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時代,那是一個羣星閃耀的年代,一個個鼎鼎大名閃耀在天空中,甚至在等候馬前卒的時候,孟落日和土豪金兩個人還憧憬着自己可以遇到那個戰國的名人,是白起,是廉頗,是李牧,還是……

太多太多了,前面經過了商周春秋,按照正常的情況應該就要到戰國了,在他們心中,這個類似於時間的陣法,就是按照歷史的順序進行着發展,他們將會沿着歷史的軌跡,好好的遊歷一番。可是沒想到,只是打聽個兵器鋪,竟然就引出來了一個秦末的大人物——虞子期。

“靠,我還想要知道長城是怎麼修建的呢……唉,看來也沒有機會看看秦始皇的兵馬俑是怎麼修建的了。”

土豪金這個悶油瓶都忍不住低聲的嘆息,從他的話中可以感受到那種濃濃的失望。

對於幾個人的話,黃飛虎和伍子胥等人更像是在聽天書,他們可不知道在後世中有長城的輝煌,有兵馬俑的博大,更不會知道在戰國時期曾經有過那樣一段讓人熱血賁張,名將輩出的時代。

不管怎麼樣,現在他們已經來到了這裏,這個以時間作爲基礎的陣法,是不會因爲他們而有任何的改變的,既然如此,就坦然面對吧,何況,傳說中的西楚霸王手下的五虎將可是能夠和鼎鼎大名的劉備帳下五虎將並提的人物,能夠有機會結交這樣的高手,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土豪金和孟落日兩個人吵的最歡,雖然他們不是商人出身,可是也都着急的想要率先見一見虞子期這個大人物。

反倒是把本來是商人的馬前卒給奚落到了一邊。

因爲土豪金喝過了酒,話也變得多起來,兩個人甚至已經爭論到了到底是項羽手下的五虎將厲害還是劉備手下的五虎將厲害,兩個傢伙的爭吵已經成爲了軍營中的一大噪音了。

最後馬前卒下了一個最不負責任的決定:

“你們兩個去吧,我不和你們兩個傢伙摻合到一起去了,看着你們兩個吵來吵去的鬧心。”

“去就去,當我們不會討價還價啊,靠。”

孟落日氣呼呼的說道,土豪金也醉眼乜斜,不屑的撇了撇嘴巴:

“就是,少了你我們還做不了買賣了,不去算了,再說,反正這樣的穿來穿去的,媽的錢這東西真他媽的沒用,多花點也無所謂!”

聽到土豪金臨出門的時候的話,馬前卒的臉立刻黑了下來。他可是有名的守財奴,現在竟然有人說錢浪費一些根本不算什麼事兒,這讓他心疼的要死,好像看到自己口袋中的錢已經張了小翅膀,在他的眼前飛啊飛的。

在這樣的鬧劇之後,孟落日和土豪金一路打聽着就來到了虞子期的兵器鋪。

虞子期還真是一個不錯的武器商人,在孟落日的一聲大喊之後,屁顛屁顛的跑了出來。

土豪金和孟落日兩個人都瞪着眼睛打量着虞子期,想要看清楚這個西楚五虎將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

虞子期看到進來了兩個買主,可是當看到了自己這個老闆的時候,竟然都瞪着眼睛看着自己不說話,貌似從前這種狀況都是發生在自己的妹妹身上的,怎麼今天輪到了自己了。

何況,被兩個大老爺們這樣死死的盯着,還真的不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情,實在受不了兩個人的眼神了,虞子期不得不再次的清咳了一聲:

“咳咳,二位,你們需要什麼兵器麼?”

對於這樣奇怪的客人,虞子期也沒有辦法,只好先試探着問問了。

孟落日和土豪金終於想到了他們是幹什麼來的了,連忙重新把視線落到了旁邊的兵器架子上,忽然在對面的房間中傳出來了一個女子銀鈴般的喊聲:

“哥,今天的生意好好啊,項羽是不是也要在今天過來?”

