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那個該死的卑微的螻蟻一般的‘離’?!”

女神大人立即又咆哮了起來。

王昃抹了抹頭頂的汗水,無語道:“拜託,起碼是名義上的夫妻,起碼……咳咳,不至於直接開罵吧。”

“不行不行不行!他怎麼配?他怎麼配?!”

王昃嘿嘿一笑,說道:“你也覺得他不配?連把太陽神格送給的他的人都覺得他不配擁有這處宮殿,那麼……其他的神靈吶?怕是隻有他太陽神自己認爲自己配吧。”

壞女神大人一愣,隨即就恍然大悟,畢竟她是智慧,偶爾因爲某些東西亂了方寸,但絕對是……智慧。

第二天,二十萬人類開工了,在斗城的附近,開始了超越一切的建造。

王昃是全程跟隨,有些斗城中的三大種族也加入到這場修建之中,他們既然生活在斗城中,就已經脫離了三大種族的內耗和鬥爭,算得上一羣中立的人,而十幾年的發展,讓他們跟人類漸漸融洽了起來。

其實王昃也想過,如果所有的三大種族都像這些人一樣,與人類和平相處,那也許自己就不用那麼費力的。

但……事實上那是絕無可能的。

一隻貓和一隻小雞,也許會很融洽,但全世界的貓和全世界的小雞,永遠是撲食者和被捕食者的關係,這是天道。

而不管表面上在融洽,三大種族早晚會有一戰,那是世界之樹安排了好多年的佈局,它不會錯,因爲它從未錯過。

它之所以這麼做,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因爲這個世界是無法承擔太久的,三大種族,他們已經強大到對整個世界產生了威脅。

“唉……我只能推一把,傾巢之下焉有完卵……我必須在天地和天道之前動手,解決一切,要不然……就是玉石俱焚,什麼都……留不下。”

“小昃你在說什麼?”

女神大人好奇的問道。

王昃笑道:“沒什麼,我就是磨磨嘴脣。”

“哼,搞怪。”

女神大人又說道:“爲什麼這個宮殿不讓神靈去建造?明顯要更快一些嘛,甚至只要我揮舞一下手臂,這座宮殿就能平地而起的。”

王昃道:“呵呵,你們神靈總說我們人類是螻蟻,有些時候還覺得我們連螻蟻都不如,但其實……呵呵,某些事情上不管是人類還是神靈,都趕不上螻蟻。”

女神大人一愣,好奇道:“什麼事?怎麼可能螻蟻更厲害一些?”

王昃笑了笑,招了招手,閃身出去,跑到一處草地旁邊,尋找了一下。

他指着一個螞蟻窩說道:“女神大人你來看。”

“什麼嘛,不就是一個螞蟻窩嘛。”

“呵呵。”

王昃微微一笑,突然一道黑芒閃過,在地面上猛地劈出四下,然後伸手一抓,整塊幾立方米的土塊就被他整齊的給拉了起來。

重生農門小福妻 一個巨大的螞蟻窩,就出現在兩人的面前。

“女神大人您看,這是一個最普通不過的螞蟻窩,在黑暗之中,其中石粒密佈,土層分明,但……就在這種環境中,就是這些小小的螻蟻,卻挖出了一條堅固穩定的地下宮殿……女神大人,換做是你,你可以做出這麼精巧的宮殿嗎?”

女神大人驚訝的低下頭,看着那細緻無比的螞蟻窩,驚奇的說道:“天吶,我真的不知道螻蟻竟然會建造出這樣一個巨大的工程……這,這太不可思議了!它們……它們是如何做到的?”

