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守德說道:“這是我們張家的夙願,我年輕的時候,碰過的髒東西太多了,而你當年也去過死人坑,孩子的命都是死人坑裏陰氣給來的,從此以後,孩子就叫張孽吧,都是命運安排的孽緣!”

張力看着懷裏的張孽,心裏那是樂開了花,雖然張力知道自己的父親和母親都是那一行的人,不過能保住自己兒子的命,自己做什麼事情都可以。

黃秀華生下張孽後,在兩年後,也就是2000年因病去世,在病逝前的那天晚上,張力握着黃秀華的手哭泣道。

“秀華,是我愧對了你!”

“照顧好我們的孩子……不要讓他受罪了!”黃秀華擠出笑容說道。

“我答應你!”張力哽咽道。

“爸和媽這樣做,我知道他們的用意,假如下輩子,我們還能相遇,你能等我嗎……”

黃秀華說完,便閉上眼睛。

“秀華!秀華!”張力哭喊了起來。

門口站着的張氏三兄弟和李蘭英也無能爲力。

“爸,你們不是能逆天行事嗎,救救秀華,小孽不能沒有媽媽啊!爸媽!二叔,五叔,我求求你們了,我跪下給你們磕頭了……”

張力跪在四人的面前哭喊道。

“阿力,我理解你現在的心情。”張守德扶起張力嘆息道:“我現在告訴你,我有能力救秀華,但是!”

“但是什麼?”張力問道。

“孩子和老婆,你只能選一樣。”張守德回答道:“秀華的死,才能保住小孽一直活下去,這是秀華唯一的心願,他來到我們張家,也是我們張家愧對她的,假如有下輩子,我希望秀華不要遇見我們這家人!”

“爸……不哭!”兩歲的張孽開口對張力說道。

張力看着李蘭英懷裏的張孽,抹去眼淚擠出笑容道:“小孽啊,你媽媽她去很遠的地方,幫你買玩具去了,以後啊,你跟着爸爸,爸爸帶你去捉泥鰍。”

……

一個善意的謊言,欺騙了我十八年。

十八年,爺爺的死,纔是我身世之謎的解開的鑰匙,終究,我還是知道了一切。

“爸,對不起。”老爹說完他的往事後,我內疚的道歉着。

“傻孩子,這十八年也是委屈你了。”老爹看着窗外笑道。

“爸,你會不會道術?”我最重要的一句問了出來。

“你爺爺在你出生的時候,當着我的面,把那五本書給燒了,只留下那所謂的道璽給我鎮宅,我根本不會用,有機會,就送回龍虎山吧。”

老爹微笑道。

看着老爹一臉誠實的樣子,我也不好多問,既然老爹不會道術,我問了也是沒什麼用處。

“那啥,張力兄弟,我跟你說件事。”李玄清對老爹說道。

豪門前夫 “說吧。”老爹點點頭道。

“你也知道,小孽被小鬼侵入身體十八年,這十八年裏,小鬼不僅僅在吸食他的陽氣,而且讓小孽身體抵抗力也變得很差,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小孽他……活不過兩個星期了。”

李玄清說完後,看了看我。

“呵呵。”我苦笑一聲,看來我離死不遠了,我想過我有很多種死法,可是我怎麼也沒想到,會死在自家人的手中。

“道長,我想,還有其它辦法吧。”老爹微笑道。

“哦?還有什麼辦法,我怎麼不知道?”李玄清反問道。

“我爸離開時,留了後路給小孽。如果小孽走到了今天這條路,唯一可以救他的只有他師父。”老爹說道。

“師父?”我看了看老爹,目光換到了李玄清問道:“我哪來的師父?”

“你的意思是說,讓小孽拜師?”李玄清皺眉問道。

“是的。”老爹回答道:“假如當年我爸沒有焚燒那五本書,我就能學會那些道術,別說飛僵了,就算見到旱魃,我也不怕,只不過命運就是這樣註定小孽的命,道長,你看着辦吧,小孽的命,只有你可以救了。”

李玄清看了看我,說道:“拜師學道術,可是有風險的。”

“不就是捉鬼捉殭屍嘛,沒什麼害怕的,我他大爺的飛僵都見過,怕毛線!”我笑道。

“這些危險是其次的,學道之人,都會有五弊三缺的,沒有人可以逃避五弊三缺的懲罰。”李玄清嚴肅道。

“小孽,你的意見怎樣?”老爹問道我。

“還有兩個星期能見到你們,爲了活命,五弊三缺什麼都是浮雲,我要活着,我還有很多事情沒做,我不想死!”我冷冷的說道。

“行,就按照你的意思,我要了你!”李玄清看着我說道。

我和李玄清對視了一眼,互相微笑了起來。

於是一個星期後,我出院了,回到了村裏,我瞻望了離世的人。

祖菜園裏,我看着那些墓碑還是忍不住流下眼淚。

爺爺張守德,二公張全合,三公張至典,四公張忠科,五公張衝蘊。

奶奶李蘭英,媽媽黃秀華,青梅竹馬張小雅!

