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砸手機的時候,我瞧見他的雙眼裏,綻放出了一抹特別邪乎的眼神,這種眼神……幾乎不會在人的身上看見……因爲他在發怒的時候,眼睛是翻白的。 在藥劑師還有唐三經過幾天的配置,終於調製出來可以暫時停更壓制胖子邪火的藥劑。為了這個胖子已經試用過不下二十種藥劑了,現在還在宿舍里躺著呢!而最終藥劑的製作價格也是讓弗蘭德躺在自己的房間中!

對於這一點唐三表示自己儘力了,畢竟這已經是有唐易的能力支持的情況下,不然再花多少錢也是白搭!

而明天大師就準備讓七怪參加大斗魂場,而唐易已經和大師說好自己要回殺戮之都的想法。在暗中給七怪身上留下急救小球,並給唐三充足的配置馬紅駿藥劑的寒冰屬性小球後唐易就離開了史萊克,踏上前往殺戮之都的旅途。

現在的自己有信心打敗唐晨,還有殺戮之都可能存在的修羅神,還有數不清的實驗材料!這每一點唐易都都非常期待。

尤其是神靈的存在,自己現在能不能和他交手?

…………

史萊克學院中。

「小易,今天最後一天假期了,聽說城鎮新開了一家服裝店。榮榮和竹清已經在外面等了……」小舞在唐易的房間面前敲了敲門,誰知道門直接打開了,小舞的話也停了下來。

小舞疑惑地走進去,小聲說道:「小易~你在嗎?」小舞進入唐易的房間後向四周看了看,都沒有見到唐易的身影。

小舞看到唐易的房間整理地整整齊齊,只有桌子上有一個袋子,袋子下壓著一張紙。

小舞抽出紙看了起來。

「史萊克的諸位:

看到這張信的時候,我已經踏上去往殺戮之都的路上了。我不知道怎麼離別也不不知道如何道別,所以才用這種方式和你們道別!希望你們不要怪我。

這次回去應該很快就會回來,順利的話應該趕得及在比賽開始之前回來的,所以你們不用擔心。 都市超級醫生 我已經和院長還有大師說過了,他們說一定會讓你們參加全大陸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你們這一段時間可是要加油哦!你們別擔心我找不到你們你們身上都有我小球空間的標記,只要我想我就能回到你們身邊。

還有叫院長不要心疼錢,桌子上的袋子是一個儲物魂導器裡面裝著很多磷葉石,鑽石等珍貴寶石。我知道他一直不想讓學員周濟學員,但是不管是你們訓練使用的藥材,還是胖子壓制邪火的藥劑的材料都是要錢的。如果院長實在不想用的話就告訴他,以後學院賺錢了還給我就可以了。

哦,說到胖子。他的藥劑需要我寒冰屬性的魂力做藥引才能有效。這個可以找大師拿,我把一年份的量都給大師看管了,叫小三不夠了找他拿。

唐易字。」

小舞看著唐易留下來的信良久沒有動彈,只是靜靜地看著它。

「怎麼跟老媽子一樣……」

同樣大師也在自己的房間中看到了唐易留給自己的信。

「大師:

寫封信我只寫給了你,是有些事拜託你。如果你見到唐昊的話告訴他,我可以復活他的妻子讓他別再滿世界亂跑了來找我。

還有你武魂的問題我有辦法解決,就是我之前一直提到的葯圃。那裡能解決胖子武魂問題,也會有提升你武魂的仙草的。千萬不要放棄!

唐易字。」

大師搖了搖頭笑道:「這孩子……」

…………

「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看到我寫的信?沒想到我還會寫這麼肉麻的話,還TM的寫那麼多。」唐易在空中一邊飛行一邊自言自語道。

…………

在唐易幾天的尋找終於找到殺戮之都的入口,畢竟她只知道殺戮之都的出口。

在進入這個陰暗的小鎮後唐易看到了殺戮之都的入口,向著小鎮的一家酒館走去。

進去后就有服務生冷漠的對唐易說道:「要些什麼?」

「來杯瑪格麗特。」開玩笑,以前在殺戮之都裡面的東西不管吃的喝的都tm的有股血腥味。而且喝的東西大多都是血腥瑪麗,很少有正常的飲料,只有傻瓜和變態才會覺得血好喝。飲料可是人們針對味蕾精心調製出來的,人血還能比它們好喝?

