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他更加全神貫注,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煉丹。

連神農出來坐在了他的肩膀他都渾然未知。

神農自然是被藥香給吸引出來的,藥材的香味對每一個丹靈來說都是無誘惑的存在,神農從林寒的身跳下來,開始在一旁幫林寒收拾殘渣,隨便將那破碎掉的丹藥殘渣給撿起來吃掉了。

雖然是失敗品,不過至少面的藥效還是有一點作用的。

等到林寒煉好了丹藥,驚喜的發現自己成丹了,雖然自己預期的要低一點,但是已經第一次炸丹要好很多了。看着手的玄階玄仙丹藥,林寒一臉的欣慰。

忽然耳邊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低頭一看,才發現神農在撿藥渣吃。

林寒嘴角抽搐了一下,感覺不忍直視。

“你要吃東西跟我說啊!幹嘛吃這些殘渣?”林寒不解的問道。

“殘渣也是藥材,不要浪費,而且,效果不錯啊!你這煉製的是什麼丹藥?”神農發現自己吃完了這些藥渣之後,整個身體都明顯變得輕盈起來,好像又回到了年輕時候的感覺。

擡起手一看,發現自己手的皮膚變得光滑緊緻,驚喜的擡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發現臉頰也恢復了年輕,長鬍子也不見了。

“這回春丹的效果不錯啊!”林寒審視了一下神農的外觀變化,最後乾脆將自己手剛剛煉製好的回春丹塞進了神農的嘴裏。

“你幹嘛?”嘴裏被塞了一顆那麼大的丹藥,神農的整個臉頰都鼓起來了。“幫我試試藥唄!”林寒笑眯眯的說道。

“哦……”神農鼓着嘴,說了一個字之後,嘴裏的丹藥漸漸的融化了。

等到他反應過來時,發現自己的身子又小了一圈,驚愕的擡頭看着近在眼前的林寒,他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我去!怎麼成嬰兒了!”神農醉了,這回春丹的藥性也忒厲害了,吃點藥渣變成了年輕人,吃了一整顆丹藥直接變成了一副嬰兒的模樣。

“看來我的結果是成功了,我再多煉幾次,務必做到完美。”林寒滿意的點點頭,將神農輕輕的捧起來,放到了自己的肩膀。

神農無言以對,只怪自己貪吃才被林寒拿來當試藥的試驗品。

他可是堂堂萬聖丹的丹靈啊!變成這副奶娃娃模樣怎麼出去見人啊!

接下來,林寒熟悉的掌握了回春丹的煉製方法,也成功的將黃階的回春丹給煉製出來。將這枚丹藥收好之後,林寒感覺有一道哀怨的視線在看着自己,轉過頭一看,發現正是神農。

他忽然想到了一種跟回春丹相反,能夠快速令人成長的丹藥。

思及此,他又開始尋找藥材煉丹,總之林寒徹底的沉浸在了煉丹的世界裏,也不知是過了多久的時間。他將煉製出來的丹藥送到了神農的嘴裏。

神農有些後怕,生怕林寒又給自己喂什麼怪怪的丹藥。

不過屈服於林寒略帶威脅的眼神下,他含淚吞了下去。

吞下去的一剎那,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在快速的成長,一直到變成了一個普通年輕人的模樣,才停止了生長。

“我這老傢伙也算返老還童了!”神農欣喜的開口,林寒成長,讓他非常的欣慰。

“嗯,算是吧!”林寒點點頭,估算了一下時間也差不多了。而且這麼長的時間下來,他感覺自己都快要虛脫了。

將神農放回到了自己的空間裏之後,林寒離開了這個空間。

剛出去看到清聖子守在自己的房間裏,看到自己出來之後,便迎了來,“怎麼樣?你現在能夠煉製出什麼階品的丹藥?”其實清聖子沒有抱多大的希望,但是林寒總是能夠創造跡,所以他的內心也有了一些小期待。 “容我先賣個關子。”林寒報以一記禮貌的微笑,清聖子面色有些尷尬。

“對師傅還賣什麼關子,快同師傅說道說道。”清聖子換了一個策略,套起了近乎。

“不說,打算給師傅一個驚喜。”林寒執着不說。

清聖子有些氣餒,“算了算了,你好好休息休息,想必你在裏頭也煉了許久的丹,這是補充你精神力的藥,多吃……我去!什麼時候晉升的!”清聖子擡眼看了林寒一會兒,當發現林寒已經突破天仙進階靈仙時,直接懵了。

林寒到底是在裏面呆了多久的時間,竟然直接從天仙八階晉升到了靈仙三階!整整五個小階啊!

