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罷,我和李東便朝着寧思思的方向走了過去。

說實話,寧思思有事,我不能不管,用我爺爺的話說,咱得負責……再退一步說,我和寧思思雖然不像和羅藝那樣多次徘徊在生死邊緣,但也算是生死與共過了,這種不算是愛情的感情,我不能不顧!

不多時,我和李東便走到了那羣女生的後面了,直到這時候,我才見到真正的當事人……那名模樣不俗,衣着前衛的女孩,正是我們西鎮第一高中的三大校花之一,關彤!

這關彤的家境也很不錯,在西鎮也算是小富豪一枚,而且人長的漂亮,雖然不如寧思思的顏值,但卻比另外那位校花劉雯要美上幾分,再加上關彤家裏還挺有錢,自然而然,她就成了寧思思之外,第二號全校男生的大衆女神了!

值得一提的是,關彤的學習成績就是全校墊底的選手,又因爲寧思思是學霸,長的又比她漂亮,所以關彤一直和寧思思都不對路,也可以理解成女人之間的妒忌。

而且關彤平時在學校也總是有事沒事找寧思思的茬,而寧思思又不太敢與關彤理論,誰讓人家有錢有勢呢?以寧思思的家境,只能躲了!

這不,馬上畢業了,我猜關彤是按耐不住了,想要將高中三年來對寧思思的嫉妒在今天全部發泄出來,就像之前黃山對我一樣!

書歸正傳。

我和李東靜靜的站在這羣女學生的後面,貌似沒人注意到我們,依舊在你一言我一語的譏諷寧思思……

“小彤,咱們學校裏英語好的學生太多了,你何必非要僱傭咱們的學霸呢?”關彤身邊一名虎背熊腰的肥妞叉着腰,趾高氣昂的指着寧思思譏諷道:“咱們學霸平時可是高冷的很,根本就不搭理咱們……”

“要不怎麼說小彤人好呢?明知道學霸不稀罕搭理咱們,但小彤還是想給學霸一個機會,畢竟學霸的家境不好,如果不趁着這個暑假多打幾份工賺學費,恐怕學霸連大學都讀不起吧?”

“哈哈……說的對!”

衆女發出了一陣譏諷的笑聲,貌似,正全神貫注諷刺寧思思的她們,還沒發現我和李東的到來……

“寧思思,看在同學的面子上,我幫你一次,讓你趁着暑假賺一些學費!”關彤鄙夷的撇了寧思思一眼,那眼神,恨不得將寧思思踩到地底下似的,“恰巧我家的古玩珠寶店最近接了一單大生意,而且好像還是來自國外的生意,所以,我就想僱傭你來我家的店打一個暑假的工,薪水是一天一百塊……估計你那在農村的爸媽加在一起,一天也賺不到這麼多錢吧?”

關彤的語氣充滿了鄙夷,而且我完全有理由相信,僱傭寧思思是假,其實她就是想一天花一百塊錢消遣,甚至是戲弄寧思思,她想用錢來滿足她的虛榮心,用錢來壓寧思思!

寧思思家境不好我知道,可是,現在已經變身土豪哥的我,怎麼可能眼看寧思思因爲湊不齊學費而讀不了大學呢?這對寧思思來說,極不公平,讀大學可能是她人生中最大的轉折點,如果不把握好機會,寧思思這一輩子可能都無法翻身了!

聽到這裏,我實在是聽不下去了!

不過,還不待我開口,脾氣暴躁的李東便率先開口了!

“各位美女,聚會啊?”李東笑眯眯的盯着姿色最好的關彤,“算我一個怎麼樣?”

李東說完這番話,衆人才發現我和李東的存在……寧思思一見我,彷彿快要哭出來似的,給我一種想要將委屈全部向我傾訴的感覺,至於其他的路人甲乙丙和關彤,則是有些不高興的瞪着我和李東。

“你是誰?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吧?”關彤盯着李東,語氣不善的說道:“這是我們和寧思思之間的事,你最好躲遠點!”

“哎呀?小美女還挺兇的……”李東故作驚訝的看着關彤,不過,他還沒來得及反駁關彤,便被我的話打斷了。

“關彤,大家同學一場,你這麼譏諷寧思思,有些過份了吧?”我皺着眉頭盯着關彤,說實話,我現在真恨不得衝上去抽她兩巴掌,敢欺負我楚風的朋友?而且還是被我頂過的朋友!

