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這麼一分神,門口的背身男人動了起來,他先是橫跨一步,然後一步步揹着身體走了過來,越來越近,直到缺了一塊頭髮的後腦勺徹底出現在燭火照耀範的圍內。

陳沖的心已經提到嗓子眼,毫無疑問,這兩個‘人’都是鬼!可氣的是,手中沒有菜刀,心裏很慌。

最終,背身男人在他身前一米的距離站定,那缺了一塊頭皮的後腦勺就像一張沒有五官的臉,正對陳沖。

被兩個鬼這樣‘盯’着,陳沖的膽子就算再大,心裏也有些犯怵,爲了緩解這種‘尷尬’,陳沖稍稍低頭,正想去廚房找把菜刀時,坐着的女學生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

她個子很矮,踮着腳尖一步步走到近前,仰頭朝上,與低頭的自己四目相對,更不湊巧的是,其所站立的方向,正好擋住了前進的方向。

陳沖頭皮一陣發麻,下意識向左橫移一步,結果女學生寸步不讓,同樣跟了過來,再次四目相對。

“被纏上了嗎?”陳沖心裏一陣嘀咕,擡腳再次往右橫移,女學生還跟着..

向左..

向右..

向右..

向左..

在此期間,背身男人的後腦勺一直在跟着他們移動,但始終看不見正臉。

陳沖停下動作,像是想到什麼,緩緩將手中的蠟燭往前平移了一下。

女學生退後半步,身後的背身男人上前一步。

再拿着蠟燭收回身前,女學生上前一步,背身男人後退一步。

“他們怕燭火,所以始終將距離維持在一米左右。”

陳沖放下心來,舉着蠟燭逼退女學生後,直接進入廚房,一眼就看到牆上掛着的兩把菜刀,一把是自己常用的,另一把則是李胖子輸給自己的,但唯獨不見那把剁骨刀。

來不及多想,伸手朝着其中一把抓去,眼看就要碰到刀柄時,手指竟然詭異的穿透而過,根本碰不到!

陳沖面色一沉,趕緊去拿擺在竈臺上的鍋,依舊如此!彷彿自己沒有實體,僅僅是虛化出來的。

那麼..餐館還是以前的餐館嗎?自己還是真實的嗎?這又是什麼地方?

陳沖重新回到前堂,再次朝凳子抓去,還是一樣,碰不到!怎麼也碰不到!

噠..達..

恰在此時,樓梯上傳來下樓的腳步聲,陳沖舉着蠟燭一看,頓時看見一個穿着白色連衣裙的女人一步步走了下來。

她的頭髮很長,手臂上有一道醒目的傷口,鮮血順着指尖一滴一滴的掉落。

在看到這個女人的瞬間,陳沖立刻生出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因爲若是沒記錯的話,她正是上次和自己划拳,然後輸得顏面無存的鏡鬼!

隨着她的出現,門外吹進的陰風更猛了,陳沖還沒來得及伸手護住燭火,便聽見‘噗’的一聲,蠟燭熄滅了! 嗚嗚嗚..

隨着蠟燭熄滅,各種奇怪的聲音如潮水般從外界涌入耳朵,有女人的低泣、有孩童的嬉笑、有男人的痛呼,亦有指甲滑動玻璃的聲音。

這些聲音出現得極爲突兀,陳沖毫無防備之下,腦海都要炸裂了。

背身男人扭動腦袋,轉過面時,依舊是缺了頭髮的後腦勺,女學生短髮飛舞,眼耳口鼻流出絲絲鮮血。

陳沖反應過來,似乎燭火的作用不僅是保護周身方圓一米範圍,同時更是壓制了本就存在的恐怖現象。

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因爲那個該死的鏡鬼將這一切都破壞了。

“她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不是應該在鏡子裏面嗎?”

陳沖氣得牙癢癢,早知如此,當初就該徹底將鏡鬼逼瘋。不過,現在不是悔恨的時候,隨着燭火熄滅,濃濃的死亡氣息籠罩在頭頂,就在背身男人伸手抓向自己的同時,他彎腰躲過,並飛速向着門邊衝去。

一個小小的餐館裏面站着三個鬼,只有傻子纔會傻乎乎的呆在裏面。

接近門邊,陳沖猛的撲倒,身體在地上一滾,剛好從捲簾門下方滾了出來。

還沒來得及起身,便看見天上竟有一顆大大的血紅色月亮,血色的月光將周圍景物罩上了一層血紅色,壓抑的氣氛令陳沖狠狠打了個冷顫。

這裏和美食街的佈局一樣,但若仔細觀察,會發現臨街的商鋪全是半開着門的,牆裏裂紋密佈,地上全是枯葉,老舊與陰暗充斥着所有感官。

不遠處的街口長着一顆枯黃老樹,樹枝上吊着一個四肢下垂的人,從穿着看,他的服飾很古怪,與現代設計大相徑庭,更像是千百年前的古人。

“一個被吊了成百上千年的吊死鬼?也真是夠可憐的。”陳沖抽了抽嘴角,目光快速在整條街上掃了一遍。

斜對面的回頭客坐着一個扇着蒲扇的枯瘦老頭,

對面小賣鋪外外趴着一個哭泣的女人,

街道中間有個撐着雨傘的老婦,

不遠處有一羣正在踢球的小孩兒,

這樣的畫面還有很多,分佈在美食街的各個角落。

啊!

