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道傳人 童言雖然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爲了迷惑他的幻象,但是親眼看到這些,還是讓他思緒難平,讓他無法釋懷。

前一個是高倩,現在又是雪兒,他真不知道繼續走下去,他還會看到誰。可他根本沒得選擇,唯有繼續向前。

只是此刻看到雪兒身後的那人,他心中卻生起了怒火,眼中更是泛起了殺機。

站在雪兒身後的究竟是誰呢?不是旁人,正是另一個自己,準確說來,就是那個被他除掉過一次的冒牌貨。

雖然他心中很清楚,冒牌貨已經死了,但是親眼看到冒牌貨跟雪兒在一起,他還是難掩心中的憤怒。

“大哥哥,你回來了?你快看,這是我男朋友,他叫吳寂。”

“大哥哥,你怎麼不說話啊?你不喜歡他嗎?”

面對雪兒的追問,童言只想快點兒離開這兒。可是雪兒卻攔住了去路,讓他無法向前。

“大哥哥,你說話啊?我和他就要結婚了,你來參加我們的婚禮好嗎?”

婚禮?這幻象還真是可笑至極。在人界時,譚鈺就差點兒嫁給了冒牌貨,這一次竟換成了雪兒。難道只有這樣,纔是對童言的考驗嗎?

童言不懂,但是他知道必須克服。

“雪兒,我還有事情要做,等我辦完事了,咱們一定會見面的。讓開吧,讓我過去。”

雪兒一聽,立刻阻止道:“不行,你好不容易回來了,我不能讓你走。去我住的地方吧,倩兒姐姐還在等你呢。她等了你那麼久,要是她知道你回來了,一定高興地不得了。”

說到這兒,雪兒突然上前,一雙玉手牢牢地抓住了童言的手臂。

童言想用力的掙脫,又怕傷了雪兒,即使面前的雪兒只是幻象,他也不想傷害。

“雪兒,聽我說,我真的得走了。你不是最聽我的話了嗎?你相信我,我只要通過了考驗,我們一定會團聚的。相信我,好嗎?”

雪兒聽此,確實猶豫了起來。可站在她身後的冒牌貨卻突然說道:“團聚?你們永遠都不會團聚了!不僅如此,到時候,她還會徹底地忘記你。童言,你以爲你的努力就能換來一個圓滿的結局嗎?你改變不了什麼,你就算通過了考驗,你也無法挽回什麼。聖人們是不會聽你的,相反的,等你通過考驗之後,你就會變成石頭,永遠都無法離開三清天。與其說這是對你的一場考驗,實際上則是你這一生的回顧,回顧到頭了,你的記憶也就會完全消失了。等着吧,到時候你只會變成一塊石頭,什麼都不會記得了。哈哈……”

童言聽此,冷冷地道:“我命由我不由天,就算要變成石頭,我也一定要拯救人界。不管我的結局如何,至少我的朋友們,親人們,他們能過上幸福的生活,我便無怨無悔了。”

“雪兒,你記得。你一定會幸福的,你一定會找到屬於你的真愛。好好的生活下去,好好享受屬於你自己的人生吧。我得走了,從我踏上這條路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不能回頭了。”

雪兒聽此,直接撲入童言的懷中,然後悲傷地道:“大哥哥,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我知道這是我的夢,也是你的夢。我會一直等你,等你回來。答應我,你答應我好嗎?”

童言輕輕拍了拍雪兒的後背,勉強笑道:“好,我答應你。我一定要回來,一定!”

君策長安之醫手遮天 話聲剛落,他突然發現身前一空,雪兒和冒牌貨的蹤影隨之消失得無影無蹤。

擡眼向前,眼前的一切再次發生了改變,他猛地發現這裏竟如此的熟悉。等等,那不是女媧神像嗎?難道……難道這裏是天外天?

“我怎麼又來到這兒了?該不會也讓我向這裏做個告別嗎?”

