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宋山河起身走到白小鳳面前,感激地一抱拳:“多謝白大師爲我妻子報仇。”

“不是本大爺報仇的,幹嘛謝我?”白小鳳一臉茫然地看着宋山河,“分明是鬼乾的,和我有什麼關係?”

宋山河一怔,旋即反應過來,點頭一笑,重重地吐出一口氣。

孟廣山就死在別墅裏,這事很快就會傳出去。

白小鳳也沒想着繼續在這逗留,便安撫了一下宋楠楠,把她交給了宋山河。

然後,他就叫上王家家主三人準備離開。

不過,臨上車的時候,白小鳳忽然想到了一個事,扭頭對正安撫着宋楠楠上車的宋山河笑道:“宋叔叔,孟家,現在應該算是塊大蛋糕了吧?”

宋山河怔了一下,旋即點點頭:“明白了。”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上了車,王家家主便是發動了車子。

奔馳車在馬路上疾馳着,白小鳳看着車窗外的夜景,忙活了一晚上,也累得夠嗆。

他倒是不擔心孟家的事情會擴散出什麼後果。

以前他想對周家下殺手的時候,被陳靈兒勸住,倒不是他擔心會給他帶來什麼樣的後果,而是擔心陳家會被殃及。

但這次例外,濱海黑市、青衣王家,還有幾十個閒散的天師一起出手。

區區孟家,輕易就能壓下去,完全不用擔心所謂的後果。

這時,開車的王家家主忽然問道:“主人,剛纔你明明能一招解決那個女的,爲什麼還要費那麼大工夫呢?”

白小鳳回過神,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唉,其實剛纔我對那女人施展幻術,已經是破戒了。”

白小鳳行事的準則之一,就是不對女人動手,而剛纔,卻對那個女人用了幻術。

頓了頓,白小鳳又說:“不過,蛇蠍女人,厚顏無恥,區區幻術也算不得什麼。故意戲耍她,只不過是想把她給宋楠楠的東西,全都還給她而已,畢竟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纔是本大爺的風格。”

說完,白小鳳又看向了車窗外。

冷酷總裁的奪妻之戰 那個女人給了宋楠楠童年那麼大的傷痛,讓宋楠楠原本該沉浸在父慈母愛的年紀,經歷了母親離世的痛苦。

且,還厚顏無恥的進入到了宋家,一直折磨宋楠楠。

輪迴覓情:智亂帝王心 從大喜到大悲,這個過程白小鳳光是想想就覺得恐怖,不幫宋楠楠把這口氣出了,以後還怎麼和宋楠楠愉快地玩耍?

車子裏,一下安靜了下來。

白小鳳極其平淡的一句話,卻彷彿無形利刀一般,抵在了王家家主三人的咽喉上。

王家家主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白小鳳,心道:還好當初心裏有逼數,及時臣服了主人,不然被來一個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話,那現在估計整個王家人都開始準備投胎了。

而黑市掌櫃的和佝僂老人,也凝重緊張地看着白小鳳,甚至還有幾分驚愕。

白小鳳的心計和手段,完全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黑市掌櫃的握緊了拳頭,惹不起,惹不起啊!

……

將黑市掌櫃和佝僂老人送回黑市後。

白小鳳便直接讓王家家主開車返回鬼宅。

車子開進鬼宅小區時,樓下已經空蕩蕩了。

一下車,陳老六就湊了上來:“白大師,已經全部辦妥了,陳家人被額打發回去了,王家人也全都被額安排到附近酒店去了。”

“嗯。”白小鳳點點頭,也沒多驚訝的,以陳王兩家的實力,幹仗不行,但搞搞後勤收拾爛攤子,還是足夠了的。

“時候不早了,都先回去休息吧。”白小鳳伸了個懶腰,吩咐陳老六他們。

陳老六掏了掏褲襠,笑着擺擺手:“沒事沒事,自從白大師給額延壽後,額感覺身體棒棒噠,一口氣上十八樓都腰不酸腿不疼嘞,要不額給白大師跑個十八樓試試?”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精力這麼好?那本大爺給你找幾個鬼出來打打架玩?消耗消耗?”

