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事情,都是在德叔活着的時候,那一年間,我們做下來的,可是我沒有想到,這些事情會傳出去。

丁雪婷道:“人家都說陳歸塵心地善良,非常仁慈,是佛心,還說陳歸塵很年輕,長得好帥啊!”

“真的是好帥啊!”藍雨涵和丁雪婷兩個人,四隻眼睛裏都閃着小星星。

“喲,真的是好帥啊!”楊柳在我胳膊上使勁一擰,道:“寬宥邪教女魔頭,演的是哪一齣啊?”

“嘶……不要啊!”我倒抽一口冷氣,道:“柳兒,柳兒……這,這不是我說的,是王貴華說的啊!”

梅子 藍雨涵和丁雪婷見楊柳這樣,先是一愣,繼而大怒,丁雪婷道:“你是誰?幹嘛這麼潑辣!”

藍雨涵也道:“我剛纔就看見你偷偷擰他一下了!你怎麼還擰?”

“我就是被他寬宥的那個女魔頭楊柳!”楊柳也不顧形象了,直接站起來身子,雙手掐腰,道:“我是孩兒他媽!他是孩兒他爹!我還不能擰他了?我就是這麼潑辣!怎麼了!?”

藍雨涵和丁雪婷一下子懵了,半天才緩過神來,明白是什麼個意思,道:“好吧,潑辣有理,果然不愧是正宮娘娘的氣場。”

“咔!”

一聲淒厲的摩擦音刺激的我兩隻耳朵都是疼的。

車猛然被剎住!

曾立中正在幸災樂禍的看我笑話,根本就沒站好,直接一個狗啃屎撲到了車廂前面的鐵欄杆上,撞得臉上都有印兒了。

“張池農,我跟你沒完!”曾立中吼了起來。

“別叫了,看看前面是什麼情況再說話吧!”池農道:“都下來吧!” 我們紛紛往車前面看去,只見前面荒草胡坡,一條狹窄、崎嶇的山道與公路相連——車無法再繼續潛行了,只能下車徒步行走!

曾立中捂着臉,道:“就算是沒路了,你剎車之前,能不能通知一聲?”

池農道:“我又不知道前面什麼時候沒路?我開車開得那麼快,能剎住車,沒撞到石頭上,已經算是不錯了。誰讓你不好好在車裏坐着,能怨我?別人都沒事,爲什麼偏偏你有事?”

曾立中無話可說,只得恨恨的下車。

我們也都下來了。

這個時候,已經臨近中午。

車上帶的乾糧飲水,拿下來一些,大家一邊探看周圍的環境,一邊吃喝。

曾立中早大獻殷勤,讓藍雨涵和丁雪婷敞開了隨便吃。

池農卻憂心忡忡的走過來,道:“錚子,接下來不好走了。”

我詫異道:“這話是什麼意思?”

池農道:“古朔月從舌頭那裏聽來的路線,只是到這條公路盡頭,稍後進山,怎麼走,怎麼找到無野,他就不知道了。”

我看了一眼古朔月,他面無表情的站在一塊大石頭上,一動不動,又成了一尊泥塑木雕。

“我知道怎麼走,也知道怎麼找到無野大師哦。”丁雪婷笑着說。

“是嗎?”我喜道:“那就有勞丁姑娘帶我們走了。”

“我可沒說要帶你們走哦。”丁雪婷撇了撇嘴。

唐詠荷不悅道:“我們都讓你坐車了,你怎麼這樣子,舉手之勞也不願意幫忙?”

丁雪婷看着曾立中道:“這位帥哥請我上車的時候,可沒有說附帶的有引路的條件哦,是不是,立中?”

曾立中被丁雪婷這麼喊了一聲名字,肯定是渾身的骨頭都酥了,哪裏還會說半個“不”字,當即連連搖頭,道:“沒有,丁姑娘愛坐就坐,沒有什麼條件!”

