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 7天要練出2個功能??練不成的話那以後的日子我咋過阿??平淡的日子我肯定是過不下去了…”楊浩帥了帥腦袋,一臉鬱悶的說到.

“那師弟你就加油吧..我們上去了….”宇燈宇卓說完之後,衝這楊浩點了一下頭就關上了房門走了出去..

楊浩在這房間裏走了幾圈,這個房間不大,地面是水泥砌成,平坦光滑.四周牆壁竟然是大理石造的,站在房子中間只能透過4個透氣孔見到級條微弱的光線..接着這個光線,楊浩打開了師父交給他的2張紙.

第一張紙上寫着,內容只有一句話, 一眼心神凝,二眼氣上行,三眼氣化像,四眼開通靈.對望攝魂魄.內觀腑臟型.定則使人動,鬼神皆成明.

“我暈…師父這是在給我打謎語呢???啥呀這是…迷糊…..”楊浩看着這迷一樣的話無奈的嘟囔了一句之後打開了第二章紙.

,內容也是隻有一句話,心安氣寧,意化金身,身中有身,可觀其形.意動則氣動,氣動則體動.實體併爲動,心則反,以爲是在動.氣圓其身,灌其形,虛體動,則虛實俱動.

“師父阿~~~您這是玩我呢??寫的是什麼呀??一會動一會又不動一會又全動,楊浩用手撓着腦袋,反覆的看着這啞謎一般的功法,腦袋都大了~~~

忽然楊浩在第二張紙的下面看到一行小字.

“楊浩小徒,此二功法並非功法,實乃心得.心得心得,不可用腦去想,只可用心去量.拋開雜念,嘴中勿停,心有所得,開迷惑,功法成……”

“心得??看來是師父的心得,那這個東西要必功法珍貴的多阿…”楊浩忽然覺得師父爲了自己的確是毫無私心,不僅讓他從心裏升出一股敬愛之意.很多修煉過的人都知道,功法多有千萬,想學不難..但萬人修行幾人成??沒有明師指點,多會流於虛空要不就是走火入魔.只有師父認爲找到了可以傳承衣鉢的人之後纔會把心得一五一十的說出來,這心得就嚮明燈,讓人不會迷惑.直達終點.可見這心得有多重要.

頂級閃婚:帝少的心尖寵 以上2句功法,並非虛假,而是本人具體功法的實修心得,如無明師,請勿亂修.

楊浩仔細的品位着師父的這兩句話,不可用腦想,只可心去量,拋雜念,嘴勿停…..想到這,楊浩的嘴裏開始唸叨起了的內容,但腦子裏絲毫沒有任何念想,只是一個靜..這一念就是好幾天過去了……

“3天了,也不知道阿浩能不能看透玄機…”一陽叔略有擔心的說到.他其實已經有了打算,如果楊浩在7天內真的練成了,那麼他將會把所有的本事都傾囊相授.如果楊浩不能達到目標,那麼一陽叔會想辦法讓他推掉陰差的暗職業,從新做會普通人,而所有的記憶,包括一陽叔自己還有虎頭紫淚等所有人的遭遇全會被除去,這也是一陽叔最矛盾的地方.他很喜歡這個徒弟,但如果他練不成,自己絕對不想再次讓楊浩涉險,寧可忍痛割愛,讓他失去一切做回普通人.如果修成,那最好……

“紫淚,虎頭..你們兩個過來~~~~~”一陽叔叔忽然像想到什麼了一般,把兩人叫到身邊.

“一陽師父,有什麼事嘛??”一陽叔看了看說話的虎頭,又看了看紫淚,緩緩的說到.

“你們兩人原本是動物仙,修煉至此已經很不易了,雖然你們已經化了人型,但是進步還是和以前一樣緩慢,你們知道,爲什麼動物修行了幾百年幾千年,確敵不過修行了幾十年的高人嘛??”虎頭和紫淚一聽,一臉的迷茫,這也確實是個問題,按修行時間來算, 虎頭已經修了幾百年,紫淚更是長久,已經上千年了.而人類的壽命頂多100年左右.可是碰到高人,卻還是會落入下風,這確實讓人費解.

