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男子很是興奮,隨即轉身出去搬酒去了。

趁着他們離開寶箱這個空當,童言隨即向玄墨說道:“等會兒你還是故意輸掉吧,這兩個傢伙是萬仙盟的人。只要跟着他們,能找到這萬仙盟在這鎮子的據點。 恃婚而驕 到時候,我們想打聽什麼,估計都能問得出來。”

玄墨呵呵笑道:“好,可是這樣便宜那兩個傢伙。當然了,他們也會付出代價的。 嬌妻難爲:Boss大人請節制 呵呵……”

過了約莫五分鐘的樣子,那兩個傢伙才抱着兩箱酒走進了包廂。

看他們那小心的樣子,估摸着他們已經在酒裏做了手腳。

但沒關係,童言他們這次是故意要輸,即使這兩個傢伙不做手腳,結果也不會改變。

“酒來了,咱們這開始吧?”

玄墨笑着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平頭漢子旁邊的瘦高個趕忙從箱子裏拿出一瓶開過封的酒遞給玄墨。

玄墨見此,微微一笑道:“這酒怎麼開封了?該不會是被你們動了手腳吧?”

一聽此言,那兩個傢伙都是面色一改。

“怎麼……怎麼會呢?都是一樣的酒!你要是不信,咱們換着喝?這樣總行了吧?”

玄墨搖了搖頭道:“不必了,如果做人連這點兒誠信都沒有,那跟畜生又有什麼分別?除非你們不是人,否則怎麼會做這種見不得人的事情呢?”

說到這裏,他直接將酒接了過去。

那平頭漢子有點兒尷尬,但還是笑着說道:“大氣,一看你是個胸懷坦蕩的人。我們兄弟也是一樣的,絕對的有誠信。來,咱們開始吧。”

他話聲剛落,他身旁的瘦高個也給他遞了一瓶。

斗酒,這樣開始了。兩人都沒有把酒倒進杯子,而是這樣對瓶吹了起來。不知道還以爲他們在喝水或者喝啤酒,而實際,這可都是度數很高的白酒。

不一會兒功夫,兩人都喝光了瓶的酒。接下來是第二瓶,第三瓶,一直喝到第五瓶,玄墨喝酒的速度明顯的降了下來。

“唉,這酒,還真有勁兒啊。我現在都有點兒頭暈了。那個哥們兒,咱們要不握手言和吧。何必非要分出個高下呢?”

平頭漢子一聽,立刻道:“那怎麼行,大丈夫一言九鼎。既然定下了賭約,咱們總要分出勝負的。大兄弟,我敬你是條漢子,實在撐不住了,你認輸吧。”

玄墨聽此,故作固執的道:“認輸?我怎麼能認輸?咱們繼續喝。”

說着,兩人又將瓶子裏的酒喝乾了。

這樣一直到第七瓶酒的時候,玄墨終於有些受不了了。

“不……不行了,這酒……這酒能喝死人啊。我……我輸了。”

一聽到玄墨親口認輸,平頭漢子立刻得意的道:“怎麼樣?這回服氣了吧?按照咱們的賭約,你那黑珍珠是不是得給我了?”

玄墨一聽,立刻怒聲道:“啥?想要我的黑珍珠?你……你知道它值多少錢嗎?大哥,二哥,你們可得給我做主。我剛纔只是一句玩笑話,他們還當真了。”

童言聽此,輕嘆一聲道:“老三,出門在外,誠心當先。我勸你不要賭,你偏要賭。現在輸了,你想反悔了?他們能答應嗎?我看要不這樣吧,兩位兄弟,我們給你們一些錢。別要我兄弟的珠子了,那珠子可是他的寶貝啊。”

平頭漢子冷哼一聲道:“怎麼着?想跟我耍賴是不?你們知道我們是誰嗎?不想死的,立刻把珠子交出來。否則,要你們好看。”

一看這兩個傢伙凶神惡煞的模樣,童言只能無奈的道:“老三,你自己許的諾,你得認。我們出門在外,可不能輕易得罪人。強龍不壓地頭蛇,這個道理你不懂嗎?珠子呢?給他們!”

