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如此,我還是拿出手機又嘗試聯繫了一下歐陽娜,可是依然沒有任何迴應。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同時又讓我們有些不知所措。

任羽軒沉思了好久,道:“現在關鍵的問題是搞清楚當初救歐陽娜的到底是什麼人……”

說到這裏,他望向孔宣,道:“歐陽娜還有程智他們去了哪個隊伍,你那邊的情報系統查不到嗎?” 孔宣怔了一下,隨即搖頭道:“查不到,他們幾個,我這裏完全沒有任何情報信息。”

任羽軒想了想,又道:“那其他幾支隊伍,最近有哪支比較奇怪嗎?”

孔宣微微皺眉,似是在思索,片刻之後,眼睛忽然一亮,道:“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有一支隊伍比較奇怪,那支隊伍叫復仇者聯盟,是由幾個海歸美漫癡組成,實力不強,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混成a級團隊。那時候,他們經常聯繫我,說是想要跟死亡夢之隊混,我一直沒搭理他們,可是最近,我和他們忽然失去了聯繫,同時我們還發現他們團隊竟然變成了s級別!”

“從a級團隊突然變成s級,同時停止討好死亡夢之隊嗎……看起來像是找到了很大的靠山……”任羽軒喃喃自語着,他的眉頭越皺越緊,甚至額頭還出現了幾道皺紋。

這時邢玢宇忽然摸了摸下巴道:“會不會是程智救了她們,我記得猛鬼幡在他手上,他不會是從猛鬼幡中領悟了什麼,實力突飛猛進了吧?”

任羽軒馬上恍然大悟,點頭道:“有可能,如果是這樣,程智一定從猛鬼幡中獲得了非常重要的信息!”說到這裏,他深深看了我一眼。

我先是一怔,隨即明白過來,他的意思是程智可能知道墨羽是地獄使者,所以纔不聯繫我們。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孔宣問道。

任羽軒沉思片刻,道:“如果是歐陽娜抓走了人,倒是不用太過擔心,先回京城想辦法讓過去的我們退羣,同時小白你讓聖母小隊其他幾人也都嘗試聯繫一下歐陽娜還有程智。”

“好。”我點了點頭,隨即我們就坐上車,再次返回了機場……

只是我們不知道的是,在我們走後,一輛黑色的尼桑車從不遠處一條巷子中,緩緩開了出來。

車窗慢慢搖下,露出了一張看似憨厚的臉,仔細一看,卻發現那張臉給人的感覺並不憨厚,眉宇間帶着濃重的煞氣,反而給人一種生人勿進的感覺!

如果我在這裏看到這張臉,一定會驚呼出聲,因爲他正是程智!

車裏除了程智和歐陽娜外,還有其他幾張我非常熟悉的面孔——

陳子華、張力文、林胤含、處柳楓、許欣、王科文、房偉明、單芋頭!

被解救回來的三人,以及伯嚭的七個分裑全部都在這裏。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穿着ol套裝的漂亮女子,被捆的嚴嚴實實的蹲在車裏,她帶着一副金絲眼鏡,頭髮高高盤起,看起來非常有氣質,只是此時她看上去卻是有些狼狽,眉宇間滿是驚恐之色。

程智坐在駕駛位上,朝着我們離開的方向,深深看了幾眼,眼神有些迷茫。

半晌,他轉過頭,衝着陳子華,道:“按計劃行事吧。”

陳子華點了點頭,隨即拿出一臺電腦,打開了一個文本文件,文件裏寫着一長串微信號,在那些微信號後面,還有很多備註,仔細一看,除了聖母小隊成員的微信號外,剩下的都是車裏這些人的。

陳子華指了指除了程智外,車裏其他人的微信號,命令凌雅萱道:“把這些微信號,拉入黑名單,永久不能使用,但是不能銷戶,明白嗎?”

“明,明白……”凌雅萱怔了一下,心中特別疑惑這些人綁架她,竟然只讓她做這種奇怪的事,不過看這些人心狠手辣的,她也不敢問,就照做了。

在凌雅萱用自己的電腦完成這個命令後,陳子華又指了指林素、墨羽、以及其他聖母小隊人的微信號,道:“把這些微信號,全部拉到我指定的羣裏。”

說到這裏,她又打開了另一個文本文件,裏面寫着很多羣號。

凌雅萱依然什麼都不敢問,照做着。

在一頓懆作後,除了我之外,所有的微信號都被安排了一遍。

這時候,陳子華將目光轉向程智,道:“好了,現在只差吳小白的了,你打算怎麼辦?”

程智沒有回答,而是皺眉沉思着,旁邊的歐陽娜見狀,有些惆悵道:“真的要這麼做嗎?我們可以一起進入黑名單,或許回去之後,你也可以擺脫宿命!”

