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手中掌控的,只有太阿劍!

而這柄太阿劍,卻給了我無窮的力量和無盡的自信,這一刻,哪怕是再強的敵人站在我面前,我都有信心將其一劍,斬之!

劍鋒劃過,奪目的金色光芒,在虛空中斬出了一道圓潤的弧形!

“噗哧”一聲,一顆頭顱高高飛起,緊跟着,一股妖紅色的鮮血飆射而出,飛濺了我一臉!

隨後,又是“噗通”一聲傳來,八岐羅迦那猶如蜥蜴一般的身軀,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咕嚕……咕嚕……

就在八岐羅迦的身軀倒在地上的同一時間,那顆高高飛起的頭顱,也從高空中,滾落到了我的腳邊…… 我隨手甩了甩劍刃上的血珠,又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鮮血,讓視線略微恢復一些,這才低下頭,去看那顆落到了我腳下的頭顱,八岐羅迦的頭顱……

八岐羅迦的頭顱靜靜的躺在地上,而且那張蛇臉,還正對着我的方向……

那雙眼睛,瞪的渾圓,好像他被我斬首的時候,並不敢相信這是事實,還有他的嘴巴,直到此刻,都還張的老大,似乎,是在爲我那驚天一劍所震撼!

我默然的注視着八岐羅迦的頭顱,八部衆之一,號稱島國各大勢力背後的神靈,竟然被我一劍斬殺,說實話,這種結局,別說是八岐羅迦接受不了,就連我自己,都有些不太相信!

雖然我心中清楚,這種毀天滅地的強悍力量,並非是屬於我的力量,而是來自白起與項羽,還有太阿劍這三大助力的力量!

但是,我幹掉了八岐羅迦,避免了被他搶奪身體的悲劇發生,這是事實。

而且,白起和項羽,還有太阿劍的力量,現在仍沒有在我的身上消失,也許,我應該去外面,搞些事情了……

“任你妖法通天,我亦一劍斬之……八岐羅迦,你說的不錯,你最終還是死在了楚風的手裏!”

我淡淡的看了一眼八岐羅迦的頭顱,正當我準備將目光從八岐羅迦的那顆頭顱上收回,進而去尋找破陣的方法之時,場中,再次發生異變!

仙韻傳 只見那顆八岐羅迦的頭顱,雙眼,雙耳,嘴巴,以及兩處鼻孔,這七孔之中,突然噴射出了七股黑氣!

而那七股黑氣,則是迅速的融匯到了一起,形成了一條人形鬼影,當那鬼影剛剛凝聚成形之後,便瘋狂的朝着遠處飄了過去,彷彿,想要逃離這裏!

沒錯!

八岐羅迦七孔之中噴射出的黑氣,便是鬼氣,而鬼氣凝聚成的人形鬼影,便是八岐羅迦的靈魂!

雖然八岐羅迦身首異處,但他的靈魂卻並沒有被我消滅,而且,八岐羅迦還想要以靈魂的形態逃走!

剛纔的我,也只顧感嘆太阿劍的強大,竟然忽略了這關鍵的事情!

“哪裏走?”我暴喝一聲,直接摸出了煉魂戒,打算用煉魂戒來收拾八岐羅迦的靈魂,哪怕是八岐羅迦的完整靈魂,甚至是一縷殘魂,我都不會讓他逃之夭夭,今天,八岐羅迦必須形神俱滅,否則,等待我的,將會是無休止的復仇,而且,還有可能牽連到我的那羣夥伴們!

可是,就在我掏出了煉魂戒的一瞬間,我手中的煉魂戒,彷彿受到了某種刺激那般,瘋狂的閃爍着妖異的紅色光芒,與此同時,我的右眼,也好像要炸裂那般,我能清晰的感覺到,我的右眼球,正在不斷的向外凸起,彷彿要掙脫眼眶的束縛……

這是什麼回事?

我已經無心去追擊八岐羅迦的靈魂了,反倒是爲我的右眼擔心了起來!

打從之前,我的右眼產生異變的時候,我就開始擔心了,因爲我並不知道,我右眼中所產生的異變,是不是白起或者太阿劍造成的,畢竟我上一次藉助白起的力量,在祖乙大墓中大殺四方的時候,我付出了喪失內勁的代價,而這一次,會不會直接折掉一隻右眼?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我手中的煉魂戒,突然掙脫了我的手掌束縛,化作一道赤色流光,直接鑽入了我的右眼之中!

