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八方,一片陰森森的大笑。

葉知秋忍無可忍,說道:“雪兒,我去摧毀巫峽十二峯,滅了這些孽障!”

“不用,等我催動陣法,讓這些不肖小輩嚐嚐厲害。”柳雪一轉身,帶着葉知秋和蘇珍走進亂石叢中。

葉知秋掃視了一番,卻沒看見自己的乾坤膽。

柳雪掐了一個指決,向着四周亂指,忽然間,亂石叢中騰起黑白兩道殺氣,互相盤旋轉動,向着四周擴散。

葉知秋認得,這黑白之氣,來自於自己的乾坤膽。

隨着黑白殺氣的蔓延,亂石陣外,江水也隨之盤旋起來,漸漸呈咆哮之勢。

嗖嗖嗖!

一道道殺氣如流星一般,從亂石叢中射出,向四面八方而去。

“咿呀……啊!”

十二神女的慘叫聲,隨即傳來,並且越去越遠。

很明顯,十二神女不敢抵擋這刀兵殺陣,遠遁而去。

柳雪面寒如水,朗聲說道:

“十二神女,現在知道師叔的厲害了嗎?現在陣法已成,有乾坤殺氣密佈其中,別說是你們,就算我師姐西王母來了,也是有來無回!所以,你們死了心吧,別指望打開這裏的通道,接引你師父下來。”

十二神女沒有聲音,只有江水咆哮。

柳雪轉頭看着葉知秋,說道:“知秋,這裏佈置完畢,我繼續坐鎮。你可以去青丘狐國,對付紅山老魔了。只是你沒有了乾坤膽,需要多加小心。”

“無妨,我還有天師印和混沌法天圖。”葉知秋點點頭,又道:“蘇珍留下來吧,免得你一個人在這裏,太寂寞。等我解決了紅山老魔,就立刻趕回來,與你會合,剿滅十二神女。”

柳雪握住了葉知秋的雙手:“我等你。”

“我一定儘快趕回來!”葉知秋點頭。

夫妻倆對視良久,這才分手。

葉知秋直接遁出江底,躍上江面。

江面上怒濤洶涌,驚濤拍岸,聲勢駭人。這是刀兵殺陣在水下的威力,蔓延到了江面上。

在江面上巡視一番,葉知秋一咬牙,縱地金光遁起,趕赴青丘狐國。

……

野馬嶺,進入青丘狐國的魔鏡山洞已經坍塌,圓盤石刻不見蹤影。

葉知秋轉了一圈,竟然找不到青丘狐國的結界了,無門可入!

“夭桃,柳煙,你們在什麼地方?”葉知秋扯開嗓子大吼。

這時候是正午時分,山間不見人蹤,一片空寂。

“阿彌陀佛……”

一聲佛號傳來,地藏王的身影,隨即出現在葉知秋的面前。

“地藏王菩薩,你怎麼會在這裏?”葉知秋一愣。

“我一直在這裏。”地藏王微微一笑,說道:“我知道青丘狐國難以抵擋紅山老魔的攻擊,所以前來幫忙。只可惜,老魔道行深厚,我也不是他的對手。”

葉知秋急忙問道:“青丘狐國的人怎麼樣了?老魔在什麼地方?”

“老魔已經攻進了青丘狐國,正在激戰之中。因爲拼鬥太激烈,所以整個狐國的位置偏移,已經不在原地了。葉施主,跟我來。”地藏王點點頭,隨即縱起身影,向着野馬嶺東側的懸崖而去。

葉知秋更是焦急,緊跟着地藏王。

躍下懸崖,地藏王忽然向右一轉,打出了一朵蓮花。

波地一聲響,蓮花似乎撞上了無形的屏障,懸停在空中。

那就是結界所在,蓮花四周,有光波流動。

弒靈約 葉知秋正要強衝進去,蓮花卻忽然消失,鑽進了結界中。

隨後,結界大開,幾個青丘狐國的衛士,從蓮花消失處現身,大叫道:“大丑駙馬,你終於回來了,快去救人!”

“紅山老魔在什麼地方?”葉知秋急忙問道。

其實不用問了,結界大開,葉知秋已經聽見了廝殺聲!

前方的青丘狐國山嶺上,一片混亂。

有雙方人馬,正在一起混戰。

遠遠的,可以看見青丘國主的旗幟。

葉知秋化作縱地金光遁去,落在青丘國主的聖駕之前,叫道:“國主,我回來了!”

