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僕人立刻答應一聲,倒退着退出了房間。偌大的房間內只剩下寧平和抱着一隻不知名動物的大腿正在猛啃的韓宇。

“韓宇,回頭在進行任務的時候留心剛纔我們遇到的那三個人。”寧平低聲對吃得正歡的韓宇說道。

“唔?未素莫?”韓宇不解的看着寧平問道。

寧平皺了皺眉,“把嘴裏東西嚥下去再說話。”

“哦。”韓宇答應一聲,把嘴裏的肉嚥了下去,又一次問寧平道:“爲什麼要留意那三個人?他們不是我們這次任務的夥伴嗎?”

“我感覺那三個人有古怪。”

“哪裏古怪了?”韓宇不解的追問道。

寧平聞言搖搖頭,“我也不清楚,只是感覺那三個人不像我們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總之小心無大錯,我們防着他們一點,對我們沒有壞處。”

“厄……寧平,隨便懷疑人是不好的。”韓宇想了想,小聲對寧平說道。

寧平聞言瞪了韓宇一眼,“我有說那三個人要害我們嗎?我只是覺得,這趟任務恐怕沒有我們想象的那樣簡單。你還記得在獵人公會,我們離開的時候,謝天鳳那副有什麼想說,但是又不敢說的樣子嗎?我感覺,獵殺鬼面狐王可能只是一個幌子,這裏面很有可能還藏着別的事情。而謝天鳳或者獵人公會的其他獵人都知道一些內幕,只不過當時那個老頭在場,謝天鳳不方便告訴我們。”

“那要不我們找機會回去問問謝天鳳?”韓宇聞言提議道。

寧平聞言搖搖頭,“算了,我們和謝天鳳也只不過是萍水相逢。既然當時在獵人公會她因爲顧忌沒有告訴我們這件事裏的內幕,那我們還是不要再給她添麻煩了。這件事就由我們兩個自己來解決好了。”

“唔,你說得也對。那就到時候走一步看一步,小心提防所有人好了。”

“嗯,以不變應萬變,兵來將擋,水來土屯。”

商議完畢的韓宇和寧平離開飯廳,在僕人的帶領下返回休息室。在經過走廊的時候,突然從不遠處傳來一陣喧譁聲,韓宇好奇的循聲望去,可惜聲音發出的地方正好有一片樹林擋住了韓宇地視線。

“喂,那裏出了什麼事?”韓宇好奇的問帶路的僕人道。

被問話的僕人聞言看了發出聲音的樹林一眼,“沒什麼,前不久主人新買了一隻三眼狼,正在命人負責馴化而已。”

彷彿是印證僕人的回答一樣,從樹林中還真的傳來幾聲低沉的狼嚎。這個小插曲韓宇和寧平都沒有在意,在他們眼裏,馴化抓來的野生動物爲自己的寵物這種事也只有有錢人才會去幹。

沒有再去管這件事,韓宇和寧平跟着僕人回到休息室。先前的三個人此時都不見了蹤影,只有一個僕人留在休息室內。見韓宇和寧平回來,留守的僕人立刻站起來行禮說道:“請跟我來,主人有關於這次任務要交待的事情告知你們,房間內的三人已經去了。”

“哦,請帶路。”寧平聞言答道。

跟着帶路的僕人在別墅內七拐八拐,韓宇感覺頭都快要被繞暈的時候,總算是到達了目的地。

“主人正在房間內等你們,我身爲僕人,不方便進入,請你們自己進去。”帶路的僕人對寧平和韓宇行禮說道。

“嗯,有勞了。”寧平點點頭,答應了一聲。

等到僕人轉身離去以後,韓宇推開門,和寧平走進了房間。

“抱歉,我們來晚了。”韓宇進屋以後對等候在房間內的七人說道。除了發佈任務的老人和與他形影不離的管家以外,先前在休息室內見過的三人韓宇已經見過了,房間內還有兩個人是韓宇頭一次見到。