“人壽命雖短,卻是天地之精華.人修10年可比得上動物200年,人修50年就可頂過動物千年.但這還是指普通人,如果換做天才.10年的功夫就能超越紫淚的千年修爲.這就是關鍵所在…”

“一陽師傅,你有什麼事就直說了吧…..”虎頭有些心急的問到.

“如今在現代社會裏,二位修成人形,已經實屬難得,我與你們相識也算是一種緣分,所以我想要提點你們二位,想進步,就要從此斷掉動物的修行方法和本能.開始練習正規的道家丹法,你們已經修有小成,如果現在開始練習我劍仙的混元丹法.定可一日千里.”

虎頭和紫淚兩個人,一下子蒙了.他們被一陽叔的話震驚了,說句實在話,這兩個人心知肚明,在一陽叔的眼睛裏,他們倆只不過是2只妖精.如今卻要帶他們入正途,修習天地混元之氣,行人道,得天道.怎麼能不高興???

“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紫淚的頭腦就是聰明,一陽叔的話音剛落沒多久,一個欠身,就端上了一杯拜師茶.

“這…這如何使得阿???一陽師傅,你這麼做爲了什麼???”虎頭還是不理解的問到,因爲無論是什麼高人,都不會輕易的傳授自己的本事,更何況是傳授給妖精??

“沒什麼,我只是想讓你們看上去更像是個人,與妖的身份徹底決裂….”

“虎頭拜見師傅……”虎頭不愧是個男人,想通了就義無反顧.此時一陽叔看着眼前的兩個人,一臉笑呵呵品着拜師茶.其實在一陽叔的心裏,這麼做當然還是爲了自己的小徒弟楊浩

拜師過後,一陽叔開始了對二人的授法.先是廢了虎頭和紫淚一身的修爲,和天根也就是真身,其次教他們如何驅除體內妖氣,從而納入先天混元之氣.兩個人雖然有些不捨,但想想未來,於是還是任憑一陽叔安排,一臉認真的學着一切要領.一陽叔藉此也擺脫了焦急的等待,虎頭和紫淚此時也有了新生.

但楊浩卻不知道,他在地下室裏撞的滿頭包,3天過去了.除了眼睛比以前亮了許多,能隱約的看到氣場以外,並無大的進步..這讓他吃了不少苦頭.不過這些天過來,楊浩也掌握了不少技巧,那就是,腦袋裏什麼也不要想,嘴上唸的東西也不要去想,只是在用身體和心去體會其中的奧妙.

他發現,久而久之,在他的身體裏,出現了一個小人,長相和自己一模一樣.而且他有感覺,這個小人就是他,他就是那個小人.更加有趣的是,這個小人出現了幾天之後,彷彿能聽懂楊浩唸的東西,隨着楊浩嘴裏的碎碎念,小人竟然開始在他身體裏練起功來..剛開始楊浩直覺得渾身的氣,翻騰的厲害.最後隨這個體內的小人練功,他的身體也出現了一些反應,小人的手一動,他的手也會動.小人的腳動,他的腳也會動.但是楊浩的反重力現象給他帶來不少困惑.只要一動,身體就瓢起來撞天花板,這腦袋已經撞的根豬頭差不多了..但是楊浩咬着牙繼續着練習.

說着說着,楊浩不知不覺已經修煉了6天了,這是第6天的晚上.楊浩練完了凝神開目之後,沒停留,繼續練起了意體玄通.這個通體發光的小人立刻出現在腦子裏,但是他今天沒動,只是用眼睛盯着楊浩.楊浩覺得奇怪,平時他嘴裏一開始唸叨,小人就練功,今天怎麼不練了?而且用眼睛直勾勾的看這自己..於是楊浩也開始盯着他.. “他怎麼不動了呢?”楊浩的意念展開,讓小人往前走了一步,忽然小人真的就走了一步,楊浩驚喜的看這它,擡擡走,擡擡教,蹲下,起來…小人都照做了..