“……”陳老六。

他好方哦。

明明是想暗示一下白大師,怎麼白大師聽不懂嘞?

鬼宅就在十八樓,陳老六這話其實是想留在鬼宅睡一晚,畢竟是白大師的家啊!

能在白大師家裏睡一晚,簡直美滋滋!

萬一睡出感情了,白大師一高興,直接收魂血,那就更美滴很了呀!

“陳老六,別扯蛋,跟我走。”王家家主也不帶含糊的,踹了一腳陳老六的屁股轉身就走。

白小鳳也沒理會他們,打了個哈欠,便叫豆豆上樓。

也不知道陳王兩家用的什麼手段,這麼一會兒工夫竟然讓大樓裏的血腥氣全都消失了,還有些淡淡的香氣。

回到鬼宅。

白小鳳便讓豆豆回銅棺睡覺,他又去查看了一下華娘娘的傷勢,確定沒什麼大礙後,便回到臥室。

臥室裏,靜悄悄的。

躺在牀上,白小鳳卻沒了睡意,腦子裏亂糟糟的,不停地回憶着剛纔鬼王封印的事情。

這次的壓制鬼王的事情太過僥倖了。

可就是太過僥倖,才讓他有些一腦子疑惑。

最主要的就是豆豆,在她出現之前,包括他都壓不住封印裏那位鬼王,可豆豆一出現,叫了幾聲,愣是讓鬼王收斂了回去。

忽然,白小鳳騰地一下坐了起來,腦子裏閃過一個極其恐怖的念頭:“娘希匹的,難不成豆豆沒說謊,她全盛時期,強的連我身體裏的鬼王都能壓住了?或者說,她和鬼王是認識的,就是因爲認識,所以哪怕現在豆豆還是衰弱狀態,那鬼王依舊忌憚?”

想到這,白小鳳登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要真是這樣的話,那豆豆全盛時期,有多恐怖? 異瞳狂妃:邪帝,太凶猛! 白小鳳睜開眼睛,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了。

昨晚的事情,消耗的太多,饒是他也疲憊不堪,睡了這麼長時間,總算恢復過來了。

起牀洗漱了一番,白小鳳就打開門,走到客廳裏。

呼!

陰風襲來。

豆豆一身黑裙出現在白小鳳面前,甜甜一笑:“主人,午飯準備好噠。”

白小鳳疑惑地看了一眼豆豆,這丫頭自從三破日進階成橙色魂火後,就跟變了個鬼似的,性格比以前活潑了許多,倒是多了幾分生氣。

紅色魂火的時候,這敗家娘們鬼還是嬌媚溫柔的呢,這一轉眼,一進階,就直接變成皮皮鬼了,要是等豆豆繼續進階,還會變成什麼樣?

想着,白小鳳又想到昨晚的疑惑,看豆豆的眼神也越發的怪異起來。

這丫頭,全盛時期到底有多強?

這個念頭縈繞在腦海中,視線裏的豆豆彷彿蒙上了一層神祕面紗。

一想到這丫頭可能比自己身體封印的鬼王更強,白小鳳就一陣暗呼僥倖。

當初所幸沒把這丫頭的魂血收了,正兒八經的當自己的奴僕呢。

要是等這丫頭的實力恢復了,估計她殺主人的記錄上,又得多一個了。

畢竟,白小鳳雖然強大,但還沒囂張到覺得自己能強過身體封印中的鬼王。

要不然,昨晚也不會那麼驚險了。

而豆豆,甚至可能比鬼王更強呢!

不過,白小鳳雖然好奇豆豆的實力和以前的事情,但也沒想着問豆豆。

畢竟,這丫頭連自個的那些前任主人都不記得了,明擺着失憶了,問也是白問。

“主人,你看着我做什麼?”

感受到白小鳳的目光,豆豆疑惑道。

白小鳳回過神,搖頭笑道:“沒啥,沒啥,突然發現你變得更漂亮了。”

“真的嗎?”

豆豆登時激動地摸了摸臉蛋:“一定是這幾天被陰氣滋潤的厲害,整個鬼都不一樣了呢,還有還有,日光浴肯定也有些作用的。”

白小鳳虎軀一震,咦!這話怎麼聽着有些怪怪的?

