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啦,老孃,現在只有拉你出來當擋箭牌了。

黃教授聽到我這個話,臉色才稍微變了變。

“你進來吧!”

聽到黃教授這話,我才鬆了一口氣,進到了黃教授的家裏。

這教授就是不一樣,家裏裝修的既高檔又不奢華,不過,當我帶頭一看的時候,我整個人就有點瞎了,一口大鐘,正對着大門掛着,我忍不住搖了搖頭。

入門見“終”,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正對着門的方向掛鐘,這在風水學上,可是

非常不吉利的一個做法,而最不吉利的方法,就是放在大門前。

不知道爲什麼,一進了黃教授的這個房間,我就有了那麼一點詭異的感覺,這種感覺,自從我進門到坐到沙發上,始終都沒有改變過!

我仔細的看了一下,他客廳並不存在什麼問題,穿堂煞也不存在。

可這種詭異的感覺,始終消之不去。

黃教授也在一邊坐下了,我看着他的印堂處,有些淡淡的黑氣,這是很不妙的徵兆啊。

“你的媽媽怎麼樣了?”

黃教授對着我問道。

“謝謝您的關心,我媽媽好多了,她病情一穩定了,我就趕緊朝着您這裏過來了。”

“你這段時間,都是在照顧你媽媽,所以很少來學校麼?”

我點了點頭。

“那這樣的話,回去好好複習吧!人要有孝心,你並沒有做錯,不過以後要記得請假!你回去吧,東西也拿走!”

我寫過了黃教授,本來是想留給他東西的,他則是讓我給媽媽拿回去補補身體!

黃教授還是很通融的,不過也正是這種通融,讓我有些過意不去,我用自己的謊言,欺騙了這樣一位質樸的老人。

本來我是想起身離開的,但是看着他印堂之上的黑氣,我還是忍不住開口了,這件事情,我得管管,就當是報答黃教授吧。

“黃教授,我可以請問您一下麼?您家裏這個鍾?是您自己掛的?還是?”

“我家裏的鍾?你怎麼想起問這個?”

黃教授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不過,他還是對着我解釋道。

“這是我兒子,請了個風水師給看的!說掛這裏好!這房子,也是我兒子買的,我們最近才搬進來,也是那個風水師說的,地段好,風水好!”

風水師!我瞬間就覺得這個事情不簡單了。

“我可以參觀一下您家裏麼?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大的房子!”

“行!”

我在黃教授的家裏逛了一圈,也沒有發現什麼問題,這讓我有些疑惑了。

入門見“鍾”雖然不吉利,也不至於讓他印堂發黑啊,難道說這個風水師水平有問題?

不!應該不會,既然不是風水的問題,那肯定就是房子的問題,等等!

我問了蘇小魅,蘇小魅只給我說了兩個字,馬路。

我瞬間反應了過來,正對着房子前後,一條馬路直插而過!這是“直衝煞!”

就在我一陣疑惑的時候,蘇小魅一陣嚴肅聲音,出現在了我的腦海裏。

“我有種很不詳的預感,這種“直衝煞”,加出門見“鍾”的手法,很像我一個老朋友!”

蘇小魅的朋友?

“是誰?”

“李鬼王,李朝陽!”

(本章完) “李朝陽?”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蘇小魅問道。

“沒錯,算是我的一個師兄吧,不過不同門的,他當初就對風水一術有很深的理解,這個直衝煞加上開門見“終”的局,就是他發明的,這兩種風水局,可以很好的疊加,造成更猛烈的效果,不過,當初他發明這個,是爲了對付報復一個把他弄的家破人亡的貪官污吏。”

蘇小魅這樣對着我解釋道。

“那這個,該不會是他弄的吧?”

一個鬼王?這…這事情就算是把我給搭上,那也管不了啊!

“你覺得,李朝陽都到鬼王了,想要弄他,還需要這種小手段麼?”