“不用客氣了。既然人到齊了,那我們就開始吧。”老人微笑着答應了一聲,轉頭對站在自己身後的管家說道:“捷克,把這段時間蒐集到的情報告訴他們。”

“是,主人。” ※※※

除了三條顏色各異的尾巴,一隻通體白色,和一頭成年壯牛一般大的狐狸出現在電子屏幕上。

“各位客人,這就是你們這次的目標,鬼面狐王。之所以稱其爲鬼面狐王,是因爲這種狐狸的臉就像是一副鬼面具。”管家捷克邊說邊按動手中按鈕,電子屏幕的畫面隨之變化,先前沒有露出真面目的鬼面狐王這次顯出了真容。還別說,真就像捷克所說的那樣,鬼面狐王的臉就像韓宇家鄉小販所販賣的那種面具玩具一樣。

“鬼面狐王一共擁有三種能力,這三種能力可以通過鬼面狐王的尾巴來進行辨認。這次任務的鬼面狐王分別擁有火、風、土三種能力,也正是這樣,所以它的尾巴分別是紅、青、黃三種顏色。想要對付它,你們必須緊密配合,否則,很難完成這次任務。”

耳邊聽着管家捷克的話,韓宇時不時的看看一直站在保羅背後的那對男女。那是一對雙胞胎,幾乎一模一樣的外貌讓韓宇感到很新奇。

月華似練 “喂,你不知道你這樣看一名女士很不禮貌嗎?”站在保羅身後的女子不滿的問韓宇道。

“啊?厄……不好意思。”韓宇聞言撓了撓頭,一臉不好意思的道歉道。

坐在一旁的保羅聞言笑了笑,打圓場的對身後的女孩說道:“好啦明月,我想韓小兄弟也只是對你和你兄長長得幾乎一樣感到好奇而已,他沒有惡意的。韓小兄弟,你說對嗎?”

“對,對,保羅大叔,你說得太對了。”韓宇聞言連連點頭。

保羅笑了笑,示意自己的管家捷克繼續說。管家捷克點點頭,繼續說道:“七天以後開始任務,在這七天裏,你們可以自由安排你們的行程。訓練場也隨時對你們開放,如果你們有什麼需要,可以對負責接待你們的僕人提。”

“可以外出嗎?”寧平出聲問道。

“……可以。”捷克看了看自己的主人保羅,得到保羅首肯後答道。

會議一直開到深夜,大多數時間都是管家捷克在說,韓宇等人在聽。別小看了捷克所說的關於鬼面狐王的情報,那些都是一條條人命換來的,此時多記住一些,對之後的任務有很大的幫助。

會議結束以後,保羅正準備離去,雷歐突然出聲說道:“請等一等,這次任務的僱主,我有點疑問想要詢問。”

保羅聞言停下,轉身答道:“請說。”

“這兩個人也是我們這次任務的同伴嗎?”雷歐指了指保羅身邊的雙胞胎問道。

“是的。他們到時會和你們一起行動。”

“那麼,是不是應該讓他們留下來和我們相互認識一下?”

“沒必要。”站在保羅身後,自始至終沒有說過一句話的男子出聲說道。

雷歐聞言皺皺眉,“既然是同伴,我想就有認識的必要。剛纔管家也說了,這次的任務想要完成,最好還是緊密配合得好。如果你認爲沒必要,那我是不是可以認爲到時我們可以對你見死不救?”

“隨你。”男子扔下兩個字後轉身離去。

“抱歉啊雷歐,向陽就是這個脾氣。”保羅一臉歉意的對雷歐說道。

“沒事,沒事。”雷歐擠出一絲笑容的答道。

這樣的一個小插曲讓會議最後不歡而散。韓宇和寧平跟着僕人回到自己的房間。 寵婚:隱婚總裁太狼性 房門關上以後,韓宇立刻不解的問道:“寧平,剛纔在會議上你突然問能不能出去做什麼?難道你在達尼爾星有熟人,要去探望他們?”

