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黃毛和我通話的時間不足一分鐘,但就是這幾十秒的時間,黃毛的一番話,卻爲我提供了不少線索! 足足過了半晌,我纔將始終放在耳邊的電話拿了下來,放到了桌上,喃喃自語的嘀咕了起來。

“對方不是江湖人,應該就不是盧員外的人,因爲這麼重要的事情,盧員外不可能不派親信出面,盧員外的親信,身上也不可能沒有江湖氣息……我還是相信黃毛有這個眼力的!”

“還有張誠,張儒說,西市的誠意集團目前處於十分動盪的時期,張誠貌似都自身難保了,更不可能有心情去收購陰沉木,應該也不是誠意集團……”

“關海沒有騙我,找他收購陰沉木的勢力,真的不是盧員外和張誠……”

“還有那張黃符,難道說,黃毛面對的談判對象,也是圈裏人?或者說,就是劉志的師父?應該不可能,以劉志師父的小心和謹慎,他是不可能輕易露面的……還有那倭島國的人,又在這件事上扮演什麼角色?”

“東海集團?蓮花集團?食爲天?或者是其他隱藏在暗處的某支勢力?”

我彷彿夢囈一般,瘋狂的自言自語着,如果此時我身邊還有其他人的話,一定會把我當成徹頭徹尾的神經病!

我緊鎖着眉頭,瘋狂的嘀咕了一陣之後,又陷入了沉默之中,不過,我的腦細胞卻依然在活躍着!

總裁強勢奪愛:毒舌少奶奶 目前我能掌握的情報,也只有這些了,少是少了點,只不過,我卻埋下了數招暗手!

且不提黃毛,關海,和單猛這支隊伍,單說其他。

機械師和影子他們三個,希望他們不要讓我失望,能夠利用他們的專業和能力,查到一些有價值的情報,讓我多獲得一些線索。

還有爺爺,希望它也能查到畫臉女鬼的資料,我總感覺,畫臉女鬼與這件事有脫不開的干係,雖然畫臉女鬼和這件事的聯繫只有一塊陰沉木……

想到畫臉女鬼,自然也讓我聯想到了雙生母子鬼,這雙生母子鬼盯上了衛旭,那衛旭就要有大麻煩了,不過,現在的衛旭和一個小時之前的衛旭有不一樣了,現在的衛旭,可不僅是幫我打探情報的線人,更是我滲透進食爲天的一枚重要棋子,他,絕對不能有事!

看來,爲了保住衛旭,今夜我和那雙生母子鬼之間,可要爆發一場硬仗了!

還真是個多事之秋!

我一邊思考着整盤棋的佈局,一邊整理着腦中的線索,迷迷糊糊之際,我竟然睡着了!

看到這裏,有看官就會問了,這間公寓有可能是雙生母子鬼的寄居之地,你敢在這裏公然的睡覺?

笑話!

哥們是誰?渡鬼一脈第二十代傳人,渡鬼人楚風!

我會怕雙生母子鬼嗎?而且還是在白天的時候!

要知道,哥們身上可是放着四十幾枚銅錢呢,就算借雙生母子鬼幾個膽子,它也不敢接近小爺我!

不管雙生母子鬼的鬼力有多強,在白天,只要太陽還沒落山,陽間的陽氣還沒散盡,雙生母子鬼就絕對不敢接近我,畢竟楚家的盛世劍,可不是吃素的!

我這一覺睡的很沉,也很香,我都不知道我睡了多久,只知道,我是被一陣開門聲給驚醒的……

迷迷糊糊的睜開了雙眼,窗外投射進來的那種火燒雲特有的紅霞,幾乎將我的眼前的場景全部映紅了,原來,現在已經是夕陽西下之時了,我這一覺,竟然足足睡了半天!

