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聖手裏有關於神識的修煉功法,這是一個祕密,無人得知。令林白想不到的是,獨孤破卻是知道。也許這就是獨孤破書信的用意。

就劍聖所知,世間只有一個門派有修煉神識的功法,那便是雲麓仙宗。雲麓仙宗以醫術聞名九州,可以妙手回春。 總裁駕到:女人,你是我的 世人皆以爲她們修煉的是醫術。殊不知,她們修煉的是神識,是靠着神識給修者治病。

雲麓仙宗有修煉神識的功法是不傳之祕,因此世間人不知。林白之所以得知,因爲他的師妹出自雲麓仙宗,最後留在了孤月城。

“天大地大,卻沒有神墟不知道的事情。”劍聖暗歎,若非遇到師妹,他並不知道雲麓仙宗祕密,更加無法得到關於神識的修煉功法。

林楓看到劍聖陷入沉默,便靜靜地站在一旁不語。

一會兒之後,林白又道:“我將此功法傳入你識海。你需要切記,此功法不可傳給第二人。更加不許對第三人說起功法的事情。”

林楓聽着劍聖的語氣嚴肅,他便立下誓言道:“晚輩謹記前輩教誨,若是讓第三人得知,晚輩此生不得好死。”

林白點點頭,然後閉目之間,將神識修煉的功法傳入到林楓識海之內。

“已經傳給你了。”林白道。

“請問前輩,在哪裏可以看?”林楓問道。

林白便又耐心地向林楓講述了識海,以及如何進入識海坐照自觀。

林楓現學現用,立即坐照自觀,進入了自己的識海。

識海便是神識所化的空間,白茫茫一片,沒有邊界,沒有天地。識海之中漂浮着兩件東西。一枚綠色玉簡,一把鏽跡斑斑的鐵劍。

林楓知道玉簡便是關於修煉神識的功法。令他驚奇的,劍池之中看到的鐵劍怎麼出現在自己的識海里面?

難道說看到它那日開始,便是尋到了它,只是進入了自己的識海,而自己不知道而已。

林楓和劍聖一直聊到一日結束,這纔不舍的離去。劍聖揮手之間,一道劍氣從指間散出。這道劍氣拖着林楓回到孤月城祠堂。

林白看着林楓的背影,露出了羨慕之色。

一個強大如此的人會羨慕一個固本境界的螻蟻,這看起來就是一個不可能的笑話。然而事實就是如此。

沒有人可以體會林白對神墟的敬重。

自他修行開始,得知神墟的存在,無一日不夢想着可以進入神墟,成爲墟子前輩的弟子。可惜無緣。後來修煉劍道大成,走遍九州之地尋找神墟所在,只是爲了見見墟子前輩,和他喝口茶。

在修行界頂尖強者裏面有一句話形容墟子的:墟子如青天,世人皆仰望。

自己曾經煞費苦心的追尋,卻連神墟的山門也不曾見。而林楓,一個剛剛踏入修行界的凡人,卻已經成爲了神墟的弟子。

林楓的運氣和自己比起來,好太多太多。林白不由感慨道:“這便是命運嗎?” 荒野之上,寒風凜冽地吹過,發出呼呼聲響。落寞的荒野,顯得更加寂寥。

一個身着青衣的少年,背靠着一棵枯樹,坐在地上。荒野風沙很大,他的衣裳和麪容之上滿是灰塵。

“這……是哪裏?”

青衣少年艱難開口,語氣非常微弱。他的雙手有些奇怪地縮在袖子裏,似乎很怕冷,沒有拿出來。

青衣少年對面站着一個高大偉岸的男子。他面色軒昂,身着黑衣,全身透着一股濃烈煞氣。男子看着青衣少年緩緩開口:“你想活還是想死?”

“活。”青衣少年狠狠吐出一口字,眼裏滿是怨恨之色。

“想報仇嗎?”黑衣男子繼續問。

“想。”青衣男子立即開口。

“我來自魔族。”黑衣男子說道,說這話的時候,黑衣男子緊緊地看着青衣少年。

少年聽到魔族兩個字身體顫動了一下,他咬牙忍着劇痛,扶着枯樹站起身來。然後看向黑衣男子道:“爲了活着,爲了可以報仇,我願意入魔。”

“魔族的爪牙很多,不缺你一個。”黑衣男子開口,他並不滿意少年的話。

青衣少年想起了過往,被人打入山洞之內,差點死去。沒有想到的是那個山洞是一條密道,裏面裝滿了水。自己順着水流飄了很久,這才重見天日。

青衣少年正是林青,他能活到現在並不容易。所以,他一定要繼續活着。

想到這裏,林青露出了兇狠之色,他道:“爲了活着,我什麼都可以做。”

