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o Draft

“報復人類?於予玉,你對她們做了什麼?”寧平警惕的盯着於予玉問道。

於予玉心裏大叫冤枉,鬱悶的苦笑一聲,反問道:“寧平,難道我就那麼不值得你信任?”

“抱歉,你的人品,好像有點問題。在玄月鎮的時候經常偷窺女澡堂,所以,我很懷疑你是不是做了什麼激怒她們的事情。”寧平一臉認真的答道。

“……我,我還是在治病。”菲爾德臉色微紅的強辯道。可惜寧平卻不相信,聞言嗤了一笑,反問道:“你覺得我會信嗎?”

“你如果是個聰明人的話,我覺得你應該相信。”

“我是不是聰明人不是由你決定的,你少給我下套。”寧平白了於予玉後說道。

“這個,這個真可以信。”於予玉一臉誠懇的看着寧平說道。

而寧平也同樣一臉誠懇的答道:“這個,真難相信。”

於予玉鬱悶的退到一邊摸鼻子去了,而之前說要抓走於予玉的五個女精靈此刻也聚攏到了一起。別看寧平並沒有拿正眼瞧她們,但是這五個精靈的一舉一動,全都被寧平看在眼裏,隨時可以應付五個女精靈的暴起發難。

五個女精見無機可乘,便悄悄聚攏,準備後撤。可是當她們真準備走的時候,一股危機感突然兜頭照了下來,讓準備撤離的五個精靈頓時嚇在原地,不敢動彈。

於予玉驚訝的看着突然發難的寧平,心裏暗自將寧平和自己做了一次比較,之後沮喪的發現,如果和寧平交手,他恐怕撐不住三劍。這個結果讓於予玉心裏有點鬱悶。

“你,你想要怎麼樣?”站在五個女精靈最前面的一個女精靈盯着寧平問道,雖然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但是說話的時候,還是不由自主的感到有點顫抖。

“繳械,投降,說明自己的來歷。”寧平淡淡的答道。

一聽這話,五個女精靈居然同時流露除了一絲憤怒的表情。

“想要讓我們放下武器任由你們這些航髒的人類宰割,癡心妄想!”先前和寧平說話的女精靈咬咬切齒的說道,看來憤怒的確可以讓人的力量得到很大的提升。

寧平淡淡的看了女精靈一眼,開口說道:“我不是變態,對你這種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除了一張臉啥也不出色的傢伙沒興趣。”

“嘶~”菲爾德和於予玉同時倒吸一口涼氣。這俗話說得好,打人要打臉,罵人要揭短,這回寧平可是把後半句話運用的很熟悉。但看對面那個女精靈怒髮衝冠的樣子,就可以看到寧平剛纔那些人對一個女精靈的打擊有多大。

“我會讓你後悔說這句話的。”女精靈緩緩的說道。

“就憑你?”寧平輕蔑的笑了笑。

“哼,除了我以外,還有一百零七的姐妹會和我並肩作戰,在那之前,你最好好好的活下去。”女精靈冷哼一聲,做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舉動,拿起自己隨身所帶的匕首,刺穿了自己的咽喉。緊跟着剩下的四個女精靈也做出了和她們同伴一樣的選擇。

看着倒地而死的五個女精靈,寧平等人心中暗道:“麻煩了。” 寧平不怕有精靈找他們麻煩,因爲這五個自殺的女精靈在自殺的時候,現場還有不少的精靈看到,都清楚事情的經過。更何況那五個女精靈是來自生命研究所,這讓隨後趕到的大長老和克麗絲很是吃驚,尤其是克麗絲,在看到那五個死掉的女精靈的時候,一下子就認出了對方的來歷。而大長老在聽了克麗絲的小聲告知後,立刻便帶着一隊精靈前往生命之樹,眼下已經有了黑洞那個大麻煩,大長老不想再給自己找來另一個麻煩。