隨後,只見衛旭火急火燎的打開了防盜門,一溜煙的衝了進來,氣喘吁吁的站在我面前,臉上的表情說不上是驚慌,還是驚喜……

“大師……我查到了……這間公寓之前竟然是汪如海的房產,一年前轉給了韓少梅……我見過韓少梅的照片,和前幾天夜裏我見到的女鬼,也就是大師口中的雙生母子鬼一模一樣!”衛旭一邊說着,一邊狠狠的灌了一杯水,然後繼續說了起來。

“雙生母子鬼韓少梅一定和汪如海有關係,而且很可能是汪如海的情人,因爲我找到了一年前爲汪如海和韓少梅辦轉讓手續的工作人員,聽那工作人員說,這兩個人當時很親暱,關係絕對不一般!”

“然後我又去警局找了一點關係,查了韓少梅的戶口,發現韓少梅在這間公寓轉到她名下的兩個月之後,也就是大概十個月之前,就死於一場意外的煤氣中毒,死亡地點,就是這間公寓……”

說完,衛旭便一屁股坐到了沙發上,驚魂未定的看着我。

“汪如海?是什麼人?都過了一年了,那工作人員怎麼可能對這兩個人還有印象?”我有些懷疑的撇了衛旭一眼,這傢伙說的話漏洞太多,不過他倒是沒有理由欺騙我。

“汪如海可是西市最出名的紈絝大少之一,他是汪東海和沈嵐的二公子,也就是……東海集團總裁和蓮花集團總裁的兒子,這傢伙昨天還因爲飈車闖了不小的禍,都上了今天早上的新聞了!”

“也就是說,那雙生母子鬼的死,很有可能和汪如海有關?”我一邊皺着眉頭,一邊揉着鼻子。

說實話,我對雙生母子鬼的死因並不敢興趣,甚至我已經將雙生母子鬼韓少梅的死因猜的差不多了……無非就是有錢人家的紈絝少爺汪如海,泡了韓少梅,然後始亂終棄,韓少梅因受不了打擊而自尋短見,或者是汪如海爲了擺脫韓少梅的糾纏而買兇殺人,結果,韓少梅懷着身孕而死,又在無盡怨念的驅使下變成了雙生母子鬼。

事情一定是這樣,只不過,我卻很好奇,雙生母子鬼的鬼力不僅不弱,而且還很強,不管是自殺還是他殺,只要韓少梅想,它完全可以找汪如海報仇,爲什麼到現在爲止,韓少梅的怨念還沒有消失,甚至沒有一點的減弱,而且汪如海也活的很滋潤,甚至還飈車……

唯一的解釋,韓少梅不敢去找汪如海報仇!

那麼問題來了,韓少梅爲什麼不敢找汪如海報仇?難道是因爲汪如海身上有什麼韓少梅懼怕的東西?再進一步推斷,某位道行高深的陰陽大師在保護汪如海?

陰陽大師……

我的思緒立刻被汪如海和韓少梅的事情,引到了黃毛剛纔說過的話,和他接頭的人,身上還有黃符,看來,我需要調查一下西市中,一些比較有名望的陰陽大師了!

還真是意想不到的新發現! 我看了眼一臉驚恐的衛旭,不以爲然的笑了起來。

雖然我對雙生母子鬼也不太瞭解,更不知道它的鬼力究竟強到什麼地步,但此時,我必須要露出這種胸有成竹的表情,讓衛旭放心!

“衛旭,我問你個問題!”我淡淡的對衛旭說道:“西市比較有名望的陰陽大師有幾人?都是誰?”

我始終沒有忘記,劉志的師父也是一位陰陽大師,所以,不論我佈下多少局,都離不開追查西市的陰陽大師這件事!

“西市比較出名的陰陽大師有四位,除了幫助我驅鬼的嚴雷嚴大師之外,其他三位分別是龍女神婆,西市空明山的智空大師,還有被稱爲西市驅鬼除邪最厲害的魯鳴,魯大師!”衛旭連想都沒想,就說出了這一串人名,看來,這傢伙最近對陰陽方面的事情倒是沒少研究啊?