“啊!”這一刻,無比劇烈的痛楚,讓我忍不住低吼出聲,甚至,我的手一軟,還將太阿劍扔到了地上,而空出來的雙手,則是用力的按住了我的右眼!

不過,無論我的雙手如何擠壓右眼,那種痛楚,都沒有絲毫的減弱,甚至,一縷縷赤色光芒,還透過了我的手指縫,閃現了出來…… 本來,我想用煉魂戒,直接滅了八岐羅迦的靈魂,可沒想到,煉魂戒竟然化作一道流光,飛入了我的右眼之中,進而,讓我的右眼產生這種無法忍受的痛楚,甚至,讓我錯失了消滅八岐羅迦靈魂的絕佳機會!

我的全身,在不斷的輕顫,因爲右眼處所傳來的痛楚,實在是讓我有些無法忍受!

我不甘的瞪起了左眼,凝望着距離我越來越遠的魂體,心中無比焦急!

這右眼的異變,來的實在太不是時候了,如果這種痛楚再不消失的話,那八岐羅迦的靈魂,可就要逃出這處陣法了,到時候,我再想追擊八岐羅迦,就好像是大海撈針了……

不行!

我不能讓八岐羅迦跑了!

我在心中瘋狂的嘶吼了起來!

想到此處,我便強忍右眼傳來的巨痛,努力的直起了脊樑,並且放棄了繼續捂住右眼的動作,而是雙手持劍,拖着異常疲憊且沉重的身體,朝着八岐羅迦靈魂逃跑的方向,邁出了腳步!

我現在的內心,已經完全被追殺八岐羅迦這個念頭佔據了,甚至,連我左右雙眼之中,倒映出的血紅世界與真實世界的雙重場景,都已經被我無視了,然而,異變,也就在這時候,出現了……

以我的左眼來看世界,那便是再正常不過的世界了,清晰,明亮。

而以我的右眼來看世界,入眼之處,卻是一片血紅色,與之前無異,就像是我的眼前充滿了鮮血那般,可偏偏,正當我邁出步子,準備追擊八岐羅迦靈魂的時候,我右眼之中的血紅色,卻突然加劇,變得更加濃郁,甚至,讓我產生了一種短暫失明的錯覺,除了刺眼的鮮紅色,我的右眼竟然再也看不到其他景象了!

這一變化,讓我心頭大驚,只不過,我還沒來得及仔細分析這一變化,究竟是如何引起的,我右眼之中,那完全封死了我視覺的血紅色,便突然消失了,我的右眼,又一次恢復了視覺,並且,右眼中的世界,也變成了同左眼一樣的正常時間,就連那一抹血紅色的隔膜,都消失不見了……

隨後,我竟然看到了一道血紅色的光芒,從我的右眼之中飛射而出,好似仙俠世界中的飛劍,以超快的速度,朝着八岐羅迦的靈魂衝射而去!

幾乎不足一吸的瞬間,從我右眼之中飛射而出的血紅光劍,便追上了八岐羅迦的靈魂,下一瞬間,那抹血紅光劍,便直接洞穿了八岐羅迦的靈魂……就像是彎弓射大雕一般,將飄在空中的八岐羅迦的靈魂,直接給打了下來!

呼……

八岐羅迦的靈魂,好似墜落的飛機,發出了一道與空氣摩擦所產生的低沉“呼”聲之後,便跌落到了地上……

這就結束了嗎?

當然沒有!

就在八岐羅迦的靈魂,落到地上的那一瞬間,好像有某種強大的吸力,從我的右眼之中噴涌而出那般,那八岐羅迦的魂體,竟然被這股吸力,直接朝着我的右眼方向吸了過來!

“楚風……不要殺我……我可以與你聯手對付天照……你奪了天照的煉魂戒……天照不會放過你的……”

八岐羅迦的靈魂一邊被那股恐怖的吸力,吸向我的右眼,一邊發出了一道驚慌的鬼叫聲,然而,它的鬼叫還沒有喊完,它的靈魂,便直接衝向了我的右眼…… 此時此刻,我的右眼,已經完全被八岐羅迦的靈魂佔據了,除了它的靈魂,我的右眼,竟然看不見任何的場景,與左眼相比,就好像,我身處在兩個世界那般,一個是現實世界,另外一個,則是充滿了八岐羅迦靈魂鬼影的世界!

