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師父……」宮本千夏輕聲呢喃道,臉上已經滿是淚水了。

因為想到墨九狸隕落的事情,情不自禁難受的哭了起來!

「師妹,你要晉級了,先突破再說!」這時千落離的聲音在宮本千夏的識海響起。

宮本千夏聞言這才回神,發現自己果然要晉級了,宮本千夏不再想其餘的事情,開始認真突破起來,宮本千夏和千落離幾乎是差不多同時晉級到界神的!

千落離比宮本千夏的實力高一點,他是晉級到界神中階停下來的,沒過多久,宮本千夏也成功突破到了界神初階,然後穩固了下自己的實力,才睜開眼睛! 該死的命運給我開了個大玩笑,我也像曾經的孟老一樣,渴望過着平凡的

子,娶妻生子,安然度

,沒想到這麼簡單的願望卻如此艱難。

就算我什麼都不想爭奪,最後也只能被別人吞噬,成爲別人的附庸。我難以想象那種後果,到時候我無法支配自己的意識,無法掌控自己的感



千年一遇的逆命者,說起來多麼風光。每隔千年,會出現這麼一位沒有前生和來世的人物,擁有巨大的潛力,踏上修行之路簡直是如魚得水,強大到像孟老這般擁有長久的壽命。但說起來,逆命者也只會淪爲別人相互爭奪利益的工具而已。

該死的,我想知道到底是誰先開了這個頭,讓佛道兩家用這麼殘忍的方法爭奪逆命者。哪怕是逆命者的

份再特殊也好,外人也沒有資格

控我們的命運。

“羅漢,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是覺得這個世界對你充滿了不公平吧?世間本沒有絕對公平的事

,或許對你來說是公平,卻恰恰是對別人的不公平。這是我們的宿命,無法改變,只能面對。”孟老嘆息道。

我苦笑着搖了搖頭:“這何止是不公平?這根本就是殘酷,本來是同一個靈魂,卻被人爲的分裂成三個不同的個體。最終不管誰輸誰贏,都會犧牲另外兩個。爲什麼偏偏是逆命者有這樣的遭遇?我不甘心!”

孟老陷入了沉默,過了好久才緩緩說道:“想要改變逆命者的命運,就必須變的強大起來。弱者,沒有資格談條件。”

他的話讓我心中燃起了一絲希望,沒錯,只要足夠強大,管他什麼佛家道家,都無法

控我。本該輕易被吞噬的孟老當年不也是闖出了赫赫威名,沒人敢與其爭鋒。

“逆命者,顧名思義,擁有逆天改命的強大潛力。但說起來慚愧,包括我在內的歷代逆命者,都無法真正的改變自己的命運,最終只能落得悲慘下場。我希望,奇蹟能在你

上出現。”孟老鄭重其事的說道。

我的心猛地一沉,強大的孟老竟然也沒能改變自己的命運?千年前他可是當之無愧的世間第一高手,不管佛家還是道家,都只能避其鋒芒。他竟然也會失敗?

想想也對,如果他真的能改變什麼,千年之後的我,也不用面對跟他一樣的命運。不過我很好奇,孟老口中的悲慘下場,到底是怎麼回事?

孟老並不想跟我細說,直接岔開話題。但他已經在我心底種下了一顆種子,就算曆代的逆命者都失敗又怎麼樣?這不代表我也會失敗,我要真正的逆天改命!

當然,屬於我的宿命之戰,我也不會認慫。我不能接受自己的意識被別人吞噬,不能接受自己的一切被別人搶走。既然他們想要吞噬我,就必須做好被我吞噬的準備!

“羅漢,可願拜我爲師?”孟老突然說道。

當初孟老說等我解決了戒疤的問題之後就正式的收我爲徒,但沒想到他卻暗下做了那麼多的準備,讓我逐漸變強。現在一切結束,我也確實到了改拜師的時候。

遇到孟老絕對是我的幸運,如果不是他,我可能已經被

間理店那傢伙吞噬了靈魂。當年的孟老可沒有我的運氣,說起來我的起點比他還要高。既然他都能成功的戰勝當年的陽族老祖和

族之王,我又有什麼理由失敗?

我很鄭重的點了點頭:“孟老,我願意拜你爲師!”

一直沉默的秦晴突然踢了一下我的腿關節處,我毫無防備的跪倒在孟老面前,笑道:“既然都拜師了,還不趕緊叫師傅?”

