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混雜聲中,秦穆然眉頭一皺,揮起破曉刀,立刻迎戰。

大廳內。

刀光血影,寒刃四射,血氣瀰漫,勁氣迸濺!

上百道健碩的身影,將秦穆然團團包圍,因為人多而且雜亂,所以火器根本派不上用場,太陽宮的衛士,只能和秦穆然搏戰,但是在秦穆然破曉刀之下,他們的武器,無異於一堆破銅爛鐵。

短短几分后。

大廳內,慘叫連連,近百名太陽宮衛士,橫七豎八,暴屍滿地!

……

「這小子好厲害,看來,只能靠我們指揮官親自出手了!」

一名高階指揮官冷聲說道。

千軍易得,一將難求!

對於五大神殿而言,高階指揮官都屬於上層精英,一般很少親自參加戰鬥。

他們的任務,應該是坐在指揮室內,指揮手下人進行戰鬥,運籌帷幄,決勝千里。

但是。

在秦穆然一番痛快廝殺下,太陽宮的衛士,根本不堪一擊,現在只剩下他們了。

「詹姆指揮官,這小子勁氣強大,他的職位應該也不低,這份功勞,就給我吧!」

話音落下,一名年輕指揮官,撥出指揮刀,率先朝秦穆然身後襲擊過去。

「把功勞讓給你?憑什麼,見者有份……」

另一名指揮官也躍身而出。

其餘十幾名指揮官,也都抱著搶功的心態,一擁而出,朝秦穆然四下攻擊過去。

在這些指揮官眼裡,秦穆然就是他們立功的機會,如果能夠殺掉入侵者,搶會TVB基因藥物,在太陽神面前,這絕對是一份不小的功勞。

但是,他們並不知道,他們的囂張,就猶如一群綿羊朝猛虎的叫囂。

這些指揮官雖然都是精英,但他們的長處並非戰鬥,而是指揮戰鬥,所以戰力無非是暗勁中後期的強者。

對於實力已經達到化勁大圓滿的秦穆然而言,對付這種螻蟻之輩,他連看都不用看,憑感覺回身一刀。

刷!

率先衝上來的那名指揮官,已經被攔腰斬斷,血染滿地!

秦穆然回身看去。

什麼情況?

那麼穆亦漾 十幾名高階指揮官開始親自出手了?

秦穆然心裡很清楚,幹掉太陽宮的一個指揮官,就等於廢掉了太陽宮一隊衛士,而且從著裝判斷,這些指揮官品階還不低,幾乎都是高階指揮官,這簡直就是白送經驗。

「勇氣可嘉!」

秦穆然微微一笑,既然對方不怕死,那自己也沒必要客氣。

「你們的命,我收下了。」

話音落下。

秦穆然周身上下,勁氣涌動,實力全開,強大的勁氣翻湧如浪。

「啊?」

「好,好強大的勁氣……」

這些指揮官個個目瞪口呆,他們彷彿意識到,自己出手,就是一個錯誤。

可惜,秦穆然並沒有給他們改錯的機會!

破曉刀寒光閃過,鋒銳的刀鋒,快速在人群中穿梭,絲毫沒有給他們留下逃命的機會。

短短十幾秒鐘。

太陽宮十幾名指揮官,全部被解決的乾淨。

十幾名高階指揮官,這是太陽宮前線主力全部指揮人員,現在,就這麼被秦穆然一鍋端了! 趙小川警惕地看着眼前發出感慨的男子問道。

男子臉上浮現一絲邪笑,轉頭道:“與其問這種問題,還不如去尋找六天女!”