王昃呵呵一笑道:“是吧?其實這正是因爲它們很小,它們又有天賦,有恆心,所以纔會出現這樣的……呵呵,您看來應該算是奇蹟的事情了。就像……就像你們神靈,力量是夠大了,隨手一招,一道神雷就能出來,甚至全力一擊,就能削掉小半個地球,但你們卻缺少一點細緻,就像我教你的那個神雷之術,其實稍微細緻那麼一點,多一點創造性,就可以形成極大的不同。”

女神大人馬上就明白了王昃的意思,笑了笑說道:“你原來是這個意思,神靈雖然大力,但輪到細緻和創造力,卻沒有人類好。創造力啊……呵呵呵,怪不得世間人類無位之時,這世界平淡的彷彿靜止了一般,但只要人類稍微有一點地位,僅僅一個商人,短短十幾年的功夫,就讓整個世界變了大樣,創造力……呵呵,你曾經跟我說過‘想象力’,如今又說了一個‘創造力’……”

女神大人的臉湊了過來,嫵媚的在王昃面前晃悠了一下,說道:“你要是肯出力,果然是成事輕鬆啊,你可不要……有背叛我的心啊,如果你背叛了我,我不介意把想象力和創造力用在你的身上……”

王昃忍不住打了個激靈,趕忙道:“怎麼會吶,怎麼會吶,真是的,女神大人您多慮了,多慮了啊。”

宮殿,在以一種不可置信的速度被建造起來。

有神靈的幫忙,人類的精雕細琢,甚至在建出個雛形的時候,連親手將它建起來的人類和神靈都不相信這是由自己建造的。

一晃……又是一年過去了。

整整一年時間裏,王昃就是在跟這個宮殿‘較勁’,力求追逐完美。

它完工了。

王昃大筆一揮,在一個很隱祕的地方寫上‘天空之城’四個大字。

隨後便看着它嘿嘿傻笑。

太美了,他按照記憶,跟後世自己擁有的天空之城一模一樣,不管是這個衆神時代,還是後世的科技時代,都不可能再有一個建築,會比它更加恢宏偉大,美麗驚人。

女神大人的眼角一直在抖,甚至開始考慮,自己的大仇和麪前的宮殿……到底要哪一個吶?

隨即晃了晃腦袋,轉頭問道:“這個宮殿,不會是你按照那個月亮宮殿造出來的吧?”

王昃嘿嘿一笑,正愁找個藉口,沒想到人家給他找好了。

他裝模作樣的嘆息一聲,說道:“我也是懷念,月亮宮殿中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全在我的眼裏,我確實嘗試着恢復那種恢宏,但……這座宮殿的神韻,怕只有月亮宮殿的十分之一,不過……聊以自慰,倒也不錯。”

女神大人眼睛一亮,趕忙問道:“那月亮宮殿真有那麼好?你……你什麼時候帶我去看看?”

王昃又苦着一張臉說道:“唉……可惜,我之所以來到這個世界,就是因爲……月亮宮殿沒了,連月亮都沒有了……”

說到這便不說了,至於那些沒編出來的,就讓女神大人自己去腦補,腦補出來的,比謊言可靠譜的多。

“你現在……就要把它送出去了嗎?你真的捨得?”

女神大人明顯酸溜溜的。

王昃呵呵一笑,說道:“現在當然還不行,它還沒有完工。”

“這還沒有完?!”

王昃又是一笑,直接飛到空中,然後伸手一招,一個很大的箱子出現在王昃的手中,他一道黑芒擊出,瞬間在地面斜穿了下去,而那個大箱子也被打開,裏面裝着的全是極品靈石。

一顆顆按照方位被扔了進去,王昃閉上眼睛,用神魂控制着它們擺出一個陣法。

正是女神大人曾經交過他的浮空陣,只是他早起沒實力,後期有了青弘,所以這倒是他第一次使用。

隨後,在讓二十萬人類和神靈都撤開後,王昃一聲斷喝,手中猛地掐動‘洽’之印,一道奇妙的光暈直接向地面飄去。

轟隆隆巨響之後,巨大的天空之城猛地緩慢升了起來。

“它它它它……它還能飛?!”

