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鬼骨不一樣,這東西就是邪惡之物,不能用來做任何好事!

可是葉知秋的這番道理,只能憋在心裏,不能對柳煙說起。因爲說出來也不管用,以柳煙的性格,是不會接受自己觀點的。

飯後,葉知秋在柳煙面前表現,說道:“我現在就做一些佈置,把咱家設置得固若金湯,保證任何魑魅魍魎,不能接近你姐姐。”

“怎麼佈置?”柳煙問道。

極品修仙:撿個男神做老公 “在屋前屋後,佈置陣法,設置阻礙啊。”

“沒用的,那些陣法可以對付鬼,但是卻經不住人爲的破壞。如果再遇上無頭人,或者其他圖謀不軌的人,直接破壞你的陣法設置,你不是白費工夫?要知道,有些鬼魅,是有主人的。”柳煙說道。

葉知秋皺眉:“那你說怎麼辦?我東西都買回來了,你這麼說?早說我就不去港州買東西,還被你賺了錢!”

“東西全部放進地下室,我們只需要守住地下室,就行了。我們從今晚開始值班,一個守在樓上,一個守在地下室。現在沒事,你可以先睡一會兒,養好精神,免得晚上打瞌睡。”柳煙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向樓上走去:“好吧,我去睡覺。”

其實葉知秋無所謂。就算沒有任何佈置,憑藉自己的一身道法和法器,葉知秋也相信,一定可以保護柳雪周全!

做佈置,只是想讓柳煙放心。

“等等,你去地下室睡覺吧,順便陪着姐姐。”柳煙卻說道。

“可是地下室沒有牀啊。”葉知秋一愣,說道。

“睡姐姐身邊好了,貼身保護。”柳煙又說道。

“啊?這樣不好吧?”葉知秋虎軀一震,感覺柳煙和柳正良一樣,也有些神經不正常。

“沒有什麼不好的,我經常這樣,跟姐姐一起睡在棺材裏。”柳煙關了大門,把地下室的鑰匙丟給葉知秋,自己上樓去了。

葉知秋抓了抓腦袋,一咬牙,拿着鑰匙下了地下室。

如果再磨磨唧唧的,柳煙一定看不起自己。所以葉知秋將心一橫,就跟柳雪同棺共枕吧!

進了地下室,葉知秋將門反鎖,走向柳雪的棺材。

地宮裏還是異香撲鼻,也不知道是什麼香料,雖然香氣濃郁,卻帶着沁人心脾的清爽感覺。

柳雪躺在棺材裏,身上加了一牀薄被。

葉知秋看着柳雪,低聲說道:“雪兒,你真的可以感知到我的存在嗎?你能聽到我的話嗎?我覺得煙兒的安排不妥,讓我跟你睡一起,這會不會褻瀆你呀?”

“那你就睡地上好了。”柳煙的聲音從送話器裏傳來。

很顯然,柳煙在監控地宮裏的情況。

葉知秋擡頭看着穹頂上的攝像頭:“煙兒,我在跟你姐姐說話,你別插嘴好不好?”

“行,你說吧。”柳煙的聲音說道。

葉知秋搖搖頭,背靠棺材盤腿坐下,閉目休息。

棺材裏其實也能睡,但是葉知秋還是覺得不妥,萬一自己真的睡着了,夢裏做什麼不雅動作,被柳煙在上面看見,多麼丟人?

但是地下室溫度太低,只有十度左右,葉知秋穿着單衣,雖然習武練氣,還是不能抵擋這樣的低溫,想睡,卻冷得睡不着。

猶豫了一下,葉知秋擡頭看着穹頂,叫道:“柳煙,我能不能拿牀被子下來?”

“棺材裏面有被子,跟姐姐睡一起就好了。”柳煙說道。

葉知秋無奈,咬咬牙,真的脫了鞋子,跳進了棺材裏,躺倒在柳雪的身邊!

