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恍然大悟,這裡根本就是一個絕戶地啊!

他到現在才發現在這個空間的四個角落豎立著一根奇怪的柱子的原由,剛剛樂天雖然看到這柱子,但是他根本沒有往這個方面去想。

這裡不可能招到任何魂魄!

樂天一看,也就放棄了這個想法,他到現在還沒有弄清楚這裡存在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到底是關押皇族的牢籠還是工匠的臨時休息地?

樂天百思不得其解,他對那段歷史不太清楚,雖然看得懂殄文,但是這殄文亂七八糟的,意思根本解讀不出來。

「樂天!」蘇紫萱的喊聲傳來。

「來了!」樂天回道。

他還是決定先離開,記下這個位置,等自己忙完了事情,樂天打算去請肖功勛來看看,他是這件事的直接參与者,對那段歷史也是無比的熟悉,說不定可是看出什麼東西。

蘇紫萱伸出手,樂天一把拉住她的手,蘇紫萱將樂天拉出了地洞。

「呼……悶死人了。」趙敏長長的鬆了口氣。

她開始看自己拍下來的東西,看了一眼,趙敏愣住了。

「樂天……樂天你過來一下。」她喊道。

樂天正在找高地,想看一看這周圍的地形呢,他們已經足足走了三天了,雖然這三天走的路程不是很遠,但是也足夠了,一座帝陵的範圍就算再大也會有個限度!

到目前為止樂天還不能確定這裡的確是和北山大墓有關。

聽到趙敏的喊聲,樂天先走了過去。

「你看看,這裡面的字居然會動。」趙敏興奮地說道。

樂天一愣,急忙拿過趙敏的微型攝像機看了看,趙敏幾乎將所有牆壁上的殄文都拍了下來,而攝像機內的殄文居然是移動的!

那些不著邊際的殄文居然在攝像機內組成了可以讓人看懂的話。

「天佑吾族,逆賊終不得好死……逆轉帝陵風水!逆賊永世不得翻身……如有人破壞此地風水!吾將詛咒其永世不得安生……」

樂天倒吸了一口冷氣,他面色大變。

「怎麼了?」趙敏奇怪的看著樂天的臉色。

樂天看了看面前的大洞,這個地方因為他們的闖入,有了一個生門,這絕對算是破壞了風水。

幾個女人看到樂天如此奇怪的神色,她們也湊了過來。

「紫萱……你過來一下。」樂天突然開口。 我走到便利店的飲料區,又拿了一瓶飲料,直接放在那個老頭的面前,衝着他一笑:“爺爺請你喝的,夏天和這些可以降降溫。”

說完,我擰開了自己的飲料瓶口。而一旁的安如觀,卻出奇的未置一語,安靜的喝着飲料,像是什麼都沒有看到什麼都沒有聽到的樣子。

老頭也學着我的樣子開始擰瓶口,試了幾下,卻怎麼也打不開,憤怒的將飲料扔在地上,巨大的聲響嚇了我一跳,我蹲下身子將瓶子撿起,隨後將其擰開,微笑的遞給了老頭。

可是他卻傲嬌的扭頭不肯再喝飲料,我收緊了手指,一個人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被別人一味地仗勢欺人,我肯定受不了。正準備不理這個老頭的時候,安如觀卻在這時拉住了我的手,朝着我微微搖頭,似乎讓我不要輕舉妄動。

我奇怪的瞥了一眼老頭,不明白安如觀怎麼會給我這樣的眼神,忽的想起周天天讓我們找的人時,我目光一沉,不會吧。難道眼前的人就是周天天口中的祁陽?

這時,那個老頭忽然笑了起來,笑聲有些詭異:“你們是在找我吧?怎麼?小姑娘一點小氣都受不了,那怎麼好意思要求我幫你做事呢?”

“你……都知道了?”我看着眼前的老頭,哦不,應該說是祁陽,既然他知道這一切,那麼一定是周天天告訴他的。所以他纔會在這裏,故意等着他們。

“爺爺,您好,我是秦瑤,我……”

祁陽甩了甩手,不用說了,周老頭子已經將那些都告訴我了。復而指着我,你跟我來。

我看了安如觀一眼,跟在了祁陽的身後,安如觀的也跟着擡起步伐,卻被祁陽攔住身後,你就不需要過來了。說完便帶着我離開了便利店,在小區裏左拐右拐進了一個地下室的屋子。

房子很大,卻總給人陰沉沉的感覺。

我腳步一頓,看着眼前的屋子,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這個屋子有些不太對勁。

祁陽朝着我笑了笑,鼻子有些下塌,在此刻看起來也覺得詭異了起來。怎麼,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嗎,怎麼現在找到了你卻不敢進我屋子裏了?