這…蘇小魅說的也有道理啊。

聽到這個話,我就放心許多了。

就在這個時候,黃教授有些奇怪的看着我,問道。

“有什麼問題麼?”

誘僧 我一臉的嚴肅,不知道該如何說起,但是想想黃教授這麼淳樸的人,還幫過我,我也就拼了。

“黃教授,我接下來說的話語,您可能不愛聽,但是爲了您個人的生命安全,我決定還是告訴您,您家這個鍾,掛在正對門,不僅不是什麼好的風水佈局,而且還很差,在風水學上,這叫做開門見“鍾”,鐘不光是不能對着正門,對着其他的門,也是不可以的!”

黃教授看着我,笑了笑。

“封建迷信,我不信!”

我一咬牙,看來今天不拿出點真本事,是不行的了。

“您最近,是不是經常感覺到,虛弱無力,而且,您家中,只要是男子,是不是最近身體都不好?”

黃教授本來是笑了笑不在意的,可是聽到我的這個話以後,瞬間就緊張了起來。

“你怎麼知道的?”

狂暴總裁的試婚萌妻 “房前屋後大路衝,家中定然損老翁,大路直衝不聚氣,人丁日少財運敗!”

我對着黃教授說道。

“您家這座房子,犯的就是典型的直衝煞,您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罷,您兒子請的那位,必定是高人,用直衝煞加開門見“鍾”,這種風水的惡毒程度,可見一般,如果您不相信的話,照着鏡子仔細看看,您的額頭上,是不是聚集着黑氣,要是按照這個情況繼續下去的話,不出十天半月,您定有血光之災,不光如此,您家裏所有的男性親屬,都可能遭災!”

“你說的是真的?”

黃教授開始是不相信我的,但是聽到我說了後面的話以後,他看着我的眼神瞬間就變了。

“您信就是真的,我個人建議您,最好是趕緊把鍾取下來,關於您家裏的直

衝煞氣,我這裏也有破解的方法。”

說到這裏,我頓了頓。

“龍長子“囚牛”喜愛音樂熱鬧、能夠彙集人氣阻擋衝煞,您請一尊回來,放在客廳的西北方,直衝煞自然化解,但不可放在書房或辦公室!”

我這話一說完,黃教授本來是半信半疑的,現在估計已經信了八成了。

“黃教授,今天冒昧拜訪,告辭了!”

黃教授幫我到這裏,我能告訴他破解的方法,已經是仁至義盡了,他願意聽我的話,自然能夠逃過一劫,如果若是不願意,那我也沒話說了。

剛剛一出門,我就嘆了口氣。

“怎麼了?”

蘇小魅對着我問道。

“還在想剛纔的事情麼?”

我點了點頭。

“其實,你剛纔犯了一個挺大的忌諱!”

忌諱?我有些疑惑。

“破了別的風水師布的局,這就是風水行當裏面的一個大忌諱,因爲你壞了人家的好事,一般來說,大師們碰到這樣的事情,都是心照不宣的,因爲一旦破壞了這樣的局,很有可能受到別人的報復。”

“你怎麼不早點提醒我?”

我一陣無語的對着蘇小魅問道。

“我提醒你了,你還會幫黃教授麼?”

蘇小魅這麼一問,倒是讓我有些愣住了。

“會!”

我捫心自問,給出了真實的回答。

“因爲我不是大師,我是林星!”

這就是我給蘇小魅,也是給我自己的回答,我會因爲敵人的強大,或者打不過而逃跑,但我絕對不會看着一位善良淳樸,而且幫助過我的老教授,因爲受到別人的暗害身亡而無動於衷,不盡自己的一點力量。

“我也就是喜歡你這一點!”

蘇小魅溫暖的衝着我笑了笑。

“不就是個風水師麼?讓他來就行了,來一個幹一個!”

我豪情萬丈的對着蘇小魅說道。

“你可別放大話啊,你沒入行,怕是不知道“寧亂十方鬼,不欺風水人”這句話吧?”

高冷前夫:約我請排隊 “什麼意思?”

