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意志陰沉的看着蘇瑾,連攻擊也停了下來,他冷笑道“是啊!生命總是有盡頭的不是麼?但有些方法卻可以補充將要耗盡的生命!”

蘇瑾錯愕,他腦中閃過無數的思緒,很快他就抓住了重點,喃喃道“該死……每一次圓中誕生的反抗者,你並不是要消滅他們,你是要……吞噬他們!”

“不錯,只有相同的靈魂才能互補,我需要和自己一樣的反抗者!”宇宙意志不再隱瞞,沉聲說出了真相。

蘇瑾立即道“但是……你沒有直接吞噬我,讓我猜猜,直接吞噬反抗者的靈魂對你的作用已經很小了,你在尋求新的方法,你需要一個無限接近你的反抗者,所以你有好幾次機會可以讓殺掉我,但你都忍耐了下來,你需要我成長起來。”

“聰明人!”宇宙意志微笑,他點頭道“猜的不錯,我的靈魂太蒼老了,即使有反抗者的靈魂作爲補充也難以爲繼,更何況反抗者不是每一次圓中都會出現的,有好幾次我險些在等待中死去,所以我要換一個方法!”

“什麼方法!?”蘇瑾問道。

“你會知道的,不過不是現在!”宇宙意志很得意,他道“等到地獄手冊將太初擊敗,大局已定的時候,我會告訴你一切!”

“地獄手冊將太初擊敗!?”蘇瑾笑了笑,他搖頭道“怕是沒有那麼容易!”

“哼,我承認太初是一個優秀的系統,但這麼多歲月中,地獄手冊已經進化了很多,絕對不是太初能夠比擬的,如果你在寄希望於太初擊敗地獄手冊,那你就有些……愚蠢了!”宇宙意志笑道,但他的笑容還沒來得及散去,臉上立即浮現出一絲錯愕。

“該死……你做了什麼!?”宇宙意志怒吼,他感受到了地獄手冊似乎受到了重創,甚至連和他之間的聯繫都模糊了起來。

蘇瑾聳肩道“太初當然不是地獄手冊的對手,所以我給她找了些幫手!”

“幫手,你的那些符文生物?還是那些背叛我的可憐蟲?”宇宙意志凝眉,他道“即使他們加入,也不會是地獄手冊的對手。”

“那麼如果我針對的不是地獄手冊的化身,而是他的本體呢?”蘇瑾喃喃說道。

宇宙意志一愣,他立即搖頭道“更不可能,任何生靈都不能靠近地獄手冊的本體,除非是得到我的授權,或者是我的神明,但我的神明能夠靠近地獄手冊的本體,卻無法觸摸他,更別說攻擊了,難道……!”

“是啊!我救下的那些今神,一部分我改造了他們的神格,而另一部分則沒有,那些神明和太初神族配合,今神找到了地獄手冊的本體,而太初神族則發動攻擊,合作……永遠是做好的方法!”蘇瑾緩聲說道。

宇宙意志臉色難看,他感受到地獄手冊的化身在與太初化身的戰鬥中落了下風,他相信就算是那些太初神族,地獄手冊只要分散一部分力量就足以擊潰他們,可和太初的正面戰場,少了那部分力量,恐怕就無法佔據優勢了。

“就算是系統這邊你佔時佔優,可只要我的神明將你的那些僞神殺光,就可以分出力量,幹掉那些侵擾地獄手冊的傢伙了。”宇宙意志冷聲說道。

蘇瑾卻笑道“真的麼?你覺得今神可以背叛你,新神們……就不會了麼?”

宇宙意志臉色更加陰沉,他冷聲道“那麼看來還是要在這裏和你決勝負了!”