程智聞言嘆了口氣,緩緩搖頭道:“沒用的,伯嚭是我的前世,這一世我註定擺脫不了他,但是你們沒必要跟我一起趟這趟渾水,你們的名字被拉黑後,應該不會再進入死亡遊戲了。”

歐陽娜猶豫了一下,還想說些什麼。

程智卻是擺了擺手,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對於這點我很抱歉,但是沒辦法,隨着伯嚭的記憶不斷覺醒,我發現自己在漸漸變成伯嚭,同時也越來越恨聖母小隊……我並不想害他們,可是如果我不這麼做,伯嚭的意志就會反抗,甚至下一秒,我就會被他吞噬。”

“那你打算怎麼對小白,他在死亡遊戲中,可是救了我們很多回啊。” 烈情如酒:名門枕上婚 歐陽娜臉色蒼白道。

程智聞言,臉上露出迷惘的表情,接着苦澀一笑,道:“最讓我奇怪的就是吳小白了,我能感覺到伯嚭的靈魂特別恨他,按理說只要將他同時拉入所有的死亡遊戲羣,就可以弄死他,可是伯嚭似乎並不想讓他死,而是對他有很特別的安排……”

歐陽娜愣了一下,狐疑道:“什麼安排?”

程智沉默了一下,隨即低聲講了一下關於我的安排。

聽完後,歐陽娜臉上滿是錯愕的表情…… 在程智密謀對我們做些什麼的時候,另一邊的我們並不知曉。

此刻我們買好機票,正準備返回京城。

“唉,白來一趟,也不知道歐陽娜會讓凌雅萱做什麼。”邢玢宇表情有些怪異道。

我猶豫了一下,道:“娜娜應該不會傷害我們,畢竟我們曾經是一個團隊,相處的也不錯。”

話雖如此,可不知道爲什麼,我卻總有種不祥的感覺!

也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的手機忽然同時響了起來,打開一看,地獄使者發來了信息。

“因未來發生重大改變,本次任務結束後,所有人將被刪除記憶,植入改變時間線後新的記憶,殺死其他團隊團長將獲得記憶石,找回失去的記憶。”

“擁有記憶石的人不僅可以找回自己的記憶,還可以幫曾經的隊友找回記憶……”

一大段文字出現在微信羣裏,驚得我們都有些說不出話來。

“這話什麼意思,什麼叫刪除記憶,植入改變時間線後新的記憶?”邢玢宇面色驚疑道。

任羽軒看了他一眼,道:“意思就是我們的記憶會被替換成改變過去後的記憶。”

邢玢宇還是沒聽懂,任羽軒便更詳細的解釋道:“打個比方,在我們現在的記憶中,經歷了死亡遊戲,然後在第三十九個任務穿越到了這裏……這時候,如果我們讓過去的自己退羣,就不會接觸到死亡遊戲。回到屬於我們的時間線,也就失去關於死亡遊戲的一切記憶,這就是替換記憶!”

邢玢宇恍然一怔,口中帶着難以置信的驚愕,道:“也就是說,如果有人把過去的我安排在死亡夢之隊,回到我們的時間線後,我就會忘了你們,成爲死亡夢之隊的人,成爲韓穆的手下?”

“沒錯。”任羽軒點了點頭。

邢玢宇臉色又白了一下,彷彿明白了改變過去,對於未來的我們,將會有何等巨大的影響。

這時候,孔宣皺了皺眉,道:“看起來娜娜指使凌雅萱做了什麼,讓未來發生了巨大的改變,所以地獄使者纔會發出這樣的信息,而且這條信息明顯有刺激矛盾的意思,想要逼我們自相殘殺!”

我點了點頭,道:“沒錯,未來發生巨大改變,意味着我們回去後,將會面對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這種情況下,記憶石就成了唯一希望,幾乎每個團隊都會想方設法殺死別的團隊團長。”

“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邢玢宇問道。

任羽軒略微沉吟,道:“暫時還沒想到辦法,先回京城跟其他人匯合再說吧。”

我們點了點頭,坐上了返程的飛機。

路上,韓穆給孔宣連發了好幾條信息,詢問深圳之行的進展。

孔宣按照任羽軒的話,半真半假的回答着韓穆的問題,最後韓穆命令孔宣回到京城後,去海天大廈也就是死亡夢之隊總部和他們匯合。

孔宣不敢忤逆韓穆的命令,下飛機後,我們就分開了。

“先去月夜迷城還是天上人間?”打車的時候,我詢問任羽軒道。

任羽軒沉吟了一下,道:“月夜迷城就剩我和邢玢宇了,比較好處理,先去你們那邊吧。”