土豪金和孟落日不由得在同時眼前一亮……

(本章完) 第2902章

「那你說,你到底如何才願意跟著老夫學習陣法?」悟雲看著墨九狸沒有辦法的問道。

「前輩,我必須做完三件事,才有可能跟隨你學習陣法!」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三件事?那都是什麼事情你說說看?」悟雲聞言問道。

他想著的是,如果自己幫這丫頭把事情搞定了,豈不是能把她帶走了?

墨九狸也知道悟雲的打算,不過倒是沒有隱瞞對方的直接說道:「我要前往九重天找到我的兩個女兒,還要找到我的夫君,最後還要把九重天前世殺了自己那些人解決掉,只有完成這三件事我才能有心思去跟前輩學習陣法!」

「什麼?你有兩個女兒了?怎麼可能?你分明都不到百歲啊?」悟雲聞言震驚的問道。

他還仔細的看了眼墨九狸的骨齡,確定自己沒有看錯才更加震驚的!

他沒記錯的話,雖然這個界面比較低級,但是修鍊者的年紀和自己所在的地方差不多,千歲的年紀都是小的!因此,對於修鍊者來說,不分男女,都是成親比較晚的!

很多人甚至為了修鍊,一生都不會嫁娶的!

所以不管是在這裡,還是在他的世界,一般人幾千歲才會結婚生子的。像墨九狸這樣的百歲不到的年紀,其實就跟幼兒差不多,怎麼可能有孩子啊,還是有兩個孩子了!

簡直讓悟雲無法想象,就連馮珂等人聞言也是十分驚訝的看著墨九狸,他們還不知道自己的主子年紀這麼小,更加沒有想到墨九狸年紀如此小,卻已經成親並且有兩個女兒了!

這在八重天還真的是十分罕見的!

想他們家族的女子,一半成親早的,也都是在千歲左右的,幾百歲的也有,但是都是極少數的!

百歲不到那真的跟悟雲想的差不多,還是孩子,是根本不可能成親的!

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我成親比較早而已,大女兒現在已經18歲了,小女兒也3歲了!」

「那你這丫頭成親還真的是太早了,還真沒看出來,你已經成親了,不過你的女兒和夫君為什麼沒有跟你在一起?」悟雲八卦的問道。

「女兒是被人所害,至於我夫君是因為跟我走散了!」墨九狸聞言簡單的帶過說道。

「好吧,既然是你的女兒和夫君,那麼老夫幫你好了,老夫雖然可以帶你離開這個低級界面,但是把你帶走九重天,似乎你也無法幫自己報仇了!」

「這樣吧,你把你女兒和夫君的畫像給老夫,老夫去哪個九重天幫你把人找到,然後帶回來你身邊,這樣你到了九重天把仇人殺了,就能跟著老夫離開了,你覺得這樣可好?」悟雲想了想看著墨九狸問道。

「前輩,我的女兒在九重天一個認識的人府中,應該是安全的,如果前輩真的想幫忙,那就麻煩前輩從九重天去往魔界一趟,幫我打聽一下我夫君的下落吧……」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也行,那老夫去魔界幫你把夫君帶回來,」 忽然出現的這個美女,讓土豪金和孟落日兩個人同時一愣,不過兩個人心中所想的事情卻不同。

土豪金聽到了這個女子說項羽要來到這裏,不由得有點熱血澎湃,項羽,當事之豪傑,勇力中大概在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恐怕也沒有幾個人是可以和他相比的。

想到了即將見到這個堪稱是歷史上第一猛人的項羽,土豪金就有點情難自制。而孟落日則是讓眼前的美女弄的眼前一亮,本來他已經是有妲己在懷了,尋常的美女,還真的無法進入他的法眼,可是眼前的這個女子還是讓人感到了那種與衆不同。一聲戎裝,顯出了一絲精幹的味道,手上提着一把寶劍,背上揹着一張長弓,這讓她的身上散發出了更多的榮光和英姿。好像站在面前的不是一個女子,而是一個提馬在疆場上的將軍。

