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豬肉羊肉,他還是喜歡牛肉多一點。

他家的冰箱裏滿滿兩大盤牛的血液,和幾十斤生牛肉等着他去享用。

當然他吃人類的飯食也不會被毒死,只是根本緩解不了他源自身體內部的飢餓感而已。

所以,如非必要,他不想浪費時間吃一頓對他來說毫無營養的飯食。

可反過來說,如果有必要的話,他還是要做做樣子的,比如和同事領導的飯局,還有,又比如現在這種情況。

陳志凡是真沒想到江如嫣會邀請他一起吃飯,真是深感意外,可他想了想,仍不打算留下來,便說道:“這哪兒能行,你媽肯定只帶過來你的飯菜,多一個人怎麼會夠吃,我還是回去自己找地方吃算了。”

“沒事,按時間推算,我媽應該還在做菜呢,現在打電話過去,讓她多帶一份,應該來得及的,就這麼說定了,少在外面吃一點吧,真的不衛生,而且我媽做菜可是一絕,年輕的時候可是國營飯店的掌勺,廚藝厲害着呢!”江如嫣卻是不容拒絕的噼裏啪啦的說了很多。

而且說出來之後,她好像豁出去了,不管陳志凡同不同意,就自己做了決定,然後拿起電話就開始撥打。

陳志凡還待再說,可江如嫣已經打通電話給他媽說了,現在說走,給他帶的那份肯定得浪費掉了。

陳志凡考慮了一下,也就做好了既來之則安之的心理準備。

在他想來,盛情難卻,再說也就是吃頓飯,說起來也沒什麼。

陳志凡便不再拒絕,等江如嫣吩咐完他媽,說她領導來看望她,要她多帶一份飯菜過來,她媽在電話那頭很爽快的答應了。

等江如嫣掛掉電話,陳志凡摸摸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呵呵,那我真的要厚起臉皮一回,嚐嚐你媽的手藝怎麼樣了。”

“放心吧,絕對不會讓你失望,吃完你絕對會讚不絕口的!”江如嫣很是信心滿滿的回答道。

陳志凡心想可能真的很好吃,要不然會把你養得那麼“胖”?而且是隻“胖”在了正確的位置,這可不是每個人都能這麼長的。

成了很多女人都夢寐以求的豐乳細腰。

經過剛纔的兩人關於吃飯的拉鋸戰,兩人關係近了不少,開始有說有笑,不時還開開玩笑,病房裏的氣氛,終於沒有剛纔那麼尷尬了,有了一種種活躍的氣息。

近半個小時過去,也覺得不難等,直到外面響起了敲門聲,緊接着傳來一個如鶯啼的女聲喊道:“幫我開一下門,手裏領着東西,這飯菜又不能放在地上,怕灑了。”

卻是叫人開門還不忘說理由,還來很懂禮貌的樣子。

陳志凡趕緊上去開門。

扮豬吃老虎:腹黑總裁好陰險 門一打開,陳志凡就被驚豔到了。

好美!他瞬間忘記了呼吸,整個人更是有些呆滯了。

只見門前站着一個美豔到極點,像從畫中走出來的女人。

她手裏領着兩個袋子,裏面應該裝得是飯菜。

這樣看來,就不難猜出這應該是江如嫣的母親了。

可江如嫣今年二十三歲,剛剛大學畢業,考的警察。

她媽媽算下來最起碼應該四五十歲纔對,可在陳志凡面前的大美人,怎麼看也就三十來歲的樣子,哪兒來的四五十歲?

混雜着陳志凡有些混亂的思緒,眼前她媽媽的模樣也通過他的眼簾進入了他的腦海。

她一頭柔順至極的黑亮長髮披散在肩上,卻完全沒有散亂的感覺,有的只是其中散發出來的溫柔和嫺雅。

柔美的臉上有些過於白了,應該是上的妝有些濃,可和她這個歲數的喜歡打扮的大媽們比起來,已經很淡了,臉上更是完全察覺不到皺紋,整個五官,相比江如嫣,竟然更勝一籌,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媚,看得出她年輕時肯定是個禍國殃民、傾國傾城的大美女。