“你對這些陰陽大師都瞭解多少?詳細給我介紹一下!”我的語氣依然很平淡。

“先說嚴大師,嚴大師在西市的名聲很好,因爲他收費低,而且也確實有些手段,不僅會驅鬼,包括超度之類的手段也會,我們西市的人但凡遇到了一些邪事或者是喪事,都會去找嚴大師。”

“龍女神婆號稱是龍王公主轉世,鐵口直斷,算是西市算命看運查風水最厲害的人了,不過對於驅鬼除邪這方面,龍女神婆只能算是外行人!”

“智空大師是空明寺的主持,真正的得道高僧,他很少理會俗世,但我聽說智空大師的各個方面都要比龍女神婆和嚴大師還要厲害,能請智空大師出山的,整個西市絕對不會超過十個人,但凡智空大師出山,所有的詭事邪事,就沒有失敗的時候!”

“最後的魯大師,收費無比的昂貴,像我這種有些錢財的金領都請不起,不過,魯大師的驅鬼手段卻是公認的西市最強,當然,不能算上神祕莫測的智空大師……和智空大師一樣,魯大師很是一位從來都沒有失過手的陰陽大師!”

聽了衛旭的一番介紹,我對西市的這四位陰陽大師也有了一定的瞭解,不過,我現在還說不還這四個人究竟誰會是劉志的師父,也可能誰都不是……也不知道那四個人誰會和這件案子有所關聯,當然,也很有可能,這四個人和這件案子都沒有聯繫……

我皺起了眉頭,幾乎是下意識的又揉起了鼻子,這是我這些年養成的習慣,只要我在思考,或者遇到了一些我想不通的難題,我都會下意識的去揉鼻子。

“那個……大師……”衛旭見我正在思考問題,沒搭理他,便有些心急的低聲喊了我一句。

“什麼事?”我微微的扭過了頭,不解的望着衛旭。

“大師那張靈符……就是中午幫我擋住雙生母子鬼的靈符,能不能再給我一張……”衛旭有些不好意思的朝着我笑了笑,“外面已經快要天黑了,大師的靈符那麼有效果,放在身上我也會安心一些……至於價錢方面,大師儘管開口,我一定盡全力滿足大師。”

人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自然會不顧一切的想要挽救自己的生命,金錢之類的身外之物,早就變成過眼雲煙了……

也許,人只有在最關鍵的時刻,才能大徹大悟吧?可危機過後,人依然還會變成往昔的模樣,金錢,依舊至上!

“我的符咒,從不賣錢!”我漠然的撇了衛旭一眼,頗有大師風範,而且還非常裝叉的道了一句,隨後,我便從身上掏出了一張鎮鬼符放到了桌上,“拿去吧!”

“多謝大師……多謝大師……”衛旭千恩萬謝的朝着我點頭哈腰,急不可耐的將那張鎮鬼符收入了懷中。

“你若是真想謝我,就幫我做件事情。”我對衛旭說道。

“大師儘管吩咐!”衛旭拍着胸脯的言道。

“把西市五大財團的詳細資料,包括重要人物的資料,和一切隱祕的祕聞,全部寫出來給我,尤其是東海集團,蓮花集團和食爲天!”我雙目如電般的盯着衛旭的雙眼,彷彿要用眼神將他看穿似的。

說真的,我的要求有些過份,而且還有一點威脅衛旭的感覺,畢竟我讓衛旭寫的東西,都是普通的民衆接觸不到的祕聞,嚴格的說,都已經能算作是商業機密了!

起初,衛旭眼中還有一絲猶豫,不過,經過了一瞬間的思想鬥爭之後,衛旭很快就衡量出了利弊,在雙生母子鬼的威脅下,所有的事都不能算事了!

