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那好吧。”小琪原本心裏覺得隱隱有點不安,被她們倆這樣一說也放下了心裏的懷疑,跟着走了過去。

她們三人走過去,剛開始的時候,時不時還聽得見她們幾個的嬉笑打鬧聲。

這後來嘛,開始慢慢的沉寂了下來。 第1158章謝半雨,在哪裡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段景霽根本就不相信自己?難道段景霽決定坐視不管嗎?

寧梓潔依舊站在別墅外面,再等最後半個小時。

要是最後半個小時,段景霽還是沒有出來,那寧梓潔只能另外尋求幫助。

五分鐘,從別墅裡面,急匆匆跑出來一道身影。

離得近些,寧梓潔發現眼前的赫然就是段景霽。

只是段景霽的臉色非常難看。

剛剛掛斷電話的五分鐘時間,段景霽還是有些無法相信。

雖然討厭肖羨,可是段景霽同樣認可肖羨對謝半雨的感情,段景霽無法相信肖羨居然同意讓他的表哥染指謝半雨。

可是寧梓潔同樣沒有必要這樣欺騙自己。

最後段景霽開始調查謝半雨這段時間行蹤。

這才發現不對勁,謝半雨已經整整七天沒有去過律師事務所,她的家中同樣一直空著,

段景霽只能選擇相信寧梓潔,一起前往肖家找謝半雨。

汽車一路疾馳出去,寧梓潔感覺的出段景霽有多在乎謝半雨,心中有嫉妒,更有羨慕。

十分鐘前,肖家別院,謝半雨還在不斷的掙扎,想要弄斷繩,可是這樣的做法,只會導致她的手腕受傷。

但是謝半雨還是不肯放棄,謝半雨不知道七天後將發生什麼,可是心中已經有個不好預感。

「咔擦。」

一道開門聲音響起,現在已經是傍晚,女傭過來給謝半雨送飯。

這次和女傭一起過來的還有戚迎梅,這是從前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吃吧。」戚迎梅帶著施捨的口吻說道。

「不餓,你們拿下去。」謝半雨抿緊唇瓣說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戚迎梅親自讓她吃,那這裡面肯定有問題。

影帝每天都想公開 謹以今生許予你 「哪有你說不的權利,不過就是個懷孕機器,居然敢頂嘴。」

「啊琴,過去,過去把她的嘴,給我撬開!」

「是的!」

女傭啊琴上前,將飯菜擺在一旁,利用一種強硬的手段想要掰開謝半雨的嘴。

「唔,唔唔!」謝半雨不想吃,死死的閉著嘴。

「啪!」下秒,啊琴直接一個巴掌甩過去。

戚迎梅就站在她們身邊,對於啊琴這個以下犯上的動作根本無動於衷,顯然這樣就是默認。

謝半雨吃痛,微微張開嘴唇,啊琴連忙舀起一勺飯菜,喂進謝半雨的嘴中。

「不要!」

「唔!」

「唔,唔!」

謝半雨第一次嘗試到這種屈辱。

謝半雨敢肯定,肖羨一定就在外面,可是肖羨任由他的母親,任由他家女傭這樣折辱自己。

最後那點情誼在這場喂飯當中想消失殆盡。

謝半雨最後完全就是麻木的,麻木的任由她們喂飯,沒人知道自己在這裡,根本沒人能來拯救自己。

喂飯結束以後,啊琴扛起謝半雨朝著外面走去。

這個時候的謝半雨思緒已經開始迷糊,頭腦開始發熱,迫不及待想要找到一個冰源。

「謝半雨,還記不記得,我是誰?」一道輕浮的,猥瑣的聲音,在謝半雨的耳畔響起。

謝半雨微微睜開雙眼查看,有些眼熟,卻想不起來,這人具體是誰。

「寧孟,一年前,在雲城我們見過,當初身陷猥褻案,想要讓你幫忙的,可惜你不肯。」

「那個時候,就覺得你這個女人真有味道。」

「可你是我表弟的女人,表弟看著文質彬彬,可是實際非常殘暴,所以一直不敢有過分肖想。」寧孟自說自話道。

「求你,求你救救我,讓我出去。」

「只要你能讓我出去,不管多少錢都給你。」謝半雨哀求的說。

「那可不行,阿姨的意思可是讓我們同房。」

「什麼!」謝半雨不敢置信的說,眼中滿滿都是絕望。

肖家門口,一輛黑色越野車停在門口。

寧梓潔礙於親戚身份,不敢出面。

段景霽則直接下車朝里走去。

「這位先生,我們老爺說是今夜不見客。」

「滾開。」

「這位先生,是否沒有聽到剛剛說的,我們老爺說是今夜不見——」

最後那句話,門口的侍衛沒敢說出口。

儘管是在黑夜當中,可是透過皎潔的月光,侍衛看的清清楚楚,段景霽手中拿著的可是一把槍!

