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幹嘛?”妙妙慌忙轉身道,此時她心跳如小鹿,臉紅彤彤起來。

“藥浴啊”,林楓回答之後,這才意識到什麼立即補充道:“不好意思,我一直注意兇獸真血變化,然後迫不及待沐浴,把你給忘記了。”

“你……**……”,妙妙一時驚慌,找不到詞語表達。一想到裸露上半身的林楓還有那個藍色褲衩,她心中小鹿跳得更厲害了。

爲了藥浴效果最大化,林楓選擇了luo體藥浴。而且這次的兇獸真血都是自己拼着性命得到的,一點一滴也不能浪費。如果洗完澡,這些水喝下去管用的話,林楓真心不介意喝光自己的洗澡水。

“妙妙,我們這次經歷也算生死之交了。以我們這麼深厚的感情,你不用躲避,我不會介意你看我的。”林楓一邊藥浴一邊道。

“我介意啊,你這個臭**,誰稀罕看你啊。男人果然都不是好東西。”

妙妙生氣道。她不想繼續呆在這裏,這種尷尬場面,她有些無法適從。妙妙朝森林裏面走去,但是又不敢走得太遠,擔心會有兇獸出現,打斷林楓藥浴。

林楓此時的心情好到了極點,故意朝着妙妙離去的方向道:“帥哥洗澡了,有人想看嗎?”

妙妙離去不遠,可是聽得清清楚楚,氣道:“林楓,臭不要臉。”

她心裏有一股衝動,真想衝上去堵住林楓的嘴巴,然後狠狠得教訓他一頓。

林楓輕鬆的時刻結束了,真血藥液發揮了作用。林楓覺得身體裏面噼噼啪啪作響,好像是整個身體,無數個地方發生了火花一般。

這讓他感覺又痛又癢,然後又有些舒服。林楓忍不住嗯嗯啊啊地怪叫起來。

妙妙聽到這個聲音忍無可忍,她看向林楓道:“林楓,你再胡亂喊叫,我一腳踢翻你的破鼎。”

“我也不想……”

林楓一句話沒有說完,全身開始劇痛起來,真血藥液真正發揮作用了。摧殘體魄修煉,是外在修煉,提升身軀表面的強度。吞食兇獸血肉,吸收靈力,是內在修煉肉身。但是這兩種修煉方法都是粗糙的,有缺點更是有弊端。

林楓真切感受到,藥浴雖然同樣劇痛難以忍受。但是會感受到一股難以名狀的舒暢。藥浴,好像是全方面滋養肉身,從周身毛孔,到浸入體內滋養五臟六腑奇經八脈,甚至骨骼之間的縫隙,內外肉身的關聯。

藥浴過程中,他覺得是在強化肉身的同時,更是對瀑布修煉,和吞食兇獸血肉靈力的補充和昇華。它讓這些過程落實到最深處,讓它們融合爲一。

這,纔是自己真正完整的肉身。

藥浴持續了一個時辰。藥浴過後,林楓舉得自己肉身力氣增強了太多,力氣更是變大了不少。他確信突破到了兩萬斤肉身力氣。

林楓開始舉鼎,古鼎還是一樣的沉重。林楓知道,古鼎實際上增重了一倍。這一次舉鼎,比上次好很多。到一千次之後,林楓又舉了三十七次,這才力氣耗盡。

“現在我可以突破了。”

林楓覺得此時的自己,豪氣沖天。他立即打坐,展開《納氣訣》,元氣入體,通過一次次修煉之後,僅有幾縷至強至純的元氣化作自己的修爲。這些修爲不斷凝聚,最終要匯聚成蓮子形狀。