果然,衛旭只是沉吟了瞬間,便一口答應下了我,“我這就進臥室,用電腦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寫出來,再給大師過目。”

言罷,衛旭便走進了臥室,不多時,臥室內便傳出了衛旭敲打鍵盤的聲音,噼裏啪啦,好不熱鬧。

衛旭離開後,我看了看外面已經變的漆黑一片的天色,隨手掏出了一張招魂符,然後將其開啓……

大約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時間,屋裏的衛旭依然在爲我寫着資料,而李東和機械師他們三人則仍然沒有回來,可就在這時候,衛旭的公寓內,卻突然捲起了一陣微弱的陰風!

別看這陣陰風很微弱,可是,衛旭公寓內的所有窗戶和門都是緊閉的,按照正常的邏輯分析,在這種密封的空間內,是不可能無緣無故吹起微風的,唯一的解釋……有東西來了!

果不其然,隨着陰風出現之後的片刻,一股彷彿讓人如墮冰窖似的感覺也席捲了整間公寓,甚至於,在臥室裏的衛旭,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噴嚏!

“楚大師……怎麼回事?”衛旭的聲音有些顫抖,看樣子,這傢伙現在一定很怕,不過,好在有我給他的鎮鬼符護身壯膽,這才使得衛旭沒有在感受到這股冰冷氣息之後的第一時間跑出來。

“沒事!”我回答了衛旭一句,“繼續寫資料,我不叫你,你最好不要出來!” “好!”衛旭應了我一聲,隨後,那種敲打鍵盤的“噼裏啪啦”聲,有一次響了起來,只不過,這次衛旭敲打鍵盤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因爲他敲打鍵盤的聲音沒有以前那麼強烈了,總的來說,衛旭現在還是很害怕。

沒有理會衛旭發生的心理變化,我隨手拿出了一張天眼符,將我的陰陽眼打開,旋即,我的眼瞳之中,便倒映出了一條可怖的身影……胡老三拖着猩紅的長舌頭,正站在茶几前面,朝着我咧開嘴,詭異的笑着。

“楚大師召喚我來,可有什麼吩咐?”胡老三的雙眼泛着綠幽幽的光芒,好像一頭飢餓的狼。

“有件事需要你去做!”我一邊說着,一邊朝着胡老三招了招手。

見我如此,胡老三立刻會意,鬼體立刻飄到了我的身邊,旋即,我便壓低了聲音,對着胡老三耳語了起來……

“該怎麼做,你明白了吧?”我看了胡老三一眼,問道。

“楚大師放心,我胡老三一定完成任務!”胡老三詭異一笑,用那種讓人聞之生畏的恐怖聲音回了我一句。

我沒有說話,只是朝着胡老三點了點頭,旋即,胡老三的鬼體便朝着窗外的方向飄了去。

忽的,胡老三停了下來,扭過頭,長長的舌頭一顫一顫,可怖的鬼臉上也露出了警惕的神色,“楚大師,這間房子……”

“我知道,這間房子裏的怨念極重,是一隻猛鬼的執念寄宿之地。”我淡淡的說道。

“我能感覺到,生活在這間房子裏的陰靈,鬼力恐怕要比咱們在地府見到的色鬼,強大太多了!”胡老三那張可怖的鬼臉上,難得的流露出了擔憂的神色,“楚大師,你可要小心了!”

“你這傢伙什麼時候變的會關心人了?”我有些好笑的瞪了胡老三一眼,“趕緊滾,去把我交代給你的事辦好了!”

“嘿嘿……”胡老三陰惻惻的笑了起來,“楚大師身懷奇術,連鬼煞級別的夢魘陰靈都差點折在楚大師手裏,以楚大師天縱之資……”

喜歡胡言亂語的胡老三,對我奉承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我的罵聲喝止了,“你特麼怎麼這麼多廢話?趕緊滾!”

