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石碧瓦並無什麼特別之處,但真正進入之後便會發現其實裏面別有洞天。

剛剛踏進前庭,便看見四周的圍牆上,畫着一柄一柄栩栩如生的古劍,園子中間是一個巨型的水池,而通向第二道門的路便是聳立在水中的一根根青石柱子。

水中有蓮,大如小傘,雖然這池子中的蓮花本無奇特,但此時盛開卻是奇特。

“這荷花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盛開”我看着鐵衣詢問道,

鐵衣卻說,這水中石柱,是路無疑,看別亂走,這柱子好像有問題,像是個陣法或者機關之類的東西,我們要按照那個門童踏過的痕跡過去,不能亂了次序。”

我應了一聲好,便跟着鐵衣的腳步走着。誰知,可能是因爲還在想着那些荷花的事情,踩上了石柱上的青苔,一個踉蹌,好不容易穩住身形,卻踩踏到了一根鐵衣未走過的石柱,心想不好。

果然如同鐵衣所料,在踩踏上那根石柱之後,我感覺整個石體下限了一些,頓時發覺耳邊似乎有破空之聲出現。

這一看不要緊,差點將我嚇的調頭就跑,整個人都酥麻了。

原來,那些原本畫在石壁上的古劍壁畫,此刻竟然如同復活了一般,一柄柄古劍破石而出,七柄古劍,赤橙黃綠青藍紫氣色光焰,以不同的角度,直接向着我們飛刺而來,這眼看就要被插成馬蜂窩的節奏,讓我聲音顫抖的喊了聲鐵衣。

就在鐵衣拔出腰間青銅承影的時候,我四周看了看剛剛的那個門童早已不知去向,前方倒是有個石形拱門,估摸着應該是進去了。

我心中生寒,怎麼說徐伯都是這均純先生的恩人來着,我原本想象的貴賓待遇竟然變成了一把把奪命的飛劍,我的思維完全轉換不過來,像是做夢一般。

鐵衣持劍挺身在我身前,雖然我很感動,卻也很激動,這飛劍所來之處,雖然在我面前有三柄,數量最多,可這左右各依舊有一柄,身後一柄,頭頂懸着一柄,縱然鐵衣三頭六臂,也很難護我周全。

持劍而立,站在我身前,就在古劍即將接近我們的時刻,鐵衣出手了。

雖然我見過鐵衣出手,也知道這傢伙十分生猛,但我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我使勁搓手,點燃了噬冥捕手之後,掏出布袋子中的千年烏金石,右手持石,左手擺出一個《十二字真言》中的“捏”式,心想着不知道能不能走狗屎運,捏住一兩柄劍。

可我沒想到的是,鐵衣這傢伙,以我盡在咫尺都看不清的速度瞬間激出好幾劍,動作越來越快,開始我還能看清楚他的青銅承影與古劍接觸後迸發出的火花,好幾次,都是堪堪擋下刺中我的劍,最後估計是鐵衣真急了,

這動作快的我完全看不見鐵衣,只見自己四周乒乒乓乓,花光四射,着劇烈撞擊所發出的火光,我看到那些古劍紛紛墜入水中。

隨着落水的古劍,我剛剛差點吐出來的心這才一把咽回肚子裏,看着鐵衣,心悅誠服的說,“鐵疙瘩,見過牛掰的,沒見過你這麼牛掰的,簡直是劍神出鞘。”

正在我慶祝劫後餘生,溜鬚拍馬的時候。

我突然聽到池水中似乎有什麼響動,我還未來得及猜測,便看見水中頓時出現了許多漣漪,整個湖面像是沸騰了一般,數柄古劍竟然從水中冒出,帶起了七條沖天水柱。

七色光豔,再次襲向我們,這傢伙難道有追蹤定位的功能,一派不射穿我們不罷休的態勢,隨着鐵衣舞動的身形,如同在我們兩人之間加上了一個防護罩一般,古劍無法攻入卻也不曾停止,照着這樣下去,就算短時間能夠應付過去,但鐵衣畢竟是個人,終歸有體力不支的時候,這時候稍微一個不小心,必然是古劍穿體而過,我開始後悔自己的不小心了,可這世界上真藥假藥玲琅滿目,卻就是沒有後悔藥。