不要懷疑,我和李東不一樣,女人在我眼裏和女鬼沒什麼區別,我能對女鬼下得了手,對女人一樣下的去手,只不過,我只對女人中的人渣和敗類下手。

可是,哥們我現在沒力氣衝過去抽關彤,能支撐着自己的身體保持站立姿勢,就已經很難得了!

“過份?既然你說我過份,那我就再過份一點!”關彤不以爲然的笑了一聲,“姐妹們,給我動手教訓寧思思,出了事我負責,反正像她這種窮人給點錢就能打發了,今天,本小姐就讓她知道一下什麼叫做現實的社會!”

關彤話音剛落,那幾名虎背熊腰的肥妞便不懷好意的朝着寧思思笑了起來……

說時遲,那時快,李東的反應的確不俗,幾乎就在那羣肥妞露出了比鬼還難看的獰笑之時,李東眼疾手快的將寧思思從人羣中拉了出來,直接推到了我的身後! 寧思思被我擋在了身後,而李東那小山一般又胖又壯的身軀,則是擋在了那羣女生的身前,就像是一堵牆一樣,封住了她們前進的路線。

“楚風,看來你和你的朋友是來管閒事的?”關彤見狀,立刻瞪着我道:“難道……你和寧思思走到了一起?嗯,不過,你們兩個也算是門當戶對……”

關彤的話,說的很難聽,尤其是最後一句門當戶對,真是特麼的觸碰到了老子的逆鱗!

你想罵我,無所謂,可你爲什麼偏要扯上我的家門?

楚家豈是你一個不學無術的小丫頭片子能說三道四的?

當即,我的臉就冷了下來,用一種無比冷酷的目光凝視着關彤,冷漠的說道:“你家裏很有錢嗎?既然你想玩點過份的,那我就陪你玩上一玩,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過份!”

言罷,我便掏出了電話,直接撥通了屠龍的手機號碼。

至於我爲什麼不找張儒,因爲我想試一試屠龍在西鎮到底有多大的影響力,畢竟我和張儒的目標都不是西鎮,不管將來我和張儒走到哪裏,西鎮都需要一個能鎮住場面,又有幾分可信度的人,而屠龍,就是不二人選,這也是爲什麼我在拍賣會上要分屠龍一杯羹的原因!

不多時,電話被接通了,響起了屠龍爽朗的聲音。

“賢侄,你醒了?”

“屠叔叔,西鎮有沒有一家姓關的人開的古玩珠寶店?”

“有,是關海的產業,叫關氏古玩珠寶店,古玩行業關海肯定是玩不過二爺,不過珠寶行業關海在西鎮卻是一家獨大,怎麼突然想起這麼一號人物了?”

“屠叔叔,幫我的忙,我想收購關氏古玩珠寶店!”

“以你現在的財力,完全沒問題!”

“不過,我最多能出關氏古玩珠寶店市值的兩成……有辦法嗎?”

全額收購,顯然不是我的想法,這樣只會便宜了關彤一家,所以,我想玩點陰的……

別怪我心狠手辣,既然關彤想玩點大的,那我就得配合她一下。

關彤不是很囂張的想要僱傭寧思思到她家的店打工嗎?那小爺就收了她家的店!

關彤不是說她家裏有錢嗎?那小爺就讓她家的家產縮水五分之四,剩下那五分之一,我再慢慢玩!

用錢砸,誰不會?

小爺現在是超級土豪,在西鎮這一畝三分地,我可以毫不誇張,就算不動用二叔的勢力,單憑我,也能一手遮天!

然而,電話那邊的屠龍略微沉吟了片刻,旋即便在電話裏試探性的問向我道:“賢侄,這件事其實也能辦,不過,關海與我倒是有幾分交情,他是哪裏得罪你了嗎?不知道能不能給叔叔一個面子,讓叔叔當一次和事佬……”

“關海的女兒似乎很囂張,還說要讓我見識一下什麼叫現實的社會……”我淡淡的撇了關彤一眼,然後便掛斷了電話,接下來的事情,不用我說,相信屠龍也會懂的。

然而,眼高於頂的關大校花似乎並沒有意識到,關家險些因爲她而從西鎮除名!