我點了點頭,攔了一部車,就朝着天上人間趕去。

(別罵我,發燒了,忍着50度高燒寫的一章。) 去天上人間的路上,我給墨羽打了個電話,問了一下他們那邊的情況。

墨羽告訴我,他們已經和陳旭、夏露露匯合了,此刻在夜總會對面的賓館開了個房間,等待着我們。黑社會小隊、黴黴粉絲團以及雪兔,則是和他們分開了,去了各自的基地。

得知這個消息後,我也沒說什麼,又是說了兩句,就掛了電話。

約莫半個小時後,我們趕到了天上人間。

此刻正是酒吧高峯期,門口站着許許多多打扮花俏的年輕人,男女都有,而且年紀都不大,二十歲左右。內道還挺着一排豪車,不是寶馬就是奔馳,還有一部限量版的科尼賽克,看起來特別拉風!

我們掃了酒吧門口一眼,也沒有停留,扭頭進了旁邊的賓館。

待得我們所有人都聚集在房間裏後,我將深圳之行的遭遇跟大家說了一下。

衆人聽完後,都猜測着歐陽娜還有程智他們到底是怎麼回事,只是扯了半天,誰都說不出有用的東西,就這麼議論了一會,我咳嗽了兩聲,道:“大家靜一靜,我有話要說。”

伴隨着我的話,房間裏面安靜下來,我深呼一口氣,目光掃過每一個人,緩緩道:“現在的情況,娜娜帶走了凌雅萱,我們聯繫不上她,雖然不知道她有什麼目的,但娜娜畢竟是我們的同伴,我相信她應該不會傷害我們,所以接下來,我們要把精力放在過去的自己身上,先想辦法退羣。”

說到這裏,我將目光轉向任羽軒,道:“你有什麼計劃嗎?”

任羽軒沉吟了一下,道:“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找到羣主,直接把羣解散了。”

我點了點頭,又將目光轉向其他人,道:“天上人間的羣主是張若風,你們誰記得他在什麼地方嗎?”

蕭薔舉了下手,道:“這個點是酒吧高峯期,他肯定在串包廂跟客人打招呼……”說到這裏,她似是又想到了什麼,恍然一怔,道:“對了!我想起來了,任務開始的三天前是蘇飛女朋友劉露的生日,那天晚上張若風一直在至尊包廂了陪着蘇飛,我也在場。”

我微微低首,點頭道:“那麼只要有個人將他騙出來就可以了。”

說到這裏,我將目光轉向了任羽軒和邢玢宇。

任務規則是不能和過去的自己接觸,未來的張若風已經死了,我們可以和他直接接觸,只是酒吧裏還有過去的我們,萬一不小心碰到會被抹殺,只有他們兩個纔可以安全的進入那裏。

他們顯然也明白這點,其中邢玢宇道:“我去將那個張若風帶出來吧。”

我叮囑道:“儘量低調點,還有一定要讓他拿上手機。”

邢玢宇點了點頭,就離開了。

對於邢玢宇的身手,我們都非常放心,覺得讓他進去把張若風帶出來是件很輕鬆的事。

可是讓我們沒想到的是,半個小時後,邢玢宇一個人回來了,他好像還受了傷,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怎麼回事?你受傷了?”我疑惑的看着他的腿,問道。

“嗯。”邢玢宇點了點頭,然後眼神複雜的望向蕭薔,道:“我進酒吧後,打算編個謊,將張若風騙出酒吧,只是沒想到在我騙張若風的時候,陳旭和蕭薔從旁邊走過來了,陳旭一眼就識破了我的謊言,然後我就被蕭薔攻擊了……”

此言一出,我們都怔住了,陳旭更是一臉懵逼,半晌才緩緩轉身對着蕭薔道:“那個時候我們好像不認識吧,而且我記得我和蘇飛根本不熟,怎麼可能參加他女朋友的生日聚會?”

蕭薔眉頭緊蹙,歪着腦袋道:“是啊,我記得我們是在死亡遊戲開始了一段時間後才認識的,而且那天我一直跟白山在一起,從沒有和別人的男人在一塊過,怎麼會和你在一起?”

聽到他們二人的話語,我們都有些奇怪,明明是過去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怎麼會不一樣了呢?

“羽軒,你覺得這是怎麼回事?”我看着任羽軒問道。

任羽軒沉默了一下,道:“有三種可能,第一種是邢玢宇說謊了,這種可能性基本爲零,除非他是假面,第二種蕭薔和陳旭記憶出現了問題,蕭薔也就算了,陳旭擅長心理學,不可能出現這麼大的記憶錯亂,可能性基本也爲零,那麼只有第三種可能性……過去被改變了!”

此言一出,衆人完全被驚呆了。

明明是通過改變過去,改變未來,可是我們還什麼都沒做呢,過去怎麼就改變了呢?

