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一定有問題,要不然為什麼要燒客棧?

一直到五更天,正是天色最為黑暗的時候,也是周遭最為安靜的時候。也在此時,唐宋的心神猛地一動,雙眸閃爍著冷光的起身拉開房門衝出去。

嘭嘭……

前院廂房已經傳來打鬥的悶響,房屋被震得飛起。唐宋沒有絲毫著急,慢悠悠的走過去。

燈籠都已經關了,廂房很黑,就看到幾個人影在院子里快速變幻。二師兄跟四師兄還有白溪在圍攻一個黑衣人,顧惜跟七師兄在旁邊雙手抱胸看著。那黑衣人很強,二師兄他們三個加起來都打不過,只是將對方纏住而已。

打著哈欠走過去,看著場中的打鬥,唐宋輕聲道:「怎樣,沒打過嗎?」

顧惜綳著神色側頭看了他一眼,凝重搖頭:「應該不能,此人估計是靈聖,雖然不知道為何沒有使盡全力,卻不是二師兄他們能打得過的。」

唐宋也沒意外,早就看出那個黑衣人是靈聖了。挑著眉頭,唐宋忽然喊著:「二師兄,拖住他就行,帝都之內有的是高手,很快就來了。」

果不其然,那黑衣人頓時就慌了神,顧不得隱藏實力,躲過二師兄他們的糾纏,快速閃身離開。

靈聖就是靈聖,速度確實要比二師兄他們快得多,儘管他們已經足夠優秀。

眼見那黑衣人飛出圍牆,唐宋右手猛地一甩,墨俠咻的飛出。黑衣人似乎知道墨俠的厲害,並沒有硬接劍芒,而是快速閃身躲避。就在此時,唐宋大聲叫著:「天罰……」

咻!

都還沒等他把話說完,那黑衣人竟然拼盡了吃奶的力氣閃身消失了。

唐宋沒有追上去,嘴角勾著弧線的盯著遠處的天空。一個靈聖落荒而逃,要說沒點貓膩,誰信?

「奇怪。」顧惜擰著眉頭,「他好像很怕你,你剛才說的什麼天罰,竟然讓他慌了神。」

唐宋皎潔一笑:「誰知道呢,興許他是個假的靈聖。」

來偷襲,卻又不敢使出全力,非常刻意隱藏自己的氣息,而且知道天罰的厲害,這就很有意思了……

很快黑館主等人感應到戰鬥氣息趕來了,唐宋跟他們交代清楚。

好一會,唐宋回到院內,二師兄等人哪裡還有心思睡,正坐在院子里等著。因為打鬥的驚擾,楊全成等人也睡不了,院子里又重新亮了燈,就連死豬一樣的雲藝都起床了。

「感覺如何?」坐在二師兄跟前,唐宋輕抿著微笑問道。

二師兄皺著眉頭:「此人很怪,以他的實力,能在三招之內打敗我們,可他一直在刻意隱藏自己的氣息,只怕……」

「帝都內的某個人。」七師兄到沒那麼多彎彎腸子,「很明顯,只是想騷擾,不敢真正下狠手。他怕被人發現氣息,想必實力也沒強大到為所欲為的地步,在帝都肯定不算很強。我估計,二段靈聖左右。」

二師兄深以為然的點頭,目光落到唐宋身上,沉聲道:「唐先生是不是已經有了想法?寶靈方?」

唐宋搖著頭:「寶靈方沒那麼蠢,是有人急了,想來一場嫁禍,自己實力又不太夠。嘿嘿,幾位好好睡覺,我出去一趟。」

「喂,你去哪?」顧惜擰著細眉,「他好歹是靈聖,你就不怕他惱羞成怒殺了你?」

唐宋不以為然:「我就怕他不殺我。沒事,你們先睡吧,我出去我玩玩……」

說完人已經消失了,讓二師兄幾人更是奇怪。這唐先生說得雲里霧裡,難道他真知道是誰?

當然知道了,剛才喊「天罰」的時候,那人的氣息暴露無遺,楊家老爺子!

