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這纔是當年葬和楊八千所要達到的真正的效果,這纔是真正的聚集衆生之力,踏天道。

現如今我只要一閉眼,便能夠感知到無數的天地祕術,陰陽祕術在我的身體周圍徘徊,無數的天地靈氣都隨手被我調動。

而我唯一缺少的便是一副純淨之軀。

我如今的身軀乃是俗世修煉之身,想要真正的超脫因果宿命,超脫陰陽,成就自己的天道。還需要摒棄自己的肉身,尋找一副真正的純淨之軀才能完全的承載在輪迴之城各大陣眼之中尚未解封的天地法則。

這些法則,便是當年道和葬全部的法力精華!

(本章完) 好不容易有了這麼一個散心的時候,我帶着小蝶踩着那茫茫大海便到了一個小島上。

至於之前商議的一日休整,倒是並不在忙,畢竟這次晉升的人數太多,更有衆人的人在我徹底掌控輪迴之時甦醒了前世的記憶,此番種種都需要一些時間來消化和沉澱,一天的時間是遠遠不夠的。

我抱着小蝶在這座小島的邊緣停了下來。

似乎與現實社會隔得太久了,我都已經忘記了現實社會之中人還要日出日落。在不遠處已經能夠看到一些大船在海面上航行,而就算是我們停留的這座小島也是有着一些聲音。

小蝶看着我,含情脈脈,我們早已不是那些纔開始在一起的小情侶。但是和小蝶在一起我總會感受到那種春心萌動,或許是因爲如今我心境開闊,無數古咒加身的緣故,心早已古井無波,但是就在小蝶那一眼之下,我還是心跳加快不少。

微微笑了一聲,我幾步便走到了小蝶的身邊,一把攬起小蝶,在叢林之間跳躍。

最終在就要聽到人聲的時候我停留在了一棵大樹之上。藉着符文結界的包裹,此刻這些人根本就看不見我,但是我們卻是能夠清晰的看到他們的樣子,聽到他們的聲音。

小蝶安靜的躺在我的懷裏,就像一個小貓咪一般。

此刻再也不是第一次在陰間公寓前見面的那種御姐,或是與曾大牛大戰時候那種不可一世。

眼前的應該是一個野外求生類的節目,只不過說的都是英語,我也不想在動用靈力去感知,他們究竟說的什麼。

人一旦修煉了靈力就能夠通過靈力來感知對方的說話,幾乎比聲音傳播更快,而且更準確。

這時小蝶指了指不遠處那漸漸落下的夕陽。

夕陽的餘暉灑滿了整個海灘,看上去讓人格外的舒服,這纔是真正的夕陽西下的場景。

攬着小蝶,我在水上一踩便飛躍到了那不遠處的海平面,夕陽散落在我的身上。

在我們不遠處一艘遠行的航船上這整個時候出現了許許多多的人,我一眼掃過,這些人都是有着各種不同的膚色,不同的語言。有些情人之間更是肆無忌憚的擁吻起來,還有些做起了泰坦尼克裏男女主人公的浪漫姿勢。

大神,我養你 夕陽下不失爲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但是這些似乎都早已與我們無緣,凡塵俗世的生活或許暫時真的要畫上一個句號,那美麗的夕陽今夜久久不散,許久纔在小蝶的呢喃聲中緩緩的落下帷幕。

等我們再回到輪迴之城的時候,整個輪迴之城之中已經發出了道道璀璨的光芒,這些光芒都是那一個個的度過命劫的天君高手。

回到城中的

時候,爺爺奶奶也早已從修煉之中醒來一看到我的歸來便幾步走到了我的面前。

站在城中自己的雕像之上,望着眼前如此多的天君高手,我突然生出了一種豪邁,天界之路或許並不像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

經過商議,鼠仙人最終決定從人類最接近天界的地方崑崙進入天界,因爲在崑崙之上有着一道通天之路,曾經無數的天地交流都是通過這條通天之路,雖然現如今這條通天之路已經封閉,但只要我們能打開此路,那就必然能夠減少不少的損失。

我點點頭。

畢竟此次我們主要的目的是進入天界,上次和天之門分身的交手我已經感受到了天之門的力量,不是說我們不能直接破開天之門,如今我們所掌握的力量破開天之門只是時間的問題,但是設想一下如果我們找到了曾經通往上古的那條路直接進入了天界,那我們豈不是能夠減少損耗,要知道真正的大陣在天界,這一次我們不但要進入天界而且還要佔領天界,如今的天界究竟是什麼樣子,沒有人見過,也沒有任何人說得清楚。

