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着沒有說話,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說道:“去吧,那邊有電話,你現在去給家裏回個電話去吧!”

我聽到這以後跟着點了點頭說道:“好!”

我師傅給我指了指以後我便走了過去,走到電話旁邊的時候,我發現這個姓黃的中年男人雖然住在這麼破舊不堪的地方,但是他家裏的一些用具好像都是我沒有見過的,比如眼前的這個電話,是移動電話,要知道,那個年頭能用的起移動電話都是非常奢侈的事情了。

我打完電話以後,我爸媽也沒有說什麼,兩個人也就同意,隨後我打完電話以後就走了過去,姓黃的中年男人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同志,你叫什麼名字?”

我跟着撓着頭開口說道:“我叫姜貴!”

“見鬼?”這姓黃的中年男人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我聽見他說見鬼以後,頓時差點被他氣得吐血,跟着我又沒好氣的重複了一遍“是姜貴,jiang,gui,姜貴!”

“姜貴?”他念了一遍我的名字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不錯,不錯,好名字!”

我跟着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那姓黃的中年男人哈哈的笑了起來“小同志不錯,挺有個性的!”

我沒有搭理他這茬,我師傅這個時候在一旁開口說道:“他能有什麼個性,他就是一個山小子!”

山小子的意思就是傻小子的意思,什麼都不懂的愣頭青,在我們這裏被稱作是山小子。

而那黃姓中年男人聽完以後看着我說道:“邱師傅,你和他先在這裏坐一下,我去拿些東西去!”說着話黃姓中年男人便起身離開了。

我師傅在一旁看着我說道:“這個人姓黃,他叫黃奇峯,他們黃家人當年對你師傅我有恩,當年大饑荒,打倒牛鬼蛇神的時候,你師傅就是在他們家討了一口飯。”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所以,你以後要對他們一家人恭敬一些,不許耍你的小孩子脾氣知道嗎?”

我聽見我是後覅這嚴肅的語氣以後,當即不知道該說啥了,既然我師傅都說了,這個叫黃奇峯的人對他有恩,那麼自然也是對我有恩,何況我的命都是我師傅救的,所以我師傅這麼一說我也只好答應了,跟着我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師傅!”

而我剛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黃奇峯走了過來,我這個時候才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個黃奇峯,他的穿着打扮並不像村裏人,相反在我的概念裏有些洋氣,像是城裏人的打扮,在看他那一張剛毅的國字臉,我更加的覺得這個人不簡單了,而且他應該不是我們本村的人。

黃奇峯走過來以後,拿着一個盒子,這盒子看着異常的古樸精緻,我師傅一眼就看出來這盒子的質地了,跟着開口說道:“奇峯,這盒子是金絲楠木的吧?”說到這的時候我師傅頓了一下“用巫術加持過?”

黃奇峯點了點頭說道:“邱道人果然是好眼光!”說到這以後黃奇峯笑了笑,看着我師傅繼續說道:“這盒子本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盒子裏的東西!”

我聽完以後愣了一下,只見黃奇峯這個時候把盒子打開以後,裏面放着個玉石,這玉石是綠色的,翠綠色的玉石,估計只有拇指大小的玉石,看起來很普通,但是散發出來的氣息又感覺這玉石絕對不是普通的玉石。

我師傅這個時候有些驚訝的樣子看着這玉石說道:“鬼母玉?”

黃奇峯嗯了一聲以後看着我說道:“來,姜貴,這玉石你帶起來!”

我聽到這的時候有些吃驚,這東西居然讓我帶起來?我有些沒有反應過來,而黃奇峯這個時候跟着繼續說道:“來啊,這個就是送給你的。”

我聽到這的時候確定了,這鬼母玉應該就是送給我的,我偷偷的看了我師傅一眼,我師傅笑着說道:“送你的,你就收下就是了!”

我這個時候在緩緩的走了過去,黃奇峯拿出來以後,只見這玉石上還綁着一個紅色的繩子,這繩子被纏的非常的精緻,和這玉石搭配在一起,簡直是完美至極了。

黃奇峯一邊給我帶着玉石一邊開口說道:“小貴,這鬼母玉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你也別嫌棄了,這是叔叔我送給你的見面禮,也不值什麼錢,送給你以後留着防身用!”