“顯然……沒錯。”蘇瑾點頭。

兩人不再言語,劍光與刀光再次充斥着這個宇宙,這個宇宙中的物質早已經徹底被泯滅,剩下的空間也不再完整,兩名反抗者的力量太過強悍。

戰鬥不停,蘇瑾和宇宙意志打了不知道多久,忽然間那些殘破的空間裂開一道口子,一股寒意瞬間充斥了四周。

“神無!”蘇瑾雙眼一瞪,那個傢伙居然敢在這個時候偷襲自己。

“哼,來的很是時候!”宇宙意志滿意的點了點頭,只見神無一襲白衣站在了蘇瑾的面前。

“你當我不敢殺你麼?”蘇瑾問道。

神無無奈的搖頭,他苦笑道“想要爲她們求一個未來的安穩,總要付出一些,只是死在一個人手中兩次,真tm的憋屈!”

蘇瑾嘆了口氣,手中的刀光閃爍起來,而忽然間空間再次抖動,葉芸,吳辰,博雅,楚義,司徒燼也殺了進來。

ps:地獄手冊進入了尾聲,最近幾天就該結束了,所以這幾天都是單更,希望能夠儘量把結尾寫好。 剔骨刀小隊的衆人忽然殺入,這讓蘇瑾很是驚訝,他們還不具有直接跨越宇宙的能力,更別說殺進自己和宇宙意志的戰場了。

“是你搞的鬼!”蘇瑾看向宇宙意志,如果葉芸他們不能主動來到這裏,又不是自己動的手,那自然就是宇宙意志搞的鬼了。

“嘿,讓你臨死前可以見一見自己的家人朋友,這難道不是很仁慈麼?”宇宙意志怪笑,他張手抓向吳辰,吳辰根本沒有辦法反抗,直接向宇宙意志的方向飛射過去。

“哼!”蘇瑾冷哼,他身影一閃拉住了吳辰,可博雅又被抓了過去,蘇瑾只能再次抓住博雅。

“我看你抓的住幾個!”宇宙意志冷聲,他這一次向葉芸下手。

蘇瑾身形又閃,將被拉過去的葉芸用身體擋住,他看向宇宙意志,冷聲道“搞這種小把戲,你不覺得自己太無聊了麼?”

“是麼?”宇宙意志忽然咧嘴笑道。

噗噗噗……!

就在這個時候,葉芸,吳辰和博雅各自發動凌厲的一擊,博雅的一擊刺入蘇瑾的喉嚨,直接將其貫穿。

吳辰則劈向了蘇瑾的腦袋,而葉芸一抓擊穿蘇瑾的心臟,三人下手凌厲無比,全部都是蘇瑾的要害。

蘇瑾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他艱難的將三人推開,然後連退數百丈,只見蘇瑾大口喘息,三人的攻擊對他造成的傷害是致命的。

“哈哈……被我復活的人你也敢留在身邊,我真不知道該說你膽大還是愚蠢!”宇宙意志大笑,他陰森森的道“你我的恢復能力都很強,不過那是因爲我們對攻擊和傷害有所準備,看似非常嚴重的傷害,事實上有可能連我們的細胞都沒有傷到,想要傷到你我除了用恐怖的絕對力量進行碾壓,就只剩下攻其不備!”

“可攻其不備談何容易,你我的身體幾乎每時每刻都在備戰狀態,唯一能夠讓你沒有顧慮的恐怕也只有他們了吧!?”宇宙意志笑的更加燦爛,他滿意的看了眼葉芸三人,笑道“當初爲了讓你看不出有問題,我只在他們的腦海中留下了一絲啓動用的引子,而且用過一次就會失效,只是沒有想到效果會這麼好。”

葉芸,博雅和吳辰三人緩緩恢復了神智,他們楞了一下,然後都發現了自己手中的鮮血,還有受到重創的蘇瑾。

葉芸極速來到蘇瑾的身旁,眼中掛着淚水道“蘇瑾……你,是我們對不對?”

