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俠!”

大哥都快哭了:“咱們幾個在你手底下捱打了那麼久,手機都沒得碰,就算想要做局,也沒那個機會啊!”

“對對對。”

偷東西的小年輕上來:“女俠,不騙你,我們,我們真認識倉庫區那邊的人……我,我們……”

他說着,臉上就帶出了兩分窘迫:“我們原本跟他們合作,帶人看房,然後收了租金不認賬的!”

哦。

周霜霜面無表情。

他說的含糊,但這種事周霜霜聽周爸講過,騙子會充當中介帶人看房,或者商鋪之類的,然後有“房主”來引導,說一個低價,如果看中了,就多付點定金,第二天再來籤正式的合同。

然後……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定金收了,房主也不是真正的房主,幾人拍屁股一跑——

自然就沒後續了。

但此刻,小年輕在這裏一個勁兒的表忠心:“女俠您放心,我們今天絕對踏踏實實做事,您儘管看,我們有鑰匙,看中了給個差不多的價錢,您就直接用!”

想了想,又多加一句:“這回是真合同!我們也跑不了!看中了,押金都可以不要!”

說出這句話,他們的心都在滴血——這女俠這麼厲害,到時候如果不肯給錢,那他們就得自掏腰包……

夭壽哦!!! 周霜霜要租倉庫,也不是臨時起意的。

暈過去後,她做了夢。

夢裏都是些散碎的片段,周霜霜也是醒來後,費了許多心思才捋清的。

夢裏,有漆黑的夜空,璀璨的羣星,茫茫的宇宙,一顆顆新生又或者正在毀滅的星球……

那種壯觀與奇詭,璀璨與永恆,是她從未接觸過的神奇景象。

在夢中,有一顆生機旺盛的星球……

然後,羣星墜落。

天空一場盛大的流星雨之後,有一顆小小的隕石,悄無聲息的砸落在人跡罕至的郊區。

因爲是夜間,隨之而來的暴雨又替它掩蓋了所有痕跡,沒有人查覺它的存在。

它很快便感受到了這顆星球充沛的生機。

然後,吞噬。

沒有緣由,無所謂應不應該,它就有意識了。最先擺在眼前的,就是大地豐沛的營養,和大地之上孕育的生命。

這是一場饕餮盛宴!

美食就在嘴邊!

小小的隕石中散發着奇異的波動,就像輻射一樣,橫掃整片土地。

生命力被源源不斷的抽取,河水乾涸,海水失去生機,不論是參天樹木,還是低矮的灌木叢,抑或只是一蓬綠草,統統都沒能逃脫這個厄運。

很快,因爲本身的獨特性,從隕石在的地方開始,地底深處,發生了可怕的變化。

肥沃的土壤,突然一寸寸轉化成沙礫一樣的晶體了。

而在這時候,許多行走在地面的人不小心被過度抽取生命力,整個軀體便提前失去活性……

他們失去了靈魂,留下的,只有被飢餓充斥頭腦的行屍走肉。

而僥倖存活下來的人,面臨的,就是飢餓和匱乏,還有本應是同類的敵人。

而夢境的碎片拼到最後,周霜霜才查覺,那個隕石所謂的吞噬,其實無所謂是什麼生機,它想要的,是力量。

是種子破土而出時,蓬勃的生命力量。

是樹木奮力爭取陽光雨露時,不停生長自身的力量。

是悄悄孕育了許多微生物的,大地溫牀般的力量。

還有人們行走時,腳下踩踏的力量……

還有。

開元通寶那連通時空的力量。

這力量前所未有,實在太過誘人,讓它哪怕幾次交鋒都沒佔到便宜,也仍舊不肯放棄!

而如今,周霜霜用自身作爲媒介,開元通寶的力量引誘着它,終於,有一方成功吞噬了對方。

周霜霜看着半空中那道隱隱約約的門的輪廓,忍不住也鬆了口氣。

……………………

但接下來,她又該操心了。

大地是恢復正常了沒錯,水資源要不了多久,也會從地底重新涌出……可那些微生物呢?

還有已經絕跡的昆蟲花鳥,河蟹魚蝦,甚至各種動物?

南宋游記 這這這……

周霜霜想到這些,只覺眼前一黑。

恐怕接下來,她不光要準備各色種子,還得做起農林牧漁的生意了。

這可什麼時候是個頭?又是要花多少錢喲……

還有那箱珠寶金銀,她能不能順利變現,還是兩碼事呢?!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星球是具有自我調節能力的。但是就算是要調節,她好歹也得給出個引子吧!

這個工程,怕不得要耗費她一輩子的時間了啊。

周霜霜哀怨的想到。

難不成,末世裏的自己,就得一直留在那裏?

而且,種子什麼的到底不佔地方,她說着謊,勉強也能圓上。

可隨着人們生活水平逐漸恢復,她這漏洞百出的謊話,還怎麼擋的了有心之人的暗自揣摩?!

而且,她要怎麼一頭豬一頭羊一隻老鼠一棵樹的送大件過去?!難不成還能叫快遞嗎?

………………………………………

周霜霜看着面前連成一排的大倉庫,終於下定決心,豪爽的一揮手:“我全租了!”

這麼壕氣萬分的大客戶就在眼前,要租的,還是他們平常不好租,用來設局坑人的偏僻地方,倉庫的老闆心頭狂喜,此刻看着帶她過來的那幾個哥,簡直是恨不得抱着他們狂喜狂笑!