他腦中這麼胡思亂想着,忽然發現在女媧神像前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個房子。

那是一個木屋,看上去不大,應該也就幾十個平方而已。

“是誰在這兒蓋得屋子?天外天內應該沒有人才對啊?難道又是我的冒牌貨?”

一邊想着,他一邊走近木屋。

正在這時,突聽到“嘎吱”一聲響,木屋的門竟被人從裏向外推開了。

循聲看去,童言頓時愣住了。

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他魂牽夢縈的身影。是的,就是譚鈺。

雖然他早有預料,可再次看到譚鈺,還是讓他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他眼睜睜地看着譚鈺的屍身在自己的懷裏化爲灰燼,能再見到譚鈺,對他而言簡直就是上蒼的饋贈。

終於,他忍不住地開口呼喚道:“鈺兒,是你嗎?真的是你嗎?”

推門而出的譚鈺聽到童言的呼喚,立刻扭頭看來。兩人目光剛一接觸,都頓時淚如雨下。

譚鈺是童言的心結,譚鈺的死對他的打擊實在太大了。即使過了這麼久,他都覺得愧對譚鈺。

現在能跟譚鈺重逢,即使他知道可能是假的,但他還是義無反顧的想將譚鈺擁入懷中。

他太想念譚鈺了,只要能跟譚鈺在一起,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他都在所不惜。

他們奔向對方,然後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一切都好像那麼的真實,好像譚鈺真的死而復生了一般。

他們這樣相擁了幾分鐘,這才分開,並交談了起來。

“鈺兒,你怎麼會在這兒?這裏可是天外天啊!”

譚鈺聽此,開心地道:“我也不知道我怎麼就來到這兒了,但是你看,那是女媧娘娘的神像。我猜可能是她把我帶到這兒的。好了,別說我了,說說你吧,你怎麼會來這兒?你應該在人界纔對啊?”

童言聞此,搖頭笑道:“我已經來天界很久了,你知道嗎?人界現在正經歷着一場劫難。我來天界,就是要阻止這場劫難的。”

“人界正經歷浩劫?天吶,怎麼會這樣?你有辦法阻止嗎?”

童言堅定的點頭道:“有,而且我一定會阻止。鈺兒,跟我一起走吧,我再也不想跟你分開了!”

譚鈺搖了搖頭道:“我不能走,我必須待在這兒。等你阻止了人界的這場浩劫之後,你再來這裏找我吧。我等你,我會一直在這兒等你!”

告別?這真的就像是一場告別。難道冒牌貨說得都是真的?童言真的會變成石頭,真的會忘記一切嗎?

詭道傳人 再次面臨着離別,童言的心很痛。 但他也略微的感到有些意外,譚鈺竟然沒有阻止他,沒有阻止他繼續向前。

如果這是聖人們對他的考驗,那譚鈺應該竭力阻止他纔對,可譚鈺的表現根本不像是幻化而成的樣子,更像是真實存在的。

因爲只有真正的譚鈺纔會關心他,也只有真正的譚鈺纔會在乎人界的安危。

想到這兒,他突然問道:“鈺兒,你……你真的在天外天嗎?”

譚鈺聽此,微笑着點了點頭。

他又想多說幾句,可視線卻模糊起來,接着便陷入了黑暗之中。

等眼前再有光亮之時,他赫然發現,自己竟然身處於一座冰山前。而在這冰山的最前面,則矗立着一塊足有十米高的石碑,上面寫道:“想見聖人,徒步上山!”

童言見此,他知道自己也許迎來了最終的考驗。“徒步上山?好,那我就一步一步的登上去!”

深呼了一口氣,他平復了一下和譚鈺離別而產生的悲傷情緒,就這麼一步一步地向冰山上走去。

這冰山不知多大,更不知多高,擡眼向上看,一眼望不到頭。冰山之上寸草不生,除了冰雪還是冰雪。

與其說一步一步的走上去,倒不如說是一把一把的爬上山。這冰山山勢十分陡峭,想往上走,談何容易?