趙小川的神色鬆弛下來,他醒悟過來自己的問題有多麼愚蠢。

畢竟第二世那般強大,始皇帝雖然也是傳說中的人物,但卻是個凡人。

“六天女?穆皇后,你可曾知道?”趙小川轉頭問道。

吳莧笑道:“當然沒問題。”

說完,轉身向着密室外面走去。

不一會兒,他們穿過地下,來到了一所完全鏤空的大廳之中。

大廳如蜂巢般,一個個六菱形的格子相互排列在一起,上面覆着一層白膜。

白膜中人影浮動,宛如幼蟲,更令人驚奇的是那些菱形格子中有光源透出,將人體身上的毫毛都照的清晰可見。

“這是什麼意思?”趙小川不解,看着四周問道。

“沒什麼,只是一些試驗品!”吳莧解釋道:“長生不死可不是那麼容易研究的!”

“這麼多?”趙小川喃喃道,望着眼前的近乎數千人的蜂巢,微微有些身體發冷。

賈志文臉色也有些不好看,這些人並沒有活動,甚至沒有發出一絲聲響。

不過正是因爲這樣,才顯得更加的恐怖和壓抑。

“到了!”

正當趙小川的震驚時,領路的王平停了下來,對着衆人說道。

趙小川收回打量四周的目光,向前望去,看到一個和周圍別無二致的六邊形蜂巢小格子。

“就在這裏面?”第二世開口道:“你要知道欺騙我的後果!”

“不敢欺騙!”穆皇后笑道,對着王平使了個眼色。

王平會意,上前一步,將六邊形上面白膜撕裂!

譁~

一大羣黝黑髮亮的甲殼蟲如同潮水一般從六邊形中涌出,向着衆人撲去。

王平一個閃身到了吳莧身邊,身上鬼氣形成一個屏障將周圍的人都籠罩起來。

那些蟲豸似乎畏人,如波濤一般從屏障上密密麻麻的爬過後,邊向着四周其他的六邊形蜂巢格子涌去,眨眼間消失不見。

雖然只有短暫的一瞬,但近距離看到這麼多的蟲子,衆人的臉色都有些不好看。

第二世臉色陰沉,賈志文臉色發白。

趙小川則經過一陣震驚後,立刻將目光投進了那破裂的六邊菱形格子當中。

一個血肉模糊的人形被白色的蛛絲纏着兩隻胳膊,垂吊在小格子中,一些還沒有跑完的黑甲蟲慢慢的在她腐爛的血肉上爬動着。

“這是一個女人?”賈志文看到眼前被剝皮的人形生物高聳的胸脯,不確定的說道。

王平點點頭,道:“這就是我們的誘餌!”

趙小川皺眉,他想到了剛纔那些蟲子竟然和眼前的人困在一個空間中,不經有些頭皮發麻。

第二世眼中則露出欣賞的目光看着吳莧,道:“如果我沒猜錯,你們所謂的長生不老的方法應該和眼前的天女有着莫大的關係吧?”

“呵呵!您說的沒錯!”吳莧笑道:“原本一開始我們的實驗還是很失敗的,不過到了她時,我們發現了她的特殊性,然後經過一段時間的研究後,終於有了突破性的進展。”

“看樣子你們就是在研究中發現了她天女的身份吧?”第二世道。

吳莧點頭,道:“沒錯,不過還是最主要的是我當初曾經作爲鬼璽的器靈,從她身上感受到了相似的輪迴之力,所以他才引起了我的注意。”

“原來如此!”第二世感慨一句,然後轉頭看向趙小川道:“那麼現在我們開始吧!早早收了六道輪迴盤,對我們都有好處!”

趙小川沒有回話,而是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不知爲何他在對方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彷彿感受到了趙小川的實現,那女子身體微微一顫,竟然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眼中一片死灰,彷彿沒有靈魂的軀體,但在看到趙小川時,卻迸射出驚喜的目光。

“嗚嗚嗚~”

那血肉模糊的人形生物對着趙小川嗚咽道。

“你認識她?”第二世好奇地看着趙小川問道。

趙小川深吸一口氣,看向吳莧。

吳莧道:“她曾經是貴族學校的一名學生,也許是你的老相識!”

“誰?”趙小川心神一顫,心中浮現出一個人影。

“曾經抓住她時,她說她叫做康惠!”