當然,八岐羅迦的鬼影,並沒有在我的右眼中存活太長時間,僅僅幾秒鐘的時間,八岐羅迦的靈魂鬼影,就已經淡到幾近透明的程度了!

可是,就在這時候,被禁錮在我右眼中的八岐羅迦靈魂,發出了最後一道哀號聲,“楚風……你怎麼可能達到化瞳之境……”

八岐羅迦的這句話,並沒有說完,它的靈魂之影,便徹底消失在了我的右眼之中,緊接着,我的右眼,也恢復如初,變得和左眼一樣了……

我還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而這時候,白起那低沉中略帶些許滿足的聲音,便傳入了我的耳中……

“美味……”

美味?

難道,八岐羅迦的靈魂,被白起直接給吃了?

有可能!

白起說過,它一直都寄居在我的右眼之中,靠着吞噬靈魂來增強力量,包括煉魂戒中的靈魂,也都被這廝給吞了,那麼,八岐羅迦的靈魂,自然也難逃白起的魔爪了!

話說回來,雖然八岐羅迦的靈魂被吞噬了,但我的內心,卻是被八岐羅迦最後一番話,徹底引爆了!

離婚強制令,總裁別鬧 化瞳之境?

我記得,這應該是天機眼的第二階段進化吧?

難道說,我的天機眼,已經進化到了化瞳之境?

事實,貌似的確如此……

八岐羅迦曾經與天機家族的族長大戰過,八岐羅迦對於天機家族和天機眼的瞭解,要比我深刻的多,既然八岐羅迦說我已經進化到了化瞳天機眼的境界,那麼,我恐怕真的在不知不覺中,完成進化了,而且,進化的,應該就是產生異變的右眼!

可是,我的右眼爲什麼會突然進化到化瞳天機眼的境界呢?

因爲煉魂戒?

因爲白起常年寄居於我的右眼之中?

我茫然的擡起了手,揉了揉已經恢復到了正常狀態的右眼皮,心中也是五味雜陳,百感交集……

煉魂戒,乃是大虞王朝之物,而天機眼祕術,也與大虞王朝有關,所以,煉魂戒和天機眼產生某種共鳴,並不是不可能,還有白起,它不是一直都寄居在我的右眼之中嗎?

該不會是……煉魂戒,以及寄居在我右眼之中的白起,幫助我完成了天機眼的進化吧?

包括白起之前會選擇在我的右眼之中寄居,我猜測,應該也和天機眼有關吧?

我的這番推斷,並非沒有道理,而是非常有可能!

貌似,我的右眼,真的因爲這一系列的巧合,而完成了進化,邁入了化瞳之境!

“化瞳天機眼……而且,進化到化瞳之境以後,我的天機眼也獲得了獨特的能力,就像白起一樣,貌似可以吞噬靈魂……”我微微的揚起了嘴角,自言自語的唸叨了一聲,“既然我的天機眼擁有這種獨特的能力,那麼,我就將其稱之爲,噬魂,化瞳天機眼,噬魂!”

我肆意的放聲狂笑了起來,隨後,我輕輕的揮了揮手中的太阿劍,便將視線定格到了地上的兩具屍體之上了……八歧大蛇那巨大的蛇屍,以及八岐羅迦被我一分爲二的屍身!

恐怕,任誰都想不到,堂堂八部衆之一,號令島國各大勢力的八岐羅迦,在這場志在必得的困獸之局中,竟然會被我反殺吧?

的確,這一結局,太過意外,意外到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我的全身都在輕顫,因爲興奮……

可是,很快的,我便冷靜了下來,因爲,現在還不是興奮的時候!

八岐羅迦的陣法,我尚爲破開,李靈兒等人,還都在陣法之外呢!

最關鍵的是,陣法之外,不僅有靈兒等人,還有龍虎山的衆人,以及與八岐羅迦同爲八部衆之一的迦樓羅,卡羅爾! 龍虎山和我不睦已久,毫不誇張的說,我們雙方,都想置對方於死地!