現在可能就是最後的飲料了,未來的一段時間可能只能喝血了,現在當然要把喜歡的東西喝個夠再說。

服務生轉頭調製唐易要的雞尾酒,但是這個時候一個大漢走了過來。將一杯血腥瑪麗放在唐易面前道:「小女娃,來這裡就不要喝那種沒味道的東西。叔叔這裡可是有好東西的!」這位大漢說著上下打量著唐易。

「原來你喜歡這樣的雛兒啊!」一旁的人說道。

「你不知道,這種雛兒玩起來別有風味。嘿嘿嘿!」一開始的大漢回答道。

然後酒館里就充斥著各種齷齪的聲音,而唐易則是一隻手撐著腦袋,一隻手指敲著吧台,發出「噠噠噠」的聲音。

聽到這些讓自己心煩的聲音后就直接是將魂力注入「噠噠噠」聲,隨著聲音的傳導酒館里的人都安靜下來。除了服務生以外的所有人的內臟都被唐易給震碎了,然後這些死掉的人就倒了下去!

「你的瑪格麗特。」服務生並沒有表現出太大的驚訝,依舊是一副冷漠的樣子,殺戮他已經看慣了。

唐易嘗了一口說道:「嗯,還行!那再給我來兩份這個,我打包帶走。」

服務生冷漠的臉抽了抽,接著轉身給唐易繼續調酒了。

在唐易品嘗完自己的雞尾酒後,服務生也是做完了兩份瑪格麗特。接過這兩份瑪格麗特唐易直接是把面前的吧台一腳踢碎掉,裡面漏出了通往殺戮之都的通道。

唐易就這樣兩隻手都拿著雞尾酒走進,一邊走一邊喝走進了殺戮之都。

唐易在這個通道中走了許久,前方突然傳來嘈雜的聲音,而唐易此時已經喝完一杯雞尾酒了。

走出通道后就看到近百的黑甲武士站成兩排彷彿是在迎接新來的人。而在唐易面前有個騎馬的黑甲騎士,他對著唐易低沉說道:「你違背了規則。」

唐易看著他,然後喝了口另一杯雞尾酒說道:「是不是每個人來這裡你都這樣子說?」 光光發怒時候,那泛白的眼睛,明顯是有問題,這種模樣,我以前見過,屬於是貪財鬼上身了。

我轉頭問鈴鐺:小鈴鐺,那光光平常也這樣嗎?

“當然是這樣了,光光改車是個行家,重活能幹,巧活也能幹,可就是喜歡賭博。”鈴鐺擡了擡眉毛,看着光光砸手機,一幅怕怕的樣子。

“喜歡賭博?”我問鈴鐺。

鈴鐺說:也不是賭博了,說清楚一點啦,其實就是股票啦。

“哦?他喜歡買股票?”我這纔想起來,爲什麼剛纔在門口的時候,大金牙給光光遞煙,光光氣得扭頭就走。

因爲大金牙的煙是綠白沙!而光光的煙是紅塔山。

光光喜歡股票,所以喜歡紅,討厭綠!

甚至綠就是他的忌諱!大金牙直接遞綠煙,這不是觸了人家的眉頭嗎?

“我去,他竟然敢進場?咱們中國的股市也敢炒?人家巴菲特都不敢來。”我忍不住吐槽了一下。

現在很多人都說咱們中國的股市是野豬圈,先給你點高粱大豆吃,等你吃得過癮的時候,突然一下,罩豬的鐵籠子就往下砸了,全給圈裏頭,跑都跑不掉。

鈴鐺搖搖頭,說:就是咯,去年不是股票牛市嗎?從兩千點直接擡高到六千點,街頭巷尾都是在談論股票的人,連買菜的老阿姨都評價故事評價得津津樂道,那時候光光就買股票了,剛開始買了一些,結果碰到了血腥六月,嘖嘖,攢了那麼久的錢,幾天時間,就剩下一半了,當時光光膽子小咯,二話不說,直接割肉。

“割肉了?”我問鈴鐺:既然割肉了,那說明光光不玩股票了啊,那他還砸手機?

“當時是割了,可是後來,光光又進去了。”鈴鐺介紹說:你知道不咯,後面光光說有高人指點他,他又入了股市。

“然後就一直輸唄。”大金牙笑眯眯的輸。

他平常也小買一下,就是玩玩,他對股市行情比較瞭解。

他說:去年從六月份開始,一直到現在,股市也萎靡不振啊,光光不得一直輸?