“什麼?”

趙小川猛然轉頭看向血肉模糊的女子,滿臉的不可思議。

康惠聽到吳莧的話後,越發的猛烈掙扎起來,口中嗚咽聲加大,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她說不了話了! 兩相憶長相思 康惠的舌頭已經被割掉了!”

賈志文走到趙小川身邊低聲說道。

他臉上的肉在顫抖,因爲憤怒,因爲害怕,曾經他也和康輝打過交道,沒想到康惠竟然淪落到了這種下場。

“她是我的朋友,放開她!”

趙小川臉上的表情不斷地扭曲着,最後化作平靜,看向吳莧。

吳莧臉上的笑容漸漸斂去,她從趙小川身上感受到了濃濃的殺氣。

不過她並沒有立刻放開康惠,而是看向第二世。

“看我做什麼?她是你們綁的!”第二世衝着吳莧說了一句,然後玩味地看着趙小川,道:“我不管你和她什麼關係,但請不要忘記了我們約定,還有我要提醒你一句,若是想要取出她體內的六道輪迴盤的碎片,你必須要再有一滴鬼靈淚才行。”

“你的六道輪迴盤我一定會給你,約定我也會完成!”趙小川冷冷的瞥了第二世一眼,最後將目光又落在了康惠的身上,道:“但現在我要吳莧放開我的朋友!”

第二世和趙小川對視片刻,最後第二世笑了笑,偏過頭去。

吳莧招了招手,王平收了蛛絲,康惠搖搖晃晃的從格子中走了出來,到了趙小川的身邊。

經過了長時間的折磨,康惠不僅身體上受到了嚴重的創傷,心靈上也飽受摧殘。

她剛走到趙小川身邊,便昏了過去,向着地面倒去。

就在她快要和地板接觸時,一道黑影從趙小川身後竄出,接住了她!

是賈志文!

賈志文看着懷中宛若一團血肉的康惠,眼中佈滿了的複雜情緒,但最後卻都化爲一聲悠悠的嘆息。 秦穆然出手,解決掉太陽宮十幾名高階指揮官后,一路殺出柏林酒店,無人可擋。

在他化境大圓滿的實力面前,太陽宮的衛士,雖然人多,卻形同虛設,不堪一擊。

而此刻。

巴比亞城北部傳來的爆炸聲,絡繹不絕,那邊的戰鬥似乎異常激烈。

秦穆然眉頭一皺,目光中掠過几絲犀利的冰寒。

「好激烈的戰鬥!」

「看來,大壯帶領東皇小隊在城北的突圍並不順利……」

石大壯和東皇小隊雖然是夏國精銳,但是他們畢竟缺乏實戰經驗,而且這裡是太陽宮的地盤兒,他們未必能輕易突圍出去。

秦穆然勁氣外放,化出無形雙翼,衝天而起,朝北部夜空,御風而去。

此時的巴比亞城北部。

在出城的跨河大橋上。

石大壯帶領東皇小隊,正在撕裂太陽宮的最後一道防線,然而進展並不順利。

面對曲天馳和東皇小隊的內外夾擊,太陽宮殘餘勢力,憑藉一座大橋的有利地形負隅頑抗,讓東皇小隊寸步難行。

在一道殘牆后,石大壯被對方強大火力死死壓制,稍微露頭,都有危險。

「副隊長,對方有兩個重火力點,形成了交叉火力網,我們很難靠近……」

蜘蛛焦急說道。

「猴子呢?讓他給俺炸掉那兩個火力點!」

石大壯語氣鏗鏘有力說道。

對於東皇小隊而言,現在最寶貴的就是時間,如果在預定時間不能突圍,一旦等到太陽宮主力前來支援,東皇小隊和科研小組都將陷入危險當中。

「猴子,去幹掉那兩個火力點!」

一聲令下。

在夜色籠罩下的橋頭,一道身影快速穿梭而至,朝橋頭兩處火力點靠近而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