商議之後,我們便出發了的,催動整個輪迴之城我們便徑直朝着崑崙之巔飛去,一路上我看到了整個人間的美好山川,那一刻我彷彿感受到了人世滄桑。

小蝶依偎在我的懷裏,訴說我們曾經第一次上崑崙的經歷。

仔細一想那不過是在昨天。

如今的崑崙山早已消失了曾經的鋒芒,如今的崑崙山似乎恢復了天地靈氣,等到輪迴之城停留在了崑崙山之上的時候,整個崑崙山周圍的天地靈氣此刻一股腦兒的涌入了我輪迴之城之中。

要知道原本輪迴之城就是一座大陣,是我將他變成了一座城池模樣的。

將輪迴之城坐落在崑崙之巔的同時我已經和鼠仙人等人踏空而起,來到了那曾經神人見面的地方,在崑崙山巔之上當真有着一層古樸的結界,這層結界給我的感覺就如是當日楊洪撕裂天界結界的那種感覺。

奶奶一掌落在了結界之上。

嗡!

一聲悶響,就如是有人對着一面大鼓猛的敲擊了幾下一般,整個空間剎那之間便盪漾開了層層波紋。

我連忙一道符文長河打出,護住衆人退後了數步。

“大家小心了,這裏的結界完全連通了天界的結界,看樣子只要在這裏打開缺口我們便能順着這條天界的古路直達天界了!”

就在奶奶一擊之下,我已經伸出了自己的手掌觸摸到了這層猶如是薄膜一般的結界,陰陽古咒瞬間穿越其中。

那一刻我看到一片茫茫的天空,無邊無際。

那種感覺便是天界的感覺,但是我不能感

知任何建築物的存在。

當即我沒有多想,雙手之上凝結出了一股滔天的力量,整個輪迴之城的之中突然升騰起了無數道光芒匯聚在了我的手上。

嘭!

我一拳落在了我面前的結界之上,這一次整個結界的聲響更大了,但同時我也清晰的感覺到了一陣撕裂聲。

下一刻鼠仙人站在我的身邊,一臉的凝重。

突然他雙手合十就如一個老僧入定一般,雙手之間出現了一道血紅色的利刃,這道利刃在我再次出手轟擊那結界的剎那,飛在我的拳頭之前。

嗡!

嘭!

一聲巨響,那一刻鼠仙人雙目一顫,隨即露出了激動的神情。

在我移開自己的拳頭的時候,也是震驚的看着眼前那之前的血紅色利刃不見了但是面前的結界被我打出了一個大窟窿。

下一刻我們每個人都朝着這個窟窿發動了最猛烈的攻擊,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一個龐大的氣息似乎正朝着我們重來。

當即一揮手,整個輪迴之城便已經飛在了我的身後,進入了這條古道之中。

通天之道!

這纔是真正的通天之道。

就在我們完全踏入這條古道的瞬間不遠處出現了一條渾身長滿了血色骨刺的神龍,這條神龍纏繞着一條猶如是鐵索一般的道路,而在這條道路的兩端,一端是漂浮着白茫茫的霧氣,不應該是霧氣,而是純淨的天地靈氣,而我們站着的這一邊乃是一座座山峯疊加而成的古路。

這便是出名的天人橋。

鼠仙人告訴我說,在我們面前的便是守護天人橋的上古神獸,刺荒古獸。

傳聞這刺荒古獸乃是上古天界初開之時鎮守各大地域之間通道的神獸,之後後來天界將各大域都統一之後,這刺荒古獸便完全的被天界圈養了起來,沒想到天人橋上我們還遇到了一隻。

這一刻我幾步踏出,自然如今的我絲毫不畏懼,除非是面對真正天君之中的高手,否則這些上古的神獸也是不是我的對手。

周身古咒環繞,在我的手上更是滾滾符文凝結成了一把符文長槍。

“森兒,小心,這刺荒古獸可不是一般的神獸,而且這隻刺荒古獸很可能是天界培養出來的,力量在一般天君之上。”

我點點頭,這一點我早已經猜到了,因爲就在我踏出第一步的時候,這刺荒古獸似乎就已經開始在警告我讓我後退,否則他將不客氣。

而且我發現這刺荒古獸的身體之中似乎有着無數天道規則的束縛,也就是說這隻刺荒古獸絕不是一般的上古神獸,很有可能從他的身上得到現如今天界的一些新法則!

(本章完) “相公,小心!”

