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陽宮的地盤上,還敢明目張胆的強行救人,這份魄力,恐怕也只有秦穆然才有這個膽子。

隨後。

秦穆然帶石大壯走出客廳,準備下樓吃個早飯,順便看看太陽宮在巴比亞城的防禦,或許,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發現。

兩人下到酒店大廳,徑直去往酒店餐廳區。

餐飲區內。

石大壯陪秦穆然找了處僻靜角落坐下,並隨意點了兩份西方簡式早餐。

「隊長,巴比亞城這麼大,想找到夏國使者,可不是件容易事兒。」

石大壯說道。

「不錯,不過我感覺,林海現在應該暫時沒有什麼危險。」

秦穆然猜測說道。

石大壯眉頭一皺,有些懷疑。

「為什麼?」

太陽宮的殘暴,在西方地下世界是出了名兒的,夏國使者落在他們手裡,怎麼可能會沒有危險?

這一點,石大壯有些不大理解。

秦穆然嘴角一揚,露出几絲從容笑意,彷彿他已經看透了其中一切。

「道理很簡單,太陽宮抓夏國使者,目的是為了對付我。」

「但是,林海畢竟是夏國使者,代表了夏國尊嚴,如果他在太陽宮手裡有什麼三長兩短,無異於向夏國宣戰,阿波羅是個聰明人,他不會做這麼愚蠢的事情。」

秦穆然井井有條分析說道。

太陽宮雖然是西方地下世界五大神殿之一,他的勢力固然強悍,但是東方夏國,不比西方諸國,現如今夏國在世界上的影響力,幾乎強大到可以和鷹國相提並論,絕對不是誰都可以輕易招惹的存在。

阿波羅應該很清楚,得罪夏國,對他而言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隊長,還是你分析的有道理,這麼說,咱們夏國使者暫時沒有危險,哈哈……」

石大壯摸頭笑道。

「雖然如此,但咱們還是需要儘快找到林海,以免夜長夢多。」

秦穆然說道。

就在兩人吃早餐的時候,大門外,幾十道西裝革履身影闖了進來。

餐飲區內,眾人紛紛迴避。

「這不是艾琳家族的管家,查爾斯嗎?」

一人詫異說道。

「不錯,就是他,這人可不簡單,心狠手辣,而且實力也很強悍。」

「他就是艾琳家養的一條瘋狗,這些年,沒少替艾琳家族幹缺德事兒。」

另一人說道。

「他今天興師動眾來這裡,看來,又有人要倒霉嘍!」

餐飲區的圍觀群眾,一片竊竊私語。

秦穆然和石大壯看了一眼,兩人都有些不屑一顧。

「隊長,他們好像沖咱們來的,哈哈……」

石大壯笑道。

看到眼前的陣勢,石大壯不但沒有絲毫擔憂,反而內心有種說不出的痛快。

自己的拳頭,早就痒痒了。

此刻。

在德克威士帶領路下,查爾斯率領二十餘名艾琳家族的高手,氣勢沖沖,朝秦穆然和石大壯圍了過來。

「查爾斯先生,昨晚在足浴中心打傷少爺的,就是這兩個東方人。」

德克威士仗勢說道,有查爾斯和艾琳家族幾十名高手在,他說話的底氣,都比昨晚硬氣不少。

秦穆然一邊喝著牛奶,一邊刷著手機,甚至懶得正眼看旁邊幾人。

「你確定就是他們兩個動手打的少爺?」

查爾斯面色冰冷。

「不錯,我確定。」

「昨晚,我提醒過他們兩個傢伙,說咱們少爺脾氣不好,不好惹,結果他們還說,自己專治各種脾氣不好……」

德克威士言道。

四周圍觀的群眾,都已經沒有吃飯的心思,個個將目光看來,擺出一副看熱鬧的架勢。

「哇靠,這個東方人挺牛啊?」

「居然敢動手打艾琳少爺,還說專治各種脾氣不好,牛掰,真特碼牛掰!」

一名西方人,用滿臉欽佩的目光,看向秦穆然。

畢竟,在巴比亞城,還沒有人敢跟艾琳家作對,他秦穆然算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牛13個毛線?」

「我看是傻13!」

「兩個不知死活的東方人,打了艾琳少爺,居然還敢正大光明留在巴比亞城,這不找死嗎?」

在一片議論聲中,所有人都朝秦穆然和石大壯投來驚愕的目光。

他們的目光中,一半寫滿了欽佩,一半寫滿了擔心,在他們看來,秦穆然和石大壯這次恐怕凶多吉少。

查爾斯淡然走到秦穆然桌旁,目光冷冷。

「小子,昨晚在浴龍灣,是你們出手打了我家少爺,還說什麼專治各種脾氣不好,對嗎?」

查爾斯冷冷說道。

說話間,他自然下垂的雙手間,已經隱隱凝聚一團強大力量,彷彿隨時都要出手。

然而此刻,坐在餐飲桌前的秦穆然和石大壯,神情淡然,依舊在吃著早餐,好像根本沒有將查爾斯放在眼裡。

「法克魷,可惡的東方人,沒聽到我在跟你們說話嗎?」

查爾斯怒聲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靠在椅子上,翹起二郎腿,抬頭看向查爾斯。

「不錯,昨晚在足浴店,我確實修理了一個脾氣不好的蠢貨,有什麼問題嗎?」

秦穆然淡然笑道。

查爾斯嘴角一揚,露出几絲冰冷笑意。

「哼哼……」

「小子,你不是說,自己專治各種脾氣不好嗎?」

「我脾氣也不好,你幫我也治治吧!」

查爾斯冷笑說道。

秦穆然不禁有些哭笑不得,這麼賤的要求,自己來到西方,還是第一次聽說。

「大壯,看來又來了一個脾氣不好的蠢貨,這個機會留給你吧!」

秦穆然笑道。

石大壯憨厚一笑,活動十指,已經有些迫不及待。

「兄die,你是想讓我們,幫你也治治脾氣不好的毛病嗎?」

石大壯笑道。

查爾斯冷冷一笑。

「不錯……」

話沒說完。

啪!