克麗絲留在了現場,帶着幾名精靈收拾殘局。 深宮緣之殘王悍妃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寧平,克麗絲心裏苦笑一聲,開口說道:“寧平,你們先回去休息吧。放心,我們精靈不會蠻不講理,這件事和你們無關。對了,麻煩你把這個於予玉帶走,暫時不要讓他亂走,下回要是再迷路到生命之樹內,那我們可就不會這麼好說話了。”

寧平聞言看了於予玉一眼,就見於予玉縮了縮脖子,衝着自己訕笑了兩聲,寧平立刻明白克麗絲所說沒錯,當即點頭保證道:“我知道,如果他再想亂跑,我會在他亂跑之前把他關起來。”

“好,我相信你們。去休息吧,我也要去和大長老匯合了。”克麗絲點了點頭,帶着人離開了。

等克麗絲帶人離開之後,於予玉湊到跟前剛要說話,就見寧平擺了擺手,“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跟我們回去。”

於予玉很老實,乖乖的跟着寧平回到了勇氣號,中途他不是沒有想過溜走,可又菲爾德端着槍跟在後頭,想溜走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何況這裏是洛基山深處,於予玉還真沒有信心可以一個人回到玄月鎮。

回到了勇氣號,寧平讓菲爾德去通知大家到會議室集合,自己則押着於予玉來到會議室。於予玉一路走一路看,眼中充滿了羨慕,忍不住說道:“你們這艘星船可真不錯呀。”

“少廢話,坐那坐着去。”寧平沒好氣的答了一句,給自己倒了杯水,隨後又給於予玉倒了一杯,放在了於予玉的面前。

“哦,謝謝。”於予玉連忙接過道了聲謝。二人沉默了一會,於予玉忍不住問道:“寧平,你到底打算做什麼?”

“等人到齊了再說。”寧平淡淡的答道。

陸陸續續的,勇氣號內的人員到齊了,包括吞噬獸嚯嚯。一見吞噬獸嚯嚯,於予玉的眼睛頓時變得雪亮,一眨不眨的盯着被韓夢馨抱在懷裏的嚯嚯。

“砰~”

“幹嘛打我?”於予玉揉着腦袋不滿的問動手給了自己一下的寧平道。

“不要盯着我的女人看,沒人告訴過你有主的乾糧不能碰嗎?”寧平冷冷的答道。

於予玉一聽就明白寧平誤會了,剛要開口解釋,就聽寧平說道:“說說,你在生命研究所裏看到了什麼?”

“你想要知道這個?”於予玉納悶的看着寧平問道。

寧平點頭答道:“嗯,關於那個生命研究所的事情,知道的越多越好。”

“……那我可以提個條件嗎?”於予玉試探的問道。

寧平聞言看了看林珂等人,徵詢她們的意見,在得到同意的答覆之後,寧平看着於予玉說道:“……可以。”

一聽說可以,於予玉立刻興奮的說道:“我要你們爲我提供你們多餘的星船零件。”

“你要哪個做什麼?賣廢鐵?”寧平不解的看着於予玉問道。

“去你的!我就是再敗家,也不會敗到那種程度。”於予玉沒好氣的白了寧平一眼後說道,並且在寧平發火之前又對衆人解釋道:“我的來歷想必你們也是知道的,我想要修好我的星船,返回家鄉去看看。”

“你認識白小樓吧?”寧平開口問道。

於予玉認真的答道:“認識,我也知道你想要問我爲什麼不找那個白小樓幫忙。別的我不能多說,我只能告訴你,那個白小樓是個大麻煩,能不接近最好別接近。我要是找他幫忙,幫他是肯定會幫,只是我需要付出的代價卻是自由,我不想惹上麻煩。”

“那你怎麼就認爲我們不會給你惹來麻煩?”菲爾德好奇的問道。

“當然你們也會有這個可能,不過相比起白小樓來說,你們的麻煩並不是什麼大事那個白小樓的背後,有着一個龐大的組織,那纔是真正的麻煩。”

