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戰爭!

殘酷而現實!

特里也無能爲力,因爲,亨利技不如我! 圍城區域,寂靜無聲,落針可聞,只有特里那極不甘心的聲音,還在上空迴盪着……

我站在戰臺上,冷眼掃過戰臺下方的超能力戰隊等衆人,忽的,我擡起了雙手,作出了一個手掌不斷向上揚的動作,笑言道:“各位,我們贏了,來點氣氛!”

來點氣氛?

我估計除了神州隊的衆人能配合我之外,其他戰隊,很少會有人配合我……畢竟,我們剛纔只派出了三人,便團滅了聖騎士戰隊,而且,我,陸茗軒和石乾坤展現出來的戰鬥力和統治力,已經大大的超出了其他戰隊的預想,我們,此時應該已經成爲了所有戰隊的眼中釘,肉中刺,又有誰會爲我們歡呼呢?

其實,還是有人會爲我們歡呼的……

戰臺下方,吸血鬼戰隊那邊,卡羅爾無比興奮的高吼了起來,“親愛的楚,沒有神劍的你,竟然也這般強大,神祕而古老的東方國度,果然充滿了傳奇和奇蹟!”

“見笑!”我朝着卡羅爾拱了拱手,旋即,我的目光便落到了卡特的身上。

巧的是,卡特此時,也在凝視着我……

四目相對,沒有那所謂的火花和電流,一切,都很平靜……

忽的,我咧嘴朝着卡特冷冷一笑,旋即,我緩緩的擡起了手掌,在脖子處,微微的晃了晃,作出了一個國際通用的“斬首”的手勢!

我的動作,立刻引的全場譁然!

如果說,我之前只是揚言,要把當之無愧的王者,超能力戰隊拉下馬,只是語言上的挑釁,那麼,我如今的“斬首”動作,便是徹頭徹尾的挑釁了!

面對我的挑釁,卡特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楚風,不要太得意,你現在最好馬上祈禱,不要在下一輪碰上我們!”

“我不信所謂的上帝,如果你相信的話,那麼,你就去和上帝說,讓我們在下一輪相遇吧!”我一邊說着,一邊朝着卡特揚了揚手掌,“來吧!請開始你的表演!”

扔下了這句戶,我便頭也不回的直接轉身,一刻不停的走下了戰臺。

我不知道卡特現在的臉色變成了什麼樣子,我只知道,我們贏了,這就足夠了!

當我回到神州隊的陣營之中以後,所有人的臉上,都洋溢着自豪的笑容,我們與那羣傢伙冰冷的負面情緒,形成了極其鮮明的對比!

胡墨當先迎了上來,朝着我揚起了纖纖玉掌,我毫不猶豫的伸出了手掌,與胡墨的手上,輕輕的拍到了一起!

“我們距離最後的勝利,越來越近了!”胡墨妖媚一笑,道。

“你會是我們下一場,力挽狂瀾的人!” 花錦良緣 我與胡墨,相視一笑。

“楚風!”石乾坤不顧疲憊,直接給我來了一個熊抱,還有陸茗軒,我們三人,用力的擁抱在了一起!

這一戰,完全靠着我們三個人,力挽狂瀾,將聖騎士戰隊團滅!

石乾坤的血性和堅持,陸茗軒的不顧一切,以及我最後威震歐陸的一擊,將我們神州隊,送進了第二輪!

拼到最後,石乾坤力竭,陸茗軒透支,二人,已無力再戰!

結束了與石乾坤和陸茗軒的擁抱,石毅,便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們二人,相視一笑,用力在對方的胸前捶了一拳……我能感覺到,石毅雖然開心,但他的眼神之中,卻有一絲落寞,因爲,這一戰,他沒有出過任何力!

不過,我們是一個團隊,是一個整體,能夠走到今天,與石毅的付出,也是分不開的!

我們隊伍之中的任何一個人,都是不可或缺的力量,少了任何一個人,便不會有今天揚眉吐氣,威震歐陸的神州隊!

最後,我將目光投向了倚靠在椅子上,仍舊昏迷不醒的李靈兒身上……

我走到了李靈兒的身前,將我的拳頭,湊到了她的手背上,輕輕一碰,我輕聲呢喃道:“靈兒,我們贏了,我們會不停的贏下去,直到你醒來,讓我們,一起站在世界之巔!” 我們神州隊的勝利,不僅讓所有人,對我們有了一個全新的評估,同時,也讓那些看不起我們的人,徹底的閉嘴!