“你!”唐詠荷氣急,憤憤的把一大口餅乾夠吞嚥了下去。

“不過……”丁雪婷眨眨眼,又朝我說道:“陳大哥如果幫我看看感情線,我就告訴你。”

“這……”我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楊柳,楊柳道:“看吧,你本來就是相士嘛。”

我嚅囁道:“是真讓看,還是假讓看?”

丁雪婷道:“放心了,楊姐姐,我對你們家這位沒興趣。”說着,丁雪婷湊近了,臉色突然有點發紅,低聲道:“我對那邊那個,有點……不一樣的感覺。”

說着,丁雪婷的目光往前面一瞥,我和楊柳都順着她的目光看去——竟是古朔月!

我和楊柳都吃了一驚,這可不能開玩笑!

楊柳道:“丁姑娘,你沒開玩笑?”

“沒有啊。”丁雪婷搖了搖頭,道:“怎麼?難道他也有家室了?”

“不是,他沒有。”楊柳搖了搖頭,道:“只是,只是他……”

“只是他什麼呀。”丁雪婷道:“我感覺他跟我見過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樣啊,挺好的,自始至終,他也沒有看我一眼,也沒有跟我說一句話,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男人。”

廢話,他當然跟別的男人不一樣了。我心中暗想:不但跟男人不一樣,跟人都不一樣。

這丁雪婷,要是真喜歡上古朔月,那可就真悲劇了。

怎麼連古朔月不是正常人,都看不出來呢?

楊柳沒辦法,只好也湊過來,壓低了聲音,說道:“丁姑娘啊,他,他不是正常人……”

“要是正常人,我還看不上呢!”丁雪婷又回頭看了古朔月一眼,低聲道:“陳大哥,幫我看看吧。”

“他……”

我正要說實話,楊柳卻突然給我使了個眼色,我只好閉嘴。

楊柳說:“那你就幫丁姑娘看看吧。不準摸人家的手!”

我訕訕的一笑:“怎麼可能?”

丁雪婷也笑道:“他想摸,我還不讓呢——陳大哥,是看左手還是右手?我聽說是男左女右?”

“麻衣陳家的相術中沒有這一說。”我搖搖頭,道:“只是左手先天,右手後天。姻緣天註定,你讓我看左手吧。”

丁雪婷點點頭,把左手伸了出來。

《義山公錄·相篇?相形章?手相》中說道:“相手之法,先看五行,次觀八卦。掌有厚薄,指有長短,紋有深淺,色有明暗。務要君臣得位,五行得配,八卦有停,賓主相勻……”

這話的意思算是比較明顯,就是說爲別人看手相的時候,一般是先看五行,然後再看八卦。

如何去看五行?五行又在哪裏?

金在無名指下,木在食指下,水在小拇指下,火在掌中央,土在中指下,這邊是手上的五行。

至於手上的八卦、手掌的厚薄、手上天地人三處紋路的深淺,還有手掌顏色的明暗……都有詳細的界定,在此,我就不贅述了。

且說那丁雪婷伸出手來,我先是看其五行,相配相合,並無什麼異樣,八卦也有序,並不紊亂,天地人三處紋路又細又深,並不淺薄,也不雜亂,這也是吉相!

既然丁雪婷要看姻緣,我見手上其他地方並無異狀之後,就直接去看她的天紋去了!

這天紋,又叫父紋,現代的人多稱之爲“感情線”、“姻緣線”或者說是“夫妻線”、“情人線”,在一定程度上,主人的感情走勢。

那麼哪一條是天紋呢?

是從小拇指頭下掌中起,向食指的方向遊走的那一條線路!

我看丁雪婷的天紋,末端走向食指之下,越行越深,臨到盡頭,色澤去越發深刻,細紋叢生,隱匿於食指之下,恰在五行之中的木行裏!

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驚,人之天紋走勢,在《義山公錄》中稍有介紹,如果按照現在的說法來講,這天紋末端消失在食指與中指之間,則情感平淡,不溫不火,不銘心刻骨,也不撕心裂肺;若是天紋末端消失在中指土行之下,則其感情多爲肉慾;若是天紋末端消失在中指之下,就比如眼前丁雪婷的手相,那便是精神深刻之愛,極有可能是銘心刻骨,撕心裂肺!