喜盈門 蕭薔愕然道:“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任羽軒沉思片刻,道:“應該是歐陽娜讓凌雅萱做了什麼,纔會發生這種改變,想解決這個問題,必須搞清楚凌雅萱到底做了什麼。”

說到這裏,他將目光轉向我,道:“接下來我去吧。”

“嗯,你小心點。”我說道。

任羽軒點點頭,轉身離去…… 隨着任羽軒的離開,房間中陷入詭異的寂靜,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很奇怪,似乎無法理解發生的一切。

這時候,夏露露走到我的旁邊,輕聲道:“小白。”

我怔了一下,隨即看着她道:“怎麼了?”

夏露露嘴角動了動,彷彿在猶豫着什麼,片刻之後,還是道:“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有一種特別奇怪的感覺,就好像我大腦中的記憶正在發生着一些改變,這種感覺讓我特別不舒服,彷彿隨時都會忘記你們。”

我沒吭聲,因爲我也有這種感覺,並且我還覺得我的性格正在發生着微妙的改變。

原本的我在經歷了死亡遊戲後,變得比正常人冷酷一些。

潛意識附體後,我的感情變得淡薄,做事比以前更加冷酷。

只是以上兩種情況都在我的控制範圍內,而現在我卻覺得腦子裏又多了一份記憶,雖然這份記憶還很模糊,我什麼都不知道,可是我卻能感覺到那份記憶中飽含着對生命的蔑視,以及暴戾殺戮的意志!

就彷彿潘多拉魔盒,記憶打開的一瞬間,我就會完全變成另一個人……

不對,用魔鬼形容更爲貼切!

有那麼一瞬間,我甚至覺得那是地獄使者的記憶,因爲只有他,纔會有如此殘忍血腥的記憶!

“看起來未來發生的變化,比我想象的還要大!”我面色凝重,頓了頓,喊阿銀和蕭薔過來,叮囑他們道:“我們不能這麼幹等下去了,你們出去查一下別的團隊位置,如果可以,幹掉他們的團長,在任務結束之前,我們至少要獲得一塊記憶石!”

“好。”阿銀和蕭薔點了點頭,就離開了。

下了這樣的命令後,原本我以爲心中的不詳感能減弱一點,可是並沒有。

那可怕的記憶就彷彿附骨之疽一樣,在我的大腦中紮根,怎麼都無法抹去。

帶着這種強烈的不適感,又過了一會,任羽軒終於回來了!

沒有讓我們失望,任羽軒帶來了張若風,並且兩個人還是有說有笑走過來,就好像兩個好朋友一樣。

我們雖然都很好奇任羽軒是如何做到的,不過現在明顯不是關心這個的時候。

張若風進屋看到我們,先是愣了一下,口中奇怪道:“你們怎麼在這……”他的話還沒說完,忽然看到了邢玢宇,隨即臉色一變,轉頭瞪着任羽軒大喊道:“臥槽!你們是一夥的!”

說着,他轉身就要逃跑。

邢玢宇眼疾手快,幾步上前揪着脖子領,給他拽了回來。

“你他媽……!”張若風像被拎小雞一樣拽着,很是屈辱,扭頭想罵邢玢宇,可是當他看到邢玢宇逐漸陰沉下來的臉色,身體一個哆嗦,到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改口道:“你們到底要幹什麼?綁架我?我就一個打工的,你們綁架我也要不來錢啊。”

我現在沒功夫跟他廢話,給邢玢宇使了個眼色,邢玢宇就將他的手機從身上翻出來,交給了我。

張若風見我們只是拿了他的手機,沒有動他,也沒有別的要求,頓時鬆了口氣。

然後他打量了一下房間裏的情況,當他看到我、墨羽、夏露露以及幾個熟悉的面孔時,頓時覺得有些奇怪,奇怪我們爲什麼要綁架他?就這麼尋思了一會,他忽然想起了什麼,指着夏露露道:“不對啊,我剛纔出來的時候,明明看到你在舞臺上唱歌,怎麼一轉眼就到這裏來了?還有你身上穿的也不是這套衣服啊?”

夏露露不知道該怎麼回他,無奈的看了我一眼。

我沉默了一下,道:“你跟他說一下具體情況吧,要不然等會我們問他問題,他也搞不清楚狀況。”

夏露露點了點頭,隨即跟張若風說了未來發生的一切,包括死亡遊戲,地獄使者,以及我們都是從未來穿越過來的,只是這裏面夏露露隱藏了張若風已經死掉的信息,怕他無法接受自己死掉的事實。

張若風聽完後先是一愣,隨即嗤笑一聲,擺了擺手,不屑道:“別騙人了,我又不是三歲小孩。”

見他不信,我們也沒有嘗試說服他,反正過一會,我們總有辦法讓他相信。此刻,我們都將注意力集中在了張若風的手機上,想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看看過去的微信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