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下就被驚醒了。說實話,自從懷孕以後,就三天兩頭會做這樣的噩夢,心砰砰挑個不停。稍稍鎮定了一會兒,卻感覺旁邊好像坐了個人。

剛剛淨顧着琢磨夢的事情,沒注意,現在覺得不對,趕緊一臉戒備地把頭就扭了過去,卻發現那個跟我在迴廊裏碰面的年輕人坐在我的牀邊,正面帶笑容地看着我。

“你怎麼會在這?”

我嚇了一大跳,趕緊把身子連帶被子往旁邊挪了挪。

那個年輕人看我這個反應,微微有些差異,說不是我把靈符燒了讓他過來的嗎?怎麼現在這個反應?

我?我沒有啊!

不過他提起了靈符,我記得我那天回來後,因爲臨

時有事情,就把它放在了枕頭下面。

我趕緊掀起枕頭一看,果然是沒有了!

是誰?會是誰把靈符給燒了?還有誰會知道這件事情?

“真的不是你?”

那個年輕人緩緩站起身來,估計是看我這又是找又是嘆氣的,他心裏也沒底了。

我心想我騙你幹嘛?要是真的是我燒的,我不早跟你走了嘛!

我催促他趕緊離開吧,反正我沒有叫他,也沒打算要跟他離開這裏,這會不會是什麼人的陰謀尚不好說,還是早點兒離開免得惹事。

“怕什麼!”沒想到那個年輕人反倒淡定了很多:“我又不是什麼犯人,明明是他們瞞着我,爲什麼我要偷偷摸摸的!”

“他們瞞你什麼?你認識我是不是?你上次跟我說的話都還沒有說完呢。”

我看着這個年輕人在我屋子裏走來走去的,似乎也沒有什麼惡意。

“怎麼?小汐沒告訴你嗎?不應該啊,這丫頭不可能沉得住氣的。”

一聽他提起小汐,我原本稍稍平穩的心情又一次跌至了谷底。

“小汐,她,死了……”

我都沒擡眼看那個年輕人,只是自顧自地低頭說着,卻半天都沒聽見動靜?難道那個人走了?

我擡眼一看,發現那個年輕人一手扶着牆不動也不說話,那隻手越握越緊,最後,使勁兒砸在了牆上。

直停“轟隆”一聲,原本好好的牆竟然被他給砸出一個大洞。

我其實是想感嘆他的力量太大了,但是話還沒出口,卻發現通過那個被砸開的洞,牆裏好像是貼着什麼東西。仔細一看,像是畫上去的符咒一樣,只是這些東西我完全看不懂,是不是這裏的房子都有這個東西?

那個年輕人的表情則是越變越差,如果說剛剛他生氣是因爲小汐被殺,那現在山雨欲來的表情,又是爲了什麼?難道這些符咒又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白龍?你也是很久沒有一個人光臨我這裏了?怎麼?今天有空來也不跟我打聲招呼?”

許是剛剛的動靜太大了,陌玉靠在門口,似笑非笑地看着那個年輕人。

白龍?我好像是記得那個老者是叫他龍兒。

“我要帶她走,你不要攔着我。”

白龍忽然轉頭一把抓住我的手腕,一個用力把我拽到他的身邊。

“我,這……”我一愣,緊跟着就想要去掙開白龍的手,沒想到他的手跟鉗子一樣,我使盡全身的力氣卻連半個手指頭都掙脫不

開。

“你不一直就打的這個如意算盤嗎?”陌玉往前走了兩步,略帶嘲諷地說他不是早就有預謀嗎?怎麼現在還沒走?

“你讓小葉以通知親人朋友爲由把我支出去,然後你就急着趕過來跟她碰頭,我就是奇怪你爲什麼那次沒帶她走,因爲小汐嗎?這小汐剛一死,小葉就點燃了符咒把你給叫了過來?怎麼?你倆都這麼半天了,還沒商量好?”

陌玉的話說都不急不緩,他踱來踱去的步子也有條不紊,只是,這說話的力道,頗有一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他在說什麼?他竟然誤會了我跟白龍。

“陌玉,你在胡說些什麼?你懷疑我也就罷了,你怎麼能懷疑她呢?”

我都還沒開口,白龍就上前一步擋在了我的面前,我看不見他的臉,但是看到他的後背上下起伏,我猜想,他一定是氣壞了。

我跟白龍就剛剛只見了幾面,他都可以這麼護着我,爲什麼陌玉要懷疑我?他爲什麼不相信我!

