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八殘神師說完,一揮手。

一時之間,後頭降術門的弟子一片喊殺聲,手持兵器,直朝烏月村衝去。

“警惕……”

楊玄子見狀,吃了一驚,連忙大聲呼喊道。

龍虎山的弟子們一個個戒備起來,神色嚴肅。

只見數十名降術門弟子剛衝上來,還未能進得村子,四象護形陣就發揮出了威勢,淡淡的紫光一閃,如利箭一般飛射而來。

“不好……”

靠近的降術門弟子臉上一變,還未等反應過來,紫光閃過,瞬間穿透了他們的身軀。

一聲聲慘叫接連發出,烏月村裏頭的人,看到這一幕,也微微有些驚訝。

楊玄子雖然之前從李長生口中得知,這四象護形陣乃是奇門遁甲之中一門特別厲害的殺陣,但也沒有想到,竟然有如此威力。數十名降術門弟子上前,竟然連烏月村的村門口都沒有邁入,就紛紛倒地而亡。

“怎麼回事?這是什麼陣法?”八殘神師看到這一幕,心痛不已,都被震驚住了,大聲喊道。

一旁的黑袍護法神色微微一顫,似是也十分意外,同時心中卻是暗自慶幸,幸好剛纔衝上去的,不是黑巫教的弟子,要不然剛一動手,人還沒殺到,自己就折損了數十人,回去估計要惹得教主一通責罰。

蠱老卻是雙目微微一眯,似是這一切,早在他預料之中一般。

他爲人謹慎,老奸巨猾,早就看出了這烏月村外頭的陣法極其不尋常,所以才特地讓八殘神師打頭陣,讓降術門的弟子去送死。

只不過,他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看見數十名降術門弟子倒下之時,心中仍舊有些驚訝。

如此厲害的陣法,在這樣的末法時期,哪裏還能見到?現如今的陣法,就算是詭異無比,但深陷陣中之人,尚且還能有一絲掙扎的機會,可是剛剛這數十名降術門弟子,卻是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想要逃跑也無能爲力。

世外桃源之田園山居 烏月村裏頭,村民們一陣歡呼,都激動不已。剛纔每一個人都繃緊了神經,做好廝殺的準備,沒曾想,有驚無險?

楊玄子“哈哈”大笑起來,震聲說道:“此乃李前輩佈下的神陣,你們三教之人再多,怕是也衝不進這陣法之中。”

八殘神師聞言,大怒,說道:“好你個死道士……莫要得意忘形,今日我等在此,再厲害的陣法,皆能被破……”

“噢?”楊玄子底氣十足地說道:“那你們大可來試試……”

“試試就試試……”

話音落下,只看見八殘神師之中,有兩人拔地而起,一股子黑煙,滾滾而來,氣勢滔天。

兩人殺到,瞬間揚起萬千攻勢,煙塵四起。

卻見黑煙之中,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彙集凝結,一時之間,漫天的邪煞之氣壓到。

黑袍護法和蠱老此時此刻,都凝神細看,想看看這八殘神師的手段,能不能破了這烏月村外頭的陣法。

“轟隆”一聲巨響。

強大的力量橫掃而去,八殘神師之中出手的那兩人,身形凌空翻轉,似是變化出來千萬個一樣,萬千虛影攜狂風而來,如秋風掃落葉一般。

可這能量,剛一靠近四象護形陣,陣法之上,就呈現出一條巨龍的虛影,一聲長嘯,直震得整片山林顫動不安,草木樹葉“嘩嘩”作響。

巨龍威勢一出,什麼黑煙,什麼千萬虛影,頓時化作虛無,強大的威勢震盪而出,一下子將兩名身姿颯爽的神師震飛出去。

兩名神師驚得連忙收勢,落在地上,身子卻是止不住連連向後退了數米。

腳上穿着的鞋子,都磨出了痕跡。

“果然有蹊蹺……”蠱老看在眼裏,低聲道了一句。

兩名神師的術法神通,可不是一般的降術門弟子能夠與之相比的,如此威勢盡出,怕是那李長生來了,也要小心翼翼,但是憑藉着這個陣法,竟然硬生生將攻勢擋住,這如何不讓人吃驚?

楊玄子咧嘴一笑,說道:“怎麼了?試出什麼來了嗎?”

八殘神師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神色,心裏頭卻是將楊玄子祖宗十八代問候了一遍。

這三教聯合出擊,圍剿一個烏月村,沒想到自己降術門一開始就鬧了笑話,讓一旁的黑巫教和鬼蠱堂看了場好戲。

“神師們切勿心急。”

此時此刻,黑袍護法開聲說道:“這烏月村的人,已如甕中之鱉,一羣螻蟻,死,是遲早的事。”

“噢?”八殘神師目光朝着黑袍護法看去,說道:“莫不是護法有破陣的方法不成?”

