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九狸讓門口的四個護衛,把屋子打掃了一遍,然後站在院內神識放開,掃了眼整個小院的周圍,確定沒有什麼問題后,對著安老使了個眼色!

安老會意,飛身在小院周圍轉了一圈,瞬間,一道道陣法光芒,不斷的落在小院的周圍,速度快的讓馮老和戰老根本看不清楚!

「小師父,搞定了,除了跟著我們回來的人之外,誰也進不來!」安老回到墨九狸身邊說道。

「恩,給我說說這裡的等級吧……」墨九狸直接從戒指內,拿出張搖椅,放在樹下坐上去問道。

「你們兩個也過來給小師父說一下……」安老聞言直接坐在石桌邊,瞪著馮老和戰老喊道。

馮老和戰老回神,急忙乖寶寶似的坐在安老的對面,之前他們就從安老的口中得知,墨九狸是從下仙界來的,但是安老卻稱呼對方小師父!

在他們眼裡,墨九狸應該是不能修鍊的廢物,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安老會拜對方為師罷了!

但是,想到每次安老都喊墨九狸小師父,他們覺得安老可能是欠了墨九狸人情,才會這般對待墨九狸的!

畢竟,他們修鍊的人,欠了人情不還的話,是會影響以後的飛升的!

可是剛才看到安老布陣的速度,還有那陣法的複雜和強悍,瞬間讓馮老和戰老就呆住了!

兩人心中驚駭不已,已經腦補出墨九狸絕對是隱世的陣法前輩等種種故事了! 雖然表面上都比較平靜,但是土豪金的心中多少還是有點忐忑的,畢竟自己的身份比較特殊,知道他的人可不在少數。如果在搜查三皇子的時候將他順便也“打撈”出來,還真是夠冤的。

鏢局中領頭的老爺子笑呵呵的站在那裏,好像無所事事一樣,從他淡定的表情中就可以感覺出來,這些士卒很有可能會撲空。

土豪金的擔心沒有任何的意義,那些士卒在走過他的身邊的時候,連正眼都沒看他一眼就走了過去。看來用不着將擋住了半邊臉的頭髮挪開,這些傢伙就已經斷定土豪金不是他們要找的人了。

幾個士卒快步的來到了趙雲的旁邊,上上下下開始打量着,土豪金注意到,這幾個人幾乎是沒有在其他人身邊停留就站在了趙雲的旁邊,如果不是知道趙雲的身份,估計他們會懷疑這些家戶根本就是衝着趙雲來的。

“不對,他不是三皇子。”

忽然一個士兵大聲的喊道,土豪金差點笑出聲來,本來趙雲就不是三皇子嘛,甚至他根本就不是商國的人無論是從歷史上還是從現在這個時間已經完全崩塌的世界中,趙雲都不可能和殷雷扯上什麼關係。

其他幾個士兵也得到了相同的答案,這個時候,那個爲首的山賊頭領已經從外面走了進來,在他身後還跟着一個白淨面皮好像書生模樣的人。

“怎麼回事?”

那個首領眉頭緊鎖,大聲的問道,一個士兵連忙跑過來:

“宋先生,老大,之前的消息有誤,這個混跡在鏢局中的人根本就不是三皇子,而是一個和三皇子長得非常像的一個人而已。”

首領歪過頭看着身後的男子,那個男子的臉色也不好看,快步的繞過了幾個士兵,站在趙雲的前面左看右看,最後也輕輕的搖了搖頭。隨即他的視線落在了鏢局領頭的那個老爺子的身上:

“範老,對您老我也算是久聞大名

了。之前我們已經得到消息,三皇子就混跡在了你們鏢局中,可是現在我們竟然沒有在你們鏢局裏找到三皇子,還希望範老多多幫忙,給我們衆人指點迷津。”

“哈哈,大人說笑了。我們怎麼可能知道三皇子的消息呢。不過是接了一單生意,所以出了趟鏢而已,三皇子那樣的貴人,我們就是想請都請不來啊。”

“範老,不用和我們打啞謎吧?只要是在朝廷中的人,誰不知道威遠鏢局的真正後臺就是老將軍黃滾啊?而黃滾老將軍又是三皇子的岳父老泰山,你們會請不來三皇子?”