“那你讓我們幫忙,你又能回報我們什麼?這天下可沒有免費的午餐。” 重生之絕世大小姐 寧平慢悠悠的問道。

“厄……我可以告訴你們我在生命研究所裏的發現。”於予玉連忙說道。

卻不料寧平聞言搖了搖頭,“生命研究所裏的事情,即便你不說我也能猜到一些,這個事情並不能成爲我們幫你的理由。”

“那,那……”於予玉想了想,忽然發現自己好像還真沒有眼前這些人所需要的。錢,沒人家多;人,那就更別提了;至於醫術,人家的團長韓宇現在還躺在牀上呢。

看到於予玉抓耳撓腮一副着急的樣子,林珂於心不忍的提醒道:“於先生,可以先跟我們說說你的星船需要哪些材料嗎?我們需要心裏有個底。至於你要付出的報仇……能不能請你將你所學的醫術教給夢馨,對於你的鍼灸術,夢馨是很有興趣的。”

聽到林珂的話,於予玉眼睛一亮。着啊,這世上最厲害的就是枕邊風,剛纔就因爲多看了兩眼就捱了一拳,可以說明寧平很着緊韓夢馨。只要將自己學會的鍼灸術教韓夢馨,不怕寧平再找自己麻煩。

“沒問題。”於予玉不等寧平開口就答應了下來,讓原本還想要開口阻止的寧平張了張嘴,又無奈的閉上了。

見寧平吃了一次鱉,於予玉心中暗爽,不過卻不敢表露出來,連忙轉移話題的將自己在生命研究所看到的事情告訴了衆人。

……

“你是說,艾露恩被困在生命研究所裏了?”寧平皺眉問道。

“對,我不會看錯,無論是相貌還是穿着,就是艾露恩。”於予玉一臉肯定的點頭答道。

“……這可就有點麻煩了。”寧平自言自語道。

“寧平,艾露恩會不會有危險?”一旁的韓夢馨輕聲問道。寧平聞言擺了擺手,他明白韓夢馨的意思,是希望他能去把艾露恩給救出來。不過當想到那些自殺的“五胞胎”的時候,寧平的心裏突然咯噔一下。

如果沒有提起艾露恩,寧平還不會想起來,但是現在,寧平猛然間覺得,那個“五胞胎”,無論相貌還是身材,長得都很像艾露恩。

“嚯”的一下站了起來,寧平對韓夢馨說道:“夢馨你跟我來。”說着不由分說,拉起韓夢馨就走。林珂等人見了感到莫名其妙,便也跟着離開了勇氣號。

一行人來到停放自殺的“五胞胎”的房間,寧平對韓夢馨說道:“夢馨,你去看看那幾個死掉的精靈,是不是和艾露恩長得很像。”

韓夢馨狐疑的走了過去,掀開蒙在死者臉上的白巾。作爲學習醫術的人,死人對韓夢馨來說真的不叫事。仔細端詳了一會之後,韓夢馨肯定的點頭答道:“的確和艾露恩很像。”

“你再看看其他人。”寧平聞言說道。

……

“這是怎麼回事?”韓夢馨看完其他四具死者的屍體以後,驚訝的看着寧平問道。

“是不是和艾露恩很像?”寧平不答反問道。

“……嗯。”韓夢馨輕輕應了一聲,就聽寧平繼續說道;“這五個精靈因爲是克隆出來的,所以很像,但是艾露恩和她們長得很像,那就只有一種可能,艾露恩和那些克隆精靈,有種某種很特殊的連續。我記得,控制室內的那個巨大精靈,如果縮小的話,簡直就是艾露恩的翻版,而且,那個巨大精靈的名字,也叫艾露恩。”

“……寧平,你還記得之前我們看到的那張光盤裏說的,人類抓住了生命女神這句話嗎?”韓夢馨想了想,開口問道。話纔出口,韓夢馨頓時愣住了,和同樣反應過來的寧平驚愕的看着對方。