“當然不是。你忘了我先前跟你說過,謝天鳳曾經在獵人公會像是有話要對我們說又沒說的事情。我們雖然決定不去找謝天鳳問這件事了,但我們可以去找其他獵人問這件事呀……”

“汪!汪!汪汪!”

寧平話還沒有說完,窗外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狗叫聲,緊跟着人聲嘈雜,燈光閃爍。打開窗戶一看,只見在花園的圍欄邊燈火通明,數十名警衛牽着四條警犬正在那裏忙碌。

“我去看看。”韓宇說了一聲,翻身跳出了窗外。寧平剛要張嘴讓韓宇不要多事,卻發現已經晚了。只能搖搖頭,也跟着跳出了窗戶。

等到韓宇和寧平走到現場,發現並不是只有他們兩個是好奇心旺盛的人。先前認識的雷歐、愛麗斯、李察德三人已經到達了現場,正站在不遠處觀望。

“喲,韓宇,你們也來了。”雷歐對韓宇和寧平揮了揮手,打招呼道。

“嗯,出了什麼事啊?雷歐大叔。”韓宇走過來問道。

聽到韓宇地稱呼,雷歐眉頭跳了跳,苦笑着問道:“難道我已經成熟到那種地步了?”

“啊?”韓宇聞言一愣。

“算了,不討論我年紀的問題。說說這事吧,聽警衛說是有賊想要溜進來,結果賊的運氣不好,剛進來就被豢養的警犬發現了。他們現在正在判定賊是從什麼地方溜進來的。”

“哦,是這樣啊。……寧平,你怎麼了?”韓宇扭頭一看,見寧平蹲在不遠處,連忙跑過來問道。

“沒事,鞋帶鬆了,綁緊一點。”寧平站起身,若無其事的答道。

衆人聞言也沒多想,繼續站在一旁看熱鬧。不多時,庭院的警衛們已經把事情處理完畢。見沒有熱鬧可看,韓宇等人也就相繼回到各自的房間。

房門一關,寧平立刻將窗戶關上,又開門看了看門外,確定房間四周無人以後,這次低聲對韓宇說道:“韓宇,你猜我剛纔發現了什麼?”

看到寧平作出剛纔的舉動就猜到寧平一定有事要對自己說的韓宇立刻配合的問道:“發現了什麼?”

“你看看這個。”寧平從口袋裏掏出一枚圓形的印章遞給韓宇說道。

“獵人徽章?”韓宇看到寧平手中的東西,立刻脫口說道。

“不錯,就是獵人徽章,這是一個獵人證明自己身份的重要道具。而現在卻出現在這裏,而且你看,這個徽章的主人我們應該也是認識的。”寧平說着,將手中的獵人徽章翻了個個。

“謝天鳳?是她的?”看着獵人徽章背面刻着的三個字,韓宇狐疑的看着寧平問道。

“嗯,如果這枚獵人徽章是真的,那剛纔想要潛進來的賊,就是謝天鳳。”

“……她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要對我們說?”

“我看八成是的。明天我們出去一趟,找謝天鳳確認一下。”

“嗯。”

一夜無話,等到第二天清晨,韓宇和寧平找到管家捷克,聲稱第一次來達尼爾星,想要出去轉轉。管家捷克很爽快的答應了下來,並且還好心的想要爲韓宇和寧平介紹一個導遊。 契約婚姻,未婚媽媽誤入豪門 不過被韓宇和寧平謝絕了。看玩笑,帶着你介紹的導遊,我們還怎麼去找謝天鳳?

人生地不熟的韓宇和寧平在詢問了多人以後,總算是找到了謝天鳳的住處。到達謝天鳳的住處時,正好趕上一場熱鬧,謝天鳳正在自家門口教訓人。

“小七,你爲什麼不聽我的話,我不是早就告訴過你,不許再對過往的旅行者敲詐勒索了嗎?”

“大姐,不敲詐勒索,弟兄們吃什麼呀?”被稱作小七的男子梗着脖子反問道。

“難道你就不能帶着他們找份正經的工作嗎?”