突然,餐館內傳出一聲淒厲尖叫,陳沖不用看也知道聲音來自那個品行不端的鏡鬼,但可氣的是,她這聲音極其尖銳,瞬間就在整條街上回蕩起來。

彷彿發號施令!

陳沖四肢發涼,皮膚上的雞皮疙瘩層層浮現,因爲枯樹上吊着的那人睜開了眼睛,老頭偏着頭,吐出一條很長很長的舌頭;趴在地上的女人雙手用力朝自己爬來;撐傘的老婦露出沒有溫度笑容。

更可怕的是,那羣踢球的小孩將皮球踢了過來,定睛一看,哪是什麼皮球,分明就是一顆充斥驚恐的腦袋!

嘩啦啦..

身後的捲簾門被人拉開,背身男人和女學生朝着自己撲來,而在他們身後,長髮遮面的鏡鬼緩緩擡頭,長髮往兩邊分開的同時,露出那張充滿譏諷的臉。

“該死的東西!別讓我揪住你,否則要你好看。”

事已至此,陳沖也沒必要保持安靜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這滿大街的髒東西都想纏上自己。

名門嫡秀 此時此刻,所有的思緒都化成一個字,那就是‘跑’!

他衝上沒有車的馬路,一路向西,腳掌與落葉接觸,發出沙沙沙的聲響,偶爾還會被埋在枯葉下的樹枝頂到腳板心,疼得他呲牙咧嘴。

一路上還有更多奇形怪狀的鬼物追了過來,而無論是老的小的,殘的爬的,那速度都快得不可思議,彷彿一個個成了長跑健將一樣。

陳沖突然生出一股悲憤,因爲這個場景讓他想到了一句俗語,叫做‘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而他,恰好就是這隻老鼠!



身後追來的鬼越來越多,陳沖已經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遠,跑了多久,反正肺喘得厲害,雙腿早已麻木。

唯一能夠確定的是,只要自己停下,下場絕對會很慘。

突然,陳沖猛的一擡頭,發現自己竟然跑到了廣告公司樓下。寫字樓外牆依舊掛着許多廣告牌,但是沒有光亮,死氣沉沉的。

他下意識看向三樓,頓時一驚,只見窗口緩緩出現一道身影,這傢伙,不正是王茂嗎?

死掉的王茂居然會再次出現?

一瞬間,陳沖想明白了很多事情,難怪自己碰不到東西,因爲這本就不是屬於自己的世界,它屬於鬼,並且以某種奇特的方式與現世重疊在一起的。

換句話說,在這個世界裏,鬼等於人,而陳沖等同於鬼!

“嗎的,在我們的世界,一個鬼能嚇跑所有人,但在這個世界,一羣鬼卻在追着人跑!簡直沒有天理!”

陳沖本想向王茂求救,畢竟自己好歹也幫助過後者,只是這個想法剛剛出現,便是見到王茂從三樓跳下,‘吧唧’一聲掉在地上,從地面爬起來後,竟是和其他鬼一樣,追着自己而來!

“TMD!”

陳沖狠狠碎了一口,頭也不回的繼續逃跑。

“陳老闆..陳老闆..”

還沒跑出幾步,王茂生前的聲音便在心裏想起,陳沖沒有回頭,扯着脖子喊了一聲,“幹嘛!”

“陳老闆,你快跑,它們都想借你還魂!”

萌娃來襲 “這還用你提醒?老子看得出來!倒是你!忘恩負義的傢伙!”

“對不起陳老闆,在這個世界,我的身體不受控制,不過你放心,我跑得沒它們快,肯定不會纏上你的!”

聞言,陳沖氣得差點吐出一口老血,“那我還真要謝謝你咯!”

“陳老闆..”

“又幹嘛!”

“你加油..我..我跑不動了,剛纔掉下來把腿摔斷了..”

陳沖:“……”

咚..

恰在此時,一道震耳欲聾的鐘聲在天際響起,震得陳沖心裏腦仁刺痛,不由自主的擡頭望天,卻發現天上那顆血色月亮不知何時變成了一口巨大的銅鐘!

咚..

第二聲鐘聲響起,周圍的世界出現裂痕,所有景物扭曲起來。

咚..

第三聲響起,陳沖視線一黑,‘啊’的一聲大叫之後,耳邊卻聽見了手機鬧鐘的聲音!

他猛的轉頭,發現自己竟是坐在牀上,身體的汗水將被褥都打溼了。

來不及關掉鬧鐘,伸手朝着枕頭下一摸,將剁骨刀抓在手裏,一把抱起瑟瑟發抖的黑貓,其勢洶洶的衝進衛生間! 陳沖從牀上坐起來的那一刻就將所有的事情搞清楚了。

其實早在點燃蠟燭的時候困難任務就已經開始,只是受到前兩次任務的影響,才誤以爲要到手機鬧鐘響起的時候纔會發生詭異的事情。

然而事實是,手機鬧鐘只是在特定時間將自己從那個重疊世界拉出來的手段罷了。

至於如何進入的,這個暫時搞不清楚,反正是通過夢中夢的方式,讓自己錯誤的以爲醒了過來,實際上那是意識的甦醒,和肉體沒有什麼聯繫。

但歸根結底,這次的困難任務的確讓陳沖看到了一個存在於身邊,卻又無法觸及的詭異世界,同時也讓他品嚐到了什麼叫做‘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憋屈感!