“來跑兩步 跑兩步~~”楊浩正玩的高興,小人跑了沒兩步,楊浩就覺得面門傳來一陣冷痛…. “我靠…”楊浩睜開眼一看,原來肉身也動了…他揉着腦袋回想這一切.

“原來如此,小人就是我,他動我就動~~~哈哈~~成了成了~~和師父說的一樣了~~”於是楊浩馬上坐下,身體裏的小人也坐了下來,楊浩從新開始把兩個功法過了一邊之後,小人對着楊浩忽然一笑..整個消失了…楊浩睜開眼,漆黑的空間裏出現了2道金光… “哎??這…這是我眼睛裏的光??哈哈,這光好熟悉阿~~~~”楊浩忽然想起來,第一次見到師父和虎頭打架的時候,師父用的好像就是這種金光,難道??

“太好了~~~”楊浩雀躍的跳了起來,可這回他並沒有撞到天花板上.而是和普通人一樣…

“嘿嘿 我能控制身體了…”楊浩在房間裏走來走去,體會着掌控身體的樂趣,忽然他的意念想到了門外….眼睛裏一白,竟然走出了這個密封的房間…

“我…我是怎麼 怎麼出來的???”楊浩站在門外,看着這個完全密封的屋子,異常詫異的看這自己,又驚又喜.於是他把意念又放回到了屋子裏.眼睛又是一白,身體竟然又回到了屋內..

“哇哈哈哈~~難道這就是穿牆術??去哪都可以了嘛~~嘿嘿..”楊浩臭美的在屋子裏高興了半天,不過今天剛第六天,還有一天的時間我要幹嘛阿??對了,師父給的八卦游龍步還沒練呢,正好看看…..於是楊浩從懷中拿出了師父給他的八卦游龍…就這樣最後一天的時間,楊浩花在了游龍步上..

第八天的早晨,宇燈和宇卓按照吩咐來放楊浩出關,結果門一打開…

“師父…師父~~~不好了..不好了~~阿浩..阿浩不見了….”

“什麼??你說什麼??”

“楊浩不見了??”正修行的虎頭和紫淚一臉驚訝的看着宇燈忙走上前去問到.

“呵呵~~~不用找了~~~這臭小子在這呢….”一陽叔,一臉欣慰的看着廚房的大門…. 大家隨着一陽叔的話望過去,之間一個黑影子站在廚房之中.大口大口的吃着廚房裏的飯菜.對於7天顆粒未進的楊浩來講,這些剩飯剩菜此時也變成了美味佳餚.

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 “呵呵…他要是出不來,也就枉費了我一翻心機~~你們看着….”一陽叔說着從手裏拿過了一個茶杯,朝着楊浩所在的位置,用手指一彈,這個茶杯就如同飛一般的奔向楊浩.這傻小子正吃的香呢,忽然感覺到背後有個東西飛速砸向了自己.腦中忽然有個閃開的念頭..隨着這個念頭剛剛形成,身體就隨着意念動了… “呼~~”

“我說師弟,你現在活像個幽靈,哪裏還像個人??行蹤飄忽不定,前一秒再廚房吃飯,後一秒就跑到師父身邊聊起天來..還有,你是怎麼從那個封閉的密室裏出來的??”

“嘿嘿,說實話 我也不知道~~~你還是問師父吧….”楊浩說完,人影又沒了,廚房裏頓時又傳出了大口咀嚼食物的聲音..

“師父…這小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呵呵….他學會了以氣控體,自然意到體到…”

“師父,你太偏心了..這個好的功法我們倆咋聽都沒聽過



“是阿,師父,你把這功法教給大家,那我們豈不是無敵了??”虎頭在一旁看的也眼熱,心聲羨慕的說到.