我有些奇怪的對着蘇小魅問道。

“意思就是,你寧願得罪十個方向的鬼,也不要去欺負一個會風水的人,風水師,是這個世界上最難對付的人羣,也是最噁心的人羣之一,他們往往不會跟你直接交手的,通過改你們家祖墳啊,或者給你的親戚什麼的,佈置點風水局啊,都能讓你吃不了兜着走,有時候生不如死呢!”

麻蛋,本來我是想裝裝逼的,但是聽到這話,我瞬

間就慫了,有事衝我來,沒啥啊,但是要對對付我家裏人的話……

“那我們怎麼辦?”

“走一步看一步唄,你的那個師叔沈道子,我看在風水方面的修爲就不弱啊,再說了,不是還有我麼?在絕對的力量之前,這些都不算什麼,大不了我親自出手,幫你捏死那個風水師!”

蘇小魅這麼一說,我纔是真的放心了。

我回去上課去了,結課以後三天,我們就進行了這門考試,第四天就查到了成績,我的高等數學,以八十五分的高分通過了,我感覺自己萌萌噠啊,可是通過了高等數學的第二天,我剛一下課,就看見黃教授站在了教室的門口。

他印堂上的煞氣,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不過我看他的人,還是不大好的樣子。

黃教授看到我,很快就迎了上來。

“林星啊,我可是等了你好久了、”

“怎麼了?”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黃教授問道。

“您沒有按照我說的做麼?”

“誒!”

黃教授嘆了口氣。

“你那天走了之後,我就把鍾給拿下來了,可還沒多久,當天下午,我莫名其妙的就開始發燒了,找了好幾家醫院,打了針,掛了點滴,怎麼都好不了,溫度是越燒越高,後來我想起來了你跟我說的直衝煞,我就叫我老婆買了個囚牛,放在了你說的位置,還不到一個小時,我就不燒了!”

二姨家的書上說的,果然有用啊!

“那您不是應該挺好的麼?爲什麼看起來憂心忡忡啊?”

煉夢巔峰之神王封天 一提到這個,黃教授更愁了。

“我是沒問題啊,可我那兒子,病倒了啊,和我的病症一模一樣,也是發高燒,找了幾家醫院都沒有效果,燒一直都退步下來,林星啊,林大師,我求求你了,快幫我兒子想想辦法吧!”

這….我就有些想不通了,黃教授家裏的風水局,我明明已經破掉了啊,怎麼可能又出問題了呢?

“這樣吧,您再帶我去您家看看,怎麼樣?”

“好,好,好!”

黃教授連着說了三個好,然後恭恭敬敬的把我請到了他的車上。

我們很快就到了他的家裏,這次我仔仔細細的把他的家裏都檢查了一遍,但是一點問題都沒有,黃教授急的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因爲醫院裏面,他老婆又打電話過來了,他兒子都燒到四十六度了,整個人神智都不清楚了。

“林大師,求求您了,救救我兒子吧!”

可是這情況,我也束手無策啊!怎麼辦呢?

(本章完) “黃教授,這樣吧,我先去看看您兒子的情況再說好麼?我沒有看到情況,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行,行,行!”

黃教授看到我答應了去看,整個人就是一陣的激動。

對於這方面,我還真的是沒有什麼把握,到了中心醫院我們看見黃教授的兒子,正躺在重症監護室的病牀上,和醫生進行了一番溝通,我們得以進去看他。

黃教授的夫人倒是個通情達理的人,也許是黃教授之前跟她說過我,所以並沒有因爲我年紀小而輕視我,對我很是禮遇。

“林大師,你快給我兒子看看吧!”

我一看就知道黃教授的兒子病的不一般,因爲他的印堂是相當的黑,很顯然這不是普通的病。

猛地開啓了鬼視,讓我感到疑惑的是,他的身體裏面,除了環繞着煞氣,並沒有絲毫鬼氣行動的蹤跡,也就是說罵他現在的病情,和鬼一點關係都沒有。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