“你不要忘了,她之前是怎麼死的,你要讓悲劇再重演一遍嗎?還是說,你有這個自信,這次,一定能把她給帶離?”

“你這牆上畫的符咒是什麼?你跟我老爹又在商量着什麼?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還騙我說她不是小葉,怕我來救她,我就偏偏要救給你看!”

白龍說着話,將抓着我手的力道緊了緊,拽着我就要往外走。

他們到底在說什麼?爲什麼我一個字都聽不明白!

“我不走!”我使勁兒地甩掉白龍,符咒是什麼?他們又在商量什麼? 來儀鳳姿 難道真的跟白龍說的那樣,要殺我嗎?

“沒有想要殺你,只是想在胎兒成型了以後,把胎兒取出來而已。”

陌玉的聲音雖然很平穩,但是對我來講卻像是從地獄發出的魔音。

爲什麼?爲什麼要殺他?他不是也是陌玉的孩子嗎?爲什麼就這麼狠心!

我兩隻眼睛緊緊地盯着陌玉,手不自覺地就放在了肚子上。這是我的孩子,我就算是再沒本事,也絕對不想讓他平白無故地成爲犧牲品。

“你想知道原因?那我就來給你講講原因!”

陌玉微微一笑,倒也不怕我跟着白龍走,手輕輕地摸着牆裏面的符咒,跟我講了一段我完全沒有印象的過往。

我知道,那是我的前世,是我今生這一切經歷的原因。

我終於明白了很多事情,只可惜,知道了又能怎麼樣,我依舊什麼都改變不了,只能跟着命運的腳步一步一步往前走。

(本章完) 其實我的前世,非人非鬼,是魔,介意妖和神之間。這個存在很特殊,他可以往兩個極端分化,我很幸運,在我修煉的時候,認識了阿七,他逐漸將已經誤入邪道的我慢慢帶回了正道。

我跟陌玉是不打不相識,據他們說,我倆當時是爲了一個鑰匙墜,大打出手,最後我使了個詐,贏了陌玉。

一個人的一往情深 當然,這些我完全沒有印象了,但是說起那個哨子形狀的鑰匙墜我是知道的,我曾經見到陌玉一直帶着,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後來就到了生死命緣裏面。

陌玉曾經說過,這個鑰匙墜對他很重要,原來,它是兩人的信物。

對!就是信物,因爲我跟陌玉好了以後,就把這個月老級的鑰匙墜送給了它。據說這個哨子是可以吹響的,吹響之後,可以看到百鳥起舞,萬花爭豔的美景,是個難得的寶貝。

故事是不是大抵都是這樣,相遇始終都是美好的,但是過程讓人感慨,結局讓人傷心。

可以說,前世的我,不光是陌玉的愛人,還算得上是他一個得力的助手,因爲邪靈的背叛,我曾跟陌玉聯手,將邪靈封印了起來。本以爲大功告成,但是,悲劇卻在這一刻剛剛開始。

邪靈在被封印的瞬間,用自己僅存的靈力,以血爲誓,對我下了詛咒,說我生生世世,活不過26歲。

這個詛咒當時陌玉並不知情,我怕他擔心,所以只告訴了我的師父阿七,阿七就四處尋找解救我的方法,均一無所獲。他竟然鋌而走險,跟邪靈做了交換條件,說只要邪靈告訴他如何才能接觸詛咒,他就答應將封印的力量削弱,這樣不出幾年,邪靈必定可以破封而出。

邪靈覺得這個買賣划算,就告訴阿七隻要找到七彩石,就可以接觸我的詛咒,而且他還告訴阿七,奈何橋裏就有一個,讓他務必要抓緊時間,不然輪迴一世,就多一分的難度,恐怕過個三五世,想救都救不了了。

所以說人在有了執念以後就特別容易被人利用,阿七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竟然真的按照邪靈說的,找到了奈何橋的薄弱口,輕輕一擊,奈何橋就轟然倒塌了,位於橋中央的七彩石,被阿七攥在了手裏。

如此大事,陌玉豈會放過阿七。當時就把他給抓了起來,只是當時場景比較混亂,因爲橋塌了,冥界的秩序也被完全打亂了。陌玉急着去應付這些事情,並沒有來得及去詳細問阿七到底是什麼原因,也沒要那個七彩石,只是把阿七給關了起來。



當時聽說後,就去關阿七的地方找他,沒想到竟然看到阿七和青櫻打了起來。 重生之復仇女王 阿七不知道是心裏有愧還是什麼原因,總之是打都不還手,最後被打都站都站不起來了。直到我走過去,青櫻才停手,冷眼看了我一會兒,說我們真是師徒情深。

