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柳青雲這是越看越迷糊,怎麼這地方正常結婚也是這種以前的風格,這也太老套了吧?

我正納悶的時候,後堂忽然出來了一個人,他笑得很燦爛,徑直過去就坐在了廳堂之上的椅子上面。

看到這個人我眼睛直接就瞪圓了,嘴巴也徹底長成了O型,這是大姨夫啊,他已經死了,怎麼這會有好端端的跑這裏來充當那兩個新人的長輩了?

ωwш⊕ ttκan⊕ ¢〇

我一衝動差點就跑上去把大姨夫從椅子上面給扯下來,不過關鍵時刻柳青雲把我給拽住了,他臉色陰沉的對我搖了搖頭,意思是讓我不要輕舉妄動,靜觀其變。

我只好把心裏的衝動給壓了下來,然後耐性的看着那一對新人拜天地。

這個過程中我發現了一點不對勁的地方,這裏所有的人,似乎都看不見我們,就當我們是透明的一樣,就連大姨夫,也自始至終都沒有看過我一眼。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隨着主婚人的吆喝,那一對新人開始拜天地,拜完之後他們還給大姨夫敬了茶,然後剩下的就是其他人的歡呼聲。

這是真的喜慶,我都能感覺到那種喜慶,不像上次結冥婚那樣給人的感覺又詭異又陰森。

很快婚禮所有的儀式都進行完了,然後主婚人喊了一句,“送入洞房。”

那個新郎就領着新娘子向後堂走去了,不過在這個過程中,那新郎忽然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

這種感覺很奇怪,所有人都看不見我們,但那個新郎,卻忽然看了過來,似乎只有他一個人看到我們了。

我跟那個新郎對視了一眼,怎麼感覺他長得那麼面熟?有點像我,不對,他和我一模一樣,只是穿的衣服不一樣。

我雙腿一軟差點坐在了地上,那個新郎竟然是我? 那新郎已經領着新娘子向後堂走去了,可我卻瞪大着眼睛愣在原地完全反應不過來,直到柳青雲大喝了一句,我纔回過神來了。

“是那個鬼新娘,跟她結冥婚的人竟然是你?”柳青雲說着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思議的看我。

“那不是我,那個是假的。”我連忙澄清。

“我知道,我說的是那天,那天跟鬼新娘結冥婚的人是你。”柳青雲說着幾乎跳了起來。

“你在逗我吧?怎麼可能是我?”我被柳青雲這話搞得更加摸不着頭腦了。

“你還不明白麼?”柳青雲瞪着眼睛說,“這是前兩天的投影,真實的投影,等於是在回放歷史,事實上那天跟鬼新娘結冥婚的人是你,怪不得那天晚上她會出現在你的牀上,她是來跟你洞房的。”

“擦。”這番話一說出來,我只感覺渾身發涼,雖然我還是有點不相信,但想想那天晚上鬼新娘確實出現在了我的牀上,這肯定是有原因的吧。

我仔細回想了一下,那天我也就看到棺材裏的鬼新娘時,驚爲天人,心裏想着這麼漂亮的女的就算死了和我結婚我也願意,那鬼新娘不會當真了吧?

我還愣在原地思索呢,柳青雲忽然衝上去一把扯下了那新娘子頭上的紅蓋頭,我則是不由自主的看了過去,然後我和柳青雲都懵了。

之前柳青雲說這是在回放歷史,我信了,他說那天真正跟鬼新娘結冥婚的是我,我也勉強信了,這樣說來那新娘子就是鬼新娘無疑了,可柳青雲揭開紅蓋頭之後,我們看到的新娘子卻並不是鬼新娘,而是小薇。

剎那間我有種恍如隔世偶的感覺,好像我就是那個穿着新郎服的新郎,和我結婚的,是小薇。

被揭掉紅蓋頭之後,小薇表情顯得有些驚慌,她被嚇到了,花容失色,我竟然忍不住的想上去愛護她,她穿着新娘服的樣子太美了,雖然她以前就很美,但這一刻,她更是美得驚人。

鄙人不死 恍惚間,小薇已經被那個男的拽着進了後堂裏面,轉眼就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中。

我忽然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這畢竟不是真實的,也許只是幻覺。

柳青雲已經追了進去,我無奈只好也跟着跑到了裏面,這裏已經到了後院,可惜看不到一個人,那新郎和新娘也消失了。

我和柳青雲站在原地愣了良久,他忽然問我,“你有沒有覺得剛纔那新娘子很像一個人?”