“楚風,嚇唬本小姐?就你那點背景本小姐還不知道?”關彤不以爲意的笑了起來,而且她笑的極其蔑視。

沒辦法,誰讓關彤和她的這羣跟班們,錯過了剛纔在體育館內上演的好戲呢?她們,還不瞭解哥們的手段!

“是嗎?”聞着關彤輕蔑的語言,我的嘴角也微微揚起,“不如這樣,我們打個賭,我賭五分鐘之內,你會主動向我和寧思思道歉。”

“我?向你們兩個道歉?”關彤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那般,放聲大笑了起來,而那羣圍在關彤身邊的肥妞們更是誇張的捂着肚子,捧腹大笑!

“楚風,你是不是學習學傻了?”旋即,關彤不屑的對我說道:“我會因爲你一個不知道打給誰,更不知道有沒有人接通的電話,就像你道歉?你知道我家裏的背景嗎?告訴你,我家有錢有勢,分分鐘都能用錢砸死你,現在,就是你們給我磕頭道歉,我都不會接受了,我要讓你們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得罪你的下場?呵呵……”被關彤如此嘲笑,我絲毫沒有任何過激情緒,甚至平靜到令人髮指的程度,“既然你這麼自信,我們肯定會栽在你手上,那你敢和我賭一賭嗎?”

對於關彤的口出狂言,我真的沒有任何想要生氣的意思,哥們現在的心態已經被折磨到一定程度了,並不是所有人都值得讓我動怒,也不是所有事都能讓我的情緒產生波動,許多人,其實只是一條會亂吠的犬,許多事,也只是一場調節生活氣氛的戲而已。

“賭!爲什麼不賭?不過,楚風,你拿什麼和我賭?你又有什麼資格和我賭?”關彤趾高氣昂的蔑笑了起來。 最強小村醫 我似笑非笑的望着關彤,那眼神,就好像是在看白癡一樣!

我拿什麼和她賭?我有什麼資格和她賭?貌似這句話應該我說纔對吧?

然而,關彤的這番話也成功的激怒了我,而且是徹底的激怒了我!

農村人怎麼了?農村人就該被她瞧不起嗎?

我沒有開口,只是就這麼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關彤,而關彤好像被我的自信的眼神和深不可測的氣勢震懾住了,竟然沒有在開口繼續貶低我!

大概過了一分鐘之後,關彤身上的電話突然發出了一陣刺耳的鈴音,這纔打破了沉默的局面。

關彤立刻掏出了電話,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的號碼之後,便朝着我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旋即將電話接通,“爸,我正好找你有事……”

關彤的話還沒說完,電話裏面的聲音突然咆哮了起來,甚至距離她兩三米之外的我,都能依稀的聽見那道來自電話裏的咆哮聲……

“你是不是得罪一名叫做楚風的人?馬上向他道歉,態度一定要誠懇!”

關彤舉着電話,怔怔的盯着我,那眼神,簡直是震撼到了極點!

“爸!我被他欺負了!”在我冷漠的目光刺激下,關彤這才恢復了清醒,立刻朝着電話的另一端的喊了起來。

“我不管是他欺負你,還是你欺負他,總之,你必須要向楚風道歉!”電話裏面的聲音頓了頓,語氣也變得緩和了下來,“女兒,你不清楚楚風的背景,別說是你,就是你爸爸我,也不敢得罪他,只要他一句話,我們關家就有可能在西鎮消失,你懂嗎!”

電話裏的聲音說完這句話,便掛斷了電話,而關彤則是一臉茫然,目光空洞的盯着我,彷彿她已經將耳邊傳來的陣陣忙音給完全忽略了!

當然,電話裏的聲音我都能聽到,關彤身邊的肥妞更是聽的一清二楚了!

這一刻,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閉上了嘴巴,甚至連呼吸這項功能都忘記了,大家紛紛向我投來了異樣的目光,彷彿空氣都凝固了似的,氣氛突然變的詭異了起來!