“不是我偏心,也不是我不肯教你們.這個功法還不完善,有很大的危險.如果一不小心就會走火入魔,神經錯亂…而且這個功法要求的條件比較多.首先第一點就是氣遍全身,整個身體所有的細胞都可以做到與外界溝通的地步.其它的就不用講,此一條,你們誰做到了???”衆人聽了一陽叔的話之後都沉默不語了,他們當中修爲最高的虎頭,也只能做到上中下三個丹田與外界溝通,全身的細胞全都開發出來,他還差很遠,別人就更不用說了.

“阿浩身體是千年人蔘做的底子,再加上有神龍精血,所以不用練,身體直接就可以與外界溝通.我讓阿浩練這個功法,也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如果楊浩瘋了,我就準備養他一輩子,還要去他父母那負荊請罪.你們知道這功法有多大的風險了吧?”

“一陽叔叔,這麼危險..幹嘛還要讓他練???”雲雪略帶責備的問道

“我也是沒辦法,如果不讓他拼一下,他連正常走路都做不到,況且美國那邊的血族已經發了求救通知..無論怎麼說也沒有時間讓楊浩再修行了.我身體現在這個狀況,根本無法參與,只有你們師兄弟合作,成功的機會纔會大很多…”

“什麼??美國的血族已經發來求援通告了??不可能阿,我臨走的時候他們說以剩下的實力完全可以堅持一個月的”凱瑞驚訝的問到.

“恩…沒錯,就在你們從長白山回來的前一天,我接到的電話…血族現在無處藏身.你們血族長老下落不明, 其它成員成了四處流浪的孤魂野鬼”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不行 我要回去看看…..”凱瑞說完就要往外走,不過被一陽叔一把拉了過來.

“你回去能做什麼???送死??”一陽叔冷冷的訓斥到

“我不相信,一羣沒頭沒腦的喪屍竟然能摧毀在美國所有的血族據點,這絕對不可能,說什麼我也要回去看看…..”

“回去是肯定要回去的,不過你不能回去.你已經失去了冷靜…這件事情交給阿浩他們吧….”一陽叔說完看了看正在廚房與剩飯剩菜拼命的楊浩.

雲雪看到凱瑞一臉的擔憂和悲傷,心有不忍,於是來到了廚房.順手拿起了一個大水瓢,照這楊浩的腦袋就砸了下去.這小子正在回憶飯菜香,絲毫沒察覺身後的雲雪…

“哎呀~~~你幹什麼你~~~”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出大事了,你師父找你呢…”楊浩衝着雲雪擺了一個要扁她的動作之後朝着一陽叔走了過去.之後,一陽叔把事情的前前後後都講了一遍.楊浩眉頭緊鎖的站在師父身後,踱起步來..一會的功夫竟然又開始飄忽不定了..看的衆人眼花….

“阿浩阿浩~~你站穩當了再說話,我快讓你晃吐了…”虎頭在一旁不瞞的叫嚷着,心裏在想 “你個死阿浩,不就學會了點本事嗎?至於一直顯擺個不停嗎你??”

其實楊浩並不是有意要顯擺,通常的人,是意識直接控制身體.走路,跑步,進行各種動作,肢體語言.但是楊浩的身體已經和氣完美結合,而且已經由意識控體轉換成了意識控氣,氣帶體動的地步.所以他意念一陷入沉思或者是苦想的時候,身體就會有影響,氣就會涌動,身體自然就會瓢來瓢去,不穩定.

九重劍帝 “師父,這件事情還不能輕易下結論.喪屍這個東西我在遊戲裏見過.但是究竟是個什麼樣子我們還不能確定,如果真的和遊戲裏一樣傻里傻氣的自然好對付..可你們想過沒有,血族的實力也不弱.能把血族都滅了,恐怕這和我們對喪屍的認識有點出入….”衆人聽後點了點頭.

“繼續說….”一陽叔一臉期待的等着楊浩後面的話.

