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當時仔仔細細品嚐過,牛肉醬入口的瞬間的確非常誘人,無可挑剔。可一旦等到醬汁在口腔內徹底融化之後,其蘊含的恐怖辛辣感就會成倍暴漲,如同附骨之疽,沾在舌尖上,甩都甩不掉。

若不是米飯和魚香肉絲在中間起了調和作用,剛好令牛肉醬的辛辣介於爽與痛的臨界點,否則的話,很少有人能夠扛住!

於是乎,他一時興起,在論壇裏狂放豪言,若誰能在他指定的餐館幹吃三份牛肉醬,就給對方兩百塊!若是做不到,則對方給自已一百塊!

咱們班 賴上首席的女人:豪門劫 且截圖爲證!

成功是兩百,失敗才一百,這種好事自然會引來不少學生挑戰。

說實話,這年頭,誰沒吃過牛肉醬?超市裏就有不少品種,能辣到哪裏去?

林甜甜等人在一旁也幫不上忙,只能看着周飛在原地急得團團轉。

“陳老闆該不會出了什麼事,沒在店裏吧?”張萌捂着肚子,估計是餓了。

“很有可能,我們幾個加起來少說都打了三十幾通電話都沒人接,怕不是..”

王雄心沒有說完,但卻做了一個伸舌、翻白眼、抹脖子的動作,看得林甜甜三女面色凝重,一副極其贊同的模樣。

嘩啦啦..

恰在此時,一旁的捲簾門突然被用力的拉了起來,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衆人定睛一看,只見一名二十幾歲,穿着黑色休閒服,皮膚黝黑,身高一米七八左右的青年站在餐館之內。

他雖然看着年輕,卻給人一種沉穩精幹的感覺。

“我的陳大老闆,你還活着!真是太好了。”第一個發出聲音的自然便是周飛,他狠狠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一個箭步竄到陳沖面前,雙手抓着對方的雙手,激動得渾身顫抖,“你要是再不開門,我都準備提刀來見了!”

他是真的慌啊!萬一這場‘挑戰’泡湯,那他以後在龍師大的名聲可真就毀了!

“你瞎說什麼呢!”陳沖皺着眉頭,這不是拐着彎咒自己嗎?而且..你他喵一個男的在大庭廣衆之下摸着我的手,合適嗎?!

“咳咳..我不是那個意思..”周飛也察覺自己有些失態,趕緊鬆手在陳沖耳邊解釋起來。

“周飛,既然開門了,還愣着幹什麼,立刻開始吧。”

“對啊對啊,我們還指望拿着‘勝利果實’去吃頓大餐呢。”

“要不就在這裏將就着吃吧,懶得走了。”

“要吃你吃,我就算了。”

“爲什麼?”

“都跟你說了,真的很、難、吃..”



一羣等得不耐煩的挑戰者頓時炸開了鍋,邊說邊往周飛身邊湊攏,生怕後者會賴賬的模樣。

陳沖這個時候也聽完了周飛的解釋,當下一陣汗顏,原來這傢伙昨晚打的這個主意!

“老闆,能不能快點,我們都站了半個多小時了。”雷蒙甕聲甕氣的說道。

陳沖是開餐館做生意的,即便聽見了那些低聲議論,也裝作沒聽見。當然,是在不超過自己容忍度的情況下。

他側身讓路,將所有人引入餐館。

餐館的規模不大,一共就六張小方桌,每張桌子能坐四個人。

因此,當所有人入座之後,餐館差不多已經被塞滿了,能坐的空位只剩下兩三個。

若是能從外面觀察的話,則會生出人滿爲患的錯覺。

陳沖第一次感到手忙腳亂,既要忙着端茶遞水,又要忙着淘米做飯,只是片刻功夫,就已經大汗淋漓了。

“我幫你倒,你去廚房忙吧。”林甜甜搖了搖頭,拿過陳沖手裏的水壺,低聲抱怨道:“你是我見過最懶的老闆!”

“呃..”陳沖無言以對,只能乾笑撓頭,說了聲感謝之後,便逃也似的溜進了廚房。

見狀,林甜甜更無奈了,並且在心裏將陳沖‘懶癌患者’的標籤升成了‘重度懶癌患者’!在她看來,也只有這類人,纔會在餐館生意如此糟糕的情況下,還能睡得忘乎所以。

“給我。”王雄心理所當然的搶過林甜甜手中的水壺,自顧自的充當起‘服務員’來。

“什麼嘛,這館子連個菜單都沒有?有那麼扣嗎?”一名瘦得跟猴兒一樣的青年抱怨一句,旋即拍着桌子說道:“老闆,先給我隨便炒個飯,只要別太難吃就行,我實在餓得不行了。”

“沒有!”