我聽完以後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看了一眼我師傅,因爲我根本不知道這玉石是幹啥用的,只見我師傅這個時候開口說道:“這鬼母玉據說是千年鬼母所產之物,佛家有舍利,道家有金身,而鬼魂自然也有鬼魂的產物,這鬼母玉就是千年鬼母所產之物,帶在身上可以給你個提示的作用,當你身邊有小鬼惡鬼的時候,這鬼母玉會變色,鬼的兇猛程度越厲害,這玉石的顏色就越深,總之是個好東西,你千萬不能弄丟了!”

雖然這黃奇峯說這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但是聽我師傅這麼一說,我總感覺這鬼母玉不是一般的東西,怕是能值很多錢,我帶好了這鬼母玉以後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這鬼母玉,感覺一陣溫良的感覺。

我師傅看着黃奇峯開口說道:“奇峯,讓你破費了!”

黃奇峯哈哈的笑了起來,看着我師傅說道:“邱道人,你這話說着就沒意思了,咱們都多少年的關係了,何況這鬼母玉我自己留着也沒用,還不如給小傢伙當個見面禮呢。”

重生之毒妃 我師傅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鬍子,並沒有說話。

而我則是跑到了一旁滿心歡喜的把玩自己的鬼母玉去了,雖然不知道這玩意到底能幹啥,但是聽名字就感覺吊炸天了,我可以拿着到村子裏好好的炫耀一番了。

我師傅和黃奇峯聊了一上午,一直到快中午的時候,我肚子有些餓了的時候,黃奇峯看着我師傅說道:“邱道人,今天咱們一起喝點吧,我叫廚房的人做點飯去。”

我師傅聽完以後笑了笑說道:“也行,咱倆好幾年沒在一起喝過酒了!”

“是啊!”

黃奇峯說着話掏出來自己的手機,我這個時候順着就看了一眼,只見黃奇峯手裏拿着一個最新款的諾基亞,當然,那個年代還沒有智能機,諾基亞是主流機,而黃奇峯拿着的諾基亞是最新款的,那個時候應該能賣給三四千的手機,那個時候三四千,對於我來說簡直就是個天文數字。

而黃奇峯的電話打通了以後,黃奇峯跟着開口說道:“林廚,你來老房子這裏吧,做點午飯,我和邱道人想一起吃點飯呢。”

電話那頭說的什麼我不知道,只知道黃奇峯對着電話說了幾個菜名以後就將手裏的電話掛斷了,而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黃奇峯打電話的人不是別人,而是他家的私人廚子,而這個黃奇峯是什麼身份,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當然,這些我以後都會一一的寫出來。

黃奇峯掛了電話以後,過了大概十幾分鐘的時候,那個叫林廚的人就來了,來的時候還帶了一個幫廚的,他們在廚房裏就忙活了起來。

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林廚做好飯就離開了,而我和我師傅坐下來以後,我看着眼前這一桌子菜的時候整個人都驚訝了,我去,這菜真豐富,很多菜我都沒有吃過。

我師傅此時倒是一臉平淡的樣子,好像已經習以爲常了一樣,很難想象我師傅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我一直以爲他是個山野村夫呢,但是看他現在的樣子,我感覺他不是什麼山野村夫,反而像是一個經歷過大是大非的人。

這個時候黃奇峯起身從櫃子裏拿出來一瓶茅臺酒看着我師傅說道:“邱道人,喝這個你看行不?”

我師傅看見茅臺以後,頓時就樂了起來,摸着自己的鬍子說道:“行,這酒就行了。”

黃奇峯把茅臺酒打開以後,順着倒了兩杯子以後看着我說道:“小傢伙,你要不要也喝點?”

我想了一下,喝點應該也沒啥事,我剛剛準備開口說的時候,我師傅率先開口說道:“他還小,不讓他喝酒!”

我聽完這句話以後也只好點點頭說道:“我不喝酒!”