今天剛自導自演一場被襲擊的戲份,現在半夜又想來一場騷擾。不得不說,楊老爺子為了他們楊家也是操碎了心。

而且唐宋非常肯定,楊老頭一定接觸過楊雲飛體內的天罰之力,知道其中的可怕,所以一聽到叫喊就哆嗦…… “你快放開他!”我徹底慌了,大喊道想要衝過去,但腦海裏立馬響起金蠶蠱的聲音。它讓我冷靜,不要衝動,如果我現在慌亂的話,就正中那個狐狸眼女屍的下懷。

女屍還不知道她手上抓着的男人就是我父親李子凡,所以金蠶蠱讓我保持鎮定,不要表現出着急在乎的樣子,試着騙騙狐狸眼女屍。

它的話讓我稍稍冷靜了有些,沒有那麼慌張了,雖然心裏還是很擔心害怕,但是表面上卻裝作無所謂的樣子。“你以爲你抓了他我們就會爲了他按照你的說的去做嗎?做夢,實話我纔剛認識他沒一會,我們可不會爲了一個剛認識的人堵上自己的性命。”我控制着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鎮定一些。

果然,狐狸眼女屍臉上的表情變了變,露出了一絲猶豫。我趁勢朝她走了過去,她很快又恢復了成陰冷的表情,舉着我父親李子擋在自己身前。

“別想繼續用你的鮮血攻擊我,我知道這樣對你來說也有着巨大的傷害,你的身體會吃不消的。”狐狸眼女屍開口說道,她話雖這麼說,不過眼中還是露出了忌憚之色。

我沒有說話,繼續往前走,她頓時急了,叫我站住,不然真的要把我父親李子凡給殺了。

“你殺呀,你要是動手的話,我也立馬會用鮮血來對付你。”我繼續威脅着說道,假裝鎮定,不過我的雙手雙腳都已經在微微顫抖了。爲了做得更真實可信,我還故意做了一個要割破手掌的準備。

這次狐狸眼女屍是真的有些左右爲難了,眼中的神色十分的複雜糾結,心裏似乎下不定主意。我心裏稍稍暗自鬆了口氣,金蠶蠱說的辦法還真起了作用,這小傢伙關鍵時候還是十分靠譜的。

忽然,我一不留神,狐狸眼女屍就猛的把手上抓着的李子凡朝我狠狠的扔了過來。我有些意外,嚇了一跳,趕緊伸手接住要砸到地上的李子凡。心裏納悶,爲什麼狐狸眼女屍會突然把人扔了過來。

我接住李子凡的同時,狐狸眼女屍果然又有了新的動作,她露出一個可怕的笑,閃身撲向了極其虛弱,勉強控制着血屍的卓海。我這下才反應過來了,她是在聲東擊西,她的目的一開始就是卓海,剛剛一切都是爲了讓我和卓海放鬆警惕。

她想要打斷卓海對血屍的控制,這樣血屍就能重新恢復自由身,它們也會從劣勢方換成優勢方了,血屍的戰力作用太強了。

“糟糕!”我驚慌喊道,放下我父親李子凡,想要衝過去阻止狐狸眼女屍,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她轉眼就到了卓海的面前。卓海此時臉上露出了恐慌,可一切都已經晚了,他也來不及躲開了,直接被狐狸眼女屍擡手一掌拍在了腦門子上。

頓時,就看到卓海面容扭曲,露出痛苦之色,張大着嘴巴慘叫着。狐狸眼女屍按着他的腦門,一股股青煙冒了出來,而且鮮血不停的從那裏涌出,流滿了卓海的整張臉。

我衝了過去,希望還來得及阻止她殺了卓海,沒有卓海就沒人能控制血屍了,這對我們來說太重要了。就算卓海是天羽閣的人,我也要救,之後的賬可以慢慢再和他算。

不過,等我剛跨上血池那的臺階,卓海就猛的慘叫了一聲,砰的一聲整個人徹底的炸開了,血肉橫飛,他直接變成了肉末,飛濺到了各處。

血屍也在這個時候發出一聲怒吼,我不敢再往前,轉身後退,拉開了與狐狸眼女屍和血屍的距離。既童玲雨之後,卓海也死了,這下情況真的糟了,光憑我和秦筱筱,根本不可能擺脫它們三個順利逃走。

