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血一下子噴濺出來,如血雨一般在空中灑落。

林文軒捂着噴血的脖子,不可置信的看着王俊男,又看了看韓穆,特別不理解他們爲什麼要殺自己。

恍惚間,他忽然想到威廉剛纔看着自己的眼神——

那分明就不是謊言被拆穿的懊惱,而是一種冤枉和悲痛的情緒啊!

冷少,不做你的愛人 林文軒彷彿明白被當成了棋子,真的殺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那一瞬間,他只覺得無窮無盡的絕望。

他慢慢轉過頭,死死盯着韓穆,如泣血般一字一字道:“你們一定會下地獄的!”

隨着這句話落下,他整個人也慢慢倒了下去,堅硬的水泥地傳來一股堅實的感覺。

最後凝固在他眼中的,是威廉死不瞑目的面容,以及嘴角一抹絕望的笑意。

……

看着地上的兩具屍體,韓穆臉上也不見有什麼表情,只是沉默半晌,忽然衝着王俊男道:“俊男,策反林文軒,讓他幫我們殺死威廉,真的是你想出來的主意嗎?”

王俊男一怔,隨即緩緩點頭,道:“是的,怎麼了?”

韓穆表情不變,只是眼神中忽然一道精芒,整個人也從那種寡淡的狀態變得凌厲,一雙眼睛緊緊盯着王俊男,道:“當初你站在威廉那邊,我還以爲你真的背叛了,沒想到過了幾天你忽然告訴我威廉計劃殺我,並且你已經有計劃應對了……印象中你從來都沒這麼聰明過,倒是讓我有些刮目相看了。”

王俊男淡淡一笑,什麼都沒說,只是背在身後的手,忽然顫抖了一下。

韓穆就這麼又是盯着他看了一會,笑了笑,道:“不過話說回來,這次多虧了你,才解決了威廉這個心腹大患,以後你就是死亡夢之隊的二頭領了。”

“多謝團長。”王俊男躬身道。

韓穆嗯了一聲,又是沉默了片刻,淡淡道:“你去吧。”

王俊男點了點頭,轉過身正要離去,突然,身後又是傳來了韓穆的聲音:“對了,眼下還有兩個任務,就到最終決戰了,你妹妹什麼時候回來?”

王俊男的身子彷彿微微抖了一下,片刻之後,只聽他道:“我不清楚,你應該知道,我妹妹做事一向有自己的想法,我從來都不干涉,也干涉不了。”

韓穆饒有興趣地望着他,道:“那你知道她去了哪個隊伍嗎?”

“不知道!”王俊男低低說了一句,就擡腳走出了房間。

……

望着王俊男的身影漸漸遠去,韓穆臉上的笑容也慢慢消失,深邃的眼睛裏,閃爍着神祕的光芒。

這時,一道身影走了進來,開口道:“團長……”

韓穆看了她一眼,道:“張茵啊,怎麼樣了?”

張茵點了點頭,道:“鍾明月答應加入我們了,只是她提了個要求。”

韓穆一怔,道:“什麼要求?”

張茵道:“她說她不聽任何人的命令,只有她認爲需要出手的時候,纔會出手。”

韓穆淡淡一笑,道:“答應她。”

張茵點了點頭,道:“好。”

韓穆沉吟了一下,忽然似是想到了什麼,看着張茵道:“你怎麼看王俊男和假面?”

張茵一怔,擡眼向韓穆望去,只見韓穆眉宇間一片平和,但目光深不見底,心中沒來由的一寒。

韓穆笑了笑,道:“怎麼了?”

“沒什麼。”張茵神色間卻有些遲疑,韓穆看在眼底,微笑道:“張茵,你跟在我身邊這麼久,對我來說,你就是我的妹妹,有什麼話你直說無妨。”

張茵苦澀一笑,隨即緩緩道:“王俊男是僱傭兵出身,殺伐果斷,是個很厲害的角色,只是相比於他,我更擔心假面,說實話,每次見到假面,都讓我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特別不舒服。”

說到這裏,她忽然停了下來,韓穆皺了皺眉,道:“怎麼了,還有什麼,說罷!”

張茵猶豫了片刻,向韓穆望去,道:“最重要的,直到現在都沒人見過她的真面目,我們甚至不知道她是誰,她可以變臉的能力是從哪裏獲取的。”

豪門總裁放過我:醉後愛上你 韓穆望了她一眼,也沒有說什麼,沉默了一會,再次端起了茶杯。

張茵安靜地站在旁邊,向着韓穆望去,只見他臉上的表情不停變幻着,最後竟是看起來有些迷茫…… 在死亡夢之隊結束權利的內鬥時,另一邊的我們,也因爲最終決戰開了個臨時會議。