黃奇峯看了我一眼,笑了笑,看着我說道:“那你多吃點菜!”

我剛剛準備夾菜的時候,我師傅拿着筷子“啪”的一下子就打在了我的手上,語氣異常嚴肅的說道:“長輩沒動筷子之前,誰讓你動了?”

我頓時就蔫兒了,心裏就有些生氣了,我已經餓的不行了,尤其是看着這眼前這一桌子好吃的,還不能動筷子,我心裏不生氣纔怪呢。

而這個時候黃奇峯在一旁笑了笑說道:“沒事,沒事,吃吧,自己人吃飯,沒那麼多規矩!” 034 濃重的血腥味

聽見了黃奇峯這麼一說,我還是不敢動筷子,因爲我師傅沒有吩咐,自然不敢動,誰知道這老頭子會不會待會在打我一下子,想到這以後我弱弱的看了一眼我師傅。

只見我師傅這個時候拿起來筷子,沒皮沒臉的夾了一塊魚肉放在了自己的嘴裏,我心裏那叫一個氣啊,不讓我先動筷子,自己倒是先吃起來了,而黃奇峯這個時候看着我說道:“小貴,快吃吧!”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拿起來筷子開始吃了起來,我師傅這次沒有說我了,而是拿着杯子和黃奇峯喝了起來,一邊喝着酒一邊聊着一些事情。

對於我師傅聊的這些事情我是一句都沒有聽進去,我只知道那天中午的飯特別好,那天中午的菜是我長這麼大以來都沒有吃過的美味,尤其是那西湖醋魚,還有那道罈子肉,吃起來像是紅燒肉,都是比我平日裏吃的紅燒肉要美味的多。

我吃完飯以後,黃奇峯看着我沒什麼事情可做便讓我去隔壁房間睡覺了,而我師傅還和黃奇峯兩個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酒。

我下午睡醒的時候,已經是三點多了,我起身走到了他們的房間的時候發現我師傅和黃奇峯兩個人都已經睡着了,我看着我師傅睡着了,跟着從邊上拿起來一個毯子給他蓋了上去。

而房間裏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已經被人收拾的乾乾淨淨的了,我一下子不知道該幹啥了。

就這樣我回到了另一個房間打開了電視機看了起來,一邊看着電視,一邊嗑着瓜子。

到了晚上的時候我師傅和黃奇峯兩個人都醒了過來,照舊,還是那個叫林廚的給做的飯,菜明顯比下午的時候少了許多,也都是一些清淡口的。

反正我吃着還挺好吃的,比我以前吃的飯都好吃,而我師傅他們也是因爲喝了酒,所以纔想吃一些清淡點的。

晚上吃過飯以後,我師傅看着黃奇峯問道:“現在出發吧!”

黃奇峯看了看手錶以後點了點頭,看着我師傅說道:“走吧!”

你跑不過我吧 我師傅這個時候看着我招呼道:“小貴,走吧,今天晚上跟師傅出去一趟。”

此時已經晚上九點多了,我和我師傅以及黃奇峯走出門的時候外面已經是星辰密佈了,走出門的時候還颳着一陣陣的微風,甚是清涼。

而這個時候黃奇峯迴過頭看着我師傅問道:“東西都準備好了吧?”

老頭點點頭,笑了笑說道:“準備好了。”

跟着黃奇峯帶着我們走到了村口,我剛剛走到村口的時候整個人都有些驚訝,只見村口停着幾輛豪車,都是黑色的奔馳車,按照當時那個年代來說,能開得起奔馳的人都是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而當時來接我師傅離開的車子好像也是黑色的奔馳車。

我對於黃奇峯的身份反而更加的懷疑,這廝絕對不是普通人,我心裏在此時一下子就肯定了,而至於黃奇峯是什麼身份,我師傅也沒有跟我說呢。

跟着黃奇峯這個時候開口說道:“邱道人,上車吧!”、我們幾個人跟着上了奔馳車,坐進車裏以後,我打量了一下這奔馳裏的內飾,這是我長這麼大以來坐過的最好的轎車了。

跟着黃奇峯對着司機開口說道:“出發吧!”

