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雪急忙催動無極符,死死護住。

鹽晶撞在無極符的光罩,隨即炸開,噼啪作響,激起漫天瓊粉碎玉!

邪門的是秦毛人,竟然刀槍不入,被鹽晶打在身,卻無動於衷,一點點痛苦的表情都沒有!

但是秦毛人也不懂進攻,站在那裏,像個木樁一樣。

隨着鬼霧妖風的移動,秦毛人也漸漸地出了戰圈,被丟棄在外。因爲老鬼婆對秦毛人也不感興趣,沒打算困住他。

葉知秋和柳雪且戰且退,終於進入陣法範圍。

老鬼婆不知是計,追着葉知秋二人,進入了陣。

柳雪看看時機已到,無極符忽然轉向,從東北震位掠過,催動陣法。

震,雷也。

重雷交疊,相與往來,震位雷發,全局響應。

只見東北方砰地一聲響,火光暴起,陣法啓動!

八卦方位各有表現,或紅光,或黃光,或者七色斑斕,都騰空而起,彙集在一起,互相糾纏縱橫,將鹽梟的鬼霧鎖住。

葉知秋和柳雪一閃身,從坤位退出,站在了陣外。

陣法範圍內風雲激盪,光怪陸離。

老鬼婆現身,在陣法來回衝突,口咒罵:“小娃娃,等我出了陣法,一定將你們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知秋你盯着陣法,我去看看蘇珍和幼藍!”柳雪沒空搭理老鬼婆,先去看自己的兩個寶貝徒弟。

葉知秋點點頭,抖擻精神,圍着陣法外圍奔跑,時不時地催髮指訣,鞏固陣法基礎點,阻擋老鬼婆出陣。

幼藍修爲最低,剛纔被老鬼婆擊胸前,飛出好幾丈遠,摔在地死活不知。

譚思梅正在那裏守着幼藍,大叫:“柳姑娘,幼藍肋骨斷了好幾根,受傷嚴重……”

剛纔大戰蚩尤老婆的時候,三個鬼童子都在,但是不敢前。因爲相對於老鬼婆來說,鬼童子的道行太差,去也是白給。

柳雪吃了一驚,急忙奔過去查看。

幼藍的胸前一片血跡,呼吸微弱。

“幼藍!”柳雪心一痛,急忙握住幼藍的手,傳送玄功靈力,爲她療傷。

葫蘆池裏,蘇珍也顫巍巍地爬來,叫道:“師父……我的骨頭……也斷了!”(第二更) 柳雪頭大,扭頭說道:“你個軟骨蛇,怎麼骨頭也會斷?”

蘇珍死蛇一樣躺在葫蘆池邊,還忘不掉開車,有氣無力地說道:“師父這話說的……男人的軟骨,有時候……不湊巧也會斷,何況……是我?”

“男人的軟骨?”柳雪一愣,沒理解過來。

蘇珍苦笑着揮手:“師公身……有軟骨……”

說罷,蘇珍的手無力地落了下來,竟然也暈了過去!

柳雪焦頭爛額,急忙衝着小太歲大叫:“小太歲,快去把蘇珍給我抱過來!”

小太歲還在哇哇地吐鹽水,連連揮手:“我不行了姐姐,我都快變成鹹肉了……”

“秦長壽,你去把蘇珍抱過來!”柳雪只好吩咐秦毛人。

秦毛人倒是聽話,大步走過去,抱起蘇珍走了過來,嘭地一聲,把蘇珍丟在地!

因爲秦毛人不知道憐香惜玉,不知道輕抱輕放。

哎呀一聲,昏迷的蘇珍被痛醒,齜牙咧嘴地大罵:“秦壽,臥槽……你大爺加二大爺!”

“我代他大爺和二大爺,感謝你了!”柳雪瞪了蘇珍一眼,握住了她的一隻手:“別動,我看看你的傷!”

柳雪在這邊照顧蘇珍和幼藍,手忙腳亂。

葉知秋在那邊,也忙得跟猴子一樣。

因爲老鬼婆太強,玩了命地衝陣,陣法岌岌可危!

“小娃娃,等我出陣,殺到茅山,雞犬不留!”老鬼婆在陣法裏咆哮。

“老鬼婆,有本事先出來再說!”葉知秋圍着陣法奔跑,同時取出南陽開國印,嚴陣以待。

Wшw▪ ttKan▪ C 〇

至於老鬼婆說的,也殺茅山,那是吹牛逼。茅山不是你家茅房,你想來來想走走?

以茅山五老的道行,加茅山的強大禁制,別說一個老鬼婆,算她和蚩尤怨靈一起過去,也是送死!