“她是小薇,你見過的。”我有些黯然地說。

“我知道。”柳青雲皺着眉頭沉思了一下說,“我的意思是她長得很像那個鬼新娘,你沒發現麼?尤其是穿上大紅旗袍的時候。”

柳青雲這麼一提醒,我還真發現了,剛纔小薇穿着新娘子衣服的時候,跟那個鬼新娘確實很像,她們兩個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主播嬌妻 我甚至在想小薇該不會是那鬼新娘生前的女兒吧?

“我知道了。”柳青雲忽然恍然大悟一樣,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說,“這是曾經真實的投影,那天跟鬼新娘結冥婚的,其實是你,所以剛纔我們看到的那新郎也是你,至於我們看到的新娘子爲什麼不是鬼新娘,而是小薇,那是因爲小薇就是鬼新娘的轉世之身。”

“轉世之身?你說是小微?”我也瞬間反應了過來。

怪不得小薇會跑到那棟樓裏面去,怪不得她會出現在柳七七的家裏,原來她是鬼新娘,也就是顧如煙的轉世之身,這樣似乎一切都能說得通了,她也在追尋那個人的線索。

我忽然想到了小薇家裏的那副黑白畫,她畫的就是柳林楓,她說那個男人她沒有見過,但卻一直出現在她的夢裏。

這麼說轉世之後的顧如煙,也就是現在的小薇,轉生之後她似乎丟失了記憶,不過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她能夠夢到,或者會在恍惚間記起來。

“大事不妙了。”柳青雲忽然眉頭緊鎖了起來。

“怎麼了?”我問他。

“你趕快回去看好小薇,她有危險了。”柳青雲說完就轉身向外面走去。

“你幹嘛去?”我連忙追上去問他?

柳青雲腳下不停,邊走邊說,“我現在必須回去一趟,把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告訴我師傅,現在局勢已經很亂了,再亂就沒有人能夠掌控了,那時候所有人只能被局勢推動,我們會非常被動。”

“什麼亂七八糟的?你能不能說清楚點?”我老不痛快的問他。

“等我回來再跟你說,沒時間了,你趕快回去看着小薇。”柳青雲說完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等我跟出去的時候,發現所有人都已經消失了,整座宅子又迴歸了死一樣的寂靜,空氣中充斥着濃郁的死亡氣息,還有那撲鼻的屍臭味。

“剛纔果然是曾經的投影。”我暗歎了一句,然後連忙跑了出去,現在這座宅子裏,我知道是一宅子的死人。

出去之後我沒敢停留,直接就坐上了回程的車,又倒了好幾次,等回到市裏的時候,天已經快黑了。

我都沒來得及回去,下了車直接就攔了一輛出租車,去了新家園別墅區。

柳青雲說小薇有危險,我知道他不是在嚇唬我,現在那具屍體復活了,而小微又是顧如煙的轉世之身,我想他一定會去找她,到時候小薇就真的危險了。

很快車子開到了新家園別墅區,我給的哥扔了一百塊就直接下車跑了進去。

現在是有錢了,不過我不是爲了裝逼,只是趕時間而已。

我一路風風火火的衝進了3號別墅,近取之後我發現裏面還是和以前一樣,沒有什麼變化,這下我纔算是鬆了一口氣,看樣子我是趕在那傢伙前面了。

我進去就開始喊小薇的名字,可惜喊了半天,竟然沒有人應聲。

這下我才感覺到不對勁了,這別墅裏面似乎太安靜了,安靜的彷彿所有人都死了一樣,感覺不到一點生氣。

我連忙把腰間的水果刀抽了出來,反握在手裏,然後小心翼翼的開始往裏面走。

剛走了幾步,我就看到沙發上坐着一個人,是柳七七,還是上次那個位置,他就那樣不顯山不露水的坐在那裏,不注意還真的很難發現發他。

看到柳七七我算是鬆了一口氣,最起碼他在這裏,就說明別墅裏面並沒有出生麼事。

我走了過去,然後和上次一樣坐在了柳七七的對面的沙發上,開口問他,“小薇呢?”

柳七七沒有回答我,我多少感覺有點奇怪,於是又問了他幾句,可是他一樣沒有吭聲。

這下我就感覺奇怪了,連忙起身湊到柳七七跟前看了一下,他閉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樣,很安詳。

我伸手探了一下柳七七的鼻息,竟然沒有氣,他死了。

本來鬆懈下來的神經,一下忽然就繃緊了起來,我渾身的肌肉都僵硬了,柳七七竟然死了,難道那個人已經來過呢?