乾淨利落的兩個字直接將包括瘦猴兒在內的所有人聽楞了。因爲這兩個字並非來自陳沖,而是在同一時間來自倒茶的王雄心,端茶的周飛,以及三位最裏面坐着喝茶的大一學妹。

什麼情況?到底廚房裏的那個人是老闆,還是這五個人是老闆?

“抱歉,同學。本店今日只有魚香肉絲套飯和祕製牛肉醬。”關鍵時候還是陳沖從廚房的小窗口探頭出來解釋了一句。

“啥?!”十來名學生滿臉吃驚。

“噗嗤..”

一向高冷的楚瀾突然笑了起來,旋即林甜甜與王雄心等人也沒憋住笑意。

因爲這羣人現在的表情,就是他們五人昨晚的表情!

“不用那麼麻煩,先給我來三份牛肉醬,吃完我就走。”坐在餐館門口的雷蒙‘啪’的一聲將一張百元大鈔拍在桌子上,一副不耐煩的模樣。 “等等!”

周飛眼珠子一轉,立刻出聲制止。

“周飛,你不會怕了吧?”

“周飛,我可要提醒你,你昨晚在校園論壇放出的話,已經衆所周知,如果現在反悔,恐怕對你的聲譽不太好。尤其咱們龍師大的妹子,可是很看重一個人的人品,你可別自毀‘前程’。”

“沒錯,爲了今天的挑戰,昨晚有個女神級的妹子想請我吃飯,我都果斷拒絕了!”



衆人你一言我一句的,生怕前者見到雷蒙出手後,打起退堂鼓。

“我去你的,竟TM瞎吹牛逼!先把你褲子上的拉鍊關好再說。”

周飛鄙夷的看了眼最後說話的青年,正是前一秒嚷嚷着要吃炒飯的瘦猴兒。

這傢伙長得尖嘴猴腮,賊眉鼠眼,連褲襠上的拉鍊都沒拉好,露出大紅色的底褲,簡直辣眼睛,也不知道他這一路是怎麼瀟瀟灑灑從學校走過來的!

就這形象,能有女神級的妹子請他吃飯?

那女神估計是夢裏的吧!

“反正..反正你今天不能耍賴!”瘦猴兒神色難看,一邊故作鎮定,一邊猛提拉鍊,結果發出一聲清脆的‘呲啦’聲,頓時惹得林甜甜三人交頭接耳,有鶯鶯燕燕的偷笑聲傳來。

他的臉“唰”的一下,羞紅。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周飛懶得再看瘦猴兒,目光掃過其他人,“放心,我說過的話依然有效,只要誰能幹吃三份牛肉醬,我就給他200塊,絕不賴賬!

聞言,衆人悄悄鬆了口氣。

“不過..”周飛翹起嘴角,“既然我已經拿出了誠意,那麼..你們呢?不會是想等到雷蒙挑戰完了之後,再..視情況而定吧?”

“我會是那種人?”

“你狗眼看人低!”

“老子只是剛纔站累了,想歇會兒再挑戰!”



“什麼時候挑戰無所謂,關鍵得要有個態度!”王雄心恰逢時宜的幫腔,同時指着雷蒙身前的百元大鈔,“瞧瞧別人雷蒙,這就是態度!”

之前所有人都在擔心周飛說話不算數,如今他再次確定,完全沒有了反悔的餘地。

那麼這些傢伙呢?真要像周飛猜想的那樣,視雷蒙的挑戰過程而定?這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我靠,纔想起來,今天一天連口水都沒喝,等我回來,我去買瓶礦泉水!”人羣中突然站起一名青年,走出了餐館。

“幫我也帶一瓶!算了,還是我自己去吧,我喜歡喝的水比較少見。”另一人自顧自的呢喃着,也匆匆跟了出去。

所有人:“……”

咔。

一聲清響,電飯煲的白米飯熟了,指示燈從‘煮飯’跳到了‘保溫’。

很明顯,這些挑戰者中,有許多人都是打着渾水摸魚的念頭。一旦有人成功,他們會立刻參與進來,而一旦打頭的人失敗後者露出艱難之色,他們就會裝成看戲的旁觀者。

不得不說,這些傢伙,個個都是精明的主兒。

“你也去買水?”周飛一眼瞧見想要開溜的瘦猴兒,譏諷道。

“不是,我..”

瘦猴兒縮了縮脖子,剛一開口,就被周飛接了話,“想上廁所?衛生間在裏面。”

“不是,我..”

“肚子餓了,想吃麪,在對面?”

“也不是,我..”