“古語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我的意思是,先派過去幾個人,抓個樣本回來,大家研究研究,之後在做打算.”

“那你認爲這次抓捕行動誰是合適人選呢??”一陽叔一臉笑眯眯的看這楊浩.讓他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楊浩環顧四周,發現大家的目光都再看着自己.

“不..不會 是…是我吧???”楊浩有些不自在的回了一句,所有人都不住的點頭,自己的師父卻還是如同剛纔一樣,笑呵呵的看這自己. 此時的楊浩才明白自己原來是中計了.

“不是讓你自己去,在咱們這堆人裏面,你挑2個自認爲能勝任的人和你一同前去.”師父的話音剛落,衆人的神經就都甭起來了.畢竟那是去美國,不像是在國內,有什麼事情可以互相照料,到了那,除了這幾個人之外,沒有人能幫你.而且語言還不通,不危險就怪了.

“宇卓師兄……”楊浩把話音拉的很長…聽的宇卓渾身起疙瘩….

“你就算了吧,那些傢伙都是不怕火不怕凍的無知覺的東西,你去了也幫不上忙…”

“呼~~”宇卓吐了一口氣,他的表情,看的楊浩直想笑.

“宇燈師兄嘛~~~你就不可避免了,近身拳腳還有刀法那麼厲害,你是最佳人選.算你一個..”

“我就知道….”宇燈似乎早有準備一樣,轉身取他最愛的憾天取了.

“下一個嘛~~~~都是女孩子,那地方陰森恐怖的,你們就算了,但是…虎頭,你有理由不去嗎???”楊浩一臉陰險的看這虎頭…

“哼~~去就去~~~活了這麼多年我還真就沒怕過~~~~”虎頭一臉的不屑到是讓楊浩心裏滋生了一股敬意,這畢竟是虎王化身.老虎出生就是高高在上,怕過什麼??就連獅子和鱷魚都要甘拜下風的王者,怎麼可能會怕幾個破喪屍??

“師父,那就這樣吧~~~就我們三個人可以了,人多了反倒影響行動.”

“恩…你們決定了就好,宇卓去把我準備的東西拿過來”師父的話音剛落,宇卓不多一會就拿上來一堆東西.

3套警用防刀的 ‘金絲甲’,一困子槍械,煙霧彈,閃光彈,高爆手雷,還有一些輔助裝備.

“你們挑幾把趁手的武器吧,根據血族的說法,這羣喪屍不怕火,不怕電.只有用純物理的攻擊,摧毀它們的大腦才能真正的殺死它們.所以這裏聚集了各國名槍,喜歡的就帶上..”一陽叔介紹之後,這3個人開始了挑選,楊浩挑中了一把最近改良的帶有夜視準鏡和紅外的 ‘HKVP-70’,其出色的殺傷力和準確性,讓楊浩心愛不已,隨後自己又拿起了一把WA-2000半自動步槍,連續的射擊加上狙擊一樣的準確度讓它成爲了所有軍人鍾情的伴侶.而虎頭則不然,他選了一把18發容量的左輪手槍,和一把殺傷力極大的 ‘萊福’.宇燈看着兩個人,並沒有言語,因爲他是個不愛熱兵器,只喜歡冷兵器的仙俠迷.

“好…既然你們選好了武器,那就把這些裝備都穿戴好吧,今夜子時出發.你們右眼上帶的,是國內特種兵的用品,它有紅外夜視功能,溫度,溼度,風向,的感知功能,而且還能把你們所看到的一切以數字傳輸的形式同步播放在我這的幾臺電腦上,我在顯示器上就可以看到你們所經歷的一切.凱瑞負責空中運輸,和空投補給.記住,只有1天2夜的時間,等到第三天天明,無論抓到抓不到都必須返回…記住了嗎?”