棺材裏果然暖和多了,而且感覺不一樣,很美妙。

葉知秋挨在柳雪的身邊,默默說道:“雪兒,我這是被逼的……我再不下來,柳煙一定會笑話我,說我婆婆媽媽……你放心,我不會褻瀆你的。”

嘀嘀咕咕地說了半天,柳雪一句話也不回答。

葉知秋閒着無事,在被窩裏悄悄握住了柳雪的手,開始再次感應,想看看柳雪的身體狀況。

可是感應幾分鐘以後,葉知秋卻覺得神思恍惚,漸漸地有了睡意……

眼前雲霧飄渺,一座青山若隱若現。

等到雲霧散盡,葉知秋髮現自己正站在山中的青草地上,前方花開蝶舞,陽光燦爛,一個白衣女子正含笑而來,衣袂飄飄,仙韻十足。

超凡宇宙之超獸武裝系統 那人漸漸走近,卻正是柳雪!

“雪兒?”葉知秋大喜過望,急忙迎上去,問道:“這是什麼地方?我們怎麼會在這裏?”

柳雪很自然地拉着葉知秋的手,微笑道:“這就是我的家,我當然在這裏。對了知秋,你喜歡這裏嗎?”

“喜歡,太喜歡了。”葉知秋打量着四周,又看着身邊仙子一樣的柳雪,點頭傻笑。

“那就留下來,跟我永遠生活在一起,好不好?”柳雪拉着葉知秋的手,緩步向前。

葉知秋求之不得,點頭道:“太好了,跟你在一起,住在這人間仙境,此生何求?”

柳雪嫣然一笑,指着山頭上的一座宮殿:“這就是我們的家,我帶你上去看看……”

說罷,柳雪腳下生雲,託着葉知秋,一起飛向雲霧中的山頭。

葉知秋看着腳下的大地,吃驚地問道:“雪兒,你爲什麼會飛?你是神仙嗎?”

“我是神仙,也是你的夫人。”柳雪微微一笑,帶着葉知秋繼續向前方。

可是前方忽然亮光一閃,一道驚電劈來!

“知秋小心!”柳雪一聲大叫,擋在了葉知秋的身前。

咔嚓嚓——!

那道驚電,剛好劈在柳雪的身上。

震耳的雷暴聲過後,柳雪忽然變成了一具石頭人,跟葉知秋一起,從萬丈雲端直墜而下!

“雪兒——!”葉知秋心痛欲碎,一聲大叫,猛然驚醒,從棺材裏忽地坐起!

醒來以後,葉知秋恍惚了一下,急忙扭頭來看身邊的柳雪,卻發現柳雪的臉上,竟然也有傷痛悲慼之色,兩行清淚,正從左右眼角流下…… 葉知秋剛剛從這個慘烈的夢中醒來,又看見柳雪流淚悲傷的模樣,不由得心碎,伸出手來,擦去柳雪眼角的淚水:“雪兒,剛纔的夢……是真的嗎?你也在我的夢中嗎?”

“你夢到什麼了,一驚一乍的?”柳煙的聲音,從穹頂上傳來。

“我……”葉知秋這才徹底醒來,擡頭看着地宮穹頂:

“我剛纔夢見你姐姐了……她被一道天雷劈中,變成石頭人,從雲端墜落。柳煙,你姐姐也哭了,她真的沒死,她有感知,有自己的情緒!”

柳煙的聲音沉默了一下,又問道:“是不是夢見了一座高山,山上有一座宮殿?”

“啊,這個你也知道?”葉知秋更是吃驚,從棺材裏跳出來。

“我當然知道,因爲我睡在姐姐身邊的時候,也會做同樣的夢。每次都一樣,姐姐帶着我飛向宮殿,被天雷擊落。”柳煙說道。

我去,看來這個夢境,非比尋常!

葉知秋恍惚了半晌,說道:“我明白了,這是你姐姐在對我們傳遞某種信息。她的病,一定和這個夢有關,和夢裏的高山宮殿有關!”