妙妙從森林之內走出,看到林楓在衝關,她不敢掉以輕心。妙妙站在林楓身旁,全神戒備地看向森林四周。

孤月城三年一度的內門弟子選拔比試如約舉行。這也算孤月城一大盛事。內門長老都會到場,一來看看此次弟子的資質,二來可以挑選一些令自己滿意的弟子。

孤月城的演武場依山而建,左右兩方延伸到絕壁處,前方是通往山門的臺階,後方則是宮殿羣。

此時的演武場上擠滿了太多弟子。留在孤月城的外門弟子紛紛到場看熱鬧,內門弟子也會出來透透氣。

緋色情人:總裁的枕邊歡 大戰開始,一黑一白兩道身影出現在演武場上。正是林恆對關山。林恆修爲達到了五重天巔峯,離六重天只有一步之遙。關山修爲剛剛達到五重天。

兩人大戰一觸即發。作爲出場首秀,林恆全力出手,沒有留半點後招。他就想在這次比試大會之中一鳴驚人。

一黑一白兩道身影彼此交錯,多次險而又險地正面交鋒。關山雖然修爲不及林恆,但他是憑藉自己實力成功轉化,並沒有服用真元丹,由此實力不俗,並不會比林恆落後很多。

初次大戰便遇到勁敵,林恆心中有些不快,於是增強了攻勢。

林雲天看着臺上的關山,又看向對面的費長老,暗道:“費澤竟然選來了這樣一個好手。”

費澤在外門弟子的地位很高,僅此於林雲天。費澤看着臺上的林恆心中也是打鼓,他道:“林家還有這麼強的年輕人,關山想要獲勝只怕不容易啊。這一次我一定可以贏林雲天,成爲外門弟子第一人。”

“林雲他,這次我可是找到了一個逆天弟子,你就等着出醜吧。”費澤對着林雲天露出了淡淡得意笑意。

林恆攻勢如同狂風暴雨,運用體內所有元氣攻擊,不留餘地。他認爲進攻就是最好的防守,所以無需防守。

穿書後大家都成了我的檸檬精 關山則是穩紮穩打,攻守兼備。在局勢上看來,關山節節敗退,氣勢輸於林恆。

但是關山處事不驚,陣法不亂。林恆攻勢雖然猛烈,但是體內元氣有限,倘若自己堅持到他元氣耗盡之時,便就是勝利。

可是事與願違,林恆修煉的是類似鷹爪的功法,攻勢迅猛的同時,速度快得驚人。關山一個防範不及,林恆便抓住這個機會,將那個破綻撕扯得更大。

最後,只見關山衣裳破碎飛舞,胸口處的衣裳出現一個大洞。裸露出來的胸肌之上,有數道血淋淋的抓痕。

“林恆勝。”主事長老宣告。

“很好”,林雲天一臉高興,不由看向對面的費澤,得意之色更濃。要知道林恆是他手裏的二號人物,如果林恆敗了,林雲天可沒有什麼勝算了。

“下一場,林虎對柯祥。”

兩個身影上場,都是體格粗壯的弟子。兩人修爲都在二重天境界。這場比試和上場相比,激烈程度降低不少。

林雲天最爲關心的就是妙妙。他道:“派人去查了嗎?林妙妙回來沒有?”

“還沒有。”負責管事的林烈道。

“林楓這個畜生,如果亂我好事,我一定要活剝了他。”林雲天咬牙切齒。林妙妙可是他手裏頭號王牌,以他十幾年選弟子眼光看來,林妙妙的成就無法想象。這一次想要壓制費澤以及其他長老,林妙妙有着決定性作用。

想念之間,演武場上的比試結束了。林姓弟子林虎敗北。不過林雲天並未在意,本來就是綠葉角色而已。

“下一場,林楓對李青。”

一個青色身影快速入場,正是李青。而那個叫林楓的弟子卻遲遲沒有露面。

“林姓子弟林楓何在?”主事長老不滿道。

隨着主事長老話音落下,演武場上無數道目光看向林姓弟子所在方位。可仍然不見有人走出應戰。

“林長老,林楓呢?”主事長老問道。

“他……他……”,林雲天額頭冒汗,心裏將林楓罵了幾百上千遍,他尷尬道:“他剛纔鬧肚子去茅房了,這會兒應該到了吧。”

林雲天胡謅拖延時間。

“胡鬧。我數十息,十息時間不到便算棄權。”主事長老斥責道。

“好,好。”林雲天賠笑回答。

林雲天看向山門,幾乎望眼欲穿。不過他可不是期待林楓回來,林楓對他而言,連綠葉都算不上。他期待的是林妙妙。

“林妙妙,你可一定要趕回來啊。我身家性命全都堵在你身上了。”林雲天暗暗祈禱。 “七,八,九,十。”