我一步步向前,當我的腳尖剛剛一觸到的那彷彿是上古玄鐵所打造的鐵橋的瞬間,那巨大的刺荒古獸便飛快的朝着我飛竄而來。

倒是讓我有些驚訝,在我眼前的刺荒古獸的速度極快,快到了我根本就沒有時間反抗便已經被直接的被他咬在了嘴裏。

但是刺荒古獸似乎並沒有一口將我咬碎的意思,而是嘶吼一聲,身子一閃,閃電般的帶着我消失在了原地。

我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邊一陣陣肆意的颶風,那一刻我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身軀之中有着一股股狂暴的力量在瘋狂的顫抖。

渾身的古咒符文幾乎是不受自己控制的飛出化作了滾滾的符文鎖鏈將這頭遠古的刺荒古獸完全的纏繞住了。

一時之間刺荒古獸嘶吼連連。

最終將我一口吐出。

身軀周圍頓時滾滾的符文託舉着我站在了虛空,放眼四周我能夠確定這裏就是那天人橋下面的景色。

而在我面前那不斷在符文古咒之中翻騰不休的刺荒古獸的此刻更是嘶吼連連。

彷彿是有什麼莫大的冤屈要表達一般。

我一道輪迴古咒瞬間打入了眼前刺刺荒古獸的身軀之中,那一刻刺荒古獸瘋狂的嘶吼起來,隨着輪迴古咒的旋轉,我幾乎可以清晰的看到此刻刺荒古獸的身軀之中一道道血紅色的法則鎖鏈將他的身軀完全的拴住。

而這一刻隨着那血紅色法則鎖鏈的出現四周的空間之中出現了一股股龐大的靈力匯聚成了一道道靈力光柱直接朝着這條遠古神獸洞穿而去。

看到這一幕我十分的震驚,而此刻我之前所釋放的符文古咒更是完完全全的纏繞住了那條血紅色的法則鎖鏈,輪迴古咒更是化作一條巨龍張口便撕咬在了刺荒古獸的身軀之上。

這一刻刺荒古獸瘋狂的嘶吼起來。

我身子一閃,一掌按住了刺荒古獸的頭顱,我能夠清晰的感知到刺荒古獸此刻承受着巨大的痛苦,這種痛苦是來自肉體和靈魂。

當即我猛地打出了一道道的封印古咒,直接鎖住了在他身體之中那條伴隨着他脊骨而生的血紅色法則鎖鏈,隨着輪迴古咒的道道注入,刺荒古獸的身軀才緩緩的平息了下來,不過似乎它在無力了,身子癱軟的墜落了下去。

我身子一閃站在了他的身上,道道符文之力將他托起,緩緩墜落。

但是就在我墜落的瞬間,頓時感受到了周圍無數雙眼睛瞬間睜開。

那一刻我本能的後退了幾步。

在我下墜的時候我看到了在這天人橋之下竟然是別有洞天,在這裏竟然還有着一大片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之中有山有水,更有着無數的飛禽走獸。

刺荒古獸一落下,頓時在我的身軀周圍地面便猛地一顫幾條足足二三十米的地蟒探出頭看着我。

超神學院之神級穿越系統 雙眼極爲的警惕。

這一刻不遠處更是飛快的竄來了幾頭巨大的古猿,這些古猿通體金光,更有着一些從不遠處飛來的巨型飛鳥,不過此刻這些飛鳥都是通體赤紅,更有不遠處狂奔而來的巨大猛虎和獵豹,這些原本在現實世界看着不是很高大的

動物,但是在這裏竟然個個都有十幾米高大。

從他們的氣息我便能夠感知到他們和我身下的刺荒古獸是一個級別的存在,這些竟然都是一些關於神獸的血脈遺留。

這個時候不遠處一條巨蟒飛快的飛躍而來。

這條巨蟒的龐大超過了認知,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龐大的巨蟒,整個身軀之上有着淡淡的金色光芒,但是整體是烏黑色的。身軀的龐大程度足足有二三百米,而且而只是我的簡單估計,因爲我看到了在不遠處的一座山脈之間這個巨蟒飛出的瞬間竟然剎那之間矮了一大截。

就在那巨蟒出現的瞬間,整個空間之中的神獸都瘋狂的嘶吼起來。

那一刻我明顯的感覺到了心頭一顫,繞算是我如今已經古井無波也是明顯的感覺到了有些心虛,雖然我絲毫不懼任何的天君強者,但如果眼前這麼多的神獸一起攻擊我的話,我恐怕不死也要徹底的脫層皮,不說現在我想要一鼓作氣進入天界不可能,恐怕又要回去修正一段時間。畢竟在整個輪迴之城之中我能夠控制整個城中的力量,如果將我擊敗也就意味了整個輪迴之城之中的高手都會受到影響。

正如小蝶曾經說的,我將來會是他們所有人的希望,當時我完全沒有想到小蝶說的有一天竟然真的成爲了現實,而現如今的我真正的成爲了整個輪迴之城的希望。

我可不能在這裏有什麼事,我調集了周身的靈力,一旦要是苗頭不對,我便立刻施展天涯行瘋狂的逃竄,甚至這一刻我已經將八大古咒融合的力量完全的匯聚在了自己的手上,準備超強一擊。

特別是劇毒古咒,我幾乎是將渾身的靈力融入其中,一旦爆發必定會毒蔓整個空間。

吼吼!