玄墨一聽,頗爲委屈的道:“我知道了,這給。我的珠子啊,我的寶珠啊!”

他一邊裝着腔,一邊不情願的將黑珍珠重新取出。

平頭漢子一看,哪還管那麼許多,直接爬桌子,一把將那黑珍珠從玄墨的手搶了去。

手握黑珍珠,平頭漢子嘿嘿一笑道:“哥們兒,多謝了。咱們後會有期!”

說着,兩個傢伙像是泥鰍似的,直接鑽出了包廂。

看着他們兩個逃也似的離開包廂,童言他們三人都忍不住的哈哈笑了起來。

沒事演演戲,對他們而言,何嘗不是一種樂趣呢?

兩個傢伙“逃出”飯館沒一會兒工夫,被接着離開飯館的童言三人給鎖定了。

這麼一路尾隨,他們來到了位於鎮子外圍的一個二層小樓前。

剛剛到此,便能夠感受到裏面的妖氣外散,看來這個小樓是萬仙盟那些小妖在鎮子的據點無疑了。

都到了這兒了,自然無需再掩飾什麼。三人直接擡腿走到小樓的門前,伸手便重重的敲響了房門。

很快,房門被人從裏面打開了。

開門的不是別人,正是那跟平頭漢子一起的瘦高個。

瘦高個一看是童言他們三人找來了,先是一愣,接着兇狠的道:“你們想怎樣?不服氣是不是?立刻給我滾遠點,不然的話要你們好看。”

童言聽此,微微一笑道:“一顆珍珠,你們滿足了?我這兄弟一共有十顆,還有九顆,難道你們不想要嗎?”

話聲剛落,玄墨特意又取出了兩顆黑珍珠。

瘦高個一看,眼睛裏都冒光了,當即嘿嘿笑道:“怎麼着?你們這是來供的嗎?行,我這放你們進來。”

說着,他直接將門大大的敞開,讓童言他們三人得以走入房。

可房門剛剛關不到十秒鐘,這二層小樓內便響起了慘絕人寰的慘叫聲。

打入萬仙盟內部的第一步,總算是邁出去了。接下來,事情又會怎樣發展呢? 小樓當,足有十多個人形妖怪跪在地,它們被揍得鼻青臉腫,都不敢擡頭看向童言他們三人。

這時,玄墨開口道:“你們這些有眼無珠的東西,你們可知道他是何人?實話告訴你們吧,他正是你們萬仙盟的盟主。真以爲我們是閒着無事來找你們麻煩嗎?那可大錯特錯了。萬仙盟雖然算不得名門正派,可也有自己的規矩。你們在此坑蒙拐騙,這是給萬仙盟抹黑。至於怎麼處理你們,看你們盟主的意思吧。”

童言聽此,冷冷一笑道:“我本不想表露身份,當日在崑崙山一戰,我畢竟沒有取勝。可你們以爲我真的死了嗎?天道盟的盟主固然厲害,可想殺我,卻沒有那麼容易。我養傷數日,本想回來再定計劃,沒想到竟讓我碰到了你們這些害羣之馬。不要以爲你們的所作所爲無人知道,我讓你們在這兒是爲了得到人們的供養和信奉,可不是在這裏招搖撞騙,四處斂財的。我現在不處理你們,把你們這裏負責的人給我叫來。我要好好管教管教他!”

聽到玄墨和童言的話,這幾個妖怪都有些腦子發懵。他們當然知道萬仙盟內有三位盟主,可像他們這樣底層的小妖,哪裏有機會見到盟主呢。

不過他們還是選擇相信,畢竟如果面前人不是萬仙盟的盟主,而是其他名門正派,那他們此刻怕是已經性命不保了。

終於,其一個道行稍高的禿頂老頭開口道:“盟……盟主,我們……我們也是一時糊塗,絕沒有給我們萬仙盟抹黑啊。這次是我們的不對,還請盟主大人大量,饒過我們這一回吧。至於找我們的閣主,我看……我看還是算了吧。若是被我們閣主知道我們惹怒了您,那我們還有活路嗎?”