“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你站起來幹什麼?”別看周飛長得細皮嫩肉,弱不禁風的樣子,可一旦懟起人來,絕對是‘潑婦罵街’,神一般的存在。

噗嗤。

坐在裏面看戲的林甜甜、楚瀾、張萌沒有憋住笑意,三人低着頭,肩膀抽動的頻率很快。

氣氛陷入寂靜,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臉色漲紅的瘦猴兒身上,令後者額頭青筋蠕動,拳頭捏的嘎吱作響。

“我我我..我TM要挑戰!”瘦猴兒被逼急了,說話都不利索,從兜裏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紙幣,學着雷蒙的樣子拍在桌上。

鐺。

只不過,由於他的站位比較靠後,手臂又不夠長,只有四根手指拍到桌子,指關節與桌子邊緣接觸,不僅沒有悶響,反而疼得他呲牙咧嘴,惹得衆人再度大笑。

“這就對了嘛。”周飛眼珠子溜溜一轉,“其實我也理解大家的想法,這樣吧,在雷蒙吃完第一份牛肉醬之前,你們都可以參與挑戰,若是超過時間,就視爲放棄參與,怎麼樣,夠意思吧?”

此言一出,衆人再也沒有任何意見,紛紛安靜下來。

這條規則的確讓人無話可說!

牛肉醬到底有多辣,分量有多少,只要到時候看看雷蒙的反應便可一清二楚!

“那我也看看情況。”瘦猴兒不知何時趁人不注意的時候,收回了那張紙幣,此刻眼睛望天的說道。

“隨你。”周飛翻了個白眼,算是領教了此人厚顏無恥的究極技能!

“你瘋了吧?”王雄心小聲提醒一句,周飛這樣做實在不太明智。

周飛擺了擺手沒有多說,他相信自己的判斷,更相信牛肉醬隱藏的威力。

“陳老闆,先來三份牛肉醬。”

正在翻炒魚香肉絲的陳沖瞧着周飛從窗口探進來的腦袋,後者眼睛眨動,嘴脣張合,做出一個口型。

陳沖秒懂,對方是在表達一個‘辣’字。

剛纔外面鬥嘴的聲音不小,他自然能夠聽見內容,立刻明白這個字的含義。

“想讓自己把牛肉醬弄得更辣麼?”

雖說外面那一大羣人並非真心想來自己這裏吃飯,但好歹也算撐起了門面,不至於像往常那樣冷冷清清,而促成這一切的,便是周飛。

因此,陳沖沒理由拒絕對方這個不算過分的請求。

不過問題是,冰箱裏的牛肉醬已經是成品了,再想把更多的辣椒或者辣椒粉加進去會顯得十分刻意,並且影響口感。

無論何時,陳沖都不會拿自己餐館的口碑開玩笑,這是根本。所以他皺着眉頭想了半天,總算想到一個辦法!

……

五分鐘後,當陳沖將三個用飯碗裝滿的牛肉醬放在雷蒙面前時,

雷蒙下意識嚥了咽口水,眼神放光,

周飛微微抿嘴,對陳沖略有不滿;

挑戰者圍攏過來,滿臉期待。

除了這些人之外,只有張萌發現林甜甜與楚瀾二人逐漸變了臉色,額頭更有冷汗浮現。

“你們兩個這是怎麼了?”

林甜甜與楚瀾死死盯着不遠處的牛肉醬,然後異口同聲的說了一句,

“牛肉醬,被加熱了!” 三碗牛肉醬整整齊齊的擺在桌上,熱辣而濃郁的醬香肆無忌憚的衝擊着所有人的嗅覺神經。

又香又辣又刺鼻。

衆人很快就把雷蒙圍了個水泄不通,一個勁的觀察牛肉醬,似乎想通過色澤與配料,分辨它的辣度。

“唔,好香!”

“這牛肉醬的分量還算合理,也就三碗米飯的量。要是來個一大盤,估計要被活活撐死。”

“你們看,牛肉醬的醬汁很粘稠,其中應該有牛肉、辣椒、花生..這個白色的小顆粒是白芝麻麼?”

“這哪是什麼白芝麻,這是辣椒裏面的白籽,看其密密麻麻的數量,肯定用了很多辣椒,就是不清楚是哪種辣椒。”

“看着像小米辣,但問題是,光用小米辣爲輔料,顏色應該是亮紅色,怎麼會是這種暗紅色,看着一點都不辣的感覺。”

“加了醬油唄,還有,你以爲周飛是傻子嗎?要是不辣的話,他敢這樣玩?”



周飛不着痕跡的靠近陳沖,用僅有兩個人可以聽見的聲音抱怨道:“陳老闆,這牛肉醬的分量也太少了吧,好歹裝個一大盤啊!大不了事後我給你單獨補差價啊。”

陳沖扯了扯嘴角,自己的存貨總共就那麼多,用盤子裝,豈不是三下五除二就沒了?

再說了,牛肉醬裏面可是添加了傳奇豆瓣醬的,在沒有獲得配方之前,這東西完全是吃一點少一點。而他還想用牛肉醬吸引更多的客人,不光是拿來當做‘挑戰’的食物。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