說着話,司機點點頭以後便出發了,車子緩緩的衝着外面行駛了出去,至於駛向了什麼方向,我已經忘了。

黃奇峯這個時候回過頭對着我師傅說道:“邱道人,這次咱們去的地方不太簡單,據說裏面還有一些邪靈呢,至於是什麼邪靈,我暫時還不知道,待會就看你的了邱道人。”

我師傅思索了一陣以後,看着黃奇峯笑了笑說道:“這墓穴是誰的墓穴,知道嗎?”

黃奇峯搖了搖頭說道:“還不知道呢,我雖然是摸金校尉的傳人,但是這墓穴裏面有着一種氣息,我不太熟悉,也不敢擅自下墓,現在墓穴只是剛剛將土挖開,你也知道,現在是給公家幹活呢,安全自然是第一位!”

我這個時候才明白了,原來黃奇峯是摸金校尉的傳人,而我後來聽我師傅講起來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在摸金校尉是一個職業,盜墓的職業,而盜墓又分四種人,一種是摸金校尉,第二種叫搬山道人,第三種是卸嶺力士,第四種就是發丘將軍,而這四種盜墓的職業又各自又各自的看山本領。 035 幽冥黑蛇

坐下來以後黃奇峯掏出來一支菸點上以後,深吸了一口,而我則是坐在旁邊,一臉懵逼的樣子看着周圍,實則我是一點都不瞭解。

而過了大概十幾分鐘的時候,我師傅看着我們幾個人說道:“該上來了!”

果然,就在這個時候,那盜洞裏刷刷刷的飛出來兩張剪紙,我師傅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整個人愣了一下,隨即開口說道:“下面有點髒東西。”

說着話我師傅把飛出去的剪紙拿在了手裏,看着我們繼續說道:“剛剛飛出去三張,現在只剩下兩張。”

我師傅說完了以後,拿着飛出來的剪紙在手裏端詳了一陣,周圍的人也都是一臉緊張的樣子,我師傅端詳了一會以後開口說道:“下去看看!”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心裏有些害怕,誰知道這下面到底是什麼呢,不過,黃奇峯他們聽見我師傅的話的時候並沒有任何的猶豫。

我看着他們一個個的攀巖着繩子跳進了盜洞裏,我也跟着照做了,到了盜洞的底層的時候我才發現這下面居然是一個長長的山洞,山洞裏面陰森森的感覺,如果不是他們手裏的狼眼手電,怕是這裏面肯定會是黑漆漆的感覺。

而這手電照到的光亮之處,到處都是一些山脈,而這山洞大概就是隻有兩人高,三四米高的樣子,而裏面卻還有一些潮溼的感覺。

黃奇峯這個時候把手裏的香菸掐滅了以後,看着我師傅問道:“邱道人,這墓穴你能看出來是個什麼局嗎?”

我師傅在前面搖了搖頭說道:“看不出來,我也不是神仙!”

說着話我師傅便往前繼續走着,一邊拿着手電打量着周圍一邊繼續往前走,而越往前走,這山洞越來越黑,甚至感覺呼吸都有些困難,而這山洞很奇怪的是沒有血腥味。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師傅剛剛走到洞口的時候突然開口說道:“停下來!”

我們幾個人跟着統一停止了步伐,只見,我師傅的手電照射過去以後,居然有一條蛇,那蛇的樣子煞是詭異,居然長着三個頭,黑色的蛇皮,蛇頭就像是眼鏡蛇一樣,只不過是三個眼鏡蛇的蛇頭全部都長在了一個身體上,而且三個頭不停的吐着信子,陰毒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我們。

我師傅看着眼前的三頭蛇以後開口說道:“沒想到在這裏居然還能看到三頭蛇。”說到這的時候我師傅眯着眼看了過去。

我也學着我師傅的樣子望了過去,只見那三頭蛇的蛇頸處有一張黑色的剪紙,雖然燈光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卻能分辨出來,那是我師傅的剪紙。

我師傅顯然也看到了這一幕,緊跟着我師傅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來幾張黑色的剪紙,順勢衝着那條三頭蛇祭了出去,而那三頭蛇看見我師傅的動作的時候,跟着起身就躍了起來,對是跳了起來,跳的非常的高。

只見我師傅這個時候嘴裏大聲呼喊一句“退!”