楊浩他們三個相視一望人點了點頭.裝備和彈藥都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耳朵裏也聽到了直升機下降的聲音….他們此去能順利完成任務嗎??又有怎樣的危險等待着他們呢??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楊浩他們三個人在後山努力的浪費了一些彈藥,感覺自己的槍法有些進步之後從新返回到了大廳.此時時間已經到了11點整,這三個人雖然面上看去很冷靜,其實內心裏非常的緊張甚至帶一些刺激在裏面,一個能連血族都摧毀的喪屍軍團,到底是個什麼樣子???恐怕所有的人心裏都有了意想.

“我沒問題..你們呢??”虎頭和宇燈檢查了一番之後點了點頭.

“等等……”兩個女人同時喊出了焦慮的心聲.

“阿浩…..你..你自己小心點….我不想再見到你的時候,你又成了看的到摸不到的那個東西…”雲雪說着說着眼睛裏竟然閃起了淚花…

“多留點神…照顧好你自己…我….”紫淚抓着楊浩的衣襟,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

楊浩看到這兩個人,心裏也是莫名的一股衝動,此時此刻很想把她倆抱到懷裏.

但師父還有一羣外人站在着,哪能給他們留下不好的印象呢?於是楊浩走到兩個人身旁說到: “放心吧…等回來以後我還要娶你倆當老婆呢~~不會死的…”說完楊浩壞壞的一笑,惹的兩個人臉上一頓紅暈..

“師父,我們這就走了….”

“恩…一路小心…..”衆人和一陽叔道別之後,乘車來到了DL市的機場,可是這回並不是坐航班,因爲機場裏有一架私人飛機.沒錯,正是爲他們準備的..楊浩師兄第們相互對視了一眼,也沒說什麼,就登上了飛機….

之後凱瑞就走到駕駛艙和飛行員嘰裏呱啦的說着什麼,留下一路沉默的師兄弟三個人..飛機飛了也不知道有多久,這三個人只覺得屁股生疼.黑天變成了白晝,火辣辣的太陽又變的暗淡下來…

“坐穩了,飛機要着陸了….”凱瑞從駕駛艙裏傳出了一句話之後,三個人立刻來了精神,可能是因爲緊張過度,也可能是因爲異常興奮的影響,這三個人竟然以爲到了美國,一臉的戰鬥準備,讓人看着殺氣升騰… “呼~~~~~茲~~~~~~”飛機安全降落了..艙門剛一打開,三個人的槍立刻都端了起來,瞄準着艙門外.

凱瑞一臉驚訝的看着三個人,過了好一會才明白,原來3個人以爲到了美國,不由得笑了笑說道: “你們緊張什麼???這不是美國,這裏是加拿大,我們要在這裏換飛機,快..把槍收起來..

這三個人一聽,頓時有一種變身成了傻子的感覺,立刻就收起了槍,跟着凱瑞下了飛機..

走了沒多久,就看到一架軍用直升飛機停在機場之內,凱瑞走過去和駕駛員聊了兩句之後,這三個人就又等上了這家直升機.楊浩的心裏不由得對血族在各國的地位有一絲羨慕.這武裝直升機可以說,無論你有多少錢都買不到的,只有有錢更有權的人才有可能調用它.

“我們還要多久才能到???”楊浩實在是耐不住了,於是朝着凱瑞問了一嘴,畢竟連續飛行了將近20個小時了,換了誰,誰也受不了.

“要不了多久了~~~很快就會到..大家先吃點東西,休息休息吧,到了那個地方,別說是吃東西,精神都不能懶散,稍微一不留神,你有可能就成爲了喪屍的晚餐.”隨着凱瑞的話,楊浩在飛機上看到了一個旅行帶,於是打開一看,裏面裝的都是麥當勞的漢堡包,可樂,薯條,雞翅…滿滿的一大包…這三個人也是將近1天1夜沒吃東西了,眼看着這麼多好吃的東西,立刻就狼吞虎嚥起來.因爲他們知道,一旦到達了美國,再想吃點東西就不容易了.