果然不出所料,這個時候鐵衣的動作已然沒有剛剛那麼迅捷了,不時的有劍光穿透光罩,隨着鐵衣漸漸放緩的動作,我看見他滿頭大汗。 第757章

雲有些不解主人為什麼會答應對方,她明顯感覺到主人並不喜歡這個救回來的女子,而且,她也覺得這個被她們救下的小丫頭,有些奇怪,但是雲沒有多問……

依舊按照墨九狸的指示,繼續趕路,差不多兩天後,她們再次來到一座城池的外面,這一次墨九狸都沒有下去,直接看著身邊的女子道:「到了,現在你可以走了!」

重生之農門悍妻 可是身邊的女子還是一如既往的低著頭道說道:「我……我可以去下一個城池嗎?」

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說道:「你要知道,什麼事情有再一再二,沒有再三再四,如果你在這裡離開,那麼下一個城池你就必須離開,沒有再開口的資格!」

聞言,女子只是把原地就低著的頭,用力的點了點,沒有再說話……

「雲,我們走吧!」墨九狸說道。

雲聞言繼續起飛,現在她都有些後悔救這個女的了,之前不過是看著她可憐,卻沒有想到救了之後,這人跟之前看到的完全是兩個模樣,如今這女子整天低著頭,一副受了多大委屈的樣子,實在是讓人不喜……

一天後,雲故意加快速度,似乎想要快掉丟掉這個女人似的,再次停在一個城池的不遠處,墨九狸這次更是連話都懶得說了……

許久,坐在墨九狸身邊的女子也不開口,也不起身,雲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已經到了,你趕緊走吧,我和主人還有事情呢!」

「我……」

女子聞言,抬起頭看著沒有什麼表情的墨九狸,猶豫了許久直接起身跪在雲的背上,對著墨九狸說道:「讓我跟著你吧,無論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我沒有什麼讓你做的,你還是走吧,我能幫你的只有這麼多!」墨九狸直接拒絕道。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肯讓我跟著你?」女子委屈的咬唇問道。

「呵呵……我為什麼讓你跟你我?我只是順手救了你而已,你如果因此想賴在我身邊的話,我大可以將你送回雲幻城!」墨九狸聲音一冷的說道。

「你……」女子沒有想到墨九狸會如此說,看著墨九狸許久,然後無奈的說道:「不管怎麼樣,我都想跟著你們,你們現在已經中了我下的毒,沒有我的解藥,你們活不過三天!我不想這麼做的,是你逼我的……」

「該死的女人,你竟然對我們下毒?早知道我就不該讓主人救你這個蛇蠍女人,人類果然卑鄙無恥!」

雲聞言徹底怒了,直接化為人形,站在墨九狸身邊,怒瞪著對面的女子吼道。

「好了雲,我們走,別理她!」墨九狸諷刺的看了對方一眼道。

「主人,這種人我們留著也是禍害,殺了算了!」雲氣憤的說道。

雖然知道對方的毒藥,根本奈何不了自家主人,但是救了這樣一個白眼狼,恩將仇報的人,還是讓她非常不爽的……

「不用麻煩,有些人不作死自然就不會死!」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我頓時心頭一緊,心道,好歹咱也是個純爺們,真漢子,帶把的主兒,總不能眼睜睜看着鐵衣活活累死或者七劍穿心,而我就這樣抱着一根石頭棍子裝雕像不是。

想來,我也算是一介學霸,合同制陰差,我思來想去,這能拿的出手的也就是這噬冥捕手這對付鬼的招數了,雖說這玩意是針對鬼民陰魂所用,但聊勝於無,我舉着好不容易打着火的噬冥捕手,雙手握着千年烏金石,擺出了一個高爾夫球手的出杆姿勢。