“可是那些工作又髒又累,弟兄們幹不來啊。”

“一句話就是你們這些傢伙吃不得苦,覺得搶比掙要容易。”

“對。”小七彷彿也是豁出去了,點頭答道。

“你們也是這麼認爲的?”謝天鳳看了看旁邊的數人問道。被問話的幾人心虛的低下了頭。小七見狀不滿的叫道:“喂,你們幾個怎麼這麼沒義氣,當初吃香的喝辣的時候,你們幾個是怎麼說的?”

“小七,那個,我們覺得大姐的話也是有道理的。”

黃小七聞言差點沒把鼻子氣歪,指着說話的人罵道:“牆頭草,你別指望以後我再帶着你去吃好的。”

“黃小七!”謝天鳳聞言喝道。

“怎麼樣?”黃小七梗着脖子問道。

謝天鳳看着滿臉不服的黃小七,忽然感覺很累,嘆了口氣,“算了,你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從此以後,你的路,你自己決定怎麼走。但是,在我的地盤裏,我不想再看到你對別人敲詐勒索。你們中間有誰想要和黃小七一起離開的,可以離開,我絕對沒有意見。”

黃小七聞言站了起來,對和自己剛纔一樣跪在地上的幾人叫道:“都聽到了吧,想以後吃香的喝辣的,過好日子的,都站起來跟我走。”

一連喊了三遍,卻沒有一個人站起身響應黃小七的話。黃小七有些失望的看了看之前還信誓旦旦的說要和自己同進退的兄弟,衝衆人點頭說道:“好,既然你們不願意跟我黃小七幹,那我黃小七也不勉強,只希望將來你們不會後悔。從今天開始,我黃小七和你們恩斷義絕。”說完這話,黃小七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謝天鳳幾次伸手想要叫住黃小七,但是最終還是一語未發,眼睜睜的看着黃小七消失在人羣中。

等到人羣散去,謝天鳳轉身準備回屋的時候,就聽身背後有人叫她的名字。謝天鳳回頭一看,就見韓宇和寧平兩人慢悠悠的走了過來。

“你們,你們怎麼跑這來了?”謝天鳳有些意外的問道。

“進屋說吧,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寧平開口答道。

“好。”謝天鳳聞言點點頭,帶着韓宇和寧平進了屋。

剛一進屋,寧平遞給謝天鳳一樣東西,口中問道:“這是你的吧?”

謝天鳳接過一看,下意識的伸手往腰間一摸,臉色頓時一變,脫口問道:“這東西怎麼會在你們手裏?”

“撿到的。”寧平淡淡的答道,緊跟着,寧平神色平靜的看着謝天鳳問道:“那麼你現在能跟我們說說你昨晚想要潛進保羅的家中是想要幹什麼嗎?你放心,你的獵人徽章除了我和韓宇,沒有第三個人知道。”

聽到寧平這話,謝天鳳鬆了口氣,對寧平謝道:“謝謝你們,要是這個徽章落在那個老怪物的手裏,那我就只能離開達尼爾星去別的地方隱姓埋名了。”

“唔?”寧平聞言看了看謝天鳳,出聲問道:“從獵人公會開始,你就好像有話要告訴我們,昨晚你潛入我們任務的僱主家中,難道是想要找我們嗎?”

“是的,我覺得有些事情應該提醒你們,不像讓你們死得稀裏糊塗。”

“這話聽起來挺嚴重。我們今天的時間很多,你可以從頭說起嗎?”

“好,那我就把我所知道的關於鬼面狐王的幾個傳言告訴你們,省得你們被別人蒙在骨裏。想必這次任務的報酬十分的豐厚吧?”