他的聲音帶着一絲諷刺,卻由此成功的激到了我,進去就進去!怕什麼!

我剛走進去,就覺得頸肩一痛,接着不省人事。

祁陽看着我,嘴角忽的勾起一絲詭異的笑容。

不知道多久,我醒來的時候,頭有些昏昏沉沉。祁陽就坐在不遠處,悠閒地喝着茶,看到我醒來眉間一挑,沒想到你身體還不錯,竟然這麼快就醒來了。

我想要反駁他的話,聲音卻卡在了喉嚨裏,怎麼也反駁不出來。

“你現在要小心一點,沒看到自己的脖子上有一條疤嗎?”祁陽的話音落地,我低着頭看着身上,果然有一條傷口在汩汩流血不止,這是……

我低着頭怔怔的看着自己脖子間的傷痕,鮮血將我的身子染得腥紅。我氣惱的看着一旁悠閒喝茶的祁陽,我那麼的相信你,你居然這麼對我?我抓着牀邊的枕頭就向他坐的方向扔過去。 蘇紫萱看著樂天,樂天示意她跟自己過來,兩個人走到一塊山石的後面。

「衣服掀起來我看看。」樂天說道。

「啊?」蘇紫萱一愣。

「快點!」樂天催促。

蘇紫萱莫名其妙,你這傢伙發情也太不是時候了吧?別說周圍還有人,就是這荒山野嶺自己也沒有這情趣啊。

她掀開了自己的衣服,樂天仔細地看了看。

蘇紫萱的皮膚看起來沒有任何異常,樂天鬆了口氣。

「你會讓她們都掀開自己的衣服看一看!如果出現紅色的痕迹……馬上回來告訴我。」樂天說道。

「你到發現了什麼?」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

「我懷疑……剛剛我們掉進去的那個山洞中隱藏著陰毒的詛咒!」樂天低聲說道。

蘇紫萱倒吸一口冷氣。

她回去了,過了一會她又回來了。

「樂天……小呆的腹部紅色的痕迹最明顯,趙敏、小妮子、王楚楚的身上都有,但是不明顯……你說那紅色的痕迹是詛咒?我感覺不像,倒像是剛剛爬出土坑蹭出來的。」蘇紫萱懷疑的看著樂天。

「不可能!」樂天搖搖頭。

他走了回去,幾個女人還在面面相覷。

樂天不由分說掀起了小助理的衣服看了看,他見過小助理身上的詛咒爆發的情況,當時自己還留下了一張圖呢。

「你幹嘛?」小助理被樂天弄得面紅耳赤。

樂天看了看,慢慢地放下了小助理的衣服,小助理急忙將自己的衣服整理好。

糟了!

問題大了……

樂天的目光落到了那個洞口的位置,久久無語。

「能不能繼續走了?這裡也沒有什麼好玩的。」韓妮妮開口問道。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這傢伙怎麼辦的這麼不正常了?