“我也是這樣想的,但是我不知道那座高山在哪裏,更不知那座宮殿什麼意思。”柳煙嘆了一口氣。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別嘆氣,這是一條線索,對我們來說是好事,有線索總比沒線索好。等我再研究研究,一定會揭開其中的祕密!”

“上來吃飯吧。”柳煙說道。

葉知秋看看時間,剛纔短短一夢,竟然過去了好幾個小時,現在已經是傍晚時分。

“雪兒,我出去吃飯了,飯後再來陪你。”葉知秋替柳雪掖好被子,又看了好半天,這才走出地宮。

柳煙也從樓上走下來,去廚房裏準備晚飯。

晚飯很簡單,一人一碗麪條。

飯後,天色已黑。

葉知秋對柳煙說道:“今晚的值班,你陪着你姐姐吧,我負責守護咱家前後。不管外面發生什麼事,你都不用出來,我會搞定的。”

“今晚才七月十二,應該不會有大問題,你稍微警覺一點就行。我在地宮裏,也可以監控到屋前屋後的情況,一旦有事,我會出來幫你的。”柳煙說道。

“柳煙,你跟我實話實說,你會不會法術?有多大的道行?”葉知秋盯着柳煙,問道。

“我不會法術。”柳煙卻搖頭。

“不可能,我不信!”葉知秋也搖頭。

柳煙見識非凡,心機慎密,遇事淡定從容,談神論鬼頭頭是道,怎麼可能不會法術?

“我真的不會法術,但是我感知靈敏,異於常人,所以可以覺察到鬼魂的存在。”柳煙說道。

“那你還說幫我,怎麼幫我?”葉知秋追問。

“我不會法術,不代表不能對付鬼魂,因爲我有一些防身的法器,都是我爸爸從古墓中盜來的。另外,我爸爸也不怎麼會法術,零零碎碎地學了一些東西,平時也是靠法器防身。”柳煙說道。

葉知秋想了想,柳家前後,的確看不到任何道家的法術佈置。

“你的感知靈敏,可以看到鬼魂?”葉知秋還是不大相信,又問。

“是的,或許就是所謂的陰陽眼吧。”柳煙點頭。

葉知秋笑了,說道:“你有陰陽眼?不會吧?”

“可以看見鬼魂,難道不是陰陽眼嗎?”柳煙微微蹙眉。

“看來你是真的不懂道門裏面的東西……”葉知秋搖搖頭,說道:“普通人看見鬼魂,那叫通靈眼;像我這樣,通過道法修煉,看見鬼魂的,才叫陰陽眼。”

“同樣都是看到鬼,有區別嗎?”柳煙認真地問道。

“區別大了。”葉知秋得意地一笑,說道:

“真正的陰陽眼,兩眼分爲一陰一陽,各有作用。其中左眼爲陰,可以看見死靈鬼魂;右眼爲陽,可以聚集體內法力,發出紅光,禁錮鬼魂。說得更清楚一點,陰陽眼不僅僅可以看到鬼,練到一定程度,陽眼一睜,就能把鬼魂定住。”

“這麼利害?那你現在可以利用陰陽眼,定住鬼魂嗎?”柳煙吃驚地問道。

葉知秋搖搖頭:“我目前還沒有那個道行,但是陽眼一開,也能對鬼魂產生震懾力。”

“看來你也藏着一些本事。”柳煙微微一笑。

記憶中,好像這是第二次,柳煙對葉知秋露出笑容。

葉知秋咧嘴,笑道:“不是藏着本事,只是沒到緊要關頭,我殺雞何必用牛刀?你放心就是,該放大招的時候,我一定會讓你大開眼界。”