黑袍護法淡淡一笑,輕輕拍了拍坐下的坐騎,那牛角虎獅獸一聲低吼,頓時氣勢大漲,極爲駭人。

只見黑袍護法開聲說道:“剛纔我看這陣法,有紫光做勢,能殺入陣之人,而兩位神師破陣,又被那神龍阻擋,看這陣法的威勢,兇猛無比,想來此種陣法,只能維持一時半會兒的時間,若是以強大的術法神通不斷衝擊,應該是可以將這陣法的屏障給衝破。”

蠱老幹咳兩聲,微微點了點頭,竟然也附和着說道:“不錯……護法所想的,與我相同。” 黑袍護法淡淡看了蠱老一眼,說道:“蠱老,有何高見?可說來聽聽。”

蠱老有氣無力地說道:“這陣法之勢雖強,但我們集衆人之力,從外頭一點點轟擊,只需將那屏障破開之後,便可入內,當然……不可操之過急,需得慢慢來。”

黑袍護法點了點頭,說道:“即是如此,那還請各位,一同出份力,如何?”

蠱老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八殘神師冷冷“哼”了一聲,說道:“護法請施展神通,我等必定相助於護法。”

田園小王妃 “好。”

黑袍護法說完,輕輕一拍坐騎。

只見那牛角虎獅獸一聲怒吼,緩緩朝着前方的烏月村走去。

黑袍護法大喝一聲,一手振臂而起,滾滾的光輝,似是從四面八方狂涌而來,彙集到了他的手掌心上。

烏月村的衆人見狀,不禁嚇了一跳。

只看見一人騎着異獸,手中仿若託着日月星辰一般,恐怖無比。

八殘神師也同時出手,巨大的旋風騰騰而起,遮天蔽日,凝聚起強大的力量。

烏月村的外頭,三教之人合力,竟然聲威大起,讓人驚駭。

“死道士……你們若是出來束手就擒……我尚可留你們一個全屍,如若不然……待我等破了這陣法殺進去,便讓你們生不如死……”

黑袍護法大聲吼叫道。

楊玄子臉色一變,說道:“你們這些邪教中人,妄想以爲能破李前輩留下的陣法……李前輩已經說了,任你們來人再多,也奈何不了這個陣法。”

“哦?”黑袍護法大笑起來,說道:“李長生如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他所說的話,你也相信?”

“你什麼意思?”楊玄子心中一顫,想到剛纔李長生隨岷山七聖而去,如今都老半天的時間了,卻是依然不見蹤影,一時有些擔心。

黑袍護法說道:“那岷山七聖,都乃是十萬大山之中有千年修行的大妖,絕非那三世狐仙可以想比,你自己想想……如今七人聯手對付那李長生,他就是再厲害,恐怕也是有去無回……”

說完,黑袍護法禁不住得意地大笑起來。

烏月村裏頭,衆人聞言,不禁都臉色一變。

“李兄弟……李兄弟真的有難?”大牛連忙跑上前來,開口問道。

楊玄子臉上神情有些難看,說道:“不管如何……李前輩說了,讓我們盡全力護住村子裏頭的村民,我們就是拼了這條性命,也不會讓這三教中人進來的……”

大牛臉色也隨之一沉,似是明白了什麼。

“今日我就要讓你看看,你們這個所謂的殺陣,能抵擋住我們多長時間。”

黑袍護法話一說完,手中凝聚的光輝,一甩而出。

剎那之間,只看見萬千光芒,如同流星雨一般,飛射而來,直朝烏月村。

與此同時,八殘神師同時出手,只感覺天搖地動,萬里山河都隨之顫抖。

騰騰的威勢,仿若從蒼穹之上落下一般,洶涌而至,狂風將四散紛飛的落葉席捲而起,山林之中兩旁的樹木都搖搖欲墜。

巨大的威勢,破虛空而來,那四象護形陣感受到了敵人的殺機,也在這一刻,呈現出龍虎之勢,迎頭而上。

“轟隆”一聲巨響。

三教中人無盡的力量,與那蒼龍、白虎、朱雀、玄武相互牽制住,高空之上,出現一陣陣異動,無盡的光輝閃爍不停,驚得在場衆人心神一顫,連忙向後退去。

這種強大的威勢,連楊玄子都差一點承受不住。雖然是在陣法之內,受到了陣法的保護,但完全可以感受得到,三教之人所發出的力量,強悍無比。

這種力量,非一般的黑巫教分壇掌舵可以發出,更何況,還有那八殘神師相助。

據說,這八殘神師之所以身體之上有殘疾,那都是因爲修煉至強至惡的降頭祕術所造成的。降頭術向來陰毒,想要害人,必先害己,更何況一些強大的祕術,對於自身的反噬能力,絕非常人所能想象。這八人爲了修煉如此強大的祕術,不惜犧牲自己身上的器官,足以看出內心歹毒,不止對別人狠得下心,即便是對自己,也不留餘地。

……

這一頭,李長生追着岷山七聖,越過層層山林,不知道去了多遠。

岷山七聖猛然停了下來,“哈哈”大笑,不退反進,一下子將李長生圍在了正當中。

李長生似是早有預料,臉色一冷,說道:“不跑了?”