都是縣官不如現管,這還真是實話。他們沒有那麼懼怕童言這位假冒的盟主,卻十分害怕他們這裏區區的閣主,這可真是讓人頗感無奈。

童言聽此,輕笑一聲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想讓我爲你們瞞住此事?可笑,真是可笑!我乃堂堂萬仙盟盟主,除了其他兩位盟主之外,其他人誰敢不停我的吩咐?你們竟然還想讓我爲你們兜着,你們是吃錯藥了嗎?立刻給我把你們的閣主傳喚到此,否則,我現在清理門戶!”

後面的幾句話他特意提高了音量,直嚇得這些小妖渾身發抖。

“盟主……盟主息怒,我們……我們這去通知閣主,還請您在此稍候。”

說着,剛纔開口那禿頂老頭立刻爬起身來,貓着腰小跑着出了小樓。

童言懶得看這些小妖,直接坐在椅子閉目養神起來。

這麼過了約莫二十分鐘的樣子,那前去傳喚萬仙閣閣主的禿頂老頭已經帶着一個年人走入了小樓之。

那禿頂老頭一看童言,當即開口道:“盟主,我……我把我們閣主叫來了!”

童言聽此,這才慢慢地睜開了雙眼。

那閣主明顯道行要在千年之,而且處事謹慎、圓滑。

他看了看童言,並沒有貿然稱呼盟主,而是嘿嘿一笑道:“閣下您真的是我們的三盟主嗎?小的雖是這裏的一閣之主,可在咱們萬仙盟尚屬地位低微之人,還真的沒有見過您,請您不要介意。”

童言也不知道這傢伙說得到底是真是假,保不齊是故意這麼說的,是爲了試探他。

他想了想,接着冷哼一聲道:“你見沒見過我,我不知道。但我卻對你面熟,報姓名來。”

那閣主一聽此言,不由得身體一顫,趕忙答道:“我叫黑澤,是七十一閣閣主。三盟主,你對我還有印象嗎?”

果不其然,這傢伙剛纔的話確實是試探,好在童言留了個心眼兒,不然還真的被他給試了出來。

童言聽此,冷笑一聲道:“你們這些閣主,我大概都見過,只不過你們卻不一定見過我的真容。今天途徑你們七十一閣的領地,正巧碰見了這幾個給我萬仙盟臉抹黑的東西。你身爲閣主,你看看如何處理吧。”

黑澤閣主聽此,當即冷眼看向那些跪着的手下,接着高聲喝道:“你們這羣有眼無珠的東西,竟敢在太歲頭動土。惹怒了三盟主,你們該當何罪?三盟主,以小的之見,不如給他們各打三十棍吧。相信有了這次的教訓,他們以後肯定會長點記性的。”

童言一聽,哈哈笑道:“三十棍?是不是太輕了?不過也沒什麼,你是這裏的閣主,我還是要顧及一下你的面子。那三十棍吧!”

黑澤閣主只覺得臉有光,立刻嘿嘿笑道:“多謝三盟主!喂,你們幾個,自己動手領罪吧。在三盟主的面前受過,絕不能偷奸耍滑。記住了嗎?”

這些小妖聽此,哪裏還敢不從。三十棍對他們而言根本算不得什麼,趁早受過,也能好些讓三盟主饒恕。

很快,他們這麼彼此打了起來。別看只是三十棍,那可是棍棍入肉,看去還是有些觸目驚心的。

他們那邊受罰,黑澤閣主則是將目光落在了妖皇和玄墨的身。

“三盟主,這兩位怎麼稱呼啊?怎麼這麼面生呢?”

