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呀!”小八見蘇夢妍落淚瞬間急了。

蘇夢妍頓了會兒,深深地望向小八,說道:“小八,我想回一趟老家看看我奶奶。”

“回去多久啊?”小八呆然的問。

“如果快,三四天吧…慢就不一定了…”

“你自己?”

蘇夢妍聽後呆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見到這兒小八陷入了沉思,過了一會兒,然後慢慢的擡起了頭,看向了蘇夢妍。

“你一個人我不放心,我陪你!”

聽到這話,蘇夢妍神色一怔,然後兩滴晶淚順着蘇夢妍那精緻美麗的臉龐,慢慢的滴落到了地上。

蘇夢妍哭着點了點頭…

當天下午,兩人就出發了。

蘇夢妍帶領着小八,買了火車票一路晃晃蕩蕩經過了四五個小時,到達目的地的縣城時天色已經黑了。

兩人站在火車站,蘇夢妍看了看手機的時間。

“應該還來得及!”

“什麼?”小八疑惑不解道。

蘇夢妍不由分說,拉起小八的手就走。

“哎?去哪兒啊?”小八蘇夢妍拉着,沒多久就走到了旁邊的汽車站。

汽車站的廣場已經停滿了車,幾乎所有的車都停業了。可是唯有一輛,還在轟隆隆的發動着,黑漆漆的望見裏面坐滿了人。

“呵呵,幸好還沒遲到。”蘇夢妍大喜,拉着小八跑到了車前。

“哎!後面還有座,往裏走!”

“你特碼聾了?!別耽誤老子下班,去後面坐去!”

兩人呆滯在門前,車上的司機在對着後面的乘客大吼大叫。

蘇夢妍頓了頓就投了四個硬幣拉着小八上車了。走到那那人面前,小八看着那膀大腰圓的司機,心裏對着他一陣鄙夷。

“來來來,新來的兩個,往後面坐,別磨磨蹭蹭的。”

司機朝着小八兩人吼道。

小八聽了心裏一陣厭惡,蘇夢妍在前只不過走的稍微有些慢點而已。這個司機居然這麼不通人情,不把乘客當人。

但是也沒辦法,小八隻能強忍着,兩人坐到了後面的坐席。

“沒人了吧!沒人走了!”

司機吼叫一聲,車子轟隆一聲衝了出去。

天色暗沉,車子直通鄉下而去。路通空曠,一路顛簸。 有個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體驗 車子飛馳一般在路上行進着。

蘇夢妍的臉色仍然有些暗沉,看起來心事重重。

“想什麼呢?”小八看着蘇夢妍輕問。

蘇夢妍聽後搖了搖頭,輕呼道:“沒,沒什麼…”

小八見後,沒再去問。

車子飛馳,暮然這時車體突然地傳來了“咯噔”的一聲響聲,就如同石頭咯到了底盤一眼的聲音,惹得車上的人一陣狐疑。

這時在前面,傳來了一聲大吼。

“都坐穩了!剎車壞了!”

司機一聲吼,車上的人聽後瞬間人心惶惶。

“啊?這怎麼辦啊?”

“這,這…”

“哇啊啊啊….”

車裏的人不斷地驚叫,小八朝着窗外看去。

發現他們現在居然是在一段盤山公路上!並且還是下坡!

“哇哇啊啊….”

車子越來越快,車上的人不斷地尖叫起來。

“轟隆隆…”

“轟隆隆隆….”

車子不斷地傳來轟鳴聲,司機不斷地嘗試着拉動剎車杆。可是不斷怎麼嘗試,都是無濟於事。

車速越來越快,越來越快。車上的人已經開始驚慌的從窗上探出了身子,準備跳車。

蘇夢妍也是慌了,無助的看向了小八。小八神色堅定目視着前方。

見那坐在最前面的司機,居然動了!

他不知從哪兒掏出了一根鐵棍,“咯愣”一聲卡在了剎車杆上,人已經站了起來… 第480章感情吶,不講道理的

但最終這些話,傅自橫沒說出口。

因為他已經懂得感情是什麼東西。

感情吶,不講道理的。

只要不喜歡,對方做再多事情,都是活該。

莊園大廳內,天蒙蒙亮,雲暮跪在地上已經整整半夜。

傅英蘊一把年紀,也沒有睡下,足足等了一夜。

「義父,南初如果沒回來,我願意以命抵命。」

「把你殺了,就能將我女兒換回來嗎?」

「雲暮,你真是糊塗!」

傅英蘊氣的猛拍桌子,寶貝女兒居然在他的地盤出了事情,他心中何嘗不是充滿內疚感。

客廳又恢復安靜,大家都在等一個好消息。

腹黑王爺傾城妃 沙發上的電話突然響起,傅英蘊給了傅翼一個眼神。

他年紀大了,受不得刺激,這個電話還是由傅翼接吧。

「嗯。」

「好,我明白了,我們立刻過來。」

傅翼全程不帶任何錶情,看上去十分嚴肅。

「怎麼樣,是不是自橫的電話?」

「南初到底有沒有事情?」

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盯著傅翼。

「老爺,南初小姐,貴人自有天相,並沒有出事。」

「好好好,立刻送我去醫院!」

傅英蘊直接起身往外面走。

雲暮知道他犯了重罪,應該在大廳繼續跪著反思,但是不親眼見到姜南初,始終不安心。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抵達醫院。