再加上丁雪婷這天紋,到末端之時,紋理實在是太過於深刻,完全已經迥異於常人!且侵入木地,非大吉之兆!

常言道:物極必反啊!

天地人三處紋路,以細而深刻爲好,以淺薄暗淡爲兇,但是太深或者太淺,意思則迥然而反!

諸如這丁雪婷的天紋,末端深到了極處,便是有緣無分之相!

我呆呆的看了半天,心中有股說不出的滋味,難道這丁雪婷真是對古朔月一見鍾情,從此傾心於他,再無二意?

而最終竟然也真的刻骨銘心,卻是有緣無分?

丁雪婷是我剛剛纔認識的人,交情不深,她的感情是好是壞,原本與我無關,可是讓我一看,我便覺得心思沉重,就好像這世上有許多的事情,原本與你無關,眼不見心不煩,但是一旦見到了,就再也不是這個心情狀態了……

此時此刻,我真是後悔看了丁雪婷的手相。

我在雨停以後等你 “陳大哥,你怎麼了?”丁雪婷見我只是發呆,許久都不說話,忍不住問道:“這手相看完了嗎?”

我這才晃過神來,點點頭,道:“哦,看完了。”

“那怎麼樣啊。”丁雪婷收起了手掌,笑問道。

楊柳也興致勃勃的看着我。

我遲疑道:“這看相,純屬娛樂,反事不必當真的……”

“陳大哥,我問兇不問吉。”丁雪婷笑道:“您就只管說吧,我不害怕的。”

丁雪婷如此放得開,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我再不說,那可就算是大男子漢扭捏了。

於是我說道:“給你四個字吧——有緣無分。”

“有緣無分……”丁雪婷一愣,楊柳也是一愣,隨即瞪了我一眼,意思是我怎麼能把不好的話說出來呢?

丁雪婷卻笑了:“這是先天的而已,後天在我呢!” 我看了丁雪婷一眼,點點頭,說:“確實,命是天定的,數是人改的,有些人,能不拘於命數,有些人卻未必。如果你剛纔說的話是真的,我還是想勸勸你,別……”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丁雪婷就打斷道:“陳大哥不用多說,道理我都知道的。”

我還要再說,楊柳卻用眼神制止了我,然後說道:“是啊,很多人就是什麼道理都知道,偏偏也很難過得好。”

丁雪婷一笑,也不再多說什麼。

我拉着楊柳走到一邊,低聲道:“你什麼意思?我跟她說朔月跟我們不一樣,讓她別真的上心啊。”

“你知道她是什麼人嗎?”楊柳道:“你瞭解她的底細嗎?”

我搖了搖頭,道:“看面相,不像是壞人。”

“不是壞人就是好人嗎?”楊柳道:“好人也會好心辦壞事!你能確定她是在說真的,還是在套我們的話?”

“啊?”我愣了一下,道:“她的感情,看起來也是真的。”

“我是女人!”楊柳道:“我比你更瞭解女人!你們男的,看見漂亮的女人就愛心氾濫,什麼話都敢說。”

我委屈道:“我沒有啊。”

“好了。”楊柳道:“日久見人心。現在最重要的是要讓她帶着我們去找到無野。如果她真的是喜歡朔月,就讓她喜歡好了,這樣她就能死心塌地跟咱們在一起,不會生出什麼幺蛾子來。”

“利用感情這種事……不好吧?”我道:“以後她要是知道朔月其實跟咱們不一樣,是無法相愛的,那會不會太殘忍了?”

“朔月跟咱們有什麼不一樣?”楊柳道:“他爲什麼無法相愛?”

“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啊?”我道:“朔月他的身體不是血肉之軀!是木頭做成的,怎麼能相愛?”

“怎麼不能相愛?”楊柳反脣相譏道:“你剛纔給丁雪婷看的手相,她的天紋是什麼樣子的?是不是消失在食指之下的?”