童言聽此,開口答道:“這兩位是我最近結交的朋友,修爲絕不在我之下。有他們相助,日後再與天道盟較量,也能多一些勝算。”

黑澤閣主一聽,立刻向着妖皇和玄墨點頭笑了笑,算是打個招呼。

童言現在還需要對萬仙盟有更進一步的瞭解,所以隨意的問道:“盟內最近在忙些什麼?我在崑崙山落敗之事,想必已經人盡皆知了吧?”

黑澤閣主聽此,趕忙答道:“三盟主,盟內最近並沒有什麼大的動靜。大盟主和二盟主也曾派人四下找尋你的下落,可都說你已經戰死,屍體被葬在了崑崙山。你今日突然到我這兒,說實話,我還是挺意外的。”

童言聞此,冷哼一聲道:“四下找尋我的下落?如果他們真的用心尋找,豈能找不到我?罷了,此事暫且不提。你說盟內最近沒有什麼大的動靜?那他們在幹什麼?大盟主和二盟主也沒有動靜嗎?”

黑澤閣主聞此,立刻前一步,接着小聲說道:“三盟主,聽說大盟主快要參破天書的奧祕了。而且很可能這兩日,將會大有突破。我們下面的人都把此事傳開了,估計不會有假。至於二盟主,好像是在找什麼東西,具體是什麼,也只有他的親信才清楚了。”

童言一聽此言,不由得心頭一顫。

“萬仙盟內竟然也有天書的存在?那大盟主到底是誰呢?” 童言心飛快思索着,把自己所知道的擁有天書的人都猜想了一番。 最後,他的腦出現了一個人,一個許久沒見的“老朋友”了。

“大盟主會不會是他呢?看來我真應該親自去看看了。至於二盟主,恐怕是那鯤鵬了。對崑崙山如此着迷的人,非要將萬仙盟老巢設立在崑崙山的人,除了他還會有誰呢?萬仙盟,我倒要看看,你們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心想罷,他這纔開口向那黑澤閣主說道:“看來大盟主真的要迎來這關鍵時刻了,也好,我此次回來,正好可以趕。這樣吧,我看你也算處事妥當,你隨我一同前往總壇。我想你總不願意一輩子都只當個小小的閣主吧?”

那黑澤閣主一聽,雙眼冒光的道:“三盟主,您沒有開玩笑吧?您真的願意提攜小的?”

童言冷哼一聲道:“怎麼?難道我的話,真的沒有威信嗎?不值得你信嗎?”

黑澤閣主趕忙搖頭道:“怎麼會,三盟主向來一言九鼎。在我們萬仙盟內,最讓人欽佩的是您三盟主了。三盟主,您看咱們什麼時候啓程?”

都到了這一步,也沒有什麼可耽擱的了。

童言當即開口道:“即刻啓程,早些回去,也能早些見到其他兩位盟主。”

黑澤閣主聽此,點頭笑道:“好好,那我們這走吧。用不用小的變回本體,馱着您?”

童言搖頭說道:“以我的修爲,還需要你馱着嗎?你只要能跟得我,足夠了。對了,我這兩位新結交的朋友留在你這兒,我不想太早把他們介紹給其他兩位盟主認識。他們有自己的親信,我也不能落後,也算是留點兒後手吧。我的意思,你可明白?”

黑澤閣主嘿嘿笑道:“明白明白!三盟主,您這麼做是對的。常言道,防人之心不可無嘛,說不定日後派用場了呢。三盟主,不知道我可有這個榮幸,成爲您的親信呢?”