等青櫻出去後,我剛要扶起阿齊七,卻沒想到阿七突然撬開我的嘴,讓我將那個七彩石給吞了進去。

我剛開始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聽了阿七的解釋後,瞬間眼淚就掉了出來。我跟阿七真的是非親非故,僅僅是覺得有緣,我做了他的徒弟,沒想到他竟然爲了我……

趁着外面大亂,我就想把阿七給帶出去,阿七剛開始死也不同意,說這樣怕連累我,但是都到了這個份兒上了,還談什麼連累不連累,拽着阿七就往外跑。

但是,剛剛走出牢門,就被陌玉給堵住了。

要說我當時也是腦子一熱,爲了保全阿七,竟然把什麼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攔,還跪在地上求陌玉放阿七離開。

這些事情現在全部都是陌玉轉述給我的,他說也是等我死後,他通過輪迴盤看到的這些,所以,他就去找了我的轉世。

“我如了你的願,放走了阿七,但是你並沒有依照承諾永遠留在我身邊,而是跟着你身邊這個人妄圖逃離冥界!”

陌玉說到這裏,怒氣已經顯而易見了。

“我對待背叛我的人,一向從來都不留情,但是爲了你,我一次又一次地打破這個原則,沒想到,你還是要背叛我、離開我!以前是,現在還是!”

陌玉有些痛苦地看着我跟白龍,他說早知道他就應該在我剛死的時候就直接從我的體內取出七彩石,只是這樣我就不可能再轉世了。

“不轉也好,省得我再痛心一次。實話告訴你,不光是我想要這個孩子,很多人都想要,你逃出這裏,只會陷入更大的危險之中,到時候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因爲你身體裏的那個七彩石,已經轉移到了孩子身上。”

我聽了陌玉的話,一下子跌坐在牀上。我甚至有一種可怕的念頭,陌玉他從一開始找我,到最後跟我在一起,到底是因爲什麼?因爲真的喜歡我?還是因爲他想得到七彩石,就必須要有一個孩子。

“對,你說對了,因爲你只能活到26歲,我用那個哨子特地去生死命緣給你換了兩年的壽命,就是要等這個孩子,你該謝謝我,讓你多活了兩年纔是。”

“你,真的就沒愛過我嗎?”

好傷人的話!從陌玉嘴裏說出的話句句都想像刀子,直插向我的心房,我甚至連呼吸都覺得胸口疼痛。

“愛啊,怎麼不愛,不然還會有現在的你嗎?把孩子留下,我就不再爲難你。不但不爲難你,或許,我們還能生活在一起也說不定啊。”

呵呵!我傻笑着揚起頭看着天花板,原本並不想讓眼淚流下來,可是沒辦法,我怎麼也控制不住它,就像斷了線的珠子,噼裏啪啦地砸了下來。

我並不知道前世我爲什麼會跟白龍走,但是此時此刻,的確是一個天大的誤會,可是我最愛的人,卻絲毫不給我解釋的機會,或許在他的眼裏,那個七彩石比什麼都重要。

風裏狼行 “不就是想要個孩子嗎?還要勞煩你親自出馬。”

我有些嘲諷地看着陌玉,眼睛已經被眼淚打的模模糊糊看不清,但是還是硬撐着不讓自己哭出聲。

“你是我的,生死都是我的,我怎麼能把你讓給別人呢?就算是孩子,也必須是我的。”

虎毒尚且不食子,他竟然把話說的這麼輕巧。原來,這所有的事情,原本就是一個交易。只有我自己,將全部的感情都投了進去。

“小葉,別怕,我這就帶你離開。”

白龍說着話就把我一把拽在了身後,伸手就跟陌玉打了起來。

“你竟然連小汐也殺了,老賬新帳咱們一起算!”

陌玉也不答話,就只是接招,倆人倒是拼的痛快,只可惜我沒有心思去看他們這些,眼睛直直地盯着地面,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

白龍抓起我的手,將我的手掌露了出來,喊了聲“飛龍在天”,我驚訝地看到我手心的真龍印發出了光,竟然從我的手掌慢慢伸出身體,跟白龍合二爲一,眼前的亮光也越來越強。

我原本眼睛就紅腫,被這一照,更是有種頭暈眼花的感覺,只停了幾秒鐘,我就徹底失去了意識。

我知道自己的眼睛是閉着的,但是總是感覺耳邊到處都是廝殺聲和風聲,我夢到了很多人,我爸媽、阿七、思思、甚至還有死去的小曦,他們都在跟我說着話,七嘴八舌,我一個字都聽不清楚。我想讓他們說慢一點兒,但是我根本就張不開嘴,只是覺得耳邊的聲音越來越弱,人也從我的視線中一個個地消失。