艾露恩就是被抓住的生命女神,那和自己認識的那個小艾露恩,是不是說就是大艾露恩被抓住之前留在外界的一個分身,目的就是營救自己。

一想到這種可能,再一聯想艾露恩現在的位置,這種想法很快就被寧平和韓夢馨接受了。而一旁的林珂等人也是感到很驚訝。

“接下來怎麼辦?一個被人類抓住,研究,甚至製作出了克隆體,無論哪一條都會讓一個神瘋狂吧。”寧平的語氣有些苦澀的問道。

衆人一時之間也沒了主意。是哦,就算是一個普通人,在遇到那種遭遇之後,也是瘋狂的想要報復。而重獲自由的生命女神,她報復的對象除了人類,還會有誰?真是前人惹禍,後人承擔哦。

“要不,咱們跑吧?”於予玉小聲的提議道。在於予玉的想法裏,自己這些人根本就犯不着來趟這次渾水。雖說韓宇還在昏迷當中,但這也不代表自己沒有能力讓那個韓宇甦醒過來。

韓夢馨聞言搖頭道:“不行,這裏的精靈很有可能並不是生命女神的孩子,否則艾露恩不會說出對這些精靈沒有認同感的話,或許就是因爲本質的不同,艾露恩纔會不怎麼待見這裏的精靈。現在一朝得勢,誰能保證生命女神會不會消滅這裏。”

聽到韓夢馨的話,衆人沉默了。於予玉尷尬的笑了笑,閉嘴不再言語,不過心裏已經打定了主意,真到了危險的時候,你們不走,我走。

“我看,這件事還是先告訴大長老她們吧,這件事畢竟和她們有關,她們有這個知情權。”林珂緩緩的說道。

可讓誰去說呢?想到這個問題,衆人不約而同的看向了韓夢馨。

“幹嘛一定要我去?”韓夢馨不解的問道。

寧平聞言對韓夢馨解釋道:“第一,這件事不能聲張,必須隱瞞大多數人,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第二,你和辛西婭交好,所以由你通過辛西婭把我們發現的事情告訴克麗絲長老,這最穩妥。第三,我們必須開始準備應付接下來可能很殘酷的戰鬥,所以現在我們要開始備戰。”

“可我擔心一個人說服不了她們。精靈的頑固也是很有名的。”韓夢馨有些擔心的說道。

“既然這樣,那讓蓮蓬和林珂陪你一塊去。”

“那行,那我們什麼時候去說?”韓夢馨問道。

“越快越好吧,早一點知道,我們就多一點準備的時間。”寧平想了想後答道。

“好,我這就去。珂姐,蓮蓬,我們走。”

隨着韓夢馨三女離開,寧平等人也開始忙碌了起來,而於予玉則被留在會議室,讓他總結一下自己的星船需要哪些星船零件。

※※※

黑暗可以掩藏罪惡,在精靈的指引下,護衛隊長一行人慢慢的接近了精靈部落。

“原地休息,誰要是敢弄出大動靜,那等會去以後,老子一定找人爆他的菊。”護衛隊長低聲吩咐手下道。

這回的行動護護衛隊長可以說是費勁了心血,不光積蓄花完了,還欠了一屁股債,這回要是行動失敗,他一個堂堂七尺男兒,就真要去賣屁股了。

“咕嘟~”悄悄的嚥了咽口水,護衛隊長穩了穩心神,剛準備要下令突襲,突然就見遠處有三個女孩出現。那三個女孩各個都是絕色,要是能都弄到船上去……嘶……受不了啊受不了。想到這裏,護衛隊長打了個冷戰,剛想要通知手下一會動手的時候不要那三個女孩跑了,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再一看那三個女孩。

