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因爲衆叛親離,仙皇至少還能撐一段時間甚至是幾年。

聽到仙皇這樣說,秦巖十分想笑,他覺得真是應了那句話,不作死就不會死。

“仙皇,廢話少說,受死吧!”

秦巖大喝一聲,飛身而起,念動咒語向仙皇指去。

天空上立即閃過一道道閃電,這些閃電原本只有頭髮絲細,但是它們很快就聚攏在一起,形成了胳膊粗的閃電,然後“咔嚓咔嚓”的向仙皇劈下。

仙皇冷笑起來,伸手一抓,將這些閃電抓在手中。

這些閃電立即沿着仙皇的胳膊纏繞上去,將仙皇五花大綁。

仙皇大喝一聲,身上迸射出滔天的魂力,立即將猶如繩子一般的閃電全部崩斷了。

隨着一聲大吼,仙皇將這些崩斷的閃電用手揉捏成一個光球,“嗖”的一聲向秦巖拋去。 秦巖身形一閃,險之又險的躲過了光球。

光球“轟”的一聲砸在秦巖剛纔所站的地方,地面被砸出一個大坑。

仙皇趁着秦巖向後倒退的時候,當即飛身而起,揮掌向秦巖當頭拍下。

秦巖揮掌和仙皇硬接了一招,只聽見“轟”的一聲,兩個人同時向後退開。

與此同時,雙掌激發出來的氣浪向四周擴散出去,將地面上的塵土吹起,形成了一場沙塵暴。

秦巖向後退了十幾步,穩穩地站住了。

仙皇向後退了三十多步才站住。

他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睛,滿臉驚訝地看着秦巖。

他記得清清楚楚,之前秦巖的實力差了他整整一截,但是現在秦巖的實力居然高出他一截,而這才幾天的時間。

秦巖看出仙皇十分驚訝,笑着說:“你沒有想到吧!”

錯愛成真 仙皇點了點頭:“我很好奇,你的實力爲什麼晉升的這麼快?”

秦巖笑着說:“這是一個祕密,等你死後去問閻王吧!”

說罷,秦巖大喝一聲,突然消失在原地。

等到秦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仙皇的背後。

仙皇早就預料到秦巖要在他的背後攻擊他,立即轉過身對着秦巖指去。

一個半透明的防護罩立即出現在仙皇的面前,“砰”的以上,秦巖一掌拍在了防護罩上。

防護罩被秦巖拍的佈滿了裂紋,但是很快這些裂紋就癒合了。

然後整個防護罩就像一張網似得,將秦巖罩住了,然後緊緊地收縮,就像一層薄膜貼在秦巖的身上,控制住了秦巖的行動。

“哈哈哈!秦巖,讓你嚐嚐我無縫天衣的厲害。”仙皇得意的大聲笑起來。

原來仙皇剛纔施展出的不是防護罩,而是祭出了他的法器無縫天衣。

無縫天衣剛剛被祭出,就像是防護罩一樣,但是一旦和人接觸後就會立即將人罩住,就像給人穿了一件衣服。

秦巖念動咒語,催動魂力,想撐破無縫天衣,但是秦巖發現無縫天衣太結實了,他每次將無縫天衣撐的快要崩裂了,但是無縫天衣很快就又自行修復了。

那感覺就像是氣球一樣,明明被吹的快要爆裂,但是一旦露了氣又恢復到原來大小。

“秦巖,我這無縫天衣可不是一般的無縫天衣,你還是不要掙扎了,給我去死吧!”說罷,仙皇接連揮掌拍在秦巖的胸口上。

秦巖當即被打的吐出好幾口鮮血。

原來仙皇之所以敢單挑秦巖,就是因爲他手中有無縫天衣。

秦巖也沒有想到無縫天衣這麼厲害,他大喝一聲,念動咒語催動千年桃木劍。

千年桃木劍“嗖”的一聲被釋放出來,但是當千年桃木劍刺在無縫天衣上的時候,就好像用刀割在了肉皮上,無論怎麼割都無法將無縫天衣割斷。

與此同時,秦巖的大軍看到這一幕,立即組成陣法,一步一步的向仙皇逼近,準備攻擊仙皇。

雖然這些士兵還沒有達到天仙,但是量變會產生質變,因爲人數衆多,他們釋放出來的魂力是仙皇的幾十倍甚至上百倍,仙皇根本無法抵擋。

仙皇一把抓住秦巖的肩膀,“嗖”的一聲飛馳而去。

“快追,仙皇把王爺帶走了。”其中一個將軍大聲吼起來,當先向仙皇追去。

其他士兵跟着將軍也向仙皇追去。

不過他們的實力和仙皇相比差距太大,根本無法追上仙皇。

仙皇眨眼間就跑掉了。

該死的,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帶隊的將軍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緊接着,他覺得自己應該將這件事情通知給狐小仙等人。