“小薇。”我大喊了一聲,撒開腿就向着二樓跑去,不過剛跑到樓梯口,我不由自主得就停了下來,因爲在二樓的樓梯口,站着一個身穿黑袍的人,他就那樣站在上面面無表情地看着我,他的眼睛裏面,佈滿了一圈一圈的花紋。

這是我第二次看到擁有這種奇特眼睛的人,上次是在那棟樓裏面,那個穿着黑色緊身衣的年輕人,他的詭異程度是我這輩子就第一次見,明細最後就是被他拿走的,我想,這個眼睛裏同樣有着花紋的人,跟那個年輕人絕對是一夥的。

我上次說到他們的特徵時,我記得霍燚和柳青雲都變了顏色,他們似乎對這些人非常忌諱,由此可見,這些人真的不是一般人,但這時候我並不懼怕他們。

“小薇在哪裏?”我沉着聲音問他。

那個黑袍人沒有說話,只是揮了一下手,緊接着我就看到另外兩個黑袍人押着小薇出現在了他身旁,小薇的手被綁着,嘴上也被縫了膠帶,看到我之後它就衝我一個勁的搖頭,大概意思是讓我快走吧,可是我能走嗎?

不能,就算走也要帶她一起走。

“放開她,不然,你們都要死。”我說着伸手指了一下那三個黑袍人。

領頭的那個聽到我的話,眼神忽然變了一下,不過很快,他的臉上又開始淡漠了起來,擡手指了一下旁邊的小薇說,“想讓她死的話,你可以試試。”

“你們到底想要什麼?”我看嚇唬這些人根本行不通,只好跟他們談條件。

“這跟你沒關係。”那個人漠然搖頭。

“可是你們抓了她就跟我有關係,快放了她。”我說着指了一下小薇。

“不能,放了她,那個人就不來了。”黑袍人搖頭。

“你們是在等我嗎?”門口忽然傳來這樣一個聲音,我連忙轉頭看了過去,只見門口走進來的,竟然是那個人,那具活過來的屍體。

這個人的出現並沒有讓我感到慶幸,反而使得我更加緊張,因爲他的邪乎,我最清楚不過。 那個人走進來之後,輕描淡寫的的,先是伸手一抓,然後往回一拉,看似很隨意,但我卻有一種直覺,他似乎抓到了空間我們所看不見的規則線。

緊接着樓梯上的三個黑袍人,連帶着小薇,全都從樓梯上面滾了下來,那樣子,就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扯下來的一樣。

我連忙跑過去揭開了小微手上的繩子,然後撕開她嘴上的膠帶把她拉到了一邊,現在這場面,那人和這三個眼睛奇特的黑袍人肯定是要幹上了,我和小薇就有了機會逃跑。

我知道這三個黑袍人肯定不是那人的對手,只希望他們不要死得太快,能拖一會最好。

那三個黑袍人身手都很強,從樓梯上滾下來之後幾乎瞬間就翻了起來,然後每人摸出了一把匕首,不過他們並沒有衝上去,而是站在原地跟那個人對峙。

我能看得出來,這三個黑袍人對於那人很是忌諱,所以他們幾乎不會主動去攻擊,不過那個人卻是毫無顧忌,大踏步就向着三個黑袍人走了過來。

我跟小薇不由的向着旁邊退去,生怕被殃及魚池。

那個人一走過來,門口自然就騰出來了,我和小薇一邊警惕的打量着這兩方人,一邊就向着門口退去。

這時候那三個黑袍人已經被逼到了樓梯口,我生怕他們死的太快,我和小薇就失去了逃跑的機會,所以當下拉住她的手就準備奪門而逃。

我已經拉住小薇的手了,不過這瞬間卻頹然出現了變故,搞得我準備衝出去的步子硬生生的止住了,因爲那個人沒有任何預兆的飛了回來,摔在了門口。

去路一下子就被擋住了,我連忙回頭看了過去,只見在那三個黑袍人的前面,出現了一個穿着黑色緊身衣的年輕人。

這個人我見過,就是上次在那棟樓裏面拿走冥璽的人,這傢伙可以說是我到現在爲止見過的最詭異的人,就好像上次一樣,他憑空出現了,如果這傢伙不是會隱身什麼的話,那就真的是一個了不起的存在了。

摔在我們面前的那個人像沒事人一樣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他面無表情的看着身穿黑色緊身衣的年輕人說,“你是龍紋。”

這句話從字眼來看是詢問的意思,但從那個人嘴裏說出來的語氣感覺,卻並不是在詢問,而是在陳述。

“原來他的名字叫龍紋。”我低語了一句,感覺這名字挺奇特的。

“跟我們走吧,就差你了。”龍紋也是面無表情的說。

“其實你們要找的並不是我。”那個人搖了搖頭,“不過現在不重要了。”

說完他再次雙手捏了一個很奇怪的手決,然後嘴脣動了動,似乎是念了一句什麼咒語,緊接着他咬破舌尖噴了一口鮮血在半空,奇怪的是那些鮮血並沒有落在地上,而是化作血霧漂浮在半空,形成了一個很小的人形虛影。

