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了這麼大動靜,這場面都直逼八九十年代的港產鬼片了,啥情景氣氛全都烘托出來了。

結果背景bgm……特麼是一首《舞娘》?

“裝神弄鬼,本大爺就先讓你們現了形!”

眼見着那羣配合着《舞娘》蹦跳過來的人影,白小鳳實在沒了耐心。

他從挎包裏拿出了一把黃紙,抖手撒向天空。

勁風吹拂下,黃紙登時飛灑的漫天都是。

“天燈引路,邪魅賦形,現身,敕!”

噗,噗,噗……

一張張黃紙登時燃燒成了火焰,隨着白小鳳劍指一指,盡皆飛向了遠處的濃濃綠霧中。

砰砰砰……

剎那間,濃濃綠霧中就跟放鞭炮一般。

然而,濃濃的綠霧卻沒有絲毫消散的跡象。

婚久而成癮

隨着聲音炸響,那些蹦蹦跳跳的人影速度登時暴漲,好似一道道離弦之箭一般,從綠色濃霧中衝了出來。

轟!

幾乎同時,翻涌的綠霧豁然撕裂出了一道大豁口。

一頂鎏金大紅轎子從綠霧中衝了出來,朝着白小鳳他們這邊撞擊了過來。

“後退!”

白小鳳一步上前,將馬夏風陳靈兒宋楠楠盡皆攔在身後。

磅礴的陰力登時涌向右手,掐出一個印訣,金光轟然綻放。

毫無花哨的,一掌便是拍在了轎子上邊。

砰嚨!

金光爆發,大紅鎏金轎子應聲炸裂成無數片。

可就在這時。

“師父,你快看!”

身後,響起馬夏風的驚呼聲。

白小鳳眉頭一擰,扭頭一看,剛纔從綠霧中被他驅趕出來的那一道道人影,赫然是一個個蒼白染着腮紅的紙人。

那些紙人都和正常人差不多高,滿臉蒼白,臉頰染着腮紅,也正是因爲紙糊的,所以奔跑間透着一股說不出的輕盈。

而此時,一個個紙人渾身綻放着暗幽幽的綠光,正朝着附近的帳篷衝去。

也就在白小鳳看過去的同時,最快的一個紙人已經扯開了帳篷簾布,對着帳篷內吐出一口綠色霧氣。

隨即,兩道綻放着朦朧白光的人影,便是從帳篷中飛了出來,被那紙人牽扯着手,朝着山神廟裏拖拽了進去。

“敢在本大爺面前拘魂,你是想死!”

白小鳳雙腳猛地一瞪地面,宛若離弦之箭朝着那個拖拽魂魄的紙人衝了過去。

然而,異變陡生。

轟!

白小鳳身後陡然掀起一陣颶風。

同時,馬夏風的驚呼聲再次響起:“師,師父,轎子又出來了!”

該死!

白小鳳回頭一看,就看到剛纔被他拍碎的大紅鎏金轎子又出現在了空中。

且,轎子的四角上,此時還多出了四盞燈籠,紅色的,無比妖異!

“快躲,他這是想搶陰親!”白小鳳當即大喊了一聲。

聞言。

馬夏風臉色大變,他急忙抓着陳靈兒和宋楠楠往後一推:“快走,我來攔住它!”

“馬夏風,你……”

陳靈兒一臉焦急,回頭大喊。

不等她說完,馬夏風便傲然一笑:“放心吧,它的目標是你們,我可是男人,它不會把我怎麼樣的!”

“小心!”

陳靈兒臉色焦急之色更濃了,美目圓瞪。

下一秒。

一頂殷紅詭異的大紅鎏金轎子出現在了馬夏風身後,不帶停一下的,綠霧翻涌,砰的一聲,就將馬夏風撞進了轎子中。

同時,一道陰測測的笑聲響起:“桀桀桀……我,要的就是男人!” 陰測測的笑聲從四面八方的綠霧中同時傳來。

讓人根本分不清方向。

大紅鎏金轎子飄浮在空中,四盞紅燈籠綻放着妖異的紅光。

靜悄悄的。

氣氛,都彷彿要凝固了一樣。

陳靈兒美目圓瞪着飄浮着的轎子,無力地說:“我,我其實是叫你小心的。”

一旁的宋楠楠也是滿臉不敢置信,雙手握拳放在胸口上:“這年頭,男孩子出門都這麼不安全了嗎?”

剛纔,大紅鎏金轎子飛來的時候。

她倆確實嚇到了,按照正常的劇情,搶陰親的轎子肯定是衝着她倆來的。

馬夏風推走她倆後,她倆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

然後,就看到了大紅鎏金轎子不按套路的奔着馬夏風就去了……

“這,這節奏不對啊!”