我不會辜負你們的!更不會,辜負老爹對我的期盼。

老爹和李玄清商量後,決定由李玄清帶我回石虎山大廟先落腳,畢竟還要救我的命。

上大學的事情先落一邊,而我收拾行李後,跟着李玄清,去了石虎山大廟。

從此以後,我的人生就在這裏改變。

我叫張孽,我家三代孽緣!

我命只能由天掌控,看着大廟那座彌勒佛石像,我不禁苦笑道:“什麼時候,我也可以像彌勒佛那麼無憂無愁。”

我把行李放在之前的房間裏,休息了五天,第五天的那早上,李玄清穿了一身紫色的道袍,整個人仙風道骨。

“小孽,過來三清觀一下。”李玄清在三清觀喊着我。

看來要拜師了,心裏有些小小激動。

來到三清觀後,李玄清讓我跪在三清祖師爺的面前,然後用毛筆點在我的眉心上,說道:“行了,可以起來了。”

“這就拜完師了?”我看着李玄清問道。

“嗯。”李玄清瞪着我,沒有說話。

“師父!”我九十度鞠躬對着李玄清恭敬的說道! 黑衣人又狠狠嚇了一大跳,「你們怎麼會在這裡?」隨即立即回過神來,「給我上,把他們給我包圍起來!」

「殺了她們,一定不能讓她們出現在煉丹大會上!」

「等一下。」帝玄胤眯起眼睛,上前阻止了他們,「你們先說明白為什麼要這麼做?是誰讓你們著的,阻止我的女人也煉製丹藥?」

黑衣人狂傲的大笑一聲,「好吧,看在你們將死,我就好心告訴你們這個消息。不過告訴你們又有什麼用?這可是殺手聯盟當中的人想要殺了你們。

可是有人花了這麼大價錢,你們知道殺手聯盟是什地方嗎?我們可是從來都沒有失手。

殺了你們之後,我們就可以得到兩千萬兩。」

「什麼?你們只為了兩千萬兩就把我給殺了?!」夜冰依頓時怒了,「難道老子就值這麼點錢嗎?」她隨便賣一盒香粉就能得到這麼多錢,真是太氣人了。

黑衣人嘴角狠狠一抽,他們沒聽錯吧,死到臨頭,她居然還嫌她被賣的便宜?

「混蛋們,我跟你們聊一聊,老子給你們一個億,你們去殺了那個人怎麼樣?」夜冰依很是不爽道。

黑衣人再次被她的話給雷到,隨即冷冷的喝道,「那是不可能的,我們做殺手的也有殺手的規矩,接下來的任務絕對要完成,所以你們今天必須把命交代在這裡,去死吧!」

說完,黑衣人便抬手朝著夜冰依發出攻擊。

「慢著,老娘今天不想殺人,實話告訴你,你們不是我的對手,就算想殺我也得再來幾個強大的吧?你們要不要回去再請幾個高手來?」說著,夜冰依上下打量了黑衣人一眼,「就憑你,實在是太弱,都不夠看的。」

話落她便突然來到黑衣人的跟前,手中的刀差點撞上了黑衣人。

黑衣人心中狠狠一跳,他都沒有看到她是怎麼動的,她就閃身來到了他的身邊了,可見她真的很不簡單。

後面的黑衣人也被夜冰依給嚇懵了,沒想到她的功夫竟然如此了得。

「告訴我,到底是誰派你們來殺我的!」夜冰依凌厲的眼眸盯著黑衣人說道。

「這不可能,我們不會將自己的金主出賣的……」男人很是堅定的說道。

「好啊,不服是吧?巧了,我夜冰依專門治各種不服。」她轉過頭看向帝玄胤,「小胤胤你的玄天玉是不是好久沒有加肥料了呀?這些人來的正好,送他們下去吧。」

「是好久沒有給玄天玉裡面的猛獸喂東西了,想必它一定很喜歡這些肥料的。」

帝玄胤幽幽的說著,晃了晃手中的玄天玉,作勢要把他們給收進囊中。

黑衣人瞳孔驟然一縮,雙腿都快要發軟。

「你到底是說,還是選擇去做肥料啊。」夜冰依笑眯眯的望著他們,表情無害,但是卻充滿了凌厲的殺氣。

「我,我說。」男子最終妥協,但是他剛張了張嘴,還沒說出一句話來,突然口鼻出血,輕輕的倒了下去。

其他人也都是一樣,直接倒了下去。

他們中毒了。 夜冰依和帝玄胤對視一眼。

這些人一定是之前被那些交待他們任務的人給下了毒,下毒的時間,也正是延遲到現在。

不成功便成仁,然後再把這些人滅口,就算他們不被他們死,刺殺她們夫妻的時間一到,他們也是一定要死的。

夫妻兩個人出了酒樓,外面人不知道從哪裡得來的消息,得到殺手聯盟的人想要殺夜冰依。

那些百姓們知道夜冰依是一名強大的煉丹師,不忍心她這樣死去,紛紛上前告訴她,他們說的跟那些黑衣人說的一樣,都是殺手聯盟的人要她們的命。

為了就是不讓夜冰依出現在煉丹大會上。

聽到這件事情之後,煉丹堂的人人心惶惶。

與此同時,殺手聯盟當中,這些人統一黑色的衣裝,蒙著面,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名字。