那個人眼神忽然變得很凌厲,他盯着龍紋,伸手一把就捏碎了半空鮮血凝聚成的人形虛影。

我連忙側頭看了過去,只見龍紋全身都顫抖了一下,不過很快他就沒事了,但他身後的三個黑袍人,卻是在瞬間七竅流血倒在了地上。

看到這裏我眼睛都快瞪出來了,就這麼簡單的一下子,竟然殺死了三個人,這就是傳說中的扎術嗎?可是爲什麼龍紋沒有中招?要知道柳青雲中了扎術都難以擺脫的。

“這些對我沒用,我沒有魂魄,也沒有元神。”龍紋忽然開口淡淡的說。

那個人聽完皺了皺眉頭,然後一蹬地面就猛地向着龍紋衝了過去,他們兩個開始肉搏。

我連忙抓住機會拉着小薇就衝出了別墅,現在這種情況,不管最後他們兩個誰贏了,對我和小薇都會有很大的威脅,所以三十六計,走爲上策。

我拉着小薇衝出了別墅區,然後連忙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準備先回那棟樓裏面。

當然這時候我心中也沒底,我覺得那兩個人如果想找我們,根本不會太難,除非我們跑到國外去。

在車上小薇一直都傻愣愣的,跟木頭一樣,我以爲她被嚇壞了,就安慰她說,“沒事了,我們現在安全了。”

“我知道。”小薇說完停頓了一下,然後她忽然轉移話題,說,“我竟然真的見到了他。”

“你是說剛纔那個男的?”我的臉色一下子難看了起來。

“當然是,我給你看過那幅畫的,就是他啊,我夢裏面一直出現的人。”小薇看起來有些激動。

我感覺心裏酸酸的,是有點吃醋,但更重要的是,小薇還不知道,這傢伙可不是人,跟她夢裏見到的絕對不一樣。

“他已經不再是原來的他了,你也不是原來的你了。”我沉着聲音說。

“什麼意思?我怎麼不是原來的我了?”小薇瞪着眼睛問我。

“因爲你活出了第二世,跟前生沒有關係了。”我說。

“不。”小薇倔強的搖了搖頭說,“我這種活出第二世跟別人經歷輪迴不一樣,我只是靈魂轉生,寄生在了一個新的生命體上面繼續成長,我還是我,小叔跟我說過,他會來找我。”

“剛纔在別墅裏死去的那個老頭是你小叔?”我問小薇。

“嗯。”小薇點了點頭說,“準確的說是他的小叔,所以也是我的小叔,我轉生了還是叫他小叔。”

“什麼亂七八糟的。”我越聽越迷糊,連忙擺兒擺手說,“你不要跟我說那麼複雜的關係鏈,我理不清楚了,你只需要記住那個他,已經不是他了,二十幾年前他已經轉生了,現在你看到的,只不過是復活了的屍體,誰也說不出他是什麼東西。”

“沒有啊,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啊?”小薇幼稚的說。

“你能記得他以前是什麼樣子?”我問小薇。

“不記得了。”小薇搖了搖頭說,“不過我都知道了,小叔全都跟我說了。”

聽到這裏我連忙問她,“那你小叔有沒有說,你跟那個人當年爲什麼要靈魂轉生?你們那時候都很年輕,沒有理由轉生吧?”

“這個小叔沒有說。”小薇搖了搖頭。

“這樣啊。”我眯着眼睛沉思了起來,柳七七現在已經死了,看樣子他把很多祕密都帶進了棺材,我想要是他活着的話,一定知道小薇和那個人轉生的目的,我覺得這個應該是關鍵,要不然,就不會有那麼多的人想要找到那個人的轉世之身了。

很快車子到了那個小區門口,我給的哥付車費的時候,他忽然問我,“你們剛纔說的是哪部電影?”

我有點無語,只好跟他說我們說這不是電影,是一部小說。

的哥好奇又問我是什麼小說?我說百度黑巖閱讀,進去找《陰魂人》。

聽完後的哥當即滿心歡喜的開車離開了,還說這麼精彩的小說,他一定要看看。

我站在原地點了一根菸,有種說不出的落寞感,如果換做以前的,我也會把這麼荒謬的事情當成是小說,或者電影,可現在,我不知道什麼是虛,什麼是實。

也許,虛和實,本來就沒有界限吧。

我帶小薇進去以後,也沒有上樓去我的房間,而是去了柳青雲的房間,反正我覺着在這裏應該不會待太久,所以也不想爬樓梯了。

進屋之後我給小薇在冰箱裏找了瓶飲料,讓他先喝着,我則是連忙去櫃子裏把那半櫃子錢拿了出來,全都碼在了桌子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