「自橫,你一開始說南初在三樓病房,現在又說是四樓,究竟怎麼回事?」

「是不是南初病情反覆,出問題了?」

傅自橫不語,指了指四樓的病房,雲暮與傅英蘊一起往裡面看去。

姜南初一切都好好的,她只是在守著陸司寒。

即使隔著一扇門,雲暮都能感受到快要溢出來的愛意。

「喏。」

傅自橫從煙盒遞出一根煙,放入雲暮手中。

「幹嗎?」

「安慰嗎?」

「我有什麼好難過的,南初和陸司寒和好了,大家都已經高興才對。」

「我們無雙殿的公主,終於又開心了。」

重生之萌狐巨星 「好了,我先離開了,我還得去收拾暗網那些不會辦事的人呢。」

雲暮勉強的勾起一抹笑,但傅自橫卻覺得比哭還難看。

病房內,陸司寒經過一系列的檢查,並沒有大事。

他不過是過度勞累,才導致發燒昏迷而已。

但姜南初十分緊張,陸司寒醒過來之後,她寸步不離,特地為他熬粥,熬湯。

隨著時間一日一日的推移,錦都議長府內,戰錚樺終於從T國回來。

他回來的第一天單獨召見松本葉子,得知目前事情的發展,眉頭緊皺。

他就知道姜南初不是個好糊弄的,果然一回國勾著陸司寒,跑的連影子都不見了。

「葉子,你放心,只要你答應的嫁妝作數,我一定會讓你成功嫁入戰家。」

「謝謝戰叔叔,不過父親等的有些急,希望你能夠催催司寒回國。」

「這沒問題,我的話,司寒還是聽的。」

戰錚樺說完,拿出手機撥打電話。

醫院病房內,陸司寒正在享受南初親自煮的雞絲粥,不識趣的電話鈴聲響起。

看到來電顯示,他挑了挑眉,他也很好奇父親究竟還有什麼好跟他說的。

陸司寒按下通話鍵,同時打開免提。

「司寒,你在哪裡?」

「國外旅遊。」

陸司寒慵懶的聲音傳過去,姜南初正在刷微博,這時候也放下手機仔細聽兩人的對話。

「你難道不知道你對松本葉子做了什麼嗎?」

「司寒,我們戰家的男人必須要學會負責任。」

「依我看你和南初還沒有發生過實質關係,不如直接退婚,迎娶松本葉子吧。」

「說完了嗎?」

陸司寒淡淡的問,他以為父親打電話會道歉,想不到還不死心。

「司寒,你這是什麼態度,葉子哪裡不比姜南初好。」

「那個女人在國外,在帕山王子面前招蜂引蝶,水性楊——」

「嘟嘟嘟——」

陸司寒直接掛斷了電話,不想聽到半句這種廢話。

他小心翼翼的看著姜南初,生怕她因為這件事情生氣。

「噗,你做了什麼,你掛斷了議長閣下的電話。」

欠你一世長安 「我猜議長閣下,一定氣炸了。」

「管他做什麼,我的身體好的差不多了,今天就出院吧。」

陸司寒說完從床頭櫃拿出兩張遊樂園的券。

「之前說好的這次過來一定要好好玩,聽盼夏說你很想去遊樂園,所以我提前買了兩張券。」

姜南初的目光亮了亮,上次因為班猜的事情沒有去成,一直是她的一種遺憾。

而陸司寒就好像是上帝派給姜南初的天神,他的到來就是為了補足她這一生所有的遺憾。

兩人很快辦理出院手續,前往迪士尼樂園。

在人潮湧動的迪士尼樂園,陸司寒仍舊是最引人注目的,不少外國友人甚至認為他是明星,跑過來合照。

姜南初雖然沒說什麼,但從撅起的表情已經看出不開心。

陸司寒果斷拒絕所有人,專心陪在小嬌妻身邊。

兩人一路走走逛逛,很快姜南初被眼前超高的跳樓機吸引視線。

「我們坐這個好不好,看上去很刺激的樣子。」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