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時候,只怕整個天下再無你的容身之地。”

“相反,你要掌控了江東第一富族,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那是何等的瀟灑、威風?總好過看人臉色而活吧?”

秦羿並沒有直接回答白飛,而是切中要害直言。

白飛直冒冷汗!

新時代導師 白少陽素來心狠手辣,日後執掌白家,清洗的第一波人,可不就是他?

‘不,我不能認輸!’

‘我體內也留着白家高貴的血液,憑什麼要給他白少陽當狗!’

白飛動心了!

這是個天大的誘惑!

也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他不在乎秦羿與他兄長到底有何深仇大恨,只要能掌控白家,他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但世上會有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嗎?

他有點不敢相信!

這一局,白飛不敢貿然下注!

因爲一旦輸了,他必死無疑。

“告訴我爲什麼要幫我,你到底圖什麼?”白飛嚥了口唾沫,探頭問道。

“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到時候我會來石京找你,你會考慮清楚的。”

秦羿笑了笑,起身而去。

白家雄厚的背景,以及有龍陽山的道修天師坐鎮,幾乎是不可打倒的。

而白飛正是上天賜給秦羿對付白家,一顆幾近完美的棋子。

他的地位,恰如其分,正好爲他所用。

秦羿相信,一個月後,白飛會同意跟他聯手的。

慾望是人性中的猛虎!

他只要給了白飛一絲希望,此後這絲希望就會在白飛的心裏生根發芽。

到時候這把尖刀,會狠狠的刺進白家的心臟,親自埋葬白少陽的江山。 噠噠!

軍機緩緩停在了南霧村上空。

“別了大熊,你永遠都活在我們的心裏。”唐驍月抹掉眼淚,頭也不回的關上了艙門。

秦羿望着那片蒼茫大地,目光平靜,不悲不喜,無哀無怒。

他必須把悲傷埋葬在上一秒。

人這一生,絕不能爲過去所羈絆!

接下來怎麼處理張斌與伍雲重,以及論功行賞,秦羿沒有絲毫的興趣。

當天晚上,秦羿火速趕回聽雨軒,一頭扎進了丹房,煉製回春丹。

三日後,丹成!

百鳥雲集,游魚近岸,紛紛爲丹藥香氣所引,流連忘返!

籲!

聞着滿室的丹香。

秦羿暗吸了一口氣,心跳如麻。

這是他在凡間第一次煉丹。

成則父親生!

敗則必死!

咬了咬牙,他猛地一把掀開了鼎蓋。

丹爐內,躺着九顆彈珠大小的丹丸。

丹體晶瑩剔透,紅澤色豐,清香怡人。

無論是品質還是品形,都堪稱上佳!

稍聞丹氣,便教人疲憊盡消,風邪皆去!

“陰太歲爲一品,阿醜的靈龜血也可算一品,就是寒陰草次了點。不過,以我的獨門煉丹術將三藥合一,盡去雜質,此丹已然可入二品了。”

“二品靈丹,不敢說起死回生,但腐骨生肌,化痾去病,增長內力已然足夠。”

“父親的絕症終於有救了!”

秦羿欣然大喜。

在天地萬法中,煉丹、煉器大師,永遠都是最缺的!

秦羿曾是修真界三大煉丹師之一,但地獄中的天材地寶、各種異火絕非凡間能比的。

回春丹,在地獄或許不足爲奇。但在凡間,絕對是價值連城!

走出丹房,阿醜趴在門口早已流了一地的哈喇子。

見了秦羿,它連忙抖落了身上嘰嘰喳喳的鳥兒,搖頭晃腦的迎了過來。

“好你個畜生,倒是挺會趕巧,賞你的,接着!”

秦羿屈指一彈,阿醜張嘴接住丹藥,一咕嚕吞了下去。

頓時龜甲如血,騰騰直冒紅光。

非法成婚 “二品丹藥,夠你修爲精進半個甲子了,速去煉化!”秦羿笑道。

阿醜匍匐在地上,連連點頭觸地,眼中竟是流出了晶瑩的淚水。

想它當初被鐵索囚禁在暗無天日的血池,是何等的淒涼。

秦羿救它出苦海,如今又賜予神丹,它已通靈性,豈能不知這天大的恩賜!

“去吧!”

秦羿揮手喝退阿醜,他能把價值連城的丹藥賞賜給阿醜。

是因爲回春丹借用了它的玄龜血!

在大堤危難時刻,也是阿醜的龜血酒讓他強提神通,助他殺出了重圍。

阿醜對他而言,何嘗不是救命恩人。

秦羿恩怨分明,自是不會吝嗇區區丹藥。

……

吳縣,青峯山下。

竹屋、籬笆!

溪流、野花!

如畫卷一般,美的讓人窒息。

秦文仁挽着袖子,手中狼毫潑墨盡舞,筆走龍蛇。

秦羿與一個美婦安靜的呆在一旁。

片刻,一幅氣派的青竹圖,已然盡舒!