墨羽和李君如的被迫迴歸,讓大家都很無奈,同時也很高興。

現在的黑社會小隊,除了他們之外,再加上雪兔以及黴黴粉絲團的凌秋水、王慶。

這種實力已經超過一般的s級團隊。

另一邊,任羽軒和陳旭分別整合了星座小隊和星夢小隊,夏露露也說服了吃瓜羣衆小隊邋遢團長,我們約定好下個任務結束之後,我處理掉韓斯文,就可以正式合併團隊了。

如此強大的四隻隊伍合併在一起,讓我們看到了戰勝死亡夢之隊的希望,每個人心態都變得樂觀起來。

純純欲動:首席別亂來 於是王慶建議晚上我們去酒吧嗨一下,大家自然沒意見。

這一晚,我們嗨到很晚纔回去,嗨的時候,因爲墨羽和李君如,我喝了很多酒,整個人醉醺醺的。

回到別墅躺在牀上,馬上呼呼大睡起來。

恍惚間,我忽然感覺有一道身影坐在了我旁邊。

迷迷糊糊睜開眼,卻發現那道若真若幻的身影好像是林素,給了我無限的安全,更有溫柔依戀的感覺。

我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下,下意識喃喃道:“素素?”

她淡淡一笑,用手摸了摸我的臉,俯身在我耳邊,輕輕地道:“小白,我好想你。”

那聲音若真若幻,無痕若隱,剎那間讓我的心神震盪了一下。

我想睜開眼看看她,可又怕這是個夢,睜開眼睛的瞬間她會消失,連片刻相聚的機會也失去了!

我就保持着這個狀態,看着她,那一張溫柔的臉,如幽夢中最甜美的身影。

就這麼相互凝視片刻,她張開雙臂,輕輕抱住了我。

……

清晨。

我從睡夢中悠悠醒轉,仍自迷茫了一會,突然脫口叫道:“素素?”

可是轉頭一看,身邊哪有什麼如玉伊人。

牀上固然乾乾淨淨,空氣中雖似瀰漫着某種氣味,但具體是什麼根本無從分辨。

“昨晚的夢好真實啊,是因爲喝醉了的原因嗎?”我下意識的皺起眉頭,沉思道:“林素肯定不會出現在這裏,所以肯定是個夢,可都說春夢了無痕,怎麼我記得那麼清楚呢?”

我若有所思了一會,也沒太在意,畢竟只是個夢。

而就在這時,伴隨着嘀嘀的聲音,我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我拿起手機,臉色一變,竟然是地獄使者發來了新的任務。

昨天才完成第三十七個任務,今天就發來新的任務,時間間隔之短,讓我完全沒想到,而更讓我驚訝的是,這次任務竟然只有我一個人參加。

【第三十八個任務】:古宅尋寶。

【任務說明】:通州,梨園街,清水巷四十四號有一座老宅,裏面藏着一枚死神徽章,吳小白需要找到死神徽章並將它帶出老宅,任務成功獎勵一百萬冥幣,任務失敗將承受千刀萬剮之刑。

【任務提示】:此任務禁止使用鬼怪僕從,空間戒指裏的一切物品,寶物神器等等。

【任務時限】:二十四小時。 “死神徽章是什麼東西?”我看着手機,表情滿是迷茫,同時還隱隱有些擔心,因爲這次任務禁止使用任何東西,包括寶物,也就是說玲瓏項鍊和吳王劍都不能用,這種情況下,一隻厲鬼都能輕鬆弄死我。

就在我憂心忡忡的時候,羣裏也是熱鬧起來。

秦昊他們看見任務再次發佈到我頭上,言語間各種幸災樂禍,還有人說我是不是得罪地獄使者了。

對此,我也很鬱悶,不明白我有什麼特殊的,地獄使者爲什麼針對我。

不過我還是起身,穿好衣服,準備去完成任務,因爲這個任務只有一天時限。

我現在的位置是市中心,而通州在京城五環外,光打車單程都要八個小時,我必須立刻動身。

走出房間後,迎面就碰到了夏露露,她表示要和我一起去,卻被我拒絕了,因爲我有一種預感,那老宅裏肯定無比兇險,搞不好藏着什麼窮兇極惡的厲鬼。

就這樣,我離開別墅,按照地址打了輛車。

……

等我到通州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路左拐右拐來到梨園街,發現這條街挺冷清的,除了一間不大的超市外,四周都是一些低矮的四合院,門口坐着幾個滿頭白髮的老頭老太太。

按照門牌提示,走到四十四號,在我面前的是一棟看起來非常破舊的四合院落,大門上落滿了灰塵和蜘蛛網,看上去很久沒有人進出過了。

雖然我並不知道里面有什麼,但是毫無疑問,會非常兇險,非常恐怖。

我深吸了一口氣,忐忑的推開了門,裏面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

邁步走進去,頓時感覺到一股陰森森的陰冷氣息,大白天的,竟讓我有一種脊背發涼的感覺。

我不敢大意,拿出手機,打開照明功能,小心翼翼的邁着步子,走進正對的一間屋子。

這間屋子貌似是客廳,除了一張紅木桌子和兩把紅木椅子外,什麼都沒有。

我轉了一圈,也沒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就轉頭拐進了旁邊一間臥室,結果發現這間臥室也空空的,只有一張沒有褥子的牀板,當下就準備出去。

可是當我走出臥室的瞬間,卻是怔住了,接着整個人忍不住顫抖起來。

因爲在我面前的不是客廳,而是剛剛走出來的那間臥室!