劉宇和李慕顏也沒出現,不知道是遇上了什麼麻煩,總之現在的情況極度嚴峻,一個不小心,說不定我們都會葬身在這墓裏。

血屍怒吼完之後,狐狸眼女屍露出了笑容,眼中帶着敬畏之色,微微對着血屍躬身。血屍轉過身來,血肉模糊的臉上看不出表情,但瞪得大大的血紅雙眼裏除了憤怒就是殺意,一股可怕的陰寒殺意散發開來,充滿整個墓室。

它瞪着我,我感覺自己動彈不得,雙手雙腳根本不聽使喚,緊張得後背直冒冷汗,想要往後退腳都沒有絲毫的反應,就像是被黏在了原地一般。

只不過很快的,狐狸眼女屍臉上的得意之色就消失了,因爲我身後傳來一聲悽慘的慘叫聲,聲音聽着應該是那個乾屍發出來了,難道是乾屍被秦筱筱給解決掉了?

我帶着期望一回頭,果然看到乾屍被自己的關公大刀看在身上,倒在了地上,而它的頭顱被秦筱筱提在手上。秦筱筱臉色凝重,身上受了一點傷,不過看樣子沒什麼大礙。

她把手上提着的乾屍頭扔到了地上,目光轉向血池外臺階上站着的狐狸眼女屍和血屍。狐狸眼女屍眼中露出驚愕之色,發出了一聲悲呼,似乎沒想到乾屍就這麼被秦筱筱一個人給解決掉了。

血屍則是更加氣憤了,身上散發出來的陰冷殺意越來越厲害,墓室裏的溫度一下子變得無比陰寒,讓人直打哆嗦。只覺得眼前紅光一閃,一股勁風向我撲面而來。

“快躲開!”秦筱筱臉色大變,惶恐的喊道,衝了過來。我意識到是血屍朝我衝過來了,但我已經躲不開了,沒辦法我只能從包裏拿出一個貼着黃符的小人,扔到自己身前,希望它能起到作用。

血屍的身影在我眼前清晰可見,一個可怕的血紅色拳頭砸了過來,光是拳頭帶來的勁風就吹得我生疼,由此可見這拳頭的可怕性,估計一拳我就吃不消。

嘣!拳頭被我扔到前面,貼着黃符的小人給擋住了。不過瞬間小人就被拳頭打得四分五裂,連黃符一起都向四周散開了,落到了地上。

一股力量落到我身上,把我擊飛了出去,我悶哼一聲,只覺得胸前一陣疼痛。小人是術法替身,能幫助施術者抵擋一些攻擊,可怕的是竟然就被血屍一拳給打壞了。

要不是替身小人,我現在恐怕已經死了。 東方既白,天色剛剛從昏暗中蘇醒。

唐宋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楊家內,懷裡還抱著一隻肥貓。那肥貓被他的元氣定住,完全動彈不得。

楊家很安靜,這個時候還沒到起床的時間,就連傭人都還沒起。

依靠著神念,很快唐朝走到內院,躲在一個假山縫內。神念中可以清晰地探查得到,對面的房屋內有人在商談。從氣息判斷,肯定是楊老爺子。

唐宋沒敢靠得太近,畢竟對方好歹也是個靈聖。雖然他的神念特殊,可難免會被對方察覺……

可惜的是,距離有點遠,聽不到他們的談話內容。唐宋也不著急,抱著肥貓躲在裡邊,耐心的等著。

約莫半柱香的時間,天空已經發白,房門忽然咯吱打開了。

確實是楊老爺子,已經將黑色夜行衣換掉,神色緊繃的從房內出來。後邊跟著一個中年人,神色也有些複雜。

從石縫後邊看了一眼,見到他們走向假山這邊,唐宋趕緊將肥貓放下,屏氣凝神的僵硬不動。

巧的是,兩人走到假山旁邊之後,楊老頭忽然被停下腳步,回頭沉聲道:「你有沒有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

話沒等說完,肥貓瞄的一下跑出去,楊老頭倒是鬆了口氣,罵著:「哪來的野貓,竟敢跑到這來。」

「父親,你太過謹慎了。」後邊的中年人苦笑著,「這般草木皆兵,我們遲早會累死。」

楊老頭嘆息著:「能有什麼辦法,如今我們楊家處處危機,若是不謹慎……」沒有說下去,搖著頭繼續走向假山。

握草!

唐宋嚇了一跳,趕緊跳入自己的世界。明明已經隱藏得很好,難不成還是被發現了?