看到這兩個奇怪的客人,把視線放倒了妹妹的身上,虞子期在感到心裏踏實一點的同時,升起了另一種緊張。

每個見到自己的這個妹妹的人,都會情不自禁的有這種表現,但是也有很多的登徒子第也給他惹來的不少的麻煩,要不是他們兄妹還有一身的好本領,恐怕早就沒有這樣安然的日子了。

有時候連虞子期自己都不確定,自己有這樣一個漂亮的妹妹,不知道是福是禍。

“妙弋,你怎麼又跑出來了,項羽那小子說是今天過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來呢,忙的稀里嘩啦的。快回去,我這裏招呼客人呢。”

大概是因爲虞妙弋拋頭露面也曾經給虞子期帶來過不少的麻煩。所以看到虞妙弋自己走出來,虞子期總是感到莫名的緊張。

土豪金和孟落日也終於知道了眼前的這個女子是誰了,貌似能夠這樣驚豔的人物,在歷史上留下了名字真的是無可厚非。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西楚霸王無奈的歌聲好像在兩個人的耳邊響起,這個女子竟然就是在歷

史上爲了項羽自刎而死的虞姬。

那個女子衝着虞子期皺了皺可愛的小鼻子,然後好像是一隻小兔子一樣的跑回到了房間中。

土豪金和孟落日也感覺到貌似自己這樣盯着人家一個大姑娘看,真的不是非常的禮貌,輕輕的咳嗽了一聲,掩飾他們的尷尬。

“我們是來選擇一些上等的兵器。”

孟落日還是先把他們此行的目的說清楚,否則現在他們的表現還真的容易被人當成是酒色之徒。當然,只是後來看虞妙弋的表情,之前看虞子期的,只能夠說明這兩個人的性取向出現了問題。

言歸正傳,當說道了買賣上,虞子期的心裏也算是踏實了下來,連忙點頭:

“沒問題,沒問題,哈哈,我們這裏就是兵器多,這些陳列在兵器架上的現在都有存貨,你們可以自己選擇趁手的。”

孟落日和土豪金連忙笑着點頭示意,然後慢慢的在兵器架子上觀看,但是他們的眼角總是時不時的向大門口的位置掃上一眼。彼此心中的想法都明白,他們就是想要看看那個傳說中的人物西楚霸王項羽。

虞子期在兩個人的身邊給他們介紹自己的兵器,無非就是老王頭賣瓜一樣的自賣自誇,可是當他發現這兩個來買兵器的傢伙,好像注意力完全不在這些兵器上。

如果這兩個傢伙的視線總是向房間的方向看,他還會把這兩個傢伙當成是之前的那些登徒子,甚至把他們兩個人扔出去也不是沒有可能的,現在的兵器生意好做,他還真的不是非常在意損失這樣的兩個客人,可是這兩個奇怪的傢伙的視線總是在大門外的方向逡巡,這讓虞子期更加的摸不到頭腦,不知道他們打着什麼樣的主意。

趁着孟落日和土豪金不注意的時候,他悄悄的囑咐自己的兩個手下:

“注意點門外的動靜,這兩個人有古怪。”

一個手下點了點頭跑到門外,沒過多久就一路小跑的跑回來,一邊跑還一邊在嘴裏興奮的大聲

喊着:

“老闆,老闆,哈哈,不用擔心,我們不會有任何的麻煩,項籍來了!”