聽到了黃滾的這個名字黃飛虎感到自己的腦子轟的一聲。在沒有進入到時間隧道之前,黃滾的確是商國鎮守邊關的大將,而且也正是黃飛虎的老父親。進入到了時間隧道中,在時間隧道中游走,黃飛虎已沒有了時間的概念。無論是出現在其他的各個朝代,還是出現在現在這個秩序崩亂的世界中,時間對於他們來說好像都變得非常的模糊了。

“你說的是邊關老將軍黃滾呢?他他有幾個兒子?”

黃飛虎無法抑制住心中的激動,快步上前,本來那個宋先生正在和鏢師頭目的那個老爺子在說話,沒有想到黃飛虎竟然越衆而出,所有人的視線都不由得落在了黃飛虎的身上,只有祖敵搖頭苦笑。

在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他就已經讓昭雪狼騎的兄弟們幫助他留意了。畢竟商朝他他們曾經生活的地方,祖敵試圖着在商國能夠找到自己的影子,可是結果讓他非常失望,就是在大商國都沒有人聽說過有一個人叫做祖敵的。而且這個世界和他想象中的世界又有着完全的不同,所以他尋親的想法才慢慢的淡了下來。看黃飛虎現在激動的樣子,祖敵還是理解的,只是他知道,結果十之八九是失望。

那個宋先生本來因爲沒有看到三皇子,心裏就煩躁着呢,沒想到竟然還有人和他這樣直接的說話,讓他的心中感

到更加的不喜:

“大膽,黃滾老爺子的名字也是你能直接說的麼?何況,你有什麼資格向我尋問老爺子的消息。”

黃飛虎愣了一下,最後還是低着頭,回到了隊伍的中間,自己現在的身份可不是獅騎的頭領,更加不是什麼開國武成王,只不過是一個鏢局中走鏢的普通鏢師而已。爲了顧全大局,黃飛虎還是忍了下來。

“哼,我看你們幾個人的行跡可疑,就算你們不是三皇子,可是加入鏢局的時間也不長難免會和三皇子有一些關係,走吧,把這幾個人帶上,我們要慢慢審問。”

宋先生話音剛落,身後的那些士兵就創了上來。那個山賊的頭領連忙上前。如果是爲了找三皇子,這個頭領當然不會有什麼顧及,反正在自己的身後有二皇子殷郊給自己做後盾呢。但是如果和道上的人結仇了,以後估計他們逍遙日子也就不多了。

“宋先生,不管他們加入鏢局的時間有多長,但是畢竟是鏢局中的人,這樣做不太好吧。”

還沒有等到宋先生說話,那個老者也倒揹着雙手慢慢的走過來:

“不錯,他們雖然剛剛到我們鏢局中,但是畢竟也是我們鏢局的人。如果宋先生這麼隨意的就將我們鏢局中的人帶走了,回頭老將軍那裏,我也不好交代。”

如果真的是三皇子,和黃滾即使鬧掰了也無所謂,只要成功阻止三皇子進入殷都,對於他來說就是大功一件。可是現在因爲幾個不相干的人得罪了黃滾,他的珠子會不會丟車保帥的將他棄之,從而緩和和黃滾的關係,那可就說不定了。可是現在在他的心中,這幾個人很有可能真的和三皇子有關係,尤其趙雲,長得和三皇子非常的相似。宋先生眉頭緊鎖,看樣子在他的心裏也非常的糾結。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山賊打扮的人快步從客棧的外面跑了進來,附耳在山賊頭目的耳邊說了幾句,那個山賊臉上立刻變了顏色……

(本章完) 第3231章

畢竟,到了他們的修為,也是認識一些煉丹師,陣法師的,自然也就看過陣法師布陣的艱難,但是像安老剛才輕鬆的模樣,卻是他們第一次見,在他們看來安老絕對比那些有名的陣法宗師還厲害!

而墨九狸是安老的小師父,那就更無法想像了!

不得不說馮老和戰老雖然腦補的有些過分,但還真的是跟他們想的差不多,墨九狸的陣法確實是比安老強悍!

現在的馮老和戰老,已經完全適應了認墨九狸為主的事情了,之前哪點不爽,消失的乾乾淨淨!

兩個老者乖寶寶一般的坐在安老對面,雖然不明白為什麼墨九狸和安老從下仙界上來,還會不知道仙界的修鍊等級,但是兩人還是乖乖的給墨九狸和安老詳細的說了一遍,解釋的那叫一個仔細!