就在我凹好造型苦等的時候,果然,這表現機會很快就來了。

七柄飛劍,不斷遊走,角度刁鑽,力度不減。

就在鐵衣動作稍稍一緩的時候,我赫然看見鐵衣的身體右側一柄藍色劍光直插而入,而此刻鐵衣忙着應對面前的三柄劍,眼瞅着這藍光劍就要對着鐵衣穿體而過的時候,說時遲那時快,我深憋一口氣,雙手全力掄起烏金石,一棍子上去,來了一個全壘打,便將那一柄藍劍的劍勢卸去,藍劍堪堪與鐵衣擦身而過,而我雙手發麻,烏金石差點掉落在地上。

經過這一下擊劍,我才知道鐵衣此刻竟然戰的有這麼艱難,雖說我剛纔使盡全力的揮杆,也只是讓這藍劍的方向稍稍偏移,這飛劍的力道之大便可見一般了。

“小子有兩下啊,不錯!”鐵衣在忙着應付飛劍的空擋,背對着我說了一句。

“小意思,左邊……又來了一劍……眼看着是躲不過去了,就在這時候,鐵衣一甩手,幾點銀光劃過,沒錯,七星鎖魂針!

這七針雖然同時從鐵衣手中發射而出,但卻速率卻極爲不同,並沒有如我所期的一字而出,反而像是排着隊一般,先發而後至,貌似都射向了那一柄紅光劍的同一部位,一針,兩針……隨着最後一針穿過。

將要刺穿鐵衣的那一柄紅光飛劍,短時刺勢逐步放緩,最終我的眼前遍及一片紅色!

“趕緊爬下,麻痹的要爆炸了!”我對着鐵衣的背影大聲喊着。

隨着轟的一聲,我霎那間感覺整個空間都爲之一振!

可奇怪的是身體並沒有感受到預期的那般爆炸所帶來的痛感,而是剛剛還籠罩的殺氣似乎瞬間就不見了,再一看這七彩飛劍貌似又回到了石牆之上,詭異的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剛剛的生死瞬間更像是一個夢,一個真實的夢境。

我使勁揉了揉眼睛,確定不是自己眼花!鐵衣看着我,搖搖頭表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帶路的那個門童竟然返身回來了,像個沒事人似的:“豐都鐵家果然不同凡響,不錯,不錯。不過你別得意,這還不是七彩劍陣的最難檔。”

當時是,幹架鐵衣行,吵架我在行!看着這小子挑釁的眼神和話語,我一甩頭,活動了活動舌頭,直接噴道:

“你小子故意的吧?我們誠心來尋均純先生,這就是均純先生的待客之道?什麼狗屁大師,要不是鐵衣,奶奶的剛剛就掛在這了”說話間,我便準備揮舞着噬冥捕手準備撓這小子。,證明我是實打實的漢子。

量這小子還未發育的身材,定然不是我的對手,所以我有恃無恐。

誰知,這門童竟然說道:“看來是我收陣太早了,苦頭沒吃夠,若不死你們進門的時候我已經將這七彩劍陣調過了,剛剛你們看見的都是幻覺,不過你要是敢撓我的話,我就不敢保證是真是還是幻覺咯。”

這時候,鐵衣上前拍了拍我後背,“沒事,看來的確並無惡意,不然剛剛我們可能……。還有,凡是鑄劍大師,這劍法都是第一流的!不相信你試試!”

“你…你…”我用金光閃閃的噬冥捕手,指着這小子不知道該說什麼,不過聽着鐵衣的話,完全放棄了武鬥的想法。

“你什麼你,關我什麼事情,若是你剛剛聽那小子的話,就不會觸動機關,小腦長偏了吧,走路都走不好,還好意思說別人。”這小子這嘴簡直就是糞坑的節奏,我氣的肺都快炸開了。

“你…你…鐵衣你別拉着我,我非撓死他不行,氣死我了。”這傢伙火上澆油的節奏,頓時讓我荷爾蒙爆棚,準備幹架,可死活掙不脫鐵衣的胳膊。

鐵衣悄聲在我耳邊說道:“你忘記我們此行來的目的了?再說,徐伯不是說,這均純先生容易招惹妖邪,佈置個陣法之類的也說的過去,應該不是針對我們,算了,算了。你要是真想打,我就放手”

其實,我內心也早想明白了,剛想下臺階的時候,這沒眼力的死孩子直接把梯子拿走了,我懸着不裝裝實在是太過尷尬了。

我輕聲對着鐵衣說:“別鬆手,我不想欺負小孩子,留個臺階,我準備下來了!”