虞子期非常的高興,連忙快步的迎了出來,土豪金和孟落日也非常的高興,渾然沒有注意到,那個進來稟報傢伙口中的麻煩就是他們兩個人。

沒有想象中的那種光芒閃耀,也沒有應該擁有的那種鮮花環繞。他的出現沒有任何的異常,孟落日和土豪金兩個人就看到了一個彪形大漢邁着大步走了進來,在他的身後,還跟着兩個頂盔摜甲的士卒。另外還有一個好像是師爺模樣的人。

虞子期快步的來到了項羽的身邊,那熱情程度比對孟落日兩個人要強過幾倍。

項羽瞪着大眼睛在院子中巡視了一圈,然後聲如洪鐘一般的大聲的說道:

“剛纔我聽好像有人喊,說你這裏有麻煩了,什麼麻煩?”

虞子期瞪了一眼那個小夥計,貌似人家孟落日和土豪金可沒有任何不軌的行爲,只是他們的眼睛不是非常的老實而已,說他們在這裏惹麻煩,好像還真的不應該,眼睛長在人家的腦袋上,看哪裏那好像是人家的自由。

“沒有沒有,哈哈,是這小子迷糊了,他瞎說的。”

虞子期笑呵呵的回答,這個時候項羽也忽然注意到了站在院子裏的孟落日和土豪金兩個人正在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在他的心裏本來就有着有人在虞子期的兵器鋪中搗亂的先入爲主的思想在作怪,因此怎麼看着孟落日和土豪金兩個人都感到不順眼。

邁着大步好像砸夯一樣的就來到了兩個人的跟前:

“你們兩個是幹什麼的?”

孟落日和土豪金同時愣了一下,自己站在院子中當然是來買兵器的,可是這個項羽看上去也太霸道了一些,因此心裏多少有點不爽。

本來土豪金的酒勁兒就沒有完全過去,他把眼睛一瞪:

“哼,來買兵器的,如果是買菜的,早就去菜市場了!”

……

(本章完) 第2903章

「也行,那老夫去魔界幫你把夫君帶回來,然後去九重天找你!這個你拿著,老夫有消息會跟你聯絡的!」悟雲說著,給了墨九狸一個傳音石說道。

「多謝前輩!」墨九狸接過傳音石說道。

「行了,你早晚是老夫的徒兒,不用客氣了,老夫這就去魔界看看……」悟雲看著墨九狸說道。

說完直接撕裂空間就離開了!

墨九狸望著老者消失的天際,心中微暖!

雖然這個悟雲老者是為了收自己為徒,才會如此痛快的幫忙自己去魔界的,但是對方的做法卻不讓自己討厭,起碼對方的目的都說的清楚,也沒有害自己之心,這樣的強者,值得墨九狸尊敬!

她並不是喜歡麻煩人的人,但是這一次來驚天海域一無所獲,心裡實在擔心帝溟寒的情況,所以才會讓悟雲幫忙,反正她也看出來了!

悟雲是絕對不會因為的幾句話,放棄收自己為徒的,那麼就讓對方先幫助自己去魔界看看,日後自己再找機會報答對方的恩情就是了!

想到這裡,墨九狸也就不再糾結了!

「你們幾個沒事吧?」墨九狸回頭看著馮珂七個人問到。

「主子,我們沒事!」馮珂等人回神說道。

「剛才我和悟雲前輩說的都是真的,現在我給你們一個機會選擇,是選擇跟我一起離開前往九重天,還是選擇留在這裡你們自己決定!」

「當初救你們我就是打算帶著你們前往九重天,為我所用的,我的仇人在九重天了,所以我去九重天就是為了報仇的,到時候你們跟在我身邊,生死並不一定能有保障,所以你們可以想清楚,再告訴我答案!」

「放心,就算你們選擇留在這裡,我不會為難你們,我會解除和你們之間的契約,讓你們離開!」墨九狸看著馮珂七個人說道。

如果不是看在這一次他們七個人被悟雲威脅,也沒有說出自己的行蹤來,她是不會這麼做的!

