你,有什麼招數,儘管試出來就好了!”

周無常表面上不懼,可我看的出來,他心裏已經虛了!

我還真是有辦法對付他,蘇小魅傳授給我的《鬼神經》裏面,有一門《化鬼大法》可以吸收別人的鬼氣,甚至別人的鬼術修爲爲己用,我本不願意用出來的,可是到了現在,我也顧不了這麼多了。

我把鬼丹完全放開,《化鬼大法》急速運轉開來。

“你給我,死!”

我們兩個硬拼了一擊。

(本章完) 《鬼神經》不愧是高檔的鬼術法訣,用起來就是屌!

雖然我們只是硬拼了一擊,但我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對面周無常的鬼氣,正以一個肉眼可見的速度被我吸過來,而我的鬼丹,則是在不斷的壯大。

“你!!你這是什麼鬼?”

周無常看到我的這一招,真的是被嚇到了。

“你還不配知道!”

我朝着周無常繼續打了過去,

我開始不斷的用《化鬼大法》和周無常交手,而他身上的鬼氣,則是飛速的被我吸收過來,他每一次和我交手,不光要消耗鬼氣,還會有一部分,直接被我的化鬼大法給吸走。

雖然周無常的功力,要比我深厚那麼一點點,但是硬拼了十來下以後,他也是有些撐不住了。

而我這邊,則是越戰越勇,我的鬼丹的大小,居然變大了一圈。

《鬼神經》真是一個奇妙的功法,其實我吸收來的鬼氣,遠遠不止這麼多,是《化鬼大法》在把鬼氣注入我內丹之前,就已經經過了反覆的壓縮和過濾,進入我內丹的鬼氣,全部都是精純到極點的鬼氣,而剩下駁雜的鬼氣,居然也可以不浪費,我每次出招的時候,都會自動的附加上去,造成額外的傷害。

“林星,我跟你拼了,就算是身形俱滅,我也不要便宜了你!”

周無常說着,整個人縮成一團,化作了一片鬼霧,那鬼霧正在劇烈的運動着,他的這個做派很顯然。

寧爲玉碎,不爲瓦全,他這是要自爆!

但是我能成全他麼?

《化鬼大法》既然有吸收鬼氣的方法,當然也考慮到了鬼自爆的這個方面,周無常惹到了我,只能怪他自己的命不好!

我凝結起身體的鬼氣,按照《化鬼大法》裏面教的方法,凝聚出了一個印決!

“封鬼印!”

印決凝聚出來以後,我迅速的朝着準備自爆的周無常打了過去,化作一團鬼霧的周無常,被我這個封鬼印一打中,整個就被打回原形,掉回了地上。

“化鬼印!”

我緊接着又使用出了下一招!

饒是周無常再屌,現在也已經是末弩之箭了。

我的化鬼印打中他了以後,他的鬼氣就像是河水一般朝着我的身體裏面奔涌而來,要不是我體質經過了這麼多番的磨練,還算的上不錯,可能根本就接受不了。

這邊硬是冷的我直顫!那邊的周無常則是所有的鬼氣修爲,都被我吸收掉,現在只剩下一個空殼子內丹的。

我看了看已經真正魂飛魄

散了的周無常,就是一陣的感慨。

讓蘇小魅撤去了大陣,我開始清點今天的收穫。

今天收回最大的,恐怕要是我身上的鬼丹了,磅礴的鬼氣,都聚集過去,鬼丹整個以機構到達了五階巔峯的程度了。

然後戰利品,倒是也不少,猶豫我們打的動靜不是特別大,而最後周無常是被我吸死的,所以他的鬼袋什麼的,都還在,還有一隻哭喪棒!

我剛準備伸出手去把哭喪棒撿起來,一道聲音突然出現在腦子裏面。

“別撿!”

“怎麼了?”

我對着蘇小魅問道。

“這個哭喪棒就放在這裏,你當了黑無常以後,還怕沒有哭喪棒麼?”

“可是挺浪費的啊!”

我有些不捨的對着蘇小魅說道。

“是浪費重要啊?還是你的小命重要?你要是把這個哭喪棒拿走了話,那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明晃晃的告訴人家,周無常是你殺的?”

聽到蘇小魅這個話,我整個人的渾身上下都是一涼!

對哦,好像是這個道理,我之前怎麼沒有想到呢?

“好吧,那我們不要它了!”

我丟掉哭喪棒,就準備離開。

“等一下,你就這麼走了?”