“要不是看在我兄弟面子,我今天非把你撓的破相了不可。”我裝模作樣的碎碎唸的說着。

“且……。”這門童沒搭理我直接進了第二進院落之中。

有了剛剛那一幕,這次我可是小心翼翼,步步爲營,死死的跟着鐵衣,生怕再生事端。

老婆太拽:總裁也認栽 還好,我們順利到了第二進園子的門口,我這懸着的心才放下,心想着哪個不開眼的毛賊要是私自跳進來的話,那真是後果不堪設想。

想起剛剛的那些飛劍,我依舊心有餘悸,雖然那小子說是幻覺,我卻感覺十分真實。

剛進了第二進園子之後,我被眼前的一幕深深震驚了,這青石路面之下,赫然是一個個碩大的象棋棋子,星羅密佈的鑲嵌在青石之內,院牆兩側則是生長着茂盛的竹子,看起來倒是頗爲有些文人雅士的風範了。

正待我一腳上去的時候,鐵衣一把拉住了我,“先等等,看他怎麼走。”

“難道這玩意也有玄機?我靠,這主人也太霸道了吧,想要見他一面還真是不容易”我看着鐵衣,我不敢相信的說。雖然抱怨歸抱怨,想想剛纔古劍齊飛的場景,還是小心些好。

在門童進入第三道院門之後,鐵衣說了一聲,跟着我走,一步不差,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些棋子的佈置應該是一個古陣法,如果不按照規定的步伐,定然是困在這裏無疑了。

聽着鐵衣的話,我詫異非常。“我沒聽錯吧,就這麼大的一個院子,再離譜也不可能會迷路吧?難道是傳說中的鬼打牆?”

鐵衣不置可否的樣子,我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了,雖然我的理智告訴我鐵衣的話實在是太離譜了,但我還是不敢輕易嘗試,於是就跟着鐵衣的步伐,時不時的停下踏幾步,又不時的返身,旋轉,總之,這十多米的距離走下來,我已經是汗溼衣衫了。

站在門口,我大口的喘着氣,不管怎麼說,總算是又過了一關。

正在我看着面前的石棋感覺鐵衣太小題大做,看見井繩就說蛇的時候,我突然一看這石棋子竟然自己動起來了,速度非常快,很快整個地面的佈局跟進來的時候完全不同了。

估摸着如果還按照剛纔的路進的話,頓時會陷入其中無法自拔,我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感覺這一趟被徐伯忽悠了,這傢伙說這次尋訪應該沒事,太坑爹了。

過了一個拱門,進了院門之後,我看到迎面的是大廳,左右各有4間偏房,都是硃紅實木,看起來古色古香,價值不菲,頗有幾份江南園林的味道,但又含着北方庭院的雄渾與厚重,看起來這園林的主人卻不是尋常之人。

鐵衣則擡頭說,“這應該就是最後一進的院落了”,我們先後進入大廳後,一位滿頭銀絲的老者,從太師椅上起身,微笑着面向我們而來。從外貌上看,這人雖然現在全身上下都已沾染了時光的痕跡,但年輕時候定然也是一個貌美如我的美男子。

看起來如此和藹之人,竟然將院子佈置的如此機關重重,簡直就是一隻笑面虎啊,吃人不吐骨頭,徐伯提前聯繫了尚且如此,如是我們徑直而來,那簡直就是用命送禮啊!