誰的實力最高,便可以挑戰第一把交椅,成為他們的頭頭。

他們沒有名字,排名就是001號,002號這樣。

在座位上黑衣男子冰冷的看著這些黑衣人,冷冷的道:「到底是誰接下了這個單子?」

眾人面面相覷,最後都無聲的搖頭。

001號殺手猛然一拍桌子,渾身殺氣瀰漫,喝道,「可惡,沒有人接下這種單子,居然有人想要嫁禍到我們頭上。」

「沒錯,此人真是可惡,而且他這明顯是想沖著我們來的,因為據我們了解,夜冰依的身份很是複雜,很是不凡,她不僅跟著彩翼學院有著關係,跟煉丹堂有關係,甚至連帝家和納蘭家族都和她扯上了關係。

外加咱們大陸最強大的龍王龍后都和她有關係,聽說她還是夜族的後代……

倘若這幾家全部聯合在一起過來對付我們,恐怕我們就危險了。」002號擔憂道。

001號搖了搖頭,「以我們的實力還不用懼怕他們,只是那些殺手居然放出消息說我們要殺夜冰依,實在是可恨,眾所周知,夜冰依將要煉製涅盤神丹,得到了很多人的追捧。

如此一來,我們就不僅是得罪了夜冰依,還得罪了那些想要看涅槃神丹的人,這讓人家怎麼想我們?

雖然我們很強大,但是也沒有能力對抗整個大陸,這人用心不良,居然敢如此惡毒的陷害我們,如果逮到他,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沒錯,我們一定要查出到底是誰幹的好事,居然敢嫁禍到我們的頭上。」所有的殺手們都很憤怒的說道。

「所以,盟主大人快點下令吧,我們一起去捉拿他。」

001號擺了擺手,阻止了他們,「此事有蹊蹺,非同小可,我倒要去親自看個明白,你們且介紹安勿躁,等待我的命令。」

「是!」其他人紛紛應道,此刻,納蘭家族當中,眾人也都在商量著這件事情。

「依依丫頭,從現在開始你就一直呆在家裡,哪裡也不許去,就等待煉丹的那天開始你再出現,我倒要看看誰那麼大的膽子,居然敢在我的地盤,想要我外孫媳婦的命!納蘭家主霸道的說道。 “等下!”李玄清喊住了我。

“咋了?”我站直腰問道。

“先別急着叫師父,我帶你去山腰。”李玄清回答道。

“山腰?”我帶着疑惑跟着李玄清來到山腰,山腰的水泥平地處,我只看見那“張小非”的墳墓。

左顧右盼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便問道李玄清:“我說道長,你帶我來這裏幹嘛。”

“這個墳墓。”李玄清指着張小非的墓說道。

“咋了?”我走到墓的面前,抹去汗問道,這天氣也太熱了,還跑上山上來搞什麼拜師儀式,真夠隆重的。

“見到還不跪下?”李玄清忽然很生氣的說道,我還愣在原地,李玄清一腳踢到我的小腿與大腿中間,把我給踢倒,雙膝跪在張小非的墳墓前。

“不是,道長你這是玩哪出?”我不解道。

“閉嘴!”李玄清瞪了我一眼,站在旁邊看着這墳墓說道:“今日,我李玄清就替張小非,收張孽爲徒!”

“啥?”我驚訝道:“道長,你讓我拜這個墳墓做師父?”

“不然呢?”李玄清瞥了我一眼問道。

“可?可是我連這位張小非師父的樣子都沒有見過,你讓我怎麼拜啊?好歹也得見上一面,我得敬茶啊。”我大大咧咧的說道。

“諾,這是他的照片。”李玄清拿出一張彩色照片出來。

我一看這照片,大喊一聲:“臥槽!”

這照片的男子一副二十七八歲的模樣,髮型纔是亮點點,前所未有的非主流髮型,前面斜劉海,後面短馬尾,一身小西服帶牛仔褲。

典型一副二十一世紀非主流青年。

“道長,這個非主流是怎樣死的?”我問道。

“爲國捐軀!” 豪門盜情:她來自古代 李玄清只回答我四個字,然後說道:“行了,別廢話了,上三炷香,倒杯酒以後,張小非就是你師父,然後以後別叫我道長了。”

“那叫你,清叔咋樣?”我問道。

“隨便吧,聽着順口就行。”李玄清把三支香遞給我,讓我點燃後插在張小非的墳墓前,然後……拜師成功!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