我驚疑不定的站在原地,扭頭來回望着前面和後面兩間一模一樣的臥室,眼神中滿是恐懼。

難道碰到鬼打牆了?

面對這種情況,我已經不知道該做什麼了,這兩間一模一樣的臥室都只有一個出口,還重疊在一起,無論我怎麼走都走不出去,也就是說我被困在了一間漆黑的密室裏。

那微微搖晃的手機燈光,更是將這個恐怖的氛圍襯托的更加陰森,可怖!

“怎麼回事?我該怎麼辦?”我有些慌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絕色毒醫:金主的祕密戀人 突然這個時候,有個女聲在我耳朵邊呼喚道:“小白……”

那聲音非常的輕,但是我卻聽得很清楚,不由大吃一驚。同時這個女人的身體就靠了過來,從後面輕輕抱住了我,這曖昧的動作並沒有讓我感到激動,因爲在她抱住我的瞬間,我聞到了一股很濃重的屍臭味! 這股味道,讓我頭皮一炸,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我不敢回頭,因爲恐怖電影經常會有這種劇情,主角回頭看到的永遠是一張猙獰可怖的臉,然後被殘忍虐殺,只要我不看她,這些或許就不會發生。

想到這裏,我強忍住心中的恐懼,就是不回頭,任憑她抱我抱的越來越緊。

而呼喚我的聲音,也漸漸開始改變,從女人變成了小孩,又變成了老人,最後竟然變成了我熟悉的聲音,我的父母,林素、程智……總之身後的聲音越來越古怪,這讓我感到毛骨悚然。

不過我鐵了心就是不回頭,任憑她說什麼。

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身後抱着我的女人忽然鬆開了手,呼喚我的聲音也逐漸停止了。

這個時候我終於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樣,這一關總算扛過去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手機的燈忽然搖晃了一下。

“怎麼回事?”我低頭查看了一下手機,電量還挺充足的,也沒問題啊。

正疑惑間,忽然感覺頭髮上癢癢的,一開始我以爲是頭皮屑,可當有東西從頭髮上滑落到臉上時,我心裏才一個激靈,心說這感覺好像是頭髮啊?忙擡起頭,卻發現一張沒有眼珠的鬼臉,從天花板上倒垂下來,她一頭乾枯的長髮貼在我的腦門上,我們的臉幾乎是面對面貼在一起的。

“嘻嘻,不轉身以爲我就看不見你了麼……”

鬼臉歪着脖子,嘴角浮現出猙獰笑容和詭異的笑聲,嚇的我表情都扭曲了。

她的臉上因爲沒有眼珠,我看不到她的眼神,但是從那咧開的大嘴,我可以感受到她特別興奮。

然後她伸出一條慘白的手臂,輕輕抱住了我的脖子。

“嘻嘻……”

鬼臉嘴裏發出怪笑聲,笑着笑着,忽然張開血盆大口,露出尖利的牙齒,一口咬下了我半個腦袋。

我甚至看到自己的腦漿,從她嘴裏濺射出來……

“啊!”

安靜的臥室裏,想起了一聲突兀的尖叫,不過在此之後,就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我艱難的扭動着僵硬的脖子,眼中殘留着恐懼,打量着四周,發現這裏竟然是別墅我的房間。

“剛……剛纔……是夢?”

我用力的嚥了一口唾沫,擡眼看了看錶,發現此時是早上八點,記得在剛纔那個夢裏,我也是八點醒來的,然後接到了地獄使者的任務,去通州一座古宅尋找死神徽章。

“應該是夢吧,可是真的好真實啊。”

我有些分不清現實和夢境,在羣裏問了一下別人地獄使者有沒有發佈任務。

聽到我的話,已經睡醒的幾人都是一臉懵逼,其中蕭薔道:“小白,你做噩夢了吧?我們不是昨天才完成血色婚禮的任務嗎?哪有那麼快來新的任務。”

“也是。”我點了點頭,同時嘴裏呢喃道:“應該是昨晚喝太多才會出現這種狀況……”

說話間,我又是用力甩了甩頭,準備去洗手間洗把臉清醒清醒。

可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我拿起手機,臉色頓時一變!

【第三十八個任務】:古宅尋寶。

【任務說明】:通州,梨園街,清水巷四十四號有一座老宅,裏面藏着一枚死神徽章,吳小白需要找到死神徽章並將它帶出老宅,任務成功獎勵一百萬冥幣,任務失敗將承受千刀萬剮之刑。

【任務提示】:此任務禁止使用鬼怪僕從,空間戒指裏的一切物品,寶物神器等等。

【任務時限】:二十四小時。

……

看到這個任務,我整個人驚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