吃完了過後,三個人立刻來了睏意,誰也沒有說話,靠在座位上打起盹來,螺旋槳轟鳴的聲音,此時成了搖籃曲.沒過多一會,這三個人就夢遊天外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周圍除了螺旋槳的聲音之外,變的異常的安靜,就連駕駛員和凱瑞的說話聲都消失了…楊浩爬了起來,走到駕駛艙,透過玻璃向下望去,漆黑一片.偶爾能看到漂浮起來的廢報紙…

“凱瑞,我們這是到哪了???”

“已經進入災難區了,這裏的情況比我想象的還要糟糕…不要說血族的據點,就連整個城市都已經荒廢了..”凱瑞的眼睛也在盯着地面上的一舉一動….

“那…就在那吧……”凱瑞用手指着一棟大廈樓頂的直升機停放處說道….

楊浩會意的點了點頭,隨後叫醒了虎頭和宇燈,三個人看着下面漆黑的一片,心裏不但不害怕,反而生出了一種探險的刺激感.

艙門緩緩的打開了,凱瑞把一條繩梯子被扔出了艙外.

“你們一定要小心,我們會在加拿大時刻關注着你們,每12個小時就會前來給你們送彈藥,食物補給,記住這棟樓.有什麼問題及時聯繫吧…..”凱瑞說完之後,楊浩他們三個人點了點頭,把野戰頭盔和夜視標準鏡帶在了右眼上,鼻子和嘴被防毒護具嚴實的包裹了起來,一身的黑色野戰服,和身上掛着的槍支,手榴彈,匕首.讓着3個人看起來就是一個特種兵小組.不過,在這異國他鄉之地,出現了3個穿着帶有 ‘中國Police’字樣的人,感覺上的確有些奇怪.

楊浩他們三個剛下了繩梯,直升機就呼嘯着離開了..楊浩給虎頭宇燈打了個手勢,兩個人分別點了下頭,就朝着左右兩面搜索起來,楊浩則在尋找着下樓去的通道.幾分鐘之後,三個人搜索完畢,分別向楊浩靠攏.

“師父..師父~~~聽到請回答…..”

“收到..請講……” ‘我靠,在中國就能收到聲波??這儀器也太牛B了…”楊浩腦子裏閃過一個念想之後繼續說到..

“我們已經抵達目的地,現在身處一棟大廈的樓頂,但是大門已經損壞無法進入…”

“我看到了….你們向左面走10米,地面上有一個拉門,可以直接通到下一層.”

“我靠~~~隔着半個地球,師父都能看到~~~這也太牛了吧??這功法讓師父都修出神了…”虎頭在一旁小聲的嘟囔這……

“我哪有那麼神??你們眼睛上帶着的那個夜視儀,還有個作用就是數據傳輸.這有不是古代,天上有衛星,能看到你們算什麼了不起的事?趕緊行動,對了…整棟大廈沒有生命跡象,應該是安全的.你們下去之後,徑直朝前走,在盡頭處有個備用電力閥門,拉開它就有可以使用電梯了,不過每層都有個閥門,你們儘量的開啓所有的電力閥門,對了在完全封鎖大廈之前不要開燈,據生存者描述,那些喪屍對燈光很敏感”

“收到……”楊浩說完,和宇燈兩個人並排朝前走着,虎頭背靠着楊浩,緩緩的移動,盯着身後的一切,就這樣三個人很順利的到達了走廊的盡頭.在盡頭的右手邊上,發現了一個鐵皮櫃,楊浩用槍靶子砸開櫃門後發現裏面是個紅色的手拉式電閘,於是楊浩拉下了那個電閘….

“嗚~~~~~”電力系統回覆了正常,隨着這一聲響,忽然有一個黑影衝了過來,一下子把虎頭撲到在地,隨後發出了牙齒碰撞的 “咯咯…”聲.

“虎頭~~~”楊浩立刻把槍端了起來,可是那傢伙爬在虎頭身上,如何能開槍??