這七個人都是八重天各大家族的老祖宗,雖然他們是因為擔心自己被悟雲殺了,自己也會跟著隕落,但是他們不過跟自己契約之後就分開了,卻沒有在面對悟雲這樣的強者時,為了族人和性命第一時間出賣自己,讓墨九狸願意給他們一個機會!

墨九狸做事向來如此,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馮珂等人聞言都是一愣,紛紛對視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詫異,最後七個人商量了一翻之後,七個人齊齊跪在墨九狸的面前,馮珂看了眼其餘六個人。

然後馮珂看向墨九狸說道:「我們商量好了,我們三個跟著主子前往九重天,他們四個留下來!」

「不過,他們四個雖然留下來,也不想跟主子解除契約,他們是因為實力剛到神尊,突破飛升還需要很久的時間,所以想暫時留下來修鍊,日後飛升到九重天之後,也能助主子一臂之力!」

「你們想好了?」墨九狸聞言沒有什麼表情的問道。 還沒怎麼着呢,兩個人說話的時候就已經是火藥味十足了。虞子期只能是在心中暗自叫苦。

項羽是個一勇之夫,他還是清楚的,但是和項羽接觸的時間比較多,他的義薄雲天也同樣讓虞子期感到欽佩,看到兩個人擦出了火藥來了,作爲東家,他連忙上前解勸:

“二位,二位,稍安勿躁,都是來我這裏做買賣的,哈哈,不要傷了和氣。”

項羽和土豪金倒是頗有默契的在鼻子中發出了一聲冷哼的聲音,本來就想要這樣過去了,可是在項羽身後跟着走進院子來的兩個人也是兩個混蛋,看到自己的老大不爽了,兩個做小弟的也看着不舒服,其中的一個傢伙哼了一聲:

“什麼東西,也在這裏張狂,也不看看我們公子是什麼人。”

如果說話的是項羽,也許兩個人覺得他還有猖狂的資本,畢竟人的名,樹的影兒,項羽號稱是霸王,一定是孔武有力的典範,可是現在一個小嘍嘍竟然也在項羽的身後狐假虎威,這讓土豪金和孟落日兩個人的火氣可都燒起來了。

孟落日悠閒的上前走了兩步,然後衝着地上吐了口吐沫:

“什麼東西,狐假虎威!”

小士卒跟着霸王也是猖狂慣了,沒想到今天竟然有人不把他們放在眼裏,伸手就去抓孟落日,嘴裏還不乾不淨的罵着:

“你他媽的在給我把剛纔的話說一遍!”

還沒有等他的話音落下,看到孟落日一個快速的前衝,從這個士卒的腋下鑽了過去,同時翻手腕一抓那個士卒的後背,大喊道:

“說幾遍都沒問題,可惜小爺我今天心情不爽,不想和你廢話!”

在孟落日說完之後,那個士卒已經慘叫着摔了出去,高大的身體結結實實的摔倒了地面上,哎呦的慘叫一聲,就爬不起來了。

不是孟落日真的有多大的力氣,而是在抓住對方的同時,孟落日用上了巧勁兒,正好在那個士卒的胳膊肘上磕了一下,他也

是誠心讓那個士卒出醜,這一下就讓那個士卒的胳膊脫臼了,只能夠在地上疼的嗷嗷的打滾兒。

本來已經認爲沒有什麼事兒了,可是沒想到在眨眼之間就有一個人被放倒在地上,另外的一個士兵愣了一下,連忙伸開手掌去抓孟落日。

孟落日還真沒有把這個傢伙放在眼裏,身體好像是一個陀螺一樣的在地上旋轉,讓士兵撲了個空,還沒有等士兵的腳步站穩,在下面他已經是狠狠的一腳,蹬在了那個士卒的膝蓋上。

“哎喲我的媽呀!”

那個士卒慘叫了一聲也摔倒在了地上,孟落日藉着前衝的勢頭,一下竄到了那個師爺模樣的傢伙面前。

那個師爺連忙舉起了雙手:

“別動手,沒我什麼事兒!”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