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進入大門裡邊就聽到有人怒喝,聲音極為渾厚而且很熟悉,正是昨天那個灰衣中年人。

裡邊人不少,就擺在院子里,一幫人坐在一塊,倒是有些開會的氣氛。前邊站著的灰衣中年人面色陰沉,火氣衝天。在他身後還有兩個銀髮老者,就好像沒聽到一樣繼續閉目養神。院子周圍有不少守衛,估計都是明天宮的人。

店小二有些懼怕,跟在唐宋身後縮著脖子,很是緊張。唐宋則是信步往前走,臉上始終帶著溫和的笑容,給人一種很好欺負的感覺。

都是武者,自然也都知道唐宋兩人的到來。黃通站起來,沉著臉道:「方才的問題,我暫時不發表意見。這位是唐公子,今日我要將我的客棧轉賣給他。就想問,你們明天宮可是答應?」

說話間,黃通從口袋裡掏出轉讓契約。正好唐宋也走到跟前,掃了一眼眾人,輕抿著微笑:「眾位,幸會。我確實想要買黃老闆的客棧,不過昨日這位也說了,愛買不買。我想問一下,真是這樣?」

灰衣中年人顫動腮幫想要說話,對面身穿黑衣的老者忽然睜開眼,深沉道:「唐公子年紀輕輕,修為卻是高深莫測,想來是出師名門吧?只是不知道唐公子來蘭城,是真要買客棧經商,還是針對我明天宮?」

唐宋保持著笑容:「我只是一個人,想來買個客棧做點生意,並沒有其他想法。當然啦,如果實在不合適,我不買就是了。只不過,昨日已經答應黃老闆,不買又不太好。」

「這麼說,你真是來找茬的?」黑衣老者微眯著雙眼,威壓順勢席捲而出。

眾人猛地一驚,紛紛往後倒退,就連黃通也警惕起來。此人可是武尊,輕而易舉就能將他打敗。

唐宋不為所動,微笑掃視著對方,道:「我真沒有惡意。房子肯定是要買的,除非黃老闆不願意賣。我就是想問,需要給你們上交多少。」

黑衣老者沒吭聲,雙眸迸發著冷意的站起來,周身迸發的靈氣越發濃厚,威壓一直都在增強。

然而,唐宋一點感覺都沒有,也沒有抗拒,就面帶微笑的站著。倒是他身後的店小二臉色發白,不得不往後跑開,心驚膽戰的。

眼見唐宋居然沒有反擊,黑衣老者頗為吃驚。一旁的白衣老者也跟著站起來,眉頭緊鎖的凝視著。

氣氛變得極為壓抑,唐宋頗為無奈:「你們想太多了,我真沒有針對你們明天宮。我就想買個店,做點小生意,真這麼難?」

「哼,你覺得我信么?」黑衣老者冷然一笑,「你實力高深,卻還要買個客棧。若說沒什麼想法,誰信?只怕,你是盯上了我們明天宮,不然也不會幫著他們與我們為敵!說,你是何人,哪個勢力派來的,竟敢來我明天宮的地盤撒野!」

咄咄逼人的怒喝,讓唐宋更是無語。這些人腦迴路有問題,自己剛來到時候也沒這般態度,怎麼一下子就變了?

眼見唐宋不說話,黑衣老者雙眸寒光一閃,猛地往前伸出爪子撲過去。

速度非常快,瞬間抵達唐宋跟前,竟然想要扣住他的喉嚨。唐宋微微翻白眼,一動不動的看著對方的手伸過來。

看到唐宋居然沒有躲避,黑衣老者不禁冷笑,還以為是什麼高手,沒想到也不過是故作高深的小毛孩……

然而,他的手卻怎麼都扣不住唐宋的脖子。準備捏住的時候,一股力量忽然迸發,將他的手反彈開。

黑衣老者大驚的往後退了半步,抬頭看了一眼唐宋,大聲怒喝:「還說你不是針對我們明天宮,找死!」

話音未落,已經掄起拳頭轟過來。強大的靈氣凝聚成拳影,奮力朝著唐宋的胸口轟去。後邊的白衣老者也跟著往前閃身,同時拍出雙掌幫忙。

黃通等人大驚失色,心頭不禁暗罵。兩個武尊高手,竟然對人家一個年輕人下手,未免太無恥了……

然而下一幕,眾人又驚呆了。

唐宋就是站著不動,跟前形成的拳影和掌印毫不留情的轟過去,卻像是沒打中一樣,直接砸在後邊的地面上。怪異的是,地面也沒砸出什麼花樣,靈氣自然而然的消散不見了…… 眾人看著端是震驚,黑白老者兩人也是震撼不已。明明就在眼前,居然打不中,就好像透明一樣。