一念成癮,莫少的大牌嬌妻 “那沒有咯,第二次光光進場的時候,剛開始連買連中,都不是跟你吹牛,去年不是有兩次千股跌停嗎?跌停的當天,光光一直都在買,別人的都跌,就他的漲,當時他老沒事都要去交易所吹吹牛咯,人家都說了一個外號,叫光之股神,你曉得啵?”鈴鐺的說法,讓我有點興趣了。

我問:然後呢?

“然後一直過了四個月,光光一直都在贏錢,但從去年年底開始,股票跌到爆表了,光光賺錢的時候,都跟我撂狠話,要在我廠子旁邊開一個4s店,說要和我合作的嘞,可惜去年那波大虧,他現在還欠我二十萬勒。”鈴鐺說。

風影連忙說鈴鐺:小鈴鐺,你這也太不合適了,這哥們明顯進套了,你還借錢給他?這不是推他進火坑嗎?得把他的經濟收入給切斷了,先戒了他賭博的癮再說。

“這位蜀黍,不要血口噴人咯,我怎麼沒勸他,你知道他一發瘋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啵?”鈴鐺指着正在用鐵棍狂砸地面的光光說:他這樣都是輕的,嚴重一點,還要打人,有個和他玩得特別好的工友,就被他打成小臂骨折,誰還敢勸咯?

我搖搖頭,說:光光是個膽子小的人,從第一段割肉的經歷,完全可以證明,他是害怕輸錢的,輸了一半,就果斷割肉,這說明他是有理智的,之所以他現在變成這樣,和當初指點他的那個貴人有關係。

我又對大金牙說道:老金,聊了這麼久,這個貴人是誰?你估計清楚吧?

“切!咋能不清楚呢?花和尚那個傻缺唄。”大金牙笑眯眯的說。

經過鈴鐺剛纔跟我聊的話,我是徹底確定了,那個指導光光買股票的貴人,絕對就是我一個老相識——花和尚。

“花和尚?啥花和尚啊?”鈴鐺問我。

我沒跟她說,直接走到了光光的面前,一把按住了光光的肩膀。

光光此時正在砸手機呢,沒空搭理我。

校花的絕品小神僧 黃馨湊到他面前說:師傅,你聽我李哥說句話吧,我李哥能幫你。

“幫我?幫我什麼?你能一天之內,把股票漲十個點漲停嗎?你能把我的錢,原封不動的從股市裏面拿出來嗎?

“不能。”我說。

“不能就滾遠點,我砸了這個稀巴爛的手機,一天到晚不給我報好消息,就賴他。”光光已經有點走火入魔的傾向了,再這樣下去,我看他真的要瘋!

在光光砸手機砸得稀巴爛的時候,還指着手機的電路板對我說:你看,你看,媽的,我說這手機不行吧,你瞅瞅,電路板都是綠色的!這是啥意思啊?這是要讓我的股票綠啊?麻痹的!

我真是無語了,這手機的電路板不是綠色的,能是黑色的?

我對光光說:光光,那個貴人指點你玩股票的時候,是不是讓你跟他簽了一份血契?

“血契?你怎麼知道?”光光一擡頭,看着我。

我冷冷的笑了笑,說:光光,我不但知道你跟那個貴人賭了一份血契,我還知道,你小子最近幾個月特別倒黴,不光是買股票虧錢,你不管幹啥都會很倒黴。

“對啊!”光光一拍大腿:你都不知道我最近運氣有都麼差,我就這個跟你說吧,我去買牙膏,結果牙膏過期了,買奧利奧餅乾,裏面缺一個,買一箱蘋果,半箱是爛的,而且最鬱悶的是……我買了一個手機,手機的電路板竟然是綠色的!

好傢伙,這傢伙轉着轉着又轉到了手機電路板上,怎麼一根筋呢?

我對光光說:你知道是什麼原因,把你的運氣變得這麼差嗎?