蘇小魅說的話,讓我又是一陣疑惑。

“不這麼走?我們怎麼走啊?難道說還要給周無常收屍不成?”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蘇小魅。

“你傻啊,要製造現場啊!你和周無常一起出來,然後突然有神祕強者出馬,擊殺了周無常,然後你身受重傷的逃跑了!你要是不這麼做?怎麼可能晉升呢?”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啊,蘇小魅的這個經驗,果然是我沒有辦法比擬的。

“那我們怎麼上哪裏找高手啊?”

“我不就是高手麼?”

蘇小魅笑了笑,從我的身體裏面蹦了出來,然後對着周圍,就是幾個鬼術,本來平攤的地上,現在變得凹凸不平的,而且還有一種鬼將出手了的氣勢,這個真是秒啊!

“你呢?是我來?還是你自己來?”

“得,我自己來!”

我知道蘇小魅說的是什麼。

我運轉鬼氣,在我的身體表面弄出了一點小傷,然後迅速的朝着殯儀館的方向跑過去!

“來人啊,周無常被殺啦!”

爲了戲演的逼真,蘇小麼還親自出馬,給我在後面做了一下技術保障,弄出了一個高手逃逸的效果。

我朝着殯儀

館衝進去,瞬間一堆人就朝着我圍了過來。

我進去以後,勉勉強強的說了,殯儀館,後面..被殺幾個詞以後,就裝着暈了下去。

接下來,整個殯儀館開始大亂起來,聽說周無常被殺了,幾乎所有的鬼都開始亂套了,有的說要去後面看看,有的則是害怕強大的敵人,讓大家不要輕舉妄動。

唯一最操蛋的事情,就是沒有人來管我。

這些鬼,怎麼這麼沒有組織紀律?

在原地等了半個小時以後,我終於受不了了,假裝傷勢恢復了一些,然後站起來,開始組織他們幹該乾的事情,把殯儀館裏面的有生力量組織起來,和我去“營救”周無常,然後讓其他人該幹什麼幹什麼。

在我的帶領下,大家看到了周無常被殺害的地方。

我深情並茂的跟大家講述了,周無常對抗神祕鬼將強者的事情,並且在最關鍵時刻,讓我逃走送信。

大家都被我的故事說的感人肺腑。

由於這一系列的事情,我已經在所有鬼的心中樹立了威信,自然而然的,我成功的當上了本片區的代理黑無常。

周無常死亡的事情,我代表本地區,跟上級做了彙報,上級嘉獎了有功之臣周無常,與此同時,也發佈了新的認命。

我,白無常林星,因爲處理英雄黑無常的事情有功,並且有突出的表現,提拔爲黑無常,並且讓我送一個白無常的名額上去。

提升一個白無常的名額,這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喜事啊,我想都不用想,就把牛頭給提拔成了白無常。

牛頭這小子,我看他一直是一臉猥瑣的樣子,但是沒想到,晉升爲白無常,恢復本來面貌之後,長得還是挺不錯的。

牛頭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我回來了,現在看到我,又知道自己晉升爲了白無常,整個高興的就跟瘋了一樣!

晉升成爲黑無常以後,我迅速的開始消化周無常留下的遺產,在一個很短的時間內,就整合並且掌握了本地區地府的所有勢力。

我們市區這一片,有四十多隻牛頭馬面,還有各類低等鬼差約一百多人,在周無常這麼多年的經營下,這個實力在附近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並且到了黑無常這個地步,已經是一個片區的負責人了,已經可以瞭解到更多不同的資訊,眼界也是更爲開闊了。

黑無常的上面,那就有些不好說了,要麼就進入地府的軍隊系統,黑無常晉升,可以直接成爲一個百鬼小隊的隊長,鬼兵之上,鬼將之下,要是繼續走政務系統的話,那上面就是小判官!

(本章完) 誒,這個東西,光是我計劃也沒用啊,具體的晉升,還是要看地府那邊怎麼安排,其實現在想這些,也都是多餘的。

我的腦子裏面正想着事情,突然我的手機響了。

“喂,誰啊?”

“星哥,是我啊,毛楠!”

原來是這小子。

“你找我有什麼事情麼?”

“星哥啊,您老人家這可又有好幾天沒來學校了,我們寢室幾個哥們,輪流幫你答到,現在都已經快撐不住了,我說,這一節高數課,可是本學期結課的最後一節課了,教授可是說了,這節課點名,一個一個對照片,沒來的,一律掛!您可不想重修吧!”

艹,這兩天忙着搞這些事情把學校那邊的事都給忘了,我要是掛科了,老爹老孃非得搞死我不可。

“什麼時候上課?”

我對着毛楠問道。

“十點呢,還有兩小時!”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