聽的安老都有些傻眼,對著馮老和戰老滿意的點了點頭,笑了笑,表示自己對他們的表現很滿意!

然後,墨九狸就看到馮老和戰老兩個人眼中,露出了驚喜的眼神看著安老,看得墨九狸一陣的惡寒!

想到之前戰老和馮老眼底的狠厲,再看看現在兩個人乖的跟三歲寶寶似的,這反差從安老布陣結束后,就變成了這樣,真的是讓墨九狸有點不適應!

不過,也因為馮老和戰老說的仔細,墨九狸也算大概了解了仙界的等級,修鍊的等級則是鍊氣最低,化神最強!

反正墨九狸也不能在這裡修鍊,所以修鍊的等級,就被墨九狸無視了!

而仙界自然也少不了煉丹師,煉器師,馴獸師,和陣法師!

跟人界各個大陸比起來,仙界這些人則是更多!

而跟人界的大陸一樣,這些職業師同樣的是萬中選一,相比修鍊者,更是少的可憐,但是架不住仙界人多啊,還有一些像容家這樣的家族,所以相比人界,這些職業師倒是多了幾百倍!

在仙界,煉丹師必須具備火木雙屬性,才能成為煉丹師,火金雙屬性則能成為煉器師!

而陣法師和馴獸師,則是沒有任何屬性的區分,任何屬性都可以,就算沒有屬性的不能修鍊的凡人也可以,陣法師和馴獸師,只看中精神力!

只要有足夠強大的精神力,就能成為馴獸師或者陣法師!

當然了,這是硬性條件,卻不是絕對條件,哪怕是具備了相應的屬性和精神力,也不一定都能成為理想中的職業師的,就算成為了,也不一定都能成為厲害的。

一切還是要看每個人的天賦,和機緣的!

有的人可能前期不能成為馴獸師,但是後期也可能因為一些機緣,成為馴獸宗師的!

所以,在仙界機緣很重要,仙界最好的歷練資源,都來自於各個秘境,很多人一生庸碌,但卻很有可能在秘境中的到機緣,一舉成為絕世強者,這樣的事情比比皆是!

說白了,就是在仙界,只要有機緣,一切皆有可能!

仙界的煉丹師和丹藥等級,都是按照品級來的! 那些山賊們在宋先生和山賊頭目的一聲大喊之後,快步從客棧中走了出去。看着他們匆忙的背影,就知道一定是得到了什麼新的消息。

老爺子發現他們沒有追究趙雲等人,臉色很輕鬆,衝着衆人擺了擺手:

“沒事兒了,該休息的休息,該守夜的守夜。”

那些鏢師都答應一聲,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去了,就好像剛纔的事情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土豪金本來也要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接着坐着,他們只是過路的,利用鏢局去到達殷都而已,所以還不想多管閒事。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那個老頭用手指了指土豪金等人:

“你們五個到我房間中來一趟。”

不用他一個一個的點指,土豪金也知道找的是哪五個人了。

一個狹小的房間中,因爲有六個人在裏面,顯得有點擁擠。老爺子臉上帶着和善的笑容,然後指了指身邊的幾把椅子,讓土豪金等人坐下。視線尤其在土豪金和別赤的身上多流連了一會兒。

“鏢頭,您找我們有什麼事兒麼?”

率先開口的是趙雲,雖然他口氣上還算是比較客氣,可是在心裏可是有着很多的不滿,通過他臉上的表情就能夠看出來。

老爺子呵呵一笑:

“也許你們已經猜到了,之所以我們很痛快的就同意你們加入到我們鏢局中,就是因爲這位小趙兄弟的樣子和三皇子非常的相似。不錯,算是我們威遠鏢局利用了你們吧,不過你們也一樣,相信你們也只是利用威遠鏢局這次押送貨物到殷都,所以才加入到我們中間的,我猜的沒錯吧。”

沒想到這個一路上並沒有說話的老爺子,竟然把什麼事兒都看明白了,只不過一直沒有揭穿而已。現在開誠佈公的講出來,反而讓土豪金等人沒有什麼好說的。老爺子笑呵呵的將視線放到了土豪金的身上:

“這位兄弟,您應該是你們幾個人中的頭領吧,我不想問你們去殷都

做什麼,只是我覺得既然大家都是想要去殷都的,正好也是同路,希望能夠互相配合,而不是互相拆臺,這位小兄弟也不要因爲我們利用了你,而心生不快,如何?”