當然江如嫣也不醜,只是臉上多了點些英氣,應該是遺傳她爸的,而且她爸應該談不上多帥,實際上,江如嫣的容貌,應該是有些被他爸那邊拖累的感覺了。

歲月的痕跡沒有稍減她的麗色,反而越發充滿韻味。

她身上穿着的是淡紅的居家套裙,腿上則是黑色細絨絲襪,腳蹬平底小圓皮鞋。

一副青春靚麗的打扮,讓女人味自然而然的縈繞着她。

陳志凡在心裏暗暗拿她和江如嫣對比了一下,結果竟然發現兩人即使站在一起,年紀看上去也差別不大,總體上就和姐妹差不多。

這可真不是誇張,而是他內心的真實感受。

既然是母女,自然也有相同的地方,她們相同的地方都那澎湃的胸懷,讓陳志凡心懷嚮往的胸懷,她那比普通女人大上兩個的胸脯,在陳志凡看來,比江如嫣還要大上一圈的樣子,陳志凡目測有g吧。

可和江如嫣一樣,一點沒有突兀的感覺,和她的身材,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真真是一枚尤物。

果然是親生的,江如嫣雄偉的胸部想必就是遺傳自她吧。

陳志凡的目光深深的陷進了那兩團圓滾滾的肉裏,根本無法拔出來。

她看到陳志凡愣在原地,一副呆呆傻傻的樣子,抿嘴一笑,非但沒有厭惡的意思,反而朝他眨眨眼,很是享受陳志凡目光。

她一笑,陳志凡更是被迷的五迷三道,不能自已了,她頓時笑得更歡了,邊嬌聲道:“帥哥,不要這麼看着人家嘛,你老婆知道了要回家跪搓衣板哦。”

江如嫣聽到她媽這樣說,暗道要壞,趕忙喊道:“媽,別亂說!人家就是我說的領導!”

“哇,嫣嫣,你沒騙我吧,你們領導看上去可真年輕,而且好帥喔!”江如嫣的媽媽眼睛瞬間誇張的睜大,捂住嘴巴驚歎道。 風水大師 隨後,顧詩詩將這番話說給張師兄聽,只是,聽著她說到最後,張師兄的臉色越來越古怪,握緊了拳頭,連脖子也跟著紅了,似乎在極力的憋著什麼。

顧詩詩敏感的發現了張師兄的不對勁,不由關心的問他,「怎麼了張師兄,難道我們真的做錯了哪裡嗎?還請你指出來一下。」

「咳咳咳……」張師兄突然劇烈的咳嗽了起來,隨後擺了擺手。

「不不不不,師妹你們絕對沒有做錯,應該……應該是帝公子還不太適應這裡的規矩,也比較害羞吧,不過,他以後肯定會慢慢適應的。」

「哈哈哈,我就說嘛,我和姐姐這麼貼心,怎麼會做錯事情了呢?」顧惜惜一聽到張師兄的這番話,立即開心的哈哈笑了起來。

帝玄御剛打開門,就看到妹妹在這院里哈哈大笑,他頓時打了個冷顫,緊緊護住自己的衣服,警惕的看著姐妹兩人。

隨後看到眼前的男子,他趕緊跑到他的身後,「大兄弟啊,請問水潭禁地在什麼地方,麻煩你帶我去見龍龍可以么?」

「帝公子,你好,我是院長大人的親傳弟子,張靈山。」張師兄向帝玄御介紹著自己。

「嗯嗯,張師兄,你好,麻煩你可不可以現在帶我去那個地方啊?」

「帝公子你不要著急,從今天開始,你好生住在這裡就是。

我們院長大人說了,我們學院的學生們全部都聽你差遣,你讓我們上東,我們絕對不往西,只要你肯留下來。」

張師兄說著,手往身後一指。

帝玄御轉過頭一看,差點一頭栽倒。

院子里,站了滿院子的人,大概有數千名人,他們都是飛龍學院的學生們。

帝玄御頓時無語,什麼什麼?他剛剛來,他們就給他安排一個這麼重大的任務!