青丘國主看見葉知秋,大喜過望,幾乎忘了禮節和男女避嫌,一把握住葉知秋的手,急切地問道:“青丘國大難當頭,你終於來了。對了,娘娘是不是也回來了?”(7.27,第二更。)

今天還是兩章,明天開始,可以正常更新了。本月一共欠了五章,我記着。下月一起補。 葉知秋搖搖頭:“雪兒沒有同來,她有事不能分身。”

說話間,葉知秋扭頭打量四周,觀察局勢。

不看則已,一看,葉知秋驚愕無比!

這裏的混戰雙方,竟然都是青丘狐國的衛士!

這哪裏是紅山老魔攻擊青丘狐國,分明就是青丘狐國的自相殘殺啊!

而且,葉知秋極目遠望,在這片戰場上,根本就沒有發現外人,更沒有發現什麼紅山老魔。

“國主,這是怎麼回事?是你們狐國發生叛亂了嗎?”葉知秋茫然地問道。

青丘國主悽然一笑:“不是狐國發生叛亂,而是魔入人心,狐國很多人入魔了,受到了紅山老魔的控制。”

“啊?怎麼會這樣?”葉知秋更加吃驚。

就戰場上的形勢來看,入魔的狐國衛士,有七八萬之衆,幾乎佔據了狐國的一半兵力。

這麼多人集體入魔,倒戈相向,如何是好?

青丘國主搖頭,嘆息道:

“我也沒想到,形勢會惡化到這個程度……兩天前,紅山老魔強攻而入,魔影立刻散開,附在狐國衛士的身上。那些衛士隨即入魔,臨陣倒戈,成了老魔的爪牙。入魔的衛士們非常瘋狂殘忍,完全不念同族之情,大開殺戒。

被砍傷的狐國護士,又被魔氣感染,一起入魔。所以,魔氣就像瘟疫一般,在狐國傳染。不到兩天的時間,已經有一半狐國衛士入魔了……幸好地藏王及時趕來,他的定心咒對於阻止大家入魔,還有些作用。否則,只怕我此刻,也變成魔兵了。”

葉知秋頭大:“這麼棘手?紅山老魔在哪裏?”

青丘國主搖頭:“無處可尋。地藏王菩薩說,老魔已經散開了靈體,蔓延在狐國衛士之中。這些入魔的狐國衛士,可以說,都是老魔的化身。”

“不可能,老魔必定有真身!”葉知秋說道。

任何一個靈體,也不能玩這種無限分身的遊戲。

葉知秋也有撒豆成兵之術和分身之術,可是隻能維持片刻,更不能如紅山老魔這樣,同時附體數萬人。

所以葉知秋斷定,入魔的狐國衛士,不是魔靈附體,只是魔氣感染。

青丘國主說道:“就算老魔有真身,我們現在也沒時間去尋找。入魔之人越來越多,再蔓延下去,狐國之中,無人可以倖免。”

葉知秋將目光投向戰場,問道:“已經入魔的人,國主都是怎麼處理的?”

青丘國主一聲長嘆:“只能忍痛斬殺了……”

其實葉知秋也看見了,戰場上的廝殺非常激烈。

狐國的衛士們也顧不了同族之情,咬牙斬殺已經入魔的同族。

手足相殘,父子對陣的悲劇,正在這裏上演。

怒吼,慘叫,哭泣。

血雨沖天。

有些青丘國衛士不忍對自己已經入魔的親戚朋友下手,可是眨眼間便死在兄弟朋友的劍下,或者被感染入魔。

葉知秋心中一片涼意,又問道:“柳煙和夭桃幼藍她們,都在哪裏?”

“夭桃和柳煙,都在壺天大陣裏,守護着狐國最後的地盤。幼藍她……已經入魔了。” 女主她只想佛系 青丘國主說道。

“什麼?幼藍入魔了!?”葉知秋大吃一驚。

幼藍那麼乖巧,那麼善解人意,怎麼會入魔?

青丘國主滴淚:“她的確入魔了,此刻正在魔兵陣內,殘殺我們的衛士。因爲她是你的人,是娘娘的弟子……所以我傳下命令,對她網開一面,不得傷害。”

“這怎麼行?我去找她!”葉知秋心急似焚,立刻縱起,直撲半山腰的戰場。

青丘國主在葉知秋身後大叫:“大丑駙馬,你自己注意安全,可千萬別入魔啊!”

葉知秋的到來,是青丘狐國的希望。

如果葉知秋也入魔,那麼希望就變成了絕望。

以葉知秋的戰鬥力,入魔以後,豈不是把青丘狐國的人,全部殺光了?