我很氣憤的瞪了秦晴一樣,丫的下腳還真重,這樣毫無防備跪倒下去,膝蓋都快碎了。不過她說得對,以後確實改改口了。

“師傅……咱們還用不用燒香敬茶什麼的?”我弱弱的問道。

突然間改口叫師傅,還真有些不習慣。我看電視裏面,不管是什麼武林人士還是世外高人,好像都有很鄭重的拜師禮。

孟老笑着搖了搖頭:“我憑藉自己的努力達到了今天的成就,此生也只收了你一個徒弟,可能是世間最簡單的門派。我門下沒有那些繁文縟節,起來吧,以後你就是我孟輕塵的弟子!”

我尷尬的撓了撓頭,站起

來之後,之前那本書又浮現在我的面前。這是孟老藉着

族之王的手傳給我的,現在我只學到了“乾”字訣和“坤”字訣。不過還真

有用,我現在已經不用像以前一樣,只靠蠻力來戰鬥。

“乾坤八卦訣是道門最高深的法訣,雖然我是靠着自己摸索逐漸變強,但我學到的也都是道門法訣。”

孟老簡單的介紹了幾句,緊接着深入淺出的給我講解了“乾”字訣和“坤”字訣的精髓,我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對了,這打魂鞭,是跟隨我千年的法器,今天也正式傳給你。不過你最好還是使用一件你更加得心應手的法器,爲師可以幫你煉製,你需要什麼類型的法器?”孟老把那根雞毛撣子又遞給了我,然後很體貼的問道。

我仔細想了一下,我用的順手的法器?我以前打架只用棍子鋼管之類的東西,在高中混跡的時候也不敢用砍刀。後來踏入社會,安定了很多,打架幾乎之用拳頭,急了隨手拎起什麼東西都能用。

剛把這些想法說出來,孟老就瞪了我一眼:“成何體統,我孟輕塵的弟子,難道要使用狼牙棒那種粗俗的法器?”

仔細想想,也確實不是那麼回事,陽族老祖那羣弟子都是用飛劍,再不濟也是把大刀。 惡魔總裁,不可以 我嗷嗷叫的拎着狼牙棒出去戰鬥,似乎不太雅觀。

咦?不對,我好像忽略了什麼。 偏執老公霸道寵 孟老的兵器也只是一把雞毛撣子而已,還有臉說狼牙棒粗俗?用雞毛撣子明明更跌份兒好吧?

“這樣吧,爲師替你做主了。你的本職工作是理師,我就爲你煉製一件剪刀形狀的法器。”孟老想了一下說道。

也好,剪刀至少比雞毛撣子強。按照孟老的觀點,我的本職工作是理師,所以用剪刀。那他當年的工作是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現在的孟老靈魂已經齊全,他似乎不再像之前那麼冷冰冰,看起來更像是一個正常的人,有時候我甚至會覺得

逗。

在確定了幫我煉製什麼法器之後,孟老下了逐客令,讓我先離開,不知道又跟秦晴說了些什麼。等我走出他的房間之後,纔想起在自己忽略了一些重要的問題。

等了大概十幾分鍾,秦晴也走出了他的房間,我趁着這個機會問道:“師傅,你還沒告訴我,逆命者到底肩負着什麼樣的重大責任。”

孟老躺在他的椅子上,看起來昏昏

睡,嘟囔道:“你太弱了,知道那麼多有什麼用?等你什麼時候進階煉神還虛境界,再來問我。”

雖然不不甘心,但這個問題也只能先放下,我又趕緊問道:“我現在能不能先回一趟老家?我不放心我爸媽!”

孟老這次沒有回答我,門突然關上,要不是我反應快,鼻子都撞扁了。秦晴還不厚道的在一旁嘲笑我,讓我深感面上無光。

之前孟老告訴我,寂寞只是我的一魂二魄,我父母也就是他父母,他絕對不會對他們怎麼樣。但我還是有些不放心,想回去看看,就算他不對我父母怎麼樣,誰知道蘇陽和亞楠會不會有危險?