重生之嫡女復仇實錄 女神大人的眼睛都要噴出火來了。

天空之城終於平穩的浮在了空中。

而之前那個荒天九印,直接讓它泛出一種奇異的光芒,雖然不是太明顯,但卻透出了一種奇異的韻味,滄桑,偉大。

正是‘洽’印的功勞,這種韻味那就算是神殿都是無法比擬的,畢竟荒天九印,是衆神時代無人掌握的。

二十萬人類,仰着頭看着自己在一年時間的成果,他們忍不住感覺到自己的偉大。

而那些神靈的眼睛早就直了。

鬥神看了看自己的住所,又看了看天空之城,突然有一種想把自己的房子給砸了的衝動,想想還是忍住了,不過還是大罵道:“這個該死的小子!”

幸運的是,二十萬人類,在建築過程中只有三百多人受傷,卻沒有人死亡,這不得不說是得益於神靈的幫助。

王昃咧着嘴嘿嘿一笑,說道:“好了,現在麻煩女神大人通知一下太陽神吧,他該把自己的東西取走了。”

“不要!”

女神大人怒道:“我不搶,你就已經慶幸了,竟然還要我親手把它送出去?你的腦袋是怎麼長的?!” 「賢侄,是我劉備無能,丟失了荊州,日後到了陰間,我會親自向景升兄解釋,和你無關!」劉備喝到滿臉通紅,不過他的言語非常有邏輯,意思將劉琦發配到江夏並不是為了跟他爭搶荊襄權力核心,而是避免讓對方承擔丟失荊州的過錯,按這樣的說法,玄德老早便知道,襄陽不可守。

世間哪有這麼好的人,雖然從表面上來看劉備有可能是,但劉琦就是被人活活打死也不會相信。

「皇叔真是天下第一仁義之人,不過荊州失守的責任不應由你一人背負,最可恨的是益州劉璋,臨陣脫逃出賣盟友,只怕連許都的陛下也不會輕易放過他,等我們收復了襄陽,整頓好兵馬,定然讓他知道背叛的後果!」劉琦端起碗朝劉備空敬一下,昂頭幹掉,雖說現在劉備是落坡的鳳凰不如雞,但他手下尚有數萬荊州兵,這些舊部大多數人都被他的假仁假義洗過腦,想要收回來,恐怕不易。

見兩人不存在什麼深仇大恨,袁尚這才放心,眼前的局勢,已經容不下窩裡斗,必須團結所有能凝聚的力量,與曹操一決雌雄。

「陛下的聖旨應該早就發至孫權手中,他應該有所反應才是!」袁尚趁著兩人停嘴,不免接入另一個話題,他想探探劉備的態度。

「嗚嗚嗚!!!」劉備突然落下酒碗,放聲大哭起來,難得見到真的眼淚,這次讓劉琦和袁尚吃驚不小,怎麼就突然哭了呢,死娘死爹都沒他這麼傷心,應該是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都是我的錯,我對不起公子啊,我對不起景升!」劉備不依不饒,非要將大半年積存下來的淚水掉光。

兩人面面相覷,他能幹出怎樣的事能讓自己如此傷心,口口聲聲又說對不起劉家父子。

「孫權脅迫我,說不交出荊州玉印便見死不救,周瑜更狠,若是不交出玉印,他就兵圍江夏奪我郡主之位,為了保護大家最後的息棲之地,我只好…」劉備是真的傷心,荊州大印交出去的時候,他的手一直在顫抖,心臟都差點停止了跳動。

「就這事?」糧草交易的事袁尚是知道的,他也給劉琦透露過,沒想到劉備會對一顆玉石頭這麼上心。

「…」劉備睜圓眼睛望著二人,難道這事在他們眼裡不算事,那剛才這場隆重的表演白忙活了。

「哎,皇叔啊,不是我說你,想當初孫堅拿到傳國玉璽又如何,漢室江山與他有關係么,還不是照樣暴斃身亡,還有,盟主的叔叔袁術,人家都是抱著石頭登帝位的人,不照樣…」劉琦說到這裡,緘默其口,生怕得罪袁尚。

「劉荊州說得很有道理,大哥,拿走玉印不代表孫權便能坐擁荊州,如今這亂世,手裡有兵比啥都強,都靠實力說話,那些個破石頭只能哄哄百姓!」為了讓劉備不再嚎啕大哭敗了整場酒宴的興緻,袁尚跟著安慰起來。