進去了一會兒,唐宋又忍不住出來了。恰好看到兩人繞過了假山,走到後邊一塊大石頭前邊,下邊竟然有個暗道。

暗道打開之後,楊老頭剛進去又停下腳步,回頭沉聲道:「今日萬靈方那邊一定會開張,你記得按照我說的……」

沒等說完,中年人已經拱手:「父親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只要他們萬靈方跟寶林芳打起來,我們就能有些喘息的機會。雲飛的傷……」

提到這個,楊老頭鬱悶的嘆著:「也不知道那小子用了什麼法子,力量居然如此怪異。好在雲飛有寶物護體,要不然……儘快跟那邊聯繫,如今我們的處境有些麻煩。」

「是,父親!」

等到楊老頭進去,唐宋又躲進了自己的世界。

刺殺自己的果然是楊雲飛,這貨到現在都還沒康復。看樣子,楊家跟烈日帝國勾結,只是現在救援沒到,他們進退兩難。

估算著中年人走了,唐宋才再次出現。四處看了一下,確認沒人發覺,這才走向石頭暗道。

麻煩了,要不要進去?

聽楊老頭的意思,楊雲飛在下邊,估摸著烈日帝國的那幾個人也都在下邊。他一個人下去,似乎有些太冒險。

想來想去,唐宋還是決定先放棄。反正已經知道楊家有鬼,也知道他們今天會有所行動,足夠……

已經是半中午時分,萬靈方內。

唐宋正將二師兄等人安頓好,讓他們安心煉丹,雲藝急匆匆的從外邊進來:「唐大哥,不太對勁。外邊一個人都沒來,難不成他們不知道我們萬靈方今天開業?」

唐宋沒有絲毫意外,輕抿著微笑:「你覺得可能不知道嗎?」

牌子早就掛出去了,帝都內也都知道,萬靈方請了青華宗的人煉丹,而且還有免費煉丹。在帝都這種地方,別的事情傳播可以慢,煉丹的事絕對迅速得很。

不急不慢的朝著前門走去,唐宋輕聲問道:「找人打聽了嗎?」

雲藝點著頭:「黃主事已經讓人去打聽了,應該很快就有消息。唐大哥,這不太對啊,難不成寶靈方那邊提早做了準備?」

「誰知道呢。」唐宋微笑聳肩,「丫頭,沉住氣,這才剛開始而已。我交代你的事情,做得怎樣了?」

「小梅跟福哥去做了。」雲藝實在按捺不住好奇,壓低聲音,「唐大哥,你是不是知道什麼,怎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葛老他們現在可都著急呢,今天要是不熱鬧,往後想要熱鬧就難了。」

在帝都這樣的環境,第一天沒人氣,往後只會被排斥到死,根本不可能有復活的機會。

「唐先生,」沒等說多,黃主事從外邊走進來,「打聽清楚了,他們寶靈方一大早降價銷售丹藥,還說買他們的丹藥就不能來我們萬靈方,打了個什麼『有寶沒萬』的旗號,葛老他們正火這呢。」

好一個「有寶沒萬」,他們寶靈方處於強勢地位,當然可以這麼玩。

雲藝頓時氣惱的罵著:「無恥!分明就是想讓我們還沒開業就死掉,不是說不會降價嗎,怎現在又願意降價?」

「別激動。」唐宋淡然的聳肩,「商業手段,很正常的啦,換做是我也會這麼做。」

「可是唐先生,沒人來,我們怎麼辦啊?」黃主事苦笑,「那些大家族現在也都不敢輕易出面,只怕都在隔岸觀火,等著坐收漁翁之利呢。」

「理解!」唐宋輕抿著微笑,今天一大早好多家族就派人送信過來了,說得也很清楚。不是不支持,而是目前局勢不明朗,他們不敢冒險。萬一到時候改革不成功,又得罪寶靈方,日後家族可是會帶來無盡的災難。

唐宋沒有任何責怪的意思,反倒表示非常理解。不能因為一時衝動,將家族的未來葬送,這是對的……

看唐宋那淡然自若的樣子,黃主事跟雲藝很是奇怪,莫不是他早就想好了對策?