「再說一遍,滾開。」

侍衛連忙退到一邊,工作和性命相比,自然是性命重要萬倍。

「夫人,夫人,段景霽應該聽到什麼風聲,直接衝到裡面,現在應該辦?」

「能怎麼做,自然就是將他攔住!」

戚迎梅這句話剛剛說完,段景霽就已經走進客廳,然後明晃晃的手槍直接瞄準戚迎梅的眉心。

「謝半雨,在哪裡?」

簡簡單單的六個字,可是卻讓戚迎梅覺得不寒而慄。

遇到事情,最鎮定的還是肖康,肖康站起來,擋在妻兒面前,緩緩開口說道:「段先生,我們並不知道你的意思,謝半雨是個成年人,她去哪裡,我們怎麼可能知道?」

「不要和我玩什麼文字遊戲,再問一遍,謝半雨在哪裡?」

「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砰!」

「啊!」

槍聲劃破安靜的客廳,緊接著響起一道尖叫聲,管家腿部中槍,無力癱倒在地,鮮血潺潺流出。

「再問一遍,謝半雨在哪裡?」

「段景霽,這是要胡鬧到什麼時候?!」

「是!是我肖康現在的確已經退休,可是並不代表,我們肖家可以任由讓你胡作非為!」

「砰!」

再是一槍,這槍打在一名無辜女傭肩膀處。

段景霽不想將場面搞得這樣血腥,可是都是他們逼得。

他們明明知道謝半雨對自己有多重要,卻偏偏對她出手。

「好好好,段景霽,有本事就把我們肖家所有成員通通殺光!」肖康是算準的,段景霽最多打死幾個,總不能全部滅門。

「在後院。」

就在段景霽準備再次開槍的時候,肖羨突然開口說道。

「在後院,現在應該來得及。」肖羨輕聲說出口。

段景霽雙目通紅,直接朝著後院走遠。

肖羨看著段景霽的背影,真的覺得非常羨慕。

羨慕段景霽可以跑,可以追,可以保護謝半雨,而他卻是一個殘廢。 第1159章想辦法,救救她

後院有個雜物間,前段時間已經讓戚迎梅收拾乾淨。

畢竟這件事情並不光彩,總不能讓他們在主宅裡面做那種事情。

狹小的雜物間內,謝半雨已經退到角落裡面。

「求你不要,求你不要過來。」

「只要你提,不管什麼都可以答應,但是不要過來。」

謝半雨不斷的求著,卻根本不能讓寧孟停下手中動作。

片刻功夫,寧孟已經脫下衣服,一步一步朝著謝半雨逼近。

「謝律師,誰都不想傷害到你,只要你肯乖乖的,那就可以少受很多的苦。」寧孟猥瑣的笑著說。

這個女人宛若一支生長在高嶺上的雪蓮,今日終於可以由他親手摘下。

寧孟感覺渾身血液都在沸騰,解開自己衣服,寧孟就開始轉而去脫謝半雨的衣服。

「求你不要,不要!」

「段景霽,嗚嗚嗚,段景霽!」謝半雨絕望的哭喊。

話音落下,伏在謝半雨身上的寧孟,突然就讓一道外力帶走。

緊接著,拳頭立刻落下來。

「啊,疼!」

「是誰,是誰敢在肖家的地盤撒野!」寧孟痛呼道。

只是拳頭根本沒有停下的動作,寧孟常年泡在燈紅酒綠當中,從來都不鍛煉,根本沒有力氣可以反駁的過段景霽。

謝半雨察覺寧孟讓人抓走,緩緩睜開眼睛,看到段景霽正在痛揍寧孟。

謝半雨一顆心終於沉沉落下,有段景霽,自己一定沒事,腦海當中浮現出來這樣一個念頭。

可是腦海當中危險情報解除以後,謝半雨立刻讓情慾支配。

現在必須立刻去找醫生,不然謝半雨真的不知道將會做出什麼。

在剛剛和寧孟的對峙中,寧孟已經解開綁住謝半雨雙腿的禁錮。

於是謝半雨現在掙扎著起身,踉踉蹌蹌來到段景霽面前。

「段景霽,我們走,我們走。」

只是段景霽根本沒有回應謝半雨。

剛剛那幕充斥段景霽的腦海當中,要是再晚點,可能半雨真的就讓這個禽獸玷污。

此刻段景霽已經打紅眼,恨不得直接就將這畜生打死。

「再打下去,寧孟真的會死的。」

「那就讓他死,讓他消失在這個世界。」段景霽理所當然的回答

「可是好難過,段景霽,要醫生,我要醫生。」

謝半雨無力的靠在牆壁上面,虛弱的說。

牆壁非常涼快,總算暫時緩解謝半雨丁點燥熱。

段景霽因為謝半雨的這句話,停下動作。

終於段景霽同樣發現謝半雨不對勁,她的臉蛋紅彤彤的,像是已經成熟的蘋果,分外可愛。

可是段景霽知道,這個紅是病態的。

謝半雨是讓他們下藥,可能很快就要神志不清。

段景霽這才終於收手,像是扔垃圾那般,直接就將寧孟扔出去。

「現在就去看醫生,半雨乖,半雨在等等。」

段景霽一把抱著謝半雨,走出逼仄雜物間,直接朝外走去。

和肖家的恩恩怨怨不可能就這樣簡單結算清楚。

只是段景霽現在有更加重要的事,需要先送謝半雨看醫生。

走到門口的時候,寧梓潔一直站在車邊,看到他們終於總算是鬆口氣。

「稍後會有人送你回家。」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