現在網絡發達,他們老是在這裏設局,雖說錢也掙了不少,可到底口碑壞了,許多人租倉庫,都不敢往這裏來。

老闆看在眼裏,早就急了!

你說他之前怎麼就豬油蒙了心,好好的正經生意不做,非得想出這麼個外招呢?!

這不是丟了西瓜撿了芝麻嗎?

老闆暗自反省:一定是他沒上過學的原因。

另外,也是當初混幫派時,帶頭大哥太早鋃鐺入獄,以至於他都沒學到生意的精髓的緣故吧……

他暗自思量着,臉上已經笑開了花。

傅少,請你消停一下 而那幾個兄弟們原本打算自掏腰包貼周霜霜一個月的租金,也好叫女俠感受到他們的誠意,放他們一馬。

如今眼見着她揮手就租下一整排,足足五間大倉庫,簡直心碎成渣渣!!

老大當時就眼含一包熱淚,好險沒當場哭出聲來!

——這麼一下子,半輩子的積蓄要沒了哦哦哦哦哦!!!

老天爺喲!!

他們真的洗心革面了哦!!

………………………………………………………………

她……好像更強了。

末世帝都裏,周霜霜安靜的躺在牀上,仔細感受着自己身體的變化,心中涌起這個念頭來。

屋子裏寂靜無聲,但她剛纔,分明已經聽見陸鋒等人的話了。

就是因爲他們,周霜霜至今也不後悔。

因爲周世文,他們如今哪怕心中擔憂的不得了,到底也還是守在門外了。就像她之前幾次昏迷一樣,過一會兒來查看一下——這麼做,最受折磨的,其實還是他們。

此刻她渾身痠痛,動也不能動,就連嘴也合不攏。

——舌頭在突如其來的劇痛中被咬爛,此刻塗了藥,正被上下兩條紗布隔開,別說張嘴,就連喉嚨口下意識的吞嚥都覺得痛苦難當。身體更是痠痛難當,實在是說不出的感受。

唯獨那斷掉的右臂傷口處,此刻卻是半點感覺也沒有。

那枚銅錢如今正安安靜靜地躺在她的胸口,溫順的彷彿一隻聽話的兔子。

但……

周霜霜苦笑。

這哪裏是什麼小兔子?之前以她的身體爲戰場,不顧一切廝殺的模樣,周霜霜恐怕是永生難忘了。

那份痛苦……她的右臂就是教訓。 這樣下去,自己這輩子都要留在這裏了吧……

周霜霜睜大眼睛看着屋頂,靜靜的想。

窗外是暖融融的太陽——自從人造太陽掛在天上後,基本上每天都是這樣陽光充沛的好天氣。

不過,也沒敢太充沛。

——畢竟,水資源不豐富嘛。

但是現在,再也不用擔心這個了。

周霜霜也微微鬆了口氣。

她,或者說是開元通寶,在之前漫長的交鋒中,已經成功奪走那東西所有的力量。

過不了多久,大地會一寸一寸,全部恢復正常。

地下河谷,江溪湖海,也都會慢慢重新涌出。

所有消亡的,都會重新出現。

而那帝都傾盡所有資源打造的人造太陽,也即將大放光彩了。

——因爲環境鉅變,空氣雖然還能保證生存,但其實地表上空,漫天都是粉塵。

在人造太陽出現之前,每天睜開眼,都是灰濛濛的一片。昏暗的天空一如末世壓抑的環境,每一分每一秒,都讓人看不到任何希望

——就是在這種大環境下,帝都纔會傾盡所有,克服一切困難,首先製造出了“人造太陽”。

其實,人造太陽的內芯暫且不說,那巨大的球面中鑲嵌的,除了能夠模擬日光的燈屏之外,都是一塊塊太陽能板。

太陽能板環成精密的球形,代替人們飛上比塵埃更廣闊的天空,藉助太陽的力量充能,用來維持每天所需要的巨大電量,給大地一份光芒時,也給他們帶來希望。

游戲王之背后靈系統 雖然現在,人造太陽實質意義上的作用尚未能體現出來,但不久後,隨着大批種子被培育出來,光合作用無可替代,它才能真正發揮出作用來。

一切都將開始,周霜霜唯一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幫助他們豐富更多的物種。

這,也是她要求大筆錢財的原因。畢竟,那要耗費的,可不是她的零花錢能搞定的數字。

房門被人輕輕叩了叩。

周霜霜知道,這是陸鋒他們給周世文的信號。

果然,三分鐘後,房門被推開了。

“霜霜,你醒了?”

進來的是方旋。

隨着她驚喜的叫聲,房間裏霎時涌進了門外一直焦灼等待的所有人。

“霜霜。”

他們圍上來的動作倒是急切,可惜一旦站定,所有人都支支吾吾,開不了口了。

他們看着她,目光又心痛又愧疚,複雜難言。

半響,陸鋒撥開衆人,首先湊上前來。

“你……感覺怎麼樣?”

周霜霜扯了扯嘴角,輕聲回道:“還好,就是胳膊有些痛。”

房間裏一瞬間沉默了下來。

好一會,陸鋒的臉色都相當難看。

但最後,他卻還是忍着酸楚的心情開口道:“胳膊……對不起,我們沒能替你保住。”

他做好了一切準備。

比如周霜霜會崩潰的不肯相信,會嚎啕大哭,會拼命掙扎……但最終,卻只聽到一聲輕描淡寫的:“哦。”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