沒等查爾斯反應過來,一記耳光,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落在查爾斯臉上。 一道烏光從趙小川的手掌蔓延到白鯨的整個身體,白鯨瞬間被定在了空中。

傑克震驚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法訣自己和白鯨的聯繫竟然被切斷了!

“該死的,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人?”

傑克見白鯨被定住後,趙小川在空中向着自己走來,立刻醒轉過來,咬牙切齒地看着對方。

趙小川疑惑,不明白傑克爲什麼這麼敵視自己?

就在此刻,巨大的冰宮緩緩打開,一個人影從中走了出來。

蘭雨欣?!

趙小川看清來人,瞬間繃大了眼睛。

蘭雨欣也看到了趙小川,先是敵視地看着他,隨機臉上閃過一絲疑惑,再然後滿臉驚訝地向着趙小川飛去。

“你是趙小川?”蘭雨欣一衝到兩人身前,便劈頭蓋臉的問道。

趙小川點頭,警惕地看着蘭雨欣,他可記得當初蘭雨欣對自己態度一點也不友好。

“真的,真的是大人!”傑克看到眼前的一切,激動地看着趙小川。

“如家包換!”趙小川先衝着傑克笑了笑,然後注視着蘭雨欣。

當他看到蘭雨欣身上籠罩的黃泉寒氣時,出聲道:“你不會就是這一帶傳說中的冰雪女王吧?”

蘭雨欣看到趙小川驚訝的樣子,嘴角露出一絲得意,剛想要說些什麼,但就在這時兩股強大的氣息分別從冰宮的其他地方傳出。

蘭雨欣急促道:“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趙小川,你快點和我離開這裏,一會兒我會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訴你!”

趙小川疑惑地看着那兩股突然爆發的氣息方向,又看了看傑克和蘭雨欣焦急的目光,最後點點頭,和蘭雨欣向着冰宮飛去。

……

“好了,那兩股氣息消失了,你可以告訴我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趙小川打量着四周冰雪覆蓋的宮殿一圈後,看着蘭雨欣說道。

“你難道不好奇那兩股氣息是怎麼回事麼?”蘭雨欣看着趙小川淡然的神色,有些好奇的問道。

“我想你應該會告訴我的吧?”趙小川道:“似乎你的處境也不怎麼好!”

蘭雨欣一愣,現在的趙小川比起之前見到的時候身上多了一股成熟穩重,這不由讓她有些恍惚。

“怎麼了?”趙小川見蘭雨欣發呆,出聲問道。

“沒什麼!”蘭雨欣臉上浮現一絲紅暈,扭過頭去。

一旁的傑克驚訝地看着蘭雨欣,這還是七年間他第一次看到蘭雨欣不好意思的模樣。

“好了!現在我給你說說當年的局勢吧!”蘭雨欣瞥到傑克看着自己,臉色一冷,道:“就先從你離開之後講起吧!”

趙小川點點頭,認真傾聽着蘭雨欣的話,聽了一會兒,發現和自己搜魂得到的信息大概差不多,但還有一些細節卻有些不同。

比如現在的御鬼盟的盟主是郝仁,而葉楓成爲了副盟主;比如仙不僅僅收攏了大量的宗教信徒,而且還建廟宇;再比如龍三和妖達成了某項協議,而其中有着一名神祕人的存在。

趙小川聽了片刻,皺眉打斷蘭雨欣的話,道:“有沒有穆皇后和莫雨辰的消息?”

似乎擔心蘭雨欣不知道兩人是誰,趙小川還介紹了一下兩人的身份。

“你說的是湘西趕屍人?還有當年挾持你的穆皇后?”蘭雨欣眼神中露出思索的神情,片刻後道:“你消失後不久,他們倒是出現過一次,似乎在尋找你的存在,但往後的兩三年間就在沒有他們的蹤跡了!”

他們在找自己?

趙小川愣了愣,隨即想到是不是他們找到了復活李若曦的方法。

想到這裏,趙小川覺得自己不能再繼續就這樣待下去,深吸一口氣,道:“我需要你的幫助!”

“幫助?什麼幫助?”蘭雨欣好奇道。

“我希望你可以動用你所有的力量尋找這兩人的下落!”趙小川嚴肅的說道。

蘭雨欣臉上閃過一絲爲難,道:“若是這兩人出現我管轄的範圍,我倒是可以幫你尋找,但是他們如果出了這個範圍,恐怕我就無能爲力了!”

“這就足夠了!”趙小川說道。

傑克聽到趙小川的話,忍不住出口了:“大人,有件事我要告訴你,現在女王她有些自身難保,恐怕……”

“閉嘴!”蘭雨欣打斷了傑克,怒道:“傑克,這裏沒有你插嘴的份兒!”

趙小川愣了愣,發現自己似乎有些太心急了,看向蘭雨欣道:“怎麼?你有困難?”

“沒什麼?”蘭雨欣道:“只不過是御鬼盟和妖族想要強迫我加入他們!”

“嗯?”趙小川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蘭雨欣猶豫一會兒,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趙小川。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