更奇怪的是,兩人的力量擊中地面居然沒有掀起任何波瀾。這可不對勁,要知道正常情況下靈氣轟擊地面,怎麼也得砸出一個坑。

沒等細想,黑衣老者再次朝著唐宋轟出拳頭。呼,又是跟轟擊空氣一樣,明明就在跟前,拳頭也明明砸過去,卻好像穿透了唐宋。

這下黑衣老者驚駭了,不由得往後倒退,心臟都快蹦出來了。真感覺就是透明的,剛才他的拳頭從唐宋的胸口傳過去,一點溫度都沒有。

場面極度安靜,一雙雙眼珠子死死盯著唐宋,彷彿見到了怪物。

看黑白兩人的臉色,唐宋輕抿著微笑:「我都說了,不要激動。我真沒什麼惡意,就是先買個房。真要是不給買,那算了。」

白衣老者反應過來,面色陰沉道:「閣下修為果真高深莫測,不過……你來蘭城,只怕是為了對付我們明天宮吧?哼,說吧,你到底是誰?」

還是咄咄逼人的質問,讓唐宋不由得翻白眼,無奈的嘆息。怎麼就不願意聽呢,搞得好像自己跟他們有仇似的。

見他沒反駁,白衣老者更是堅信自己的想法。右手一橫,一把長劍展露,然後迅速朝著唐宋刺過去。

嗡!

劍芒迸發,黃通等人更是驚駭,紛紛往後閃身退開。黑衣老者也反應過來,緊跟著釋放出自己的兵器,一把大刀,迅猛的劈砍而出。

嗤!

唐宋就是站著不動,劍芒居然從他的腹部穿透過去,刀芒從上方劈砍下來,正好從中間劈下去,完全把人給撕裂。

後邊的地面嘭嘭炸開,泥土總算飛揚而起。黑白兩人暗暗鬆了口氣,這回總算是真實的了。

然而,唐宋並沒有任何不適,就這麼定定的站在那兒。劍芒跟倒忙都還穿透他的身體,可他始終沒有釋放力量,也沒有爆炸的趨勢。

辟道立心 「哎,」唐宋無力地嘆息著,「這又是何必呢,買賣不成仁義在,生意上的事情就好好談,非要動手動腳,真不合適。」

居然還能說話?!

黑白兩人駭然,往後退了兩步,又同時攻擊。這回唐宋可沒打算再讓他們刺中了,臉上浮現一絲笑容。

嗡!

跟前忽然形成一面能量盾,恰到好處擋住了兩人的攻擊。能量快速翻騰,瞬間被將兩人給包裹在一個圓球之中。

兩人更是驚駭,慌忙揮舞著兵器劈砍。可是,周圍的能量圓球卻怎麼都砍不掉,劍芒和刀芒砍上去,啵的一下就消失了。

外邊的黃通等人早已經是目瞪口呆,死死盯著跟前出現的能量球,腦子嗡嗡的。

這得多強大的實力,竟然瞬間將兩個武尊給封鎖起來。而且看樣子,兩個武尊在裡邊不停的攻擊,愣是一點波瀾都沒有。

唐宋微微聳肩道:「你們稍微冷靜一下吧,這店我不買就是了。黃老闆,看樣子這筆生意是沒辦法做了,實在抱歉。」

黃通吞咽著口水,脖子拉長的顫聲道:「也並非你我不願意,只是他們……唐公子好本事。」

唐宋轉過身看著他,輕嘆道:「你那客棧著實不錯,可惜了。耽誤你一天,黃老闆,這是誤工費,連帶我昨日住店的錢。」

說話間,黃通手裡已經多了一些極品靈石,讓他又是驚呆了。完全沒看到怎麼出現,就這麼擺在他手裡,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目光落到另一側的灰衣中年人身上,唐宋嘆道:「你們明天宮確實不怎麼樣,吸血太狠了些。奉勸一句,莫要發災難財,否則就是自取滅亡。哎,算了,不說了,失望……」