但這對童言來說並不算什麼,即使不能飛行,他體內的五行之光也讓他擁有着無與倫比的強健體魄。只要他想,甭說是這冰山,就算是刀山火山也絕難不倒他。

他把身體儘量的貼合山體,兩隻手就猶如兩把利刃一般,一次一次的插進冰石之中。藉助雙臂的力量,他就如同抓着繩索向上爬一般,向着冰山的最高處負重前行。

雖不知道這山有多高,但他的速度並不慢,照此下去,也許用不了太長時間,他就能爬到山頂。

只是這樣平常的爬山,又怎能算得上考驗呢?

這不就在他向上爬了約莫半個小時之後,一場巨大的冰崩降臨了。

“咔咔”的巨響接連響起,整個山體都彷彿搖搖欲墜起來。再之後,巨大的冰塊冰凌從上方滑落,就如同一柄柄刀刃般向童言兇猛扎刺而來。

童言見此,知道必須躲避一番,可是他手上抓着的這塊冰石竟也出現鬆動。無法用飛行,他就算有天大本事,現在也只能隨着滾落的冰石落向山腳。

在一陣“轟隆隆”的巨響之後,他徹底被落下的冰石淹沒其中。

只等一切塵埃落定,他這才慢慢地從冰石之中爬了出來。

他現在傷痕累累,但在五行之光的修復下,他身上的傷痕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癒合着。

過了不到兩三分鐘,他就恢復了健康。

他倒不在乎自己身上的傷勢,他在乎的是他現在的處境。他又回到了起點,也就等於說他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

倘若等他就要爬到山頂時再來一次冰崩,他難不成還得重新再來?

稍稍想了想,他的臉上露出了苦笑。

他真是太笨了,在冰石滑落的一瞬間,他應該使出金星之力將所有下落的冰石定住。這樣他就可以繼續向上爬了,而不用擔心自己會被冰石帶落在地。

還好,他發現的不算晚。這樣一來,他也就沒什麼可擔心的了。

再次深呼了一口氣,他開始了第二次的攀登冰山。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他已經攀爬了一個多小時。一切都如他猜測的那樣,第二次的冰崩出現了。

但這一次,他已經提前做好了準備。不等他手上抓着的冰石松動,他就已經施展出了定身之術。

冰石被定住,他趕緊快速向上,連續施展定身之術,他終於有驚無險的避過了這場冰崩。

低頭向下看了看,他已經爬了數千米之高,也許山頂就在不遠處了。

他爲自己鼓着勁,手腳的動作也更快了一些。

就這樣,他又攀爬了一個多小時。

擡眼向上看,他似乎看到了一座金色的宮殿。“難道聖人就住在那宮殿之中嗎?一定是!我得加把勁,我就要見到聖人了。”

似乎已經沒有什麼可以阻止他登上山頂了,也許很快他就可以見到聖人了。

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考驗還在繼續,他距離成功何止萬步之遙。

只聽到“嗷”的一聲嚎叫響徹四方,緊接着,一個巨型虛影竟突然在他的一側空中顯現而出。

定睛一瞧,這虛影狀若盤龍,可是卻長着九顆腦袋,莫不是條九頭神龍?

這九頭龍突然出現,定然是來者不善。

童言不敢輕視,當即開口問道:“尊駕在此現身,有何指教?”

九頭龍聞此,立刻高聲回道:“吾乃鎮山神獸,爾等速速下山,再敢向上攀登,吾便吃了你的靈魂,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童言聽此,忍不住地呵呵笑道:“看樣子,你是想阻止我面見聖人嘍?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領教領教你的本領了。聖人,我見定了!”

九頭龍一聽此言,勃然大怒道:“真是冥頑不靈,實在該死!既然你不想活,那就休怪吾嘴下無情了!”

說到這兒,這九頭龍當即張開九張大口,猛地向童言咬了過來。

走到今日,童言什麼陣勢沒見過?這九頭龍或許實力不弱,可想吃掉童言的靈魂,只怕它還真沒有這個本事。

這九頭龍本是虛影,它這突然咬來,童言也無處躲避,索性就正面硬剛吧!