老頭竟然直接將這些話都說開了別赤微微點頭。這就是典型的江湖遊俠的性格,大家把醜話都說在前面,免得到最後惹麻煩。自從跟隨了呼韓邪之後,別赤已經遠離了江湖,但是在他的骨子裏還是喜歡遊俠的這種性格。殺伐果斷,不做作!

土豪金點了點頭:

“沒問題,我們相信你。不過既然我們在名義上是鏢局的人,幫助你們守護鏢局也是應該的。如果沒有什麼其他的事兒,我就去看護鏢車了。”

“呵呵,有暗中的女殺手保護着,我們此行的押運應該是最安全的!”

就在幾個人將要走出房間的時候,老爺子忽然輕聲的說道,把土豪金等人都嚇了一跳。從影子出道到現在,貌似還沒有人能夠發現她隱藏的行蹤,可是這個老頭竟然已經看破了,如何不讓幾個人感到吃驚。

土豪金衝着其他人使了個顏色,趙雲等人魚貫而出,土豪金並沒有走出去而是轉身回到了之前的座位上,黃飛虎走到門口,猶豫了一下,然後也轉身走回來了。在黃飛虎的心中還一直惦記着黃滾的事情:

“鏢頭,不知道您怎麼稱呼?”

“老朽範東天!”

“範鏢頭,看得出您也是經常在這一片走鏢的老前輩了,應該對於這裏的一些勢力都非常的熟悉。我想向您打聽一個勢力的情況。”

範東天笑呵呵的看了看土豪金,輕輕的點了點頭:

“說說看,除了最近神祕出現的丐幫勢力之外,對於其他的勢力我還都有所瞭解。”

土豪金苦笑了一下:

“我想問的,恰恰是這個丐幫!”

“愛莫能助了,哈哈!”老頭朗聲笑道,然後擺着手,“這個丐幫好像從天上掉下來的一樣,幾乎在幾天的時

間中,就遍佈在了各地,而且,幾個不小的勢力也被丐幫給吞併了,實力強大的沒有話說。到現在丐幫總部是在什麼地方,也沒人知道。至於丐幫到底有多少人,恐怕連丐幫的老大都不知道了,因爲丐幫已經公開宣稱天底下的乞丐都是他們的兄弟姐妹!”

土豪金感到一陣的無語了,輕笑着搖頭,丐幫勢力越是強大,越是神祕,對他來說就越是一個好消息。知道了自己需要的答案之後,土豪金邁步就要走出來,看到黃飛虎並沒有離開的意思。心裏已經知道黃飛虎的想法了,搖着頭走了出去。

“前輩,我想詢問一下黃滾將軍的情況。”

範東天儼然已經成爲了萬事通了,自己之所以不想向土豪金等人打探他們的消息,就是不希望土豪金也追問他們一些押鏢的事情,可是沒想到這些傢伙的問題依舊是層出不窮。而且他們的確是沒有問他們此行的目的,卻始終在一些其他的問題上糾纏。這讓老頭多少也有點不爽,何況,黃滾是自己的後臺老闆,很多話他是不可能說的。只是冷冷的看了看黃飛虎:

“黃老將軍是守衛邊疆的英雄,對於他的事情我不便相告,黃先生雖然和黃老將軍是本家,但是我也不方便和你說什麼。天色不早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說完老爺子也不理會黃飛虎,而是和衣躺在了牀上,分明就是送客的意思了。

黃飛虎看到老頭一句話都不想說的樣子,知道自己就算是接着問下去,估計也不會有什麼結果。好在相信黃滾這樣鎮守邊關的將軍在殷都中一定是有自己的府第的,到時候在答打探也來得及。想到這裏,黃飛虎苦笑着搖了搖頭慢慢的走出了房間。

土豪金就站在門口的位置,看到黃飛虎出來了,他用手在黃飛虎的肩膀上拍了拍:

“這個世界不是我們之前所瞭解的世界,秩序已經完全崩塌,如果我說的不錯,此黃滾非彼黃滾!”