一臉惋惜的搖著頭,悠然走了。能量圓球卻一直都沒有潰散,裡邊兩個老頭依舊在劈砍,試圖找突破口。可不管他們怎麼賣力,能量圓球就是一點波瀾都沒有,根本沒辦法打通,反倒他們自己累得跟狗一樣。

等唐宋走到門口,能量球啵的一下消失,黑白兩人驚喜不已,紛紛往外邊衝出去。飛到遠處停下來,累得氣喘吁吁。

唐宋頭也沒回,瀟洒的跨步走出大門,悠揚的聲音飄蕩回來:「人啊,就是作死,總想把自己給滅了。小二哥,我們走啦。」

店小二猛地反應過來,趕緊追上去,心臟撲通撲通的。這唐公子真是厲害,兩個武尊在他手裡毫無招架能力!

眾人眼睜睜的看著唐宋消失,許久都沒有反應過來。空氣極度安靜,安靜得聽到彼此的心跳聲。

好一會,分開的黑白兩人忽然癱坐在地上,臉色尤為慘白,渾身都被冷汗浸透了。

此人實力真不是一般的恐怖,難不成他是武聖?

就算是武聖,也不至於這麼強大吧?難道,他領悟了獨門絕技,空間封鎖?

「唐公子,你真是,厲害極了。」跟上唐宋,店小二忍不住說道,兩眼充滿了興奮。

唐宋側頭看了他一眼,微笑道:「原本我是想,黃老闆這家店我買下來,就算我自己不做,也可以送給你。現在看來,人家似乎不太樂意。」

「額……」店小二一抽,感覺瞬間掉了一大筆錢,端是肉疼。可很快他又咧嘴訕笑:「公子,這蘭城不適合做生意。公子要是不嫌棄,我帶你去白城。我就適合當店小二,老闆還是公子當比較合適。」

唐宋點著頭:「你倒是聰明。也行吧,回頭要是買了店,我讓你繼續當小二。哦對了,你叫什麼?」

「楊沖,嘿嘿……」楊沖很是高興,屁顛屁顛的跑在前邊帶路,「公子,白城熱鬧一些,到了那邊,我給你物色好多店。」

唐宋忽然停下腳步,抬頭看著遠處天空,苦笑道:「只怕,我們得先在這熱鬧一會才能走了。」

楊沖一驚,警惕的四處張望:「明天宮的人這麼快追來了?」

真是個聰明的小子,知道明天宮不可能就此放過。不過,就沖著他願意跟著,到也是有幾分膽氣…… 左丘洋上前一臉恭敬的看着水麒麟,對它說道:“天羽閣的護法們就暫時交給神獸您了,我們三人去看一看醫仙的情況。”左丘洋雖然身爲崑崙一派的掌門,但水麒麟在崑崙派中的地位還要比他高一些。

水麒麟張口應了一聲,然後帶着張瑜和向志雲一起走向了醫仙他們後援那邊,看樣子這個左丘洋應該和醫仙相識。

總之他們來了,我們也大大的鬆了口氣,郭文霍開始專心的帶着風水一派的人研究這個陣法。這時候,上方的袈裟法器突然震動了起來,善妙大師他們三人的表情不由的變了變,其他佛門中的術士也開始加入進去,幫助他們三人控制住袈裟。

“郭兄請儘量快一些,我們也成不撐不了多久了。”善妙沉着臉,對郭文霍說道。

郭文霍點了點頭,額頭上佈滿了汗水,現在我們術士界所有人的生死都壓在他們風水一派的肩上,他們的壓力也十分的巨大。

轟隆一聲巨響引起了我們的注意,原來是水麒麟在和天羽閣的那些術士戰鬥弄出來的聲響,鉉衣帶領着那幾名天羽閣的護法應對着水麒麟,不過水麒麟十分厲害,他們絲毫拿它沒有辦法。

鉉衣護法眉頭緊皺,目光時不時望向術士界後援那邊去,看着左丘洋他們不知道在想什麼。我也擔心的往那邊看去,發現劉宇並沒有大礙,他也朝我們這邊看了過來,目光之中充滿了擔憂之色。

他似乎在尋找什麼,很快他的目光就落到了李慕顏的身上,見到李慕顏沒事他才鬆了口氣。李慕顏當然也看到了劉宇,兩人四目相對,臉上露出了苦笑,李慕顏雙眼忍不住溼潤,流下了眼淚。