“笑什麼笑?我現在必須回老家一趟,我還是不放心。”我懶得跟秦晴一般見識,急匆匆的往外走。

此時

落西山,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可我一刻都不想等下去。我害怕寂寞對蘇陽他們不利,我不能容忍他對我的朋友下手。

秦晴很無奈的搖了搖頭:“放心吧,這些事孟老早就有了安排,你現在回去也沒用。我先帶你去見個人,見到他,你就什麼都知道了。”

我半信半疑的看着秦晴,她不像是在騙我,可能剛剛孟老真的跟她交代了什麼。我跟着她離開了醫院,走在外面的街道上,我唏噓不已。

以前我哪有機會跟秦晴一塊逛街,真沒想到我們兩個也能有這麼一天,公然走在大街上,像別的

侶一樣。

讓我有些鬱悶的是,我對她的心思已經夠明顯,但她一直都沒有明確答覆。走着走着,我就有了別的心思,偷偷去牽她的小手。

“出租車!”

好不容易鼓足勇氣,都快成功牽手,她突然揚起手攔了輛出租車,白白錯過了一個好機會。我把怨氣都撒向很無辜的出租車司機,冷聲道:“這個出租車司機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咱們換一輛!”

其實我根本沒有看到司機長什麼樣,只是用餘光瞥見他好像五大三粗的,根本不像是出租車司機,反而像是個混混流氓。

“嘿,你小子說誰呢?你特麼纔不是好東西,再瞎比比,老子揍死你!”出租車司機果然不是什麼善茬。

我瞬間就火了,瞪了他一眼。我靠,我沒看錯吧?出租車司機怎麼跟蘇陽長的一模一樣? 第3993章

「師兄,我想師父了!」宮本千夏睜開眼睛看到身邊的千落離的第一句就如此說道。

「放心吧,我們兩個現在的修為,可以出去找師父了,相信我們很快就能夠找到師父了!」 王牌絕寵:總裁晚上見 千落離寵溺的看著宮本千夏說道。

「恩,我們一定要快點找到師父,這裡是神界,師父一個人很危險!」宮本千夏擔心的說道。

千落離聞言點了點頭,然後起身看了眼外面的驚天老祖,把外面的事情大概和宮本千夏說了下,宮本千夏聽完點點頭,兩個人這才從陣法內出來!

而原本靈力濃郁的聚靈陣法,裡面此刻一絲靈力都沒有了!

真的是被宮本千夏和千落離吸收的乾乾淨淨啊!

驚天老祖和四位驚天宗的太上長老,看到這一幕也是無語又肉疼的抽搐了下嘴角,可是裡面出來的兩個年輕人,實力已經是界神了,比他們驚天宗老祖宗的實力還強悍,絕對的強者啊!

就算他們心中有不滿,也不敢輕易錶帶出來啊!

「多謝幾位前輩護法!」千落離出來后,看著驚天老祖幾人客氣的說道。

驚天老祖聞言嘴角一抽問道:「少俠客氣了,不知道兩位是?」

「我們兩人來九樓!」千落離聞言想了想的說道。

「九樓?老夫太久沒出去了,可能不太清楚,兩位所在的九樓應該也是神界的勢力吧,只是不知道兩人如何來到我們驚天宗的修鍊地內的?」驚天老祖聞言問道。

「這個說來話長了……」千落離道。

「兩位隨我去前廳慢慢說起吧……」驚天老者聞言一愣,隨即說道。

如果千落離和宮本千夏實力不強,那麼他也不用如此客氣,但是現在他們兩個人在他們的眼皮下面,用他們驚天宗的聚靈陣,變成了強者,一路突破到界神,這天賦明顯不是一般人能夠有的!

否則他也不會這麼多年都無法突破界神了啊!

所以,哪怕對方把他們驚天宗內最大的聚靈陣用的沒有一點靈力了,自己還是對他們客客氣氣的,這就是強者為尊的世界!

千落離和宮本千夏本來就想知道這裡是神界何處,所以也沒拒絕,跟著驚天老祖幾人,一起來到了一個小院,看起來應該是驚天老祖的住處了……

跟著驚天老祖來的還有四位太上長老,和後來的到通知前來的宗主夏小群和副宗主萬商海兩個人!

千落離和宮本千夏面對這些人沒有什麼緊張的感覺,哪怕他們是理虧的一方,但是他們兩個人的實力最強,所以他們沒有絲毫不自在!

反而是驚天宗的宗主等人,見到千落離兩人時,總會有些緊張,那是面對強者本能的畏懼和緊張!

驚天宗的老祖宗見狀,無奈的輕嘆一口氣,看著千落離兩人道:「兩位請坐吧!」

千落離和宮本千夏在驚天老祖對面坐下,其餘幾人則是站在驚天老祖的身後!