蘇瑾艱難的露出一個笑臉,摸了摸葉芸的臉龐道“不怪你們,是我太大意了。”

吳辰和博雅則嚇傻了,他們在剛纔那一瞬間好像是失去了意識,但醒過來後便記起了剛纔忽然向蘇瑾動手的過程,這讓他們難以相信。

這個世界上最瞭解蘇瑾的不是葉芸,不是蘇晴,也不是花野真衣,恰恰是宇宙意志,兩人從生命形態上來說幾乎是相同的,兩人相對於對方來說,在弱點上的理解是最爲清晰的,所以蘇瑾遭到這一次重創後,直接變得萎靡不振起來。

他強行想要癒合傷口,可是意義不大,他感覺眼前模糊了起來,好像隨時都會失去意識,這對於與宇宙意志交戰的他來說,簡直是致命的。

“給老大爭取恢復的時間!”楚義低吼一聲,他周身白氣繚繞,瀰漫了超過百里的區域,白煙化作一柄絕世天劍,向着宇宙意志劈斬過去。

總裁的棄婦新娘 “哼,憑你們也想攔住我!”宇宙意志不屑,他屈指一彈,楚義所幻化的天劍便立即崩碎。

“楚義,退!”蘇瑾低吼,楚義面對其他頂級神明也可以穩佔上風,但是對上宇宙意志連幾秒都支撐不住,兩者在生命的形態上就有了本質上的差別,楚義衝上去只有送死的份。

楚義雖然心有不甘,但對自己老大的命令還是非常遵守的,他立即退開,宇宙意志似乎也沒有興趣和楚義爲難,他大步流星來到半跪在虛空的蘇瑾面前。

“滾!”宇宙意志同樣的屈指一彈,葉芸倒飛出去,蘇瑾立即張手一抓,將葉芸的衝擊力緩解了一下,不然葉芸有可能直接被打入那破碎的虛空中了,那地方對蘇瑾和宇宙意志來說都不算什麼,但對於葉芸他們還是致命的,一旦進入其中,就會被撕扯成碎片。

蘇瑾擡頭看了眼宇宙意志,他咬牙道“看來你不是想吞噬我的靈魂,你是想……融入我的靈魂!”

“不錯,我的靈魂太衰老了,已經無法再去修補,但你的不同,我這次犧牲自己來提升你的力量,是不是很感動?”宇宙意志咧嘴笑道,那和蘇瑾一模一樣的面孔,卻讓蘇瑾感到噁心。

“感動,我現在是一點都不敢動啊!”蘇瑾冷笑,他道“雖然不知道你有什麼辦法,但你肯定能夠奪取我靈魂的主導權,對不對?”

“當然,只要讓你主動放棄就好了。”宇宙意志笑道。

蘇瑾掃了一眼楚義他們,他皺眉道“真是夠下三濫的,這就是執掌宇宙這麼長久的梟雄,爲了活下去所能做的齷齪事麼?”

“看起來是很齷齪,但很管用!”宇宙意志聳了聳肩,他對蘇瑾道“把靈魂的主導權交給我,不然我挨個殺死他們!”

衆人一愣,楚義怒道“老大,讓他去死,你要是敢把靈魂主導權給他,我先自己弄死自己!”

“哈哈,蠢蛋女婿,你總算是說了一句聰明話!”吳辰大笑起來!

蘇瑾看向宇宙意志,他道“你看到了……我可沒得選!”

“當然,不過所有人都會像他們這麼決絕麼?徐然呢?蘇晴呢?你的小外甥女媛兒呢?特殊事件管理科的人呢?愛麗絲呢?你在乎的人很多,他們都能夠如此決絕麼?”宇宙意志冷笑,他道“我可不止單單的殺掉他們,我會讓地獄手冊開發一個所有最恐怖,最絕望事件的集合體,把他們扔進去,一遍遍的經歷絕望,讓他們一次次死去,哈哈……這麼有意思的地方,你說叫什麼比較好?死亡俱樂部怎麼樣?”

蘇瑾咬牙,正如宇宙意志所說,他所在乎的人太多了,這是他的缺點,牽掛在戰爭中會讓人變得軟弱。

宇宙意志笑的很暢快,他向蘇瑾伸出手道“現在……臣服我,不然的話……我說到做到哦!”