“電話打完了?”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關彤,率先打破了沉默,“我想看看你怎麼用錢砸死我,順便再讓我見識見識得罪你的下場是什麼……”

我此言一出,那羣目瞪口呆的吃瓜羣衆和當事人關彤,才從震撼之中掙脫出來!

“小彤……是不是打錯電話了?”

“就是……如果真的是小彤的爸爸,怎麼可能會讓小彤向楚風道歉?”

關彤的那羣恐龍護衛似乎並不相信她們親耳聽到的事實,不過,話說回來,像她們這個年紀的女生,根本沒經歷過什麼場面,不願意相信事實也是正常的。

不過,聞着四周勸解和安慰的聲音,關彤那張還算標誌的臉蛋上,表情卻是從震撼,逐漸的變成了驚駭,就好像,她那種遇到了一件她根本無法相信,也無法想象的事情那樣,恐怕,就算關彤見到了太陽從西邊升起,表情都未必會比現在還精彩!

對於自己的父親,關彤不可能把聲音聽錯,所以可以確定,電話另一邊的人,就是關彤的父親!

“楚風……你到底是什麼人?”關彤驚駭的盯着我,足足憋了半晌,才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今天想教訓你,讓你知道一下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我冷冷的一揮手,“你應該慶幸你是女人,如果你是男人,現在已經躺在醫院裏了!”

關彤這次竟然出奇的沒有反駁我,而是低下了她高傲的頭,用一種顫抖的聲音對我說道:“對不起……楚風,我向你道歉!”

像關彤這種千金大小姐,何時受過這種委屈?聲音顫抖算是正常的,沒有直接哭出來已經很不錯了!

不過,一句道歉就完了?沒那麼簡單!雖然關彤是女人,但不好意思,女人和女鬼在我眼裏都一樣,我可以將女鬼打到魂飛魄散,自然也會將女人抽到懷疑人生!

關彤的臉,我是抽定了,不僅要抽,還要抽的夠狠,不然我怎麼對得起楚家的名聲和經常被她們欺負的寧思思呢?

“你的聲音太小,我聽不見!”我雙手環抱在了胸前,用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撇了關彤一眼,“而且,你不必給我道歉,你只要給寧思思道歉就可以了!”

如果說給我道歉,關彤勉強可以接受的話,那麼給寧思思道歉,關彤可就不會輕易的接受了!

畢竟關彤的老子在電話裏說的很清楚了,我是關家得罪不起的人,可寧思思不是!

關彤的臉上立刻浮上了一抹怒意,“楚風,不要得寸進尺,我能給你道歉已經是給你很大面子了,你讓我給寧思思這個農民道歉……”

不過,關彤的話還沒說完,便被我冰冷的聲音打斷了,“李東,抽她!”

“啊?抽她?”李東驚訝的望着我,“小風爺,我對這種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下不去手啊!”

名門暖妻:老公要聽話 “笨,你可以制住她,抽她的工作,我來完成,這樣你就不算打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了!” 道聖 我盯着關彤,冷笑道:“我最喜歡教訓人渣和敗類,而且不分男女!”

一聽我這話,李東立刻笑了起來,直接縱身一躍,跳到了關彤的身後,標準的軍隊擒拿手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將關彤纖細的手臂擰到了背後!

李東的實戰經驗豈是關彤能比的?李東幾乎是在關彤沒有任何反應的情況下,就將她給制住了!

“放開我!”關彤吃疼的喊了起來,臉頰漲的通紅,也許是因爲疼,也許是因爲丟人,也可能是因爲在大庭廣衆之下被一個男人給扭住了雙手……

“小美女,你最好別掙扎,不然你的胳膊斷了,可真就怪不到我了……”李東笑嘻嘻的警告了關彤一句。

旋即,我立刻朝着關彤邁出了步子,雖然有寫吃力,但我還能堅持住!

片刻之後,我出現在了關彤的身前,盯着不斷掙扎的關彤,我狠狠的朝着她的臉蛋甩了一巴掌!

啪!

清脆的響聲響徹全場,所有人,包括寧思思在內,都用一種不敢相信的目光凝視着我,任誰也想不到,我竟然敢真的抽關彤吧? 當然,如果關彤沒有罵寧思思是賤人,沒有出言不遜的話,我不會下手抽她的!