“是……是……”胡老三朝着我點頭哈腰的應了兩聲,隨後,它的鬼體便逐漸的變淡,直到徹底的消失在我的眼前。

胡老三消失之後,我甚至還沒來得及喘口氣,臥室裏,衛旭的聲音便傳了出來。

“那個……大師……我寫完了,現在可以出去了嗎?”衛旭的聲音有些試探的感覺。

“沒事了,你出來吧!”我沒有想太多,只是認爲衛旭是害怕而已。

隨着我話音落地,衛旭也拿着一小沓A4紙,從臥室內走了出來,徑直走到了我身邊之後,便將那一小沓A4紙遞到了我的面前,“大師,這是我所知道的所有情報……”

我朝着衛旭點了點頭,然後便接過了那沓資料,說實話,我現在非常迫切的想要一睹爲快,看看能不能從衛旭提供的情報中得到一些線索,不過,我卻並沒有這麼做,因爲我還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一會你就呆在房間裏,外面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出來,就算是你聽見我在外面叫你,你也不能打開門,除非,是我親自打開房門,你才能走出來,知道嗎?”我異常鄭重的對衛旭說。

雙生母子鬼的目標是衛旭,而我則是要盡全力保住衛旭,爲了不讓衛旭在我和雙生母子鬼激戰的時候,成爲我的負擔,所以我打算先將衛旭關起來,然後在臥室的門和窗佈下鎮鬼血符抵擋雙生母子鬼。

況且,不少有些鬼力的陰靈都懂得模仿聲音來迷惑人的鬼法,以雙生母子鬼的鬼力,我不得不防,所以纔想出了這麼一個保護衛旭的方法。

聽了我的話,衛旭的表情又一次產生了變化,這次,衛旭的臉上竟然流露出了欲哭無淚的神色,“大師……我會死嗎?”

看來,我的凝重,倒是給衛旭帶來了一定的心理負擔。

“你不會死!”我笑着拍了拍衛旭的肩膀,已示安慰的說道,“我這麼做,只是不想讓你在我旁邊礙手礙腳而已,你別多想。”

被我這麼一說,衛旭臉上的表情也緩和了下來,不過還是有些心有餘悸的問向我道:“那雙生母子鬼什麼時候會來?”

“現在還早,才十九點,我猜,雙生母子鬼怎麼也要二十二點以後纔有可能出現。”我看了一眼手機上顯示的時間,若有所思的回答衛旭。

就在這時候,我話音剛落之際,門外卻突然響起了電梯停下的聲音,“叮噹”一聲過後,緊接着就是敲門聲了。

我皺着眉頭看了衛旭一眼,好像是在詢問他是誰在敲門似的。

我知道,這敲門聲絕對不會是李東他們,因爲剛纔電梯停下之後,我能聽到,好像只有一個人的腳步聲從電梯裏傳了出來,而李東他們是四個人,或者說,李東他們其中之一的某個人先回來了?

還沒等衛旭回答我,門外的人便已經開始自報家門了,“衛先生,我是嚴雷,你在家嗎?這次我把裝備都準備好了,一定能消滅那隻陰魂!”

嚴雷,西市最有名的四位陰陽大師之一,上一次他和雙生母子鬼交過手,只不過沒能降服住雙生母子鬼,而且衛旭也說過,今夜,嚴雷會帶齊裝備,再爲衛旭驅一次邪!

聽着門外嚴雷的聲音,我立刻朝着衛旭揚了揚頭,示意他把門打開。

我倒是將嚴雷要來的事情拋到九霄雲外了,不過,嚴雷來了也好,且不說他能不能幫上忙,最重要的是,能夠近距離接觸到西市的四位陰陽大師之一,無形之中,我倒是得到了一個更加深入瞭解情報的機會,也許,我能通過嚴雷的嘴,得到一些有價值的線索也說不定呢!

在我的眼神示意下,衛旭立刻走到了門口,將防盜門打開,這時候,只見一名身高超過一米八,體型無比健碩的中年男人,拎着一個大大的旅行皮箱,緩步的走進了衛旭的公寓。

此人,正是嚴雷! 這嚴雷短髮,濃眉,國字臉,鷹鉤鼻,倒是給人一種穩重嚴肅的感覺。

就在我打量嚴雷的同時,嚴雷也在打量着我……不對,嚴雷也只是淡淡的掃了我一眼而已,根本稱不上是打量,也許嚴雷是把我當成衛旭的普通朋友或者親戚了,他根本就沒往陰陽大師那方面去想,畢竟像我這麼年輕的陰陽大師,絕大多數都是招搖撞騙的騙子而已。

況且,這個圈子,又豈是說進就進的?尤其是年輕人,根本就是鳳毛麟角!