說着話我們幾個人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只見我師傅那黑色的剪紙一下子就貼在了那三頭蛇的身上,三頭蛇一下子就蔫兒了,像是被什麼抱住了一樣,眼神怨毒的看着我們。

我被那三頭蛇的眼神盯得一陣陣的害怕,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而那幾張剪紙還在死死的抱着三頭蛇,黃奇峯這個時候跟着開口問道:“邱道人,這幽冥黑蛇也是靈物,咱們怎麼解決?”

我師傅這個時候稍稍思索了一下,回過頭看着黃奇峯說道:“這蛇怕是在這裏守護着什麼東西呢。”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了一眼那三頭蛇以後,跟着開口說道:“我用我的剪紙將他鎮在這裏,然後咱們想辦法把他捉了。”

黃奇峯聽見我師傅這麼一說以後頓時有些爲難的樣子,看着我師傅問道:“邱道人,這幽冥黑蛇修煉到這個程度也不容易,咱們直接就捉了,怕是不好吧?”

我師傅搖了搖頭說道:“這裏陰邪之氣那麼重,他能對咱們攻擊,說明他已經修煉偏了,現在怕是沒有什麼大道可言了,日後他能不害人都是燒高香了,所以我覺得還是捉了的好!”

黃奇峯聽完以後,跟着一咬牙,看着我師傅點了點頭說道:“好!”

說着話黃奇峯跟着將自己的揹包拿了下來,從裏面拿出來一個一包黃色的粉末,這粉末的味道煞是奇怪,我回過頭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黃奇峯。

黃奇峯跟着開口說道:“這是獵捕散,專門捕蛇用的,可以引來方圓五百里的蛇!”說到這以後黃奇峯看了我師傅一眼,問道:“我現在就用這獵捕散將他弄暈吧?”

我師傅嗯了一聲,只見黃奇峯這個時候拿着獵捕散的粉末衝着那三頭蛇走了過去,而那三頭蛇眼神狠毒的樣子看着他,如果不是被我師傅的巫術剪紙抓着,怕是這幽冥黑蛇早就攻擊黃奇峯了,而眼前的黃奇峯倒是一臉淡然的樣子走到了那幽冥黑蛇的身邊。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樣,緊跟着驚呼一聲“小心!”

果然,那幽冥黑蛇,像是早就準備好了一樣,衝着黃奇峯的身上吐出來一陣粘液,好在我師傅那一聲小心喊得及時,那粘液並沒有噴在黃奇峯的身體上,而是噴在了他的衣服上,饒是如此,那衣服也已經焦灼了,像是被破了硫酸似的。

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整個人都驚訝了,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這蛇嘴裏的粘液有這麼厲害啊?”

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耐着性子解釋道:“這幽冥黑蛇不同於其他的蛇,他是在修煉,既然是修煉他就有一定的保命的法門,而那粘液應該就是他保命的法門,只可惜沒有用對地方。”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而幽冥黑蛇其實就是你常見的眼睛蛇,他們這種蛇物,但凡修煉出一個腦袋,最少需要五十年的時間。”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有些震驚了,我看着我師傅不可思議的問道:“那這麼說來,這有名黑色最少修煉了一百五十年了?”

我師傅跟着不置可否點點頭,摸着自己的鬍子笑着說道:“怕是不止,你看看他脖頸處旁邊。”

我這個時候看過去以後,發現那幽冥黑蛇旁邊居然還有一個小骨朵,像是個小腦袋一樣,但是我又看不到那上面的眼睛。

我師傅這個時候對着我繼續解釋道:“那怕是第四個腦袋也要出來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着那幽冥黑蛇繼續說道:“如果修煉到九個腦袋的時候,需要四百五十年,而這四百五十年的修煉談何容易呢,不過,他一旦九九歸一,也就是九個腦袋化成一個腦袋的時候,他便可以繼續修煉下去,壽命也會隨着修煉而逐步增長,直到修煉出金身,便可渡劫成蛟。”

我聽見我師傅這句話的時候非常的震驚,這簡直就是顛覆了我的人生觀,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他修煉這麼辛苦啊?”