“豐都崔家,鐵衣、崔銘特來拜會均純先生。”鐵衣雙手抱拳,樣子恭敬。

這傢伙就是這樣,幹啥都不知道提前說一聲,我慌忙學着鐵衣的樣子,舉手作揖。這動作,若是常人看到的不知道的還以爲是在拍古裝電影哪,跟着鐵衣這古早的行禮方式,我還真有點不適應,只能照貓畫虎一般學着鐵衣的樣子瞎來了。有那麼一刻,真有種回到古時,不在當世的感覺。

隨着一陣爽朗的笑聲響起,“你們這些年輕人就別這麼老里老氣的了,年輕人就該有年輕人的樣子,老氣橫秋的我不喜歡,都別客氣了,趕緊坐吧!”看來這均純先生確實是個人物,因爲我始終相信,大人物一般都是很和藹可親的,雖然這種和藹有表演的成分,但相比門童驕橫的樣子,我頓時感覺心裏舒服很多。

但好是沒好氣的說:“早聞先生大名,按照徐伯,徐鈞先生的囑咐前來拜訪,誰知道先生這裏可真是不好進呀”,聽到我的話,鐵衣用眼睛示意我別亂說話,我本想着釋放下心中的憋屈,但看着鐵衣的樣子,便沒有再說下去。

“謝天,給客人倒茶!”我看着眼前這個冰冷的門童退下的樣子,心裏優越感頓時倍增。心想你這拽拽的樣子,還不是給二位爺倒茶斟水?讓你再得瑟,一會我再給你打個小報告,一副小人得志的心態,我對剛剛發生的事情始終不能釋懷。

看着那個叫做謝天的小子離開後,我正要說話時候,均純先生說道:“犬子不知禮數,從小喜歡研究陣法,這不自己設計了這些小玩意兒,雕蟲小技獻醜,讓二位見笑了,看在我這張老臉的份上,還望二位莫見怪啊!”

均純先生這句話驚的我下巴差點脫臼,那個拽拽的小子,竟然是均純先生的兒子,剛剛那些差點要了我老命的遭遇竟然是些小玩意兒,我擦,這兩人還真挺怪啊!

“不過這件事情也不能都怪他,這也是按照徐鈞先生的吩咐,若不然,老朋友到此怎麼會開着機關不是?”

我和鐵衣異口同聲的看着均純先生問道,“徐伯?”

這老爺子笑着點了點頭!

想着剛出去的那個叫謝天的小子還真是個陣法天才。 第758章

「我知道你們很生氣,但是我也是沒有辦法的,我只是想跟著你們而已,可你們為何要拒絕我,我也是無奈才給你們下毒的!只要你們帶著我,我自然會給你們解藥的……」女子低頭說道。

「解藥?你以為我們稀罕嗎?就你那點本事,根本就毒不到我的主人,還以為自己多了不起,既然那麼厲害,還是先給你自己解毒吧,卑鄙的人類……」雲怒道。

「你說什麼?」女子聞言一驚道,隨即查看一下自己的體內,發現她果然中毒了,好在並不嚴重,服下一顆丹藥,便解了自己的毒。

只是她仍舊震驚的看著墨九狸問道:「你什麼時候給我下的毒?」

「在你下毒的時候!」墨九狸有些詫異這女子竟然這麼快解了自己的毒。

「怎麼可能?我分明做的……」

「你到底是誰?」女子忽然看著墨九狸質問道。

「似乎你沒有資格知道我是誰呢,雲,我們走……」墨九狸冷笑一聲道。

「不可以,你們不能走!不管你們是誰,我都要跟著你們!除非你告訴我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如此毒術,否則我是不會讓你們離開的……」男子忽然跳上雲的背,盯著墨九狸說道。

而她身上的氣息,也是忽然一變,整個人都變了一個人似的,根本不是之前看到的那個狼狽可憐的小丫頭……

「呵呵……怎麼捨得露出你的真面目了嗎?不過你到底是誰,我沒興趣,想跟著我,可以,憑你本事吧!」墨九狸冷笑一聲,手一揮。

女子就被她揮了下去,雲直接展翅飛走,墨九狸居高臨下看著下面的女子道:「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不是你能隨意挑釁的!」