童言輕笑一聲道:“那要看你的表現了!事不宜遲,我們這啓程吧。兩位兄弟,勞煩你們在這兒歇息片刻,等我的消息。”

來這裏之前童言已經與妖皇和玄墨講好了,現在他突然要走,並沒有太過讓人驚訝。

慕林 妖皇點了點頭道:“放心吧,我們在這兒等你。”

童言微微笑了笑,不再多言,當即和黑澤閣主一同出了小樓。

在黑澤的引領下,向着萬仙盟的老巢飛馳而去。

童言之所以如此大費周章,是爲了可以掃清一些沿途的障礙。

他堅信,萬仙盟內並非所有人都見過這位三盟主,他想進入萬仙盟,沿途肯定會有人阻攔。他總不能自己說出自己是萬仙盟的三盟主吧?那樣無形降低了可信度。

而如果有這個黑澤作爲領路的,如果有人問起他的身份,由黑澤開口解答,可以最大限度的提升他的威信,讓他更加容易的進入萬仙盟的老巢。

事實證明,他這一番計劃是完美的。這黑澤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閣主,可這傢伙擅長交際,也在萬仙盟的老巢內混了個臉熟。 至尊冷少:盛愛絕版未 所以只要這傢伙說童言是三盟主,絕不會有人懷疑。

這麼一路之,遇到了好幾個萬仙盟的攔路虎,基本都是這黑澤給擋下的。

這樣過了約莫三個小時,童言終於和黑澤一同來到了萬仙盟老巢所在的小山。

這小山三面環海,作爲萬仙盟的老巢,還真是個絕佳之處。

萬仙盟雖然沒有天道盟的規模,可也絕對是最接近天道盟的存在。

通往小山的路口,足有三道關卡,守關的也都是修爲不俗的妖精。

憑藉黑澤的刷臉,前兩道關卡都順利的通過了。但是到了這最後一道關卡,他們卻被攔了下來。

“喂,兄弟!你可知道我身後的是誰嗎?說出來,嚇死你。快點兒讓我們過去,否則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仗着有三盟主撐腰,黑澤閣主可沒把這些守關的傢伙放在眼裏。雖然他的修爲不及這些守關的妖怪,可他還是十分硬氣,底氣十足。

那守關的統領聽此,頓時怒聲道:“放肆,憑你這等貨色,也敢跟本將如此說話?真是大言不慚。說,你們此次過關所爲何事?你身後的又是何人?”

黑澤一聽,當即霸氣迴應道:“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你不知道我是誰,難道你連這位爺都不認識嗎?實話告訴你,這位爺,正是我們天道盟的三盟主!三盟主,他們敢攔我們,回頭你可一定要收拾他們啊。”

可還未等童言開口,那守關的統領便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三盟主?真是笑話!三盟主已經戰死,怎麼可能回來?你竟然說他是三盟主,你的腦子被驢給踢了嗎?”

ωwш ✿тt kán ✿c o

黑澤被罵,頓時惱怒道:“你這頭死豬,我看你還真是豬腦子。誰告訴你三盟主死了?你親眼看到了?這位正是如假包換的三盟主,睜開你的豬眼好好瞧瞧。”

這守關的統領明顯不容易糊弄,他當即前一步道:“我與三盟主有過幾面之緣,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我們的三盟主。朋友,可否把你的斗篷拉開,讓我看看你的臉?”

爲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童言特意換了一件大斗篷,現在看來他必須得以真面目示人了。

稍稍猶豫了一下,他終於將斗篷拉起來,將自己的臉露了出來。

那守關統領仔細一看,頓時臉色一變,當即單膝跪地道:“屬下不知是三盟主,多有冒犯,還請三盟主恕罪。”

眼見這統領認可了自己,童言這才輕舒了一口氣,隨即微微笑道:“你做的很好,並不過錯。我之所以沒有直接示人,是要看看你們是否履行職責。你這麼做,讓我十分滿意。起來吧!”

守關統領尷尬一笑道:“三盟主大人大量,屬下欽佩。只是三盟主,你真的沒有死嗎?怎麼你給我的感覺完全不同呢?”

童言輕笑一聲道:“每個人都有很多面,你以前見到的是我的另一面,現在纔是我的真面目。好了,我還要去見大盟主和二盟主,放行吧!”

“是,放行!”

豈料這守關統領話聲剛落,小山之竟突然烏雲密佈起來。

緊接着,一道閃電從天而降,直接射入了山頂之的建築當。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