“文仁的畫,讓我想到了在石京初識的那年。”

“你窮困潦倒,靠賣字畫爲生。而我偏是像着魔了一樣,與你一見如故。”宋茹君回念往昔,臉上竟是多了一抹羞澀緋紅。

“是啊,一晃二十年了,恍如昨日。”

秦文仁接過香茶喝了兩口,淡笑唏噓。

“那是因爲,在父親心中母親二十年如一日罷了。”秦羿笑道。

宋茹君微微嘆了口氣道:“是我不好,這些年讓你受苦了。若早看透些,又何至於……”

一想到丈夫病入膏肓,這位女強人是日夜難安,好不心痛。

“爸,這是我託一個朋友弄到的靈藥,極爲難得,能治百病,你試一試!”秦羿拿出回春丸,淡然笑道。

“小羿,你這是從哪弄來的東西,不會有事吧?”

宋茹君並不知道兒子的來頭,料他一個毛頭小子哪懂什麼丹藥,別是被人矇騙了。

“無妨,權當死馬當活馬醫了!”

秦文仁卻是心知肚明,兒子坐擁江南,貴不可言,這藥能有假嗎?

當即接過丹藥,輕鬆服下。

“咦!”

丹藥下肚,秦文仁頓時只覺一股清爽之氣遍佈全身,三千六百萬毛孔無不通暢。

緊接着,他只覺周身一陣麻癢,竟然涌出了一層腥臭的黑油。

旋即,一股濁氣直衝咽喉。

咕嚕幾嗓子後,張嘴哇的吐出一團黑血!

秦羿法眼能清晰的看到丹藥靈氣,正在滋潤父親全身。

原本頑固的絕毒,在強大的靈氣衝擊下,盡皆化爲油垢,自毛孔排出!

更喜的是,經過靈氣蘊養,父親體內生機更盛,比起一般的內煉武者,還要強上幾分。

二品丹藥的靈效,當真神妙!

“文仁,你別嚇我,沒事吧?”宋茹君連忙扶住秦文仁,驚然問道。

秦文仁擦掉嘴角的污血,欣然大笑,連聲大呼痛快。

“我一輩子就沒這麼輕鬆過,茹君,這,這種感覺太美妙了!”

緋聞新娘 秦文仁激動地張臂狂喜,他已經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此刻的舒暢了。

原本蒼白泛青的臉上,此刻竟生出了一抹晶瑩的紅潤。

千億總裁,我們不復婚 尤其是那滄桑、疲憊佈滿血絲的雙眼,更是變的如嬰兒一般清澈、明亮。

“你呀,渾身髒臭死了,快去洗洗吧。”宋茹君流淚笑道。

“好,好!”秦文仁嘴裏哼着小調,一溜小跑往後屋去了。

“媽,我也給你留了一顆,不過這藥力有點衝,你最好是子時服用,我包管你年輕二十歲!”

秦羿暗自舒了一口氣,輕鬆笑道。

“小羿,你,你這藥是從哪來的。據我所知,華夏還沒有研究出能攻克絕症的醫學藥物啊?”

宋茹君欣喜之餘,對秦羿的藥丸極其感興趣。

“媽,這是我的一個朋友送我的。他,他爺爺是崑崙山的道士,那可是活神仙啊。”秦羿眨眼笑道。

重生之前,他可是出了名的花心大少,嘴那是倍能貧,蒙他媽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小羿,媽不管你是哪弄來的。不過啊,這可是醫學史上的一大重要突破,對咱們華夏、甚至全世界醫學將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宋茹君一本正經的勸說道。

秦羿聞言,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母親無疑一語驚醒夢中人! 秦羿深知秦幫雖然有萬小芸、以及各方大佬的稅收,但跟那些真正的大家族財團比起來,仍是遠遠不足。

且不說華夏第一大家族燕家。

就是石京的白家、雲海的段家,論財力,也足夠秒殺他。

若是能將回春丹批量生產,一顆價值千金,到時候只怕全球的醫藥公司都得求着合作。

壟斷全球醫藥界,這是建立金錢帝國至關重要的一步!

秦羿在青峯山呆了幾天,在確定爸媽完全融合回春丹後,這纔回到吳縣。

上次東州商會,史萬秋被廢,吳縣商界完全成了爛攤子,上報的稅收近乎少了一半,這裏面大有貓膩。

秦羿決定親自敲打一下趙德柱!

不過在這之前,他得先見幾個人!

“喂,二毛,是我。哥幾個在嗎?聚一聚!”秦羿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許久不曾聯繫的號碼。

片刻,一輛奧迪A4一個瀟灑的急甩橫在了秦羿跟前。

一個莫西幹黃毛青年嚼着口香糖從車內鑽出,抖肩痞氣而來。

“羿哥,艹你大爺的,我還以爲你小子死在東州了呢。”黃毛在秦羿胸口上打了一拳,笑罵道。

“強子、三妞、小七、小武他們都還還好吧。”秦羿淡然一笑上了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