老鬼婆繼續衝擊陣法,竟然將陣法帶動,整體向着鹽池湖偏移。

“雪兒,老鬼婆帶着陣法跑,恐怕頂不住啊!”葉知秋情知不妙,大叫。

話音未落,黑白無常帶着白楓老道和一隊鬼兵趕來。

黑無常一見眼前的陣勢,大叫道:“葉老弟,老鬼兇猛,你趕緊請神啊!”

葉知秋咬咬牙,叫道:“你們給我盯住老鬼,等我請神!”

說罷,葉知秋急退兩步,兩手結印,準備師公身。

對於茅山弟子來說,請神當然是請師公了!

黑白無常和白楓老道急忙散開,守在陣法四周。

“翻天印結掌心,弟子有請師公身!”葉知秋一聲大喝。

黑無常等老鬼以爲葉知秋請神成功了,嘩地一下子閃開。

陣法本來岌岌可危,此刻失去了葉知秋的主持,立刻被老鬼撞破。

但聽得老鬼呀呀地厲聲怪叫,鬼影已經撲來,一道白花花的鹽流,打向葉知秋!

葉知秋還在等着師公身,可是半天沒反應。

師公沒來,老鬼婆卻已經殺到!

看來茅山師公也有個性,好男不跟女鬥!

葉知秋大驚失色,慌忙將南陽開國印向前一擋,同時施展門遁形,移形換位,以躲避老鬼婆的打擊。

可惜,葉知秋指望師公身,耽誤了時間,躲避遲了半拍。

嘭地一聲響,白花花的鹽流射到,打在葉知秋的身。

“我——操!”葉知秋一聲大叫,身體倒飛而出,直墜鹽池湖。

黑白無常見勢不妙,各自揮動鐵索,撲向老鬼婆。白楓老道也舉起手裏的鬼芴板,前助戰。老道生前是用劍的,死後封神做了城隍爺,便領了一個芴板,這是城隍爺身份的象徵,也是兵器。

葉知秋撲通一聲掉進鹽池湖裏,摔得一個七葷八素,不辨東西南北,張口罵娘,卻又被灌了一嘴的鹽水。

誰知道老鬼婆對葉知秋痛恨已極,竟然放過黑白無常和白楓老道,鬼影嗖地一下,直撲湖的葉知秋。

柳雪一直在關注形勢,眼見葉知秋危險,急忙一揮手,全力催動無極符!

無極符啾啾聲響,在空放大,追向老鬼婆,去勢如電。

嗖地一聲,放大到二尺見方的無極符,從老鬼婆的後背切過,將老鬼婆劈成了兩半!

“呀——!”老鬼婆一聲慘叫,分成兩半的鬼影,又迅速聚合,落入鹽池湖,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許兆麟等三個鬼童子一起撲,從水,硬生生地扯起葉知秋,拖泥帶水,將葉知秋拖了岸。

鬼童子畢竟道行不足,把一個一百多斤的大活人從水裏扯來,已經很不容易了。

葉知秋了岸,狼狽不堪,大罵:“老鬼婆,我絕不跟你善罷甘休!”

蘇珍在那邊賊笑,問道:“師公,軟骨有沒有……被打斷?”

愛恨之約 “什麼軟骨?”葉知秋不明白,叫道:“骨頭沒斷,可是我的大印丟失了!”

剛纔被老鬼的鹽流打,葉知秋已經施展了門遁形,身形漂浮,卸去了老鬼的力道。否則,葉知秋的軟骨不會斷,但是硬骨一定會斷!

是南陽開國印,在葉知秋落水的時候,丟失了。

“大印丟了沒事,快回來,以後慢慢找!”柳雪急忙招呼葉知秋。

葉知秋落湯雞一樣回到營地,心有餘悸地看着鹽池湖,說道:“鹽梟強悍至此,陣法也困不住她,怎麼辦纔好?”

黑無常連連跺腳:“請神,請神啊!除了張飛張翼德,沒有人可以降服她!”

柳雪揮手:“現在別管這個,先給蘇珍和幼藍療傷,然後再想辦法。”

黑白無常不敢再說,帶着白楓老道,在四周警戒。

剛纔的老鬼婆,也被無極符重傷,所以潛水以後,再無行動,想必也在療傷,恢復元氣。

葉知秋躲進帳篷裏,換了衣服以後,來看幼藍和蘇珍的情況。

幼藍傷勢很重,雖然經過柳雪的治療,還是奄奄一息的模樣。

葉知秋一眼瞥見小太歲,叫道:“小太歲你過來!”