奇怪?怎麼會有人類出現在這裏?不是都說精靈很排外的嗎?想到這裏,護衛隊長突然低頭看了看給自己充當帶路黨的精靈,心裏不由爲精靈部落感到同情。如果沒有眼前這兩個精靈的指引,自己就是找到死也找不到眼前的這個精靈部落。可惜,等拿下這個精靈部落以後,就把這兩個爲了一己私慾而害了自己家族的傢伙給宰了吧,也算是可憐可憐那些倒黴的精靈。

“頭,到底衝不衝,弟兄們快要忍不住了。”身邊有人低聲詢問走神的護衛隊長道。

護衛隊長猛然醒悟過來,也沒有細想就站起來下令道:“衝啊~”

聽話喊出了口,護衛隊長才意識到現在可不是衝鋒的最佳時機。有心把人喊回來,可現在已經衝出去了,暴露了,也只能將錯就錯。

狠狠的瞪了提醒自己的護衛隊長一眼,護衛隊長拿着自己的雙手大劍帶着身邊的人猛地衝了出去。

充當帶路黨的兩個精靈神色複雜的看着那些如狼似虎一般衝向自己家園的暴徒,心裏又悔又恨,只是現在說什麼也晚了,事已至此,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但願那個姓張的護衛隊長可以信守承諾。想到這裏,兩個精靈準備離開,不料還沒等他們走兩步,旁邊充當預備隊的人就拔刀制住了他們。

“你,你們想做什麼?”被制住的兩個精靈大聲問道,臉上充滿了驚恐。

看到這兩個精靈此時的表情,四周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帶着這些人的隊長蹲下身拍了拍其中一個精靈的臉,淫笑着說道:“彆着急,等把你們精靈一鍋端了以後,我會好好疼疼你的。”有人聽到了以後大聲起鬨道:“喂,不是吧,你連男的都感興趣,那我們豈不是很危險?”

“呸,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長得什麼德性?想要老子寵幸你,先去重新投次胎吧。”

“哈哈哈……”

“你,你們不守信用。”被拍了臉的精靈憤怒的盯着剛纔調戲自己的男人說道。

“嘿~一幫出賣自己族人的傢伙還有臉在我面前提信用二字?告訴你們,你們精靈的命運我們已經計劃好了,長得好的就賣給達官貴人,次一點的就賣給各大歡場,放心,你們以後再也不用待在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受苦了,要心存感激呀。”

被制住的兩個精靈此時腸子都快要悔青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到最一步,一開始的時候,那些人不是這麼對待自己的。

一想到族人以後可能會面臨的命運,兩個精靈就想要放聲大喊,只是看管他們的人早有準備,在他們張嘴的時候,兩隻破襪子就分別塞進了他們的嘴裏。

護衛隊長衝在最前面,拼命的衝,拿出了吃奶的力氣跑,一轉眼的工夫,他距離精靈部落已經不足五十米了,而他的手下也在護衛隊長的帶動下,緊隨其後。

當第一個精靈發現來襲的時候,發出警報卻已經晚了。護衛隊長衝進了精靈部落,一羣亡命徒開始爲了他們的富貴舉起了屠刀。

“年老的殺了,年輕的留下,女的儘量留下,男的敢反抗的,殺!”衝進精靈部落的護衛隊長迅速分派了任務,得到任務的亡命徒開始了對精靈部落的掃蕩。 猶如一羣惡狼衝進了羊圈,卻發現羊圈裏並沒有幾隻羊。這個結果讓眼下這支臨時捕奴隊的組織者感到很憤怒。

“說,人都哪去了?”護衛隊長一把抓住已經被綁起來的兩個精靈喝問道。而已經知道上當的精靈又怎麼可能再回答眼前這個騙子的任何問題。惱羞成怒的護衛隊長拔劍砍翻了一個精靈,還在滴血的劍指着另一個精靈叫道:“你說。”