他現在真的很憤怒!

喵喵喵..

黑貓被陳沖提刀的舉動嚇得連連哀嚎,不知道後者爲什麼白天時候還好好的,半夜起來後就變了個模樣,殺氣騰騰的。

咔。

打開廁所的電燈,陳沖將黑貓放在馬桶蓋上,反手將門窗關閉。

窗外還能聽見雨聲,但已經沒有打雷了。

“雖然我們之間有些矛盾,但我讓你餓着了嗎?干涉你的自由了嗎?我知道你喜歡吃魚,趁着這兩天手頭寬裕,也沒含糊過,甚至還專門給你煮熟了吃,生怕你吃壞肚子,影響健康,我爲了什麼?我這麼對你,你對我的回報就是坑我?”

陳沖惱羞成怒,故意裝作沒拿穩菜刀,將菜刀掉在地上,發出‘哐當’一聲脆響,將黑貓嚇得站立不穩,喵喵喵的叫個不停。

它是真的害怕陳沖拿刀的樣子。

陳沖將黑貓的神情收入眼中,撿起菜刀後,直接指向了廁所角落那一堆尚未清理的玻璃碎片,“說,你是不是早就發現了?”

黑貓呆了半秒,大大眼睛馬上東看西看,不敢直視前者,甚至乾脆擡起一條後肢撓癢癢,那裝瘋賣傻的模樣看得陳沖一愣一愣的。

“你不承認也行,倒時候一問便知。”陳沖點燃一支香菸,從碎片中抽了一塊出來放在地上,接着舉刀就砍,末了還用刀柄杵了杵,直接將碎片變成了一堆粉末。

喵..

黑貓繼續撓癢癢,但眼角卻時不時瞟向碎片,而當陳沖的目光投來時,又立刻舉頭望着上方的浴霸,極其人性化。

陳沖眼神虛眯,不急不緩的又抽出一塊碎片再砍,繼續砍,一直砍,直到剩下最後一塊時,煙也剛好抽完。

黑貓下意識停止了撓癢癢的動作,站在馬桶上,伸着頭,注視着陳沖將最後一塊碎片放在了刀口之下。

“這是你最後的機會了,否則的話,以後天天給你買過期火腿腸無限量供應!”陳沖發出最後通牒。

腹黑老公追萌妻 黑貓撓癢癢的動作停在半空,即便不清楚‘過期火腿腸’是什麼東西,但從前者嚴肅的表情也可以分辨出這並不是一件好事。

“行吧。”陳沖搖了搖頭,正要砍碎最後一塊玻璃碎片時,黑貓發出一聲低沉咆哮,快速從馬桶上跳下將陳沖保護在身後,一副盡忠職守的架勢,旋即兩隻貓爪對着碎片就是一頓‘喵喵連環掌’。

陳沖嘴角露出勝利的弧度,暗道這死貓果然知道鏡子碎片裏面有古怪,卻沒有向自己發出任何預警。

喵嗷..喵嗷..喵嗷..

黑貓只是對鬼怪有震懾作用,卻並沒有想象中那般勇猛,這一連串‘組合拳’下去,碎片只是移動了位置,並沒有任何損傷。

“走開,讓我來。”

陳沖擋開黑貓,抓着菜刀狠狠斬下,眼看就要碰到碎片時,衛生間的燈光閃爍起來,忽暗忽明之間,一條染血的手臂從鏡面伸出,直接朝陳沖抓來。

不過,這手臂還沒伸出多遠,便被一旁的黑貓呼了一爪子,立刻縮了回去。

“幹得漂亮!”

陳沖誇獎一句,菜刀穩穩落在碎片上,將其一分爲二。

啊..

碎片中響起女人的憤怒尖叫,接着兩個碎片的鏡面同時出現一個面容猙獰的長髮女人,正是之前在重疊世界叫囂所有鬼怪追殺自己的鏡鬼。

“喵嗷..”黑貓在一旁壓陣,表現得忠心不二。

“找死!”陳沖眼神一狠,一刀將其中一塊碎片砍得四分五裂,再用刀柄杵成渣。

啊..

剩下一塊碎片中,鏡鬼被嚇得大驚失色,想要衝出來火拼,又害怕虎視眈眈的黑貓,一時間只能用發白的眼睛怒視陳沖。

“瞪我?”

陳沖面帶不削,一刀將最後一塊碎片砍成兩半,再以同樣的方法杵碎其中一塊。剩下的碎片已經只有小半個巴掌大小了。

若不是這個鏡鬼出現,自己之前只需要安安靜靜等待任務結束即可,肯本不會出現蠟燭熄滅,被全城的鬼追殺那一幕。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