想到這裏,他立即拿出十幾張通信符分別傳給了狐小仙、周小雨、慕容雪菡等人。

這些人看到通信符後,全都臉色大變,特別是狐小仙等幾個女的。她們當即毫不猶豫的帶着各自的軍隊直奔皇城,準備將秦巖從仙皇的手中救出來。

剛開始他們離開秦巖的時候,覺得秦巖應該沒有問題,因爲現在秦巖的實力已經超過了仙皇,但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仙皇居然還有無縫天衣這種法器。

秦巖被仙皇抓到了皇宮後面的一座假山上。

“砰”的一聲,仙皇將秦巖扔到地上,冷冷的看着秦巖:“你一定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

秦巖不屑一顧的笑起來:“你這無縫天衣雖好,但是隻要給我一定的時間,我肯定能破開你的無縫天衣。”

秦巖一邊說一邊用千年桃木劍不停的割無縫天衣。

看到這一幕,仙皇哈哈大笑起來:“秦巖,你的想法太天真了,我這無縫天衣乃是天仙巔峯級的法器,很少有其他法器能破掉它,可以說我這件無縫天衣在這裏是無敵一般的存在。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秦巖卻不這麼認爲,再厲害的法器也有缺點,現在他就是要找到無縫天衣的缺點。

緊接着,仙皇笑着說:“更何況我現在就要殺了你,你沒有機會再破開我的無縫天衣了。”

說罷,仙皇揮掌向秦巖當頭拍下。

秦巖雖然被無縫天衣束縛住了,但是他依舊可以還擊,只不過有些束手束腳。

這就像一個人雖然被五花大綁,但是他依舊可以用頭頂對方,用腳踢對方,甚至可以用身子撞對方。

秦巖大喝一聲,彈跳起來用腳和仙皇對了一掌。

仙皇被踢的向後倒飛出去,而秦巖也被拍的向後倒飛出去。

爲了逃出仙皇的魔掌,秦巖在被拍飛的同時趁機借力向後飛馳而去。

仙皇看到這一幕,立即追了上去,並且不停的念動咒語召喚出一道道閃電向秦巖劈下。

秦巖雖然被無縫天衣包裹的就像糉子,但是他依舊可以蹦蹦跳跳,就像兔子一樣,“嗖嗖嗖”的向遠處蹦去,和仙皇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離。

仙皇被氣壞了,沒有想到自己用無縫天衣裹住了秦巖,秦巖卻依舊可以跑。

“該死的,你有本事別跑。”仙皇一邊追一邊對着秦巖破口大罵。

“我不跑難道讓你殺了我嗎?” 冷戾少爺的囚妻 秦巖一邊逃一邊哈哈大笑起來。 就這樣一個在前面逃,一個在後面追,仙皇是越追心裏面越害怕,因爲他心裏清楚,如果他不能在短時間內殺了秦巖,那麼秦巖的人就會在短時間內找過來,到時候他必死無疑。

該死的,這可怎麼辦?仙皇焦急無比,可是卻又無可奈何。

又追了一會兒,仙皇覺得追不上秦巖,立即轉過身向相反的方向逃去。

秦巖知道仙皇的想法,立即轉過身追了上去。

他一邊追還一邊哈哈大笑:“別跑啊,你來殺我啊!千萬不要半途而廢啊!我最討厭半途而廢的人了。”

聽見秦巖的話,仙皇被氣個半死,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明明是獲勝的一方,現在卻被秦巖逼的只能逃跑。

可是他又不敢將無縫天衣收回,否則的話他就不是秦巖的對手了。

看到仙皇無奈的神情,秦岩心中樂極了。

“怎麼?你難道不敢殺了我嗎?你剛纔不是很兇嗎?有本事來啊!”

“秦巖,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我遲早有一天會殺了你。”仙皇一邊說一邊念動咒語對秦巖指去。

數十道魂鏈“嗖嗖嗖”的從半空中閃現出來,就像是一條條毒蛇一樣捲住了秦巖。

秦巖立即被這些魂鏈困住了。

如果是平常,秦巖眨眼間就能崩碎這些魂鏈,但是現在他被無縫天衣困住了,根本無法施展出強大的魂力。

所以也就被魂鏈纏住,固定在了原地。

“秦巖,咱們後會有期。”說罷,仙皇身形一閃消失的無影無蹤。

秦巖舒服的躺在了地上,笑眯眯的對着虛空說:“下一次再見的時候就是你的死期。”

半個多小時後,周小雨和狐小仙第一個來到了秦巖身邊。

當他們看到秦巖被緊緊裹住的樣子後,同時無奈的嘆了口氣。

周小雨心疼的說:“讓你逞能,當時我要留下來你不聽,現在被人家抓住了吧!”