那巨蟒近了,四周的神獸都是嘶吼一聲,似乎顯出了很恭敬的態度,感覺這條巨蟒纔是這裏的老大。

此刻我依舊站在刺荒古獸身上,在我的身邊已經有着八九條地蟒每一條都睜開那血紅的雙眼鎖定着我。

那巨蟒靠近的瞬間整個身軀瞬間化作了一個乾瘦的白鬍子老頭,就在老頭兒出現的剎那之間,在他的身邊那原本十米來高大的金色古猿頓時金光一閃,化作了一個年輕人,扶着老者。

“咳咳咳……”

巨蟒老頭兒咳嗽了幾聲。

我站在那裏,並沒有感受到眼前這些神獸的殺氣,當時心裏也緩緩的放鬆了。

“敢問……”

我剛剛開口,那巨蟒所化的老者便開口了。

“多少年了,我千斬等了不知道多少年,陰陽少爺,你終於來了!”

老者站在那裏,佝僂的身子,分明是在向我行禮。

這一刻四周的神獸都是身子一閃化作了人形,每一個人都是弓着身子向我行禮,我的心中猛的一顫,連忙幾步走到了老者的身邊,扶起老者道:“前輩,可能你誤會了,我並不是陰陽少爺,我叫楊森,之前不過是凡塵俗世的一個小人物罷了!”

聽到我的話,老者笑了一聲,然後指着那被我用輪迴古咒困住的刺荒古獸,然後輕聲道:“陰陽少爺現在還沒有恢復,等道少爺恢復了記憶之後,

就知道我們神獸一族當年對少爺的承諾了。”

我聽着有些懵,不過我也沒有說什麼,而是嘿嘿笑了一聲。

說話之間,我一揮手頓時那被我用輪迴古咒鎖住的刺荒古獸瞬間輕鬆了,但是就在我解開他身軀之中的古咒的瞬間,刺荒古獸的身軀卻是開始飛快的融化起來,特別是他身後的那條血紅色的脊骨。

“這!”

看到這一幕,我的心中猛地一顫。

“哎,天界聖君想要徹底的將我們神獸一族困死在這裏,而且我們神獸一族的高手都被天界聖君抓到了一個叫做祭天雷池的地方,在那裏日夜經過天道法則的澆灌,夜以繼日,就算是上古的天龍都不能承受,刺荒古獸一族便是一個例子,這便是當年唯一逃出來的刺荒古獸一族的族長,不過現在因爲想要背叛天界規則的意志,所以那經過天界法則澆灌的脊骨和身軀都會開始腐爛,最終身死魂滅!”

聽到這裏我臉色大變,當即一掌打出,統御古咒直接掌控整個空間的股則,統御古咒更是化作了一隻巨大的手掌直接抓住了眼前的刺荒古獸。

輪迴古咒逆天改命想要徹底的逆轉所謂的天道規則。

鶴先生的考拉小姐 但是我還是失敗了,因爲在我出手的那一刻刺荒古獸的身軀已經被腐蝕了大半,那滾滾的血紅色的天道法則纏繞在他的身軀之上,猶如是鋒芒的利刃瘋狂的切割着他的身軀和骨骸。

就算我用輪迴古咒剋制,修改那天道法則,也來不及了,而且以我現在的力量根本也不能徹底的修改天道規則。

吼吼吼!

一陣陣瘋狂的嘶吼聲響起。

我上前幾步八大古咒相融相生,化作了一道利刃直接洞穿了刺荒古獸的身軀,將他身軀之中那瘋狂掙扎的靈魂直接帶出。

虛空之中那刺荒古獸的靈魂飛快的顯現出了身軀,是一個年邁的老婦,蒼老的容顏渾身都是被法則鎖鏈洞穿的痕跡,那一刻我的心中猛地一顫,一陣莫名的心痛涌上心頭。

“多謝,能夠在死之前靈魂不再受到這該死的天道規則的束縛,我已經心滿意足,想當年葬在的時候,就曾經告訴過我,我命中有一劫,此生劫終命果,看來是說準了。不過千斬,當年對你的承諾,我食言了,祭天雷池之中我以爲可以靠着我整個刺荒一族破之,沒想到……哎……”

說話之間老婦突然仰天長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