隨着十息結束,林楓仍然沒有出現。主事長老心裏有了怒意,他主持內門弟子比試大會數十年,竟然還有弟子不按時到場的,太不將這事當回事。

“林雲天,這就是你精心挑選的人?”主事長老瞥了林雲天一眼,然後大聲宣佈道:“外門弟子林楓不按時出場,視爲棄……”

“我來也。”

主事長老那個“權”字剛剛要出口,林楓及時趕到,率先出口。他一個箭步,身影極快地衝入演武場上。

看到林楓出現,林雲天下意識尋找林妙妙的身影。果然林妙妙隨着林楓一起回來。林雲天親自走向林妙妙,壓根不管演武場上的林楓。

林楓看着主事長老,躬身道:“弟子林楓有事來晚了,還請長老原諒。”

主事長老冷哼了一聲道:“你倒是來得及時。見你態度誠懇,姑且饒你一回。我若是說完了整句話,你即便趕來也是無益了。”

“謝謝長老大恩。”林楓露出人畜無害的笑意。

等到主事長老下去之後,林楓這纔看向對面那個青衣少年,自己的第一個比試對手。當林楓看清那人的相貌之後有些愣住了。

那人看到了林楓之後,同樣露出了吃驚之色。

“他怎麼來了?”林楓不禁暗道。

“他怎麼沒死?”與此同時,青年少年暗道。

那個青衣少年不是別人,正是林青。林龍御知道林天嘯藉故打壓自己一脈,他那裏肯妥協。林龍御花費了大量人力財力,這次尋到了機會,讓林青頂替他姓弟子入場。而且林青本身資質不錯,境界也算上等,於是被其他長老選中。

林楓露出了冷冷笑意,雙眼透着一股殺氣,他道:“真是冤家路窄。”

“林天嘯好會算計,我爺爺被擺了兩道。”林青恨恨道。他看向林楓,心中有些恐懼。上次比試,自己就不如林楓。這次身上並沒有靈器幫助了。

主事長老見兩人遲遲不動手,便道:“你們兩個傻站着幹嘛?抓緊時間。”

林青有一股想要棄權的衝動,他認爲林楓一定不回放過自己。

林青慢慢後退,眼裏的恐懼之色更濃了。

力氣太大只能種田 “林青,他只是二重天境界,你怕他做什麼?”費澤長老喝道。

這一聲大喝讓林青清醒了不少,他轉身看向費澤道:“長老,你確定他只是二重天境界嗎?”

“我還能看走眼嗎?”費澤呵斥道。

這一句話如同定心丸,讓林青徹底踏實了。要知道現在的林青可是三重天境界,而且是轉化之後的三重天。

“怎麼,不跑了?準備受死?”林楓冷道。

林青哼了一聲道:“你只是二重天境界。先前你我同境界,我敗於你。現在你境界不如我,看來老天有眼,讓我徹底地殺死你。”

“哦對了,我如果就這麼殺了你,內門的那些長老可能看不上我。那就等我成爲了內門弟子之後,慢慢地玩死你。”林青說完之後露出了玩味之色。

“老天確實有眼啊,把你千里迢迢送到這裏讓我殺。不過你說的對,今天這樣的場合確實不適合殺人。那就先把打成殘廢吧。”

林楓說完之後動了,身形快得如一匹野狼,他並未施展怒龍拳,而是靠着肉身力氣,揮舞着拳頭朝林青擊去。

“找死。”

林青一臉不屑,猛虎拳全力展開。他日羞辱,今日加倍奉還。林青想一招幹掉林楓。

林青如今進入了三重天境界,體內蘊含元氣威能。以前三重天境界,內勁真氣揮出的猛虎拳可有六千斤力氣。而今有一萬五千斤臂力,整整提升了數倍。

林楓的拳頭平凡無奇,帶着強勁拳風。林青的拳頭帶着猛虎咆哮之聲,隱隱之間,可見猛虎形意出現。

砰……

兩個拳頭很快碰撞在一起。

啊……

幾乎是碰撞的瞬間,一個人發出淒厲慘叫。

兩個身影分開。林楓不動如山,而林青的整個胳膊血肉模糊。林楓一拳頭擊碎了林青的拳頭,甚至擊碎了他的前手臂骨骼。

林青看着自己鮮血淋淋的雙手,露出了驚恐之色。這一雙手就這麼廢了。一股鑽心的疼痛不斷襲來,讓他難以承受。

“二重天修爲一拳頭打碎了三重天修爲的雙手,這是真的嗎?”