黑衣男子這才露出了稍微滿意之色。他道:“那日,我從密道潛入孤月城,本想看看你們人族到底過得怎麼樣了,是不是已經忘記了我們魔族的存在。”

“正好看到你掉入密道之內。你受傷這麼重,還能從水流之內活着爬出來。你的毅力不錯,但是更不錯的是你心中的恨。”

“我觀察了你五個月。看到你苟延殘喘地活了五個月,看到你搖尾乞憐地求助路人,看到你像一條野狗被人攆被人打。最後,我終於看到你對整個世界的恨意,對上蒼的恨意。”

“修煉魔功,想要上乘。資質不是最重要的,勤修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有一顆萬劫屠戮的魔心。”

黑衣男子說完之後靜靜地看着林青,等待他的回答。

“我有。假若我有那份實力,我現在就能殺光眼前那個村莊所有的人以及牲口。”林青回道,雙眸涌現出瘋狂之意。

“你確實有,不然我不會白白跟着你到現在。”黑衣人道。

“如此說來,我可以入魔族,修煉魔功了嗎?”林青迫切問道。

“但是你的心還不夠。心中有世界,又如何做到可以屠戮世界呢?所以,我還需要幫你添把火,毀滅你的世界。”黑衣男子淡淡道。

林青聽到這話,心底深處涌現濃濃地恐懼,讓他覺得毛骨悚然。他不禁問道:“你……想做什麼?”

“你會看到的。”

孤月城,祠堂。

林楓回到了孤月城,腦海之中仍然都是和劍聖交談的畫面。這一日的經歷,對於自己的一生而言,太過重要。宛如指明瞭自己前方的道路,而自己要的,便是朝着這個大方向行走。

林楓越發覺得時間寶貴起來。他要抓緊時間突破到肉身十萬斤力氣,然後進入下一個境界——培元。

只有真正進入了培元境,才能體現出修行者的不凡。才能成爲凡人眼中的仙人。

“想要提升到十萬斤肉身力氣,還是要回到兇獸森林。先和妙妙碰個面,好久不見,還真有些想她了。”

林楓進入祠堂尋找妙妙的身影,可是祠堂裏面沒有一人。

“妙妙,你在哪裏?”林楓大聲喊道。

“祠堂之地,瞎嚷嚷什麼?找死啊?”隨着一聲訓斥,一個身着綠色道袍的胖子出現。真是徐長老。

林楓看到徐長老,恭敬行禮,然後問道:“徐長老,妙妙呢?”

“她在天碑閣。”徐長老道。

“謝謝徐長老。”

林楓恭敬拜別,然後一溜煙朝天碑閣奔去。

孤月城內門很大,單憑五峯就佔據了數十里方圓。林楓又不知道天碑閣的位置,只有一邊打聽一邊前往。

天碑閣位於孤月城總峯對面的一座小峯峯頂。因爲上面有一座天碑而聞名。孤月城非核心弟子不得入內。

林楓並不知道這些規矩,直接衝上了山頂。看見妙妙和幾位師兄正在飲茶聊天。

閣樓只是一個大點的亭子。裏面只有六個人,妙妙是唯一的女性。看到妙妙被一堆自己不認識的男人圍在一起,林楓心裏升起了無名火,心中很是不爽。

林楓並沒有打算進去,而是站在亭子之外道:“妙妙,跟我回去。”

妙妙聽到林楓的聲音立即擡頭,看到林楓之中,妙妙喜不自禁道:“林楓,你可算回來了。快過來坐坐,我給你介紹我們幾位師兄。”

“妙妙,跟我回去。”林楓再次開口,臉色已經有些不快起來。

妙妙看出林楓好像不願意進來認識這些師兄,她心中雖然不解,可是沒有多問,爽快道:“好。”

妙妙起身正要離去,卻被一個白衣男子擋住。他道:“師妹莫急,今日難得聚在一起,我們還有很多關於劍道的感悟沒有討論呢。”

擋住妙妙之後,白衣男子看向林楓,露出了鄙夷之色。他道:“你是哪座山峯的弟子?不知道這裏不是你可以來的地方嗎?”