說完雲直接飛遠,女子望著墨九狸和雲離去的方向,震驚自己竟然被墨九狸輕輕一招解決了,仔細一感知,發現自己又中毒了,心裡懊惱不已,不過想到什麼唇角露出一抹嗜血的微笑道:「以為這樣就能甩掉我?真是做夢……」

隨即女子四處望了一眼,向著森林深處走去,找了一個不起眼的山洞,從自己的空間戒指中,拿出無數的藥材,折騰了許久,終於折騰出一顆丹藥服下……

身上墨九狸嚇得毒,瞬間解了……

女子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來,隨即拿出一顆黑色的珠子,直接捏碎了,一道黑色的光芒閃過,女子的身影消失在山洞中……

再次出現時,剛好落在墨九狸和雲的中間,墨九狸和雲則正在烤肉,而這女子落在兩人的中間,所以悲催的直接落在了墨九狸的考慮上……

「啊……」

接著一聲慘叫,她立即滾刀一邊,可是頭髮卻被燒掉了不少……

有些狼狽的站起身,不敢置信的瞪著墨九狸和雲,然後眼神落在她們中間的烤爐上,心裡鬱悶無比,該死的怎麼會這麼點背……

墨九狸也有些詫異,這忽然出現的女子,這時她也不得不慎重看待對面的女子了,沒有想到她和雲已經離開兩天了,還能被她瞬間找到…… 我吃驚的看着均純先生,“先生,按照你的意思是說,剛剛我與鐵衣所經歷的那些陣法機關,竟然…竟然….都是剛剛那小……哦不,先生家公子所佈置的嗎?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剛剛所經歷的那些詭異畫面,此刻依舊在我腦子裏揮之不去,可我萬萬不曾想到,那猶如天外之物的東西,竟然是剛剛那個叫做謝天的少年所佈置。

均純先生笑着點了點頭,“謝天這孩子是我獨子,他母親去世很早,我管教不利,從小這性格便有些孤僻,在同齡的孩子玩笑打鬧的時候,他去喜歡鑽進我的書齋,看那些古籍,加上我對他有些溺愛與愧疚,所以便閒散了些。

不過,這孩子從小便對道門之術很感興趣,幾年前,老友茅山忘楛道長到訪,無意中看中了這孩子,便帶着到茅山學歷了一年,回來之後便設計了這些佈置。

都是些雕蟲小技,衝撞了你們,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帶他向你們道歉。”

聽聞均純先生的話,我與鐵衣頓時表示完全無礙,我們很喜歡這種被虐的感覺,能夠傳播正能量,激勵人奮進。

不過,這客氣歸客氣,均純先生的話還是讓我十分震撼,剛剛見謝天的樣子估摸着也就是十七八歲的樣子,縱然天資聰穎,且師從名師,可這一年時間便能造出如此神祕陣法,而且按照他的說法,並未施已全力,想一想,我都冷汗涔涔,若是我剛剛真要跟這小子幹架的話,被虐是一定的,能不能活着都是個問號。

就在我獨自思忖的時候,鐵衣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一般,聲音都有些激動的說,“先生,你的意思是說,這謝天師從茅山忘楛道長?真的是忘楛道長?”

我看了看均純先生微笑着點了點頭,又扭頭看了看身旁的鐵衣,不知道爲什麼這句好像看起來沒有什麼亮點的話,會讓這鐵疙瘩如此激動。

看着鐵衣,我好奇的問道:“怎麼了?”

鐵衣看着我說,“你可曾聽說過這茅山忘楛道長?”我搖了搖頭,表示完全沒有。

“茅山忘楛道長號稱近百年來,最強道術大家,神一般的存在,這資歷遠在當今茅山掌教之上,只是自身無意,才未曾執掌茅山,如同地仙一樣的人物。

很多年前,我曾與忘楛道長有過一面之緣。你可知,我是在何處見到道長?”

我果斷的搖頭,表示繼續說。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