“爸、媽、思思……”我驚叫着從牀上彈跳起來,卻對上了一張可人的面孔。

“美女,你醒了,換件衣服吧。”

(本章完) 眼前這位女孩看上去很小,我估計年齡也就只有五六歲的樣子,長着一張娃娃臉,留着齊眉的劉海兒,伸手遞給我一套衣服。

“這裏是哪裏?”我左右看看,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那女孩噗嗤一聲笑出了聲,說我纔剛剛醒,等下再跟我說這裏的事情。

她說着話,就往前挪動了一下,只是,別人都是用走,她卻是一蹦一蹦的,我微微有些差異,低頭一看,她的雙腿竟然是長在一起的,只是在腿的最下面,分出兩隻腳,站在地上。

我突然一個激靈,這不會是無過崖吧!我扒着窗戶往外望去,竟然真的是!

我怎麼到了這裏?不是白龍跟陌玉在爭嗎?怎麼說我也應該是跟他們中的一個在一起,怎麼會到了這裏?

小女孩似是看出了我的疑惑,用清脆而又稚嫩的聲音告訴我說是她哥哥把我給帶回來的。

哥哥?會是誰?

我正想着,簾子掀起,小晨已經春風滿面地走了進來。

我萬萬沒想到我竟然還能碰到小晨,上次一別還在擔心他會不會有事,這次看到他這般好,心裏也就踏實了。

“見到我是不是很意外?”小晨進來後就把小女孩兒給支開了,一臉笑容地望着我,隨手還遞給了我一面鏡子。

給我照鏡子幹嘛?我原本還想問問我怎麼會到這裏?是誰給我送到這裏來的?但是鏡子都送到了我的面前,我也就沒開口,眼睛向鏡子裏瞟了一眼,這一眼,差點咽口水都嗆到。

鏡子裏的那個還是我嗎?滿臉的麻子不說,關鍵是我的兩隻眼睛竟然連在了一起,中間連鼻樑都沒有了,我瞪大眼睛想從這張奇醜無比的臉上找到我自己原來的痕跡,可是瞅了半天,卻怎麼看怎麼不是我。

“怎麼樣,見到你自己是不是更意外?”

小晨拿着鏡子晃了晃,衝我哈哈大笑,說他的易容手法果然又精進了不少,連我自己都看不出來自己來了,估計也沒什麼人能看出來了。

易容?沒事給我易容幹嘛?我用手摸摸自己的臉,還別說,剛剛注意力不在這裏,所以沒感覺出去,現在手摸到臉上,確實感覺手跟臉中間像貼了一層薄薄的東西,很光滑。

“上次你來,不用掩飾身份,這次不一樣啊,你可是來逃難的,怎麼着也得僞裝的像一些。”

小晨一個頭看着手收起鏡子,一個頭衝着我嘀咕。

我狐疑得看着他,心裏不但沒有踏實,反倒有了些戒備。

他是怎麼知道我的事情的,聽他的口氣,好像對我的事情很熟悉一樣。

“怎麼?懷疑我?”小晨將兩個腦袋都轉向了我,讓我打消心底的顧慮,他是絕對不會害我的。

小晨說着話,左右看看沒有人,竟然從兩個頭中間又鑽出一個腦袋出來!

我完全沒有心裏準備,嚇了一跳,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那是個多麼恐怖的畫面,這跟看鬼片有什麼區別!

只是鑽出來的頭不但不恐怖,而且還算是英俊。是白龍!竟然是他!

“怎麼樣!我真是越來越佩服我自己了!”

白龍用手打了一下左邊那個腦袋,又打了一下右邊那個腦袋,衝我一陣鬼樂,就又鑽了回去。

所謂龍有九頭,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嗎?我似乎明白,那次從懸崖上掉下來,其實就是白龍救了我。那這次能到這裏,也不奇怪了,顯然是他把我從陌玉那裏給帶出來的。

只是,很奇怪,他明明有自己的身份,爲什麼非要易容在這裏,還裝傻充愣的,要不是他透露自己的身份,我是打死都猜不出他,他原來什麼都會,還真以爲就是個傻傻的孩子呢。

看來,真正的傻子是我。

“陌玉怎麼樣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條件反射還是已經成了習慣了,連我自己都吃了一驚,我竟然開口就問陌玉的事情。

白龍說我怎麼還惦記着他,他都這麼害我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