“哼!”倖存的精靈冷哼一聲。

護衛隊長大怒,咬牙切齒的說道:“既然不說,留下你還有什麼用?”說着,護衛隊長手中的雙手大劍直奔精靈的頭頂劈去。

“鐺~”的一聲金屬相擊聲傳來,護衛隊長驚愕的看着出手阻止自己的傢伙,心中一陣震驚。

“頭,這兩個精靈可都是錢,弟兄們往後的富貴還指望他們呢。你已經砍死了一個,總得留一個活的給我們弟兄分吧。”阻止了護衛隊長的人神情平淡的對護衛隊長說道。

“你想造反?”護衛隊長沉聲問道。

“這個帽子太大,我可不想戴。我只是不希望自己白跑一趟而已。我想,願意跟着你來這裏的弟兄們,沒幾個願意這次空手而回。”

“哼哼哼……如果我……”護衛隊長的話還沒說完,就聽精靈部落們傳來一陣打鬥聲。護衛隊長一聽這個聲音頓時一喜,在他想來,一定是派進精靈部落的人發現了精靈,否則不是出現打鬥聲。

總裁的嗜血戀人 和護衛隊長有相同想法的不止護衛隊長一個,護衛隊長也顧不上去計較剛纔手下頂撞自己的事情,扛着大劍就往精靈部落內跑去,決不能讓精靈跑了。

而等到衆人感到戰鬥現場的時候,就發現被自己人圍住的精靈都是老頭老太太,一個年輕的都沒有。而自己的那些手下卻一副畏首畏尾的樣子。氣得護衛隊長大吼道:“在進精靈部落之前我是怎麼交代你們的?年老的殺,你們在這裏浪費時間做什麼?都殺了!”說着,護衛隊長一劍將離自己最近的一個精靈給劈成了兩半。

ωωω● ttκǎ n● C〇

“察蘭長老,你們竟然殺了察蘭長老!”被圍困的幾名精靈老人突然發出一聲驚呼,不過隨即就被看到頭動手而動手的亡命徒給殺死了。

“分頭找,就算他們逃走了,就這麼點時間,一定逃不遠。”護衛隊長衝着自己的手下大聲呼喊道。不想白跑一趟的亡命徒們只能分組向四周找去。

就在精靈部落的廣場中央,已經啓動了變色龍系統的勇氣號靜靜的停下那裏,勇氣號裏已經到處都是小精靈,在襲擊一開始,勇氣號就快速接納了精靈族的小孩以及小部分年輕人,唯有幾個老精靈,因爲對人類的敵意,就是不願上勇氣號,結果精靈部落這次遭遇的襲擊中,就那麼幾個老精靈以及他們的追隨者被幹掉了。至於其他的精靈,要麼就是提前一步逃進了勇氣號,要麼就是跟着大長老正在防衛黑洞以及敵我不明的生命樹。

當大長老聽到有捕奴隊襲擊部落的時候,大長老是又驚又怒,當即就讓克麗絲帶領一部分精靈回去救援,而她則留在這裏繼續主持大局。

因爲擔心自己家人的安危,克麗絲一行人一路疾行,用最短的時間就趕了回來,一見站在精靈部落廣場耀武揚威的人類,泰格怒聲說道:“該死的,怎麼人和人的差距那麼大呢?也不知道菲爾德他們是不是安全?”

“哼,管那些人做什麼?我看吶,十有八九這支捕奴隊就是那些人引來的。咱們部落這麼隱蔽,要是沒有人去通風報信,捕奴隊怎麼可能找得到。反正說是運氣我是不會相信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爭鬥。在精靈部落,也不是一團和氣的。自寧平等人來到精靈部落暫住以後,就總有那麼一兩個不和諧的聲音在叫嚷,只不過沒多少精靈願意附和。今天也一樣,那名出聲煽動衆人情緒的精靈見無人響應,不由愣了愣,看着周圍的同伴不解的問道:“你們怎麼了?難道都被那些人類給迷惑了嗎?”

“察蘭家的,別說了,韓夢馨她們不是那樣的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