“我恐怕現在還不能睡,師傅,我先去歷個劫,回頭再睡。”林寒可不打算將自己未來要住的地方給弄個稀巴爛,四周的空氣忽然變得沉悶起來,這可不是暴風雨來臨前的預兆嗎?林寒開口對清聖子說了一句,擡腿往房間外面走。

“把晉升階品的雷劫說的跟吃飯喝水一樣方便的估計也只有他了。”清聖子目送林寒離開,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

這修爲的晉升可非同一般,如若沒有足夠的靈力加持,是無法突破的。這小子出去這一年裏必定有什麼大的際遇。只是這小子鬼精鬼精的,不跟自己說,沒事,來日方長,自己有的是時間從他的嘴裏慢慢撬出來。

“哇!這是怎麼回事啊?是我們那個師弟又成丹了嗎?”雷劫之事非同一般,清聖子的宮殿門口聚集了許多弟子,紛紛擡頭打量着那濃密的雷雨雲。

“應該是吧!”衆人討論的如火如荼,那忽然而至的暴雨直接將他們給弄蒙了。

“我去!是修爲晉升啊!不是丹劫!”丹劫是不會有暴雨的,原來並不是丹劫,而是修爲提升的丹劫。

“這小子去年來我們學院考覈不過才天仙八階的水準,怎麼才一年的時間晉升了!這也太逆天了吧!”一年晉升兩個小階,是別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難怪師傅總說他是鬼才,可不是嘛……”

林寒絲毫沒有想到自己已經變成了觀光生物,走至院子裏,傾盆落雨落下。一道電閃雷鳴過後,雷電沒入了林寒的身體之。

早已習慣了被雷劈的林寒深吸了一口氣,感覺這一道雷下來,全身舒爽。

“我去!受了一道天雷竟然完全沒事!”那些圍觀的人又炸了。

隨後第二道第三道……

直到全部的雷劫受完,林寒都完全沒事。這個世界飛昇靈仙的雷劫他們那個世界少太多了,對他來說簡直是小兒科。

伸了伸攔腰,他打了一個哈欠往屋子裏走。

這時雷雲退散,清聖山也恢復了平靜。

跟林寒的髮型形成相同對的是那些圍觀的師兄們,直接都炸鍋了。

完全不敢相信一個人歷經雷劫竟然跟個沒事人似的,感覺好似做了一場按摩一般,舒服的打了一個哈欠回屋子睡覺了。

“媽呀!這小師弟怕是個怪物吧!”若不是怪物,怎麼能夠視這雷劫如無物呢?

“誰知道呢?”難怪能夠得到師傅的器重,這能力簡直逆天了!

“小師弟天仙時能煉製出真仙的丹藥,你們說,他現在是靈仙,能否煉製出玄仙階品的丹藥來?”這些人百無聊賴,乾脆討論起了明日這個小師弟能夠帶給他們什麼樣的驚喜。

“不能夠吧!師傅說,這相差一階的丹藥相差一個大造化,真仙階品的丹藥跟玄仙階品的迥然不同,玄仙階品雖有丹方,但是更多的要開始自己參透丹方了。一五一十照着丹方去煉丹,也是容易炸丹的。”躲在宮殿外的師兄弟們討論的熱火朝天,直到一個身影出現在他們面前,輕咳了一聲,他們紛紛散開。

“阿森,你等等。”清聖子開口叫住了自己的大徒弟。

“師傅有何吩咐?”那個叫阿森的少年停下腳步。

“你現在能夠煉製什麼階品的丹藥了?”自己這麼些徒弟裏,除了林寒,最爭氣的是這個叫阿森的少年。

“回稟師傅,勉強能夠煉製出玄階低階的丹藥了。”阿森是金仙修爲,能夠煉製出玄階丹藥已經不同凡響了。

“不錯!看來今年咱們清聖山有望奪冠,明日靠你和你的小師弟了。”清聖子只要一想到自家的大弟子已經能夠煉製出玄階丹藥了很欣慰,這第一的名頭,準是他們清聖山的。

至於林寒,現在晉升到了靈仙階品,能夠煉製出真仙階品的高階丹藥已經很爲他們清聖山爭光了。

“師傅你說小師弟他能夠煉製出玄階丹藥嗎?”他在這煉丹學院整整一百多年的時間,才從開始的什麼都不會,到了現在勉強能夠煉製出玄階低階丹藥來。其過程不易,自然不用他去敘述。

“那你覺得呢?”清聖子將這個問題拋回給了阿森。

“師傅對小師弟很有信心,我覺得小師弟應該可以做到。”師傅連那個停滯時間的空間法器都借給了師弟使用,不是爲了提升師弟的能力嗎?