“對呀。”我道:“怎麼了?”

楊柳道:“你說消失在食指之下的,是精神上的愛,是刻骨銘心的愛。對不對?”

“對啊。”我點點頭。

楊柳又道:“消失在中指之下的,是僅僅有肉慾的需求,對不對?”

“對啊。”我道:“你再說一遍是什麼意思?”

楊柳道:“我的意思就是,丁雪婷的天紋就代表了她所要的愛,是刻骨銘心的,是精神上的,不是肉體上的!這根朔月有沒有血肉之軀有什麼必要的關聯嗎?”

我愣住了,楊柳這話,雖然是謬論,但一時間,我倒也無法反駁。

楊柳說:“把你的手伸出來!”

我詫異道:“幹什麼?”

楊柳道:“讓我看看你手上的天紋!是不是也是肉慾。”

我說:“別看了,不好。”

楊柳瞪眼道:“有什麼不好的?”

我道:“這個命啊,越看越薄的。”

楊柳道:“誰說的?”

“我說的!”我道:“看看諸葛亮,智者近妖,結果呢?困死在五丈原,只活了五十四歲!兒子、孫子一起戰死沙場,孫子死的時候,還不滿十八歲!再看看劉伯溫,號稱前算五百年,後算五百年,結果呢?自己被胡惟庸毒死,兩個兒子,一個跳井,一個拿刀抹了脖子!這命,你不用管它,它就好好的在那裏,你行善多了,它就不受天數所拘,你越是看它呢,越是瞭解的透徹呢,就越是想改,你越是想改,就越是走了偏門,這就是帶功利心了,不好。”

楊柳道:“那我看了不改不就行了。”

我道:“怎麼可能呢。普通人,根本沒有到那種豁達的境界,誰知道了自己的命,只要有不好的地方,都會改的。諸葛亮知道自己只能活五十四歲時,在軍帳之中點了十幾盞明燈,說要用鑲星術,爲自己增加十二年的壽命,只要等到天下統一,他死而無怨。那燈,只要能在軍帳之中長燃七七四十九天不滅,諸葛亮便能活到六十六歲,結果在第四十九天的最後一個時辰裏,司馬懿帶兵劫營,魏延來找諸葛亮稟報軍情,一腳踩進軍帳中,把燈給踩滅了。諸葛亮最終還是沒有逃過這個命,這就是強改的結果,連諸葛亮那等生前不貪財不貪色的淡泊之人,尚且還忍不住要改自己的命,咱們誰知道了,會不改?知道自己能活六十歲,就想活到七十歲,知道自己能活七十歲,又想八十歲,慾壑難填!所以啊,還是別看了。就好比我剛纔給丁雪婷看了看手相,說她是有緣無分,她偏偏不服,要強改命數!這從一定程度上來說,是害了她啊。歷來,看相算命的人,都要遭受五弊三缺的懲罰,就是因爲泄露別人的命數,看似幫人,實則害人,是天要懲罰他們!佛經裏也說,看相算命太多的人,死後要下地獄的!你還看,看什麼看,別看了!”

楊柳愣了半天,然後道:“我就是想看看你的感情線,你跟我說這麼多幹什麼?不讓看就是心裏頭有鬼!你是不是就是衝着肉慾來的?你讓看不看?”

我衝着肉慾?開玩笑,我是被你那個的好吧?

我一看躲不過去了,扭頭趕緊說:“丁姑娘,你叫我啊,哦,我過去了。”

說完,一溜煙跑了回來。

丁雪婷還詫異道:“我沒有叫你啊。”

楊柳也追了過來,道:“我怎麼沒聽見雪婷叫你?”

我連連給丁雪婷使眼色,道:“丁姑娘是不是要跟我們說怎麼找無野的啊?”

“呃……”丁雪婷還沒說,藍雨涵就過來了,道:“你們在說什麼呢?”

丁雪婷笑道:“陳大哥幫我看了看手相。”

藍雨涵連忙道:“那陳大哥也幫我看看吧?”

我差點暈死過去,怎麼還要看相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