換顏 還有卡羅爾,這傢伙既然是八部衆之一的迦樓羅,那麼,他與八岐羅迦之間的關係,就值得推敲了……雖然八部衆內部的關係,並不太和睦,但與我相比,我相信,卡羅爾更願意站在八岐羅迦那邊!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在陣法之中和八岐羅迦大戰的時候,外面的牧海川和卡羅爾,對李靈兒等人突然發難,那麼,李靈兒等人,便會陷入到致命的危局之中!

千萬不要忘記,這發外面,暗礁島的某處,亦正亦邪,詭變無比的陳泰,還有我命中的宿敵白天虹,也在謀劃着搶奪白玉牌的計劃……

對了!

白玉牌!

我差點把這事給忘了!

想到此處,我便一個箭步,衝到了八岐羅迦的屍體之前,打算從八岐羅迦的身上,翻找出白玉牌,可是,當我奔到了八岐羅迦的屍體之前的時候,我卻發現,我竟然無從下手,因爲,八岐羅迦的衣服,早就消失了,他的全身,現在除了那種類似於蛇皮的鱗片之外,再無他物!

“白玉牌在哪?”我有些無可奈何的望着八岐羅迦那好似蛇皮一般的屍體,一時間,我竟然有一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別急……我先想想……”我一邊皺着眉頭,一邊凝視着八岐羅迦的屍體,喃喃自語道:“八岐羅迦的衣服消失了,不知道去了哪裏,或者,八岐羅迦的蛇皮,就是衣服所化,因爲八岐羅迦穿的衣服,很有可能和天師袍一樣,能夠幻化成各種款式的外衣……但是,衣服能變,白玉牌是絕對不可能憑空消失的,而且,八岐羅迦知道白玉牌就是打開大虞王朝寶藏的關鍵,那八岐羅迦就更不可能隨便的將白玉牌存放在其他地方了,最安全的地方,仍舊是他身上……”

“他身上……該不會……”

我一邊嘀咕,一邊將視線定格到了八岐羅迦的屍體上,“該不會,八岐羅迦把白玉牌吞了,讓白玉牌存放在他肚子裏吧?有可能!因爲,只有這樣,才能最大限度的保證白玉牌的安全!”

我的話音剛剛落地,我便直接揚起了手中的太阿劍,一刻不停的朝着八岐羅迦的腹部刺了去!

“噗哧”一聲傳來,太阿劍鋒利的劍刃,直接劃開了八岐羅迦的肚子,一時間,鮮血橫流,腸子外溢,場面血腥無比!

豪門夜欲:罪愛嬌妻 說實話,這種開膛破肚的場景,對於我來說,並沒有什麼不適,因爲,這種血腥的場面,與那些恐怖猙獰的猛鬼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像這種腸子外溢的猛鬼,簡直數不勝數,就說哥們我接手古玩店的時候,就見過不少。

我異常淡定的用太阿劍,繼續分解八岐羅迦的腸子和器官,“在哪……白玉牌在哪……”

忽的,我在八岐羅迦的……應該是胃吧?

總而言之,我在八岐羅迦的一處器官之中,發現了一塊方形物體!

當即,我直接揮劍,將那器官一分爲二,霎時間,熟悉的白玉牌,便映入了我的視線之內了!

Wшw ▲тт kān ▲¢Ο

“果然被這傢伙吃了!”我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隨手將褲腳扯下了一截,並且將那沾滿了不明液體的白玉牌包了起來。

我的衣服可是李家至寶天師袍,別說我能不能撕開,就算我能撕開,我也不能撕,我怕李靈兒興師問罪!

將白玉牌包好,並且貼身收藏之後,我這才擡起了頭,也直到這時候,我才發現,之前圍繞在我四周的霧氣,已經開始變淡了,也就是說,八岐羅迦的陣法,已經失效了!

八岐羅迦形神俱滅,陣法失效也是正常的,然而,當陣法失效之後,我就要面對暗礁島上的其他敵人了…… 一想到這裏,我不由的緊張了起來……

我倒不是害怕卡羅爾和牧海川,或者是其他人,我之所以緊張,那是因爲,我擔心李靈兒等人的安危……

我緊握太阿劍,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至於八歧大蛇的蛇屍,和八岐羅迦那支離破碎的屍體,我已經沒有任何的興趣了,我現在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四周的霧氣之上,因爲,我想要在霧氣散盡的第一時間,瞭解到陣法之外的情況!