要知道那個空間法器是有時間限制的,用個十次會壞掉。

而且天地下,至此一個而已。

珍貴程度可想而知了。

“你看看,這是什麼丹藥。”清聖子除了林寒這個徒弟讓他很滿意,還有便是阿森。這小子不驕不躁,爲人謙和,是衆多弟子心目不折不扣的好師兄。

將林寒煉製給他的萬聖丹拿出來給阿森看了看。

阿森纔打算動手去拿,被清聖子收起來了。

“給你看看可以,不能碰的,爲師還要拿回去好好研究呢。”清聖子一臉寶貝的樣子,看的阿森有些無言以對。

“師傅,這是何丹藥?”阿森不解開口問道。

“萬聖丹,是你師弟煉製的。靈仙階品尊階的丹藥,丹方雖然失傳,但是你師弟卻煉製出來了。”清聖子滿臉驕傲的開口。

“萬聖丹!”阿森頗爲吃驚,這可是已經失傳的丹藥啊! “可不是,明日考覈完了之後,你帶着你師弟去熟悉熟悉這煉丹學院,順便問他取取經,他的煉丹手法你雖然學不會,擔心煉丹心得還是能夠學會一些的。 ”清聖子叫住阿森自然是有私心的,他不滿足於只有林寒這麼一個徒弟。費盡心思想要讓阿森跟林寒搞好關係,目的是爲了讓他能夠跟林寒取取經。

“好的師傅。”阿森欣然答應,若這真的小師弟煉製出來的萬聖丹,那他願意去向林寒取取經。

“好了,時間不早了,你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明日還要爲我們清聖山奪取榮譽呢。”看了看天色也不晚了,清聖子對阿森說了一句。

阿森點點頭,告別了清聖子離開了此處。

隔日清早,煉丹學院熱鬧了起來。因爲這是一年一度考覈的日子,主要是考覈學院裏的學生,是否有長進。在考覈獲得第一的人,可以獲取相對於的積分,可以到藥庫隨意取藥。這對每個煉丹學院的人來說都是無重要的。而且這考覈不止包括弟子,還有那些長老,都要參與考覈。