大紅鎏金轎子裏,終於響起了馬夏風慘絕人寰的尖叫聲。

同時,馬夏風還在裏邊拼命砸轎子,砰砰作響。

但,大紅鎏金轎子卻紋絲不動,依舊靜靜飄浮在空中。

馬夏風很絕望,很想哭。

老子好不容易想當個英雄,來個英雄救美。

你特麼一個漂移,把老子方向盤都給甩飛了,算什麼事?

砰砰砰……

馬夏風拼命的砸着轎子,儼然和被搶親的小媳婦兒沒什麼區別。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他淒厲的慘叫着,“這特麼該不會連門都給焊死了吧?”

聞言。

陳靈兒和宋楠楠焦急地不知所措。

她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下意識地,兩人同時朝着山神廟門口的那道身影看去。

這一看,卻愕然地發現,那道身影此時也是一臉懵比。

白小鳳確實很懵,甚至感覺腦子像是被人砸了一錘子,嗡嗡作響。

今晚這場“山神娶親”到處都透着詭異,甚至讓他完全想不明白。

他不是沒經歷過“山神娶親”,以前在山裏的時候,他和無良師父就無數次的被請去參加過,甚至,別人不請的時候,他們師徒倆閒着無聊,還會主動打上門,強行參與。

但,今晚這樣的“山神娶親”,確實讓他很懵比。

一邊想着娶親,一邊卻要搞事情。

娶親又莫名其妙的變成了搶陰親,且還搶的是男人。

不僅是山神廟怪異,這特麼連山神本人也怪異的厲害啊!超時空垃圾合成系統

到現在爲止,他唯一能猜出來的,大概也就只有山神是個女性了!

畢竟,剛纔笑聲已經足以判斷了。

要是山神搶了馬夏風,還是個男人的話,那馬夏風就真的衰到姥姥家了。

“白小鳳,快救他啊!”

陳靈兒見白小鳳發矇,忙大喊了一聲。

白小鳳回過神,看了一眼飄浮在半空的大紅鎏金轎子。

他神情一肅,猛然轉身,就衝進了山神廟:“先救裏邊的!”

等陳靈兒和宋楠楠回過神的時候,白小鳳已經進了山神廟。

砰砰砰……

飄浮在空中的大紅鎏金轎子內再次傳出馬夏風砸轎子的聲音。

“師父,我是你徒弟啊,親的啊,我特麼就要被上了啊……”

轟!

話音未落,大紅鎏金轎子陡然翻涌出濃郁的綠色霧氣。

恍若潮浪一般,沖天而起。

大紅鎏金轎子四方的大紅燈籠光芒大盛,將那一片天地都渲染得殷紅。

隨即,轎子便是一聲嗡鳴,裹挾着綠霧和紅光,衝向了山神廟。

ωwш ✿ttκд n ✿¢ ○

陳靈兒和宋楠楠一臉茫然地呆立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原本看似最危險的她倆,此時卻變得最安全了。

甚至那所謂的“山神”連搭理一下她們的心思都沒有。

這種感覺,好方喲。

山神廟內。

白小鳳緊追着牽扯魂魄的紙人衝了進來。

此時,山神廟裏依舊一片漆黑。

但,那紙人身上綻放着幽幽綠光,而被它牽扯的兩個魂魄也綻放着朦朧白光,在黑暗中都格外顯眼。

他之所以先救這邊,完全是因爲這倆同學的生魂,被莫名其妙在“山神娶親”中被拘了出來,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那位山神到底要幹嘛。

越是這樣,就越要先搶回來,杜絕後患。

相反,馬夏風雖然被抓住了,但好歹知道那傢伙是要當“新娘”的,連親都沒成,一時半會兒也不會有危險。

當然,就算有危險。

有他給的銅錢和黃符撐着,一時半會兒,對馬夏風而言,也肯定是爽的一匹。

“孽障,伏法!”

白小鳳箭步衝到了紙人身後,右手掐着金剛印,金光一閃,拍在了紙人身上。

嗡!豪門小萌物:腹黑老公寵上癮

噗!

金光席捲了紙人全身,登時紙人燃燒起了熊熊火焰,化作灰燼。

“跟本大爺回去!”

白小鳳當即抓住了兩個魂魄,轉身就往山神廟外拽。

生魂離體,時間越長,對活人的損害越大!

然而。

就在他轉身的瞬間。

轟!

遮天蔽日的綠霧和紅光碾壓而來。

大紅鎏金轎子宛若一座小山,橫撞過來。

“退!”

白小鳳左手掐訣,磅礴的陰力轟然爆發,一掌悍然的拍在了大紅鎏金轎子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