可正當童言打算大戰一場之際,這九頭龍竟迅速的敗下陣來。

童言只覺得身上像是被蚊子叮了一口,可那九頭龍竟突然大聲疾呼道:“你……你的靈魂竟然不死不滅?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那可是隻有聖人才能做到的啊!”

看樣子這九頭龍的攻擊針對靈魂,但童言的靈魂實在太強,所以它沒能吃得下,反而還咯了牙。

童言當然沒有心情取笑這條九頭笨龍,他更想知道的是,聖人是否真的在山頂之上。

“我的靈魂受過女媧娘娘的綠珠滋養,早已經是不滅之魂了。你想吃掉我的靈魂,自然沒有半點可能。既然你動不了我,還請如實相告。聖人,可在這冰山之巔?”

九頭龍聽此,自言自語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你就是那個被女媧娘娘選中的人,你見不到聖人,因爲在你見到聖人之前,你就會變成石頭!”

詭道傳人 帶落在地。

還好,他發現的不算晚。這樣一來,他也就沒什麼可擔心的了。

再次深呼了一口氣,他開始了第二次的攀登冰山。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他已經攀爬了一個多小時。一切都如他猜測的那樣,第二次的冰崩出現了。

但這一次,他已經提前做好了準備。不等他手上抓着的冰石松動,他就已經施展出了定身之術。

冰石被定住,他趕緊快速向上,連續施展定身之術,他終於有驚無險的避過了這場冰崩。

低頭向下看了看,他已經爬了數千米之高,也許山頂就在不遠處了。

他爲自己鼓着勁,手腳的動作也更快了一些。

就這樣,他又攀爬了一個多小時。

擡眼向上看,他似乎看到了一座金色的宮殿。“難道聖人就住在那宮殿之中嗎?一定是!我得加把勁,我就要見到聖人了。”

似乎已經沒有什麼可以阻止他登上山頂了,也許很快他就可以見到聖人了。

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考驗還在繼續,他距離成功何止萬步之遙。

只聽到“嗷”的一聲嚎叫響徹四方,緊接着,一個巨型虛影竟突然在他的一側空中顯現而出。

定睛一瞧,這虛影狀若盤龍,可是卻長着九顆腦袋,莫不是條九頭神龍?

這九頭龍突然出現,定然是來者不善。

童言不敢輕視,當即開口問道:“尊駕在此現身,有何指教?”

九頭龍聞此,立刻高聲回道:“吾乃鎮山神獸,爾等速速下山,再敢向上攀登,吾便吃了你的靈魂,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童言聽此,忍不住地呵呵笑道:“看樣子,你是想阻止我面見聖人嘍?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領教領教你的本領了。聖人,我見定了!”

九頭龍一聽此言,勃然大怒道:“真是冥頑不靈,實在該死!既然你不想活,那就休怪吾嘴下無情了!”

說到這兒,這九頭龍當即張開九張大口,猛地向童言咬了過來。

走到今日,童言什麼陣勢沒見過?這九頭龍或許實力不弱,可想吃掉童言的靈魂,只怕它還真沒有這個本事。

這九頭龍本是虛影,它這突然咬來,童言也無處躲避,索性就正面硬剛吧!

可正當童言打算大戰一場之際,這九頭龍竟迅速的敗下陣來。

童言只覺得身上像是被蚊子叮了一口,可那九頭龍竟突然大聲疾呼道:“你……你的靈魂竟然不死不滅? 妻恩浩蕩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那可是隻有聖人才能做到的啊!”

看樣子這九頭龍的攻擊針對靈魂,但童言的靈魂實在太強,所以它沒能吃得下,反而還咯了牙。

童言當然沒有心情取笑這條九頭笨龍,他更想知道的是,聖人是否真的在山頂之上。

“我的靈魂受過女媧娘娘的綠珠滋養,早已經是不滅之魂了。你想吃掉我的靈魂,自然沒有半點可能。既然你動不了我,還請如實相告。聖人,可在這冰山之巔?”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