「走吧。」樂天吐了口氣。

好在這種詛咒的爆發需要一定的引子,否則還真的是難處理了。

一行人繼續向北前行,山裡根本沒路,一行人在山林中穿梭,路已經越來越難走了,再加上小助理現在又用不上力氣,走得更慢了許多。

「轟轟轟……」

天空突然響起了一聲聲悶雷。

樂天抬起頭,他臉色一變。

重生八零:發家致富養崽崽 「要下雨了。」王楚楚說道。

樂天點點頭。

他回頭看了看,從這裡可以看到極遠的地方,他看著身後的地界,有一件事樂天終於可以確定了,他們到現在才真正地走出了帝陵的範圍。

也就是說……

他們走出了陰火熾局籠罩的範圍。

「馬上找地方躲雨!」樂天提醒道。

「只是打了個雷罷了……不用這麼緊張吧?」蘇紫萱滿不在意的說道。

「我感覺這個雨不簡單!」樂天看著天空。

雲層在這裡彷彿被什麼東西擋住了,天空呈現一邊烏黑一邊深藍的顏色,非常的美麗。

趙敏忙不迭的將這種天色拍了下來。

一顆雨滴落下,慢慢的……雨開始越來越大。

如此大的雨幾個女人都是生平僅見。

「我眼睛都睜不開了……」韓妮妮大叫。

她從未想過雨居然會如此的恐怖。

「嘩啦……」

一塊巨大的石頭被雨水沖刷的從山上滾落下來,蘇紫萱一看,面色大變,趙敏的位置正在那一刻石頭的正下方。

「鍋蓋!」

她大喊一聲,將鍋蓋丟了出去。

「轟!」

鍋蓋將石頭撞飛了。

「傻妞!前面右邊一百米有一個山洞……只不過山洞裡面有東西。」蛟褫突然和蘇紫萱說道。

它的稱呼依舊沒變。

趙敏嚇呆了,她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撞開了石頭,但是她知道自己剛剛差點就死了。

「樂天!前面一百米有山洞!」蘇紫萱喊道。

樂天的手一直搭在眼上,他聽到蘇紫萱的話,馬上確定位置!

總裁爲愛入局 「都拉著手,一個拉一個!蘇紫萱……你走前面。」他喊道。

幾個人一個拉一個的拉好,雖然奇怪樂天為什麼要讓蘇紫萱走前面,但是這個時候實在是沒時間去計較這個了。

地上的水迅速的增多,眾人的腳下居然出現了一條小溪……

「快快快!我們的腳底下很快被變成大河!」樂天催促。

蘇紫萱在前面帶路,她的前面鍋蓋正在快速的爬著,蛟褫輕鬆地幫助鍋蓋掩藏的身體。

鍋蓋終於停下了腳步。

「傻妞!需要我們動手嗎?」蛟褫詢問。

「裡面是什麼?」蘇紫萱奇怪的問。

這雨就像是誰將天劃破了一個口子,雨滴打在臉上疼得很。

「一隻野豬!」蛟褫回答。

一隻野豬還不夠鍋蓋吃一頓飽飯,可是山洞的大小限制了鍋蓋的發揮,蘇紫萱看了看,搖了搖頭。

「進去啊!繼續呆在這裡很危險的。」樂天發現蘇紫萱停了下來,急忙吼道。

「裡面有東西!一隻野豬。」蘇紫萱喊道。

樂天看了看那個洞口,洞口不是太大,看高度應該是一個山體裂縫形成的。

「我去!」他說道。

「不行!還是我去吧。」蘇紫萱搖搖頭。

「沒事!你看著這些女人,實在不行只好讓鍋蓋暴露了。」

樂天看了一眼身後的幾個女人,王楚楚還勉強撐得住,韓妮妮和小助理被腳下的水流沖的幾乎站不住了,趙敏剛剛的驚嚇還沒徹底回過神,臉色蒼白的很。

蘇紫萱擔心的拉著樂天的手,她突然有點後悔將這些女人帶著了,這根本不是旅遊嗎,這就是玩命!

「沒事,我帶了銅匕首。」樂天說道。

他將銅匕首拿了出來,這才往那個山洞抹去。

「都過來,手拉在一起!全都不要動……」蘇紫萱大聲的喊道。

幾個女人都湊了過來,可是她們奇怪的發現,擠在蘇紫萱的身邊,腳下的水流就小了許多,那些水流彷彿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般,轉了一個方向。

這是鍋蓋正趴在這些人的前方呢,它可不怕水。

「吼……」

雨水中隱約可以聽到奇怪的吼聲,幾個女人的心裡七上八下的

樂天手中的銅匕首狠狠的插在野豬的腦門上,這隻野豬足有二百多斤,它發現樂天走進了自己地盤,就毫不猶豫的向樂天衝過來。

樂天的柳葉幫了大忙,兩片柳葉貼住了野豬的眼睛,樂天趁機一匕首刺進了野豬的雙眼中間! 祁陽雖然已年邁,但身子骨很是硬朗,閃躲的本事很是迅速。我扔的枕頭連他的衣服邊都沒有碰到過。

雖沒有碰到祁陽的身上,但我突然的動作已經惹惱了他。疾步的向我走來,一把抓起我的衣領,憤怒的吼道:“我害你什麼了?你好好的看看你自己身上的血之後,再好好的下定義!”

祁陽的話讓我冷靜了下來,我看着低下頭看着自己被鮮血染過的衣服,有股腥味之餘還有一絲黑色的霧氣在上面盤旋。看到這樣的場景,我渾身發冷,很難想象得到那團黑氣竟然是從我身上冒了出來。

他指着盤旋不散的黑氣,這就是在你身體裏殘留的陰氣,現在已經被我用某種祕法將它取了出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