“好,我相信你。我先去洗澡,然後陪着姐姐,外圍的安全就交給你了。”柳煙啓脣一笑,上樓而去。

“放心放心,我一夫當關,保證萬鬼莫開!”葉知秋得意地說道。

天色漸漸黑透,大半輪明月掛在天空。

葉知秋取出一部分硃砂,加水調和以後,灑在柳家門前屋後和樓頂天台上。

柳煙說得對,佈置陣法的話,可能會遭遇人爲破壞,但是硃砂水潑在地上,可以直接增加陽氣,令一些道行低的孤魂野鬼不敢接近。一旦作法鬥鬼,從氣場上來說,對葉知秋有利。

簡單佈置一番,葉知秋關好了門,帶了一牀涼蓆,站在樓頂天台上吹風。

這時候,柳煙已經進了地下室,陪着柳雪去了。

夜色漸深,四周一片安靜。

葉知秋開了陰眼四周查看,發現四周死靈野鬼漸漸多了起來。

但是這些低級形態的鬼魂,因爲柳家前後的佈置,不敢近前,只在村前的馬路上晃盪。也有部分死靈遊魂,上了左右鄰家的屋頂,茫然地徘徊打轉,找魂一樣。

葉知秋點點頭,將譚思梅放了出來,問道:“思梅姐,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還是很虛弱……大不如前。”譚思梅說道。

“不要緊,等我幫你聚陰固陽,強化一下魂魄。”葉知秋點點頭,熄了自己身上的三把陽火,收了譚思梅,順着柳家的樓頂向東,走到鄰家的樓頂上。

然後,葉知秋盤腿唸咒,聚攏四周的死靈。

“九幽生黑霧,立現酆都山。六洞明朗朗,幽獄重開關。孤魂並野鬼,聽我敕令傳……”

那些死靈幾乎沒有道行,被葉知秋咒語召集,立刻渾渾噩噩地聚了過來,看猴戲一樣,圍着葉知秋。 葉知秋將收着譚思梅的紙符丟在自己身前,繼續掐指唸咒。

四周死靈羣中,不斷地有黑氣遊進紙符裏,那是死靈遊魂的陰氣,在葉知秋的法力引導之下,被譚思梅強行吸收。

一炷香之後,紙符一動,譚思梅自己衝了出來,叫道:“夠了知秋,再多就感覺好難受……”

“好,我再幫你補充一點點陽氣。雖然是做了鬼,但是也需要講究陰陽調和。”葉知秋點點頭,揮手驅散了那些死靈,帶着譚思梅回到柳家的樓頂上。

在樓頂正中,葉知秋點了一根線,紮在銅錢眼裏,讓譚思梅享受香火,凝練魂魄。

一炷香結束,譚思梅的鬼影變得厚重了許多。

“好多了知秋。”譚思梅精神回覆,笑道:“小女子感激不盡,無以爲報。”

“無以爲報,那就親我一口好了。”葉知秋笑道。

“呸,連個女鬼你都不放過,我看你就是大色……”譚思梅捂着嘴笑。

葉知秋坐在樓頂上,說道:“小時候,你幫我補課,我有時候就會想,長大以後,討思梅姐做老婆……可是沒等我長大,你就被陳麻子害死了,真是天妒紅顏。我的初戀啊,也就此壽終正寢。”

“那是小屁孩的戀母情節,不是初戀愛情。”譚思梅笑了笑,又說道:“就算我活着,也不會嫁給你的,我比你大了八歲,肯定不適合。”

“現在我反過來比你大了兩歲,以後叫你思梅,不叫思梅姐了。”葉知秋說道。

“隨便,反正你帶着我就好。”

一人一鬼聊着天,一邊注意柳家前後的動向。

漸漸地,時間到了凌晨兩點。

柳家前後還是一片平靜,雖然有很多死靈遊魂在晃盪,但是都不敢近前。

葉知秋有些睏意,便說道:“思梅,你盯着點,我睡一會兒。現在已經是凌晨兩點,快要天亮了,後面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要是發現特別厚重凝實的鬼影出現,就叫醒我。”

“行,你睡吧,我值班。”譚思梅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