“放心吧,我相信自己的定力!”葉知秋答應一聲,已經去遠。

混亂的戰場上,姚二醜和姜六亥正在廝殺,你死我活。

不用說,這兩個傢伙之中,有一個已經入魔了。

葉知秋落在二人中間,將他們兩人全部定住,喝道:“你們兩個,誰是魔兵?”

“他是,他入魔了!”姜六亥和姚二醜同時指着對方。

葉知秋頭大,又問道:“你們兩個,誰還認得我?”

“我認得你,你是大丑駙馬,夭桃公主的夫婿!”兩人又同時說道。

臥槽,入魔以後,還有心智?還能認得自己?

葉知秋更是頭大,一時間難以甄別誰是入魔者。

“駙馬,快殺了這個魔兵!”姜六亥和姚二醜又齊聲大叫。

葉知秋忽然靈機一動,笑道:“好吧,我難辨真假,先把你們一起收了,稍後一一審問!”

說罷,葉知秋祭出混沌法天圖,喝道:“天地之髓,陰陽之精。乾旋坤轉,關召星真。十一列曜,與帝同主。混沌浩蕩,一氣初分。開天立地,攝鬼驅精。混沌法天,包羅萬靈!”

混沌法天圖光芒一閃,把姜六亥姚二醜和附近交戰的好幾百人,不分敵我,全部收了進去!

目前的形勢,葉知秋只能先把這些人收了,再甄別出入魔者,和青丘國主協商處置。

收了一批狐國衛士之後,葉知秋立刻捲起陣圖,遁向交戰激烈處。

陣圖屬性特殊,如果處於平展狀態,陣圖裏面的人就可以活動,他們會在裏面打起來的。

靈天幻夢 捲起陣圖,裏面的人才會被全部定住。

葉知秋利用陣圖大展神通,反覆衝擊遁行,頃刻間,收了上萬狐國衛士。這裏面有入魔的,有正常的,葉知秋無從分辨,全部收了再說。

可是,葉知秋竄了半天,卻一直沒找到幼藍。

“幼藍在什麼地方?有誰看見幼藍了?”葉知秋繼續尋找,一邊大聲詢問。

遠處的山坳裏,有青丘狐國的衛士大叫:“駙馬,幼藍在這裏!”

“來了!”葉知秋應聲而去,落在山坳之中。(5.28日,第一更。)

剩下兩章,到晚上。 “來了!”葉知秋聞聲而去,落在山坳裏。

山坳裏是個小戰場,廝殺更加激烈。

葉知秋掃了一眼,還是沒發現幼藍,急忙喝道:“幼藍在什麼地方?”

刷地一聲,有長劍向葉知秋刺來,偷襲者是一個滿臉污血的人,已經難以辨認全貌。

葉知秋正要反擊,忽然住手,喝道:“幼藍,是你嗎?”

來者正是幼藍。

不過,這丫頭已經瘋了,舉劍直刺葉知秋的胸膛,雙眼血紅,一言不發。

而且幼藍衣衫襤褸污穢不堪,滿頭滿臉都是污血,和以往的清純模樣,簡直天淵之別。

葉知秋打落幼藍的長劍,喝道:“幼藍,我是你師公,你給我醒醒!”

可是師公也不管用,幼藍聽而不聞,撲向葉知秋,雙手成爪,齜牙咧嘴,似乎要把師公生吞活剝了。

別說是葉知秋,這時候就算是幼藍的師父柳雪來了,估計也不管用。

幾日不見,形同陌路。

總裁大人,別太壞 葉知秋沒轍,只得催動混沌法天圖,將幼藍和這夥正在廝殺的衛士們,全部收了起來。

因爲混沌法天圖可以收人,形勢很快被控制下來。

沒有入魔的紛紛後退,站在青丘國主的身邊。

已然入魔的狐國衛士,大多都進了葉知秋的混沌法天圖。

原本混亂的戰場,漸漸安靜。

青丘國主對葉知秋的手段驚奇不已,問道:“大丑駙馬,你手上那是什麼法寶,把狐國衛士們,都弄到哪裏去了?”

“他們都在,被我收在陣圖裏。關於陣圖的事,等會兒再向國主彙報。”葉知秋來不及詳細解釋,問道:“國主,這裏已經沒事了,我先去壺天大陣那裏,看看柳煙她們。”

“趕緊去吧,那邊也有很多人入魔!”青丘國主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