而我們這邊的熱烈氣氛,自然會引起很多人的不爽,比如,特里……

“現在,進行第二場決戰,由生化戰士隊,對抗本屆世界靈戰,最大的黑馬,神祗軍團!”特里大聲冷喝了起來。

而且,特里這傢伙,故意強調了一下“黑馬”這兩個字,而且還用“最大”這兩個字來修飾,貌似,他想將衆人的注意力,從我們神州隊這邊,轉移到神祗軍團那邊,也算是換一種方法來打壓我們神州隊……

就算特里這傢伙敢私自訂下針對我們的新規矩,但他還不敢在教廷,在帝梵國對我們動手報復,畢竟,還有教皇壓着他呢!

特里聲音落地,衆人的注意力,果然從我們這邊,轉移到了已經進入備戰區的神祗軍團,和生化戰士隊的身上了!

生化戰士隊沒什麼好說的,洛夫斯基率領一幫虎背熊腰,凶神惡煞的壯漢,已經聚集到了戰臺的邊緣位置,也就是之前我們神州隊的位置。

我真正在意的,是神祗軍團……

樂雲霄,一如既往的從容平淡,只不過,他那雙眸子之中,卻總會爆閃出一抹嗜殺,殘虐,陰森的光芒!

除了樂雲霄之外,神祗軍團的那些黑大漢,我並沒有太大的興趣,當然,除了一個人……站在樂雲霄身邊的米諾陶!

我隨意的坐到了一張爲我們選手準備的椅子上,然後,我的雙目,便死死的盯着猶如小山一般的米諾陶……

這傢伙,可是我心中最懷疑的對象,如果說,陰司牛頭叛出陰間,投靠了八部衆,那麼,米諾陶,應該就是最符合陰司牛頭的任選,包括米諾陶出現的時間,擁有的神祗,都與陰司牛頭,有很大的契合程度!

這邊,我目不轉睛的盯着米諾陶,而那邊,米諾陶似乎也發現了我的目光,扭頭朝着我望了過來……

當我的雙目,與米諾陶的雙目,接觸的那一瞬間,我從米諾陶的雙眼之中,竟然捕捉到了一抹熟悉的味道,雖然,這熟悉的味道稍縱即逝,但是,卻更加堅定了我的判斷……

我就九成九的把握斷定,米諾陶,就是陰司牛頭!

至於爲什麼,其實我也說不上個所以然來,也許,這就叫做直覺的判斷吧?

米諾陶很淡定的與我對視了一秒鐘左右的時間,隨後,那傢伙便極其自然的轉過了頭,將視線投向了生化戰士隊那邊……

高臺上,特里見雙方人馬已經全部就位,當即,特里清了清嗓子,高聲對兩支戰隊詢問道:“生化戰士隊,神祗軍團,你們雙方可以協商,是採用團戰的形勢對戰,還是一對一的形勢來打?”

“洛夫斯基,你覺得,我們應該用什麼方式來決戰呢?”樂雲霄一邊輕輕揉捏着他那修長的手指,一邊淡然的對戰臺另一邊的洛夫斯基出言問了一聲。

“我們生化戰士不喜歡轉彎抹角,既然要打,那就乾脆一點……”洛夫斯基咧開了嘴,連同他臉上的傷疤,也被牽扯出了一抹邪異的弧度,看起來,很是滲人,“速戰速決,就團戰吧!”

“很好!”樂雲霄的臉上,並沒有露出意外的神色,彷彿,洛夫斯基的提議,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似的,“那就團戰!”

樂雲霄話音落地,神祗軍團的衆人,便齊齊躍上了戰臺!

而另一邊的生化戰士隊,也不甘示弱,這羣壯漢,猶如炮彈一般,狠狠的砸在了戰臺上,甚至,在這一瞬間,戰臺都產生了一陣輕微的顫抖!