“幹嘛?”小太歲的一肚子鹹水還沒吐完,扭頭問道。

葉知秋說道:“幼藍重傷,現在要靠你救命了。來來來,從你身割點肉吧。你的肉有效,可以讓她們迅速恢復。”

“啊,你們又要吃我?”小太歲大驚失色,怒目相向。(第三更) “大驚小怪的幹什麼?只是吃一點點罷了!”葉知秋走了過去,不由分說,將小太歲抓了過來。

小太歲大叫:“殺人啦,殺人啦……姐姐救命!”

柳雪急忙走來,摟住了小太歲,心疼地說道:

“小太歲你聽我說……沒有人要殺你。但是幼藍和蘇珍的傷勢太重,沒有太歲肉的話,可能活不下去。你只要貢獻一點點肉,可以挽救她們的性命。小太歲,大家都是朋友,你也不忍心,看着她們死去吧?”

小太歲不說話,眼神很糾結。

葉知秋拔出赤元劍,說道:“你身那麼多的肉,割一點點下來又不會死……”

“你我肉更多啊,爲什麼你不割肉?憑什麼叫我一個人倒黴?”小太歲瞪眼看着葉知秋,大叫。

“我的肉沒效果,要是有效果,我保證毫不猶豫!”葉知秋說道。

“我不管,我割一塊肉,你割一塊肉!”小太歲大叫,不依不饒。

重生妖御天下 柳雪急忙勸架,說道:“小太歲,你割一塊肉,我給你買一套新衣服……”

小太歲想了想,問道:“先說好,你們要割多大的一塊肉?”

柳雪從地拾起一個鵝蛋大的石頭:“這麼大。”

小太歲從地撿起一個更小的石頭,哭喪着臉問道:“姐姐,這麼大……不行嗎?”

“行行行,這麼大好了。”柳雪擔心小太歲反悔,急忙點頭。

肉不在多,有效行。

葉知秋嘿嘿一笑,提刀前。

小太歲大叫:“不行,我要姐姐親自下刀,我不放心葉知秋!”

柳雪急忙接過葉知秋的赤元劍:“好好好,我來我來。你說吧小太歲,希望從哪裏割肉?”

小太歲又爲難了,一會兒捲起褲腿,要從腿割肉;一會兒又撅起屁股,一會兒又捲起袖子……

折騰了半晌,小太歲往地一趟,閉着眼睛叫道:“姐姐你自己看着辦吧,我也不知道什麼地方割肉纔好了,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心疼啊!”

柳雪一咬牙,手起刀落,從小太歲的胳膊割了火柴盒那麼大的一塊肉來。

小太歲並無痛覺,割肉的傷口,眨眼間又痊癒了,一點痕跡都看不到!

因爲肉太歲本身是一塊巨肉,成精以後,故意壓縮身體,才變成了這胖男孩的形象。如果小太歲將身形全部展開,那龐大的身軀,可以夠幾百人吃一頓了!

更怪的事,那塊割下來的肉並無血跡,卻在柳雪的掌心裏迅速膨脹,頃刻間膨脹到拳頭大!

小太歲睜開眼來,一看見柳雪手裏的肉,立刻大叫:“姐姐你騙我,你割了我這麼多肉!”

“不是啊,這是割下來以後長大的,你看,他還在長。”柳雪急忙解釋。

小太歲看見那塊肉還在增長,這才相信,不再大叫。

葉知秋嘻嘻一笑,接過柳雪的活,將那塊肉切成兩半,餵給蘇珍和幼藍。

蘇珍很不客氣,當即吞了下去,隨後盤腿打坐。

幼藍還在昏迷,葉知秋只好將太歲肉剁碎,加了水,給幼藍灌下去。

太歲肉果然功效神,生死人而肉白骨。

蘇珍打坐了十來分鐘,竟然已經完全康復,精神抖擻地站了起來,走到小太歲的身前,笑道:“謝謝你了小太歲,太歲肉的味道不怎麼樣,但是功效太強大了,我都聽見自己的斷骨,在身體裏迅速複合的聲音……”

冷不防,小太歲抓起蘇珍的胳膊,一口咬了下去!

蘇珍嚇了一跳,急忙抽手,驚愕地問道:“你這孩子要什麼?”

“你吃我的肉,我也吃你的肉!”小太歲惡狠狠地說道。

“小孩子沒長牙,吃什麼肉?吃奶還差不多?”蘇珍一笑,回到幼藍的身邊,照顧幼藍。

柳雪還在給幼藍傳送玄功靈氣,幫助幼藍復原。

幼藍喝了肉湯,終於漸漸醒來,在柳雪的幫助下,盤腿打坐,看臉色和氣息,已無大礙。

柳雪這才鬆了一口氣,稍事休息。

葉知秋問道:“蚩尤老婆太厲害了,雪兒,我們怎麼辦?”

“越厲害越好。”柳雪微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