“我是哪個山峯的弟子關你鳥事?”,林楓看着妙妙被一羣男的圍着,本來心情就不好。這人竟然還擋着妙妙出來。林楓可不管這個人什麼身份,擋着我的女友和我見面,小心我跟你急。

“妙妙,還不快點出來。”林楓加重了語氣,他暗想,雖然我沒有明說。咱兩的事兒不是可以說已經定了嗎?你趁我不在,和這些混蛋喝什麼屁茶聊什麼鬼天啊?

妙妙知道林楓這次真正生氣了,她還是頭一次看到林楓如此生氣。雖然不知道原因,但妙妙一邊推開眼前之人一邊道:“師兄,你快讓開。我要和林楓回去了。”

白衣男子不動如山,修爲高過妙妙,他道:“妙妙,你是不是有什麼把柄被這個小子拿着啊?你怎麼就這麼聽他的話呢?沒事,今日師兄給你做主。”

“做你大爺的主,跟我滾開。”

竟敢攔着我的女友出來,就算你是天皇老子我也和你杆上了。林楓說完,立即動用全身元氣,揮動着霸道一拳打向白衣男子面門。

“井底之蛙也想逞能?”

白衣男子露出了深深鄙夷和不屑,看都未看林楓一眼,也沒有展開修爲,只是隨意揮手,想要在妙妙面前極爲輕易地擊飛林楓。好讓妙妙知道這個小子多麼的無能而自己又是多麼的強大。

林楓的拳頭就要擊打在白衣男子手掌之色的時候,白衣男子忽然覺得不妙。便立即散開修爲。可是爲時已晚,他修爲剛剛散開,林楓的拳頭便打在了他手掌之上。

砰……

林楓的拳頭和那人的手掌接觸,發出一聲巨響。然後那個人的身影斜斜地飛了出去,撞擊在亭子的柱子之上,然後摔落下來。

林楓看也不看那人一眼,拉着妙妙的手道:“跟我回去。”

“哦”,妙妙乖乖地答應了一聲,跟隨林楓走出了亭子。她本想問林楓今日是怎麼了?可想着林楓現在心情不好,便忍住不問。

“混蛋,哪裏走。”

被擊飛之人乃是孤月城落霞峯大弟子林天,修爲達到了不惑境界,遠遠高於林楓。剛纔被擊飛,是小看了林楓,等到意識到的時候又爲時已晚。

林天做夢都想不到一個固本境界的弱者,這力氣也太大得驚人。

而這些五座山峯大弟子齊聚於此,就是爲了和妙妙套近乎。妙妙最近的名頭太響。半年功夫,就達到了培元境巔峯,眼看就要踏入不惑境界。這種天資直追昔日劍聖。

而且,從來不問世事的徐長老竟然破例收她爲徒。要知道整個孤月城,徐長老是除了劍聖之外第二強之人。

妙妙成爲了孤月城絕對核心弟子,最重點的培養對象。她的天資無人可比。更重要的是她是一個女子,又生得絕世芳容,而且活潑靈動,讓人見之生喜。

不知不覺間,妙妙成爲了孤月城的女神,引來了無數孤月城內門弟子的追求。最後連孤月城五峯大弟子紛紛出面討妙妙歡心。五峯大弟子也來追求,其餘內門弟子是看出來了。這樣的絕世美女只能仰望着養養眼,誰敢和五峯大弟子爭?

五大弟子好不容易湊成今日的相聚,林天想在妙妙面前好好表現一番,現在倒好,被一個固本境界的小弟子打飛,丟人丟到家。

林山此時心中恨意滔天,殺林楓的心也有了。 林天這一擊可不輕,雖然沒有施展劍道。但是一股浩瀚元氣威能包裹着他的右手拳頭,狠狠地擊向林楓。

林楓一拳頭把林天打飛,由此林天決定要一拳頭將林楓打廢。

拳頭未到,妙妙率先趕到了一股勁氣襲來。她立即轉身,擋住林楓身前。妙妙瞧見了林天的拳頭,知道這一拳頭下去,林楓就廢掉。

林妙妙眼裏忽然涌現出了殺意,她隨即展開《劍心訣》,散開自身所有修爲化作一把利劍,朝林天的拳頭刺去。

重生養成正太 “師妹你……”

見到林妙妙擋住林楓身前,又揮出了全力一劍,林天慌忙躲避。到不是懼怕林妙妙的劍意,而是怕誤傷了妙妙。

見林天停手,林妙妙冷冷問道:“師兄,你這是何意?”

“妙妙,這小子是誰?你怎麼就這樣護着他呢?”林天有些着急起來。

林楓站到了妙妙身前,看着林天一字一頓道:“妙妙是我的女友,我想大家應該沒有什麼誤會了吧?”