一陣微涼的海風捲起,將那股之前好似銅牆鐵壁一般的霧氣,又吹散了幾分,而這時候,霧氣之外的景象,倒是也透過淡淡的薄霧,映出了幾分……

我聚精會神的瞪起了眼睛,透過淡淡的薄霧,向外眺望,便見,暗礁島上的那片空地之中,似乎很亂的模樣,而且,衆人也並沒有按照之前那種,將空地圍在其中的陣形在分站,而是,亂糟糟的分別聚集到了四處方位,隱約,還有一陣喊殺聲和打鬥聲傳來……

我的心,隨着這陣喊殺聲的傳來,也開始不斷的向下沉落……貌似,陣法之外,已經開打了!

然而,陣法之外的那羣人,似乎也和我一樣,在關注着陣法的變化。

當陣法之外的那層霧氣開始變淡的時候,我開始緊張的注視着陣法外的局勢之際,陣法之外的那羣人,似乎也察覺到了陣法的變化,當即,喊殺聲小了下來,打鬥聲也弱了下來,隱約,我能感覺到,那羣人,也將視線定格到了我的方向,因爲,透過淡淡的霧氣,外面的人,也一定能見到我的影子輪廓,只不過,那羣人還看不清我的摸樣罷了!

這時候,幾道聲浪,也穿透了即將失效的陣法,傳入了我的耳中……

“八岐羅迦這麼久才解決掉楚家那臭小子?看來,八岐羅迦的實力也不怎麼樣!”

我能聽出來,這是牧海川的聲音!

“我清楚八岐羅迦的實力,很強,由此可見,那姓楚的年輕人,並非你想象中那般脆弱!”

這是一道用外國腔來說神州話的聲音,而且音調特別獨特,有着歐羅巴大陸的特色,很顯然,是迦樓羅,卡羅爾!

“牧真人,如果八岐羅迦加入戰鬥,我們該對哪一方下手?”

這道聲音,對於我來說,很陌生,我猜不出聲音的主人到底是誰,只不過,從這人的話語之中,我可以推斷出,這傢伙若不是龍虎山的人,那便是龍虎山附屬的勢力,反正,是我的敵人!

“當然是先解決掉這些蝦米了,八岐羅迦,可以等掌教師兄出關之後,再行征伐!”

牧海川的聲音中,充滿了傲慢和狂妄,而他口中的“蝦米”,自然是在指李靈兒等人,因爲,八岐羅迦的實力,他見識過,以龍虎山現在的陣容,還真不敢與八岐羅迦對拼!

“放屁!楚風絕對不會死的!”

這次出現的,是李靈兒的聲音,而且,她的聲音之中,充滿了憤怒,似乎,因爲衆人看低我而憤怒,又好像,是因爲恐懼我真的會被八岐羅迦殺死而憤怒……

霧氣,仍在變淡,而霧氣之外的聲音,也逐漸的停歇了下來,似乎,衆人都在等待着謎底揭曉的那一刻,因爲,看看究竟是我被八岐羅迦所殺,還是八岐羅迦死於我之手……

也不對,貌似除了李靈兒等寥寥幾人之外,似乎沒有人會認爲,我能幹掉八岐羅迦……

“也許,我創造奇蹟的腳步,還在繼續,而且,也從未停止過……”我緊了緊手中的太阿劍,嘴角突然浮現一抹冷笑,雙目死死的盯着那層即將消散的霧氣,心中更是戰意昂然,殺意爆表! 又過了幾秒鐘的時間,霧氣,突然散盡了……

當霧氣散盡的那一刻,我終於看清楚了外面的局勢……

此時,暗礁島的空地,已經被分割成了四處區域,四方人馬分別匯聚於那四處區域之中。

其一,胡墨與鷹十三,還有其他四名妖氣滔天的青年男子,這六人組合,橫擋在了由卡羅爾帶隊的那羣外國人的隊伍之前,雙方只是在僵持,並沒有爆發出大戰,因爲雙方的衆人身上,都沒有一絲的傷勢,包括雙方四周的環境,也沒有任何戰鬥過的痕跡。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