林寒一夜好眠起了個大早,清聖子給自己補充精神力的丹藥還添加了安眠的藥材,所以才讓自己的睡眠質量得到了質的飛躍。

起來之後林寒本打算出去打盆水洗把臉,沒曾想纔打開房間的大門,迎面撞了一個在房間門口等待的人。

“你是?”林寒驚愕的看着眼前這個高大的少年,不解的問道。

神寵進化 “小師弟早好,我是大師兄阿森。”少年對着林寒露出了一個憨厚的笑容。

林寒微微愣了一下,將木盆收回到了自己的空間裏,“大師兄有事嗎?”他這纔剛起牀,連衣服都沒有穿好。

思及此,林寒低頭看了自己的身子一眼,有些尷尬了。

自打自己走了修行之路之後,是越來越邋遢了。

昨晚直接累到連洗澡都不去洗睡了。

“師傅讓我提醒你,今日是考覈日,你準備好了嗎?若是準備好了,去大殿集合。”阿森笑容和煦,宛若冬日裏的暖陽。

林寒看着他,腦海裏不自覺的響起了在自己那個世界同樣對自己關照有加的龍戰師兄。

不知道龍戰師兄怎麼樣了……

很快林寒從想念的情緒走了出來,說了一句稍等,連忙回房間去了。

阿森一頭霧水,乖乖的站在門口等着。

只是這一等是半個時辰,林寒才穿戴整齊的從房間裏出來。

“抱歉師兄,剛纔衣冠不整的,而且昨晚忘了洗澡,特地去洗了個澡。”林寒不好意思的開口解釋了一句。

阿森有些無言以對了,一年一度的考覈很是重要,關乎着他們清聖山的榮譽。林寒居然還有心情衝個澡再出來……

“無礙,時辰差不多了,咱們出發吧!”這小師弟的行事風格還真是一般人看不透的。

“大師兄,你昨晚沒睡吧!”走在阿森的身旁,林寒看了看這大師兄的臉色,才發現他眼睛下面有着濃濃的眼袋。開口問了一句。

“嗯,考覈在即,我不敢多睡,這幾個晚都在煉丹。”阿森開口回答,他是儘可能將自己的時間花在煉丹。

林寒打量了一下這個大師兄,才發現這是一個忠厚老實的男人啊。

聽到他的話,林寒倒是有些心虛的,顯得自己特別沒心沒肺。不僅睡了,還去洗了澡。

在林寒心裏在胡思亂想之際,阿森已經帶着林寒去了大殿裏集合。

所有的師兄弟除了他們二人之外,都到齊了,連清聖子都已經起來了。

“你們來了,好了,時辰差不多了,咱們出發。”清聖子清點了一下弟子的數目,發現全員到齊了之後,一聲令下。

林寒跟阿森站在了清聖子的身後,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離開了清聖山,去往了煉丹學院的考覈廣場處。

等到清聖山的人抵達了目的地之後,林寒才發現其他兩座山的弟子都已經到齊了。等他們了。

這倒是弄得林寒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這強迫症犯了還連累了大家一起等他。

“好了,時辰到。大家自己去找標屬了你們名字的座位,煉丹考覈,現在開始。”院長手持一根敲鼓棍,看到清聖山的人到齊了之後,轉身敲響了身後的大鼓。

沉悶的鼓聲響徹整個廣場,大家都井然有序的入場,去尋找適合自己的位置。

林寒在較靠前的位置找到了他的位置,從位置能夠看出來,清聖子對自己是用心良苦的。

“接下來的考覈爲期一個星期,由太長老監考,大家不要想着矇混過關。”院長在臺提醒了衆人一下,試圖在每年的考覈渾水摸魚的人還是有的,只要一經查處必定做趕出學院處理。

這是人人知道的規矩,院長之所以特地提起,怕是爲了某個新入院的弟子。

大家都潛意識的看了林寒一眼,成功成爲衆人矚目焦點的林寒一臉的無辜,完全沒有弄明白是怎麼回事。

“小子,好好加油,我等着你的丹藥。”太長老往高臺一坐,倒是顯得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不過在一雙眼睛盯林寒的時候,露出了一個慈愛的笑容。

林寒微微一笑,算是回答。

隨後便是挑選藥材的時間,林寒自然是選擇自己已經煉成丹藥的回春丹,在學院提供的藥材庫裏尋找了一圈之後,發現少了一味藥。

“那個院長,我還這還少了一味藥材。”林寒開口反饋了一句。

“煉丹考覈不僅僅是對你煉丹技術的考覈,還有對你面對突發事件的處理能力。這件事情,怕是要你自己解決。”院長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讓林寒嘴角抽搐了一下。

這算什麼狗屁規矩。

自己身回春丹的藥材早在昨晚實驗的時候被自己用光了。

這不是變相的爲難自己嗎?

林寒氣結之餘,站在自己身旁那個桌子的大師兄一臉關切的開口,“小師弟,你還缺什麼藥材?我給你。”大師兄果然是大師兄處處爲師弟着想。 林寒看了大師兄一眼,從他取的藥材能看出他要煉製什麼丹藥。 他那兒倒是有自己所需的藥材,但是那味藥材對他的丹藥也很是重要。自己若是奪走了,他不夠用怎麼辦?

林寒搖了搖頭,這既然是院長對自己的刁難,自己必須親自解決,否則的話,怎麼向這迂腐的院長證明,旁門子弟也是有天才的。

思及此,林寒心念一動,一隻火蜂出現在了他的掌心,“幫我去尋這味丹藥來,再過一段時間,我答應你的天蜜到了。”

用意念將自己內心所需的藥材告知了火蜂,火蜂點點頭,拍打着翅膀,咻的一聲,消失在了原地。

“我的天!”火蜂一出現,震驚了全場,連見多識廣的太長老都激動的站了起來,驚呼了一聲。

“這不是我們古獸族的珍惜古獸嗎?”煉丹學院的學子也不乏古獸族的人,他們自然是知道火蜂跟天蜂的區別的。林寒這隨手取出了一隻火蜂的行爲讓他們驚呆了。

“有趣。”院長微微一笑,這小子,看起來像個散修,身的寶貝還真不少。

“你小子有火蜂都沒有告訴爲師!”清聖子炸了,火蜂可是頂稀罕的物件,這小子竟然瞞着自己。

六合逍遙錄 “沒用到想不起來啊……等這次考覈結束,給師傅好好看看。”林寒一臉無辜的回答。

一衆學子狂暈,林寒這小子……還真是人人氣死個人啊!

大約花了一刻鐘的功夫,火蜂回來了,還叼回了一株草藥送到林寒的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