那他可能要負所託了。

不行不行,反正他等他的龍寶寶一醒過來,他就立馬走。

「帝公子,你不要緊張,也不要覺得有壓力,我們這些人都是很普通的,我們都是來自這個山中,並沒有什麼強大家族關係,我們的人脾性都很好,您說的話,我們都一定會聽的。」張師兄苦口婆心講解道。

悍婦 帝玄御望著眼前規規矩矩站在一旁的人,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隨即弱弱的問道,「可是,為什麼你們這裡好像都是一些男生,沒有女子呢?」

「是這樣的,帝公子,這麼說吧,我們飛龍學院所在這個地區比較複雜,我們這裡乃是山區,山路很難走,所以很少有人願意來我們的學院,所以我們學校里只有男子,沒有女子願意來吃苦。

就連我們本地的女子,她們都願意嫁到城裡,隨便找個人嫁了,也不要待在這裡。

不過你放心,我們這村裡,還是有很多賢妻良母是女子。」

聽了張師兄的話,帝玄御瞬間驚訝了,然後又看了看姐妹兩人道:「難道這個學院當中,就有顧小姐她們兩個女子?」

張師兄點了點頭:「正是如此。」

帝玄御瞬間恍然大悟,難怪她們姐妹根本不懂得有些事情,也不懂得男女有別。 所以,剛才她們對他也不算得上是輕浮之舉,而是她們真的不懂事,好吧,那麼他就原諒她們了。

帝玄御點了點頭,「可是能不能麻煩你先帶我去見我的龍龍啊。」

他才不關這些事情呢,反正等他的龍龍好起來,他們立馬就走。

「帝公子你放心吧,那裡會有人看管,好好照顧它的,現在你應該用膳了,我們準備了食物,先去吃飯吧。」

聽到張師兄這麼一說,帝玄御的肚子立馬感覺到一陣咕咕叫,他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忍不住臉色一紅,「好吧。」

顧詩詩姐妹兩人看著他,忍不住輕笑了笑。

「帝公子,食堂在這邊,請您過來。」張師兄對帝玄御恭敬的做了個請的姿勢。

「多謝!」帝玄御也禮貌的道謝,然後就朝前面走去。

可是,他發現自己每走一步,後面就跟著一群人。

帝玄御嘴角一抽,轉過頭來看向張師兄,「能不能讓他們先回去呀?」沒必要走到哪跟到哪呀。

「不必,院長大人說了,我們要隨時聽候帝公子的話,所以帝公子在哪裡,我們就在哪裡。」

帝玄御瞬間無話可說,他真的無語了。

「可是……可是,不如大家也都一起先去吃飯吧,要不然去練武,或者回去休息也好啊?」

「多謝帝公子關心,不過他們剛才都已經吃過飯了,而且今天的武功也練完了,回去休息的話,恐怕不太好。

畢竟習武之人,不可以偷懶,站著,也算鍛煉身體。」

……

然後,就這樣,一千多人跟在帝玄御的屁股後面,帝玄御走到哪裡他們就走到哪裡。

帝玄御感覺到怪異極了,他忍不住往前面飛快的逃跑。

他跑出去了沒多遠,然後轉過頭一看,這些人居然還跟在他背後。

帝玄御打消了念頭,好吧,跟著就跟著吧。

於是,帝玄御走到哪裡,這些人就跟到哪裡。

這一千多人相當的擁擠,特別是走進小院子里的時候,搞不好還來一場意外的交通事故。

而另一邊。

迎來了最後一場比賽。

龍王學院的學生們率先登場。

其中慕容大公子和獨孤清風這些幻夢之境六階和五階的高手率先走了上台。

而在這些人其中,還有兩個都是慕容大公子的兄弟,也就是說,這幾個人當中有三個都是慕容大人的兒子,慕容院長的孫子。

這讓眾人不得不感嘆,慕容家族真是輩出人才啊。

所有人心中都不禁羨慕容家。

他們真的是輩輩都出人才。

不像別的家族,都只是當輩榮耀,後背就不行了。

正在這時。

一個嬌俏的身影從人群當中擠了過來,朝台上的幾人揮了揮手大叫:「大哥,我的師父她們有事暫時來不了,你們要先拖延一些時間,幫幫忙啦!」

百里兄弟瞬間無語的看著自家這坑哥哥的妹妹,一陣無語,哭笑不得。

她師父乃是他們的敵人,居然還讓他們來幫自己的對手拖延時間?也不知道這死丫頭怎麼想的。

「妹妹,你還是我們的妹妹嗎?讓你哥哥做這種事情,你是怎麼想的?」慕容五哥不滿的瞪著慕容清清。 江如嫣殺人的目光瞪了過來,她媽媽吐了吐小粉舌,笑容收斂了些,變得比較正常,然後帶有歉意的說道:“哦,你就是我們家嫣嫣提到的來看望她的領導吧?對不起,我只是開玩笑。”她媽聽到是江如嫣的領導,笑容急忙收斂了些,變得比較正常,然後趕緊賠禮道歉。