他問道:“對了,華娘娘怎麼樣了?”

豆豆忽閃了一下大眼睛,道:“那個小哥哥還躺着呢,虛的厲害,身體都被掏空了。”

白小鳳點點頭,走到次臥查看華青月的傷勢。

這套鬼宅總共就兩個臥室,以華青月黃金扳手的威力,他可不敢和華娘娘睡一個屋,索性就把華娘娘安排在了次臥裏,和豆豆一個臥室。

華青月躺在牀上,依舊昏迷着。

中午的陽光灑落在華娘娘的臉上,熠熠生輝,白皙勝雪,側臉簡直極其完美。

饒是白小鳳,看得也是一愣。

一旁的豆豆感嘆道:“唉……可惜了,這個小哥哥要是變成小姐姐,肯定是傾國傾城了呢。”

白小鳳一陣無語,也得虧華娘娘現在還在昏迷着,要是聽到豆豆這話,肯定又得癟嘴心痛了。

他也沒糾正豆豆,反正說的也是大實話。

走到牀前,白小鳳仔細查看了一下華青月的傷勢。

這娘們,啊呸,這哥們昨晚用的那張符籙確實把自己壓榨的夠厲害的。

一晚上的功夫,身體裏依舊空蕩蕩的,半點陰力都沒有。

不過身上的傷勢恢復的倒是挺快的,照這速度,估計用不了幾天就能醒過來。

至於恢復陰力的事,只要華青月醒過來,那就好辦多了。

確定華青月沒事後。

白小鳳便帶着豆豆回到客廳,肚子餓的咕咕叫,他便直接走向了餐廳。

可一看到桌上的午飯,他就愣住了。

“豆豆,中午就吃豆漿油條?”白小鳳疑惑地問。

豆豆羞澀的笑了笑,雙手糾纏在一起,畫着圈圈:“那個其實是早飯啦,但主人沒起來吃,所以豆豆就把它挪到午飯了,畢竟都是豆豆辛苦拿回來的,丟了好可惜的,這樣子不能過日子了呀。”

白小鳳猛地一激靈,注意豆豆說的話,她是直接拿回來的,不是買回來的!

幾乎同時,白小鳳腦海中就浮現豆豆不現形去早點攤上拿早餐的畫面。

大清早的,那些剛醒的人,一定會看到豆漿油條懸空起飛的場面。

嘶!

有些刺激了呀!

想着,白小鳳覺得很有必要提醒豆豆低調一點。

“豆豆,你現在實力恢復了這麼多,又不怕陽光,下次,還是直接現形去買早餐吧?”白小鳳說。

可豆豆卻搖搖頭:“豆豆憑自己本事拿的早餐,爲什麼要買呢?”

“……”白小鳳。

娘希匹的!

這年頭,鬼都這麼社會了麼?

以前這話都是他經常說的啊,現在居然被豆豆給剽竊了!

無上丹尊 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也不再計較這個了,豆漿油條飛就飛吧,只要豆豆不把賣早餐的大媽整的自由飛翔,也能忍了。

悶頭吃完了午飯,白小鳳想着昨晚的事情。

便走到客廳,打開電視看了起來。

昨晚那麼大的動靜,驚動了整個濱海。

如果事情沒被陳王兩家壓下去的話,現在肯定是新聞滿天飛了。

白小鳳還是有些擔心的,畢竟,要是新聞滿天飛了,那以後就沒法低調了。

看了一個多小時電視,白小鳳總算放心下來,新聞報道根本沒有關於昨晚的事情,各個電視頻道都一副“風平浪靜”的樣子,應該確實是壓下來了。

……

與此同時。

整個濱海陰陽界卻因爲昨晚的事情,徹底炸鍋了。

畢竟,普通人的新聞能被壓下來。

但,陰陽界的新聞,是絕對壓不下來的。

昨晚白小鳳搞的動靜輻射整個濱海市,所有濱海陰陽界的人都知道了。

而後邊又有白小鳳到黑市讓孟家付出代價的事情。

所以,當時黑市的那些人都是知曉白小鳳的。

一時間,白大師三個字,如同颶風海嘯一般,瘋狂的在濱海陰陽界席捲擴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