“什麼原因?”光光問。

我說就是你那位貴人和你籤的那份血契,造成了你運氣差。

光光直接擺手,說怎麼會,他說他剛剛簽下血契,被貴人指點的時候,運氣不知道多好,買哪隻股票,哪隻股票漲停,買個菜,人家還多找他錢。

我笑笑:你知道有“透支”這個詞嗎?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那個貴人通過一種陰術,讓你透支了你的運氣。”我見光光一臉發矇的樣子,我又說:說白了吧,他就是把你以後的運氣,挪到了現在用,把你一生的運氣,都挪到了你買股票連買連中的那幾個月——這意味着什麼知道嗎?這意味着,你從此以後,會變得極其倒黴。

其實我還有一點沒說,那就是光光以後會變得一事無成。

有句老話叫——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功德五讀書。

運氣對於一個人,是非常重要的。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一個人想要做成一件事情,總是需要那麼一丟丟的運氣。

光光一生的運氣都用光了,以後的未來可以遇見。

“啊?”光光聽了我的解釋,說:不會吧?

我跟光光說:你那貴人在什麼地方?我去找他!這種陰人敗類,真是欠收拾。

“真是我貴人的事?”光光說道。

“必須的。”我問光光:你怎麼樣認識那位貴人的?

光光開始回憶。

原來啊,他以前改車,賺了不少錢,在昌平這邊,雖然買不起房子,但也能租個像模像樣的一居室,日子過得優哉遊哉的。

但入了股市賠了一大筆錢之後,他就租不起那麼好的房子了,只能搬家。

他搬家的時候,遇到一個房東,房東就是他改運的“貴人”,那房東的房子幾乎不要錢,但是……房子裝修得特別豪華,居住環境特別不錯。

再加上,那“貴人”房東偷偷的對光光說:我們這裏不但住得很好,還能改風水,讓你運氣變得超好。

當時光光就信了。

他就住在了房東那裏。

房東說住在他那裏,需要籤一份血契,其實就是一份文件,需要在落款處,按上一個血手印!

光光同意了嘛!按了一個血手印。

在往後的幾個月裏,確實運氣爆棚,但是……運氣高漲的一段時間過去了,就變成了這個模樣了。

奶奶的!

我的臉色有些猙獰,“花和尚”可是我們東北陰人,他現在做這麼敗類的事情,我真是恨得咬牙切齒了。

我對光光說:那你再說說看,你那房東,後來是不是找你要錢了?

“是啊!”光光說他運氣好轉的前幾天,那房東就找到了他,對他說:你的運氣,其實是因爲我房子風水好,現在你也見到效果了,所以呢,你每個月要給我十萬塊錢,什麼時候給不起,什麼時候搬出去!

光光說他那陣子,把全部身家砸進了股市,在股市上賺了個盆滿鉢滿,後來到手的,至少得有六七百萬了,尋思給十萬也不是大事,而且他也感覺不正常,股市行情那麼差,他怎麼還炒股會賺呢,那時候他也感覺是房東的房子起了作用。

所以,當即光光就交了錢。

“後來你老輸,也交錢了嗎?”我問光光。

光光說他當然交了,這房子改運的風水,是他唯一的希望,所以即使虧錢,每個月也會交錢,最近兩個月,他就借了鈴鐺二十萬,交給了“貴人”房東。

“你傻不傻?”我實在忍不住了,發脾氣說:光光啊,你真是笨啊,那房東就是把你坑得差不多了,然後讓你沒錢趕緊滾蛋,他好找下一位冤大頭過來坑呢!

“可是他坑我什麼?”

“到現在你還不明白?那傢伙坑的是你的運氣……他盜了你的運氣添加在你現在的人生當中,爲他賺錢,可你以後,再也沒有運氣了。”

我直接拉上了光光:走!你帶我去找他,我不把那傢伙打個滿臉桃花開,我就不叫李善水! 聽了唐易的話后黑甲騎士頓了頓,有點惱怒的對唐易說道:「你準備接受懲罰吧!擊敗我,不然就死在我的長槍下。」

然後騎士駕馭這戰馬就像唐易沖了過來,長槍也對準著唐易。 天才雙寶:巨星媽咪超給力 騎士口中大喊:「我是~恐……」

「火車王~」唐易沒等騎士喊完就接著他的話茬,然後對著騎士就是一個空酒杯丟了過去。

轟——

戰馬的悲鳴聲響徹天空,黑甲騎士的沖勢戛然而止。他自己也被掀飛到天空,良久才落下。而原本的長槍就落在他身旁。

爬起來的黑甲騎士不可思議的看著唐易,戰馬吃了幾乎所有的傷害他本人只是被掀飛所以沒有大礙。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