蘇瑾雙拳緊握,他看了眼葉芸他們,最終也只能低下了頭顱,宇宙意志滿意的很,他抓住了蘇瑾的頭顱,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根冰錐刺穿了宇宙意志的身體。

宇宙意志雙眼一瞪,他回頭看去,只見神無一臉不爽,他道“動我大舅子,你問過我沒有!”

“哈……問你,問你……要死是麼?”宇宙意志單手一抓,神無的身體立即化作一捧血水,在無盡的虛空中很快就消散不見。

殺掉神無,宇宙意志再次抓住蘇瑾的頭顱,他眼中一道流光閃過,雙眼失去了神光,這具身體已經成了一個空空的軀殼,真正的靈魂則進入了蘇瑾的身體中。 宇宙意志放棄了自己的身體,他衝入蘇瑾的身體之中,要和蘇瑾的意識靈魂融爲一體,然後取得控制權,挾天子以令諸侯。

但就在此時,蘇瑾眼中也閃過一道七彩光華,一道神光衝出他的身體,衝入了宇宙意志的身體之中。

“嘿嘿……想要反過來佔據我的身體,你應該知道每個人的身體都是獨一無二的,與靈魂契合,強行佔據我的身體只會讓你的靈魂更加衰弱而已。”宇宙意志嘲笑蘇瑾道。

而原本屬於宇宙意志的身體卻緩緩睜開了雙眼,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道“是麼?我覺得這身體很適合我啊!”

宇宙意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蘇瑾佔據了他的身體,他的靈魂就將成爲無主之物,在宇宙中會被虛空之風吹散,這也是爲什麼他需要一具身體才能降臨的原因。

沒有辦法,宇宙意志只能暫時使用蘇瑾的身體,但就如同他自己所說的一樣,蘇瑾的身體他並不適合,靈魂和身體不契合,暫時只能當做他的避風港,還會對他的靈魂造成削弱。

“這不可能,那是專門爲我而製造的身體,與你的靈魂並不契合,你爲什麼可以使用!?”宇宙意志喝聲問道。

蘇瑾眼中閃過一絲冷色,他道“這具身體的原型就是我,邪神創造他的時候留下了一些小小的後門,我那位老朋友……可不會天真到百分百的信任你啊!”

逆流2004 “那個蠢貨……居然敢對我做這樣的事情!”宇宙意志咆哮!

蘇瑾冷眼道“曾經我以爲你強大到不可戰勝,但真正被逼的迫不得已與你一戰的時候,才發現你沒有我想象的那麼強,這大概是因爲你太強的緣故,聽起來似乎有些莫名其妙,但想一想確實如此。”

“你是宇宙中第一個反抗者,超脫者,你有着超越其他生靈數個層次的力量,再加上地獄手冊替你工作,不管是對付什麼樣的敵人,你幾乎都沒有發過力,這就好像一個武者習武,長時間沒有能夠與之匹敵的對手,你啊……廢了!”

宇宙意志狂怒,他吼道“對手,這天上地下誰配做我的對手,即使是你……也不過是我故意留下的種子而已,你真以爲你要贏了?”

蘇瑾忽然俯下身體,他居高臨下的看着宇宙意志,緩聲道“你復活葉芸他們,作爲後手,這一招看似不錯,如果是用來對付一般人大概也會起作用,但你呀……你要對付的可是我,我如果會被這樣的後手所傷,那也沒有必要和你一戰了,你把敵人當蠢貨的同時,自己就成了最大的蠢貨。”

宇宙意志沉默,一個深呼吸後他道“所以你看出了一切,故意將他們留在身邊,故意受了剛纔那一擊!”

蘇瑾點頭道“不錯,我有把握在你離開身體的時候奪取這具身體,所以冒險一試是必然的……!”

“冒險,你要是失敗了,那就是萬劫不復!”宇宙意志恨聲道。

蘇瑾笑了笑,他道“你似乎忘了一點,這一戰我若是不冒險的話,能夠有幾分勝算,冒險或許可搏一分,不冒險可就十死無生了,所以……這險冒的不虧啊!”