陳志凡還沒回過神呢,只是下意識的點點頭。

江如嫣看到她媽媽這癡女的樣子,頭痛的捂住了臉,她不想看到這個從小到大看過了無數次的場景,實在感覺好丟臉。

她媽媽邊說邊走進了病房,人都不在原地了,陳志凡目光釘死在原處的,看到人不見,眼珠轉了轉,才醒悟過來,他乾咳幾聲,掩飾了下自己剛纔因爲沉迷美色不可自拔的尷尬。

好在他剛纔樣子雖然傻傻的,不過終究是吃過江如嫣的虧,沒有露出什麼豬哥的樣子,江如嫣倒是沒有看出什麼。

她媽媽把兩個袋子裏的飯菜都拿出來,放在牀邊的桌子上,邊招呼陳志凡:“快來吃吧,別客氣啊,多吃點,我們家嫣嫣多虧你照顧了。”

“阿姨哪裏的話,如嫣本身就很努力工作的。”在人家家長面前,陳志凡也只能往好裏說了,不過說起來江如嫣乾的這幾個月,除了舉報他這件事,其餘工作方面來說,也算中規中矩的,沒什麼毛病。

至於她媽媽沒提江如嫣舉報他的事,想必可能不知道,陳志凡自然不可能知道江如嫣的父親知道這事,卻又沒有告訴她媽媽。

不過既然人家不知道,那最好了,陳志凡也不會去提這茬。

陳志凡接過碗筷,就着雪白的白米飯,吃着江如嫣媽媽做的菜。

糖醋里脊,青椒肉絲,涼拌黃瓜,排骨蘿蔔湯,幾樣菜不多,也很簡單,可味道真是棒極了。

雖然都是些家常菜,可果真如江如嫣所說,味道棒極了。

雖然緩解不了陳志凡身體深處的飢餓感,可陳志凡還是連吃了三碗才罷休。

而江如嫣也吃了兩小碗,原本她是一點胃口都沒有的,還是因爲陳志凡不但來看望她,還開解她,她感覺到一直堵着的抑鬱的情緒舒緩了不少,連帶着感覺病情也似乎得到了緩解,胃口也有了,才香香甜甜的吃了兩碗。

看得她媽媽直樂嘴,江如嫣除了早上喝了點粥,中午沒胃口就沒吃,算起來可是一整天沒吃過飯了,她是看在眼裏,急在心裏,不惜回家親自精心烹飪,就是爲了不讓自己的愛女餓着。

現在就看到她吃了兩碗,身爲她的媽媽,也感到很開心。

而自己女兒自己最瞭解,怎麼突然會這樣呢?美味的飯菜肯定是一個原因,但不是主要原因吧?

應該是病好了的緣故,可病情能好的這麼快嗎?中午送到醫院的時候,醫生說的那些嚴重性的話還言猶在耳呢。

或者,是人爲原因?

難道是他的原因?

江如嫣的媽媽美目望向陳志凡,越看越覺得有可能。

陳志凡年輕帥氣,充滿陽光笑容的臉正對着她笑,連自己都有些招架不住,自己的女兒可能是美女是難過帥哥關,肯定是人家來了之後說了什麼好聽的話,讓女兒瞬間病情大好?

她還腦洞大開的想到,自己的女兒不是犯了相思病吧?

仔細想想,確實有可能,畢竟她這幾天的行爲真的就像是單相思的一樣。

這種病,只要喜歡人一來,自然就好了,這也能解釋得通爲什麼自己女兒突然食慾大開了。

她媽媽想歪了,可她女兒的病確實是因爲陳志凡,可和單相思,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天庭地府微信群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