黃飛虎也只是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

(本章完) 第3232章

九品丹藥最低,一品丹藥最高,煉丹師也是一樣對應的九品煉丹師最低級,一品煉丹師最高。

一品之後就是玄品煉丹師,地品煉丹師,天品煉丹師和聖品煉丹師,據說仙界從未出現過聖品煉丹師,說是只有神界才有聖品煉丹師和神品煉丹師的!

煉器師的等級和煉丹師的等級差不多,仙界的武器被稱為仙器,也被稱作靈器!

煉器師的等級比較簡單,能夠煉製出九品靈器到六品靈器的煉器師被稱為下品煉器師。能煉製出五品靈器到三品靈器的是中品煉器師,能夠煉製出二品靈器到極品靈器的是上品煉器師!

靈器器之上就是具備靈性的聖器,能夠煉製出聖器的煉器師,等級最低都是煉器大師,煉製出上品聖器和極品聖器的,則是煉器宗師!

聖器之上則是仙器,能夠煉製出仙器的,在仙界都是鳳毛麟角,那已經是煉器仙師,最高等級是煉器仙宗,不過據說跟聖品煉丹師一樣,仙界從未有過!

仙器在仙界更是罕見的靈寶,哪怕是最低級的仙器,也都是鳳毛麟角,出現一個都會引起整個仙界的震動!

仙界的仙器基本都是各個秘境中留下的,雖然是仙器,但是磨損十分厲害,但是即便如此威力也不是聖器能比擬的!

馴獸師和陣法師的等級那就更加簡單了,從低到高分為九等到一等,然後是玄級,地級,天極,和聖級馴獸師和陣法師,但是據說仙界也沒有出現過聖級馴獸師和聖級陣法師!

就連安老現在也不過是天極陣法師而已!

「煉丹師的資格,也需要去煉丹公會考核嗎?」墨九狸看著馮老問道。

「不全是,有很多隱世的煉丹師,即便沒有煉丹師的資格徽章,也一樣是被人景仰的,當然有煉丹公會頒發的資格徽章,更加便利一些……」馮老聞言解釋道。

「小師父,考核等級我看你還是別去了,免得嚇壞那些沒見過世面的人,反正你又不喜歡多管閑事的,幫人煉丹煉器的,所以就這樣就好……」安老聞言看著墨九狸說道。

「恩,沒問題就行!」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暫時並沒有什麼打算,對於仙界來說她還是很陌生,既然來到了容城,墨九狸的打算是先逗留一段時間,也好更多的了解一下整個仙界,她依舊是想先找到女兒!

對外,也是在馮老和戰老面前提起過,說她和女兒來到仙界的時候,和女兒走散了!

墨九狸並沒有說找帝溟寒的事情,不知道為什麼,墨九狸就是覺得帝溟寒應該不在仙界,這種直覺很強烈,讓墨九狸直接把找帝溟寒的話給咽下了!

安老倒是沒有多問,他以為墨九狸是擔心兩個女兒更多一些而已,畢竟帝溟寒也不是廢人,就算在仙界也不會有事的,墨九狸都如此逆天了,身為墨九狸夫君的帝溟寒,安老就算沒見過,也覺得對方不會太弱的! 鏢車緩緩啓動,在土豪金等人和尋常的鏢師沒有任何的區別,一直在鏢車的周圍巡視着。忽然一匹快馬跑了過來,來到了範東天的眼前,馬背上的那個男子健步如飛的跑了過來,在範東天的耳邊低語了幾句,範東天的臉色立刻變得非常的難看。

轉過身看了看身後的幾個人,然後打發那個男子先行一步離開了。

範東天來到了土豪金等人的身邊,聲音很低,但是顯得非常的急促:

“三皇子被抓了!”

按照之前土豪金等人的打算,根本就沒有想到參與到皇位的爭奪中,但是現在老爺子主動和他們說起來了,土豪金知道無法坐視不理了,而且在皇位爭奪中,對於他們華夏國來說,很有可能是一個天賜良機。

“我們需要怎麼做?”

土豪金輕聲的說道。範東天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下定了決心:

“三皇子現在被關押的地方我們已經查明白了,但是周圍有不少的高手在守護着。我們高手的人數不夠,所以希望各位來幫忙。尤其是你們暗中的那個女刺客,她應該可以幫上我們很大的忙。”

土豪金沒想到這個老頭竟然會主動找到他們求救,臉上笑了笑:

“沒問題,你安排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