狐小仙一邊扯斷纏住秦巖的魂鏈,一邊緊跟着說:“這也不能怪秦巖,誰能想到仙皇還有這麼厲害的法器。”

周小雨笑了:“狐小仙,你就向着秦巖說話吧!遲早有一天會害了他,讓他變成一個自大狂。”

狐小仙聳了聳肩,無奈的說:“我這說的也是事實啊!”

“主人怎麼樣了,他沒事吧?”就在這時,慕容雪菡來了。

當慕容雪菡看到秦巖被無縫天衣緊緊的包裹住,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

因爲秦巖現在的樣子就像是一個人肉香腸,外面被薄薄的腸衣包住了。

還不等周小雨和狐小仙說話,高長老、秦昌齡、卞良虎等人也都來了。

最後到達的是屍皇和九窈。

狐小仙等人施展了無數道法,也無法破開無縫天衣。

大家十分惆悵,商量着要不要同時施展魂力強行撕碎無縫天衣。

秦巖搖了搖頭說:“強行將無縫天衣撕碎,它以後就無法用了,這樣吧,我就先被無縫天衣裹着吧!等我的實力提升了,我再打開它。”

秦巖不捨得損毀無縫天衣,這可是一件他見過的最厲害的法器。

雖然這件法器不具有任何攻擊性,但是它可以困住天仙巔峯級的高手,以後如果秦巖再遇到這樣的高手,眨眼間就可以用無縫天衣收了對方。

“可是你被無縫天衣裹住,難道不感覺難受嗎?”狐小仙是無法忍受這種被束縛的感覺。

“爲了這件法器,難受一點怕什麼,我能忍得住。”秦巖淡淡的說,根本沒有將這件事當成一回事。

周小雨想了想說:“既然主人願意要,那就隨主人吧!”

其他人互相對視了一眼,也都同意了秦巖的想法。

秦巖被大家簇擁着向皇宮中走去。

不過大家都是走着,而秦巖是蹦着去的。

看到秦巖蹦蹦跳跳的樣子,大家覺得十分好笑。

特別是秦傲天和李曉曉。他們覺得自己爸爸就是一個毛毛蟲。

他們也跟在秦巖的身後蹦跳起來。

九窈狠狠的瞪了一眼李曉曉,沒好氣的說:“別蹦了,你怎麼能嘲笑你爸爸呢?”

李曉曉吐出了小舌頭,扮了一下鬼臉。

與此同時,秦傲天也不再學秦巖的樣子了。

秦巖對此覺得無所謂:“小孩子淘氣點屬於正常,你們這也太嚴格了吧!”

“那也不能讓他們胡鬧啊!要不然以後還怎麼管。”九窈對秦巖說。

不一會兒,大家來到了皇宮。

秦巖坐在了仙皇的位置上。

當大家準備參拜秦巖的時候,總覺得怪異無比,因爲秦巖現在就像是一個被捆住的人。

卞良虎乾咳了一聲,跪在地上大聲的說:“王爺,現在我們已經將仙皇趕走了,我提議由您接管仙皇的位置,就任新一代仙皇。”

童貫也趕快跟着大聲附和:“王爺,臣也附議,請求您接任新一代仙皇。”

緊接着,其他人紛紛大聲附和。

秦巖點了點頭,直接答應了。

他可不像別人那樣虛僞,明明心裏面願意,卻假裝要推三阻四,直到大家接連三次請求後才裝出極不情願的樣子答應。

就這樣,秦巖算是繼承了仙皇的位置。

他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立即給下面的人下令::“來人,傳我命令,在全境內通緝上任仙皇。”

“遵命!”所有的人都恭敬的說。

秦巖掃了一眼大家,覺得是該論功行賞的時候了:“高長老,從今天開始我提拔你爲忠義王。卞良虎,從今天開始你擔任興建王。秦昌齡,從今天開始你擔任安國王。”

“多謝仙皇!”高長老三等立即跪謝秦巖。

秦巖點了點頭對他們說:“至於你們麾下的侯爺、將軍,你們自己選拔吧!我就不參與了。”

“是!”高長老三人再次恭敬無比地說。

如果真的要論功行賞,其實狐小仙的功勞最大,不過狐小仙不願意當官,只想天天跟在秦巖的身邊,所以秦巖就沒有封它爲王。

至於九窈、周小雨等人也都是如此。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