“我現在改變主意了,我要你向寧思思磕頭道歉,否則,我今天就在操場上,當着全校人的面,抽到你懷疑人生!”我眯着雙眼,陰森森的盯着關彤,我的聲音簡直冰冷到極點。

毫無疑問,我真的發怒了!

這關彤如此狠毒的咒罵寧思思,最重要的是,她侮-辱了楚家門第!

大丈夫有所謂,有所不爲,楚家門第,豈容他人詆譭?

“讓我給她下跪,你做夢……”關彤近乎瘋狂的吼了起來。

不過,她的話還沒說完,我便再次用響亮的耳光迴應了她!

啪!

又是一道清脆的聲響傳來,那羣之前還圍着關彤捧臭屁的恐龍護衛們,一個個的都已經被我嚇傻了!

哥們連關彤這種二代都敢名正言順的抽巴掌,她們算個屁?沒了關彤,她們就是一羣只會亂吠的狗,至於阻攔我……不好意思,難道各位看官們認爲這羣失去了最大後臺的恐龍護衛們,敢得罪親自拆了她們最大後臺的我嗎?

“跪不跪?”我的聲音沒有任何感情色彩,冰冷無比。

“我不……”

關彤的話又一次的說了一半,而我則是故技重施,又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

三巴掌下去,關彤那張還算漂亮的臉蛋,已經被我抽的紅腫了起來!

這時候,寧思思看不下去了,快步的走到了我的身邊,用雙臂抱住了我抽關彤的手臂,於心不忍的爲關彤說起了好話,“楚風,算了吧,關彤也是好意,而且,你在操場上公然打女生,有些不太好吧?”

“大丈夫有所謂,有所不爲,敢詆譭楚家門第,我沒有殺了她,已經是格外開恩了!”我淡淡的看了寧思思一眼,道。

寧思思似乎被我的氣勢嚇到了,竟然下意識的鬆開了抱着我的雙臂,就連腳下也是情不自禁的後退了兩步!

“如果今天你不爲你的無知而道歉,我保證,三天之內,讓關家在西鎮消失,讓你,也變成一無是處的廢物!” 你在懸崖上 我寒聲冷喝道,隨後,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抽到了關彤的臉上!

操場上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早就將不少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大家全都好奇的朝着這邊圍攏過來。

吃瓜羣衆們一見關彤被我打的如此悽慘,立刻開始指指點點的議論了起來,一些最開始就圍在這裏熱鬧的同學很熱心的將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說給了大家聽,得知了關彤仗勢欺人的實情之後,一衆吃瓜羣衆立刻羣情激奮了起來!

也許有人會說我做事太絕,可是,對付關彤這種賤人,任何事情都不算過份,因爲她根本就不懂什麼叫做尊重,更不配被別人尊重!

轉眼間,關彤已經被我連續甩了十幾個耳光了,這位西鎮一中的三大校花之一,此時早就已經泣不成聲了,那張還算標誌的俏臉,已經被我抽的高高的紅腫了起來!

恐怕今天之後,關彤再也沒臉在西鎮露面了,不過也好,反正她也會到外地去讀大學,無所謂!

“楚風……我道歉……別打了……”關彤已經完全被我抽的沒了方向,她的心理防線,包括尊嚴,已經被我徹底擊碎了,因爲我真的能一直打到她磕頭道歉爲止!

本來,像關彤這種年輕,沒有經歷過大場面的紈絝二代,她根本就不懂什麼叫做骨氣,一旦這種人被打怕了,那她便會放棄一切所謂的尊嚴和高傲,變成一隻搖尾乞憐的狗!

“李東,放開她!”我朝着李東一揮手,李東立刻會意,鬆開了制住關彤的手掌。

而掙脫了李東束縛的關彤,好像全身都提不起一絲力氣似的,直接跪倒在了我的面前,當然,寧思思這一跪,跪的不僅是我,還有站在我身邊的寧思思,以及楚家列爲先祖!

“楚風……寧思思……我向你們道歉……”關彤好像行屍走肉一般的跪在了我和寧思思面前,雙眼空洞的繼續說道:“我也爲我剛纔說過的話道歉,我不應該目中無人,更不應該口無遮攔……”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