大象精冷“哼”一聲,說道:“一個小小道士,還真當我們怕了你不成?我們只不過是故意誘你出來,聯手對付你罷了……現如今,你們那烏月村,恐怕已經被三教之人夷爲平地了。”

李長生緩緩說道:“如若真是如此,那我可求之不得,就怕那三教之人,沒有這個本事。”

“好你個小道士,本事不大,口氣倒是不小,也不知道你學的是道門之中哪個門派的術法神通,竟然如此託大。”灰狼精神色猥瑣,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李長生說道:“說了你們也不懂……你們只是在這十萬大山裏頭坐井觀天的小妖怪罷了,又怎知我的能耐?”

“好……好……今日我們就要看看,你有何能耐。”

說話之間,只看見那猴精已經撲了上來,呲牙咧齒,手中一掌,迎空而來。

這掌勢在高空之中,似是化作一張巨大的網,想要將李長生整個人籠罩住一般。

“叮”的一聲劍吟。

銀白色短劍出現在了李長生的手上,寒光破開滾滾的威勢,朝着岷山七聖殺去。

岷山七聖瘋狂大笑着,卻是絲毫不把李長生的攻勢放在心上。

在他們看來,李長生即便就是牛逼到能將黑巫教法壇掌舵所殺,也對抗不了他們七人。

一時之間,岷山七聖的七道殺勢,如勁風一般閃來,將李長生的身影完全圍住。

李長生手持銀白色短劍,身姿一動,恍如閃電一般,虛影陣陣飄舞,磅礴的威勢,硬撼在銀白色短劍的劍身之上,發出了“咣噹”的聲響。 岷山七聖修煉皆在二千年之上,七人聯手,確實是足以讓人心驚。

一時之間,將李長生圍在正當中,無盡的殺勢,從四面八方而來,換做是其他人,早就抵擋不住了。

“嗖”的一聲。

劍光一掠,如電光一閃,直刺向大象精。

大象精身形一躲,閃避過去,一笑,卻是絲毫不放在心上。

那銀白色短劍看上去奇短無比,力量也不像是特別兇猛,他自然是不需要懼怕。

幾番交戰下來,幾人竟然從山林的這一頭,打到了另一頭。

李長生整個人一躍而起,虛影陣陣,一下子穿過一片茂密的蒼天巨樹。

“今日到了我們兄弟七人手中,你別想逃……”

“我聽聞道士的術法神通,能融合天地自然之道在其中,卻不知道你這個小道士能發揮出幾成?”

“幾成?我估算着,不到一刻鐘,就要倒下。”

岷山七聖自說自答,完全不在意李長生,根本不將李長生的攻勢放在眼裏。

磅礴的氣勢橫掃而過,也沒有任何顧忌,一旦出手,四周草木瞬間被轟擊成一片廢墟,哪裏還能存活下來。

獅子精一聲咆哮,整個人直竄而來,捲起一陣風浪,無數的殺勢,從他的身上涌現而出,直衝向李長生。

李長生將銀白色短劍一擋,又是一連串的聲響發出,手中的劍順勢反掃出去,只看見無數的光芒一閃,伴隨着劍氣的威勢,震盪向那獅子精。

山林之間,發出了震耳欲聾的聲響,驚得叢林裏頭的鳥獸瑟瑟發抖。

七個成了精的大妖怪出手,這山中的鳥獸如同看到了大神一般。

“巨象之力……”

大象精大吼一聲,身軀向前一壓,那磅礴的氣勢,如同一座小山峯,竟然由虛凝實,轟擊而來。

李長生冷冷一笑,一腳踢出,一下子踢在了那座小山峯之上,只聽見“轟”的一聲,那小山峯顫顫抖抖,威勢雖然兇猛,但是卻根本抵不住李長生這一腳的威力,頓時反退出去,直衝向大象精。

大象精臉色一變,急忙躲了過去。

“這小道士,果然有些門道……”大象精禁不住開聲說道。

黑暗血時代 猴精一笑,說道:“象兄,你不行,看我手撕了這小道士……”

話一說完,衝在其他的弟兄前頭,直逼向李長生。

李長生冷冷說道:“那我就先殺你……”

手中銀白色短劍擲出,一時之間,只看見金光閃閃而出,似是包裹着銀白色短劍,如同劃破天際的長虹,巨大的聲威,形同光柱一般。

猴精神色一變,雙手在身前一擋,一股紅色的光團出現,想要抵擋住李長生的攻勢。

未曾想到,那銀白色短劍橫衝而來,帶起一道氣浪,瞬間破開了紅色的光團。

“噗”的一下,穿透猴精的身軀。

“猴哥……”

其餘六聖見狀,大吼一聲,撕心裂肺。

萬沒想到,這銀白色短劍的威力,竟然有如此強悍,莫說是他們,連猴精自己都沒想到。

他身形一顫,整個人從空中摔落在地。

銀白色短劍一個急轉彎,在空中劃出一道劍痕,返回到李長生的手上。

李長生冷冷一笑,身形漂浮在半空之中,眸子裏頭閃着光芒。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