“他是哪裏來的怪物,這太恐怖了?”

“而且他沒有動用體內元氣,完全靠着自己的肉身力氣。”

林楓的實力讓所有人震驚,包括在場的外門長老。連一些內門長老也是露出了興趣。

“這……還是那小子嗎?”林雲天難以置信道。

“當然。”林妙妙得意笑道。他人或許會震驚於林楓的表現,但是林妙妙看着這一路來林楓地付出,自然知道林楓會變成什麼樣。

“林楓,你像瘋子一般的修煉,現在總算是得到應有的回報了。”林妙妙暗道,心裏非常替林楓感到開心。

主事長老愣了一會兒才清醒過來,他走到演武場上宣佈道:“這一局,林楓勝。”

“下一場林裂對決孟闊。”

林烈爲人憨厚老實,負責幫忙林長老管理林姓弟子。由於他對所有人都誠心關懷。林姓弟子都親切地稱呼他爲老大哥。而實際上,他的年紀確實也是所有人之中最大的,再過幾日就是十七歲了。

林烈帶着憨憨笑意走上演武場,而他的對手是一個身着黑衣的冷傲少年。

“老大哥加油。”林姓弟子鼓舞道。

“謝謝,謝謝。”林烈看着衆人點頭致謝。

“廢物,別浪費時間,好了麼?”孟闊冷聲道,言語之間透着一股不耐煩和鄙視。

“這個人說話怎麼這麼難聽,老大哥,好好教訓他。”林姓弟子憤怒道。

“一羣只會浪費別人時間的廢物”,孟闊看向主事長老道:“可以開始了嗎?”

“已經開始。”主事長老回道。

“那就結束吧。”

孟闊說完,並未展開自身修爲,整個人瞬間發動,如同一道黑雲移動,倏忽之間抵達林烈身前。

林烈心生警覺,可是孟闊的速度太快了,他根本來不及還擊,只能盡數展開修爲防禦起來。

砰……

孟闊出手太快,看似平平的一掌打在了林烈的防禦圈上,隨着巨響之後。孟闊的肉掌擊碎了林烈的防禦圈,然後重重地打在了林烈胸口之上。

林烈覺得一股巨大力道襲來,他覺得眼前一黑,噴出一口鮮血,整個倒飛出去,直接摔出了演武場。

林楓眼疾手快,快速移動,雙手接住了林烈。接住林烈瞬間,便覺得一股驚人的力道襲來,林楓立即右腳踩地,整個人的衣裳被勁風吹起。他腳踩的地方,令地面碎裂,這才穩住身形。

林楓覺得雙手有些發麻,不禁暗道:“好強的人。”

林雲天霍然起身,難以置信地看着黑衣少年道:“九重天。”

“聽到了嗎?有人說他已經到了九重天了,太恐怖了。還怎麼打?”

“這次的第一名一定非他莫屬了。”

面對無數驚歎和讚美,孟闊置若罔聞。他冷傲地走下演武場,在他看來,廢物的讚賞只是玷污了讚賞這個詞。

費澤看向林雲天,心情好到了極點。這便是他的王牌,是自信一定可以贏林雲天的底氣。孤月城成立上千年,外門弟子的選拔也經歷了上百年。但是從未出現過九重天的外門弟子。而且孟闊只有十四歲。

林雲天徹底陷入了沉默。九重天,即便是在內門之中自小長大的弟子,也不一定都比他強了。要知道內門弟子修煉的功法遠非這些偏僻之地選來的弟子可比。

演武場上的比試不停上演,而且並非只有一場。 錯惹腹黑總裁 偌大的演武場上,總共安排了六處比試場所。

這一日下來,林楓只出站了一場,並且取勝。林妙妙還沒有出場。林雲天這邊,只有林恆打出了點名聲。林楓雖然表現驚豔但是境界太低,沒有被重視。

今年的弟子資質比往年強很多,連四重天境界都成了綠葉。若是以往,四重天境界足以進入前十五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