這話一出,連亭子裏面的幾位也坐立不住了。

林楓卻不怎麼理會,他對妙妙輕聲道:“妙妙,我們回去。”

妙妙嗯了一聲然後看了看林天,最後看向亭子裏面起身的衆人,她道:“各位師兄,若是林楓有什麼莽撞的地方,我替他朝各位賠不是。但若是有人想找林楓的麻煩,便是尋我林妙妙的麻煩。”

說完此話,妙妙便跟着林楓離去。林天也沒有追趕,追上去,有林妙妙護着林楓,他也不能把林楓怎麼樣。難道將林妙妙一起收拾了?

林天看着他們離去之後,有些氣急道:“那小子到底有哪點好?論修爲,弱小如螻蟻。論長相,不及陸師兄一個指頭。師妹怎麼就看上他了呢?哎……你們倒是說說……怎麼就看上他了?那小子到底哪裏好啊?”

“蘿蔔白菜,各有所愛。我看師妹對那小子的感情挺深的。你剛纔出手的時候,師妹眼裏有了殺意。師妹活潑靈動,不喜歡爭鬥,卻是因爲那小子不惜和你大戰。這小子什麼來頭啊?”

說話的便是小竹峯大弟子張河。

“他和師妹都來自青山鎮林家。那小子兩重天的時候,肉身力氣便達到兩萬斤。”一直沉默的奇秀峯大弟子陸無雙開口。

林天一聽這話便更有急了,他道:“這麼說來他兩是青梅祖瑪了?難怪師妹這麼袒護那小子。你們說改怎麼辦啊?我們幾人累半天,就讓師妹敗在那小子手上了?這不是癩蛤蟆吃天鵝肉嗎?你們倒是想出點法子啊。”

“這事不簡單嗎?殺了那小子不就結了。”

大竹峯大弟子齊元田淡淡開口,似乎殺人對他而言,只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這倒是也行,也好給我出口惡氣。”林天同意道。

陸無雙站起身來,不發一語便要離去。 雪滿天山 林天看着陸無雙道:“陸師兄,你這是什麼態度啊?是同意我和齊師兄的辦法?”

“大家既然都是各個山峯的大弟子,沒有太大的緣由又何必殘殺同門?”陸無雙停下來道。

“那你倒是說說又什麼好辦法?”林天一臉不樂意道。

“師妹和那小子遲早會分開,我們等便是了。以師妹天資,修爲會進步的非常快,到時候眼界開闊,進入不一樣的世界,和那小子身處完全不同的層次。到時候自己都會慢慢疏遠那小子的。大家身爲大弟子殘殺同門,讓師尊得知,定然重罰。而且若是師妹日後得知,就算疏遠了那小子還會和你交往嗎?”

陸無雙說完便擡步離去。

林天看着陸無雙的背影,仔細回味那句好,不由對着陸無雙豎起大拇指讚道:“高,實在是高。陸師兄的見識果然遠超我等。”

林楓和妙妙一起下山,林楓的心情也平靜了下來。

妙妙這才問道:“林楓,你剛纔怎麼了?無緣無故怎麼對各位師兄不敬了?你平時可不是這樣的人。”

林楓停了下來,他看着妙妙認真道:“妙妙,你和他們很熟嗎?”

“不怎麼熟。他們倒是經常來找我,我都回絕了。”妙妙如實回道。

“那就是了,他們沒有一個安好心,就是想打你主意。一個人就算了,這麼多人合起夥來打你的主意,我能不生氣嗎?”林楓反問。

妙妙終於理會過來,於是哈哈哈哈大笑起來,而且越笑越開心。

“你笑什麼?”林楓不解問道。

妙妙好不容易止住笑道:“原來林楓是吃醋了。我還是頭一次看你吃醋呢,回想起來還是挺可愛的,我喜歡……嘻嘻。”

“我有嗎?我只是擔心你。”林楓死不承認道。

“嘻嘻,還說沒有。你剛纔可是對他們宣佈我是你的女友哦,這可是十足的證據。”妙妙開心地看着林楓,林楓此時越是窘迫,她反倒越是開心,心裏甜甜的。

“我有說嗎?我怎麼不知道”林楓裝傻到底,然後認真道:“妙妙,我跟你說,以後不可以隨便和陌生男人約會。你不知道人心險惡啊……你人漂亮,心地善良,心眼又少,哪裏是那些不軌之徒的對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