抬頭看了一眼碧藍的天空,唐宋輕聲嘆道:「我真的很想低調,可惜實力太強,沒辦法。」

兩人一抽,不自主翻白眼。唐宋低下頭,沖著雲藝一笑:「丫頭,多帶幾個人去找成叔,他會告訴你該怎麼做。黃主事,你去跟葛老他們說,稍安勿躁,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心平氣和,不用慌。」

「唐先生,你……」

不等黃主事多說,唐宋鄭重的打斷:「黃主事,聽我的。如果做完沒睡夠的,最好先回去補個覺,要不然等下會很忙……」 「唐大哥,唐大哥……」

唐宋坐在萬靈方後院的涼亭里喝茶,雲藝又急匆匆跑回來了。跟之前不同的是,這次滿是歡喜。

碰到跟前,雲藝傳了口氣,笑道:「唐大哥,你可真是厲害,怎麼想到的。我都懷疑,你的腦子不正常。」

唐宋斜著眼:「你是在誇我還是罵我?都忙起來了?」

「嗯,都忙了,前院可熱鬧了,顧姐姐都嚇到了,正給他們煉丹呢。」雲藝說著拿起茶杯自顧自喝了一口,擰著細眉,「好苦,不好喝。唐大哥,你怎麼想到的,讓福哥他們寫了那麼多字到處發,還讓成叔帶人四處喊。」

唐宋慵懶的閉上眼:「他們寶靈方不是說有寶沒萬嗎,人民的選擇才是最重要的,他們說什麼可不重要。」

早就想到寶靈方會有阻撓,所以一大早從楊家回來之後,唐宋就開始安排了。首先是廣告,得讓人知道萬靈方的優勢。

唐宋的定位很明確,最先針對那些實力比較低的普通人。雖然他們不是主力軍,可他們人多啊,顧慮也沒那麼大,稍微給點好處就能說動。

在這個世界沒有網路,那就用最原始的辦法,傳單,還有廣播!

傳單上將萬靈方請來青華宗五個丹師輪流免費煉丹的消息寫清楚,然後再寫上丹藥的價格,明碼標價,而且承諾永不提價。

當然,傳單傳播速度不是很快,那就再加上廣播。這裡沒有喇叭,就靠嗓子喊,反正有元氣喊得也大聲。

「唐大哥,你真聰明。」雲藝按捺不住誇讚起來,「你不知道,現在外邊可熱鬧了,我回來的時候,所有人都在議論。聽說,寶靈方那邊少了好多人。福哥他們做事也是利索,一人一匹馬,就拿著紙到處丟。」

頓了頓,雲藝忽然笑起來,「不過,回頭巡防營可得找我們麻煩,到處丟,影響人家巡邏,咯咯……」

唐宋喝了一口茶,繼續靠著椅子閉目養神:「丫頭,去幫幫黃主事他們。這只是剛開始,後邊事情還多著呢。」

楊家一定會出手,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聯合寶靈方……

唐宋倒是舒坦了,現在寶靈方那邊卻已經炸了。

萬掌主面色陰霾的盯著桌上的傳單,腮幫不自主顫抖著。怎麼也沒想到,竟然還有這等辦法。

全城通告,比帝國的通緝令還誇張!

強忍著火氣,萬掌主沉聲道:「外邊現在怎樣了?」

一旁的主事苦澀低聲道:「走得差不多了,而且我聽說他們那邊如今,人滿為患。好在,都是一些實力比較低的人,我們手中還有各大家族……」

「有個屁!」萬掌主按捺不住罵起來,「那小子手中的訂單可要比我們多得多,而且到現在,那些家族都沒出面,請都請不動!」

主事嘴角抽搐,其實所有人都很清楚,萬靈方雖小,可只要唐宋那小子在那邊就佔據著絕對優勢。那小子簡直就是,一人之力對抗整個寶靈方!

呼,呼!

萬掌主大口喘息,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綳著臉色,陰冷道:「你繼續跟他們說,只要買我們的丹藥,日後有優惠。但還是那句話,買了我們的,就不能再買萬靈方,否則一旦查到,斷絕合作!」

主事一抽,壓低聲音:「掌主,要不要再考慮一下,他們有皇宮在背後……」

「照我說的做!」萬掌主決然的打斷,「哼,我就不信他們萬靈方能支撐幾天!」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