「兩位還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你們?」驚天老祖看著千落離問道。 出租車司機也跟我大眼瞪小眼,憋了半天憋出一句:“看什麼看?要不是瞅着你跟我兄弟長的有點像,我現在就抽你!”

我去,丫的脾氣比我還大。雖然看起來很蘇陽很像,脾氣也是一樣火爆,但他渾

上下散的怨氣,根本不是蘇陽的風格。兩人的氣質截然不同,而且蘇陽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裏。

“秦晴,你說孟老會不會是騙我的?你看這傢伙跟蘇陽像不像,你別告訴我蘇陽也是逆命者!”我轉過頭問道。

秦晴沒說話,衝我擠眉弄眼的笑,我一個不注意,出租車司機已經從車上跑下來,朝我衝了過來。我靠,還敢跟我動手,看我不弄死他!

“羅漢?秦晴?真的是你們倆?”出租車司機驚喜的吼道。

猝不及防之下,他已經緊緊的抱住了我,這熟悉的擁抱,真特麼是蘇陽啊!還會我及時收手,不然一不注意就把自己兄弟弄死了。

我一把推開蘇陽,笑罵道:“滾犢子,別佔老子便宜!”

“啊呸,我是來抱秦晴的,怎麼抱錯了?”蘇陽也面帶笑意,開玩笑道。

但笑罵之後,我還是主動的又給了他一個結實的擁抱,能再次見到蘇陽,真的不容易。此時一切懷疑都被我拋在腦後,我認定他是蘇陽,就絕對不錯。

秦晴眨了眨眼:“夠了你們倆,別在我面前秀恩

。趕緊找個地方坐坐,好好聊聊。”

爲出租車司機的蘇陽趕緊招呼我倆上車,按照秦晴的意思要去咖啡館坐坐,她已經很久很久沒去咖啡館喝過咖啡了。

但咖啡館那種地方,根本不合我的胃口,最後我拍板,讓蘇陽帶着我們倆去了一處烤串攤,喝喝啤酒擼擼串。

並不是我跟蘇陽不熟,正是因爲太熟了,所以有了彼此有了

大變化,第一眼看到都有點難以接受,纔沒敢認。我和秦晴就不用說了,幾乎是重生了一回,

上的氣息跟以前有了很大差別,就連

材也有了細微的變化。

蘇陽似乎也有些遭遇,我問他現在怎麼變成這樣,還來海城市當了個出租車司機,他的臉色瞬間變的很難看:“一言難盡啊,待會再跟你細說。不過那猥瑣大叔沒騙我,他說我今天會碰到你,結果還真特麼碰到了。”

“猥瑣大叔?何方神聖,那麼牛叉,連這都能算出來?我今天可是剛回來。”我有些疑惑的問道。

蘇陽的嘴角扯了扯,痛心疾的哀嘆道:“還能是誰?當然是王建偉那個不要臉的,他竟然把我騙過來當出租車司機!”

我愣了愣,說實話剛聽到“猥瑣大叔”這個詞的時候,我腦子裏一閃而過的,也是王叔的

影。得,看蘇陽那苦大仇深的模樣,肯定有料!

雖然在下面我覺得幾乎都過了一輩子,其實我和秦晴只消失了兩個多月。秋天的晚上有點涼,但燒烤攤的聲音依然火爆,一排排的座位幾乎坐滿。

到了燒烤攤,蘇陽很豪邁的說道:“今天我請客,隨便吃。先來四十串羊腰子,四十串

筋。再搬兩箱啤酒,不夠吃只管點。”

蘇陽很大方,這點我清楚,我們幾個玩的好,從來也不計較錢的事,我也沒吝嗇過。但他上來就點那麼多羊腰子是怎麼回事?

我現他看向我和秦晴的眼神有些不對勁,瞬間就明白了,果然是好兄弟。吃什麼補什麼,他是怕我晚上腰力不足。但我還從來沒把秦晴推倒過,吃了也白搭,等着晚上流鼻血吧。

“蘇陽,你還開車,能喝那麼多酒?”秦晴問道。

蘇陽咧開嘴笑了笑:“沒事,大不了把車扔在這,吃串哪有不喝酒的?”

她好像什麼也沒看出來,一番淡然的樣子。估計她應該沒來過這種地方,顯得跟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既然出來擼串,不喝酒有什麼意思?

“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到海城來。咱們傢什麼

況了?”幾杯酒下肚,我根本顧不上一旁吃個

串都一直皺眉的秦晴,跟蘇陽聊了起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