豪門天價妻 這登臺,算是雙方的初次交鋒,不過,生化戰士隊,卻是略佔上風,最起碼,在氣勢上,是這樣的! 一陣蕭肅的勁風,捲過戰臺,拂起了上一戰,遺留下的淡淡血腥味。

就在這時候,本應該站在隊伍最前面的樂雲霄,卻突然向後退了數步,直接退到了神祗軍團的最後方,而且,這傢伙還順勢將雙手插進了口袋裏,擺出了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你這是什麼意思?”豪爽直接的洛夫斯基,一見樂雲霄的樣子,便不爽的厲聲喝道:“你不打算出手?”

“我當然會出手,只不過,我的對手,只有你而已!”樂雲霄氣定神閒的回了洛夫斯基一句,“與你們對戰,我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立威,而摧毀號稱重型坦克的你,對於我而言,便是絕佳的立威之機!”

“有意思!”洛夫斯基聞言,嘴角上立刻露出了一抹猙獰的笑意,隨後,他也學着樂雲霄的模樣,直接退到了生化戰士隊的最後方,並且高喝道:“我的對手,同樣只有你,你不出手,我也不會出手!”

“你對你的手下,就這麼有信心嗎?”樂雲霄仍舊淡定的反問了洛夫斯基一句。

“這也是我想問你的問題!”洛夫斯基惡狠狠的低吼了一聲。

這一次,樂雲霄並沒有與洛夫斯基爭辯,因爲,急躁好戰的生化戰士隊的隊員,不會給樂雲霄說話的機會!

當洛夫斯基的話音剛剛落地之際,那羣生化戰士們,便齊齊的發出了一道道震天的咆哮聲,彷彿,他們想用這種方式來回擊狂妄的樂雲霄,以及神祗軍團……

一陣陣震天的怒吼聲,接踵而來,宛若驚雷,聲勢無比的驚人!

只不過,比吼叫聲更加驚人的,可不是生化戰士隊展現出的浩蕩聲勢,而是,他們的變身……

伴隨着一陣陣怒吼聲的響起,生化戰士隊的集體變身,終於開啓了!

只見那羣虎背熊腰的壯漢,一個個就像打了雞血似的,不斷嚎叫,甚至在拍打自己的身體!

然而,在那羣生化戰士拍打自己身體的過程中,他們的身體,在不斷的變大,根據我的目測,身高最矮的人,也得超過二米二十的高度!

更誇張的是,那羣生化戰士的肌肉,也在不斷的膨脹,甚至達到了渾身上下,皆處於青筋暴起的恐怖狀態,那些所謂的世界健身冠軍的身材,和他們之中的任何一人相比,都像是小孩子一般的不值一提!

在生化戰士們變身的過程中,不斷有“噼裏啪啦”的骨骼爆響聲,從他們的身體中傳出,就像是在爆炒豆子,聽的我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

“楚風!不對勁!”忽的,胡墨頗爲驚訝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中,“你看那羣生化戰士們的眼睛!”

聞着胡墨的聲音,我也是下意識的將視線,定格到了生化戰士們的雙眼之上……我發現,那羣生化戰士的雙眼,從最初的滿眼兇光,到趨附於平靜,再到如今的空洞無神,如此巨大的眼神變化,的確不對勁!

正所謂,眼睛,是心靈的窗口,通過眼睛,往往能夠看穿許多事情,可是,生化戰士們的眼神,就讓我有些看不懂了,那眼神……明明就是行屍走肉的眼神!

我茫然的盯着臺上的一衆生化戰士,正當我心中涌現無限疑惑之際,站臺上的樂雲霄,卻是出言幫我解了惑……

“生化戰士……傳聞,北蘇國的人,以喪屍的血清爲基礎,與高科技完美融合,造就出了一批悍不畏死,沒有感知的鐵血戰士,這些鐵血戰士,感覺不到疼痛,恐懼和慌亂,而且還完全排除了喪屍的嗜殺,殘暴和無腦,號稱最完美的殺人機器,看來,傳言不假!”

樂雲霄盯着那羣生化戰士,依舊用那種平靜無比的語氣,點評着他的對手們。 喪屍?

我對這種生物,倒是沒什麼瞭解,不過,我從電視中,倒是見過這種生物……直白的說,外國的喪屍,與我們神州的殭屍,倒是很接近,只不過,喪屍可以自由行動,而且食人肉,喝鮮血,身體堅硬,速度奇快,沒有靈智,只知殺戮,總的來說,喪屍倒更像是殭屍與吸血鬼的綜合體!