“師姐,不用擔心,師兄他們現在應該沒事了,相信我們也能很快從這個陣法中出去。”我在她身旁,安慰道。

這時,一旁的秦筱筱大叫一聲不好。“不好,你們看郭乾帶着那幾個天羽閣風水術士往陣法這走過來了,他們似乎想做什麼。”

我們慌忙往陣法外看去,果然看到了郭乾他們走到了陣法外。

“郭乾,你這個敗類,還想做什麼?”郭文霍恨透了自己的這個師兄,瞪着眼,憤怒的問道。

“哼,也是時候讓你們嚐嚐苦頭了。”郭乾冷哼一聲,然後不知道對那幾個風水術士說了幾句什麼,然後就看到他們沿着陣法外圍分開了,站到了不同的方位上。

只見他們同時掐起了手印,動作速度都很整齊,嘴裏還念念叨叨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這些傢伙,又想搞什麼鬼?”裘玉蘭面露陰沉之色,冷冷的往陣法外那幾名風水術士的身上掃去。

突然,郭文霍像是想到了什麼,臉色大變,驚呼道:“糟了,他們想要加強陣法的力量。”他大喊,然後轉頭看向善妙大師他們。“善妙,你們要一定要撐住啊,我們就快要想到辦法了。”

他很是着急,善妙只能點點頭,說他們會盡力的。

很快,我們感受到了陣法氣息的加強,上方的袈裟又開始震動起來,而且動靜越來越大,袈裟照射下來的金光已經開始不穩定了,一陣一陣的。善妙他們也顯得更加痛苦了,臉上已經流滿了汗水。

我心裏着急萬分,但卻什麼忙也幫不上,真的是急死人了。

就在這時,我們聽到一聲破風聲,鉉衣竟然直徑衝向了醫仙他們那邊去,他的目標好像就是醫仙。那幾個天羽閣的護法立馬纏住水麒麟,讓水麒麟沒有機會攔下鉉衣。

“大膽!”左丘洋目露兇光,大喝一聲,動身攔下了鉉衣。“聽說你的術法很是詭異,今天我就要好好的試一試。”說完,他和鉉衣交起了手。

兩人交手之後,張瑜和向志雲也把目光轉向了我們這邊。

“陳老,我們要怎麼幫你們?” 霸情暖愛:冷少寵妻成癮 張瑜這時開口問道。

對於陣法這件事,崑崙派肯定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於是陳柏要他倆幫忙對付陣法外的郭乾他們,這樣我們在陣法之中也沒那麼危險了。

於是他倆二不說,就衝過來對那幾名風水術士發起了攻擊。見張瑜和向志雲攻了過來,天羽閣的風水術士知道自己不是他倆的對手,不逃的話只有死路一條,都紛紛往郭乾那個方向跑去了。

郭乾冷哼一聲,也放棄了繼續加強陣法的打算,轉而準備應對朝他們衝過去的張瑜和向志雲。“你們還愣着做什麼,不想死的話就趕緊佈陣。”他對身後的那幾名風水術士吼道。

那幾名風水術士才從恐慌之中回過神來,慌忙想要擺陣。

“休想。”向志雲眼神一凝,似乎沒打算讓他們成功擺出陣法來,抽出手中的長劍,對着郭乾他們那邊猛的一揮,劍氣飛出,那幾名風水術士的腳下炸了起來,幾人都慘叫着倒在了地上,只有郭乾一個人及時的避開了。

向志雲真不愧是被稱爲崑崙派的天才,竟然僅憑簡單的一招,就把除了郭乾之外的幾名風水術士都解決掉了。就算那幾個人是風水術士,但是修爲也不低,不可能那麼不堪一擊,只能說明向志雲剛剛看似簡單的一招其實十分的厲害。

對於郭乾躲過自己剛剛的攻擊,向志雲似乎有些意外,眉頭皺了皺,然後對身旁的張瑜說道:“師叔,這個郭乾交給我,你去水麒麟那邊吧,可千萬別讓它鬧得動靜太大了。”

張瑜顯然知道向志雲心裏的想法,淡淡一笑,邊毫不猶豫的趕往水麒麟那邊去了。

“哼,別以爲我是風水術士就小看我,竟然留下你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看來我要讓你們知道點厲害了。”郭乾對於張瑜的離開十分的不滿,瞪着眼說道。