“你這是在賭博!”宇宙意志道。

“啊!這不是一個好習慣,以後我會改的。”蘇瑾淡然道。

“你……你就這麼相信那個邪神,她能夠背叛你一次,又背叛了我一次,你就不怕最後關頭被她給坑死!”宇宙意志不甘的問道。

蘇瑾則篤定道“信她!”

“爲什麼!?”

“因爲她是我朋友!”蘇瑾理所當然的說道。

“……!”宇宙意志不能理解,他惱怒道“但是她背叛了你,如果不是她我也不會降臨,你就不會有這麼多的麻煩,死掉那麼多的親友!”

“是麼?就算是沒有邪神,願意爲你提供降臨所需身體的依舊會有很多人,她錯過一次,但她也用自己的性命來彌補自己的過錯了,對於我蘇瑾來說……邪神是我朋友,我信她,理所應當!”蘇瑾說道。

周圍衆人露出笑意,這就是蘇瑾,如果這些年蘇瑾不信他們,不信朋友,別說走上這條道路,恐怕早已經在某次事件中生死,故事也將戛然而止。

“蘇瑾,你以爲你贏了麼……!?”宇宙意志忽然問道,他仰頭看着蘇瑾冷笑“這場戰鬥……不,這場戰爭我永遠都會是真正的勝者,你則永遠是失敗的一方!”

“你真的這樣覺得!?”蘇瑾反問。

“當然!”宇宙意志大笑“哈哈……就算我死了,消散於無形,但我已經把要傳達的大笑傳達給你了,你將是我的繼任者,不管你願意還是不願意,最終你都會成爲下一個我!蘇瑾啊……到時候不知道你該是什麼樣的表情!”

“我不會成爲下一個你,絕對不會!”蘇瑾可你當的說道。

宇宙意志不屑,他冷笑道“別說絕對,當那一天到來,當宇宙面臨徹底的混亂和破滅的時候,你就知道從一開始你我就別無選擇,死了一個宇宙意志,就會有另一個宇宙意志補上,也許你能夠抗衡萬年,億年,但你不可能永遠抗衡下去。”

“當你的親人面臨死亡,當你的朋友面臨死亡,當你的星球種族面臨死亡,當他們需要你的力量去保住他們的性命時,你該如何?拒絕麼?那麼你的朋友將疏遠你,將成爲你的敵人!”

“我看到了結局,那一天必將到來,那一天……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蘇瑾沉默,他站起身來道“或許你說的有道理,但是……那不會發生!”

“哼,你這是自信還是自負呢?”宇宙意志不屑。

愛情現形記 蘇瑾看向他道“這場戰鬥結束,我會毀掉地獄手冊和太初,沒有了他們即使我想去做那些事情也做不到了吧?”

“總會有其他辦法的。”宇宙意志說道。

“大概吧!不過你我口舌之爭也沒有意義,時間會證明一切!”蘇瑾說道,他張手一抓,一層層黑暗將宇宙意志包裹起來。

“你要做什麼!?”宇宙意志怒吼,他道“你不能這樣對我,你不能!”

“我可以!”蘇瑾毫不猶豫,他將被毀掉的幾十個宇宙聚集在了一起,將他們揉搓成一個無限厚的牢籠,將宇宙意志鎖在了裏面,這個牢籠是破滅後的宇宙,不存在任何的能量與物質,宇宙意志會在其中衰弱至死去,沒有任何機會逃離。

“一切……都將落下帷幕!”蘇瑾喃喃,他對衆人微微點頭,將他們傳送出了這個將要破滅的宇宙,然後自己踏碎虛空而去,來到了太初的身邊。 太初的身體支離破碎,但她的眼中平靜無比,她是系統,她只會聽從操縱者的指令,然後貫徹其指令。