可是,樂雲霄這番話,又說明了生化戰士,和喪屍之間的關聯,以及不同之處……

生化戰士變身之後,感覺不到疼痛,恐懼和慌亂,同時,也沒有喪屍的嗜殺,殘暴和無腦,算是將喪屍的優點,與人類的優點,完美的契合到了一起!

原來,這就是生化戰士……

我的思緒,還停留在生化戰士的特點之上,可是,戰臺上的局勢,卻是瞬息萬變!

這時候,一道沉重的踏地之聲,傳入了我的耳中,將我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只見,神祗軍團的副隊長米諾陶,不知道從哪裏弄出了一柄足有兩米長,而且脊背極其寬闊,鋒刃也是無比銳利的巨斧,而且,這傢伙一馬當先的走出了神祗軍團的陣中,貌似,他打算一個人,面對生化戰士隊除了洛夫斯基之外的所有人!

“我來戰你們!”米諾陶橫掃巨斧,威勢驚人的怒吼了一聲。

果然!

這米諾陶還真是藝高人膽大,竟然想獨自一人去戰生化戰士隊,除了洛夫斯基之外的所有人!

而且,對於米諾陶魯莽的行爲,樂雲霄並沒有出言阻攔,從樂雲霄臉上的淡定神色來分析,他對米諾陶,似乎很有信心的樣子……

而另一邊,本就好戰暴躁的生化戰士們,也徹底的被激怒了!

不管怎麼說,生化戰士隊,始終都是排名直追超能力戰隊的強者之師,而且,在第二關之中,生化戰士隊又是兵不刃血,幾乎沒有什麼損傷的便拿下了人造戰士隊等強敵,其實力之強,可見一斑!

而如今,並沒有什麼名氣的神祗軍團,卻只是派出了一名副隊長,來戰生化戰士隊除了洛夫斯基之外的所有人,這股輕視,的確足以徹底的激怒那羣生化戰士!

“戰!”

那羣生化戰士也不廢話,一個個無比憤怒的咆哮了起來,當即,一種堪比北極熊一般的怪物,便不由分說的朝着米諾陶圍殺而去!

生化戰士可不會講什麼道理,他們只知道,米諾陶和神祗軍團輕視了他們,而洗滌恥辱的最好方式,就是用敵人的鮮血,來抹平他們被看扁的事實!

一羣強壯無比的生化戰士,瘋狂的朝着米諾陶衝了過去,這羣大傢伙肆意的踐踏着戰臺,頓時,戰臺便立刻出現了一陣強過一陣的顫動!

此時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那場即將爆發的慘烈大戰之中,只有我,是個例外,因爲,我的注意力,始終都聚集在米諾陶手中的巨斧之上……

我記得,我當初過陰救羅藝的時候,在鬼門關下與陰司牛頭交過手,而那時候,陰司牛頭使用的兵刃,就是巨斧!

雖然陰司牛頭的巨斧,和米諾陶的巨斧,完全不一樣,但這卻並不能打消我的懷疑,甚至,還讓我更加確信,米諾陶,絕對就是陰司牛頭,只不過,牛頭用了什麼方法變成了活生生的米諾陶,我就不知道了!

戰臺上。

面對蜂擁而至的強敵,米諾陶面無懼色,甚至還徑直超前踏出一步,挺起了巨斧,勇往直前的朝着那一羣氣勢驚人的生化戰士,直衝而去!

本來,我們所有人都認爲,這場以一敵衆的大戰,會極其慘烈,可事實卻給我們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慘烈,的確很慘烈,只不過,是一邊倒的慘烈!

便見那米諾陶的身體之外,突然閃現出了一顆,由黑色光芒組成的無比巨大的牛頭!

當那牛頭形狀的黑色光罩,將米諾陶的龐大身軀完全籠罩了之後,米諾陶與生化戰士隊的衆人,也終於交上了手!

米諾陶猛的一揮巨斧,直接將距離他最近的一名生化戰士,乾淨利落的一劈爲二! 米諾陶如此恐怖的破壞力,當真是驚呆了我們所有人!

那可是生化戰士,身體堪比喪屍,甚至比喪屍要堅硬的生化戰士啊!

竟然被米諾陶一斧,直接劈成了兩半?

太誇張了吧?