“對,十分豐厚。”寧平點頭答道。

“其實從這個任務一開始,報酬並沒有現在這麼豐厚,只不過隨着幾次任務的失敗,已經沒有幾個獵人願意接取這個任務了,原本的A級任務也變成不需要獵人級別的任務。同時也隨着這個任務的發佈時間越來越長,各種各樣的說法也開始不斷的出現。”

“那個,有關於保羅大叔爲什麼要發佈這個任務的原因嗎?”韓宇插嘴問道。

“有,而且說法不止兩種,一種是爲了復仇,說是保羅的孫子在進山打獵的時候遇到了鬼面狐王,從而送了性命。一種是保羅爲了某種邪惡的法術而故意將本領高強的人送進莫託洛山和鬼面狐王戰鬥,從而收集戰死者臨死前的怨氣。”

“這世上真有這種邪法?”韓宇不相信的問道。

“聽倒是聽人說過,不過見是一次都沒見過。”寧平搖頭答道。

謝天鳳聞言說道:“韓宇,你不要不相信。邪法的確是真實存在的,至少我就見過一次。”

“哦,在哪裏?”韓宇感興趣的問道,一旁的寧平也露出一副想聽的神色。

“如果可以的話,我寧願沒有見過。”謝天鳳苦笑一聲,對韓宇和寧平說道:“那是在兩年前我剛剛成爲四級獵人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剛剛完成一次任務,正在獵人大廳交任務,結果就和昨天一樣,我遇到了前來發布消息的保羅。”

“你也接過這個任務?”韓宇打斷謝天鳳的話問道。

“當時我倒是想試試,可惜對方看不上我這個小小的四級獵人,結果我沒有被選中。”謝天鳳聞言苦笑了一聲答道。

“哦,那然後呢?”韓宇追問道。

“然後?然後不服氣的我悄悄的跟在去莫託洛山執行任務的人們身後。當時我也不敢靠太近,所以只能遠遠的綴着。直到今天,我依然慶幸自己當時沒有靠得太近。”

“在莫託洛山裏你看到了什麼?”寧平忍不住出聲問道。

謝天鳳此時就像是進入了回憶一樣,“當時那場戰鬥實在是太慘烈了,通過隨身攜帶的望遠鏡,我親眼看到平時在公會裏橫着走道的兩個七級獵人被鬼面狐王嘴裏噴出的火焰燒成了焦炭。”說到這裏,謝天鳳渾身打了個激靈,就像是又想到了當時恐怖的景象一般。

寧平見狀問道:“之後呢?前去執行任務的獵人都死了嗎?”

“死了,都死了。當時我躲在隱藏的地方,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被明明離得很遠,根本不可能發現我的鬼面狐王發現。直到鬼面狐王離去,我準備離開那個地方的時候,我看到了讓人終身難忘的場景。”

“什麼場景?”寧平追問道。

“我看到,任務的僱主,也就是保羅突然出現在戰場上,手裏不知道拿着什麼,只是看到他在戰場上有規律的走着,一股股黑氣不斷的往他的手上集中。直到戰場上再也沒有黑氣出現了,那個保羅才收起手裏的東西離去。等到他也離開以後,我的心裏明明很害怕,但是同時也冒出了一個念頭,就是去那個戰場看看,看看那個保羅到底在戰場上做了什麼?”

韓宇和寧平聽到這裏,不由得放慢的呼吸,生怕打擾了回憶中的謝天鳳。就聽謝天鳳繼續說道:“我壯着膽子,一步一步的走到戰場上,眼前所看到的一幕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看到了什麼?”韓宇忍不住問道。

“原本那次任務一共有七個高級獵人去執行。但是在戰場上,我卻沒有看到一具擁有皮肉的屍體,只有一些連一丁點肉絲都沒有的白骨。鬼面狐王的三種能力中並沒有腐蝕性極強的毒能力,也就是說,那些白骨是那個保羅出現以後造成的。”

“所以你覺得那個保羅發佈的獵殺鬼面狐王的任務,本身就是一個陷阱。”

“是的。”

“這件事你跟別人說過嗎?”

謝天鳳聞言搖頭說道:“沒有,我不敢。那個保羅在達尼爾星有權有勢,聽說他的兒子還是世界議會裏的一名成員,像我這種身份的人,把自己看到的事情說出去,那純粹就是找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