在太初的對面,地獄手冊的化身,那個看起來有些可笑,但卻無比恐怖的小丑,此時情況也好不到哪裏去,他此時茫然立於虛空之中,操作者死去,而地獄手冊只設置有一個操作權限,一旦操作權限消失,他將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

願你愛的人值得你所愛 蘇瑾心神一動,一批舊神與太初神族出現在他的眼前,這些人損失極大,今神更是幾乎傷亡殆盡,太初神族雖然要強上一些,但也有大半已經被抹殺,而和他們一起被傳送來的,是另外一個小丑。

地獄手冊的力量比太初強大的多,即使在與太初作戰的時候,依舊可以分離出一部分力量去保護自己的本體,而即使是那一小部分力量,也足以讓他對太初神族和今神展開一場屠殺。

“你們辛苦了。”蘇瑾嘆息,這是一場由生命堆出的勝利,無數在普通人眼中被稱作神明的力量隕落。

隨着蘇瑾的嘆息,太初神族和今神的傷勢立即復原,重新回到了他們最顛頂的狀態,他們向蘇瑾微微施禮,感謝這個男人所做的一切。

兩個地獄手冊化身融爲一體,他口中喃喃道“權限持有者消失,權限鎖死,地獄手冊……進入休眠狀態!”

隨着地獄手冊的聲音,他緩緩閉上雙眼,在虛空中漂流而去,蘇瑾看了一眼,他大手一張將地獄手冊抓入手中,這個傢伙太過危險,不能讓他就這樣離去。

“你也辛苦了。”蘇瑾對太初說道,太初只是朝蘇瑾微微點頭,眼中毫無波動,和地獄手冊一樣,她也只是一個系統而已,如果這一次戰敗的是蘇瑾,她的結局恐怕還不如地獄手冊。

與此同時,一個個蘇瑾同時出現在各個宇宙,他攔住了今神與新神的戰鬥,宣佈這場戰爭已經結束。

衆神茫然,新神們能夠感受到一股壓迫在他們身上的力量消失,他們的神格得以解放!

一轉眼便過了三天,蘇瑾與衆神在神庭七星上相聚,衆神之間並無死斗的必要,但他們依舊憂心忡忡。

宇宙意志一直一來都在用一種暴力的方式掌管着宇宙,但不可否認,他的暴力管理也確實避免了根宇宙因爲力量被過度的汲取,而造成徹底的毀滅。

一個個新圓舊圓,那便是根宇宙重生的過程,大部分生命被毀滅,但終歸保留了生命繼續下去的可能,而現在蘇瑾擊敗宇宙意志,他又要用什麼樣的辦法來管理宇宙?

蘇瑾掃過衆神,他開口道“諸位,一箇舊的時代結束,此圓不再破滅,諸位可以放心的享受自己的生活了。”

“吾王,那……未來呢?”有太初神族大聲問道。

蘇瑾則微笑,他道“未來由時間去創造,我們又何必太過煩惱。”

“可是根宇宙被支宇宙汲取力量,如果真的等到根宇宙毀滅,我們的努力不是……白費了麼?”有神明無奈的問道。

蘇瑾則微微搖頭,他道“無需擔心,我已經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傢伙,他在未來將會追逐根宇宙外泄的能量,將其拖拽回根宇宙!”

“有人有這樣的能力麼?”“時時刻刻掌管萬千宇宙,只有神王大人能夠做到吧?”衆神議論紛紛,就連徐然等人也奇怪的看向蘇瑾。

蘇瑾手指一點,一道毫光從他的指尖飛射出來,那是一個笑嘻嘻的小丑,滑稽的模樣不再恐怖陰冷,而是多了一分喜慶之色。

“嘶,是地獄手冊!”“他不是鎖死了自己的系統麼?”“該死,這傢伙太危險了。”衆神寒毛倒立,他們對於宇宙意志的恐懼其實沒有那麼直接,反倒是對地獄手冊,那簡直是記憶深刻,可以說他們的一生都在地獄手冊的掌控之中。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