而且,更誇張的是,米諾陶硬生生的承受了另外兩名生化戰士的狂暴一擊,別說受傷了,那兩名生化戰士的鐵拳,連米諾陶身體之外的黑色牛頭光罩,都沒有破開,也只是讓那黑色光罩,產生了一陣輕顫而已!

不要懷疑生化戰士的攻擊力,根據我的推斷,這幾名生化戰士,變身之後,每個人的力量,都要強過歐文等聖騎士,甚至,召喚出銅鎧的伊森,也只比單個的生化戰士,略強一絲罷了!

可那米諾陶,卻能夠輕而易舉的硬扛下生化戰士來勢洶洶的攻擊,不得不說,米諾陶的防禦力和破壞力,遠強與生化戰士,就算是伊森,我估計也擋不住米諾陶這一斧子!

神祗軍團,不愧是最大的黑馬,光是米諾陶展示出的強悍實力,就已經完全震懾住了場中的衆人,包括倨傲無比的特里和卡特!

戰鬥,仍舊在進行着,米諾陶宛若天神下凡,不僅以一人之力,獨戰除了洛夫斯基之外的所有生化戰士,更是以碾壓的姿態,瘋狂收割着那羣生化戰士的生命!

沒有慘烈的哀號聲傳出,因爲,那羣生化戰士,根本就體會不到疼痛!

沒有後退的生化戰士,因爲,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恐懼爲何物!

此時,戰臺上,只有不斷揮舞着巨斧,瘋狂收割生命的米諾陶,以及,鮮血飛濺,殘肢橫飛的修羅之景!

七分鐘,僅僅七分鐘過後,生化戰士隊,除了洛夫斯基之外,全員死亡,而且,全部死於米諾陶一人之手,神祗軍團的其他人,根本就沒有出手過!

一股詭異的沉寂,將整個圍城區域,都籠罩在了其中,所有人,包括自視甚高的特里和卡特等人,都下意識的瞪起了雙眼,長大了嘴巴,猶如石雕一般,凝望着戰臺上,單手將巨斧斜背到身後,猶如神靈一般的米諾陶!

一滴滴妖紅色的血液,順着巨斧的鋒刃,滴落到戰臺上,濃重的血腥味,撲鼻而來,幾乎充斥着所有人的鼻腔!

這一戰,不論是視覺,聽覺,還是嗅覺,都給大家造成了極其巨大的衝擊!

“怪物……”

也不知道是誰,猶如夢囈一般的輕聲唸叨了一句,當即,整個圍城區域,立刻被點燃了!

幾乎所有人,都瘋狂的叫喊了起來!

曾經,只有超能力戰隊有資格與之一戰的生化戰士隊,此刻,卻是被異軍突起的神祗軍團,一名副隊長,殺的只剩下了洛夫斯基一人,這種震撼,已經不能用語言和神情來表達了,這,完全就是顛覆人生觀和世界觀的一幕!

包括我,也從來沒想過,神祗軍團會如此的可怕,兵不刃血的便打殘了生化戰士隊……那可是僅次於超能力戰隊的二號種子隊伍啊!

不過,還好,生化戰士隊還有一人能戰,而這人,也具備扭轉乾坤的力量,那就是,洛夫斯基!

當即,所有人便將目光,全部聚集到了洛夫斯基的身上,有的人,希望看到奇蹟出現的那一刻,有的人,希望看到統治被打破的那一瞬,總而言之,大家皆是各懷鬼胎……

自然而然,我也將目光,定格到了洛夫斯基的身上,可是,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此時,我對洛夫斯基,卻是完全沒有任何的信心,就彷彿,有一個聲音,不斷在我腦中嘶吼,生化戰士隊,完了,洛夫斯基,根本無法力挽狂瀾!

因爲,神祗軍團的隊長樂雲霄,還沒出手呢! 米諾陶很強,但他只是神祗軍團的副隊長而已!

身爲隊長的樂雲霄,絕對要比米諾陶更強!

雖然樂雲霄與蕭香和卡羅爾同屬八部衆,但遠在非熱大陸的樂雲霄,與身處於風暴中心的神州,島國和歐羅巴大陸不一樣,由於地域原因,非熱大陸那裏,很少會有人關注,所以,樂雲霄的名氣,也不是很響亮,甚至,連同爲八部衆的陳泰和卡羅爾,對他都不甚瞭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