「有道理,不過孫權拿到玉印,應該會履行他的承諾,再說江東的五萬主力水軍還吃著我們的存糧呢,這一點請四弟放心!」劉備把事情說出來,心裡便暢快許多,至少劉琦不會隔三差五的找他討要荊州玉印。

孫權拿玉印不假,只是他會不會承認袁尚的盟主地位,沒人敢擔保。

「大哥,大哥!」三人聊得正歡,關羽撞開門快步走進來。

「大膽,盟主府邸,豈能如進自家家門!」劉備見袁尚臉色不對,急忙起身怒指關羽,嚇得關二爺後退好幾步,杵在那裡不知該如何是好。

「哎呀,那是在軍中,私下裡我們可是兄弟,大哥,且坐下,二哥,有什麼緊急軍情,說來便是!」袁尚平日最怕紅黑二人,雖然翻身做了主人,但對故主門下兩條看門惡狗還是懼怕的。

見袁尚站出來,劉備便收回嚴肅的表情,將頭偏到一邊,自袁尚上任以來,他在私下裡不只一次提醒麾下的將軍,要夾著尾巴做人,不能再像以前那般張揚過市,可是他們記性就是不好,這樣下去會亂了章程。

「我剛去找軍師,他房裡空空如也,鋪蓋卷都不見了,只留下一封信,又不敢拆開看,只能送過來…」關羽心裡當然急,現在是虎落平陽被犬騎,軍中的唯一智囊又處於頹廢期,照這樣下去,桃園結義的意義何在。

聽到這消息,劉備腦袋嗡嗡作響,徐庶怎麼會這樣,徐元直怎麼能這樣,現在是危難當頭的關鍵時刻,他竟然溜之大局,更為重要的是,此人可是知曉軍中一切,萬一他不投別人,偏偏投奔對岸的曹操,那豈不是…

「大哥,發啥愣,先看信上怎麼說…」袁尚伸出筷子敲了下劉備的手背,換作以前他定然是不敢這麼隨意。

「哦!」劉備這才從關羽手上接過書信。

「哎」劉備昂面長嘆,從字面上看用詞委婉,卻是去意已決,此時只怕人家已經登上向北而行的客船,就算強行攔劫下來又有什麼意義,攔得住人,攔不住心。

「向北而去了?」劉琦敲了敲桌子,將北字念得比千斤巨石還重。

劉備不說話,那就是默認,袁尚也暗恨自己,這事他應該能料到,為何就忘了提醒劉備,只能怪蛟龍入海太過得意,把眼前的大事給忽略了。

「要不要我追上去…」關羽望著劉備,抬起右手,狠狠的向下劈著。

果然是個狠人,只要利益不一致,下手比誰都狠,這讓袁尚後背直冒冷汗,哪天要是他和劉備不對付,關羽的刀口是不是也會朝向自己,不過有一大好處便是對方下手夠快夠狠,不存在痛苦一說。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去吧,也不免相識一場,哎!」劉備捂著胸口,說不出的痛,自己最為信任的人,準備留做將來託孤之用,沒想到半道跑了,真是大跌眼鏡。

「他知道的秘密可不少,皇叔!」劉琦是個聰明人,他知道徐庶叛逃曹營之後會給盟軍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不對,就算不殺,必須要攔住他,要快!」袁尚突然想起一事,嚇得渾身發抖,他舉起筷子當令牌,全部丟到地上,唬得關羽怒目相對,這位兄弟難道是要造反不成。 王昃揉着腦袋上的包,直接把花花找來,然後讓他去通知太陽神。

得到消息的太陽神愣了愣,有人要送給他宮殿?還是人類?這怎麼想都有些奇怪。

但他無所畏懼。

從神殿到地球,他根本不去坐那傳送陣,直接一個閃身,在空中留下一道紅光直線,彷彿在宇宙中劃出一道光影。

流星一般出現在斗城的上空,剛要開口宣聲,去猛地一轉頭,看到天空中無比美麗的天空之城。

猛然就呆住了。

“這是誰的宮殿,如果世間宮殿也要分個三六九等的話……它便是宮殿中的王啊,神王宮殿,也不及它啊!”