“撲哧…..”就在虎頭快要撐不住的時候,這個傢伙的腦袋飛了下來…..

“哼…我就說過,熱兵器也不見得就有優勢…..”宇燈說完甩了甩手中的憾天,看着那個還在不住咬合的頭顱,一刀劈了下去.

“太…太他媽可怕了,這傢伙的力量強的驚人,我竟然無法掙脫開….”虎頭大口的喘着氣一臉驚恐的說到,楊浩和宇燈看了看虎頭身上的衣服就一目瞭然.那種只有尖銳匕首刺在硬甲上的劃痕,很明顯的留在了虎頭的衣服上.這讓楊浩和宇燈兩個人也意識到了喪屍的力量之強..

“不對了 不對了..阿浩…阿浩~~~你們趕快離開那,你們前後左右都有奇怪的生命期在迅速靠近,大概有50個,不對有100多,不對..越來越多,你們快離開那…”

楊浩頭一次聽見師父如此緊張的話語,因爲剛纔虎頭髮生的一切一陽叔也看在了眼力,試想,連百年虎王都敵不過的力量是如何強大,一隻何況如此,50-100只會是什麼結果???

“師父,你不是說沒有生命跡象嗎???”楊浩大喊了一聲.

“我不知道,剛纔在儀器上明明顯示沒有生命跡象,但現在一下子出現了很多,無法估計數量,你們趕快離開,丁字路口往左跑20米就有電梯.對了…燈光是不是亮了??趕快摧毀一切照明用具.”

“恩 我知道了師父….”楊浩不敢耽擱,這100多喪屍衝上來,管你多高的修爲,肯定會慘死,楊浩終於明白了強大的血族會被喪屍擊潰的原因了.

3個人在一陽叔話音剛落的同時朝着左面跑過去,一邊跑一邊用槍對着一切的照明用具掃射着..20米的距離轉眼即到,但是按下了電梯之後,才發現,電梯此時停在1樓,他們此時身在32層的頂層,電梯上來還需要一段時間……噼裏啪啦的腳步聲越來越多,越來越近…恐怖的嘶吼聲也越來越響..楊浩虎頭宇燈三個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他們已經五路可退,只能死守在電梯之外.他們能挺到電梯到來嗎?

能安全的進到下一層嗎??? 電梯的箭頭緩緩的向上攀升着,雜亂的腳步聲,恐怖的吼叫聲讓楊浩他們覺得危險正在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忽然在樓梯的怪叫處出現了一個腦袋,從他的身形來看,不像是活人,只見它弓着身體,雙腿半彎曲的支撐着上半身,腦袋向前探着,兩隻手正在胡亂的抓着什麼..

“砰…..”就在這三個人看清了眼前的怪物之後,不知道是誰的槍響了起來,怪物低吼了一聲後,倒在了原地.楊浩馬上看了看虎頭,但他示意自己並沒有開槍.正在納悶之時,那一大羣因爲燈光消失後而迷茫的喪屍,似乎一下子就確定了方位,大吼着朝楊浩他們三人所在的區域集中着….

“虎頭….準備….射擊….”楊浩一看避無可避了,於是拉開了架勢,和虎頭兩個人展開了打靶訓練.一番槍林彈雨過後,喪屍的數量並沒有減少,而且是越來越多…

“阿浩 你換子彈..我掩護…..”虎頭打光了手槍裏的子彈後,端起了他的萊福槍.但是萊福槍在15米內的殺傷力是最大的,如果超過這個範圍,子彈會渙散成細小的槍沙,殺傷力大建,爲了奏效,虎頭只有全神貫注的端着槍,等帶這羣喪屍靠近到一定距離的時候纔會開上一槍.而被擊中的喪屍無一不是被打成了肉醬.

“嗎的,這該死的電梯 怎麼這麼半~~~~~”楊浩嘟囔了一句之後換好了新的彈夾,頓時半自動步槍的點射聲飄響了起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