“衛先生,今夜,我一定要將那妖邪除去,你就放心吧!”嚴雷頗有幾分執着的說道,倒是給我一種不收拾了雙生母子鬼就不罷休的感覺。

旋即,嚴雷便一邊拎着他的旅行皮箱,一邊走到了沙發前,又淡淡的撇了我一眼,這才坐到了我的旁邊。

這嚴雷從走進公寓開始,一切都是那麼的熟絡,那麼的順理成章,自顧自的進來,又自顧自的坐到了沙發上,看樣子,這位嚴大師倒是蠻放鬆的,貌似,拿了裝備的他,有把握收拾了雙生母子鬼不成?

不過,與嚴雷的放鬆相比,衛旭就要尷尬許多了,因爲他現在其實已經不想找嚴雷來驅鬼了!

御醫俏皇后 毫不誇張的說,別看嚴雷在西市陰陽圈子裏的名望比較高,可在衛旭的心中,他還是更加相信我,畢竟今天中午的時候,我給他的那道鎮鬼符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不僅逼退了雙生母子鬼,更是救了衛旭一命!

反觀嚴雷,上次與雙生母子鬼激戰一番,可嚴雷卻並沒有拿下雙生母子鬼,反倒是被雙生母子鬼逼退……

我與嚴雷,孰強孰弱,衛旭心中簡直和明鏡似的!

“嚴大師……”衛旭有些難以啓齒,不過,他最後還是選擇對嚴雷實話實說,以免以後造成什麼其他的誤會,“這位楚先生,也是一位道行高深的陰陽大師,今夜,楚先生也是來驅鬼的……”

衛旭的話雖然說的很委婉,但我相信,任何人都能聽的懂,嚴雷也不例外!

聽了衛旭的話之後,嚴雷的表情立刻一滯,下一刻,嚴雷的雙目便定格在了我身上,終於,他開始正眼打量我了!

足足端詳了我半晌,不過,嚴雷卻並沒有對我說出哪怕是半句話,而是扭頭對着衛旭,頗有不悅的說道:“衛先生,我嚴雷做事光明磊落,不爲金錢,不圖名望,只想爲陽間增添幾分正氣,雖然衛先生請了他來驅鬼,但今夜,我還是會留在這裏,不爲別的,只爲驅除那雙生母子鬼!”

嚴雷這一番話倒是說的我好感大增,現代的社會裏,能有這樣一身正氣的人,簡直是鳳毛麟角!

難怪衛旭說過,嚴雷的收費標準照比其他幾位大師,低廉很多,而且任何邪事和白事他都會出面,不像其他幾位大師,架子那麼大。

話說回來,嚴雷也看出韓少梅是雙生母子鬼,這就證明,嚴雷並不是欺世盜名之輩,手上還是有幾分真功夫的!

“嚴大師……”衛旭還想再說什麼,可是,卻被嚴雷揮手製止。

“之前的一切費用我們都一筆勾銷,今夜,算是我嚴雷自己上門來爲衛先生驅鬼,免費驅鬼!”嚴雷執着的說道。

這嚴雷的年紀倒是與我父親相仿,看得出,他和我父親屬於一類人,那就是固執,但凡是嚴雷這種人認定的事情,便很難會更改。

“衛旭,讓嚴大師留下!”我淡淡的朝着衛旭道了一句。

衛旭見我都沒有意見了,他自然是沒有任何異議,畢竟多一位大師來收拾雙生母子鬼,對於衛旭來說,也就多了幾分勝算,算是一件好事。

只不過,我對衛旭說的話,落到嚴雷耳中,就會很不舒服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