“是你的。”

王昃的聲音突兀的響起,把太陽神嚇了一跳,轉頭一看竟是王昃,嘴角抽動兩下,表情就變得邪惡了。

太陽神道:“哼!我想找你卻找不到,不想你今天倒是送上門來了,我們的賬……應該好好算算了吧。”

王昃扣了扣耳朵,又吹了吹小手指,嘿嘿一笑,說道:“沒錯,這個賬是要算的,所以……剛纔我的話你沒聽清嗎?”

太陽神一愣,說道:“你剛纔說什麼……呃……你說那個華美的宮殿,是我的?!”

王昃也不直接回答,而是嘆了口氣說道:“兩年多了,兩年時間裏你勢力越來越大,對人類吶……也是可圈可點,算得上一位親民的神靈,而我也是很擔心當初的誤會導致你的報復,所以就鼓動人類用二十萬之數,再費一年多的辛勞,採集天下所有祕寶,建造了這座宮殿,一來去了我倆之間的誤會,二來希望你以後繼續對人類多加照顧……你看,這宮殿躍然與天空,輝輝然映照四方,倒是與太陽神的神格相得益彰吶。”

“這……這就是人類進獻給我的禮物?!”

太陽神眼睛猛地亮了起來,喜悅激動之情不言而喻,只是還有些疑惑和不解,首先是這座宮殿怎麼可能是人類建造出來的,二是……自己好像也沒對人類做過什麼吧,除了找了點信徒之外……不過也沒有發生殺戮的世間。

也許不對人類做什麼壞事,就是對人類的好。

心中點了點頭,然後死死盯着王昃,只要他敢說一句‘不是’,就一巴掌拍死他。

王昃嘿嘿一笑,說道:“這座城,叫做天空之城,現在也叫做太陽神神殿,裏面有靈石大陣,可以讓它任意飛行,只是現在上面沒有一個人,還需要你自己來操作和填補,怎麼樣,我們之間的誤會……兩清了?”

太陽神哈哈大笑一陣,洪聲喝道:“好,兩清便兩清!”

說完猛地一個閃身,就消失在原地,出現在天空之城的上面。

神識一掃,發現這裏確實一個人都沒有,而且很多東西都能看出是新制造出來。

又是大笑幾聲,隨後連一句感謝的話都沒有,直接操縱着天空之城揚長而去。

女神大人一個閃身來到王昃身邊,撇了撇嘴說道:“‘離’是越來越過分了,收到這麼一份大禮,怎麼也不表示表示?甚至連兩句場面話都不說?”

王昃呵呵一笑,說道:“他這樣我反而更是高興,我們的世界有一句話,說的是‘要想讓一個人滅亡,首先就是讓他瘋狂’。太陽神作爲扔進世界裏面的一顆定時炸彈,他現在越是瘋狂,我心裏越有底……對了女神大人,剛纔你怎麼沒出來?”

女神大人撇了撇嘴道:“什麼瘋狂滅亡的……哼,我討厭他,曾經一副懦弱的樣子,得了神格也不救我們直接自己跑掉,現在有了力量又變得不可一世,哼,扶不起來的爛泥!”

王昃笑道:“有些事情吶,還就是這些爛泥才能辦的好,您也被傷懷了,不過就是一座宮殿而已,那表面上看着好,其實啊,是催命符!”

……

一年多的時間投下一顆‘種子’,這種速度王昃並不覺得慢。

畢竟這衆神年代與後世是不同的,時間在這裏並非是一個多麼引人注目的關節。

而王昃也並非是單純的‘付出’,他也在這一年中得到了很多東西,其中一個,就是那二十萬人類,從普通的奴役,已經變成了合格的……‘泥瓦匠’‘石匠’‘木匠’……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