“是的,不過眼下的這個幽冥黑誰,他對咱們起來殺心,怕是已經修煉偏了,估計現在已經失了本心了,就算修煉到九個腦袋的時候,天劫他也是過不去的!”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着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總之萬物生靈都是天註定好的,今天咱們遇上他,就註定他要被咱們捉了。”

我心裏不禁有些惋惜,這蛇修煉到了第三個腦袋,第四個腦袋馬上要出來了,卻被我師傅捉了,而且以後怕是沒有辦法繼續修煉了。

而這個時候黃奇峯的獵捕散已經灑在了那幽冥黑蛇的周圍了,只見那幽冥黑蛇聞到那獵捕散的味道的時候,腦袋開始搖搖晃晃了起來,看來是要暈過去了。

我師傅這個時候看着我笑了笑說道:“這幽冥黑蛇難得的很。”

我跟着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因爲光聽我師傅說,我就感覺這蛇物修煉起來是相當的不容易。

而這個時候黃奇峯找了一個非常大的袋子將這幽冥黑蛇給放了進去,我師傅這個時候拿着剪紙順勢貼在了袋子的四周,而邊上其他的人也都是一臉震驚的樣子。

我師傅弄好了這些以後,黃奇峯便把這幽冥黑蛇交給了身後的一個大漢,大漢接過袋子以後,將他放進了揹包裏面。

我師傅看着他們開口說道:“好了,咱們繼續往前走吧!”

黃奇峯跟着嗯了一聲,我們幾個人便繼續往前走了,而我們走到了洞口的時候,我師傅看着這洞口,鼻子嗅了嗅,開口說道:“東西應該就在這洞裏了!”

說着話我師傅跟着第一個走了進去,而這個時候我卻聽到一身低沉的咆哮聲,聲音不是很大,但是我卻聽得清清楚楚的。

我師傅跟着毫不顧忌的樣子走進了山洞裏面,只見這山洞裏面放着一口諾達的棺材,這山洞裏面到處都是壁畫,像是記錄着什麼一樣。 036 退出墓穴

我師傅看了一眼邊上的人開口說道:“手電給我用一下。”

說着話,邊上的大漢點了點頭便把手裏的狼眼手電遞給了我師傅,我師傅拿着手電照射在牆壁上以後,一邊看着牆壁上的圖畫,一邊對着旁邊的黃奇峯說道:“奇峯,你能看出來這是什麼壁畫嗎?”

我跟着望了一眼那壁畫,只見那壁畫上的畫像都非常的猙獰,至於這是什麼我分辨不清楚,而這個時候黃奇峯眯着眼拿着手電照了照以後,回過頭對着我師傅說道:“這壁畫不簡單,應該是人間煉獄圖。”說到這的時候黃奇峯指了指壁畫上的內容繼續說道:“這壁畫上面的人,上面各自猙獰的表情,都有着屬於自己的故事,而且你看這裏,像是一副地獄圖一樣。”

我順着他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那副圖畫更加的猙獰,好像是活的一樣,我看了第一眼不敢在看第二眼的感覺。

我師傅聽完了以後點了點頭,摸着自己的鬍子淡淡的說道:“看來這裏面的東西不見大。”

而這個時候黃奇峯拿着手電照了一下那棺材以後,看着我師傅問道:“邱道人,咱們現在開棺嗎?”

我師傅聽完了以後,走到了那棺材的面前,只見那棺材上面全是灰塵,而且看來年代已經很久遠了,至於這棺材裏面葬的人是誰我就不知道了。

我師傅走到棺材面前的時候拿着手指輕輕的敲了敲棺材的,只見那棺材上面的灰塵頓時就掉落了下來,我師傅跟着開口說道:“點燈!”

“好!”黃奇峯應了一聲。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