向志雲回了一句求之不得,邊握着劍衝了過去。他嘴裏唸咒,然後兩指併攏,對着手中的長劍一指,長劍邊發出一陣青光。他揮舞着手中的長劍,青色長劍突然就分裂成無數個青色劍影,在郭乾四周飛舞着。 不出所料,很快對面就飛掠過來幾個人。還都是高手,一個個殘影層層疊疊的閃過屋頂,迅速落到對面二十米開外。

楊沖暗暗吃驚,不過他沒有後退,警惕的站在唐宋身旁。

來了三個人,全都是白髮蒼蒼的老者,實力比剛才那兩位要強一些。不過,也就有個人突破了武聖,其他應該還是武尊。

側頭看了一眼楊沖,唐宋輕抿著微笑:「你退後一些。」

楊沖這才往後退,卻一直保持著警惕,心裡緊張得要命。猜得到明天宮會來人,卻沒想到這麼快,而且看樣子都是超級高手。

對面一個白鬍子老人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唐宋,沉聲道:「閣下年紀輕輕,修為高深莫測,不知來我明天宮所謂何事?」

唐宋微笑道:「我想你誤會了,我是來蘭城,沒去你們明天宮。我呢,本來是想來這邊買個客棧做做生意,可惜你們似乎不太樂意賣給我。既然如此,我不買便是。」

白鬍子老人皺著眉頭,聲音顯得有些深沉:「這麼說,閣下確實是個生意人?」

「不然呢?」唐宋微微聳肩,「我說了,我對你們沒有惡意,你們又不信,我有什麼辦法?」

三人不吭聲了,只是靜靜地凝視著。隔著大老遠都能感受得到,他們正在釋放威壓,試圖探查唐宋的實力。只可惜,就憑他們這點修為,能探查出什麼才是奇怪。

好一會,白鬍子老人又道:「那閣下現在想要如何?」

「去白城咯。」唐宋如實回答,「你們蘭城不給做生意,那我只能去熱鬧一些的城池。不過我勸你們明天宮還是別做得這麼狠,容易作繭自縛。收稅正常,但別把所有人當傻子往死里坑。尤其天道入侵之際,別用這種借口,容易遭天譴。」

這話一出,白鬍子老人瞳孔驟然緊縮,明顯有些生氣了,陰冷道:「如此說來,閣下來蘭城,到底是為了對付我明天宮。」

唐宋無語了,這裡的人怎麼腦迴路都這麼奇怪,自己給他們一個忠告,怎麼還變成對付他們了?

「哎,我真沒針對你們明天宮,只是你們做得實在有點不合理……算了,當我什麼都沒說。」

想要離開,不曾想對面三人同時釋放出靈氣,同時迅速衝過來。速度非常快,而且隔著大老遠都已經開始攻擊。

唐宋真的很無奈,都不知道這些人是怎麼想的,動不動就想打。關鍵是,打又打不過!

皇家棄女:鳳主天下 嘆息之際,三人的攻擊已經抵達跟前。唐宋雙眸亮光一閃,人便消失了。

咻咻咻……

一眨眼,三個白髮老人又被退回到剛才站立的位置,他們身上釋放出來的靈氣也全都被壓回去,就連空中釋放的招式都被強行壓制回到三人的體內。

三人驚呆了,不可置信的想抗拒,唐宋站在他們跟前:「老人家還是不要這麼激動,容易傷身體。我說了,我呢,只是想來做生意。既然不給,我走就好。你們這樣,很容易帶來毀滅。」

說話間,唐宋又退回到剛才的位置,中間還是隔著二十米左右。只是,對面三個老頭已經動彈不得。

震驚,震撼,不敢置信。

三人的臉色十分精彩,剛才感應到氣息,隱隱已經猜到這個年輕人很強,所以才同時攻擊。可怎麼也沒想到,對方竟然能把自己三人全部憋回來,就連已經發出去的招式都能壓制回來,一點波瀾都沒有。

這怎麼可能,縱然是武神,也不至於這麼誇張吧?

如此年輕的高手,究竟什麼來歷?

沒等他們細想,唐宋回頭喊著:「楊哥,我們走啦。」

楊沖趕忙跑上來,緊跟在唐宋身旁。走過三個老者的時候,看到他們一個個都是充滿震驚,心裡不禁暗爽。

就知道,唐公子很強,根本就不怕明天宮……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